第27章 第027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27章 第02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027章

    筒子楼可不是后世的单元楼、商品房, 哪怕从外头还算凑合,可事实上却是缺点无数。

    就说这隔音好了, 别说安静无声的夜里头了,哪怕是在青天白日里, 只要谁的嗓门稍稍大一些, 隔壁就能听得一清二楚。而比起隔音问题, 最叫人不能忍受的, 还是地板和楼梯。

    基本上, 只要楼上有人走动,即便赤着脚小心翼翼的走动,那声音也是极大的,就好像有人踩在你的头上,“咚咚咚”的过来, 再“啪啪啪”的过去, 配上地板那天生就带有的“咯吱咯吱”声儿, 怎叫一个酸爽了得。

    搁在二桃生产之前, 因为她干活少肚子又大, 基本上都是闲坐在沙发或者床上的,不是坐着就是躺着, 尤其是临盆前一段时日, 连一日三餐都要叫婆婆给她端到床头柜上, 她半躺着吃喝。就连上厕所, 也是用床铺底下的痰盂, 反正她婆婆会弄干净的。

    可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从诞下闺女的那一刻起, 二桃的好日子从此不复存在。

    与此同时,许家楼下的邻居也迎来了惨绝人寰的生活日常。

    没多久,楼下大妈就明白了,那次的地动山摇真的仅仅是个开始,哪怕之后二桃没再摔倒,各种嘈杂的声音却紧跟着降临,直接把她家的生活弄了个天翻地覆,再无宁日。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楼下邻居齐齐惊醒,那一声声“咣当咣当”的巨响,就仿佛楼上养了个巨怪,每挪一步路就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顺便给地板造成了巨大的负荷。之后就是巨怪出门走楼梯的声音,那一下又一下,叫人忍不住怀疑木制的楼梯随时随地都会散架垮塌。

    这还不算,生完闺女后,二桃根本就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天,她承担了无数的家务活儿。从早上的买菜开始,到回来后洗菜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洗尿布等等。

    家里多出了一个新生儿,各种琐碎的活儿本来就是翻倍增加的,偏偏她体型还庞大,之前又歇了太久,哪怕只是些很平常的家务活儿,也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那身上的肉,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往下掉。

    楼下的邻居大妈抗议过几回,许建民他妈从善如流的给人道了歉,之后当着大妈的面,将二桃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拿手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她的背,掐她的胳膊踹她的腿。

    “你说你有什么用?生儿子不行,连干活都不会了?我老许家的脸都叫你给丢尽了,再这么下去,索性你也别搁我家待了,直接回你娘家去,我家建民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妈,妈!我错了,妈我错了!”二桃疼得眼泪直流,却既不敢反抗又不敢躲避,只能哭着讨饶,连连说不敢了。

    哪怕她早些时候作孽不少,这副模样也着实叫人看着可怜,尤其她胖归胖,那肉多半却是长在了身上,脸还是那张俏脸,哭起来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叫人不由的心软。

    “算了算了。”最后,还是邻居大妈主动退让了一步,“你往后尽量轻点儿吧,特别是入夜以后,少走动几步。”

    说完这话后,邻居大妈也不想多作逗留,其实她自个儿心里也明白,哪怕二桃能尽量轻一点儿,那不是还有个新生儿吗?小孩子哭闹才是正常的,就这楼的隔音效果,一样别想睡个安生觉。

    算了吧,人家已经够可怜了。

    ……

    二桃生完女儿后,许建民是再也没有往卤肉店去过。更确切的说,人家连家属区都不来了,也没提过要不要办洗三或者满月酒,反正就一句话,没影儿了。

    李妈垮了好几天脸,李爸倒是照常上班,还托人把门板弄回来装好,唯一没受影响的大概就是李旦了。那孩子刚开始好像是被吓到了,不到一天工夫就缓过来了,尤其不久之后就放假了,他每天天一亮就跑出去玩,不到饭点绝不回来。李妈就算心里再不痛快,她也不会拿独子出气,顶多就是不给笑脸,旁的倒没啥了。

    这日,听防疫站那头的人说,小孩子都要开始接种疫苗了,这个倒不是强制性的,不过听说是好东西,国家大力推广的,外加还是免费的。唐婶儿听说后,就抱着胖小子出门了,想去问问具体情况,同行的还有周大妈。

    于是,今个儿管店的就成了唐红玫。

    她早不早的就将卤肉都准备好了,除了卤肉还有卤蛋,也没招呼,就这么敞开了窗户,学唐婶儿的模样,拿了两把大蒲扇,左右开弓的扇着风。

    开店几个月以来,已经培养了好些个固定的食客,几乎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买个半斤几两的。偶尔也会有生面孔出现,鼻子一抽一抽的过来,带着五分陶醉五分不敢置信的询问价格,然后忍着肉痛买上一点尝尝味儿,再往后就从生面孔变成了熟客。

    不过,今个儿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这才刚营业,唐红玫正优哉游哉的想着事儿,就远远的看着三五人东张西望的往她这边赶来。

    虽说平日里这店多半都是唐婶儿看着的,可作为儿媳,她也时常过来帮忙。有时候也不算是帮忙吧,就是抱着胖儿子跟婆婆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权当是打发时间了。也因此,对于慕名前来的生面孔,她自问还是很了解的。

    瞧见没,这边走边东看看西瞧瞧,间或伴随着鼻翼抽动,偶尔还会拿手当扇子扇着空气里的味儿细细辨认着……

    绝对是听了卤肉店的名儿,特地赶过来的。

    果然,没一会儿那几人就摸到了跟前,领头的快速的瞧了一眼搁在窗户口的卤肉,半笃定半疑惑的问:“这就是那个唐姐卤肉?”

    唐红玫懵了一下,她是姓唐,可事实上根本就没人管她叫唐姐,以前在娘家时,大家都是直接唤她名字的,嫁到城里了,街坊邻居多半叫她“学军家的”、“唐婶儿的儿媳妇”。不过,她婆婆好像有不少人唤唐婶儿、唐姐的。

    “呃,对。”想着附近就自家一家卤肉店,唐红玫索性不解释了,唐姐卤肉就唐姐卤肉吧,这名儿挺好的。

    “闻着是那个味儿,就是这店……”来人面上明显有些迟疑,他其实是临县人,两个月前来看朋友时尝过一次,就那么一次,心里就给惦记上了。结果,把他家、单位附近的所有国营饭店、熟食店都摸了一遍,卤肉是吃了不少,可全不是念想里的那个味儿。

    有些时候吧,你越是吃不到,这心里就越想得慌。瞅着最近没啥事儿了,他索性又跑了一趟,还带上了自家兄弟,又跟朋友细细的问明了卤肉店的地址,决定这次买他个三五斤去,狠狠的吃一顿,也好全了他的念想。

    没想到的是,地方找到了,这店却叫他心里直打鼓。

    机械厂的家属区是建厂之初,跟着厂房一起建造的,当时瞧着可时髦了,毕竟那会儿就算是县里也多半是平房,两层的楼房尚且少见,像这么气派的筒子楼那可真是叫城里人开了眼界。

    可那毕竟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到现在,楼房的外表早已斑驳不堪,一楼的院墙更是历经风吹雨打,显得无比陈旧。倒是这窗户像是新开的,却也仅仅是简单的凿了个洞,装上了木框和玻璃,算不上好看,也就那样吧。

    再往里头瞧,唐红玫的模样倒是不错,可就算那样,也掩盖不了里头木桌子看着有些年头了,搪瓷盘子还算新,里头的卤肉数量却不多,一半搁了些鸡爪鸭头鸭脖,另一半咕噜噜的滚着一些酱色的卤蛋,闻着怪香的,就是吧……

    跟他想象中的高大气派窗明几净的卤肉店,太不一样了。

    唐红玫倒是看出了来人的迟疑,不过她素来好脾气,只笑着介绍起了自家卤味的价格。

    卤味的价格吧,跟它的味道是对得上的。一句话,味道有多好,价格就有多贵,哪怕肉本身价格就高,这卤好的,也比原价贵出了一倍多。

    来人的面色就有些不大好了。

    就在这时,后头一人忽的开了腔:“来都来了,买俩卤蛋尝尝味儿呗。”

    相较于卤肉的价格,卤蛋显得平易近人多了。

    而“来都来了”这句话,无论是这个年代还是后世,绝对是句至理名言,让人老老实实的从兜里掏钱,哪怕再肉痛都得掏。

    “也对,来都来了。”果然,这话得到了认同,可既然来都来了,哪儿能只买俩卤蛋呢?

    挑挑拣拣了好一会儿,那人买了两斤鸡爪、两斤鸭头鸭脖,还有其他的零碎东西,加一起差不多得有个五六斤,自然钱也不少。

    “一共八块七毛五,算您八块七毛钱。您拿好了。”唐红玫算账没唐婶儿利索,不过略耽搁一会儿,还是算出了总数目。至于装卤味儿的东西,则用油纸包简单的包了一下,用麻绳捆一捆,串成了一串递了过去。

    亏得这一年来,各个国企单位都涨了工资,不然着实吃不起这些不要票的高价吃食。事实上就算涨了工资,掏钱那人还是心痛不已。可来都来了,对不对?

    没等掏钱的人自我安慰好,跟在他后头的小弟就急吼吼的伸手帮着提:“哥,我帮你提着,嘿嘿嘿……”

    对比肉痛不已的新客人,唐红玫的心情真不错,她刚才大概听出来了,这人不是本县的,虽然还不清楚对方是怎么知道她家卤肉店的,可这也证明了卤肉店的名声越来越响了。

    都传到临县去了,还不够响?

    开门红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几波客人,除了家属楼的熟人外,也有几个面生的。不过,就算是面生的,看起来也不像是头一次光顾了,应该是许久之前买过的,隔了段时间肚子里的馋虫造反,所以又来光顾了。

    唐红玫猜的不错,她做的卤味虽然不是本县独一家的,可那味道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吃过她家的卤味,再去国营的熟食店买类似的,瞧着是一样,闻着味儿总归差了一些,尝起来更是天差地别,味同嚼蜡。

    横竖吃得起卤味的,家里也不差那几个钱,大不了少吃几顿,既然要吃,那肯定是吃最顶级的。

    抱着类似想法的人真是不少,最显著的一点就是,他们这边的家属区里,最近几个月进进出出的生人是越来越多了。

    同样的,看着生意好而眼红的人也不少,好在因着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就算心里有些想法,多半也不会明着讲出来,最多也就是在背后嘀咕两句。唐红玫不怎么跟邻居来往,她有胖小子要照顾,哪怕得空了也是去琢磨卤方,虽说食客们都赞她做的卤味好吃,可只有她知道,真正的古方卤味是何等的美味,只可惜要凑齐所有配料太难太难了。更别提,还有十年卤水、百年卤水。

    唐红玫忙着照料生意,隔壁的李妈却捂着心口哎哟哎哟的叫难受。

    她倒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憋得慌。明明早先断定了二桃怀的是儿子,一朝变成了闺女,叫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更要命的是,老街坊里头有看她不顺眼的,话里话外都在说,她家就是生闺女的命。

    可不是,她自个儿成婚后就接连生了俩闺女,虽说有儿子李旦,那却是很晚很晚才得的。再说她大闺女李桃,哪怕嫁出去后跟娘家断了来往,可都在一个县里住着,大概的情况还是知晓的,却是结婚多年陆续生了三个丫头片子。然后,就是李二桃了。

    等于说,李妈自个儿得了俩闺女,现在却有四个外孙女了,以后咋样目前还不知晓,可已经得了的外孙女又不能再塞回去。

    一想到闺女家的糟心事儿,再想起街坊邻里看她时面露嘲讽的模样,她是头痛胸闷心口也一抽一抽的疼。

    “妈!我要吃卤肉!卤肉卤肉卤肉……”就在这时,小儿子李旦回家了。

    饶是李妈平素再疼儿子,心情极度低落的时候又听到这话,顿时一个没忍住,气得破口大骂:“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为啥不能好好学习?才上小学就往家里背红灯笼,你说你以后可咋办?现在跟早些年不一样了,你得学习,你得考大学!李旦你给我过来!”

    李旦是听着这话茬不太对,正打算脚底抹油赶紧开溜时,就被他妈给拽了回去。

    他一脸的冤枉:“我就是想吃口肉,我又没干啥!”

    “两门功课加一起都没一百分,你还想吃肉?你怎么不干脆啃我的肉呢?你爹是个没出息的,你大姐是个白眼狼,你二姐又是个窝囊废,你要是再不好好学习,妈以后靠谁去啊?”

    “你连肉都不给我吃,靠我干啥?”李旦也恼了,一甩手挣脱了他妈,转身就跑了出去。

    “臭小子你给我回来!李旦!!”李妈下意识的追了出去,可才追到楼道口,就没了踪影。她还不死心,赶紧又追了几步,可外头的小道上早就没了李旦的身影,倒是隔壁家的卤肉店里,唐婶儿的儿媳妇儿正在收钱给人家包肉。

    李妈心头窝着火气,一下子冲到了卤肉店的窗口前,怒气冲冲的质问道:“我家李旦呢?”

    唐红玫一脸的懵圈,她还是先把卤肉递给了食客,才回答李妈的话:“不知道,我没瞧见。”

    “你怎么可能没瞧见呢?我追着他从楼里头出来的,他就是往这边跑的!”

    “大概是刚才忙着称肉算账,没注意?”唐红玫想了想,确定自己没瞧见人,摇了摇头,说,“不然你去前头瞧瞧呗,横竖李旦都大了,还能走丢不成?”

    “那……”

    “干啥呢?趁我不在欺负我家红玫?心头窝火你倒是去打你男人打你儿子啊!”唐婶儿抱着胖小子,从前头拐角处快步走来,她其实压根就不清楚发生了啥事儿,不过那不重要,反正她从来都是个护短的人。

    没想到唐婶儿突然出现了,李妈当下气焰一弱,可刚才的怒意并未消失,因此她还是梗着脖子扯着嗓门怼了一句:“我问问我儿子去哪儿不行吗?再说了,这里是居民区,又不是大马路上。你家在后院开窗开店,厂子里同意了吗?哼,我不跟你们瞎扯,我找儿子去!”

    说完,李妈也不恋战,拧着头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

    唐婶儿目送她远离,旁边吭哧吭哧的赶上来的周大妈还狐疑的看了一眼:“她吃枪子儿了?这么大的火气。”

    “又得了个外孙女心里头不乐意呗。”唐婶儿并不知道李旦刚才闹着要吃卤味儿,还道是仍为了二桃生女那事儿。

    当然,这么说也没错,说好的外孙变成了外孙女,李妈心里的恼意着实不比亲家母少,尤其这事儿还勾起了她久远的黑色记忆,毕竟早年间就已过世的李家奶奶也不是个善茬。

    唐红玫倒不在意这事儿,其实就算婆婆没及时赶来,就李妈那雷声大雨点小的架势,也不会把她怎么的。说白了,那就是个纸老虎,看着凶内里怂,估计也是憋火憋得狠了,不然也不会这样。

    “妈,我没事儿,李旦妈大概是急着找儿子吧,也不知道李旦那皮猴儿往哪儿去了。”

    说着,唐红玫顺势伸手要从窗口接过胖小子,唐婶儿没给,只说:“他瞌睡了,你等我把他送到里屋去。”

    告别了周大妈,唐婶儿安顿好胖小子,就进了卤味店里,倒没再提那倒霉邻居,而是说起了另一桩事儿。

    唐红玫说的是:“咱们这小店里,外头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了,好些人都没带盛肉的缸子碗碟,总是拿油纸包也不合适。妈,您帮着琢磨琢磨,还有啥能装东西的?”

    “国营饭店、熟食店不都是自个儿拿缸子来装的吗?咱们折腾这个干啥?”唐婶儿有点儿不大明白,“我上粮油店打油,也是自个儿带罐子的。”

    “理是这个理,可要是有便宜又方便的东西,顾客不是更方便吗?国家开的店又不愁生意,赚的钱也不是他们的,咱们家可不这样。”

    听她这么说,唐婶儿倒是陷入了沉思之中,的确,国营的不给东西那是因为营业员们拿的是死工资。说句难听的,哪怕一个月一笔生意都没做成,该给的工资仍然不会减少一分钱。既然这样,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

    “咱们也不着急,先把这事儿揣心里就成。”唐红玫说着,先把兜里的钱一并塞给了唐婶儿,又提起先前的事儿,“上午有别的县里人过来,开口就问,‘是唐姐卤肉吗’,我都被他给问懵了,半晌才明白他们说的是妈您。”

    “我还唐姐?”唐婶儿跟着乐了,“回头让他们管你叫唐姐才是,我呀,唐妈还差不多。再过些年,就成了唐奶奶喽!”

    除了盛具外,其实眼下还有一个事儿要注意。

    就是李妈无意中提及的房子。

    甭管怎么说,这地儿的确是居民区,这一点是没错的,真的要开店的话,是该往大马路上去。可就算已经改革开放了,店铺却仍然难找,像县里这块儿,真正的主街道就那么一条,两边全是国有企业。什么百货商店、副食品店、粮油店、国营饭店等等。

    这些店该怎么说呢?反正甭管生意好坏,都不带把房子让出来的,横竖是国家的,咋开不是开呢?

    更烦恼的是,眼下国家并未出台个体户的具体政策,只是支持经济发展,具体是个什么章程,尚不得而知。

    因此,哪怕李妈那话给婆媳俩都留下了心结,可起码搁在这会儿,俩人皆没有好主意。幸好,根据她们对李妈的了解来看,怕是连那位都没把这事儿搁在心上,纯粹就是随口一提罢了。

    当天晚些时候,午睡醒来的胖小子委屈巴巴的搂着唐红玫不放,小嘴儿嘟得简直就可以挂油瓶了,两眼也是泪汪汪的,简直就是把“可怜”这俩字写在了脸上,弄得连下班归家的许学军都纳闷不已,连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今早妈带他去打疫苗了。”唐红玫哭笑不得的拿手戳了戳胖儿子的圆脸蛋,“瞧他给委屈的。”

    打疫苗诶!小孩子本来就怕打针,这没病没灾的,愣是叫奶奶抱着给戳了一针,胖小子当时就被惊呆了,等回过神来,他扯着嗓门嚎啕大哭,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可怜,吓得唐婶儿都没敢立刻把他带回家,愣是搂着他往小公园里转了好几圈,哄得差不多了才往家里赶。

    本以为,这娃儿哭一顿再睡一觉就安生了,毕竟就那么点儿大,哪儿来的那么好记性?万万没想到,胖小子不光肉多,脑子还挺好使的。

    及至吃完饭,他还拧着胖墩墩的身子,不要奶奶喂,也不要奶奶抱,倔得像头毛驴崽崽。

    当奶奶的不好跟孙子一般见识,于是,许学军就遭了秧,用唐婶儿的话来说,我舍不得找你儿子算账,还不能找你这个当爹的算账?

    许学军:……还能不能好了?

    这边,就算胖小子跟奶奶闹别扭,家里总体的气氛还是好的,另一边就不咋地了,无论是李家还是许家,都是各种闹腾,跟鸡飞狗跳也没啥区别了。

    又一个月后,秋收结束了,唐耀祖背着行囊顶着大太阳赶到了县里。

    “三姐,家里的活儿忙完了,我来给你家我婶儿干活了!”

    才短短一月不见,唐耀祖活像是去非洲待了月把光景,整个人晒了个黑里透着红,油光发亮的。

    唐红玫忙给他倒水叫他歇口气。

    忙活了一阵子后,她才抱着胖儿子问娘家的情况,尤其是大弟媳妇儿母子俩。

    “大侄儿挺好的,大嫂也好。”唐耀祖把一缸子的凉白开一饮而尽,拿手背抹了一把嘴,问,“我哥都有媳妇有儿子了,他回头要是知道了,该多乐呵!”

    “他走之前来我这儿一趟过,给我留了地址。上次从娘家回来,我给他发了电报,也写了封信。”唐红玫本来是打算在电报上说清楚的,结果一问才知道,发电报是按字数收费的,她一算,要说清楚没个七八块钱怕是不行,因此临时改了主意,简单的写了句“母子平安”,又买了信封信纸,借了人家笔现场写了一封信,把前后事情都说了个清楚明白,还提了几句她二姐婆家那头的事儿。

    邮票才八分钱,她写了两大张纸,这些话要是改成发电报,只怕十块钱都打不住。

    “他没捎信回来?”唐耀祖问。

    “不知道,信封上倒是留了我家地址,可没听说有我家的信。”唐红玫想了想,又道,“就大弟那性子,怕是想不到咱们在家里会念着他,倒是二姐,她也不知道捎封信来。对了,老江家那头还好吧?没出什么幺蛾子?”

    “放心,老江家就算再怎么重男轻女,那也得有男娃儿让他们重视呢。独一个孙女,就算是个丫头片子,那也是金贵的丫头片子。我昨个儿还看到江婆子扯了块嫩嫩的料子,跟人家说要给她孙女裁个新短衫。”

    就唐耀祖琢磨着,在老江家另外俩儿媳妇儿生下男孙孙前,他那小外甥女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的。

    用他二姐的话来说,万一你老江家没其他孙孙呢?有个孙女起码能招个上门孙女婿!

    这话是挺损的,可这都四五年了,没见老江家只得一个丫头片子吗?他二姐起码生了,另俩可是连个蛋都没下!

    唐耀祖半点儿不担心他二姐吃亏:“三姐你就放宽心吧,就二姐那性子,万一老江家的真想不开亏待了她闺女,等她回来,都能把老江家的房子给拆了。说得更狠了,这年头又不是早些年了,咱们村里都离了两对,我二姐本事那么大,离了他江诚安照样过得好好的!”

    “啥叫离了两对?”

    “还不止两对呢,咱们以前那公社里,好多城里人不都回去了?有些是离了,有些是一去没动静了,反正大家伙儿都这么说。离就离呗,大不了再嫁一回。”

    话是这么说的,唐耀祖还没缺德到盼着自家亲姐姐离婚,可他看不惯老江家太久了,谁叫他二姐嫁的是老江家的长子呢?最早嫁进他家的门,承受的压力也最大,哪怕现在知道是老江家自身的问题,那些年吃的苦受的罪,还能当没那回事儿不成?

    聊了会儿娘家村子的事儿,唐耀祖也歇够了,忙勤快的找活儿干。

    至晚间,唐婶儿索性在晚饭桌上开了个简短的小会,给家里人各自分配了工作。

    考虑到许学军还要上班,他的事儿其实是最少的,也就是抽空去排队买要票的便宜肉和蛋。唐红玫得配置卤水,哪怕底料已经完事了,隔三差五也得补充一些,加上胖小子还没断奶,很多时候是脱不开身的。

    也因此,家务活儿和店里的事儿,还得靠唐婶儿和唐耀祖。

    唐婶儿要买肉要看店,要帮着一道儿照顾胖小子,因此她很是高兴的把各种杂七杂八的活儿都丢给了唐耀祖。用她的话来说,都是亲戚,权当唐耀祖是她娘家侄儿了,她一个当婶子的,跟亲侄儿有啥好客气的。

    “对吧,耀祖。”

    “那是那是,咱们谁跟谁呢!婶儿你有事尽管吩咐,我啥都会,真要是摊上不会的,你教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