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026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26章 第02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026章

    就这样, 许建民在送完学习材料后, 来到了机械厂家属区。

    偷摸着买卤肉这事儿吧,说大其实也不大, 哪怕前些年肉的确金贵, 有钱都没处买去,可那不是已经过去了吗?自打政策变了, 一应的吃食是最早开放的,鸡鸭鱼肉都算在内,包括一些比较稀罕的糕点类,只要出比以前略高一些的价格,不用点心券也能买到。

    反过来说,真要说小也不算小, 毕竟卤肉店就在丈母娘家隔壁,你人都来了,咋能过家门而不入呢?更别提丈母娘家还有个刚小学的小舅子, 于情于理也该拎块肉上门看看。

    上边的想法是唐婶儿远远的瞧见许建民时, 在心头一闪而过的。然而她忘了很重要的一个事儿,那是在县政府里混得如鱼得水的她侄儿许建民,而不是她那锯嘴葫芦的儿子许学军。

    许建民一开始是真没发现有人蹲点,然而就在快接近卤肉店时,差不多隔着三五步远,他就瞧见了那个探头探脑的小孩儿, 不是别人, 正是他那猴精儿一样的小舅子。

    “李旦?”许建民的脚步顿了一下, 伸手招呼他过来,“你今天咋没上学?哦,中午放学了?等这周学校放假,去看看你姐呗,你姐大着个肚子,哪儿都不能去,你过去跟她说说话,我给你买糖吃。”

    李旦就一小毛孩子,平日里满脑子都是吃吃吃玩玩玩,听自家二姐夫这么一说,瞬间全部心神都被吸引了过去,全然忘了他妈做午饭前叮嘱过他,万一瞧见他姐夫要大声喊。

    他喊是喊了,喊的却是二姐夫好。

    “好好,李旦啊,你知道这儿附近有卤肉店吗?我给机械厂送了些学习资料,领导叫我顺道过来瞧瞧,听说这边有个卤肉特别好吃的店,在哪儿呢?”

    隔了不到三五步远的地儿,许建民如同睁眼瞎一般的扭头东看看西瞧瞧,一副完全没瞧见唐婶儿的模样。

    好在,李旦这孩子心眼实在,伸手一指:“那儿!”

    “这是卤肉店?这店瞧着可真够寒碜的。”许建民嘟嘟囔囔的说着,不过还是掏了钱,“这都有啥呢?我瞧瞧。”

    唐婶儿:………………

    等跟唐婶儿面对面了,许建民总算不作幺了,问了价格,说了要买的斤两,掏钱付清后,拿过了卤肉。当然,他还是很会做人的,额外又买了两个卤蛋塞给李旦,再次叮嘱他等星期天学校放假了,去姐姐、姐夫家里玩。

    李旦自然是满口子的好好好,一手拿一个卤蛋,也没往家里跑,就蹲在窗户根底下,张开嘴巴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今个儿隔壁李平原是上中班,所以他家吃饭挺早的,可许学军上的是早班,唐婶儿早就叮嘱唐红玫饿了就吃,她本人倒不着急,索性趴在窗口边上低头看着李旦吃得喷喷香。

    没一会儿,两个卤蛋就下了肚,李旦抹了一把嘴,还不忘起身指着自己的脸问唐婶儿:“婶儿,我脸脏不?你那布能叫我擦下不?”

    唐婶儿没拿抹布给他,而是从兜里掏出了帕子,帮他抹干净嘴,同时又奇道:“你啥时候这么爱干净了?”

    “嘻嘻,不叫我妈知道我吃了卤蛋。”

    这个时候,唐婶儿还是没有意识到李旦要干啥,直到又几分钟后,李妈走出来喊吃饭,顺口问道:“李旦,你姐夫来过没?”

    “没来!”李旦大声逼逼着,“我一直蹲在这儿,没瞧见人。”

    “哦,那我大概真是我弄错了,这都大半月了。”李妈嘴里嘟囔着,招手叫李旦进屋洗手吃饭。

    全程目睹了这一场大戏,并且还知道完整前情提要的唐婶儿彻底没了话说。

    她还能说啥呢?真的是老天有眼,叫他们当了亲戚!

    这事儿仅仅是个小插曲,卤肉店的生意还在继续,哪怕天气渐热,辣卤味依旧很受欢迎,甚至名声有越传越广的趋势。至于李旦放假究竟去没去他姐家,外人就不知道了,倒是许建民,像是收拢了李旦,哪怕之后他又来过几次,也一样没叫丈母娘逮住。

    倒是机械厂那边,之后半个月里,一直忙忙碌碌的,不是临时有了加急订单,而是忙着学习上头的政策。

    据许学军所说,是上头不满机械厂几十年如一日的懈怠作风,简单的说,就是完全被动式的接受订单、制作零件、完成任务。上头也不只单单针对机械厂,而是所有的国有厂子都有下发学习文件,鼓励他们从被动转为主动,争取开创新的道路。

    这厂委领导是怎么想的,底下的人是不大清楚。不过,就普通的厂里职工而言,完全没弄明白。

    什么叫做从被动转为主动?不是他们自夸,厂子里的老员工各个都是劳模,从不迟到早退,让加班就加班,哪怕是逢年过节只要领导一句话,立马就能丢下老娘媳妇孩子,跑去车间先把任务给完成了。又因为厂子里实行的是三班倒的制度,每人每月只能轮休两天,平常要是遇到事儿,也是同事之间互相调班的,这些年来,甭管是请事假还是请病假的人,都寥寥无几。

    所以,还要怎么主动呢?

    不光许学军想不明白,唐婶儿也一样不懂,她还拉着儿媳一道儿讨论。

    唐红玫听了个全程,又想了下自身,低头琢磨了一番后,才道:“这意思是不是跟我娘家那头差不多?以前都是生产队组织干活的,让干啥就干啥,现在就不同了,都是底下的人主动干活,自留地、自家养的家禽牲口,还有就是我二姐上回也说了,已经开始准备分土地,实行大包干了。”

    “乡下那一亩三分地是能这么干,可厂子里咋办?”唐婶儿觉得儿媳说的这话不错,可仔细一想,却还是没想通。

    地头上的活儿,你可以多去去,早上起早点儿,去除除草松松土,勤快点儿沤肥,没事儿也能寻出事儿来,再不济也能多割些猪草多挖些虫子。可厂子里呢?三班倒的制度就表示,你早去也没活儿干,车床有人占着呢。再一个,他们这个机械厂做的是小五金件,就是很多机械设备上的零件,根本不需要他们有多少创意,老老实实的按着订单做呗,还能咋样?

    一家人琢磨来琢磨去,还是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瞅着时间不早了,该买菜的去买菜了,该卤肉的也忙活起来了,就连许学军在收拾完家里后,抱上挥舞着双手抗议的胖儿子出去遛弯儿了。

    直到又一次碰上许建民帮领导带卤肉,唐婶儿想起他是县政府里的干事,就拿这事儿问了问。

    许建民满脸的诧异:“学习文件?多看看多念念多背背,就跟语.录一样,牢记在心里不就得了?你说具体咋办?那往年不也还说‘三年超英五年赶美’?听也听了,说也说了,这不就完事了?”

    唐婶儿懂了,原来又是糊弄人玩的。

    说糊弄其实也不是全然糊弄,他们不知道的是,南方那头已经开始有私人建厂了,虽然如今都还是小作坊模式,可想也知道,用不了几年,整个市场格局都会产生变化。他们这儿离南方沿海城市还有段距离,机械厂又是县里最大的国有厂子,一时半会儿倒是安全得很,可谁也说不好未来到底如何。

    这个时候,唐婶儿是完全没搁在心上,她忙得很,家里家外要操持,卤肉店生意也好,就是肉源开始有些不稳定了,毕竟临近农忙,乡下地头怕是越来越忙活了,最近来县里的菜农愈发少了。胖孙子也在一天天长大,还盼着儿媳能给她再生个胖孙女,也不枉费了她早先费尽心思准备的粉嫩嫩小衣服小包被。

    唐红玫知道婆婆心里的想法,不过她倒是不着急,横竖胖小子年纪还小,再说了,现在的传言也只是说,国家要实行二胎制度,宣传每家每户生两个孩子,横竖还能再生一个,急什么?

    比起自己生娃,唐红玫更想着娘家大弟媳妇儿。

    算算日子,该是秋收那会儿生的,不过也说不准,早个十天半月的完全正常。

    她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她小弟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赶。

    “婶儿!咕嘟……”唐耀祖年前那会儿来过这里,也知道他姐家准备开个小卤肉店,可因为他还要念书,家里的哥姐不是离家了就是嫁了,得闲了他也得帮着做。也因此,这还是他头一回看到卤肉店。

    怎么形容呢?就像许建民上回被李旦逮住那一次说的,看着真不咋地,挺寒碜的。可这也是没法子,他们家是在后院搭了个小棚子,往墙上开了个窗户,改成了个小铺子。甚至说是小铺子都抬举了,没门只有窗,没柜只有桌,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唐婶儿往窗户后的桌子旁一戳,至于卤肉、卤蛋更是直接用搪瓷白托盘装好,搁在桌上敞开了卖的。

    然而,寒碜归寒碜,这味儿可真是好闻啊!

    大热天的赶路,唐耀祖热出了一头一脸的汗珠子,结果才唤了一声“婶儿”,就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窘得他赶紧侧过身去,问:“婶儿我三姐呢?”

    “耀祖你还往楼道那头走,敲门就成,红玫在看孩子呢。”唐婶儿笑眯眯的回道,“厨房里还有卤味,叫你姐拿给你吃。”

    “卖钱的东西哪儿能叫我给糟蹋了?”唐耀祖一面说着,一面赶紧加快步子往楼道那边走,唯恐慢了一步控制不住自己。

    叫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等进了楼道,敲开门后,铺面而来就是一股子浓郁可口的香味儿,熏得他两眼发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三姐,当你邻居可真惨。”

    唐红玫一脸的茫然,先让她小弟进了屋,又顺手把怀里的胖小子往椅子上一撂:“帮我盯着点儿,我给你倒糖水喝。”

    已经快十个月大的胖小子,被他爹妈奶奶联手养得极好,整个人就是个圆球球,夏天穿的少,他露在外头的全是肉,还是一坨坨的肉团团。这会儿,他正瞪圆了眼睛打量着跟前的陌生人,看眼神像是在简单的好奇,仔细看去又像是在认真的审视。

    “小孩,叫舅舅,我是你小舅舅!”唐耀祖虽说早些时候被这大肉球的魔音穿耳折磨得不轻,可这会儿瞧着这娃儿挺乖的,不哭不闹,被亲妈往椅子上一戳就不动弹了,深以为可能小孩子长大了就好,就蹲下来逗弄起来。

    胖小子没理会他,依旧瞪圆了眼睛瞅着,看他那表情,仿佛在干一件很重要的事儿,严肃得很。

    唐耀祖继续逗他,跟他说话打趣,然而还是没得到回应,反而在胖小子的瞪视下,心里渐渐有些发毛,忍不住想往后退两步……

    “耀祖你喝水。”唐红玫端着茶杯出来时,就看到她小弟跟她儿子深情对视,心下囧了囧,忙招呼道,“他不认识你,等下看惯了就会陪你玩儿了。”

    陪、我、玩?

    唐耀祖赶紧站起身来接过杯子,顾不得上解渴,先开口申明:“三姐,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嗯。”唐红玫点头附和着,不过看她的神情明显没把唐耀祖这番申明当回事儿,只径自问道,“还没问你,怎么这么大热天的赶来?学校毕业了?家里的活儿不忙?”

    最近,机械厂那头愈发忙碌了,真的是上头一句话下面忙翻天,早先唐红玫还想往娘家去一趟,可她一人抱着儿子回去太难,把儿子留在家里吧,婆婆又要顾家又要顾孩子还要看店,更是忙不过来。尤其瞅着这天气愈发炎热了,估摸着离秋收没多久了,唐红玫也不想给娘家添麻烦,就琢磨着等这阵子过去,再往娘家去。

    话虽如此,她还是早早的给娘家人备下了礼物,盘算着乡下地头如今日子好过了,风调雨顺的地里出产不少,政策变了家禽牲畜也能随意养了,别的不说吃喝上头那是宽松太多了。只一点,像衣料子一类的,哪怕能弄到手,也比较麻烦。

    唐红玫干脆就抽空去扯了几块布,她心知爹妈爷奶不在乎颜色样式,就拣了那耐脏透气的料子,样式也是最普通的夏衫,一人给做了一身,琢磨着要真是抽不开身,就托人带回去。

    刚巧,唐耀祖就过来了。

    “大嫂生了,昨个儿夜里发动的,到今早鸡叫第一声,生了个大胖小子。妈说了,别看大嫂人不胖,小孩儿居然有八斤半!”

    “真的?太好了,我还在算着,怕是秋收前后就该生了,没想到还赶早了。”唐红玫又让小弟帮着看会儿娃儿,转身去了她自个儿那屋,从大衣柜里翻出了早先就做好的衣服,又拿了个干净的篓子装好,出来说,“你先等等,我跟我婆婆说一声。”

    弟媳妇儿生孩子,身为大姑姐,唐红玫于情于理要回去探望。就是吧,这孩子生的有些不凑巧,这眼瞅着就要秋收了,怕是家里不会给办酒。不过也没啥,兴许对于母子俩来说,这日子还挺好,当妈的不用下地干活了,孩子生在正热时,洗澡换尿布都容易。

    唐红玫去前头跟唐婶儿说了这事儿,唐婶儿一听,索性趁着这会儿没人,先把窗户给关了,因着天太热,卤肉不好拿,她就给装了不少的卤蛋,又拿了两斤前不久刚买的糕点,仔细装好后,一并放到了篓子里,托唐耀祖拿着。

    “耀祖啊,你记得回头帮我把红玫送回来,不然这样好了,让红玫在娘家住一宿,我明个儿一早叫学军借了自行车去接。唉,说起这个自行车哟,托了多少人,咋就买不到呢?这玩意儿实用,可比电视机啥的好太多了。”唐婶儿边说边抱怨,又不忘叮嘱唐耀祖,“你姐抱着孩子呢,你多担待点儿,路上不要赶得太急了,看看路边有没有顺风车,就是捎带一程也是好的。”

    甭管唐婶儿说啥,唐红玫姐弟俩全都是“好好好”、“是是是”,等她总算叮嘱完了,又亲自将人送出了家属区,瞅着人都走得没影儿了,这才返身往回赶。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自家卤肉店的小窗户前,就戳了好几个人,纷纷纳闷今个儿为啥关门那么早,难道是销量太好了?

    “不可能啊!你瞅瞅,窗户里头不是还有卤肉?唐姐不卖了?全都留着自个儿吃了?真要这样,可太幸福了。”

    “咋没卤蛋了?好像里头只剩下三个?还是四个?”

    “估摸着是有事走开一会儿,咱们好好排队,别挤……哎哟我叫你别挤!唐婶儿?”

    唐婶儿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厨房里还有呢,我给你们开门,人人都有份。”

    ……

    就像唐婶儿早先安排的那样,唐红玫在娘家住了一宿,又因为她带着个胖小子,其实也没干什么事儿,顶多就是坐在她弟媳那屋里,陪着聊聊天,说说育儿经。

    真要说育儿经的话,唐红玫也是抓瞎,她小时候是帮着带过两个弟弟,可她跟俩弟弟年岁差距又不大,与其说是照顾,不如说是带着玩更妥当一些,再说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儿,早就忘光了。等到生了儿子后,她婆婆人好又能干,方方面面都照顾周全了,压根就不用她操半分心。也因此,等弟媳问她育儿经时,她也只能说个大概。

    “你也不用操心,月子里自己看着点儿,等忙完秋收这阵儿,妈会替你带孩子的。对了,有没有跟你商量,秋收这阵子谁来做饭?”

    唐红玫忽的想到了这个事儿,在她出嫁之前,因为她是从不下地干活的,所以每回春耕秋收这些忙活的时候,都是由她做好饭给送过去的。等她出嫁之后,这活就给了她奶奶,毕竟老人家年岁也不算轻了,这种高强度的劳作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可今年不是情况特殊吗?

    她大弟和她二姐都去了南方,家里怕是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了,往好的算,她奶会留下来做饭,可她猜测着,早先的安排应该是让她大弟媳生火做饭的。

    果然。

    “妈早先说我大着个肚子不方便,叫我在家做饭。”

    “那现在呢?”唐红玫问,“二姐那会儿生在地头,之后又没好好养,她早先还跟我说,腰疼得难受,就盼着再怀一胎,把月子病仔细养好了。”

    见弟媳没吭声,唐红玫就去问了唐妈,其实唐妈也犯愁,一方面土地承包在即,已经开始给各家各户做登记了,另一方面这一茬的收成也不能缺,尤其今年风调雨顺的,产出特别高,总不能忙活了这么久,临到秋收卡了壳吧?

    最终,还是唐耀祖站了出来,他到底大了,以前也有跟着下地干过活,就是早先还在念书,并不是作为主力的。瞧着眼下这情况,也只能让他顶上去,哪怕耽搁了收成,万一运气不好摊上暴雨,这一季的收成就白费了。

    唐妈连声念叨着,生儿子好,这不是最后就得靠儿子?

    也是大弟媳生了个胖小子,唐红玫只当没听到这话,再一个,在农村而言,壮劳力的确比什么都更重要。

    这边因为是生儿子,哪怕唐妈这人说话有些不注意,也没人会去计较,可另一边却是彻底闹翻了天。

    ……

    次日一早,唐红玫和胖儿子就被许学军接了回去,叫她诧异的是,明明都这个点了,自家店没开门,甚至她都没闻到那股子香味儿。

    “妈呢?”

    “不知道,我下了早班立刻来接你了。”许学军昨个儿上的是连轴班,中班连着晚班一起上,还是周大妈的儿子去厂子里时,帮着带了话。所以他一下班就借了自行车往乡下赶,这会儿才到家。

    好在,等他们进了楼道,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楼道里,好些街坊邻里围在一起,闹哄哄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其中就有唐婶儿。

    唐红玫听了俩耳朵,大概就知道出了啥事儿。

    简单的说,就是李二桃昨个儿下午回了娘家,结果今个儿天还没亮呢,就捂着肚子被送去了医院。因为动静太大,这楼隔音又差,闹醒了差不多半栋楼的人。还别说,就算李妈平日里人缘不怎么样,关键时刻还是有人愿意施以援手,赶紧把人给送到了县医院去。

    不光把人送过去了,还担心他们家慌张之下没个章程,又留了两个大妈看着,还派了人去许家那头报信儿。

    再往后就不清楚了,反正医院那边留守的人并未传来消息。

    等唐红玫抱着孩子在许学军的护送下挤开人群回了家,没多久唐婶儿也回来了,皱着眉头说道:“好端端的也不知道咋回事儿,说发动就发动,听说早产了一个半月呢。”

    “那孩子得多小?”唐红玫刚见过她那八斤半重的大胖外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这年头,因为长期的物资缺乏,很多时候判断一个人是否健康,是以胖瘦为标准的。胖乎乎有肉的就是身体好,反之要是瘦成皮包骨头,那绝对是体弱多病的表现。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年头极少有人真的胖,就连小孩子也就是喝奶这段时间圆乎些,等回头戒了奶一样会瘦下去的,谁叫奶粉太稀罕呢?

    “那谁知道。”唐婶儿顿了顿,面上明显出现了很犹豫的神情,半晌才压低声音说,“可别提了,二桃那孩子真不知道是吃了啥,胖的哟……都快没个人样儿了!”

    这算是什么形容?

    唐红玫跟许学军面面相觑,不由的将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大胖儿子身上。

    胖小子这会儿倒是清醒着的,见爹妈都在看他,他也回看过去,就是吧,爹也看妈也看,俩眼一会儿往这一会儿往那,没多会儿就已经看得脑袋发晕,都快成斗鸡眼了。

    “哎哟你俩别折腾孩子了。”唐婶儿心疼坏了,其实她既非重男轻女也不是重女轻男,就是自家孩子都疼爱,只不过早先已经做好了即将得个大孙女的心理准备,冷不丁的给她一个大胖孙子,弄得她懵了好久,可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的心肝宝儿哟。

    抱上胖孙子,唐婶儿心肝肉的叫了一通,儿媳她是舍不得说的,扭头就怒瞪儿子:“去把自行车还给人家,再去买点儿新鲜蔬菜来,还愣着干啥?干活去!”

    许学军解释道:“红玫她妈让带了不少吃的……”

    “该洗的洗,该切的切,早上光顾着说二桃了,早饭我都没吃!去呀!横竖又不是卖钱呢,我不嫌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许学军还能咋地?赶紧收拾起来。

    唐红玫见胖儿子抱着婆婆的脖子,美得不得了,索性不管他了,也跟着许学军一道儿忙活。有她的加入,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

    另一边,见儿子儿媳都往厨房去了,唐婶儿忍不住跟了进来:“我跟你们说哟,二桃那孩子太胖了,胖得我都认不出来了。别说我了,她妈都看傻了。那二桃啊,能抵得上三个她妈!”

    李妈这人挺瘦的,可再瘦,七八十斤还是有的,三个她……

    “没那么吓人吧?”唐红玫被自己想象的画面吓到了,“真要那样,可不得两百多斤了?”

    “不止,我常去买肉,我还能估算不出来?她都抵得上两头黑猪了,我估摸着得有个两百三四十斤,就仨她妈!”

    说到这里,唐婶儿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只念叨可把她给吓到了。且边说着,她就边把许学军给怼了出去,说是厨房太小,叫他别挤在里头添乱,又把已经待不住的胖小子往他怀里一塞:“抱他出去转转。”

    转身就对唐红玫比划了个大概:“二桃哟,可看出她这半年多没少吃,估计建民他妈也是心疼坏了,养出那么一身肥膘,这得吃了多少好东西呢?也是,光咱们这儿的卤肉她吃了就有大几十斤,还有旁的呢,听说吃河鲜补身子?所以她胖了?”

    因为他们这儿离江远,哪怕乡下地头也有小河小溪,那也极少见到鱼,运气好了摸个几条手指头长短粗细的鱼,多半也是煮鱼汤喝的,谁知道吃鱼能不能胖。

    唐红玫想了想:“照妈你说的那个样子,我觉得不该是吃鱼吃出来的。”

    两百三四十斤是什么概念?

    自打生完孩子后,唐红玫虽然瞧着是不胖,可比起结婚前还是圆润了许多,满打满算也就百来斤,就她这样还算是比较圆乎的,起码在一群小媳妇儿大姑娘里头,瞧着就脸蛋圆圆一脸的福气。

    百来斤那叫有福气,两百三四十斤那叫吓死人不偿命。

    也难怪唐婶儿一提起二桃就是一副惊悚的表情,可以想象,昨个儿傍晚她回娘家时,应该是吓惨了一大帮老街坊。

    他们这片是最老的家属区,后头盖的那批单身宿舍,是在厂区的另外一边,离得虽然也不是很远,到底不是一个批次的。而这边,全都是住了一二十年的老邻居,是机械厂建厂之初的老员工及家属,可以说是看着二桃长大的。

    冷不丁的,有半年光景没见着人,再见到时,二桃已经从一个腰身盈盈一握的苗条淑女,变成了体重至少两百三四十斤的巨型肉山。

    你说吓人不?

    吓死人了!!!!!!!!!!!

    事实上,比起他们这些街坊,李妈才是受惊吓最大的,她也忙,李爸只管上班,旁的所有一切都不管,以至于二桃怀孕许久,除了最开始回过两趟娘家外,母女俩一直都没能见过面。倒是李旦,去过他姐家一回,那次回来后,他倒是告诉他妈了,说二姐胖了。

    怀孕能不胖吗?别说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哪怕早些年,不也是先紧着孕妇吃喝的吗?

    李妈非但没当一回事儿,反而觉得心下老怀大慰,认为二桃总算是熬出了,等回头生下一个胖儿子,在婆家扎稳了脚跟,再过些年李旦大了,就能搭把手帮一把娘家弟弟了。

    想想看,许建民又没有亲兄弟,堂兄弟表兄弟倒是有不少,可那哪儿有小舅子来得亲?李妈都想好了,潜意识里知道二桃现在胖了许多,毕竟李旦那小子又不是个眼尖的,要不是胖得特别多,他才看不出来你是胖是瘦。

    可就算这样,李妈还是没想到,二桃能胖成这个样子,用唐婶儿的话来说,简直就是胖得不成人样儿了。

    膘肥体壮,高山仰止。

    就她一人能把楼道给堵个严严实实的,也因此在天刚透亮那会儿,街坊邻里是出动了好些个壮小伙,卸下门板,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人给抬了出去。就这样,中途也换了不止一次人手,没法子呀,实在是太重了,四个壮小伙儿也抬不了多远。

    县医院本来跟机械厂不算特别远,骑自行车的话,感觉没蹬几下就到了。可就在今个儿清晨,负责抬人送医的那些壮小伙儿,都觉得路途太远了,远到几乎媲美二万五千里长征。

    唐婶儿他们不知道的是,等把人放下后,壮小伙儿们全都不顾形象的累趴在了医院走道上,一个两个的都累得两眼翻白四肢瘫软,缓了足足半个小时还多,才勉勉强强的互相搀扶的起来。

    最惨的是,里头不少人今个儿都上的是早班,瞅着都快五点半了,赶紧挣扎着起来往厂子里赶。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

    更造孽的事情还在后头。

    唐婶儿一家子吃过了迟来的早饭,又准备着今个儿要卖的卤味儿,虽说时间是晚了点儿,不过也没啥,家属区这边瞒不住消息,大家伙儿都能体谅,耐不住的也会过来问问,确定今个儿还卖卤肉后,就耐心的等待了。

    就这么着,李妈回来了。

    只见她一脸的失魂落魄,踉踉跄跄的往家这边走来,身后还跟着脊背弯成桥的李爸,以及一脸惊吓不敢吭声的李旦。

    毕竟隔了好些时候,街坊邻里也都散了,琢磨着生孩子本来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事的,运气好的没多久就出来了,运气不好脱上一天一夜也不算稀罕。

    其他人没发觉,倒是叫唐婶儿瞧了个正着。

    “二桃她妈!”

    李妈浑然未觉,只拖着沉重的步子,满脸绝望的往楼道里走,全然无视了唐婶儿的唤声。唐婶儿瞧着这情形不对,忙凑上去:“咋了?二桃那孩子没事儿吧?到底咋样了?有啥我能帮得上忙的?”

    然而,李妈只接着往前走,正好他家门板被卸下来了还没装上,她只径直走到屋里,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紧接着就捂住脸,嚎啕大哭。

    “桃儿啊!我的二桃儿啊!我那苦命的闺女啊!你的命咋就那么不好啊……”

    近乎凄厉的哭嚎声一响起,立马惊动了楼上的邻居,片刻后,但凡闲在家里的全都下来了。

    李爸一脸的尴尬,忙不迭的解释:“没事没事,大家伙儿忙去吧,我家没事儿,二桃她没事儿。”

    “啥叫没事儿?”李妈哭声一停,冲着李爸怒目而视,“二桃她生了个闺女!她婆家好吃好喝的供了她那么久,我昨个儿还割肉给她炖了补汤喝,她居然就生了个闺女?我的天老爷哟,这日子可怎么过呢!二桃她生了闺女,她婆婆还不知道要怎么作践她,我的二桃……”

    再一次,李妈的哭声骤停,她一下子站了起来:“不对,咱们应该陪着二桃呢,万一她婆婆作践她咋办?也不对,应该让她赶紧把身子骨养好,再生一个才是正经!”

    “你别折腾了,亲家母已经看咱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别凑她跟前碍事儿去。”李爸猛的往下一蹲,抱着头懊恼极了,“咋会是个闺女呢?咋能是个闺女呢?”

    “就是呀,明明该是个小子,咋就生了个不值钱的丫头片子呢?这日子可咋过……”

    与此同时,人在医院的二桃也缓过来了,她知道自己生了个闺女,医生护士都跟她说了,只会她一听这话脑子就钝钝的发疼,由着其他人把自己推到病房里,至于她辛苦怀孕生下的亲闺女,连个正眼都没瞧过。

    小半天后,她婆婆给她办了出院手续,拿包被把孩子一裹,大步向前离开了病房,临走前只冲她嚷了一声:“走了!还等着别人拿八抬大轿把你抬回去?”

    原本,因为老街坊通知的及时,许爸和许建民都来了。可在听说得了个丫头片子后,又赶紧离开回去上班了。

    请假是要扣工资了,为了男丁倒是值得,可现在只得了个丫头片子,再扣钱就不值当了。至于产妇和孩子,父子俩完全没放在心上,横竖有许妈在,肯定会照顾妥当的。

    天还没亮就进了医院,太阳还没下山又出了院,也亏得这会儿是盛夏时节,就算是大街上,也是一丝风全无,不用担心受冻着凉,中暑的几率反而比较大。

    而及至回到了婆家,二桃脑子里还是嗡嗡作响。

    她生了个闺女?

    不都说是儿子吗?

    金疙瘩咋就变成了赔钱货呢?

    完了,天都塌了。

    本来就身子虚得很,偏偏许家还是住在四楼的,二桃早已累得虚脱了,全凭意志力挪着脚步爬楼梯。结果,刚进家门就一个踉跄,整个人重重的摔趴在了地上,就听“嘭”的一声巨响,扬起了一片灰尘,她家楼下的邻居大妈惊悚的叫了起来:“房子要塌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