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024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24章 第02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山村名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024章

    卤蛋做起来比卤肉更简单,一应的配料刨开最难得的几味, 旁的倒也容易买到。尤其家里早先为了熬制卤水已经备下了不少, 就算份量不大够, 唐婶儿也知道往哪儿去买。

    正好, 昨个儿家里就卤了一锅卤肉,早有那吃不够的人掐着点跑来买,竟是比往日里提前了一个钟头卖光了。

    关了店就轻松多了, 哪怕许学军下午两点就去上班了,唐红玫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胖小子。于是, 唐婶儿索性揣上钱和布兜子,出门买大料以及鸡蛋去了。

    既然说了要卤蛋, 起码也得卤上一大锅,哪怕家里也常备有鸡蛋,那也就一二十枚,自家吃倒是能吃好几天,做买卖怕是不够的。

    目送婆婆出了门, 唐红玫抱着午睡刚醒的胖儿子, 先是在家里头转了一圈, 随后在胖儿子的竭力要求下, 溜溜达达的出了门。

    因着是机械厂的家属区,唐红玫倒是轻松得很, 锁上门抱上胖儿子, 出了楼道门就往前头树荫底下走去。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初夏虽然也热, 可这个点毕竟离傍晚没多久了,往树荫底下一站,倒也凉快得很。尤其等唐红玫抱着儿子过去时,那头已经有不少嫂子大妈聚着说话了。

    都是熟人,哪怕唐红玫因为怀孕生娃的缘故,多半时候都待在家里,可架不住她婆婆人缘好。再一个,她家开了家小店呢,这街坊邻里的,谁家还没上她家店里买上半斤八两的卤肉解馋?

    见唐红玫母子俩过来,早有人凑上来闲聊。

    “听婶儿说,你昨个儿回娘家了?现在政策改了,乡下地头的日子都好过了不少,我家也有亲戚在乡下,过年那会儿还给我送了不少鸡蛋鸭蛋呢。”

    “怪不得呢,我小孙子昨个儿眼泪汪汪的跟我说,好不容易盼到他爸下班,结果唐姐说卤肉都卖完了。这不,今个儿还不到中午就拖着他爸去买了半斤肘子来,可算是解了馋。”

    “你家胖小子上户口了没?前头听人说,国家好像规定每户人家只准生俩孩子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

    街坊邻里闲聊的无非就是家长里短,又因着唐红玫家里开了个小铺子,倒是添了个话头。至于国家政策啥的,因为这一二年里,各种政策不停的下来,反倒是没引起大家伙儿的重视来。

    唐红玫也不在意,她都有个胖小子了,回头再生一个便是。要她说,家里孩子太多也闹腾,毕竟她娘家那头人丁太兴旺了,光是她这辈儿的,亲的堂的加在一块儿,得有四五十个了。

    闲聊了约莫个把钟头,唐婶儿就美滋滋的拎着布兜子回来了。见状,唐红玫顺势跟街坊道了别,又哄着怀里的胖小子:“瞧,那是谁?咱们去找奶奶吧!”

    胖小子喜欢人多热闹,不过到底年岁小,被亲妈一忽悠,扭头就看到了熟悉的圆脸亲奶,当下小嘴一裂,随着一声“噢咿”的大叫声,哈喇子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还是唐婶儿不嫌弃,拿空着的那个手帮胖小子抹了一把,招呼上儿媳回家去了。

    唐婶儿心里确实挺美的,这往年吧,哪怕手里捏着亡夫的抚恤金,儿子每个月也能往家里拿不少工资,可孤儿寡母的,就算日子能过得下去,总感觉家不成家。现在倒是好了,自打儿媳进了门,家里一下子温馨多了,等胖孙子一出生,尽管杂事多了不少,可那股子热闹劲儿,别提了。

    卤蛋倒是不着急,比起卤肉,卤蛋反而更简单一些,时间也短,天热起得早,索性就先搁在橱柜里,把晚饭先张罗出来。

    晚饭照例不用唐红玫操心,摸了摸胖小子后颈肉,感觉有些湿湿的,她干脆先趁着太阳还没完全下山,拿热水瓶里的水兑了一盆子温水,简单的给胖小子擦了擦身子。兴许是因为刚才溜达出去过了,胖小子难得的配合,任由当妈的把他擦洗干净,换上了新的汗衫裤衩。

    这年头,就算近两年改革开放了,能买到不要票的布了,对于孩子衣服还是不大讲究。老一辈的说法是,孩子眨眼就大了,穿新衣不是浪费了?再说,孩子才丁点儿大,有的是时候穿新衣。

    道理是没错,可谁家有个小宝贝不放在心尖尖上疼?唐红玫本来就是个疼孩子的,赶上婆婆也是一个劲儿的宠着,在胖小子出生前,就已经做了好几身衣裳的,用的全是棉布,尤其是夏天穿的罩衣,细棉布舒服透气又吸汗,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

    当初人人都以为唐红玫怀的是个大闺女,连唐婶儿也深信不疑,所以费了老大的劲儿才跟人换了些颜色艳丽的料子来,直接导致这会儿胖小子还穿着粉红色的棉汗衫,玫红色的裤衩子。

    不其然的,唐红玫想起昨个儿去乡下地头祝寿,她二姐家的闺女倒是穿着靛蓝色的衣裳裤子,反而是她家胖小子……

    唉,粉嫩嫩的胖小子,真是够够了。

    低头比划了一下,她觉得,以胖小子这个成长速度来看,早先置办的衣裳明年肯定穿不下了,可算是能给他买两身适合男娃儿穿的衣裳了。

    也亏得她不爱往外头跑,家属区这边的人都认识她,也知道她生娃时弄出的乌龙事儿,倒没人会弄错。像昨个儿去乡下,就不止一个乡亲狐疑的跑过来问,你不是生的儿子吗?这是又生了个闺女吗?

    唐红玫很想说,她又不是猪,还能一年下两胎?

    正想着呢,胖小子忽的“噗噗”两声,拉了。

    ……

    次日,唐红玫早早的起了床,除了惯常要做的两锅卤肉外,她今个儿还得把卤蛋弄出来。仔细盘算了下时间,她索性先把川味卤杂碎往后挪挪,横竖她算是看出来了,辣卤鸭头、鸭脖、鸭心啥的,压根就不愁卖。

    于是,等这日上午约摸十点左右开门时,顾客们发现,多出了一锅卤蛋。

    卤蛋的价格不算贵,当然这个是跟卤肉相比的,如果只是算鸡蛋的价格,那基本上一枚卤蛋都能买三枚鸡蛋了。不过,味儿摆在那儿呢,唐婶儿是半点儿不担心卖不掉,尤其刚才卤蛋出锅后,她和唐红玫一人分了半个尝尝味儿,先不说滋味极好,光是看胖小子在旁边“啪嗒啪嗒”的流口水,就知道这香味估计也够诱人的。

    正好,天气渐热,唐婶儿高高兴兴的站在窗户跟前,拿了两把大蒲扇,左右开弓把香味儿扇出去,没过多久,窗户底下就站了一排熊孩子,跳着脚往里头瞅个不停。

    卤蛋比卤肉便宜,还是论个卖的,唐婶儿拿大铁勺舀了一枚出来,叫熊孩子们看了个仔细,又说了价格,当下就有零花钱多的娃儿掏了钱买了一个尝鲜。

    “唐婆婆!你别急着卖哟,倒是给我留两个,不不,留一个!我这就回去找我奶!给我留一个啊!”

    唐婶儿瞥了他一眼,见是周大妈的小孙子,当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保证给他留一个。

    有一就有二,其他的孩子有样学样,赶紧一面叮嘱唐婶儿给自己留,一面扭头就跑。

    这也难怪,谁叫今个儿正好是周日呢?以前吧,就算有孩子围观,多半也都是四五岁大小的,不是没有零花钱,就是大人不想给这么小的孩子钱花的。可今个儿学校休息呢,好些十来岁的孩子,一摸兜,有钱的直接买了,没钱的见小伙伴这就吃上了,当然急吼吼的往家里跑。

    光往家里跑还不算,这一个两个的说法还多。

    “妈,我要吃卤蛋,唐婆婆家的卤蛋,要吃,要吃!你给我买一个吃,我期末考试一定能考一百分!”

    “小胖和小顺都买了,就我没有,就独独我一个没有,奶你忍心吗?大家都有的吃,只你孙子我没有!”

    “爷爷爷爷爷爷……”

    可怜的家长们,都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好不容易盼到夏天到了,可以借口卤肉太油腻少买两回,谁知道唐婶儿那儿媳竟然又弄出了什么卤蛋来。想起卤肉那滋味,又盘算了一下卤蛋的价格,似乎……还挺合算的?

    这也多亏了唐红玫先做了卤肉来卖,一开始吧,卤肉价格高,哪怕机械厂的工资福利都不错,也少有几家舍得的。可谁让在开店之前,他们家已经做了一年卤肉了,以前是有的闻没的吃,好不容易花钱就能解馋了,哪个忍得住?只是谁也没料到,卤肉它闻着香,吃起来更香,本来是盘算着买一回解解馋,就算贵了点儿,横竖就这么一回也不算啥,可谁知这一吃就不得了,心里老想着那个味儿,以为是馋肉,结果连吃肉都不香了。

    等许建民过来时,一大锅的卤蛋,已经去了四分之三。

    “伯母!!”

    许建民吓得声调都变了,这他昨个儿可是答应了二桃的,今个儿中午务必会给她买回去。本来想着,卤蛋是新出的,肯定没人跟他抢,趁着这难得的休息天,他是痛痛快快的睡了个懒觉,慢慢悠悠的晃悠过来。

    谁知……

    “出锅前,我捞了十个出来搁大碗里了。”唐婶儿赶紧叫停,她算是怕了这侄儿了。

    这疼老婆的、怕老婆的都没啥,就连打老婆这年头都是常态,可许建民算啥?他简直就是提到二桃就变脸,这已经不算是简单的惧内了,简直就是被吓破了胆子。

    “行行,那就把十个都给我!”许建民一面说着,一面想起了昨个儿的约定,犹豫了一下,问,“那卤水钱要多少?一半又是多少?”

    唐婶儿横了他一眼,昨个儿她是琢磨着卤蛋不知道好不好卖,这才随口说了那句,可照今个儿的情形来看,卤蛋挺好卖的,她还想着要不干脆以后把卤猪蹄给去了,毕竟夏日里天热,油汪汪的瞧着就没啥胃口。因此,听了许建民这话,她索性大方了一回。

    “材料费不要你的,可以后你别再讨价还价,要添头了。”唐婶儿也是无奈,印象中,许家的男丁都挺爷们的,就说她儿子好了,许学军是性子闷了点儿,可该大气的时候依旧大气。至于跟前的这个许建民,也不知道他妈是咋教的,愣是把个大老爷们养成了个斤斤计较的性子。

    哦不,人家是斤斤计较,他是两两计较,居然还是个讨价还价的能手,连一分钱都要还,典型的买半斤菜都要饶两根葱。

    得亏这是侄子,要她儿子是这德行,她一准下狠手收拾。你说你有这个空闲琢磨琢磨怎么赚钱不成吗?非要跟人一分两分的往下还?吃亏是要不得,可这也太难看了。

    唐婶儿一面腹诽着,一面高声叫着儿媳,没一会儿,唐红玫就过来了,手里端着个大海碗,碗里就是那十枚卤蛋。

    许建民赶紧问明了价格,这回是真没还价,动作极快的从衣兜里掏了钱,接过了卤蛋。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唐婶儿还是感觉到他在给钱的那一瞬间,明显得哆嗦了一下,心疼的。

    唐婶儿一头黑线的安慰他:“卤蛋起码比卤肉便宜,没啥不好的。对了,回头跟二桃说说,孕妇吃多了卤肉不好,更别提这大夏天的。”

    “卤肉吃多了不少?”许建民也是涨了见识了,“伯母你说这话,也不怕把顾客吓跑了?”

    “谁家跟你家似的,隔三差五来买卤肉的?”唐婶儿反问道,“再说了,别家就算买了半斤一斤的卤肉,那也是一家子十几口一道儿吃的,一人能轮到几块?你家……怕不是全都进了二桃的嘴。”

    许建民被这话噎了个正着,饶是他自诩伶牙俐齿,也好半晌没找到话来接。

    还真别说,别家压根就不可能有他家这种烦恼,别说卤肉了,一年到头肉又能吃上几回?吃多了是不好,可谁又能吃多呢?

    “知了知了,谢谢伯母。”许建民接了卤蛋,蔫了吧唧的走了,瞧他那背影,萧瑟极了。

    家有悍妻是个什么感觉?有请许建民同志为您现场解说。

    更惨的还不是媳妇儿太彪悍,而是媳妇儿肚子里揣着娃,用许建民他妈的话来说,看在大孙子的份上,就是打落牙齿也得和血吞呢,不然咋办?

    ……

    随着卤蛋的出现,卤猪肉渐渐退出了市场,主要是入夏以后,这天愈发热了,热到什么程度呢?唐婶儿都顾不得给卤杂碎和卤蛋扇扇子了,她自个儿扇都来不及。

    真不夸张,前后也就那么十天半个月的工夫,气温就往上窜了至少十度。家属区这边,男娃儿是索性光了膀子到处乱窜,小姑娘肯定矜持一些,也忍不住换上了短袖衣裳甚至裙子。

    这天,唐婶儿盘了账目后,特地拿了五张大团结摆在一边,对许学军说:“明个儿你不是上晚班吗?上午趁着天还不大热,领着红玫去百货商店瞧瞧,我听你周大妈说了,那头有卖新款的裙子,料子舒服颜色鲜亮款式还好,关键是不要票!”

    不要票倒是真的,如今已经出现了不少不要票的日常用品。就是吧,“不要票”这三个字又饱含了另一重含义——贵!

    “妈,我又不是不会自个儿做衣裳,费那钱干啥?真要买,也可以买两块布来自己做。”唐红玫赶紧拒绝,哪怕她不知道所谓的不要票裙子要多少钱,可见婆婆特地拿了五十块钱出来,也估摸出个大概了。

    这裙子还能是镶金的不成?居然要卖大几十块?

    许学军也有些咂舌,今年他又涨了工资,一个月能赚四十一块了,等于说,他干一个月才能买一条裙子?甚至还有可能不够。

    咂舌归咂舌,该买的还得买,甭管是出于疼老婆的原因,还是单纯的听妈的话。总之,许学军一口答应了下来。

    当年的终极选择题终于时隔多年之后,出现在了许学军跟前——当妈和媳妇儿意见不同的时候,你听谁的?

    第二天,许学军抱上肥嘟嘟的胖小子,拉上媳妇儿,去百货商店买裙子了。

    裙子是真的漂亮,水蓝色的,料子是最新式的,摸上去又光滑又舒服,哪怕不用试,也知道穿在身上有多抢眼。当然,更抢眼的还有那个价格:三十七块钱。

    一条裙子就去了许学军将近一个月的工资,可饶是如此,剩下的也不多了。听说人家百货商店一共进了二十条,除了这水蓝色外,还有大红色的,可惜已经卖完了。甚至这水蓝色的裙子也只剩下了最后三条。

    唐红玫过来看时,那柜台前已经围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儿了,就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许学军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瞧了眼裙子,觉得确实好看,扭头看了看小媳妇儿,果然看到她一脸欣喜的模样,当下他就把兜里的钱掏了出来,在唐红玫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叫了售货员付钱买了下来。

    买下来了还不算,唐婶儿不是给他五十块钱吗?付完钱后,他就顺手把剩下的十来块全塞给了媳妇儿,倒是那条连衣裙叫他拿在了手里。

    一手拿着连衣裙,一手抱着胖儿子,许学军问:“还要买啥不?”

    唐红玫心疼那裙子钱,可买都买了,她又确实喜欢得紧,当下就把不舍抛开,顺手指了指另一边的卖布柜台:“咱们去瞧瞧还有没有不要票的布,扯两块给你和妈做身衣裳。”

    胖小子的小肉巴掌拍的啪啪响,似乎是相当赞同这个意见,完全不知道他爹妈并未将他考虑进去。

    粉嫩嫩的衣裳是不大适合他,可做都做了,加上他长得也太快了,再买不是太败家了吗?最重要的是,他完全没有审美观,比起好看,他更好吃。

    夫妻俩抱着个胖娃娃,在百货公司得了不少艳羡的目光,不多时也就回了家。

    家里有个店在,哪怕不算忙碌,也有个事儿搁在心头,别的不说,万一唐婶儿闹肚子了,有人在也能搭把手看下店,总不能老是关门吧?迷信一点的说,老动不动就关门,对生意也不好呢。

    谁知,他们刚到家,家里就来了客人。

    其实也不算什么客人,就是唐红玫的娘家二姐和大弟。

    早半个月前,她回娘家给唐爸做寿,那会儿她二姐就提了一句,过几日要跟着南下做买卖去。当时,她还算着她二姐要去打算出门,说不定会来她这儿转转,毕竟无论去哪儿,都得先来县里一趟。

    可好多天过去了,一直没见着人,唐红玫还道是二姐已经走了,没想到会一直拖到今个儿。

    事实上,她二姐不光是带着大弟出了门,还带了一堆的东西来,全由大弟挑着,一边是活鸡活鸭,另一边则是鸡蛋鸭蛋,还有水灵灵刚摘下来的蔬菜瓜果。

    “妈让带来的,本来上回爸过寿就让你拿的,可那会儿不是家里人多嘛?怕人家嘀咕,就索性没提,横竖我临走前肯定要来你这边瞧瞧的。”

    唐红玫她二姐是个利索人,招呼大弟把担子拿到屋里,接过唐红玫递来的湿帕子就往脸上抹了一把,边抹还边解释了几句,完了又去瞧胖小子,稀罕的说:“我也想生个儿子,好歹回头也能给他姐撑腰。”

    “那就生呗。”唐红玫笑眯眯的接过许学军刚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杯子,挨个儿给了二姐和大弟,招呼他们坐下来歇口气。许学军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二姨姐和大舅子说话,索性转身去了后院,把唐婶儿替了过来,对他来说还是买卖简单,横竖不用他上赶着叫卖,收钱给东西他还是会的。

    见妹夫去了后头,唐红玫她二姐话匣子更是打开了:“你说生就生呢?你姐夫去了一年多,我一人待家里跟谁生去?所以我这不是盘算着去南方找他吗?正好,有大弟陪着,省得我一人出门,心里还犯怵呢。”

    “二姐你心里还会犯怵?”

    “少打趣我,我倒是还想再问问你,真的不跟咱们合伙?”

    唐红玫摇了摇头,真要合伙做买卖的话,她老早就答应了,毕竟她二姐是什么性子她心里清楚得很,坑谁都不会坑亲妹子的,跟着二姐做买卖,只怕亏了二姐都不能叫她掏钱,反而赚了铁定有她的份。

    问题是,这不是不适合吗?

    “家里开了个小卤肉铺子,卖点儿卤肉并卤蛋,街坊邻里都还捧场,供家里开销倒是没问题。”唐红玫正说着,见婆婆过来了,忙笑道,“妈也是希望咱们一家子在一块儿,隔了老远也成个家。”

    “那谁不知道?”唐红玫她二姐顺口搭了一句,就起身问唐婶儿好,倒是没再提这一茬。

    合伙做买卖吧,就算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既然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了,倒是真没必要再提了。就她二姐的想法,大不了等自己发财以后,再拉拔妹妹一把也不迟。

    唐婶儿过来后,屋里更热闹了,尤其是胖小子,原先在他二姨怀里挺好的,一见到奶奶过来,就咿咿呀呀的非要奶奶抱。唐婶儿疼孙子,当下就接了过来,点了他的小脑袋嗔怪道:“咋就喜欢我这个老太婆呢?你二姨抱都不让,回头你二姨不给你买糖吃。”

    “我不给他买糖我给谁买?”唐红玫她二姐笑着指了指拿来的一担子东西,“那头底下还有好些南方来的东西,是大弟带回来的,手帕头绳发夹啥都有,糖也有两包,还有一罐子麦乳精。红玫你再想想家里缺点儿啥,回头我给你捎来。”

    “二姐,你家里也不富裕……”

    “瞧你说的,你是我亲妹,他是我亲外甥,吃点喝点咋了?不给你们,我还能给我婆家那几个埋汰货?可快别提了,我领着大弟去做买卖,他们眼红死了,话里头怕是掺着一斤醋呢。”

    唐红玫愣了愣,这才想起,老江家那头是兄弟仨,既然她二姐夫去当了倒爷,怕是江家剩下那哥俩也想跟着去。

    按理说,跟着去也没啥,可这当倒爷原就辛苦得很,她二姐是打量着自家男人独自出门累不说,还没个照应,这才唤上大弟的。可这当姐夫的,使唤得动大舅子,怕是没法使唤亲弟弟。尤其江家那哥俩,一个两个的都是偷懒耍滑的,她二姐最担心的就是跟着去了以后,不是多了照应,而是又多了两个累赘。

    当然,这是她二姐自个儿的说法,也有可能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人家不想带着俩小叔子发财。

    作为亲妹子,唐红玫当然是无条件的站在她二姐这边,不过,捎带东西倒是不用了,毕竟县里虽然不大,一应生活用品倒是都不难买。

    正推辞着呢,她二姐忽的看向唐婶儿:“婶儿,我看你家也不差钱,回头我瞅瞅有没有电视机,给你家捎一个回来?”

    “电视机倒是不用,要是有风扇我想要一个。她二姐,你帮我留心一下,钱我早就攒下了,就是碰不到有卖的。”唐婶儿没戏瘾,收音机也不爱听,可她一贯怕热,偏儿子孙子都随了她,一到夏天就热得难受,早不早的就想要个电风扇了。可这玩意儿吧,票太难弄了,甚至就算弄到了票,也未必有现货。

    “行,我记下了。”二姐又瞅了瞅妹子一眼,“红玫你也不用太怕麻烦我,倒爷倒爷,不就是来回倒腾做买卖的吗?你说你要是想要个好看的头巾,我一准送你,可大件的东西,不都是跟你收钱的吗?怕啥麻烦?要是人人都跟你似的,这倒爷还咋当呢?”

    “就是就是!”唐婶儿一叠声的道,“她二姐你放心,回头你那儿要是有别的,我帮你牵线搭桥,咱们这机械厂,有钱的人不老少呢。”

    “那敢情好。婶儿,我也跟您说句实在的,当倒爷还挺危险的,像头绳发夹这种,就算卖得再好,也没人理会。可家电啥的,我是说啥都不会卖给生人的,咱们做熟不做生,谁知道这政策啥时候会变呢?”

    唐红玫眼睁睁的看着她二姐跟她婆婆就这样聊上了,回头瞧了眼大弟,冲着他招了招手,叫他到旁边说话。

    大弟还是个愣头青,别看他没两三句就忽悠了个城里媳妇回去,在姐姐们跟前,他还是很老实的。

    尽管半个月前才回过一趟娘家,唐红玫还是招了大弟过来,仔细问了家里的情况,得知爹妈爷奶一切都好,又问了家里的收成等等,大弟都一一回答了,只道今年风调雨顺的,地里的庄稼长得特别精神,就算还没到日子,经年的庄稼把式也能看出,今年必然是个丰收年。除此之外,大弟还告诉她,家里养了不少鸡鸭,上次她回娘家,因着是做寿,里外都是人,唐妈就把鸡鸭都关起来了,省得乱哄哄的闹腾,等她走了才忆起忘记叫捉两只走了,这回一并都捎上了。

    “……妈说,明年说不准咱们那头也要学人家包干到户的,就算明年不成,后年铁定能成,乡下地头也不愁没好日子过。妈又说,她今年又多养了百来只鸭子,现在还小,等过两月准能下蛋了,到时候叫小弟给你捎来。对了,妈还说,当年你出嫁没给你嫁妆,还昧下了你婆家给的彩礼,回头等家里条件好了,一准补给你。”

    “说啥傻话呢。”唐红玫想拍大弟的头,结果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大弟已经比她高出了一头多,只能改为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叮嘱道,“出门在外小心点儿,家里不用担心,正好孩子也大些了,回头我多往村里跑两趟,等你媳妇儿生了娃儿,发电报告诉你是儿子还是闺女。”

    “这个好,我把地址写给你!”

    姐弟俩在这头交换了具体通信地址,唐婶儿跟唐红玫她二姐也聊得相当愉快,还口头约定了买卖事宜。

    改革开放后,各种需求简直就是呈井喷状,偏偏前些年的那些是是非非吓到了不少人,哪怕政策变了,一般人也都是提心吊胆的闷声发财。就像她二姐说的那样,做熟不做生,毕竟钱重要,命更重要。

    临走前,唐婶儿包了不少卤肉叫姐弟俩带着路上吃,又唤了许学军过来,跟唐红玫一起把人送到了车站里,瞅着他们上了车,这才往家里赶。

    这回,唐红玫她二姐和大弟拿来的东西可真不少,光是活鸡就有四只,鸭子也有两只,鸡蛋鸭蛋加一起得有近百个,至于其他零碎的小玩意儿也不少,尤其那罐子麦乳精,很得唐红玫喜欢,当下就舀了点儿出来,兑了水给胖儿子喝。

    正好,家里这几天已经不做卤猪肉了,城里又不方便养鸡鸭,再说唐妈准备的也都是公的,估计也是打量着他们不方便养,索性叫全都杀了或自己吃或卤着卖。

    至于鸡蛋鸭蛋那就更方便了,鸡蛋直接做成卤蛋,鸭蛋则是腌起来,青皮鸭蛋特下饭,拿筷子一夹,黄橙橙的蛋黄一下子涌出来,光是想想就叫人忍不住咽口水。

    这家属区里外全是熟人,唐红玫的娘家人过来了,还是挑着一副担子来的,自然叫人瞧见了。

    他们这边刚把东西归整好,隔壁李妈就过来窜门子了。

    “要不怎么说还是唐姐你有福气,娶个乡下儿媳妇儿,都有人上门送鸡鸭的,不像我哟……还好,二桃她现在怀了孩子,听说许家那头待她还不错。”

    唐婶儿方才把剩下的卤味都给唐红玫她二姐包上了,小店自然也就提前关了门,这会儿听了这话,她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许建民那张就跟被猫挠了一样的脸,顿时忍不住嘴角直抽抽。

    偏李妈见唐婶儿没接话,还以为自己占了上峰,得意的显摆着:“我就说嘛,女人还是得生儿子,甭管早先过得咋样,生了儿子这底气不就足了?腰板子岂不是硬了?瞧瞧我家二桃,听说现在天天河鲜不间断,老贵老贵的水果,我女婿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说买就给买。”

    唐婶儿恍然大悟,她说呢,咋有几天没瞧见许建民了,原来是二桃换了个作法?

    再一算,卤肉、卤蛋就算再贵,那也没河鲜贵呢,他们这附近又没大的河流,怕是得去临县买。至于水果,前些年乡下地头还时常饿肚子呢,哪会有人家种果树?本来就是物以稀为贵,水果这玩意儿又金贵又不耐放,还不得贵上天去?

    李妈还在唾沫横飞的炫耀着:“我家二桃哟,这回怀的铁定是个大胖儿子。我跟你说,我找人算过了,她那个怀相,老话说了,肚子圆圆生闺女,肚子尖尖生儿子。二桃的肚子可尖了,一准是个带把的。还有呀,她当姑娘的时候半点儿酸的都不碰,现在可喜欢吃酸的。还是越酸越爱吃,像你们家的辣卤鸭头、鸭脖啥的,白送给我家二桃都不吃!”

    唐婶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