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023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23章 第02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破道[修真]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023章

    唐红玫夫妻俩带着孩子回家时,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唐婶儿在两个钟头前就把店关了,这会儿连晚饭都做好了, 就温在锅里, 掐着点算儿子儿媳啥时候回来。

    等听着敲门声, 唐婶儿立马上前开门,头一件事儿就是从儿媳怀里接过已经呼呼大睡的胖孙子, 还压低声音责怪道:“学军你也真是的, 尽叫红玫抱着娃儿,你是不知道你儿子份量有多沉吗?半点儿不会体恤人!”

    埋怨之后, 她瞬间话锋一转,冲着儿媳笑出了花儿来:“红玫你去歇着,让学军去厨房里把饭菜端出来。”扭头又立马变脸,“去啊!不会烧饭做菜,你连端菜都不会了?”

    许学军一脸的懵圈, 他刚把自行车从外头推进来, 都顾不得旁的, 只得先转身进了厨房,听从亲妈的吩咐, 把饭菜端出来。

    唐红玫也有些哭笑不得,一面帮着把大门关上, 一面冲着婆婆解释道:“学军这不是骑着车带着我俩吗?”

    “那他在你娘家那村里呢?抱娃儿不?”唐婶儿又问。

    “这个……”唐红玫心道, 乡下地头哪里有男人抱娃的道理?再说了, 乡下本来就讲究, 就连祝寿摆酒都是男女分开坐的,也不全然是为了避嫌,而是男人那桌的饭菜明显要好上许多,还有粮食酿的酒。

    “行了,我知道了。”唐婶儿抱着胖孙子稀罕了一会儿,见娃儿睡得喷香,赶紧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到了一早就挪到了外厅里的摇篮之中,手脚轻快的脱了外头的衣裳,又给他盖了一床小薄被,毕竟这会儿虽然已经是初夏了,可夜里终究还是有些凉意的。

    等安顿好胖小子,许学军也已经将饭菜都端出来了。

    这家里头吧,虽说唐红玫每日里都要卤一两锅卤肉,可日常的三餐基本上都是唐婶儿在操持的。像今个儿,因为中午那会儿儿子儿媳都不在家,她就随便糊弄了一下,将头一日的冷饭热了热,又切了点儿咸菜下饭,弄得比平常的早饭还简单。晚饭就不同了,她提前就知道儿子儿媳会趁天还没黑赶回家来,所以晚饭是很用心做了的。

    新蒸的白米饭,拿时令蔬菜炒了一盘,又拌了个黄瓜,还煮了一大碗的西红柿蛋花汤,以及仔细切成片状的一碟卤猪肉。

    三菜一汤,有荤有素还有蛋,绝对的上档次。

    别看唐婶儿骂起儿子来毫不含糊,自家的孩子她还是很心疼的,就见她把摇篮往自个儿身边放,让儿子儿媳坐到对面去,这样万一吃饭中间胖小子醒了闹了,也不会打扰到其他人吃饭。

    还好,胖小子今个儿白日里玩疯了,在回家的路上就趴在他妈肩上睡过去了,现在睡得那叫一个喷香,估摸着一时半会儿的醒不了。

    一家人吃着饭,难免会聊起白日里的事儿。正好,唐红玫她爸又过寿,唐婶儿就随口问了两句。

    唐红玫回忆了一下,开口道:“乡下办酒还是老样子,这往年吧,家里条件不大好,想热闹都热闹不起来。这不是,国家政策变了吗?县里是可以做买卖了,乡下的鸡鸭鹅猪啥的,也全都允许放开了养,我娘家养了不少。这回摆酒用的不是地里产的蔬菜,就是自家养的家禽,菜色不错,大家伙儿吃得都挺高兴的。”

    乡下摆酒就是图个热闹,再说了,唐爸虽然也想大办,可家里条件再好又能有多好?其实,请的都是近房隔房的亲戚,自家人弄点儿啥都无妨,更别提唐妈有心给自家做脸,结结实实的弄了八大碗,瞧着倒是比去年唐家大弟结婚的席面还好。

    这也难怪,每年的光景都不同,去年为了给唐家大弟结婚,也算是倾尽全力了,好在大弟在男女关系上拎不清,旁的事儿还勉强算是靠谱,哪怕今个儿听人拿两场摆酒比较,也只是笑笑没搭腔。

    不过,这些事儿倒是不用跟唐婶儿细说了,唐红玫只拣了几件高兴好玩的事儿来说,全当是给饭桌添个趣儿。

    总得来说,她娘家那头都还算不错,就拿她大弟媳妇儿来说,早先给人的印象不大好,毕竟未婚先孕,哪怕她大弟不是个东西,另一边总不能半点儿错处都没吧?不过,这回唐红玫仔细的瞧了瞧,发觉她弟媳这人还不赖,性子偏内向了点儿,说话很小声,可干活倒是麻利,生火做饭喂鸡喂鸭打扫收拾等等,要不是早先就知道是个城里姑娘,还道是土生土长的乡下姑娘呢。甚至于,唐红玫还听她妈说,前些时候春耕她也跟着下了地。

    刚听到那话时,唐红玫都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她弟媳去年十月里就有了身孕,到现在都七个多月了,顶着个硕大的肚子在灶间里炒菜做饭已经够吓人了,还下地干活?哪怕往前几个月月份还算大,可现如今又不是早些年了,至于这么苛待孕妇吗?

    其实也是错怪唐家人了,说真的,唐妈作为连生了仨闺女才终于得了儿子的人,哪里会不在乎儿媳肚子里的孩子?而且她外孙、外孙女都有了,独独没有孙子孙女,对儿媳不说捧着吧,起码是真没苛待。然而,甭管家里的长辈如何,唐红玫这弟媳就是勤快,哪怕没人让她做事,她依然能不停的找出事儿来,那别人能咋办呢?

    甭管怎么说,勤快总比懒惰强,腼腆内向也好过于精明厉害。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唐红玫她那能耐的二姐了。

    真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她二姐自打出嫁以后,接连三年都开怀,在婆家那是见天的遭罪受蹉跎。万万没想到,一招爆发,直接收不回去了,尤其随着改革开放,她二姐直接把她男人撵了出去,说是没发财就甭回家。就连这回唐爸过寿,跟着一道儿去的唐家大弟倒是回来了,她二姐夫依然流落在外,有家回不得。

    连男人都那么惨了,二姐那婆婆那日子哟,简直就跟泡在苦水里似的。

    “这回我抱了孩子回娘家,可巧,我二姐也抱了她闺女回去。俩孩子只隔了俩月,虽说是一男一女,瞧着却别提有多像了。”唐红玫想起她二姐家那胖闺女,就忍不住露了笑意。话说回来,早先她还一直以为自己怀的是个闺女呢。

    “这要是你生的是个闺女,还不得更像?”唐婶儿也想到一块儿去了,她还忆起了往事,多问了几句,“不是说你二姐那婆婆不好相与?那孩子是谁带的?你妈要照顾老人,要下地干活,你大弟媳也揣着孩子呢,总不能再叫你妈忙活吧?”

    假如婆婆真的腾不开手,让亲妈帮着照顾也不是没有,别的不说,光他们这片家属区里,就有好几户是这样的。可那也是没办法,有些人家是当爹妈的双职工,爷奶也一样还没退休,只能叫外婆带两年,回头大些了就能送到厂区里的幼儿园了。

    不过这也是少数的,极个别人家才会爷奶爹妈都有工作,多半情况下,家里总归是有一个闲人的。

    当然,这个法子并不适用于乡下地头。

    唐红玫笑着答道:“我二姐她婆婆要下地干活,孩子是我二姐自个儿带的,吃喝也不用犯愁,二姐夫每个月都会寄钱回家,缺不了她们母女俩的。对了,我还听二姐说,她过几天就要跟我大弟一道儿出门了,孩子让她婆婆带。”

    “出门?”

    “对,出门赚钱去,说是买卖做得不错。”唐红玫仔细回忆了一番,才道,“这买卖说来也简单,就是我大姐夫是铁路上的,一年到头全国各地的跑,他帮着给弄了个家属乘车的本本,上头盖了章的,填上名字就能用,免费乘车。我大弟就跟着我二姐夫南北两边跑,把南边好卖的东西买上,再卖到北边去。”

    “不怕被人盯上?这政策可不好说。”

    “怕啥?又不是大宗的买卖,小打小闹,就几个行李箱。买的还是些小玩意儿,像皮筋头绳、手帕、纱巾这种的,全都是花花绿绿的,跟咱们县里卖的不一样。可就是再不一样,还不是小玩意儿?上头要抓典型也抓不到他们头上来。”

    说实话,像这种小打小闹,赚得就是个辛苦钱,也就是来回火车票钱不用出了,不然别说赚钱了,一个弄不好折了本也说不准,毕竟这年头,吃喝住行里面,行是最最费钱的。

    唐红玫说着,又问她婆婆:“妈,我二姐这回还问我呢,要不要让学军辞了厂子的工,跟着他们一道儿南下做买卖去。”

    “那你咋说?”

    “我说不大可能,妈你不会答应的。”唐红玫笑嘻嘻的给唐婶儿挟了块卤肉,“这事儿上回不就问过了吗?再说了,学军有工资,咱们家又开了个小店,日子过得蛮不错的,何必非得辛苦奔波赚这个钱?”

    “赚钱谁不想呢?也得有这个能耐呢。”唐婶儿瞥了埋头大吃的儿子一眼,点名问道,“学军你说呢?”

    许学军倒是一直听着婆媳俩的对话,只是没想到这闲话说着说着,居然还能扯到他身上去,顿时吃饭的动作一滞:“呃……都听妈的。”

    这话一出,唐婶儿立马把手里的筷子调了个个儿,往许学军脑袋上敲了一记,没好气的说:“没结婚听妈的,结婚以后听媳妇儿的,懂不懂?”

    “那就听媳妇儿的。”许学军从善如流的改口道,心下却直犯嘀咕,这听妈的和听媳妇儿的有差?

    唐婶儿不知道儿子心里想什么,听了这话好歹满意了几分,扭头看向儿媳:“红玫你说呢?”

    “在家挺好的。”唐红玫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开啥玩意儿,她二姐是因为跟她二姐夫不对付,又被婆家那一团乱糟糟的事情给逼的。要不然,这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得背井离乡跑出去赚那点辛苦钱?就不说钱不钱的,单说一点,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天知道在外头会吃多少苦头。

    “是挺好,不是逼不得已,谁愿意跑出去?”唐婶儿又跟儿媳想到一块儿去了,她倒是不心疼几个大的,就是别过头看了一眼睡得连口水都流出来的胖孙子,又思及比自家孙子大不了两月的唐红玫那小外甥女,多少还是有些感概的,“爹妈都跑了,你二姐那婆婆又爱作幺,小丫头还不得被欺负?”

    “不用担心。”唐红玫好笑的摇了摇头,“我二姐比我周全多了,她把她闺女看得跟眼珠子似的,不安排妥当了,能放心离开?再说我二姐那婆婆又没旁的孙辈儿,这重男轻女我见得多了,没的现在家里头就独一个娃儿,还故意苛待的。”

    得亏江家老婆子不知道这话,不然一准哭给唐红玫看。

    故意苛待?她敢么?

    她这辈子生了仨儿子,又辛辛苦苦把儿子们都拉扯大,一个两个都娶上了儿媳妇儿,不说是独一份的能耐,起码也是人人艳羡的。

    结果呢?

    仨儿子陆续都结了婚,老大老二是前后脚的,算着都有四年多了,老三年岁小点,比俩哥哥要晚了两年。可老江家到现在为止,就只有老大媳妇儿,也就是唐红玫她二姐生了个闺女,另外俩儿媳就跟撞了鬼一样,肚子是一点儿响动都没有。

    江婆婆还能咋样?她就是想骂人,也不能逮着老大媳妇儿骂呢,人家好歹给她生了个孙女。再一个,唐家人多势众,真要闹开来,老江家还未必是人家对手。

    最最重要的是,唐红玫她二姐精明极了,一眼看穿了婆婆的想法后,直接往人心口上扎了一刀。

    二姐说,保不准是你老江家风水不好,好好的人嫁到你家就不会生了,万一我闺女就是你家独一个孙辈儿了呢?

    这话太毒,简直就是快很准的扎到了江婆婆的心口,气得她躺床上小半月才缓过劲儿来。

    可哪怕劲儿是缓过来了,这话也在她心里生根发芽了。这一般来说,新媳妇儿进门小半年就开怀才是正常的,当然天生体弱的例外,像他们家这样,仨儿媳妇儿哟,好几年不开怀,好不容易开怀还得了个丫头片子的,真当没听说过。尤其她给老三相看的媳妇儿,就是比着能生养的体格挑的,甚至还冒着被批.斗的风险找了半仙算命,人家说那姑娘命中必有一子,然后……

    没有然后了,老三媳妇儿进门两年半了,肚子没动静啊!

    更狠的还在后头,唐红玫她二姐生怕自家闺女被婆婆忽视,还特地吓唬了她一波,大意是,老天爷看着呢,你要是对孙女不好,哪个孩子敢投胎到你家?

    甭管这话有多扯,反正江婆婆是信了。

    也是棋逢对手了。

    唐红玫告诉唐婶儿,她二姐大概就这三五天的会离乡,走之前说不准会来她家一趟,所以为了避免错过,这几天她哪儿都不去了,就待家里卤肉以及看店管儿子好了。

    对此,唐婶儿当然完全没有意见。

    “亏得你提醒我了,中午那会儿建民那孩子又来了,说是二桃在婆家闹个不休,差点儿把建民他妈给逼死了。早上又说要吃卤鸭头,可咱们今个儿不是没卤吗?我就答应了明个儿给他留。”

    “嗯,我记下了,到时候卤好了不拿出去。”

    唐红玫随口答应了一声,倒是许学军,这会儿已经吃完饭了,闻言抬头看了他妈一眼:“妈你不是跟婶子不对付吗?”

    “再不对付那建民不也是你堂弟吗?再说了,人家变了法子给咱们家送钱来,凭啥不要呢?我下午还算了算,就这个月,建民在咱们家花了有四十块了。二桃要年底才能生呢,我估计建民起码还得在我这儿花个两百块。”

    行了,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亲戚的问题,而是钱。

    再不对付的人变着花样送钱过来,唐婶儿肯定得收,还得笑眯眯的收下,并且真情实感的欢迎他下次再来。

    唐婶儿的心态是真的好,就是不知道许建民他妈咋样了。

    ……

    怎么形容呢?应该是心态崩了。

    本想着找个温柔听话好蹉跎的儿媳,结果来了个母夜叉。二桃这人跟唐红玫她二姐还不同,前者是作天作地的闹腾,后者虽然也不好惹,却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像前者无风都能起三分浪。

    就在唐婶儿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吃着晚饭时,隔了小半个县城的老许家,正在经历一场世纪大战。

    点燃战火的是一把韭菜花。

    参战的两方实力相当得悬殊,一方就李二桃一人,另一方则是老许家三口人。

    据说,战况相当得惨烈,简直就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用世纪大战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至于最后的战局……

    次日上午约摸十点,唐红玫先一步去了后院,唐婶儿在干脆就在前头厨房里把锅里的卤肉一块块挟出去码好。至于今个儿上中班的许学军,则抱着闹腾不休的胖小子出去买肉了。

    刚一开门,唐红玫就被窗户外的那人给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回头唤道:“妈!妈!”

    唐婶儿听着这声儿不对劲儿,连筷子都没放下,就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后院跑来,正好跟窗户外的人打了个照面,“啪叽”一下,筷子脱手掉地上了。

    “伯母!伯母你可害苦我了!你瞧瞧,我脸上这些道道,全是二桃挠的,全是啊!我可是照你说的那样,买了一把韭菜花送给她,可她她她她……”

    窗户外头,许建民顶着一张大花脸,冲唐婶儿含泪控诉着。

    唐婶儿和唐红玫皆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仿佛写着“你逗我”。

    再想想已经当了多年邻居的李二桃,哪怕早些时候就听许建民说二桃在婆家怎么怎么闹腾,怎么怎么威风,可不得不说,老印象是很顽固的,反正在婆媳俩的脑海里,二桃还是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顶多就是被逼急了梗着脖子嚷嚷几句,咋就……

    “这个事儿吧,我觉得你应该找你丈母娘说说。”愣了半晌,唐婶儿总算回过神来,她觉得哪怕送韭菜花的主意是她给出的,可这事儿也不能全赖她,毕竟二桃不是她闺女呢。

    然而,许建民接下来的话却大为出乎她的意料。

    许建民说:“二桃说了,今个儿要是买不回卤鸭头,就要把我的头剁下来卤了!伯母啊!!”

    唐婶儿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扭头对还在发呆的唐红玫的说:“卤鸭头呢?给他给他,全给他。”

    卤鸭头当然不是白给的,等唐红玫急急忙忙的把东西端来,唐婶儿依旧是称重算钱。到了这会儿,许建民反倒是不着急了,在付完钱接过卤鸭头后,他还问:“你们这儿接不接定做的单子?”

    “咋个意思?”

    “就是……二桃她说,她想吃卤过鸡蛋,不是茶叶蛋那种,反正就是把鸡蛋放到卤水里卤过的,就跟卤肉那样的。”许建民绝望的抬头,“伯母您能听明白吗?”

    唐婶儿心道,我听不听得明白有关系吗?横竖卤味又不是我在做。当下,她扭头瞧了唐红玫一眼,用眼神示意道,明白不?能做不?

    “能是能的,可卤蛋的卤水跟卤肉的不一样。”唐红玫小声的答话,“咱们又得重新配,这价钱……”

    卤蛋其实并不是唐红玫梦里那个她最擅长的,幸好,不擅长并不代表她不会,事实上她非但会,还知道好几个卤蛋的方子。

    最常见的就是用五香卤料,也就是常说的五香卤蛋;小清新点的,可以用桂花卤料;还有香辣卤的,鸡肉汁卤的,酒糟卤的,甚至还有卤蛋后再进行熏烤出来的再加工品熏卤蛋。

    当然,还是那句话,想要凑齐古方上的全部原料,至少在眼下是不可能的。可就算缺几个,唐红玫也有信心找到替代品,哪怕滋味上会差一点,可比起旁人做的卤蛋,她做的绝对更好吃。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价钱要咋算呢?

    唐婶儿听懂了儿媳话里的意思,当下回道:“卤蛋也不是不能做,就是这卤水的钱,咱俩一人出一半。”

    既然是定做,那就得有诚意。唐婶儿觉得自己愿意出一半的价钱已经算是很有诚意了,当然那也是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家小店还可以兼卖卤蛋。

    许建民不是很愿意出这个格外的钱,可一想到家里的悍妻……

    “行行行,就这么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