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021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21章 第02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021章

    有些人吧, 可能往前十几二十年都没出现过, 冷不丁的出现了, 接着就会隔三差五的在你跟前晃悠。

    唐婶儿看着又一次跟做贼似的买完卤肉就闪人的许建民, 她已经可以从最初的惊讶,到现在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一脸麻木的看他脚底抹油般的快速开溜。

    不就是走路鬼鬼祟祟了点儿吗?

    不就是东张西望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吗?

    不就是每回买完东西都舔着脸让给点儿添头吗?

    不就是老再三叮嘱千万别把他来买卤肉的事情告诉他丈人家吗?

    不就是……

    “妈,那人又来了?”唐红玫抱着胖儿子走到后院这边, 刚好看到许建民的身影在小路尽头的拐角处消失,因为已经见了不止一回了,她只瞥了一眼就认了出来。

    “可不是?”唐婶儿把手上的夹子撂下,拿手在围裙上搓了又搓,伸手去接胖孙子,“臭小子又不肯睡觉了?上个月还老睡不够,这就开始闹腾了?”

    似乎是听懂了奶奶的话, 胖小子气恼的把小脸皱成一团, 胖成莲藕似的小胳膊卖力的晃了晃,像是在抗议什么。可惜,因为长得太圆润了, 就算抗议看着也没什么威慑力,轻而易举的就被唐婶儿抱在了怀里,还被她掐了一把小屁股, 气得胖小子咿咿呀呀的直叫唤。

    “兴许是天气热了?”唐红玫也不大清楚, 按说吧, 这春日里暖呼呼的, 不更应该容易困吗?偏胖小子忽的就对外头的事儿感兴趣了,整天兴奋得不得了,就不肯待在屋里,非要闹着往外头去。偏生,他还不会走路……

    “没事儿,他要闹就让他闹,横竖闹够了就该睡了。”唐婶儿掐完了小屁股又去捏他的小胳膊,还伸手揉了揉软乎乎的小肚子,胖小子似乎是认命了,在数次挣扎都没成功后,索性把脑子搁在他奶的肩膀上,小肉脸上满是颓废。

    唐婶儿不在意的摸了摸他脑袋上的绒绒毛,跟儿媳随口聊着:“建民那个妈哟,也算是碰着对手了。早先肯定是想找个好蹉跎的儿媳,这才耽搁了许久都没寻到,不然就他们家那条件,建民那孩子本身也不差,咋会讨不到媳妇儿?我看呀,她就是想找个软和听话没脾气的。”

    “那不挺好的?不然家里还不闹得鸡飞狗跳的?”唐红玫倒是没往自身方面想,主要是她也想过安安生生的日子,听谁的不重要,重点是能够达成统一意见,省得这一天天的闹腾着什么都做不成。

    是挺好啊,可这不是找劈叉了吗?

    在唐婶儿看来,她那弟媳妇儿可不是个吃素的,早以前就能跟婆婆对着干,跟她还不同,她是属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可许母却是无事也要起三分浪,总之一句话,人人都得听她的,包括长辈丈夫孩子等等所有人。

    早先吧,二桃是挺听话的,可这不是她怀孕了吗?唐婶儿想起这几回许建民来买肉的事儿,直觉告诉她,事情有些不大受控制了。许母多节约的一人呢,哪怕家里的条件不差,那也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能逼得她隔三差五的出钱买肉,可想而知二桃在许家闹成了啥样儿。再联想到许建民每回买的也就是半斤左右,这么点够谁吃?怕只怕全进了二桃一人的肚子。

    把这事儿跟唐红玫随口说了说,唐婶儿总结道:“恶人自有恶人磨,我觉得挺好,叫她以后还敢欺负儿媳妇儿,谁还不是爹妈的心头肉?”

    唐红玫帮胖小子擦了擦口水,笑眯眯的回道:“那也是我命好,遇到了妈您,这世上少有婆婆拿儿媳当亲闺女看的。”

    这话唐婶儿爱听,瞅着怀里的胖小子已经开始迷糊了,忙压低声音叫儿媳把摇篮拿过来:“你在这儿守着他,我去里头收拾收拾,正好今个儿天气好,把你屋里的被子褥子拿出来洗洗晒晒。”

    “妈,我去就好了。”

    “听话,我去收拾,你看着孩子。”

    唐红玫明显是拗不过婆婆的,最终她俩还是各自分工,由唐红玫看着胖小子呼呼大睡,唐婶儿则趁着日头好,不单把被子褥子都拿出来洗晒了一遍,还把屋里各处都打扫了一下,忙活了大半个白天。

    还真别说,能像她俩那么和谐的婆媳,真的是世间少有的。

    单说许家那头,这大半个月以来,可是真没少闹出事端来。

    许母心里苦啊!她打小就是个硬气性子,因为生母早逝她本身又是家里的长女,养成了事事做主的习惯,这本来没啥不好的,可谁知等她嫁了人,就碰到了麻烦事儿。许奶奶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她把先一步进门的唐婶儿磋磨了好久,逼得当时还在世的许学军父亲不得不带着妻儿暂避锋芒,跟厂子里申请了福利房,搬出去住了。没了蹉跎对象的许奶奶,很快就转移了目标,把矛头对准了许母,婆媳俩当时闹了个天崩地裂日月无光,直到后来许学军父亲意外身故,这才把内部矛盾再度转移。

    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些年,许奶奶最近这些年也开始修身养性,不再折腾人了,主要也是折腾不动了,可当年的矛盾却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彻底过去。反正,许母那头是过不去的。

    她一方面记恨婆婆,另一方面也未必就满意自己这脾气,因此在儿子长大以后打算相看亲事时,铁了心想要寻个软乎好欺负的儿媳。这个想法吧,说得要是太直白了,那肯定不好听,可换个角度来说,她只要一个温柔贤惠腼腆内向的儿媳,不算难吧?而且她并不介意对方家庭条件,外貌方面肯定不能太丑,不然生下来的孩子不好看,不过也没必要太美,过得去就成。

    于是,在辗转了数年精心挑选后,许母相中了二桃。

    事实就是,许母先相中以后,才让许建民偷偷的瞧了一眼,母子俩达成一致意见后,这才托人去说的,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的浪漫戏码。

    当然,许建民是挺喜欢二桃的,只是比起妻子,他更在意母亲的想法。

    刚结婚时,一切安好,谁知二桃一怀孕就各种折腾,不干活倒是无妨,哪个也不可能去蹉跎一个孕妇,只是随着她不断的升级,刚刚迈上五月的关卡,许母就被气病了。

    人家怀着她的大孙子呢,不能打不能骂,还能当成祖宗伺候,想吃肉就给她买肉,哪怕卤肉再贵也咬牙买了,想吃鱼还得半夜里起来赶上两三个钟头的路,去江边等着渔船靠岸,碰运气买上一两条,还有各种新鲜瓜果蔬菜等等,但凡自家能做到的,她都尽量去满足。

    只这样,二桃还不满意,在四月底的这一日,顶着个大肚子负气回了娘家。

    于是,许母被气得胸闷气短,又兼之这几天气温飙升,一不留神就给病了。

    说起来,许母生病这事儿吧,还是跑来接二桃的许建民说的。唐婶儿吧唧着嘴听得挺认真,倒没看出她面上有啥情绪,就是既不同情也没有幸灾乐祸,一脸听人说书讲故事的认真样儿。

    许建民还央求她:“伯母你帮我说说好话成不?这二桃都嫁给我了,咋老往娘家跑呢?她还大着肚子,万一走在路上脚打滑了怎么办?你帮我劝劝她呗!”

    唐婶儿听得认真,听完了就问他要买啥,至于旁的事儿,她真的不想管,也管不了:“老话都说了,清官难断家务事,我有啥能耐管你家的事儿呢?”

    “那不是……我听人说,你儿媳就特听话。”许建民支支吾吾的开了口,“不然伯母你教教我,咋管媳妇儿呢?我媳妇儿早先还挺听话的,人也勤快,可自打怀孕以后,整个人都变了。”

    “我儿媳也变啊!”唐婶儿指了指后头,“她刚嫁过来的时候,特听我的话。”

    “然后呢?”

    “等怀了孕生了娃,就更听话了。”唐婶儿一本正经的回答,“可她并不太听你堂哥的话啊,在咱们家,我最大,她第二。”

    见许建民不大明白这话的意思,唐婶儿也懒得再说下去,岔开话题问他:“你媳妇儿啥时候生呢?我记得她翻过年就有了吧?”

    “二月底去医院查的,说是怀了有近两个月,现在差不多也就四个月了。”许建民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再忍忍呗,横竖最多小半年光景。这要是回头她生了闺女,我保证啥事儿没有,她一准儿老实下去,二桃那闺女跟她娘家妈就一个样儿。就是吧,万一她生的是儿子……”

    “咋样?”

    “那就不好说喽!话说你到底买不买?”唐婶儿拿手虚戳了下跟前的卤肉,“我不蒙你,二桃那闺女最稀罕我家的卤肉了,吃了保准心情好,不作幺不造孽。”

    为了家里的安生,许建民不单买了卤肉,而且还伏低做小各种讨饶,终于在费了半天工夫后,把媳妇儿请回了家去,还白叫家属楼这片的人看了一出大戏。

    李妈洋洋得意,跟邻里吹着:“我早就跟二桃说了,当闺女的时候老实勤快是好事儿,嫁出去了可不能这样,该硬气的时候就得硬气。老话说得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想要不受婆婆的气,可不得自个儿先挺直腰杆?”

    说着,她还冲着隔壁努了努嘴:“乡下人就是乡下人,想也知道硬气不起来,会卤肉又咋样?赚来的钱还不是叫她婆婆拿走了?要我说,唐姐才是好本事。”

    邻里们听了这话倒觉得相当有道理,站在当妈的立场上来看,闺女是得硬气点,把婆家拿捏住才叫好。可反过来说,像唐红玫这样凡事以婆婆为主,比亲闺女更像亲闺女的儿媳妇儿,她们也想要啊!

    可惜,唐红玫家里只有两个已出嫁的姐姐,要有妹子啥的,她们还想给自家孩子说一个呢。

    得亏唐红玫不知道她们的想法,不然一准能懵圈。她娘家姐妹三人里,性子没一个是相似的,前头俩姐姐是个顶个的厉害人物,跟老实这两个字没有半点儿联系。

    再一个,想要一个比亲闺女还像亲闺女的儿媳,那你们倒是先把儿媳当亲闺女疼呢!

    ……

    迈入五月后,温度仿佛一下子升高了,最明显的还是唐红玫的胖儿子。

    先前冬日里,胖小子是吃饱了睡睡舒服了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把自个儿吃成了一个肉团子。

    入了春,胖小子骤然活跃了起来,不在愿意拘在屋里,甚至房前屋后的晃悠都不成,他就想往外头跑,哪怕自个儿还不会走,也要嗷嗷叫着让人抱着他出去玩。

    到了这会儿,初夏时分,胖小子不光不爱睡了,连胃口都失了不少,蔫巴巴的往竹席上一坐,半天都不吭声,三层的小下巴都仿佛在诉说他的心累。

    恰好此时,唐爸的生日到了。

    去年这个时候,唐红玫已经身怀六甲,加上唐爸去年也不是整生日,就没忙活。可今年,唐爸要过五十寿辰,怎么也要大办一场。身为亲闺女的唐红玫是必然要去的,不单她自个儿要去,许学军作为女婿亦要陪同,还有家里的胖小子。

    “这天气正正好,再热点受不住,冷点出门挨冻,反正他现在也不愿待家里,你领着他去乡下转转,保不准还更乐呵呢。”唐婶儿是知道这个事儿的,因此早不早的就托人换了一些烟酒票,虽说现在很多东西不用票也能买到了,可非日常用品类的依然难买。像烟酒,明显就不是生活必需品。

    唐红玫也早早的做了准备,趁着开春那会儿有人卖不要票的料子,她买了一些回来,给唐爸唐妈各做了一身夏天穿的短褂长裤,毕竟就算过生辰的是她爸,她也不能略过了她妈。

    至于自家的卤肉店,倒是不用担心,只要头天晚上将一应配料搁好,光是熬煮唐婶儿也会。再一个,天气渐热,有个一锅就够了,真要是今个儿没吃够,明个儿赶早呗。

    如此这般都安排妥当后,到了正日子这天,提前跟人调过班的许学军骑上借来的自行车,带着媳妇孩子离家往曾经的兴安公社现在的兴安乡驶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