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013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13章 第01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     第013章

    好看倒是挺好看的,可他不是唐婶儿心心念念盼了大半年的胖孙女啊!!

    唐婶儿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儿媳刚怀上孩子那会儿可没人说这个,仿佛是到了孕中期,儿媳突然一反常态的嗜辣,他们家也没想过要掩饰,反而托了不少人帮着寻摸干辣椒。就是打这儿开始,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很多人笃笃定的表示,都不用看怀相,那一定是怀的丫头片子。

    头一个这么说的人是谁,唐婶儿已经记不清楚了,可她敢肯定,眼前这个李旦妈一定说了不止一回,好多次还是当着她的面再三叨逼的!

    “好看吧?”唐婶儿笑得一脸狰狞,偏李旦妈是个眼拙的,完全没看出来唐婶儿有啥不对劲儿。又或者,她明明看出来了,故意装作不知道而已。

    李旦妈顺着唐婶儿微微掀开的襁褓往里头瞅了一眼,也不知道看没看清楚,她只笑裂了嘴,连声道:“好看,真好看!长大后一准是个漂亮的大姑娘!”

    落后一小段路的许学军和唐红玫这会儿也到了跟前,正好听到了李旦妈这话。

    许学军一脸的茫然,不过他原就不爱说话,哪怕想要反驳,也仅仅是张了张嘴,没出声就放弃了。至于唐红玫,昨个儿她刚生产完,哪怕她身子骨还算结实,这会儿也还没恢复过来,听了这话后只在心里纳闷,刚出生的孩子有长得好看的?再说她生的不是个胖小子吗?李旦妈这是瞎?

    “看过就得了,忙你的去吧。”唐婶儿可没打算在楼道里跟这个讨人嫌的老邻居唠嗑,说完这话后,就侧过身子挤了过去,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学军你扶着红玫进屋,过会儿再去还车。”

    眼见人家忙活了起来,李旦妈忙往后头让了让,满面笑容的道:“你们忙,你们先忙着,等回头安顿好了,我再去你们家看大胖孙女。哎哟,这丫头长得可真好看哈哈哈哈哈。”

    说罢,她目送小夫妻俩慢吞吞的进了屋,转身走出楼道,留下了一长串杠铃般的笑声。

    “笑得可真难听,还好我孙子胆儿大。”唐婶儿让小夫妻俩进屋,她自个儿在关门之前,冲着门外啐了一声,这才关上门,抱着襁褓进了儿子儿媳那屋。

    彼时,唐红玫已经在床上半躺下来了,身上还盖了一床薄被,见婆婆抱着襁褓进来,忙伸手去接。

    “你躺着,我给你放边上。”唐婶儿并没有把大孙子给儿媳,而是小心翼翼的搁在了床边上。他们这屋的床不小,这会儿只唐红玫一人躺着,身边空出了老大一块地儿。

    唐婶儿安顿好孙子后,扫视了屋内一圈,很快就把嫌弃的目光落在了儿子身上:“你还待这儿做啥?还不赶紧把车子擦擦,给人家送还回去?去啊!”

    许学军忙转身出门,临了又回头欲言又止的看了过来。

    “出生证搁外屋饭桌上了!你记得先去领奶粉,再去领棉花,咱们今年的新生儿都可以领三斤新棉花呢,记住,是新打的棉花,别叫人给糊弄了。还有,户口本也要赶紧上,你想好你儿子叫啥了不?”

    “我想的是闺女名儿……”许学军弱弱的提醒亲妈,不止您老人家一个人误会了,所有人都觉得唐红玫这胎是闺女。毕竟,酸儿辣女,还有肚子形状啥的,都清晰的表明这是个丫头片子。

    唐婶儿一个眼刀子甩了过去:“先把能办的赶紧都办了,这事儿回头再说。”

    许学军赶紧走人,很快屋里就又只剩下了婆媳俩,并一个睡得昏天暗地的胖小子。

    胖小子是真的胖,连接生的护士都说,少有长得那么胖的。主要是这年头物资奇缺,哪怕会上医院待产的都是家境不错,能吃得像唐红玫这么好的,也寥寥无几。当新生儿普遍都是四五斤大小时,这个足足七斤重的胖小子,确实十分的惹眼。

    唐婶儿再度走到床边,伸手解开了大孙子的襁褓,又从角落里搬出早先收拾干净了的小摇篮,把准备好的小褥子小被子,让他舒舒服服的躺里头。

    “你说咋会是个小子呢?”直到把大孙子安顿好了,唐婶儿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天知道她昨个儿冲进产房里,看到一个肥嘟嘟的小子咧着大嘴蹬着双腿不停的哭闹时,内心有多迷茫。

    说句实在话,当奶奶的就没有不喜欢亲孙子的,问题在于,这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

    要是早知道会是个大孙子,她何苦费那么大的劲儿跟人家换这么多颜色鲜亮的料子?胖小子穿啥不成呢?黑色灰色褐色咋都成,偏现在等待他的却是大红粉红桃红艳红……

    太绝望了!

    唐红玫默默的看着她婆婆从迷茫到不敢置信,又从不敢置信到深深的绝望,她是真的想安慰婆婆,于是她憋了半天,只劝道:“妈,我下回生闺女。”

    “这是你说了算的?”唐婶儿并没有受到安慰,反而更沮丧了,“就算下回生闺女,那现在咋办?我大孙子要穿粉嫩嫩的小衣裳?回头我漂亮孙女要穿她哥哥穿旧了的小裙子?”

    好像是有些不太妥当。

    本来就不大会安慰人的唐红玫,在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后,决定老老实实的闭嘴。横竖儿子乖得很,她作为尚在月子里的产妇,还是闭上眼睛睡觉吧。

    好在,唐婶儿也是随口抱怨两句,眼见儿媳困了倦了,她把摇篮摆摆正,转身出门去了。

    刚走到外屋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小声的敲门,虽说音量是不大,可还是叫她紧张了一下,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门前,拉开门制止:“别吵吵,我儿媳睡觉呢。”

    来人倒是熟人,当然不是刚碰过面的李旦妈,而是素来跟唐婶儿交好的周大妈。

    周大妈心道,看来外头人猜得不错,这老姐姐还真是死鸭子嘴硬,原先是一口一个大孙女咋咋好,这不真得了个孙女,还是没崩住?不过再一想,这老姐姐对儿媳还是不错,就算孙女不合心意,小日子倒也不会差。

    还真别说,周大妈挺了解唐婶儿的,虽说最关键的部分出了错,可总体来看,倒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正确的版本应该是,就算心心念念的大孙女变成了胖小子,唐婶儿依然会对儿媳好的,连带孙子也是。就是吧,心里有点儿气不顺,老觉得是街坊邻里连同亲眷们一起联手忽悠了她。

    好气啊!!

    真要说起来,比起气别人,唐婶儿更气她自个儿,原先觉得自个儿挺牛气的,没想到叫别人随便一忽悠,就直接给忽悠瘸了。

    周大妈是个好性气的中年妇女,见老姐妹一脸的不高兴,也依旧笑着:“我刚买菜回来,要不要匀点儿给你?今个儿菜农那头有苦瓜,我瞅着像是刚从地里摘的,买了仨呢,要不?”

    “苦瓜好,苦瓜降热去火!”唐婶儿勉强挤出了个笑来,却反而把周大妈吓了个够呛,索性自家一个都不留了,全匀给了她。

    及至唐婶儿付了买菜的钱,周大妈才语带小心的劝着:“老姐姐,我听李旦妈说,你得了个漂亮孙女?”

    “哪漂亮了?贼丑!”唐婶儿面对李旦妈是没好气,对她好姐妹还是有耐心的,把人让进屋里,又把苦瓜抱到厨房里放好,出来时满口抱怨,“不光贼丑,还是个孙子!”

    周大妈恍然,看来她老姐姐是真的气狠了,谁叫那娃儿不单贼丑,还是个孙子呢?

    “我特地换了那么多鲜亮的料子,费了多少布票,贴了多少脸面?……我跟你说,别信那啥老话说,老话说‘酸儿辣女’,我儿媳怀孕就没馋过一点儿酸,尽吃辣了,结果呢?尽瞎扯!”

    “这不是刚出生的孩子都那个样子,瞧瞧你家学军和他媳妇儿,长得多俊儿呢,等回头养伤个十天半月的,一准儿白胖好看。”周大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时半会儿的还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的安慰着。

    等等,孙……孙砸?!

    周大妈恍恍惚惚的离开了,因为太过于茫然,连菜篮子都忘在了唐婶儿这边,还是后来还了自行车的许学军被差遣着又往楼上跑了一趟,顺便帮着证实了他媳妇儿生的确实是个胖小子。

    重点不是胖,而是个小子。

    不提其他人得了真实情况后的反应,单说隔壁的李家,知晓自个儿闹了个大乌龙,李旦妈气得揪住二桃的耳朵好一通叫骂。偏生,隔壁家的产妇和新生儿都是个心大的,睡得喷香,完全没有丁点儿被打扰的迹象。

    更凑巧的事情还在后头,李家这边上午才闹了一场,当天晚上,约莫刚过饭点,李旦妈就又陪着笑脸敲响了隔壁家的门。

    又是唐婶儿开的门,且一开门她就看到了李旦妈那格外假的笑容,弄得她好悬没忍住把门板再拍回去。

    “唐姐……”李旦妈不知道她差一点点就要惨遭毁容了,只径自笑得一脸倒霉样儿,“我有个事儿想要拜托你。”

    隔了有些时候,唐婶儿先前的不忿也渐渐平息了下去。主要吧,她这人比较能够接受现实,亦如二十年前她男人工伤过世,她虽然难受得很,可还是坚强的站了起来,并且早早的给自己和儿子做好了一应打算。

    所以说,不就是想好的大孙女变成了胖孙子吗?虽然还是好气,但除了平静的接受,还能咋地?

    到底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唐婶儿把李旦妈引进了屋里,红糖水是别想了,白开水还是可以倒一杯的。

    “啥事儿啊?”

    李旦妈双手捧着装了大半开水的搪瓷缸子,既不喝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呵呵呵的假笑着。还是唐婶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主动问她,她这才勉勉强强的说了起来:“这不是……唐姐,你也是当妈的,这当妈的不就盼着儿女们好吗?”

    “别介,用不着拐弯抹角的,直说就行。”

    “就是我家二桃的婚事,我娘家亲戚给介绍了个人,就下半晌那会儿,我领着二桃去瞅了瞅,瞧着也还行。”李旦妈一脸的为难,扯东扯西了好半天,才总算说到了点子上,“唐姐你肯定认识那人,他叫许建民。”

    唐婶儿愣了一下,定了定神才想起李旦妈说的这人是谁。

    还真别说,她确实认识许建民,不单认识他本人,跟他爹妈,尤其是他那个牛逼的妈,简直就是熟得不能更熟了。明嘲暗讽那是别提了,当面撕掳的次数也不少,最后更是吵了个天崩地裂,基本上就已经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简单的说,许建民就是许学军的堂弟,也就是许父亲弟弟的儿子。

    如果说,唐婶儿和许建民那个妈最初仅仅是妯娌之间的矛盾,那么后来随着许父的意外身亡,唐婶儿直接跟许家那头彻底闹崩,算下来已经有二十年没有任何来往了。

    既然是那家的话,情况就再明显不过了。

    “是建民那孩子呀……”唐婶儿大概犹豫了有那么三秒钟,在良知和看邻居倒霉之间,她到底还是选择了自己的良心,“你要只是问建民咋样,这个我不好说,那孩子小时候看着挺好的,大了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就是他那个妈哟,你打听打听就知道了,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可得仔细想清楚了。”

    李旦妈僵着脸谢过了唐婶儿,一出门就啐了一地。

    “呸!什么想清楚,我看你就是嫉妒我家二桃嫁得好。许家咋了?我看许家挺好,这门婚事我还就非成不可了!”

    ……

    第二天,李旦妈喜气洋洋的告诉街坊邻里,她家二桃要订婚了,跟县政府的许干事。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老师有点坏超级特卫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