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004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4章 第00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教你做人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004章

    这年头,就算是城里,娱乐活动也少得可怜。就说这电影院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偶尔放映一场,十有八.九还是样板戏,今个儿能碰上《平原游击队》这种老片子,已经算是运气很好了。

    尽管许学军本人对电影没啥特别的感觉,可瞧着小媳妇儿两眼晶晶亮的模样,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瞧着时间也不算找了,小夫妻俩空着两手回了家。

    家里,唐婶儿已经在厨房里忙了一会儿了,听着开门声,就把火熄了,把手在半旧不新的围裙上蹭了蹭,走出厨房门唤道:“这就开饭了……东西呢?全卖完了?”心道,不该呢,怎么说也能买个一两样回来吧?

    唐红玫忙进厨房帮忙,顺势将事儿简单的说了一遍,想起因着自个儿的粗心啥东西都没买着,她还有些不大好意思。

    “怨我,怨我没提醒着点儿……”唐婶儿倒是不以为意,副食品到底跟肉不一样,年底又增加了供应,多半还是买得到的,“没事儿,先吃饭,明个儿早点去。”

    晚饭还是老样子,前些日子卤的那些肉,早已被瓜分完了,不过这大冬日的,进门就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很幸福了。

    一家三口围着饭桌坐,偶尔搭几句话,倒是显得别有一派温馨感觉。尤其是唐婶儿,笑眯了眼睛瞅瞅儿子又瞧瞧媳妇儿,也不吃新鲜炒的小菜,筷子尽往那碟子咸菜疙瘩上落。

    吃着说着,唐红玫也提了晚上一起看电影的事儿。出乎意料的是,唐婶儿没表现出太喜悦的神情,反而一脸嫌弃的瞪了儿子好几眼,嘴里嘀咕着:“不开窍就是不开窍,谁家看电影还带上老娘的?”

    许学军正在闷头吃饭,完全没接收到来自于亲妈的鄙夷。倒是唐红玫偷笑了两声,劝着:“妈也一块儿去呗,难得有电影看。”

    “去!咱们吃快点儿,晚了抢不到好位置。”

    匆匆吃过晚饭,原本唐婶儿已经换上了在家时穿的旧袄子,临走前又进里屋换上了出门衣裳。

    走出楼道之前,唐婶儿还扯着大嗓门吼了一声:“晚上电影院放《平原游击队》,街坊们赶紧的!”吼完,她就不管了,拉上唐红玫就往外头走,许学军则拎着三个小凳子,苦哈哈的跟在后头。

    殊不知,就这一嗓子,又惹出了一番纷争。

    不过这会儿,唐婶儿一家三口只顾着往电影院赶,因为去的还算早,里头的人不多,倒是叫他们抢到了好位置。又过了些时候,匆忙赶来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多,这就看得出来唐婶儿平日里的人缘有多好,不停的有人跟她打招呼。

    在嘈杂声中,电影开始放映了。

    都说了是老电影,在场的人里头,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不在少数,可就算这样,大家伙儿还是看得津津有味的,偶尔有人记得台词,在底下小声的跟着学,还有跟着插曲小声哼哼的。总得来说,所有人都看得挺认真的,包括那些个小孩儿,也都仰着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大屏幕,也不知道看懂了没。

    老电影的时长不算长,大概一个半小时多点儿,电影就放映结束了。今天只放映这一场,弄得好多人都留在影厅里跟亲朋好友、街坊邻里谈电影里的剧情,舍不得就此离开。

    唐红玫照例挽着婆婆,小板凳自然有许学军拿着。其实,婆婆早些时候那话的意思她懂,看电影嘛,培养感情的好机会。可事实上,电影院里的人太多了,人挤人的,大屏幕里又是突突突的枪响炮响的,说实话,真没啥气氛可言。

    正想着事儿,唐红玫身形一歪,被个七八岁大点儿的孩子撞了个满怀。她本人倒是没啥,反而那孩子撞到了她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股墩儿。

    这会儿电影结束了,里头的大灯倒是亮了起来,唐红玫不认识那孩子,唐婶儿倒是熟悉:“李旦你干啥呢?你爹妈你姐呢?”

    李旦气呼呼的从地上爬起来,还伸手揉了揉摔疼了的屁股蛋子,冲着唐婶儿直龇牙:“要你管!我自个儿会回去!”

    唐婶儿瞪了他一眼,他赶紧麻溜儿的转身往外头跑,跑了两步又回来了,蹭蹭蹭的走到唐红玫跟前,仰着头问:“我妈说,上回那个特别好闻的味道是你在烧肉,真的吗?”

    虽然还没明白这孩子是谁,不过想来应该也是老街坊,唐红玫随口道:“是呀,怎么了?”

    “我家明天也烧肉,不给你吃,咩!”说着,那熊孩子拿手扯着面皮吐着舌头扮了个鬼脸,转身飞快的遛了。

    唐红玫:………………

    “这死孩子!”唐婶儿气得直瞪眼,“谁稀罕你家的肉了?咱们明个儿也去买肉!”

    又是新的一个月,各类票证也都下发了,就是早先没听说明个儿肉店开门。不过唐婶儿觉得,一定是李家提前得了消息,不然那死孩子咋会这么说呢?

    还真叫她给猜着了,要知道,并不是每次肉店有货都会通知的,假如数量极少的话,都是暗中通知了自家的亲朋好友,然后不声不响的开门卖。

    可怜的是许学军,大半夜的又起来排了队,这回没抢到第一,不过倒也买到了肉,还顺道去了副食品商店,将节日券用了个一干二净。

    自然而然的,这天中午,机械厂家属楼里再度涌出了那种既熟悉又无比馋人的肉香味儿。

    与此同时,唐婶儿边倚在厨房门框上看儿媳忙活,边有一口没一口的说着刚听来的闲话。

    “……我说咋昨个儿就看到李旦那小孩崽子呢?他妈心疼钱,只叫他一个人去看。本来啊,连他都去不成,可多亏了我临出门前吼的那一嗓子。”

    唐红玫耐心的卤着肉,今天还是没有弄到大筒骨,她很怀疑骨头是不是被肉店的人给昧下了。正忙活着,就听到婆婆这席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怕人家不会感谢妈。”

    “这有啥?他们家专出白眼狼。”顿了顿,唐婶儿还生怕儿媳不信,走近一步,压低声音说,“这是李旦妈自个儿说的,她那个大闺女哟!就是我上回跟你说的李桃,嫁出去怕是得有七八年了,一趟娘家都没回。”

    李桃跟许学军一样大,今年都二十六了,女孩子嫁得早倒是不稀罕,稀罕的是,这些年来竟是一趟娘家都没回?这要是年岁长了,像唐红玫娘家妈那样,家里的爹妈都去了,跟兄弟感情又一般,懒得回娘家也就罢了,可李家那头……

    “她嫁得远?”

    “哪儿呢,就县里。”

    县里又不大,从城南到城北,也就半拉小时的路程,唐红玫低头琢磨了会儿,大致猜到了有些。

    就听唐婶儿颇有兴致的继续说:“李桃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要我说,就跟她妈一个德行。那时候,她妈怀了李旦大概不到半年,特地叫懂行的人瞧了肚子,说这一胎铁定是个儿子!”

    “李桃本来没那么早结婚的,就是听了这个信儿,转头麻溜儿的就把自个儿给嫁了,夫家倒是给了聘礼,全叫她捏在手里,一分钱都没留给娘家。李旦妈气得躺了好几天,放出话去不认这个闺女了,李桃更厉害,这一出门子,就再没回来过。”

    “她倒是跑得痛快,可苦了二桃那孩子,模样性子比她妈她姐都好多了,人也勤快能干,偏就摊上了这么个妈。你都没瞧见过她,人精瘦精瘦,一看就是吃不好睡不好,干活还多的。”

    家里有儿子和没儿子是截然不同的,早些年李家就俩闺女,就算不怎么疼爱,也不会苛待她们,说到底也是自个儿身上掉下来的肉。可随着李旦的出生,一切就不同了,李家俩口子满心满眼就是多给儿子攒些家当,偏偏他俩既没啥能耐,年岁还不小了,早些年因为一直没生儿子,花钱大手大脚的,愣是没攒下几个钱。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卖闺女这条路了。

    唐红玫娘家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她爹妈还是会考虑她的想法,也相当得有自知之明,给她找了个城里的体面人家,要的也只是十斤米面并二十块钱。相对而言,李二桃就可怜多了。

    这边,婆媳俩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那边,只一墙之隔的李家却已经闹翻了天。

    李家婶儿只觉得隔壁家的是故意跟她作对来着,昨天莫名的喊了一嗓子看电影,弄得她小儿子哭着闹着非要去,不得已,她摸出了八分钱,让儿子跟着其他街坊一道儿去。可要她说,电影有啥好看的?就这么瞅上一个多钟头,八分钱就没了,多亏不是?光这也就算了,今天她好不容易烧了一回肉,这肉还没出锅呢,小祖宗又闹起来了。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李旦跳着脚嗷嗷的叫唤着,踩得老地板啪啪响,也亏得他们家住一楼,不然楼下的邻居早就打上来了,“不要二桃烧的肉,我要吃隔壁香喷喷的肉!”

    “二桃!你就不能把肉烧得香一点儿?你说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长大,连个肉都不会烧,你有啥用?”李旦妈气得够呛,又不舍得说儿子,只能把气都出到了女儿二桃身上。

    二桃是个瓜子脸的年轻姑娘,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小嘴儿,唯独皮肤有些暗沉发黄,破坏了她的整体感觉。听着她妈的叫骂声,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手上的动作倒是不停,仍继续炒着菜。

    月初正是各种票证下发的时候,除非是商店不供应,不然这几天应该是各家各户伙食最好的日子了。

    今年年底的供应不错,前天她就把这个月的供应粮都领回了家,昨天又把她爸拿回来的节日券都用掉了,又在半夜里起来排队买肉。所以,今天的伙食相当好。

    炒鸡蛋、猪肉炖白菜,还有一盘土豆丝。当然,也少不了白米饭。

    不过,那些并不是二桃的饭菜,她平常吃的是红薯饭配咸菜疙瘩。

    二桃咬着嘴唇看着锅里正在炒的菜,又瞥了一眼烧好还没来得及端出去的热菜,一个两个的都是好菜,面上除了委屈,更多的是不解。

    忽的,她抽了抽鼻翼,不知何时,有股子特别勾人的肉香味窜进了屋里,馋得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你还在磨叽个啥?快点儿呢!”外头忽的传来她妈的怒吼声,吓得二桃赶紧加快炒菜的速度,“来了来了,这就来了。”

    ……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好在多半人家在经过了上一次的摧残后,多少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心道,早吃早了事,省得心里惦记着楼下啥时候来这么一出,那才叫难受呢。

    话是这么说的,今天的午饭那是咋吃都不香,还总有一种错觉,咋就感觉那香味比记忆里的还要更香一筹呢?

    唐红玫告诉你,这并不是错觉。

    尽管大筒骨仍没有买到,可卤水这东西,原就是越卤越香的,当然前提是保存得当。其实,真正的老卤是像她梦境里的那样,十年老卤浓香馥郁、色泽纯正,都不用品尝,看一眼,就能将人的馋虫勾出来。

    这种十年老卤,现阶段的唐红玫是做不到的,因为那种是需要每天都煮沸一次,并且加入不少材料,耗时耗力精心养出来的。现在是冬天还好,好歹能保存得久一些,到了夏天,依着一个月吃一两回肉的频率,保存都是个问题。

    就说这一次,唐红玫也不单单是把猪肉切块放到卤水里,而是又加入了不少料,看得唐婶儿心里是一抽一抽的疼,不过那味儿呀,确实是香。

    为了不浪费一丁点儿味道,在眼瞅着儿媳把饭菜端到外间后,她赶紧冲到厨房里,开窗通风散味,务必要让整个家属楼的人全知道,他们家今个儿卤肉了!!

    虽然她不这么做,大家伙儿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等吃过这顿好吃到几乎能将舌头吞下去的午饭后,许学军照常上班去了。他因为自身少言寡语的缘故,哪怕在厂子里已经干了十年了,也是熟人多朋友少。

    搁在以前,他上班也就是到点了进车间干活,临近年关,机械厂的活儿其实并不多,可就算这样,他也是每日里兢兢业业的工作,并没有偷懒耍滑的迹象。

    这天下午,才刚走进车间,他就被几个工友团团围住,争先询问他午饭吃了啥。

    吃了啥?肉呗。

    “我当然知道是肉,今个儿早上看到你小子拎了肉回家!你倒是说说,你家的肉是咋烧的,那味儿咋就那么香呢?”

    “就是就是,我家跟你家还隔着一栋楼呢,那味儿哟,飘得到处都是。大冷天的,我儿子愣是开了窗户冲着你家流口水,我出门时,他都开始挂鼻涕了,你说你这不是造孽吗?”

    “你们说的啥?他家的肉真有那么香吗?”

    众工友之中,也有那么一两个不知情的,那是住在单身宿舍的年轻工友,离家属楼隔了一片厂区,因此听的是一头雾水,却仍然被勾起了好奇心。

    肉肯定好吃,可这不是每个月按人头发的肉票吗?你搀肉就去买啊,临近年关东西好买,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儿,咋就非要馋人家烧的肉呢?

    知情的工友很是善良的帮着解说了一下,还描述得相当详细,并总结道:“反正闻着那味儿,我就觉得这些年吃的肉都白瞎了,太糟蹋肉了!”

    说实在的,许学军也觉得小媳妇儿烧的肉很好吃,可他哪知道是咋烧的呢?面对众工友的逼问,他吭吭哧哧的老半天,心里很是不愿意供出小媳妇儿来,生怕这些人转头又跑去逼问他媳妇儿。好一会儿,他才逼出一句话:“问我妈去。”

    其他人毕竟不像李旦妈那样整天盯着唐婶儿婆媳俩,闻言恍然大悟:“也对,是该问唐婶儿去,你能知道个啥?”

    许学军:………………

    这事儿看似是了结了,实际上根本没有。

    哪怕物资奇缺,毕竟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有钱没钱还回家过年呢,像他们这种福利待遇不错的厂子,那肯定得发不少年货。尤其是跟平日里比的,像什么花生瓜子糖果糕点一类的,往常连个影子都瞧不见,年关前倒是每人都得了票。就算每一样都不多,这七零八落的算一起,看着也挺多的。

    除了这些,城镇居民每家还额外有一只鸡、一只鸭、一只鹅、五斤猪肉的肉类供应。当然,这些都是要钱的,根据品种位置的不同,价钱不一。

    再有就是葱蒜生姜之类的调味料的供应,也比平日里多了不少。又因为不是所有人家都愿意花钱买这些东西,毕竟只有盐才是必需品,其他调料既贵且不大实用,很多人都放弃了。

    唐婶儿犹豫再三,开口跟老姐妹要了这部分的供应,买了不少大料囤在家里。

    卤肉太好吃了,大不了接下来两三年她都不做新衣服了!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话,收藏一个吧=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老师有点坏超级特卫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