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001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1章 第00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教你做人[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不死佣兵破道[修真]     第001章

    唐红玫能感觉到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自己的脸上,可她不大想睁眼,只因为浑身就跟散了架那么酸痛,上一次有这种情况,还是三年前的秋收,天公不作美,眼瞅着分分钟能落下暴雨来,吓得全生产队上下不论老弱病残全都下了地,拼了命才赶在暴雨之前将地里的粮食收了上来。

    恍惚间,她听到窗户外有些声响。

    “哟,唐姐你这么早就买菜回来了?哟,瞧着白菜水灵的,多少钱一斤呢?”

    “菜农四点多刚摘的,可不水灵吗?也是我去得早,不然哪能买到呢。你要是想买,明个儿早上我叫你,咱俩一道儿去!”

    外头的说话声儿,轻而易举的透过隔音很弱的窗户,清晰的传入了唐红玫耳中,她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却不是自家那木制的横梁,而是略有些泛黄的天花板。

    半刻后,她才支起身子坐了起来,拿眼瞧了下周遭,混沌的脑子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她昨天结婚了,正如生产队上同龄女孩最羡慕的那样,嫁给了一个有正式工作的城里人。

    而这里,将是她以后的家了。

    冷不丁的离开了已经住了十八年的家,饶是她素来性子豁达,这会儿也有点儿不安,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以前这个时间,自己正在干什么。

    瞧了眼窗外,早晨的阳光明亮且不刺眼,这个点,全生产队都该忙活起来了,灶间早该热闹起来,半大的孩子该准备去公社学校了,壮劳力们匆匆吃过饭也该下地赚工分了,就连老人们也会上山拾些枯枝笋壳之类的拿回家当柴禾烧。

    至于唐红玫她自己,目送全家离开后,也该抹干净饭桌,把脏碗筷放到大木盆里,舀水洗碗。等将碗筷沥干搁好后,也该将鸡放出来,由着它们在院里找食,毕竟这年头粮食金贵,人都尚且时常饿肚子,可没有余粮喂它们。

    相比生产队的其他同龄女孩,唐红玫无疑是幸运且幸福的,尤其因为她跟底下两个弟弟年岁接近,先前都一直同去上学,念完了小学,又念初中。及至初中毕业后才回到家里帮着干活,即便这样,她也极少下地,多半都是留在家中做些简单轻巧的家务活儿。

    ……

    唐红玫边回忆边给自己穿上了衣服鞋袜,她其实还有些不太清醒,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用指腹稍稍按了按太阳穴,有一会儿后,才感觉好了很多。

    真不是她故意磨洋工,除了感觉些许头晕外,身上的酸痛感才是她最难以忍受的。可忆起酸痛的缘由,她又不好意思再去细想,只尽可能将动作幅度减少,而在将自己收拾妥当的同时,她又一次仔细打量起了周遭的情况。

    屋子不大,看着却叫人觉得心里舒坦。

    墙面明显是特地刷新过了,白净到有些晃眼。地面是整齐的水泥地,打扫得相当干净。她此时坐在双人床上,床头一边摆了个大衣柜,另一边则是个半人高的矮柜,尽管东西不多,却也看得出来都是好料子的老家具。

    “红玫啊!你起了没?”

    刚穿好鞋子,唐红玫就听到外头的唤声,忙一边高声应着,一边推门走了出去。

    她这间是里屋,出门则是饭厅兼客厅的外屋,而此时,外屋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饭,泡饭配咸菜。

    而她的婆婆就站在饭桌边上,冲着她笑:“起了?赶紧先吃早饭。”

    “嗯,婶儿……妈。”

    话一出口,唐红玫立马改口,还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婆婆一眼,好在婆婆并不在意,只招呼她吃早饭。

    说来也是巧,唐红玫的婆婆也姓唐,往前头数个十几代的,还能跟唐红玫娘家扯上那么一丁点儿的亲戚关系,搁在旧社会就是族亲了,当然是早已没了来往的那种。想也是,一个在乡下公社的生产队上,另一个已经在县城里生活了很久很久。

    婆婆早年丧夫,一个人拉扯独子长大,孤儿寡母想也知道生活有多艰难了。好在她性子坚韧,哪怕前些年日子苦了点儿,也不见她叫苦不迭,反而还庆幸自己是个城里人,起码有供应粮,又时常感谢新社会好,厂子里的领导厚道,不单给了抚恤金,还在她儿子高中毕业后让他顶了他老子的工作,这日子也就一天天瞧着好过了起来。

    对了,她虽然夫家姓许,可大家伙儿更乐意称呼她为唐婶儿。

    唐婶儿天生一张笑面儿,边招呼儿媳吃早饭,边随口聊起了家常:“学军那孩子就是个锯嘴葫芦,红玫你多担待点儿,要是嫌他太闷,或者他说了啥不中听的话,你都告诉我,我去教训他!”

    要说唐婶儿这辈子最犯愁的事儿,大概就是摊上了个闷葫芦儿子,也就是因为儿子那性子,明明家里条件还过得去,自己也有正式工作,却愣是二十好几了也没说上对象。哪怕有人愿意给介绍,多半也嫌弃他性子太闷,往往有个开始却没了下文。

    眼瞅着街坊邻居家的小子们,一个两个的都娶了媳妇儿生了娃儿,唐婶儿急得不得了,辗转托了亲戚朋友帮着介绍,这才有了昨天这桩婚事。

    对于唐红玫这个儿媳妇儿吧,唐婶儿是打心底里觉得满意。真要说缺点吧,也不是没有,就是户口在农村。除此之外,她是哪儿哪儿都觉得好。

    长相秀气,勤快能干,总算也初中毕了业,最要紧的是,早先性子脾气好。

    想到这里,唐婶儿又道:“学军那厂子最近忙得很,昨个儿又不巧调了休,今个儿只能先去上班。不过,回门那事儿你也别着急,明个儿肯定回去。就是吧,现在也只能委屈你了。”

    唐红玫咽下嘴里的饭,笑盈盈的答道:“妈你说笑了,学军也是为厂子里做贡献,我妈他们都知道的。”

    学军就是唐红玫刚嫁的男人,全名许学军,就在县里唯一的一家机械厂里上班。作为县里乃至市里出了名的国有厂子,哪怕他仅仅是个车间工人,那福利待遇也是很不错了。

    不过,成正比的是他的工作时间,基本上全年也就过年那几天能休息,旁的时候都得上班,且所有的车间工人都是三班倒,遇到早班中班倒是还好,值晚班的时候却是得通宵的,很是熬人。

    这些个事儿,早在两家相看初期就已经通过介绍人提及了。因此,唐红玫娘家那边也知道回门要晚上一日,都表示理解。

    话是这么说的,作为婆婆的唐婶儿还是表示了歉意,幸好最多也就晚个那么一天,到时候备份厚礼,尽可能把礼节补上。

    见儿媳体谅,唐婶儿面上的笑容更甚了:“那你今个儿是想待在家里歇着,还是跟我出去转转?你也没来县里几回吧?”

    “我是头一回来县里。”

    尽管这几年城里已经开始流行自由恋爱了,可乡下地头却没那么开放,几乎所有年轻人都是通过中间人说合,再找时间让两边凑在一起相看一下,觉得好了才定下来的。唐红玫作为姑娘家,是待在家里等着唐婶儿母子俩来的,倒是她爸她叔进城瞧了瞧,都觉得好,这才让她嫁了。

    “那成。你赶紧吃,吃完我带你出去转转。”

    唐红玫应了一声,埋头开始吃早饭。

    其实,这会儿还挺早的,毕竟这年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普遍起得都早,就算今个儿唐红玫有些睡过了头,这个点也才八点。

    等吃过早饭,唐红玫利索的收了碗筷抹了饭桌,没让婆婆沾手,就独自一人抱着碗筷进了小厨房洗涮了起来。

    他们家住在机械厂家属楼一楼靠南的小套里,房子不算大,统共也就三间屋儿。最外头那屋还算敞亮,既当饭厅又当客厅使,两间里屋就小多了,一间住着婆婆唐婶儿,另一间仔细归整了一番后,成了唐红玫和许学军小夫妻俩的新房。

    除了这三间外,他们家还有个巴掌大的小厨房,平常一人站在里头还成,要是多个人,转个身儿都难。再有就是靠着外侧的厕所了,着实小得可怜。

    不过,因为是在一楼,他们家倒还有个小院儿。公公还在世时,往小院儿搭了个棚,现在是当杂物间使,里头堆了不少唐婶儿舍不得丢的老物件。

    家里不大,人口更少,唐红玫早先在娘家是做惯了各种活计的,洗涮起来快得很。没多久,她就洗干净碗筷,沥干后小心的搁到了碗柜里。接着,就跟婆婆一块儿出门熟悉地盘去了。

    机械厂整个儿厂区都位于县里靠南边,而家属楼又在比较靠外的地头,等于往后是厂区,往前出了家属楼大门,就差不多能远远的看到街道了。

    唐红玫昨个儿出嫁时,因为心里颇有些紧张不安,根本顾不上细看县里的情形,这会儿跟在婆婆身后,左瞧瞧右看看,大大的眼睛里难掩好奇之色。

    县城里跟她娘家的生产队差别太大了,旁的不说,她娘家只有公社那头有个供销社,而县里,光是走了这么一小会儿,她就瞧见不少商店了。

    粮油店、国营饭店、肉店、副食品店……

    大清早的,今个儿又是工作日,街面上的人其实并不算多。唐红玫一面好奇的张望四下,一面跟紧了婆婆,听她说县里的事儿。

    “你别听乡下地头都说城里人过得有多好,其实也就那样吧。吃的饱穿的暖,旁的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就说这粮油店吧,咱们每个月都有粮食供应,得拿着粮本子过来买粮食,光排队就能耗个老半天,给的还不都是细粮,得粗粮细粮掺着买。粮食还成,这油啊,那才是最寒碜的,一个月就二两,还没用到月中呢,油瓶子就见了底。”

    “要说这县里,东西最全最多的,就该数百货商店了,就是票实在是不好弄。咱们一般都只发粮票、油票、副食品券这些日常用的,对了,还有工业券。可像什么缝纫机票、收音机票、自行车票啥的,那得厂子里抽,谁抽到就是谁的。学军运气不好,这些年来,咱们家也就弄到了一张三五牌座钟票。”

    唐红玫想起了搁在饭厅矮柜上的三五牌座钟,深觉这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就连她娘家生产队的大队长家都没有座钟。

    这一路上,她只努力充当着一个忠实的听众,吸收消化着新的信息。毕竟,生产队跟县里的差别真不是一星半点儿。

    与此同时,唐婶儿也跟路上碰到的老街坊们打着招呼,帮两边做介绍。

    他们这县里真心不大,走在街面上,来往都是熟面孔,好些人都知道唐婶儿的儿子昨个儿刚结婚,今个儿看到她领着个年轻小媳妇儿出门,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下就借着唠家常的机会,光明正大的打量着新媳妇儿。

    这年头结婚简单,能去国营饭店摆上两桌的,绝对是桩体面事儿。唐婶儿早年丧夫,虽说她自个儿能干,儿子也争气,可到底家底子不厚,就只在家里摆了一桌。因此,多半人都没见过她家这个新媳妇儿,难免心生好奇。

    而作为被打量的那一方,唐红玫要说完全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好在,她面上还挺镇定的,加上模样不错,是那种很讨中老年人喜欢的乖巧样儿,倒也算经得起打量。

    话是这么说的,可架不住有人故意鸡蛋里头挑骨头。

    又一个街坊凑过来,还没开口说啥呢,唐红玫就感觉身畔的婆婆态度有点儿冷,刚觉得奇怪,就见那老街坊把自己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末了,还意犹未尽的说:“唐姐,这就是你家刚进门的新媳妇儿?瞧着……倒是看不出来是个地里刨食的。”

    这年头,乡下姑娘嫁到城里吃供应粮是个叫人羡慕的事儿。可反过来说,城里小伙子要不是娶不到媳妇儿,那是笃定不会找乡下人的。

    许学军的情况有点儿特殊,他本人倒是没啥毛病,无非就是不善言辞了点儿。关键在于,他爸很早就没了,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就算许学军长大以后顶了他爸的职,却仍是很多人家比较忌讳的。很多城里姑娘一听这寡母和独子的组合,连人都没见,就先退却了。

    刚圆了娶儿媳的梦,就被人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来,唐婶儿能有好脾气才怪了。不过,她也没直接上去理论,而是笑眯眯的接口道:“李家弟妹刚买菜回来?……红玫,这是你李叔的媳妇儿,娘家姓刘,你唤她李家婶儿或者刘大妈都成。他家就住咱们家隔壁,家里头有个岁数跟你差不多大的闺女。回头要是得了空,你俩倒是可以凑一道儿说说话、解解闷。”

    唐红玫这回是真没听出这番话里的禅机,只是顺势唤了一声。而对面的李家婶儿当下面色一变,气得好半晌都没寻到话来接。

    早些时候,机械厂的妇女主任眼见因公殉职的许工儿子一直没娶上媳妇儿,就把这事儿搁在了心上。在她看来,许学军这孩子挺好的,不抽烟不喝酒,前些年甭管那帮子年轻人怎么闹腾,都没掺合进去,真要说的话,也就是平常不爱说话了点儿,可油嘴滑舌有啥好的?她还瞧不上呢!

    就这么说,妇女主任在厂子里看了一圈,连带家属都盘算了一遍,最后还真帮着相中了一人。那人不是别人,就是跟前这李家婶儿的闺女。

    妇女主任琢磨着,两家原就当了几十年的邻居,俩孩子又都是能干活不闹腾的,岁数差得也不算太多,方方面面还是比较般配的。

    可唐婶儿并不认同。

    作为多年的老邻居,唐婶儿对人闺女倒是挺喜欢的,可她不想跟李家婶儿当亲家。不过,妇女主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她就打算回头琢磨个说得过去的借口,把这事儿给推了。

    结果,她还没吱声,就被李家婶儿突突了一脸。

    李家婶儿提了两个要求,要“三转一响”和“三十六只脚”。

    “三转一响”就是缝纫机、自行车、手表和收音机。“三十六只脚”是成套的家具,包括木桌、大衣柜、五斗橱、大木床、夜壶箱,再加上四把椅子。

    听到这两个要求,唐婶儿也懒得再找借口了,直截了当的说,自家庙小,供不起大佛。

    也就是因着这个事儿,两人结了点儿梁子。

    时间一晃这都一年了,唐婶儿的儿媳妇儿进门了,可李家闺女还没嫁出去,毕竟他们这儿是小县城,哪家能凑得起这许多东西?就算凑得起,只怕也都跟唐婶儿一样不乐意摊上这种亲家。

    平常吧,两人就算见了面,一般也装作没瞧见。可今个儿不是例外吗?一想到跟自己不对盘的唐婶儿费劲千辛万苦,居然找了个乡下儿媳妇儿,李家婶儿想都没想就走上前来,打算好好落落一番,却忘了人家儿子好歹娶了妻,她家闺女已经因为她的高要求,到现在还没个着落。

    虽说有了这段小插曲,可婆媳俩倒是并不在意。唐红玫是还没弄清楚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唐婶儿就更简单了,瞅着李家婶儿涨红了脸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这心里比喝了蜜都甜。

    因为县里不大,婆媳俩只逛了半个上午,就差不多把县里各大商店都转了个遍儿,等瞅着快中午时,才慢慢悠悠的往回赶。

    家里唯一上班的许学军是三倒班的车间工人,今个儿上的是早班,得下午两点才下班。因此,唐婶儿往日里都会晚点儿做饭,跟儿子一道儿吃,毕竟她一人吃饭也没啥滋味。

    如今,儿媳进了门,唐婶儿把这事儿一说,作为儿媳的唐红玫自然不会反对,一家子坐到一起吃饭才有滋味。

    ……

    嫁人头一天,唐红玫其实还有些迷迷瞪瞪的,第二天总算缓过神来,又跟着婆婆跑了半个上午,等下午许学军回了家,一家子用过午饭,小夫妻俩被婆婆赶到了小屋里,她才无比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嫁了人。

    “妈说,咱们明个儿回门。”面对这个已经成为了自己丈夫,可又还不算太熟悉的男人,唐红玫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事实上,许学军比她更紧张,哪怕昨个儿夜里他俩已经成了夫妻,可因为他昨天灌了两杯酒,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压根就没记着事儿。这会儿,瞧着跟自己并排坐在床沿上的小媳妇儿,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唐红玫等了老半天,才等来了一句“嗯”,要不是她早就知道自家男人是个锯嘴葫芦,加上她本身也不是爱使小性子的人,只怕这新婚第二天,小夫妻俩就该闹别扭了。

    好笑的瞧了眼脸比自己还红的许学军,唐红玫忽的不紧张了,笑着开口说起了明个儿回门的事儿。

    “我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爸是家里的老大,爷奶都跟着我爸妈住。我呢,上头俩姐姐,都已经嫁出去了。大姐嫁到了别的地儿,家里孩子都还小,明个儿应该不会特地回来;二姐倒是离得近,估摸着能瞧见。我底下还有俩弟弟,都在上初中,正好明个儿学校放假,到时候你就能瞧见了。”

    许学军几乎是小媳妇儿说一句,他就点下头,看着倒是听得很认真。

    其实,正如唐红玫说的那样,她娘家的情况许学军是知道的,多半人也是见了的。尤其是她爸和她叔,特地跟着介绍人来过县里,把他家里外都瞧了一遍,又仔细打听过了,才松口同意的。

    乡下姑娘嫁到城里是福气,可当长辈的,当然还是希望自家女儿能够幸福的。

    当时,许学军没有吭声,却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对小媳妇儿好的,让她过上好日子。

    好日子不光是说说的,还得落到实处上来。

    就现阶段而言,许学军能做的事情很少很少。他们家吧,到底早些年少了个顶梁柱,就算唐婶儿干活麻利,厂子里也是能帮就帮,这家底还是薄得可怜。再就是娶媳妇儿这事儿了,哪怕上头再三强调,要破除封建迷信,该给的彩礼还是得给,不然谁家闺女愿意嫁?

    唐红玫娘家还算是厚道的,考虑到闺女是嫁到城里享福的,自家跟唐婶儿她娘家又有着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只要了二十斤米面并十块钱。当然,这个钱是不会叫唐红玫带到婆家的,不过唐婶儿特地攒了布,依着唐红玫身形做的新衣裳倒是叫她穿着过来了,比起那狮子大开口的李家,确实不赖。

    想着明个儿就要回门了,唐婶儿是半点儿没闲着,她知道儿子不大通人情世故,有些事儿就得她这个当妈的来做。

    这几年还算是风调雨顺的,乡下地头在收成方面比前些年好多了,可这年头买点儿稀罕东西都得凭票,她就琢磨着,给带点儿要票才能买到的好东西。

    瞅了眼房门紧闭没啥动静的儿子儿媳那屋,唐婶儿进了厨房,打开了靠墙搁着的橱柜,里头除了锅碗瓢盆外,还搁了不少其他东西。

    大半篮子的地瓜干,两包花生瓜子,一包木耳,还有两包早先备用的硬水果糖……

    唐婶儿先是把硬水果糖拿了出来,买糖是要糖票的,而糖票这东西就连县里都不是每个月都有的,算是稀罕物件。

    瞧了瞧手头上的礼物,唐婶儿觉得还是不太够,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她咬了咬牙,把珍藏着舍不得吃的水果罐头拿了出来。可别小看了这水果罐头,绝对是上档次的礼物,拿出去,送礼和收礼的都觉得体面,更别提她珍藏着的还有罐头里面比较罕见的山楂罐头。

    等小夫妻俩从屋里出来后,唐婶儿已经把明个儿回门要用的礼物备下来了。其实,像这种情况,假如能弄到烟酒就更体面了,可惜许学军并不抽烟喝酒,厂子里偶尔有发烟酒票,一准儿被老烟枪、老酒鬼抢了先。

    光备了礼还不算,唐婶儿还有话要叮嘱。

    “红玫啊,我也懒得同学军说了,横竖说了也没用,答应得再好,回头他还是嗯嗯啊啊的,就不费这个劲儿了。我同你说,这些是给你带回娘家的回门礼,早些时候备酒席费了些,这个月肉店又没开门,照道理,怎么说也该叫你割块肉回去的。咱们就先这么着,等正月初二那回,我提前想想辙儿,看能不能多弄点儿票来。”

    唐婶儿依稀记得亲家公是抽烟的,不过乡下地头抽的都是自家卷的烟,至于酒,稍微上了年纪都爱喝,像她娘家兄弟每回见了酒,那眼神儿,锃光瓦亮的,比家里这大灯泡可亮堂太多了。

    “妈你放心,我娘家人你也是知道的,不打紧的。”唐红玫也想光鲜亮丽的回门,哪怕她本人不在意,也要考虑娘家人的感受。

    城里人道乡下人淳朴,其实乡下地头是非更多,谁家日子过得好,谁家孩子出息,这些全是三姑六婆平日里挂在嘴上叨叨的。又因为唐红玫她妈进门连生了仨闺女,早些年那日子真叫是泡在苦水里似的,也就是后来她大弟二弟先后出生,外头的流言蜚语才少了下来,连她爷奶都渐渐好说话了。

    当然,这些话就没必要同婆婆说了,就是唐红玫怀疑,以她婆婆的精明,怕是早在相看前,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

    话分两头。

    却说兴安公社第三大队里,唐爸唐妈早就望眼欲穿的盼着了。尤其是唐妈,她虽更偏爱后头生的俩小子,可对自家的仨闺女也还是疼爱的。尤其在生下唐红玫后,她终于生了儿子,就老感觉后头这俩皮小子是唐红玫带来的。

    到了正日子,唐妈一早就打发家里俩皮小子去村口大树底下等着,还特地叮嘱道:“别光想着玩,看见你们三姐立刻回家报信听到没?不然叫你爹揍你!”

    唐家俩兄弟打小就跟在他们三姐的屁股后头,姐弟仨早先几乎是形影不离了。前日唐红玫嫁出去了,哥俩还偷偷的红了眼圈,哪怕心知姐姐是高嫁了,心里依然满是舍不得。明明爹妈说了昨个儿姐姐不会回门,哥俩还是跑去村口等了大半天,直到下午瞅着天色不早了,才恋恋不舍的回家来。

    这会儿,一听到唐妈的话,哥俩就格外大声的喊了一嗓子,高高兴兴的转身跑了,眨眼间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唐妈瞅着这俩小子的开心劲儿,又好笑又有些难过:“红玫嫁得好我是高兴,可这也嫁得太远了点儿。唉……”

    今早专程回娘家的唐红玫二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妈,大姐嫁到临县公社里,还能说是嫁的远。红玫就嫁到了县城里,统共也就那么十里地,远啥呢?”

    “你离娘家才三里地,我都嫌远,只恨不得当初应了队上人家,天天见着才叫好。”唐妈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红玫这孩子打小就懂事,从没叫我操过心,看她嫁到城里享福我也高兴,可我老担心她婆家嫌弃咱们是乡下人。”

    “就这事,妈你从相看开始说,这红玫都嫁了,还提它干啥?再说了,地里刨食的泥腿子能跟吃供应粮的城里人比?你现在是舍不得了,可这么好的婚事搁你眼前,你要是不答应,怕是得后悔一辈子。”

    似是被二闺女说服了,唐妈刚要点头,就看到自家皮小子从远处飞奔而来,边跑边扯着嗓门大叫:“妈!二姐!我三姐和三姐夫来了!”

    当下,唐妈忍不住往前头走了好几步,跟她一样的还有她二闺女,母女俩皆一脸期待的迎了上去,伸长脖子往远处看。

    因着是农闲时分,生产队上的活儿都停了,就算乡亲们本身闲不住,也多半是在家里做些手工活儿,或者干脆就蹲在房檐底下闲唠嗑。亲眷们早就知道今个儿唐红玫要回门,就算没早早的守着,也算着时间差不多了,相继往唐家赶。

    等唐红玫和许学军被乡亲们簇拥着过来时,唐家院子里外都挤满了人。

    出嫁的闺女第一次回娘家本就稀罕得很,更别提唐红玫还是嫁到了城里。别说在他们生产队是头一份,就算搁在整个公社,那也一定叫人羡慕得很。

    唐红玫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可就连她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等着她,一时间难免有些紧张。

    她都这样了,许学军几乎都要懵了,只老老实实的提着从家里带过来的回门礼,寸步不离的跟在唐红玫身边,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那些看着就一脸热情的乡亲们。

    幸好,唐红玫她二姐是个会来事儿的,见状忙上前打圆场:“瞧把咱们城里姑爷给惊的,来来,先进屋喝口热水,暖暖身子再说。今个儿是请了假的吧?能待到晚间再回去吧?”

    就算再怎么不善言辞,点头摇头总是没问题的,许学军听了这话心下松了口气,忙点头说是。

    这会儿,唐红玫也回过神来了,笑着从许学军手里拿过回门礼,转身交到了她妈手里:“妈……”

    唐妈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就先红了眼圈,虽说唐红玫这婚事她是千万个愿意的,可嫁到城里终究跟在乡下地头不同,旁的不说,她大闺女二闺女农闲那会儿还能过来窜个门子,三闺女这样的,可不得一年只见个一两回?

    “先进屋,进屋再说!”一直待在堂屋里没出去过的唐爸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他一开腔倒是管用,几人忙先进了堂屋。

    等进了堂屋,唐红玫这才发现,她爷奶她叔婶以及亲近的几房人都已经等在里头了。她忙拉着许学军一起走到爷奶跟前,虽说前个儿是见过的,不过她还是重新做了遍介绍,让许学军跟着她喊爷奶。

    这年头各家各户亲戚都多,更别提乡下地头了,要知道,唐红玫她爷奶就生了七个儿女,哪怕姑姑们都嫁出去了,剩下的也不少。再有就是,她爷爷亲兄弟就有五个,虽说今个儿并没有全部到齐,等着的人也是不少。

    许学军跟着唐红玫叫了一圈人,愣是在十二月的天气里,急出了一头汗来。至于小夫妻俩带来的回门礼,也早就叫唐妈拿着分了出去。

    回门礼这玩意儿吧,其实就是一个脸面问题,这个跟彩礼不同,并不是专门给娘家人备的,而是叫亲朋好友、乡里乡亲们看看,嫁出去的闺女在婆家很是得脸。当然,也不是全部分掉的,糖块瓜子啥的也就算了,那个山楂罐头唐妈咋都舍不得分着吃,干脆给她婆婆先收着。

    这天的午饭自然是留在唐家吃了,城里的姑爷头一次上门,唐家人自然也是客气极了。平常舍不得下锅的白米饭煮了小半锅子,又炒了好几盘子时蔬,别的不说,乡下地头家家户户都有自留地,吃个蔬菜倒是比城里方便多了。

    到了下午,过来凑热闹的人就少了很多,唐妈也终于寻着机会跟唐红玫说起了体己话,叫俩儿子去陪着新姑爷。

    唐红玫同情的看了眼许学军,她那俩弟弟熊成啥样儿了,她这个当姐姐的还能不清楚?好在她也提前留了个心眼,拿了几块硬水果糖用帕子包着搁在许学军那衣服兜里,希望他能够想起来,糖块还是很管用的。

    见闺女这样,唐妈倒是放了心,想来她男人对她不差,要不然也不能才刚分开就惦记成这样。

    好笑的拉着闺女进了屋,就算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唐妈还是忍不住问出口:“赶紧跟妈说说,你男人你婆婆待你咋样?”

    “他们对我很好……”唐红玫收回了目光,看了看拽着她不放手的亲妈,又瞧了瞧跟着挤进屋的二姐,失笑道,“嫁到城里不是每个乡下姑娘最盼着的事儿吗?我倒是嫁了,你们咋还愁上了呢?”

    见妹子这样,她二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对唐妈说:“看来咱们是白操心了,这丫头过得舒坦着呢。”

    “好好好……这样我就能放心了。”唐妈一叠声的说了好几个“好”,目光却舍不得从闺女脸上挪开。

    同样舍不得也有唐红玫,早先在县里,她就惦记得很,尤其她刚嫁过去,哪怕婆婆待她如亲闺女,可那地儿处处都显陌生,真要说的话,她肯定是更想念待了十八年的娘家。每回做事儿的时候,都忍不住去回想,以前这个点在娘家做什么,现在她的娘家人又在干什么。

    尽管才分开了两三天,母女之间却是说不完的话,连二姐想插话都费劲儿,末了,二姐索性不说话了,就这么笑眯眯的瞧着她俩。

    等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就算再怎么恋恋不舍,唐红玫都得走了,唐妈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倒是二姐笑着打圆场:“这都十二月份了,离过年还有多久?妈,你快别哭了,回头三妹该跟着难过了。你自个儿琢磨琢磨,正月初二就该回娘家了,没多少日子了。”

    这么一想,果然感觉好多了。唐妈瞧了瞧天色,担心冬天日头短,赶紧催女儿女婿快走,又说家里一切都好,让她好好在婆家过日子,不用惦记家里人。

    唐红玫全都答应了,几乎是唐妈叮嘱一句,她就点下头应个好。到了后来,反而是唐妈不好意思了,收了声儿,站在村口看着她走远。

    ……

    回门过后,唐红玫难得情绪低落了两天,毕竟早先刚嫁时,她多半时候都是忐忑不安的,那种心情反而冲淡了离愁别绪。现在倒好,紧张不安是没了,剩下的全是惦记。

    幸好,唐婶儿很是体谅儿媳,没事儿就找她说说话,带着她去家属楼里窜门子,给她介绍多年的老邻居,还有跟她差不多大的大闺女小媳妇儿,让她多出门跟人聊聊天。

    至于许学军,他主要还是忙厂子里的事儿,机械厂福利待遇是好,可上班还是很辛苦的,尤其到了年底,更是一堆的事儿等着做。好在,现在忙活一些,等到了过年那会儿就会轻松很多了。

    另外,还有一个事儿叫唐红玫特别惊讶。

    真要说起来的话,这事儿应该是从她新婚夜开始的,仿佛就从那一夜起,她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又或者说,也不能算是同一个梦,而是一个个相似度很高的梦境。

    梦里的她一直都在不停的干活,地点好像是个宽敞而又古朴的灶间,干的活则是配卤方、做卤肉。

    这还不算,梦里的她好像是个卤肉高手,光是制作卤水都需要几十道工序,且繁琐又复杂。当然,有付出也有回报,她做出来的卤肉,无论是色泽还是香味,都是第一流的,哪怕她根本就没尝过,也下意识的觉得,那绝对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

    第一次做梦时,她没往心里去,毕竟当时的她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再说了,做梦罢了,哪怕梦境的内容是稀罕了点儿,那也没啥好在意的。算算时间,她快有大半年没尝到肉味儿了,权当是自己馋肉好了。

    然而,等第二次、第三次……

    每天夜里,她都会或多或少的做到这个梦,有时候早上醒来脑子里只有极少的片段,有时候却仿佛把步骤细节全部烙刻在了脑海里,整个人清醒得不得了。当然,更多的时候她光顾着馋肉了,完全没注意到别的。

    肉啊,乡下地头想要吃口肉可不容易,也就只有年底分肉时,各家各户能按人头分到那么几块肉。就算这样,家里人也舍不得一口气吃掉,而是剁碎了以后跟白菜萝卜混在一起包饺子吃。

    唐爸唐妈都舍不得吃,每回都是挟素饺子解解馋,她和俩弟弟倒是能分到几个,可肉毕竟少,几口下去就没了,感觉非但没解馋反而更馋了。

    这肉随便煮一下就是美味了,梦境里那些经过了七八十道工序的肉,该好吃到什么地步啊?

    唐红玫真的不知道,想都想象不出来,哪怕她已经记住了好几个卤肉方子,也不觉得自己真能做得出来。

    直到这天下午,婆婆唐婶儿一脸喜悦的从外头回来,告诉她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明个儿一早肉店供应猪肉,我问过了,一整头大肥猪呢!”又说,“正好今天学军早班,叫他吃了饭赶紧睡一觉,半夜好起来排队买肉。明个儿中午,咱就能炖肉吃了!”

    一听这话,唐红玫第一反应不是去年大年夜吃过的白菜猪肉馅儿的饺子,而是梦境里的卤肉。

    梦里的她,永远都在挑选上等猪肉,切块倒水煮沸去腥,用文火慢炖,倒入秘制卤水炖至肉香四溢……

    不行了,馋虫又出来了。

    等下午,许学军下班回到家,第一时间就被告知了这个特大喜讯,唐婶儿还给儿子布置了一个光荣伟大而又艰巨的任务:“你媳妇儿能不能吃上肉,就看你的了!”

    许学军照例只点了点头,匆匆扒拉了几口饭,回屋倒头就睡。等到了凌晨两点多,不用人喊自己就起来了,轻手轻脚的穿衣套鞋,再揣上肉票和钱,悄没声息的出了门。

    离过年也就一个半月了,白天里都冷得慌,更别提这大半夜的。尤其这会儿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寒风呼啦啦的吹着,幸亏肉店也不算远,许学军闷头快步走了一会儿,直接抢了个头名。

    又半个钟头后,才陆续有人打着哈欠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见已经有人搁前头等着了,赶忙紧了紧衣服往前跑了几步,站到许学军身后排起了队。

    排队本就熬人,天气又那么冷,没一会儿就有人搓手跺脚,到处找人闲聊唠嗑,好借此打发时间。可就算再冷再困,也没人愿意就这么离开了,毕竟下回再有肉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再说就是有,不也照样得排队买吗?

    等啊等啊,等到天亮了,又过了好些时候,肉店才总算是开门了。

    作为排在第一个的许学军,倒是毫不担心会有买不到肉的情况出现,可排在比较靠后的,就忍不住伸长脖子探出脑袋往肉店里头瞅,瞅见里头摆出来的,约摸只有大半头猪时,当下就更犯愁了。

    就在许学军进店买肉时,还在家中的唐红玫也开始忙活起来了。

    婆媳俩都起得很早,不同的是,唐婶儿又去县城外头买菜了,这回她还约上了老街坊同去。而在唐婶儿出门前,唐红玫就跟她商量了一下,想做些卤水先备着。

    街坊在门口等着呢,唐婶儿着急出门,听了这话也没当回事儿。再说了,这些日子以来,唐红玫也做了好几次饭,味道也还可以。因此,唐婶儿只告诉儿媳,家里的调料除了摆在台面上的盐罐子外,其余的都在橱柜最上层,叫她自个儿开了拿。

    得了准信儿,唐红玫就淡定多了,目送婆婆走出家门,转身就回了厨房,开了橱柜仔仔细细的挑了起来。

    叫唐红玫意外的是,家里的配料还真不少,除了一般人家都有的油盐酱醋外,居然还有花椒、桂皮、八角、陈皮等等,厨房的窗台上还摆了个旧花盆,里头倒是没有花,而是种了些葱。

    唐红玫各取了一些,掐葱时还意外的在窗台上寻到了一大块老姜,她一面回忆着梦境里的具体步骤,一面手脚麻利的开始忙活起来。

    以前还在娘家时,她也是干惯了厨活儿的,虽说她前头有俩姐姐,可姐姐们要下地赚工分,生火做菜这些事儿都是她做的。

    再一个,做卤水的步骤仿佛早已牢牢的烙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到真上了手的时候,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就感觉已经练习了无数次,早已成为了本能一般。

    配料下锅熬煮之前,她回了一趟自家那屋,找出了从娘家带过来的针线包,又寻出了巴掌大的一块纱布,把先前的卤水料都倒在纱布上,用针线仔细缝好,这才倒水下锅。

    下锅时,她心下还有些可惜,哪怕她婆婆珍藏的配料远比她预想中的更多,还是没能凑齐全部卤水料。要知道,在她的梦境里,就是最简单的一个卤方,至少也要十余种材料,多半还是中药材。

    不过很快,她就顾不得可惜了,只因卤水的味道慢慢渗出来后,出乎意料的好闻。

    仿佛有点儿苦,又有些中药的味道,毕竟这只是卤水,还不曾放入肉类熬煮。可就是这些气味,一下子将她再度带回了那夜的梦里,就连狭小的厨房都仿佛变成了梦里宽敞古朴的老灶间了。

    ……

    许学军比唐婶儿更早一步回来,毕竟肉店是在街面上,而唐婶儿跟老街坊结伴去了县城外头跟菜农买菜。

    等许学军拎着猪肉回到家时,就觉得自家有股味儿,倒不是勾人馋虫的那种,而是一种他从来没闻过奇特味道。循着怪味去了厨房,他看着媳妇儿站在炉灶前不知道在鼓捣什么,而那股奇特的气味就是从锅子里传出来的。

    “肉买来了?”唐红玫很快就发现许学军回来了,忙上前接过猪肉,又忙将特地在锅里温着的早饭给他拿出来,“先把早饭吃了,再回屋歇会儿,等吃饭了我喊你。”

    许学军昨天是早班,今天就是中班了,下午两点上班,刚好是吃过午饭歇会儿的工夫。三班倒原本就累人,加上他又排了大半夜的队,确实是又困又累,匆匆吃过还热乎的早饭,他就再度回了屋。

    其实,搁一般人碰上像许学军这样的闷葫芦,早就不高兴了,尤其是城里姑娘,这也是为什么许学军一直找不到媳妇儿的缘故,哪怕唐婶儿再三解释,她儿子就是嘴笨,人好又勤快,依然没用。

    好在唐红玫并不介意,瞅着许学军进了屋,她还把厨房门给带上了,又顺手拿过碗筷洗干净搁好,转身继续盯着她的卤水锅。

    等唐婶儿买菜回来时,猪肉都已经下锅了,惊得唐婶儿差点儿把刚买的两棵白菜三斤萝卜给掉地上了。

    那可是一斤肉啊!她还想着中午先切一两肉,做个白菜炒肉丝或者切点儿肉炖土豆不是挺好?剩下的放着过两天再煮,反正这会儿天气冷,能放不少日子。

    还没等唐婶儿心疼够,她又发现了一个事儿,那就是她辛辛苦苦攒了很久很久的珍藏佐料,全没了。

    唐婶儿:………………

    胸闷气短的她,干脆把白菜萝卜连同她的菜篮子一并搁在了厨房地上,转身一步一挪的出了厨房。

    卤肉耗时耗力,好在卤水料是可以反复使用的,加上唐红玫终于可以一偿宿愿了,干得格外起劲儿,终于赶在饭点之前做好了第一锅卤肉。

    在掀开锅盖的那一刻,饶是唐红玫早已有了心理准备,闻到这股浓香时,还是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

    唐红玫都这样了,更别提唐婶儿了。她本来是看着快饭点了,先去唤了儿子起床,又走到厨房里催下儿媳,结果刚推开厨房的门,一下子就愣住了,手搭在半开的门边,傻眼了。

    “妈,学军他起了吗?”唐红玫也算着快到饭点了,忙从橱柜里拿碗盛饭,不过卤肉还得稍稍放凉一会儿。

    “起了。”

    “我这儿就快好了,妈你先等等。”冬天卤肉凉得也快,到不烫手时,唐红玫先拿了一半搁在碗里放到了橱柜里,剩下的拿刀切成厚薄均匀的肉片,摆盘端了出去。

    至于锅里的卤水,暂时就先搁着吧,回头还能再用。

    终于开饭了,甭管是唐婶儿还是许学军,都无比期待的看着桌上那盘卤肉。

    唐红玫多少还是有点儿忐忑的,这梦终归是梦,其实这是她第一次亲手做卤味。因此,她有些紧张的看着许学军和唐婶儿分别挟了一筷子肉片送到嘴里,忍不住问:“好吃吗?”

    许学军想的是,肉的滋味总归差不了,更别提这么香的肉了,就是滋味一般,他也一定会夸一句好吃的。结果这一吃,他就忘了原本想要说什么了。

    唐婶儿也没比儿子好多少,早先她还心疼儿媳祸害了她的珍藏,就是儿媳刚进门,她也不好说什么。可等肉片一入口,啥心痛的想法都没了,只想丢开筷子捂着圆脸呐喊。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肉还是那个肉,就是口感好到爆,那种浓郁至极的肉香就好像一下子在嘴里爆裂开来,下意识的嚼了嚼,她突然理解儿子了。

    这还有啥好说的?吃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新书新气象!

    这本是敲好吃的美食文!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过年胖了八斤_(┐e:)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老师有点坏超级特卫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