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作为保育员的第九十天

【书名: 幼崽护养协会 90、作为保育员的第九十天 作者:酒矣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丹宫之主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综]刀剑攻略     结束去柯罗诺斯星的这趟行程, 谢栾对在亚伊身上那块图腾状的黑色印记当然变得更加在意。

    短暂经历了一条平行世界线, 现在谢栾能够知道的是, 这道印记可以说连接着这只诺克斯的内心。

    印记颜色越深, 代表着亚伊内心的负面情感越多,唯一让谢栾还比较安心的是, 现在在这只诺克斯颈侧下方露出的那一小截印记还是较为浅色的。

    在这种状态下, 亚伊基本不会出现失控的情况, 即使有时候状态有些不太对, 谢栾也能把对方安抚下来。

    即使这个印记消除不了, 只要维持好现状就没问题了, 谢栾得出这个结论。

    在这只诺克斯的内心有一部分黑暗是客观存在着的,这部分黑暗无法抹除也不需要抹除, 谢栾能够接受这样的亚伊。

    “如果真的有一个未知敌人存在, 这个敌人不可能是已知的任何一个种族。”扎拉德听完谢栾跟他说的话之后好一会没出声, 最后用陈述语气回应这句话。

    相处时间也不短了, 扎拉德很自信自己的识人能力,他知道眼前青年不是会随便乱说话的人, 所以他也相信了谢栾所说的包括平行时空在内的一切事情。

    但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且听着太过不可思议, 扎拉德消化了好一会才勉强接受。

    接受的同时,扎拉德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在接触着一个可怕的事实。

    星际早已经过了当初的探索时期, 如今在星际里存在着的种族即使族群再小也为人所知, 假如敌人不是一个已知种族,那这个敌人就可能……来自另一宇宙。

    第一时间只能想到这样的猜测,扎拉德的眉心忍不住连着跳了几下, 他更希望自己的这个猜想不是事实。

    知道有敌人却不知道敌人是谁,他们处于不利的被动状态,而虽然扎拉德肯相信谢栾说的这些事情,别的人也只会把这当作天方夜谭。

    像扎拉德很清楚,星盟绝不可能会为没有实际证据的事情去行动。

    唯一的好消息是,亚伊从萨恩族那里拿回了一件只有他才能启用的终极武器,那艘能让萨恩族的工程团队畏惧惊叹的方舟舰或许能成为一股关键力量。

    被动状态下没有太多能做的事,把事情告诉能对这方面状况进行思考并且会肯相信他的扎拉德,谢栾就回到平常心态。

    现在想得多也没有意义,他还得继续为云宝分会的发展操心。

    翌日在房间里,走过去生活屋照顾幼崽之前,谢栾先例行察看了下在他身边这只诺克斯颈侧下方的黑色印记。

    近段时间以来,这只诺克斯跟他睡在一张床上都不再回溯到幼崽形态团起身体窝在他枕头边了,而是以成年形态睡在他旁边。

    员工宿舍每个房间里配置的床都是单人床,床铺大小让一个人躺颇为宽敞,让一个人带两只幼崽睡也还可以,两个成年人就基本没有多余的活动空间了。

    因为这样,谢栾这段时间都没把人鱼幼崽抱到房间一起睡,为了解决各方问题,他昨天在星网上一家专门接受家具定制订了张双人床。

    在谢栾凑近去看那道黑色印记的时候,被他靠近的这只诺克斯没有动。

    等察看完以后,谢栾抬眼看见这只诺克斯还没隐藏回去的那对漂亮犄角,他又被吸引般地在那左边的坚硬犄角上亲吻了一下。

    当谢栾的视线看向犄角的时候,亚伊就已经把头向谢栾微低了过去,当左边犄角落下一个亲吻时,这只诺克斯也把质感冰冷的银色尾巴圈到了青年腰上。

    亲犄角,这不是谢栾第一次这么做了,这只诺克斯的犄角形状实在很是漂亮。

    无论谢栾对这对漂亮犄角是亲吻还是上手去摸,在他眼前的这只诺克斯始终对他表现出一种温顺姿态。

    清晰感觉到身体被一条尾巴圈住,在谢栾最后把唇碰到犄角末端的时候,他这次被吸引着无意识在这坚硬的漂亮犄角上用舌尖轻舐了一下。

    谢栾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的视野就蓦地颠倒,背部撞上的是柔软床铺所以没有感觉到疼痛,此时正正对上的一双微缩着瞳仁的青色竖瞳让谢栾愣了一秒。

    对喜欢的人,且是认定的伴侣有本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次被青年亲吻犄角的时候,亚伊都会想在亲吻他的青年身上留下新的气息标记,确认青年是只属于他的所有物。

    普通的肢体接触或者亲吻舔舐之类都能留下气息标记,但这样的气息标记维持时间有限,亚伊想要有做下更长久标记的方法。

    把青年的上身压制在床上,亚伊开始轻轻啄吻下方青年的脸颊,稍往下啄吻到柔软的淡色唇瓣,再往下吻到青年的白皙颈侧。

    薄抿唇瓣轻碰在青年颈侧,这只诺克斯无师自通学会了怎么轻轻舔咬,在青年颈侧的白皙皮肤上留了几个浅色印记。

    有着鲜明对比,于青年白皙颈侧留下的痕迹在亚伊眼中显得非常好看。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谢栾的反射弧就是再迟钝也能反应过来了,很清楚地从轻咬舔吻里感受到了这只诺克斯对他表达出的,谢栾的脑子再又有点空白。

    怎么说……这事好像是他自己惹出来的,记起自己刚才做的那件事情,谢栾的眼皮不由得微跳了一下。

    被这么对待着,谢栾当然也不是毫无感觉,身体正常就会有正常的生理反应。

    但到这个程度,这只诺克斯似乎就不太懂得接下来要怎么做了,低哼着把头低下在谢栾脖颈上磨蹭了一下。

    谢栾先勉强分神去看了眼时间,再对上那双正紧紧盯望着自己的青色竖瞳,谢栾给自己做了个心理建设,然后微偏过头做出了决定。

    其实谢栾也就是用手帮这只诺克斯疏解了生理反应,从走出房间到去到生活屋,谢栾感觉自己的脸颊一直发烫着,也或许这只是他的心理错觉……

    “阿栾你是不是身体又不太舒服?”看见走进生活屋的青年,夏琪有些担心地问着。

    青年上一次身体不舒服是在刚到春季的时候,因为气温变化而感冒发烧了,而谢栾现在的状态看在夏琪眼里和那次生病的情况很像,也是眼角看着有点晕红。

    谢栾被问得噎住一秒,他缓慢摇了摇头说:“没事,我……我量过体温了。”

    安分窝在青年怀里的诺克斯从喉咙里发出低低咕噜声,这只诺克斯把圆溜竖瞳微眯了起来,毛绒绒的小尾巴努力半勾在青年的手腕上。

    听见谢栾说量过体温,夏琪才放心了下来。

    那可能是从员工宿舍到生活屋的这一路上太热,所以青年才会有这种表现吧,确实对人类种族来说,脱离了气温调节装置的大夏天也是非常难受的。

    “那就好。”夏琪点点头回应。

    “咕叽……”

    一只绒毛丰厚的莱利幼崽靠近到谢栾腿边,这只幼崽抬着脑袋张开了身体两侧的小鳍翅,对谢栾发出像是有点情绪低落的叫声。

    幼崽过来找他,谢栾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蹲下身去摸摸这只幼崽毛乎乎的身体,“莱利?”

    谢栾用询问语气低念下这只幼崽的名字,很快他被这只莱利幼崽用那对小鳍翅抱住裤腿。

    这只莱利幼崽抱住他的裤腿往前边拉了拉,当然没能拉动,但至少谢栾知道这只幼崽是想让他去某个地方了。

    谢栾示意自己会跟在后边,于是他看着这只莱利幼崽张开小鳍翅啪嗒啪嗒往前走。

    “叽,咕叽——”

    这只莱利幼崽把谢栾领到了莫里森那里,是在会客厅上榜的休息室里,谢栾看见坐在布艺沙发上的人看起来好像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看一眼在自己腿边的莱利幼崽再看一眼谢栾,莫里森知道是这只幼崽把谢栾带过来了。

    在后者的询问中说出左臂已经愈合的伤口平时还会痛的事情,莫里森再补了一句:“老毛病了,不碍事。”

    痛着痛着虽然不能习惯,莫里森早也锻炼出了忍耐力,只不过最近伤口越来越痛,发作起来实在有点无法忽视,莫里森才到休息室里暂缓一缓。

    这怎么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谢栾看着对方有些苍白的脸色,抬起手尝试进行精神疏导。

    精神疏导只能暂缓痛觉,没办法实际治疗莫里森被特殊武器造成的伤口。

    幼崽就在旁边看着,即使治标不治本,谢栾现在也得先装出他能把莫里森治好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得晚更新迟惹,发100红包吧

    继续求一求营养液啾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幼崽护养协会相邻的书:腹黑逆天大小姐异眼灵妃:世子爷休得无礼末世:轮回重生热血江湖之最强邪剑顾少一抱成婚妖娆医妃:腹黑冥帝,太凶猛重生之学霸兼职做影后重生79之影后要致富以心换心[快穿]妖怪公寓重生三百六十五次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