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作为保育员的第七十七天

【书名: 幼崽护养协会 77、作为保育员的第七十七天 作者:酒矣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来到这个有着奇幻景象的星球, 通过当地人的表现, 谢栾才知道把他们带来这个星球的老人在萨恩族里有着很高的地位。

    和其他有设立议会或者保有皇帝的种族不同, 在萨恩族里占据领导地位的是先知, 克莱正是萨恩族目前的三位先知之一。

    除了先知,在萨恩族里地位较高的人就是祭司, 在日常生活中, 普通民众对祭司和先知看起来都非常尊敬。

    比如谢栾跟在老人身后的这一路, 每遇见一个萨恩人都能看见对方上半身稍往前倾, 低头把右手背到身后的行礼场面。

    “那边那个巨大的钟, 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好奇心使得谢栾在前行时问出了这句话, 他们的目的地和这座建筑在同一方向。

    这像巨大时钟一样的建筑看起来也十分古老了,静止不动的指针上缠绕着些许绿植, 与自然相融合。

    “那是先代留下来的造物。”走在前边的先知抬起头, 暗蓝眼睛望向远处的巨大时钟, “特定的人触碰这个时钟, 会发生不可预计的事情,比如说……能到达另一个世界。”

    “——”谢栾蓦地顿住脚步。

    察觉到忽然停下的脚步声, 克莱回过头去看跟在自己后边的两人, 看见青年脸上的表情变化,他不由得挂上微笑:“当然这纯粹只是故事化的传言, 这么多年有无数族人去碰过时钟, 都并没有发生过异常现象。要说有什么意义的话,就是纪念先代吧。”

    同样注意到谢栾脸上的表情,亚伊低低念了下旁边青年的名字:“阿栾?”

    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联系上了, 谢栾站在原地半晌没有应声。

    时间异能、另一个世界——

    令他跟这边世界建立起梦境链接的金球说过自己曾经多次回到过去,试图更改过去以改变未来的结局,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原话不是这样,不过能得出的信息点相同,对方能够回到过去以及到达另一个世界的能力,怎么看都和谢栾现在捕捉到的这两个名词重合。

    金色光球,夏佐,会不会萨恩族的族人?

    谢栾此时非常强烈地产生了这一想法。

    “没事。”谢栾先摇头应了一声,而后他望向前边灰蓝皮肤的长者,开口说,“萨恩族里,有没有一个叫——”

    喉咙里像是突然卡了个东西,在快要说到“夏佐”这个名字的时候,谢栾的声音戛然而止,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

    等不到下文,克莱向对方投以疑惑眼神,但还是耐心地继续摆出倾听者的姿态。

    “……”夏佐。

    说不出来,连番尝试了几次之后,谢栾终于放弃说出这个名字。

    “我突然忘了名字。”谢栾连忙摆摆手,对前边人露出歉然表情。

    克莱点点头表示并不介意,转身继续带着两人前往他的住处。

    现在已经是夜晚,再过一会就该到休息时间,既然带外乡人来到他们的星球,他总也该尽宾主之谊。

    为了不显出异样,谢栾这一路一直控制着自己的神情,保持平常时候的样子。

    为什么每在他要说出“夏佐”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会像有一股无形力量在阻挠着他……

    这是一种强制性的禁止,他不能透露出任何与夏佐相关的信息。

    暂时琢磨不出答案,谢栾现在唯一能比较肯定的,只有夏佐是萨恩族人这一点,不然他实在找不到第二个符合条件的种族了。

    克莱的住处离得不远,虽然是在种族里地位尊崇的先知,但住处并不奢华,他给两人安排了客房。

    “具体确认的方法是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吗?”他们已经来到这个星球,谢栾觉得也该有知情权了。

    这次克莱没有迂回回答,点头说出方法:“很简单,只要他亲自触碰一下圣殿里的心灵之石。”

    “心灵之石可以反映一个人的本质。”在这名萨恩族先知的暗蓝眼睛里沉淀着时间和智慧,对方语意平静地说,“我们需要确认他的本质,然后才决定那条项链的去留。”

    那条属于眼前这只诺克斯,串着一枚戒指的项链是他们种族的其中一名族人在黑市里无意发现的,看见戒指上刻着的诺克斯文字,族人才把这条项链买下并带回到了柯罗诺斯星。

    因为觉得这条项链与串着的那枚戒指的材质都很特殊,这名族人把项链上呈到他们几名先知面前,而在一番研究之后,他们愕然发现了藏在其中的秘密。

    项链确实是普通项链,只不过材质特殊了些而已,但串在上边的那枚戒指就不一样了。

    外形是一枚戒指,这枚戒指实际却是一把“钥匙”——

    用来启动某件,能令星际所有种族都为之畏惧与惊叹的可怕武器。

    在谢栾旁边的亚伊对这段话没有反应,似乎不在意对方所说的事情,表情冷淡地默认接受了。

    而谢栾轻微点下头,从对方的这段话他大致能听出,项链不是普通物品,萨恩人怕亚伊拿到那条项链之后会做不好的事情。

    “你们能理解就好。”克莱补了一句,此时他的目光停放在星际里最后幸存的诺克斯身上。

    萨恩族是与诺克斯交好的种族,当初他们星球发生严重灾难的时候,是诺克斯种族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因为这份恩情,即使在一切似乎都已经非常了然的今天,他们也还是不太想相信三十多年前那场星域大爆炸是诺克斯种族是为了一己私欲而弄出来的。

    如今回想起那场大爆炸发生之前,萨恩族这边其实有主动去联系过已经进入封闭状态的诺克斯种族,得到的回应即使放到现在也让他们想不明白。

    当时诺克斯们是回应说,没有时间了。

    不清楚当时的诺克斯种族在着急什么,克莱是少数还记得这件事情的人。

    虽然不想相信,但星域大爆炸发生的这一事实毕竟摆在眼前,现在面对这最后一只诺克斯,他们除了继续记住恩情以外,另一方面也不得不保留一定警惕。

    在安排的客房宿下,其实有安排两间房,谢栾看着这只跟在他后边走进房间里的成年诺克斯,竟然感觉非常习惯了。

    想到明天对方要去碰那什么心灵之石测验本质,谢栾抬起手,在这只诺克斯的银发上轻摸了摸。

    “会不会有点长了?”微凉的发丝碰在指腹上,谢栾看着这头柔顺银发的长度,不由得这么问了一句。

    快要到腰,这个长度看着也好看,就是谢栾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觉得麻烦。

    谢栾刚这么说完,他就看见被他摸了摸头发的这只诺克斯在右边空气里划开一道小型的空间裂口,从里边随便摸出一把锋利度还可以的短兵。

    还没反应过来,谢栾就感觉自己手里被塞入了这把匕首的刃柄,然后他看着站在他近处的这只诺克斯向他微低下头,把银发向他垂了过来。

    谢栾:“……”

    低头看一眼手里的匕首,再看看对方刻意向他稍微垂过来的银发,谢栾的心情就在无奈与失笑中切换。

    “其实长发也好看,虽然打理起来稍微麻烦一点。剪的话,等回去分会以后,我找把剪刀再给你剪。”把手里的匕首放下,谢栾当然不可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给对方剪头发。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谢栾看着亚伊把头抬起来,这只诺克斯对他点下头,说:“不剪了。”

    眼前之人的长相是一种冰冷俊美,轮廓线条并不柔和,但谢栾现在看到的是对方微垂眉眼的样子,冷淡表情下对他表现出了一种矛盾的温顺。

    这种温顺姿态让谢栾鬼使神差地把碰在对方微凉银发上的手往上移了些,放到对方头上本该生长着漂亮犄角的位置,在这位置摸了两下。

    没过一会,这只诺克斯把隐藏着的犄角显露了出来,而谢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来回摸了也就算了,最后他竟然……在那左边的犄角上亲了一下。

    好在在被对方注视着的时候,谢栾靠着摸尾巴蒙混过去了,但在第二天醒来的现在,谢栾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懵。

    不过没有给谢栾发呆的时间,现在是他们要去那座坎亚圣殿的时候。

    等亚伊触碰那块心灵之石后拿回项链,他也就能知道这条项链让萨恩族这么慎重对待的原因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发红包~

    5.20快乐,爱你们啾啾啾=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幼崽护养协会相邻的书:腹黑逆天大小姐异眼灵妃:世子爷休得无礼末世:轮回重生热血江湖之最强邪剑顾少一抱成婚妖娆医妃:腹黑冥帝,太凶猛重生之学霸兼职做影后重生79之影后要致富以心换心[快穿]妖怪公寓重生三百六十五次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