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作为保育员的第六十七天

【书名: 幼崽护养协会 67、作为保育员的第六十七天 作者:酒矣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死亡万花筒     被尾巴圈着拉过去的时候, 谢栾的手还摸在他前边这只诺克斯的银发上, 又一次猝不及防从对方口中听见“喜欢”这个词, 谢栾这次呆住的时间明显要更长一些。

    而在说完这两个字之后, 亚伊思考了下,他再在后边补充一个词。

    “想要。”

    同样是离得很近的低缓声音, 听在谢栾耳边格外清晰, 这两个词语放到一起, 让谢栾很难有把这种喜欢再理解错的机会。

    这是谢栾第二次听见这只诺克斯对他说喜欢, 第一次听的时候, 谢栾下意识把对方说出的“喜欢”理解为一种雏鸟情节。

    但这一次, 谢栾觉得他好像没办法再这么去理解了。

    刚才他问这只诺克斯喜不喜欢那朵花,谢栾看见对方点下头, 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动。

    而到这只诺克斯开口对他说喜欢的时候, 谢栾看见近处这双竖瞳里的瞳仁微缩了下, 和刚才点下头时那种可有可无的冷淡神情不同。

    间隔着说完那两个词, 用尾巴圈着谢栾的亚伊没再做什么,就只是微低下头, 竖瞳无声注视在前者身上。

    毫无防备地, 谢栾被这只诺克斯向他不经意表现出的这种温顺姿态给再轻戳了戳心脏某处。

    对方之前主动低下头给他摸角的时候也是类似姿态,当时谢栾就有一点这种感觉, 但他迟钝地反应不过来。

    这种被轻戳中心里某处柔软地方的感觉, 应该被解释为动容。

    当被特别对待的时候,作为接受这种“特别”的人,通常很容易就能发现。

    谢栾现在清楚感觉到了。

    “……其他的呢?”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 谢栾顿住好一会,最后只来得及想出这句话。

    问出这句话之后,谢栾等了片刻,他听见回应的声音。

    “不知道。”思考一秒,亚伊给出这个回答。

    不是没有,而是不知道。

    这个回答对谢栾来说有点犯规。

    腰上的尾巴圈得很牢,在这条冰凉尾巴愿意松开之前,谢栾挪动不了位置。

    在这姿势下,谢栾忽然感觉自己脸颊边被亲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又被啄了第二下。

    碰到脸颊上的薄抿唇瓣带了点微凉触感,但也是柔软的。

    这种触感正从颊边往唇角渐渐靠近,谢栾发现了这一点,但因为从这啄吻中感觉到特别小心的试探意味,谢栾心里顿时一软,稍微放松下身体,最终选择不动。

    被允许了。

    这只诺克斯圈在青年腰上的尾巴尖不自觉动了动,下意识把尾巴再稍微收紧了些。

    等到被这条银色尾巴放开,谢栾摸摸自己刚被啄了一下的唇角,有些鸵鸟地没有说话。

    在这个时候,谢栾听见旁边穆卡幼崽对他发出的一阵低低声音,不是嘶声,是更单纯的一种声音。

    对此谢栾不由得低咳了声,他靠近去,让这只穆卡幼崽把头低下一些,然后谢栾亲了亲这只大型幼崽的额头。

    四名重要的悬赏通缉犯被报告在塞纳星受捕,确认信息无误,接收到这一报告的星盟总部在第一时间就派遣了相关人员前往塞纳星,只花了短短两天时间就赶过来了。

    这四个人都是恶名昭彰的星盗团伙高层,星盟发布的悬赏金额十分可观,加起来少说都有一千多万信用点。

    “是什么人把他们抓住的?”队伍里的其中一名星盟人员在察看了下犯人的情况后,对杜克问出这个问题。

    为了防止重要罪犯逃跑,被派遣过来塞纳星的星盟人员当然是军人。

    作为星盟军队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战士,派遣人员对被绑着的四名罪犯身上的伤势几乎可以说是一目了然,是被同一个人击伤的。

    其中一人是重伤,上半身正面遭受了一次力度极重的猛击,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挨这一下不是肋骨断了好几根能解决,而是直接粉碎。

    这道攻击其实是有意往心脏位置去的,要不是对方在生死关头紧急调整受击姿势,估计早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在他们眼前的这名年轻人很明显不是能做到这件事情的人,所以派遣人员在这时多问了一句。

    这也不像是穆卡族会有的攻击方式,但如果不是穆卡族,在这个星球上制服这四名通缉犯的会是什么人?

    一般人可做不到这件事情,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四名通缉犯作为异能者确实都很有能力,否则也不可能在多方追捕中逃到现在。

    杜克支吾了会没有答话,想着蒙混过去,他之前光想着联系星盟把这四人逮捕,却忘了这事还可能曝露那只诺克斯的身份。

    亚伊的诺克斯种族身份应该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虽然杜克本人对诺克斯种族没有敌意,但他也知道这个在传闻中已经灭绝的种族在星际里是遭受着诸多敌视的。

    但杜克不说,他却不可能堵住前边四人的嘴,那名重伤躺着的通缉犯似乎还陷入在之前的心理阴影里,在这时候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诺克斯种族没有灭绝,他们还有族人活着,在这个星球上……”

    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星盟人员的表情都微有变动。

    这对这些派遣人员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当初那颗唯一幸存的诺克斯幼崽蛋本来就是星盟的侦查部队找到的,有资历的星盟人员都是知情者。

    他们只是惊讶,这颗幼崽蛋原来顺利破壳了,破壳出生的那只诺克斯幼崽应该已经进阶到了成年期,还这么巧能让他们在这个星球遇见。

    “能让我们和他见一面吗?”给四名星盗都铐上阻断异能的特殊手铐,派遣队伍里的为首者把视线移向旁边的年轻人。

    这一面最后是见到了,派遣队伍的人并不是要去找对方麻烦,只是这次任务需要,他们得给对方做个记录。

    记录贡献,制服重要的通缉逃犯并将逃犯送交给星盟,这能算是一项杰出贡献。在星盟的年度评定里,按个人的贡献度,有可能会颁发荣誉奖章。

    虽然记录一名诺克斯的贡献对记录人员来说有些微妙,但对方这次确实做了好事,他们不能否认这一点。

    银发绿眸,身后一条标志性的银色尾巴。

    已经很多年没再见过活生生的诺克斯种族,派遣队伍的军人们在真正看见的一刻还是不免顿住一秒。

    “感谢你为星盟做出的贡献,悬赏金会在我们把犯人押送回星盟之后颁发,请先提供一个有效的晶卡账户。”为首较年长的军官按正常情况行了个军礼,表达星盟对贡献者的感谢。

    亚伊没有应声,偏过头把视线放到旁边青年身上。

    谢栾这边很快提供了一个卡号,因为亚伊没办晶卡,谢栾只能先提供自己的。

    “等回去盖亚星办一张新卡,我再把这部分钱转过去给你。”目送星盟人员走了之后,谢栾开口对旁边人说这句话。

    悬赏金该是由对方拿,不过那四名星盗带的那枚空间钮里的财物以及埋藏在另一个星球的大笔财宝,谢栾就都让杜克去处理了,希望这笔钱能帮助这个村镇发展。

    但话刚说完不久,谢栾就看见离他不远的那条银色尾巴小幅度动了一下,然后他听见这只诺克斯对他说:“给阿栾。”

    是很平静的陈述语气,可谢栾一想这笔钱的数目,足足一千多万信用点,那当然不可能对方说给,他就真的拿了。

    知道对方这句话是认真说的,谢栾想了想,找了个折中方案:“可以暂时放在我这里,我不用,帮你存着。”

    “好。”简短应了一声,亚伊点下头,侧脸的轮廓线条在这时仿佛略略柔和些许,在冷淡眉眼下窥见的神情也显得不那么难以接近。

    这趟远途旅行的时间差不多了,确认破壳出生的八只新生幼崽的身体状态都已经稳定下来,谢栾也该准备回程。

    知道青年准备要走了,在谢栾预订航班的前一天,村镇里的成年穆卡族带着这些幼崽去做了件事情。

    在这天早上的时候,谢栾就见大人带着幼崽出门,而平时喜欢跟着他的尼克也主动去加入了这个队伍。

    谢栾一开始是也想跟过去看看的,但杜克拦下了他,让他在屋子里等着就好。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谢栾也只好不破坏安排地等着。

    并没有等多久,大概只一个多小时过后,待在屋子里的谢栾就听到大人和幼崽回来的声音。

    幼崽们先进了屋,在谢栾刚把注意力提起来没一会,他就被进到屋子里的十几只穆卡幼崽给簇拥围住了。

    被幼崽围在中间,谢栾原本习惯性准备哄一哄这些幼崽,但还没来得及做这件事情,他就因为这些幼崽用前臂捧给他的一颗颗青色宝石而微愣住。

    是巴瑟矿石。

    巴瑟矿石其实就是一种青色而带着半透明度的宝石,即便不论其作为高科技武器核心原料的重要作用,光凭外貌,这种原石在经过加工打磨之后,一定也能卖出不菲的价格。

    捧在这些幼崽前臂上的宝石不是由大人采掘的,而是这些幼崽在模仿学习大人的动作之后亲自采掘出来的。

    按幼崽的体型,八只还是小宝宝的穆卡幼崽采出的矿石就要小颗一些,谢栾蹲下身去接这几只幼崽抬着前臂给他捧过来的宝石。

    一颗一颗叠放上来,谢栾用两只手勉强接住了,等他接完,这八只幼崽才像是特别高兴地对谢栾挥动下它们的前臂,发出一阵低低嘶声。

    是表达喜欢,也是表达感谢。

    因为有青年的照顾,它们才诞生在了这个世界。

    谢栾收到的最大的一颗宝石,是尼克捧给他的,为了顺利采掘出这颗宝石,这只穆卡幼崽在矿场里挑选了很久,这是同行的大人告诉他的。

    这是哪一家的幼崽?

    在悬浮的虚拟面板上一个字一个字出现这句话,屋子里的一只成年穆卡族对谢栾询问这个问题。

    只知道这只穆卡幼崽是跟着青年一起来到村镇的,村镇里的穆卡族不知道其他事情。

    因为觉得这件事情没有特别说明的必要,杜克当时也没有讲。

    现在他想解释这只穆卡幼崽是入住在一家幼崽护养分会里的,没有家长,刚张开口的时候,谢栾抢在他之前回答了。

    “是我家的。”说出这四字,谢栾微顿一下,又确认地温声重复一遍,“是我家的幼崽。”

    家长是他,这只穆卡幼崽也和屋子里的其他幼崽一样,是有家长的。

    其实当初在领养人鱼幼崽的时候,谢栾就有认真考虑过分会里其他待领养幼崽的问题。

    他不是因为偏心才领养了迦尔,对分会里幼崽,谢栾都是同样的爱护态度。之所以先领养迦尔,是因为这只人鱼幼崽已经完全把他认定为是家长,像夏琪说的,这只小人鱼基本不可能会接受其他人的领养了。

    分会里其他待领养的幼崽,在这些幼崽真正拥有家庭之前,谢栾也愿意担任家长的角色。假如过去一定时间,这些幼崽还没有合适的大人来领养,谢栾和分会里的其他几名保育员都有领养的意向。

    这只穆卡幼崽被别人领养的可能性很低,想到这只幼崽在战斗时那么努力想要保护他,谢栾说出刚才那句话的语气就格外柔缓了。

    从一开始被谢栾温柔对待过之后就喜欢跟着前者,这只穆卡幼崽在潜意识里其实是把谢栾当成家长的。

    现在听见谢栾的话,这只外形可怕的大型幼崽就像乖宝宝一样低下头,从喉咙里发出一点很容易能辨认的嘶声。

    第二天在塞纳星的航空港登上星舰,谢栾带上的不只是亚伊和尼克。

    昨天他跟其他大人商量之后临时决定,让新生的这一批穆卡宝宝也入住到云宝分会里,和其他种族幼崽一起接受护养和学习。

    入住费的话,这些幼崽送给他的小颗宝石就足够当很多年的入住费了。

    听取了谢栾之前的建议,杜克联系并说服了好几个同样出产巴瑟矿石的村镇,准备对出口的巴瑟矿石进行统一提价。

    不久前在荒野里种下去的达罗树树苗对环境适应良好,这种树木本身具备极高的生命力,易于成长。

    杜克预计,在下一年春天,他们也许就能看见许多鲜活绿色了。

    虽然这抹绿意相对于整个塞纳星来说还远远不够,但杜克现在很有干劲,他想联合居住在其他村镇以及小城市里的穆卡族一起,把这种鲜活颜色扩散得更大一些。

    等未来某一天,塞纳星真正变成绿意盎然而生机蓬勃的样子,届时杜克想再邀请青年来他们的星球做客。

    作者有话要说:  去医院复诊,所以请假惹,文案上有写…忘记标日期是我疏忽了_(:3∠)_

    有意外情况需要请假都会标在文案上,下次会记得多标个日期咳

    今天在医院吊完水回来就开始码字啦,这章比较粗长一点啾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幼崽护养协会相邻的书:腹黑逆天大小姐异眼灵妃:世子爷休得无礼末世:轮回重生热血江湖之最强邪剑顾少一抱成婚妖娆医妃:腹黑冥帝,太凶猛重生之学霸兼职做影后重生79之影后要致富以心换心[快穿]妖怪公寓重生三百六十五次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