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为保育员的第四十四天

【书名: 幼崽护养协会 第44章 作为保育员的第四十四天 作者:酒矣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霍狄家族的老家主亲自前往希洛林星,并且出席于星盟最高法庭这件事情, 在游星以及星网的其他一些资讯平台上出现了点影子。

    这是由霍狄家族一手操作的, 目的是给赢得审判后的后续事件做铺垫, 高调接回家族里开发出变异异能的幼崽。

    星际法庭跟现代法庭的许多流程都不一样, 谢栾表情平静地坐在席位上, 他在早几天前已经紧急恶补了这部分常识。

    代表审判开始的声音已经响过了, 现在这场里法庭的所有一切都在记录系统的笼罩之下, 审判结束后将在星盟最高法庭中保存一个永久备案。

    这个备案将共享于所有作为星盟成员种族的各个法庭,如果是没有十足底气的原告, 一般不会敢选择直接站上这里。

    同样奉行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审判开始后, 在谢栾对面悬浮台上的人处于发言的第一顺位。

    将黑色手杖抵于地面,坐在席上的霍狄老家主显得非常沉着, 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站在对方旁边的男人开始呈递证据, 并对己方观点进行了一个概述。

    不认为这次审判有任何难度, 男人陈述完腹稿后就只抓住最简单的一个核心点,在上边重重踩了一脚:“在已有证据证明幼崽是明确归属于霍狄家族的情况下,对方仍坚持拒绝配合,这项行为在星盟法律里是绝对说不通的。或者说, 这本身就是一种触犯星盟法律的行为。”

    呈递上的证据足以证明对方的这个观点,确认作为证据呈递的文件不存在任何伪造痕迹, 在较高席位围绕着圆形场地分布的十一名审判员心底也差不多有了些许偏向。

    审判要求公正, 但在审判正式开始前, 在场的审判员其实也觉得这次审判应该没什么悬念,因为这确实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直观的案件。

    在霍狄家族这边,结束发言的男人甚至都认为对面人的发言可以完全不用听了,无论对方再怎么掰扯也不可能对这一点做出合理解释。

    虽然现在处于上方席位的审判员与大审判官都还没做任何表态,从几名审判员不经意的点头动作以及表情变化也隐约能看出态度。

    但无论如何,两边悬浮台上的人都是有发言权利的,等接收到发言示意,谢栾从席位上站了起来。

    “一家幼崽护养分会需要对分会里的所有幼崽负责,基于这样的原则,我不能让霍狄家族派来的人将幼崽认领走。”诚恳平静地说出这段话,谢栾在一众审判员的视线里把身体站得很直。

    如果光从神情状态,审判员还真没法说对方的状态有半点不好,在右边悬浮台上的青年从头到尾都非常镇定,镇定得很有说服力。

    只是简单表明自身立场,谢栾把剩下任务交托给旁边的辩护人,同时把目光移到圆形建筑下方一个封闭着的木质门上。

    在门里,有跟着他们一起来到希洛林星的证人,不止一个。

    “按照星盟法律,故意遗弃幼崽的家庭即被判定为失去了对幼崽的抚养权,同时这也触犯了星盟法律的第39条,是需要接受处罚的恶劣行为。”辩护人说出这段话时,不仅对面席位上的人脸色微有变动,在场的所有审判员在听到遗弃幼崽这四个字的时候表情也一下子变得更加严肃。

    意识到这其中可能真的存在意料之外的情况,十一名审判员把之前的微弱偏向全部拉了回来。

    但辩方还没有给他们呈递任何实质证据,光凭发言,这样的辩护是没有任何力度的。

    就像是听见了席位上的审判官心里在想什么,站在谢栾旁侧的辩护人在这时提出了让证人出庭的请求。

    证人?

    在旁听席上坐着几个的都是霍狄家族的人,听见对方居然请得出证人,这几名家族核心成员都咯噔一下,心里这才终于开始有点稳不住了。

    这件事情他们当初处理得很干净,不可能留什么把柄。

    唯一那个拿了钱帮他们家族做收尾工作的人,在办完事以后也按之前说好的,拿着那笔钱藏得远远的了。

    连他们都找不到这人现在在哪里,对方更不可能找得到……

    以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旁听席上的几人才刚稍微定下心来,从下方深褐色门里走出来的人就让他们彻底失态了,表情在一瞬间变得的无比僵硬。

    即使是从开始一直以稳操胜券态度坐定在对面的霍狄家主,此时也不得不捏紧了手上的手杖。

    是在星盟最高法庭上,哪怕霍狄家族的人现在有多想把从门里走出来的人弄死,现在除了向对方投以含带威胁的视线,他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在众人目光下进场的中年男人战战兢兢地走上了他该去的位置,不敢跟霍狄家族的人有任何的视线接触。

    作为证人,奥奇一上场先说了自己的身份,再把自己曾经给霍狄家族做事的经历也说出来了,直接挑明了两者间的这一层关系。

    “大概在两年多前,老家主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把那只幼崽遗弃在远一点的星球,而且让我在办完事以后不要再回海伦米特星,最好也走得远一些。”奥奇对上方席位的一众审判员讲述这件事情,从声音能听出他此时整个人都还处于一种惶惶不安的状态,“我当时也是被钱蒙了眼,这几年也后悔过很多次,所以……所以现在才愿意出来当证人。”

    “我们家族从来没有雇佣过这么一名仆人。”控方席上的霍狄老家主把手杖往地面一击,敲出一记沉闷声响,而他的目光牢牢盯视在刚才说话的人身上。

    证人所在的席位离控方席很近,奥奇稍微一抬眼,他就接触到霍狄家主充满压迫的目光,差不多要在他身上戳出个窟窿来。

    “做伪证的代价很重,劝你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害了自己。”不知道对方从哪挖出这个连他们家族都已经找不到的证人,霍狄老家主现在根本不打算承认对方曾经给他们家族做事,一口咬定对方是做伪证。

    说出代价两字,霍狄家主也已经是明着放出了威胁,只要对方不傻就能听出,这里边隐含着报复意味。

    被威胁得背脊一冷,在老人如鹰的锐利目光中,奥奇吞了口口水才勉强没让自己临阵脱逃,额上早就因过度忐忑冒出了阵阵冷汗。

    问他怕不怕霍狄家族的报复,那他当然怕啊——如果不是被星盟侦查组的人抓住了,又了解到了抓自己的那些人的身份,那就是给奥奇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上庭来当证人。

    抓住他的那些人向他保证,不会让他遭受霍狄家族的报复,并且说在他作为遗弃幼崽的帮凶这一点上,愿意出席当证人能够稍微减轻处罚。

    “首先该证人无法证明其曾经在霍狄家族做事,因为这是莫须有的事情,在这个前提条件下,我方不认为该名证人的证词能具有任何效力。”站在霍狄老家主旁边的控方律师也随即咬死这一点,直接把站在证人席上的中年男人打成是做伪证的。

    对方要怎么拿出自己曾经给霍狄家族做过事的证据?

    想了一圈,霍狄家族的人认为对方是拿不出来的。这种事情能有什么证据,几年前都处理干净了,他们现在咬定说没有就是没有。

    当初他们就不应该给钱让对方自己躲远点,应该把人给直接解决了的,这是霍狄家族的人现在唯一后悔的事情。

    这样突然冒出一个人说自己跟霍狄家族有关系,而且还是一个这几年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的人,对方作为证人,发言可信度确实有限。

    但就在审判员们快要认可控方言论的时候,证人席上的中年男人再次开口。

    “我有证据。”迎着不远处的阴鹜目光,奥奇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说出这句话。

    他有证据,这证据不是他弄到手的,他没这个能力,手头上的证据得归功于军部侦查组派出来抓他的人。

    对方追捕他时所查出的,霍狄家族近年的人员流动概况,是记录在光脑中的一份数据,侦查组的人黑进了那台光脑。

    证据呈上,确认为有效证明,在场所有的审判人员,包括大审判官在内都相继表露出了哑然神情。

    对方确实没有乱说自己与霍狄家族之间的关系,而后者刚才又那么急于否定这个事实,这其中所反馈的信息量就显得有点大了。

    一个大家族的人竟然故意遗弃幼崽,现在又不知道因为什么理由想要认回来,触及真相的审判人员此时都有种荒谬感觉。

    奥奇没去提霍狄家族遗弃幼崽的原因,这是因为谢栾之前跟他说可以不用提,分会里的人鱼幼崽不能说话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必要的话,谢栾希望这件事情就这么被掩埋掉。

    语言能力存有障碍的幼崽在人鱼种族里会受到很多轻视,谢栾改变不了一个种族的观念,事情就此掩埋掉的话,幼崽在长大以后就不会被某些人拿小时候的缺陷来说事。

    “如果审判员还对我的发言有所怀疑,我还可以上呈一份测谎报告,希望能作为一份参考。”站在证人席,奥奇知道自己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于是他再咬牙说出了这段话。

    在星际法庭里,上呈测谎报告是非常常用的一个手段,这个测谎报告并不能作为实质证据,但它可以作为一个参考,增加上呈者发言在审判团眼里的可信度。

    测谎报告最后还是呈了上去,上边印着的是一个高分通过的标记,审判员们心里已经有了衡量。

    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还能拿出证据,对暗示的报复也仿佛无动于衷,霍狄老家主捏着手杖的力度几乎要将杖头掰断。

    上庭的第一名证人已经让霍狄家族这边一下子方寸大乱,但这一轮攻击却还不算完,很快,第二名证人被传唤上庭。

    是赛维拉种族的人,对这名证人,在场霍狄家族的人并不认识。

    可神经已经紧绷起来了,面对一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证人,他们现在也不敢掉以轻心。

    “我是当初把幼崽送到云宝分会的人,发现幼崽的地点是在盖亚星的废弃场,从一点,我可以证明幼崽是被恶意遗弃的。”这名站在悬浮台上的赛维拉人目不斜视,非常坚定地说出自己的证词,“发现幼崽的时候,那只人鱼幼崽已经处于很严重的脱水状态,我第一时间把它放回水里,并且带去了幼崽医院,医院里的医疗记录可以作为我这段话的证据。”

    等证人说完这段证词,谢栾这边才按下悬浮台上的按钮,把整合起来的两份证据一起呈递了上去。

    一份是当初云宝分会收养幼崽时,对将幼崽送过来的人的身份记录,另一份就是对方口中所说的医疗记录,这是谢栾特地向对方要到代理权,跑了一趟那家幼崽医院才弄到手的。

    证明幼崽是被故意遗弃,且情节严重差点导致幼崽死亡,谢栾不准备让霍狄家族那边在最高法庭上有一丝一毫辩解可能。

    审判团看完呈递上来的医疗记录,大多数审判员的表情都当即变得凝重。

    从医疗记录上看,严重脱水的人鱼幼崽当时几乎是处于生死边缘,有着极高的生命危险,多亏捡到它的人将它第一时间放回水里才堪堪保住了生机。

    这样的经历对一只幼崽而言,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光是想想都令人背脊生寒。

    “我这里还有一份或许不能作为有力证据,但可以作为附加参考的录像。”得到审判团的允许,谢栾把他带来的一块芯片放进操控台的凹槽里,录像内容开始呈放在虚拟屏上。

    显示出来的场景是云宝分会。

    一只人鱼幼崽游近在水池边缘,而站在幼崽面前的人类青年蹲下身去摸了摸这只幼崽的头发,然后用双手把这只人鱼幼崽从水里慢慢抱了起来,抱到怀里。

    录像内容很短,二十秒不到就播放完了,谢栾把录像画面定格在倒数几秒,开口说:“因为差点脱水死亡的经历,这只幼崽变得很害怕离开水,现在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但从录像里幼崽的反应,相信还是可以很明显看出这种心理障碍。”

    幼崽的本能反应是不会骗人的,虽然录像里的人鱼幼崽不再像最初那样一离开水就拼命挣扎,但在离水一刻表现出的轻微僵硬以及害怕情绪还是没有完全消除。

    有一点很直观,这只人鱼幼崽在离开水以后就非常本能地向青年寻求安全感,窝在青年怀里好一会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控方故意遗弃幼崽的行为已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我不认为这样的家庭有任何资格再认领这只幼崽,除了伤害,他们对幼崽没有尽到一丝一毫的护养责任。”谢栾也是有脾气的,但他克制住了这种情绪化冲动,结束发言。

    被直接当着面毫不留情地指责,且在对方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在场霍狄家族的每个人都有种脸皮被人扒下来,扔在地上踩的难堪感受。

    本来接下来还该让双方再进行一轮辩论,但现在青年这边的证人及证据一出来,霍狄家族那边的人都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这让整个审判团看见了这次审判的结果。

    星际法庭的判决是在审判团经过最终讨论,以审判员及大审判官的投票来决定。

    审判员各持有一票,大审判官持有两票,得票多的一方胜诉。

    票数直接显示在虚拟屏上,在审判员相继确认投票以后,虚拟屏上的数字开始变动。

    1、2、3——

    屏幕上的数字眨动得很快,在短短数秒间就定格出了一个最终结果。

    13:0

    确实是毫无悬念的一场审判,只不过它的结果与霍狄家族想象中的完全颠倒了,他们成了败诉的一方。

    真正看到这个结果,从刚才一直紧捏着手杖,手背青筋都因此而凸起的霍狄老家主像是一下没缓过劲,没拿稳手上的深黑色手杖,手杖脱手摔落到了地上。

    伴随清脆的落地声,这根手杖还在地上滚了几圈,正像是霍狄家族现在的状况。

    经过星盟最高法庭的审判,幼崽的抚养权归云宝分会所有,这已经是让谢栾满意的结果。

    至于故意遗弃幼崽的主谋及帮凶要在后续受到什么样的处罚,这不是谢栾关心的内容。没在这个星球多做停留,谢栾直接乘坐星舰回到了盖亚星。

    但虽然谢栾不关心霍狄家族会怎么样,由于后者之前所做的那些铺垫,导致在星网上有一部分人正关注着霍狄家族在星盟最高法庭上的动向。

    正所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霍狄家族于最高法庭上败诉以及败诉的具体原因,在谢栾还在商务星舰上待着的几天里就已经渐渐传开了。

    特别是在游星上,讨论参与度最高的是人鱼种族的成员。

    无论转发还是评论都无一例外是谴责语句,故意遗弃幼崽这种行为是极其恶劣的,对方还是一个大家族,更是半点没有谅解可能。

    本来霍狄家族这边就已经够焦头烂额了,老家主都面临着要到星盟监狱里待几年的危险,现在他们家族的事情还被传到了游星上……

    家族名声一落千丈,狠跌这么一次,霍狄家族在名声上再想翻身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别说翻身,家族里的人这段时间怕是都得暂时夹着尾巴做鱼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幼崽护养协会相邻的书:腹黑逆天大小姐异眼灵妃:世子爷休得无礼末世:轮回重生热血江湖之最强邪剑顾少一抱成婚妖娆医妃:腹黑冥帝,太凶猛重生之学霸兼职做影后重生79之影后要致富以心换心[快穿]妖怪公寓重生三百六十五次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