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作为保育员的第二十三天

【书名: 幼崽护养协会 23|作为保育员的第二十三天 作者:酒矣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得说星际时代的万用药还是很管用的, 谢栾喝完药后盖着被子出了点细汗, 到接近傍晚的时候,他的高烧就全退了。

    脑袋晕沉沉的感觉消散大半, 谢栾逐渐恢复清醒意识,而这时他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左边脸颊正轻贴着的某种冰凉触感。

    自己正抱着这个冰凉物体, 意识到这一点,谢栾在刚睁开眼时就把视线移了过去。

    而映入他眼底的,是一道质感冰冷的银色,一条像西方龙的龙尾那样的银色尾巴……

    谢栾:“……”

    一时有点懵,在视线刚移过去的时候,谢栾看见这条银色尾巴的末端微翘了翘。

    这条银色尾巴像是十分顺从地给他抱着, 就静静地由着他把手抱在上边,也不做任何反抗。

    谢栾这时把视线往另一边移过一点,不出意外对上了一双淡青色竖瞳, 像冬日天空一样的清冽干净,是非常好看的一双眼睛。

    在这双眼睛里栖息着某种光彩,温度虽然不明显,却能让人感觉到对方应该是在注视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视线专注又格外安静。

    他在烧得晕沉沉的时候,把这只诺克斯的尾巴当成降温用的抱枕了——在这短暂的对视中联想出前因后果, 谢栾顿时反应过来, 匆匆把自己手上抱着的这条银色尾巴放开。

    放开这条尾巴之后,谢栾此时心里还是不免有一丝微妙的尴尬情绪。想着现在该说点什么解释一下好,但在这个时候, 他的脸颊忽然被轻轻磨蹭了一下。

    磨蹭在他脸颊上的正是对方的左边脸颊,这种方式就像大多数幼崽会做的那样,把身体蹭拱在信任的人身上,像对方表达出自己的亲近与依赖。

    有种像被幼崽拱了的感觉,尽管低下头来轻蹭着自己脸颊的人毫无疑问是成年形态。感受到了这种亲近依赖,谢栾顿了顿动作,最终还是由着这只成年的诺克斯轻轻磨蹭他的脸颊。

    也并没有磨蹭多久,仅仅是重复轻蹭了两下,谢栾就见着对方退开了一些。

    “阿栾。”语速不快,在这道低沉声音里透着一种冷淡质感,但在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却又似乎显得低缓认真。

    成年期的第一句话,亚伊对在他面前的人类青年低低发出这两个音节。

    第一句话,他想让这个人听见。

    没有想到对方会忽然喊一下自己的名字,谢栾微愣了下。

    但在谢栾回过神之前,他视线里的成年诺克斯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窝进他怀里的圆乎幼崽。

    “乎呜。”往青年怀里拱了拱,这只幼崽低呜了一声。

    面对幼崽形态,谢栾就基本丧失拒绝能力了。

    摸了摸怀里这只诺克斯幼崽头上的两个小犄角,谢栾又顺着摸了下这只幼崽的背脊,毛绒绒的相当软乎。

    被青年顺摸背脊的诺克斯幼崽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咕噜声,拖在身后的毛绒小尾巴也跟着微翘了翘。

    生病发烧这事来得快去得也快,既然是要去参加比赛的,谢栾在剩下的这点时间里当然还是有意想让分会里的三只小胖啾多做一些飞行上的针对性练习。

    之前谢栾去星网上搜索了下与这幼崽飞行大赛有关的内容,他发现如果幼崽想要在这飞行比赛中拿下好名次,提前做一点针对练习还是挺必要的。

    为了给比赛增加难度和趣味性,也为了真正考验一只幼崽的飞行能力,幼崽飞行大赛里的赛道设置显然不是普通的一条直道或者多加几个弯道这么简单。

    而为了让自家分会里的三只小胖啾不被陌生的赛道设置给难住,谢栾已经把过去五年的比赛录像都认真看了一遍。

    飞行大赛每一年的赛道地图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但不管比赛地图和赛道路线再怎么变,历年比赛里也存有相同点,那就是计分方式以及赛道中的难点设置。

    由举办方选定某星球上的一个地点作为比赛地图,和普通的竞速比赛一样,在这个地图里会存在起点和终点。

    但判断名次的条件并不是只看哪只幼崽先抵达终点,还要看每只幼崽在从起点到终点的这一过程中,所得到的分数。

    这个分数怎么计算?

    从赛道的起点到终点会分布着很多像由浅金色雾气围成的气体圈圈,幼崽每飞行穿过一个金色圈就算得一分。

    但这种气体圈圈不是一直固定存在的,许多时候会在幼崽穿过一个圈之后才突然出现,并且时不时会出现在非常刁钻的位置,比如说垂直上方,又或者需要急拐弯的转角。

    这种把突然出现的金色圈设置在刁钻位置的做法,其实就是赛道的难点设置,谢栾想给自家三只小胖啾做练习的也正是这一点。

    “宝宝,看懂了没有?”谢栾单手把光脑捧在被他抱在怀里的三只啾面前,在把他专门剪辑出的比赛视频播放完以后,他低下头温声询问正乖乖蹲在他怀里的三只幼崽。

    在虚拟影像里播放着的是历年飞行大赛中出现过的困难点,这是谢栾在昨天晚上才加班整理出来的东西。

    “啾!”蹲在青年怀里的三只幼崽现在都抬起了脑袋,三双乌溜溜的黑色眼睛一起望在青年脸上,回应着清脆地啾了几声。

    “那我们现在来一起练习一下。”挨个摸了摸怀里三只幼崽的小脑袋,谢栾把抱着的这三只小胖啾放到庭院的草地上。

    在比赛前做一些针对性练习,谢栾不认为这是投机取巧的方式,只能说是大部分人都会做的事情。

    且在今年的飞行大赛里,肯定有许多幼崽不是第一次参加,这部分幼崽本身就拥有经验优势。既然这样,那谢栾当然也要为自家的三只幼崽多争取一点优势,尽量不让这三只小胖啾输在起跑线上。

    听见青年说要练习,被放到草地上的三只幼崽都拢拢翅膀摆出了一副很严肃认真的样子。要不是现在马上要开始训练,谢栾还真是忍不住想弯下眉眼,蹲下身去抱一抱这三只幼崽。

    唇边还是没忍住弯起了一点弧度,谢栾努力把这点弧度压下,也表情认真地开始指导这三只幼崽进行飞行练习。

    主要是练无预兆的突升、急转、连续变向之类,针对性地练习了一周时间,飞行大赛举办的日子也就马上要到了。

    “阿栾你尽量早点回来啊,不然分会里的幼崽要闹了,到时候我们几个可真应付不来。”在给青年送行的时候,夏琪带着点无奈表情说出这句话。

    夏琪说这句话不是没理由的,在青年生病晕倒的那一天,在大厅里玩着的十几只幼崽从早上就时不时往屋门那边望一望。而等到下午的时候,这些个幼崽就都凑到他们身边,一双双圆溜溜的竖瞳望在他们身上,还一起发出低呜声,明显有些躁动了起来。

    特别那原本窝进了木制鸟架顶层小屋子里的三只小胖啾飞到他们面前,对他们连着啾啾啾了好一会。

    那天他们可是好生跟这些幼崽解释了几遍是青年今天生病了,很快会好,等好了就会过来陪它们,这才终于把这些幼崽安抚下来的。

    “我带佩佩它们去奥尔特星参加比赛,很快会回来的。”看着围近在自己身边的一群毛绒绒,还有靠近在旁边的穆卡幼崽,谢栾每一只都伸手去摸了摸。

    也去室内泳池那边跟游近到边缘位置来的人鱼幼崽说了相同的话,谢栾同样摸了一下这只人鱼宝宝的那头浅金色短发。

    这些幼崽都还能哄得住,但一早提前窝在他怀里,还往他怀里连着拱了又拱的诺克斯幼崽,谢栾就哄不住了。

    “乎呜。”把身体在青年怀里团成了圆乎乎的一团,这只诺克斯幼崽用它像玻璃球一样圆溜溜的淡青色竖瞳注视着谢栾。

    跟这双圆溜竖瞳对视,又感受到怀里一下一下的轻拱,谢栾大大屈服了。

    而在谢栾屈服之后,这只圆乎幼崽很自发自觉地爬到了他的左边肩上,在靠近肩窝的位置趴伏着窝了下来,毛绒绒的小尾巴在身后略微翘起着。

    于是左肩上趴着一只白色毛球团,怀里抱着三只小胖啾,谢栾乘悬浮车抵达离云宝分会最近的一个航空港,坐上了前往奥尔特星的商务星舰。

    作者有话要说:  那么云宝分会的库提宝宝和另外两只小啾能在这次飞行大赛里拿第几名呢=v=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幼崽护养协会相邻的书:腹黑逆天大小姐异眼灵妃:世子爷休得无礼末世:轮回重生热血江湖之最强邪剑顾少一抱成婚妖娆医妃:腹黑冥帝,太凶猛重生之学霸兼职做影后重生79之影后要致富以心换心[快穿]妖怪公寓重生三百六十五次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