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作为保育员的第十五天

【书名: 幼崽护养协会 15|作为保育员的第十五天 作者:酒矣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经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新加入云宝分会的库提幼崽已经非常彻底地融入了现在这个生活环境。

    别的不说,这只库提幼崽现在跟分会里另外两只和它形态相近的幼崽相处得很不错,谢栾平时过去屋子里的时候,经常能看见这三只小啾互相给对方梳毛的场景。

    具体来说,就是三只小肥啾凑在一起,然后用它们那有点儿尖尖的鸟喙去给另一只啾轻轻梳理下背上的羽毛。

    这样的场面看着还是很和谐可爱的,谢栾每次看见都会忍不住微弯眼梢露出点笑意。

    谢栾一般只旁看着不去干涉,但有时候也会走近去,蹲下身挨个摸一摸这三只幼崽的小翅膀,这时他通常会被这三只靠近过来的幼崽用鸟喙蹭蹭手指,然后听见一连串“啾啾啾”的清脆叫声。

    知道库提幼崽还在学飞,老早就会飞了的库维和库托族幼崽并没有因此而轻视或嘲笑这位新成员,它们在谢栾的推动下,现在每天还会陪着库提幼崽一起平地飞。

    所谓平地飞,顾名思义就是擦着地面飞起来一点。

    虽然这飞行能力以鸟类的标准来说,离及格线差得还太远,但在谢栾眼里,这只库提幼崽已经非常有进步了——

    和之前完全不会飞的情况相比,现在这只库提幼崽能往前平地飞出好一段距离,谁能说这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再努力一段时间,肯定能飞起来了。”谢栾先给用小翅膀扑腾出一段距离后扭过头来望着他的库提幼崽投去一个鼓励眼神,然后微弯下眼,用格外坚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在这只幼崽能真正飞起来之前,谢栾会一直让自己坚定着这个想法,如果他那类似于“心想事成”能力的异能能够起到一点催化作用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按扎拉德的说法,他在集中精神表达出这个意念的时候,身上确实会出现一瞬短暂的精神力波动。

    谢栾的这种能力作用在库提幼崽身上只能起到辅助作用,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而他希望这样的辅助能在库提幼崽努力的时候成为一股小小的推动力。

    “啾!”库提幼崽仰起头,扑腾着小翅膀应了一声。

    它要继续努力练习,这样以后就不用青年蹲下身来抱它,它可以自己飞到青年怀里了。

    在分会目前护养着的十三只幼崽里,减去保温室里还没破壳出生的两颗幼崽蛋,谢栾最多关注的其实还是那只诺克斯幼崽。

    原因也并不复杂,一是因为这只幼崽刚破壳出生不久,谢栾觉得需要多加照顾,二是因为这只诺克斯幼崽是金色光球给他的最后指引。

    这只诺克斯幼崽会决定这边世界在未来能否继续留存,可能会是拯救世界的关键,也可能会是世界毁灭的根源。

    假如谢栾是这边世界的原住民,那他肯定不信这种神神叨叨的说法。

    可他不是,就连在自己身上建立了能关联两个世界的精神链接这种事情都发生了,谢栾想不信金色光球留给他的指引也不行了。

    诺克斯幼崽的体型在这半个多月里长大了一些,比普通兔子要大,更接近于四个月奶猫的体型。

    谢栾现在把这只幼崽抱起来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比较明显的重量。

    把幼崽抱到怀里,谢栾先习惯性摸摸这只诺克斯幼崽的背脊,又顺着背脊一路摸到这只幼崽身后毛绒绒的小尾巴上,然后才缓声唤了唤对方的名字。

    “亚伊。”

    这只诺克斯幼崽不像其他幼崽那样活泼好动,且就谢栾观察,这只幼崽也几乎不跟其他幼崽互动。

    不跟其他幼崽互动,这只诺克斯幼崽却喜欢粘着他。已经连着好几天早上,谢栾每天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自己被窝里多了只团着身体,看起来有点圆乎乎的白色毛绒生物。

    而基本在谢栾睁眼望过去的时候,他就会对上一双淡青色的眼,属于兽类的竖瞳。

    这双眼睛像是已经注视了他很久,当视线对上的时候,谢栾会看见这双淡青色竖瞳里的瞳仁微微紧缩起些许,变得更加细长。

    已经从一开始的微愣变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当发现这事改变不了的时候,谢栾干脆就每天晚上抱着这只诺克斯幼崽一起回房间去,免得这只幼崽又在半夜里自己跑过来。

    在被谢栾摸到尾巴的时候像是微顿了下动作,不过这只诺克斯幼崽的这一反应并不明显,因而谢栾也并没有察觉到。

    “乎呜。”听见青年的唤声,这只诺克斯幼崽就低呜了一声作为回应,而后从喉咙里发出了微有些低沉的咕噜声。

    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分会里的幼崽,也为了补充自己作为一名保育员该有的知识,谢栾不久前特地到星网上买了本《幼崽百科》。

    虽然书上关于各种族幼崽习性、偏好等的描述不一定百分百适用于现实,但谢栾觉得他拿这本书来做个参考还是不错的。

    然而当谢栾想在这本书里翻找“诺克斯幼崽”的时候,他就发现在这本书上根本没有与诺克斯种族相关的记述。

    想起诺克斯种族在三十多年前就等同于毁灭了,谢栾对在这本《幼崽百科》里没找到“诺克斯幼崽”的情况也可以理解。

    但即使去星网上搜索,谢栾发现他所能找到的相关信息也只有只言片语。

    这是因为星盟方面不希望有人去追溯探究这个危险的种族,关于诺克斯种族的一切信息在星网上基本都被封锁屏蔽了,于是谢栾只能扑了个空。

    怀里抱着的这只诺克斯幼崽表现得和普通幼崽不太一样,对这一点,谢栾不是没有感觉到。

    所以他才想多点了解这个种族,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相关原因。

    在新入住的库提幼崽开始自主学习以后,谢栾比之前也就相对闲了下来。

    看出青年现在还比较空闲,扎拉德在前者用精神力给他疏导异能的时候就低下视线去看那只被对方抱在怀里的诺克斯幼崽,然后状似不经意地提起。

    “那颗黑色幼崽蛋一开始确实是被送去星际排名第三的幼崽护养分会,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就到了我们分会。”说到“某些原因”这四个字的时候,谢栾微顿了下声音。

    谢栾已经在夏琪那边知道了具体原因,但他并不想在怀里幼崽在场的情况下提及。

    在这只诺克斯幼崽还是个黑色幼崽蛋的时候,这颗幼崽蛋被其他幼崽护养分会推来推去,要么是直接拒绝护养,要么是在接受护养没多久之后又反悔要把这颗幼崽蛋送走。

    最后才被送到他们分会。

    这种事情,没有让这只幼崽知道的必要。

    扎拉德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就算谢栾不说,他其实也基本能猜测到原因。他开口问这事只是为了起个话头,好让自己下边要说的话显得不那么突兀。

    从之前看见青年将那只诺克斯幼崽当成普通幼崽护养的时候,扎拉德就担心着对方可能对“诺克斯”这个种族毫无认知。

    星盟早在许多年前展开了对诺克斯种族的信息封锁,眼前的人类青年一看就很年轻,想也知道,对方对诺克斯种族的了解肯定是非常有限的。

    避免对方对身边潜在的危险一无所觉,扎拉德才想找个合适时机,适当给对方提点一下。

    青年毕竟是帮助他恢复异能的大恩人,扎拉德当然不希望对方有事。

    其实论科技与异能,诺克斯种族是曾经屹立在宇宙顶端的高等种族。即使现在许多人提起这个种族时会用一种避之不及的憎恶语气,他们却无法否认这个种族曾经无比强大,建立过一个空前繁荣的帝国的事实。

    与其他需要在后天努力开发自身异能的种族相比,诺克斯种族在这一点上就简直像是开了挂,他们种族的幼崽通常在破壳出生后没多久的时间里就能自行觉醒异能。

    其他种族都会有因天赋限制而无法开发出异能的普通人,诺克斯种族却完全不存在这种现象,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令其他种族眼红了。

    但这强大的种族并未将自身力量用于正途也是事实,拥有强大力量却不正确使用,意味着的就是危险。

    即使被青年抱在怀里的诺克斯还只是一只幼崽,这份危险也依然存在。

    只要是见识过三十多年前那场星域大爆炸的人都会知道,“诺克斯”这个词所代表的是一个极近疯狂的种族。

    把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扎拉德本来等着眼前的人类青年跟他点头,然而他得到的却是意料之外的回应。

    对方先是沉默了会,接着摇了摇头对他说:“希望你不要因为种族而对这只幼崽有偏见。”

    谢栾感觉自己刚被怀里幼崽拱了一下,理论上这只诺克斯幼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谢栾还是腾出一只手,用比平时还要更轻柔一些的力度顺摸着这只幼崽的背脊。

    不是偏见,而是正常该有的警惕,扎拉德原本想这么解释。

    但他还低着的视线忽然正正对上了一双淡青色竖瞳,短短的眼神交接之间,扎拉德不由得愣了一下。

    一种似乎是冷淡,实际又让人看不出情绪的眼神。

    这种眼神出现在一只幼崽身上并不合理,但一想到是诺克斯种族,扎拉德顿时就又没那么惊讶了。

    他想起了诺克斯种族的一个种族特性。

    一般来说,每个种族幼崽的幼崽期都有一个固定的时间。

    比如库提族的幼崽,幼崽期是十五年,塔奇拉种族的幼崽期是二十二年,赛维拉幼崽的幼崽期是十七年。

    撇去一出生就拥有人形态的人类种族不提,星际中的大部分种族都要到成年期才能进阶出类人形态,也就是当十几二十年的毛绒幼崽是少不了的。目前已知星际里幼崽期最长的一个种族,幼崽期还能足足长达三十一年。

    而诺克斯种族在这一点上就与其他种族截然不同,诺克斯种族的幼崽期不存在一个固定时间,且通常都非常短暂。

    以拥有的力量作为判定标准,只要自身能力达到某个固定的标准线,诺克斯种族的幼崽就能进阶出类人形态,直接进入到成年期。

    由于幼崽期的短暂,诺克斯种族的幼崽似乎很早就会拥有成熟心智。

    在对上那个眼神的时候,扎拉德竟然就从这只诺克斯幼崽身上感受到一丝真切的危险感,让他反射性略略绷紧身体。

    但下一秒,青年的手刚好摸到这只幼崽的尾巴上,扎拉德顿时又感觉那一丝危险感不见了,他听见这只诺克斯幼崽从喉咙里发出了点低低的咕噜声,像是对青年表达着某种顺从。

    等一下……摸尾巴?

    忽然隐约想起了点关于诺克斯种族的尾巴的事情,但没等扎拉德把这件事情记起,他就因为谢栾的无声注视而不得不先表明自己的态度。

    扎拉德点头接受了谢栾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想想自己得在这家幼崽护养分会工作好一段时间,他也不想在工作上跟分会的投资人兼副会长有什么分歧。

    能看出这只诺克斯幼崽在面对青年的时候好像就会挺乖的,扎拉德想,也许真的是他多虑了,这只幼崽本身并不存在什么危险。

    见对面人点头,谢栾刚看着还有点严肃的眉眼神情顿时又整个放松下来。

    分会里的其他员工在刚得知诺克斯幼崽的存在的时候,也是表现出了与扎拉德类似的反应。不过在谢栾发话完之后,他们就也都被说服了,现在已经能把这只诺克斯幼崽当成普通幼崽看待。

    外边的世界太大,在这家幼崽护养分会以外的地方,谢栾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人们对这只诺克斯幼崽的看法。

    但至少在云宝分会里,说服员工这样的事情,谢栾还是能做到的。

    就算整个世界都在下雨,他如果撑一把伞站在这只诺克斯幼崽身边,那这只幼崽也不会被雨水打湿了。

    晚上的休息时间,谢栾照常把这只诺克斯幼崽一起抱回房间去。反正就是他不主动带,这只幼崽也会自己在半夜里不知怎么的就跑来他的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只诺克斯幼崽还是颗蛋蛋的时候,他经常去给对方抹营养液,过程中可能留下了气息还是什么的,这只幼崽在破壳以后就对他有了雏鸟情结……不然怎么会这么粘的?

    用之前拍卖会上得的那笔钱,谢栾给分会里的员工都换上了单人床,单人床的空间当然就没有多大,但躺一个人和一只幼崽现显然是绰绰有余的。

    谢栾躺在外边一侧,让这只诺克斯幼崽窝在里边,避免这只幼崽不小心摔下床什么的。

    准备睡觉之前,谢栾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于是他伸过手去,把窝在旁边白色毛绒绒的圆乎幼崽往上边举高了点。

    对视上那双淡青色竖瞳,谢栾柔下声音,语气认真地说:“你是在被期待中出生,也会在被爱中长大。”

    虽然觉得这只幼崽大概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谢栾还是微弯着眼梢把这句话说完。

    “乎呜。”努力用自己的尾巴半勾了下青年的手腕,这只诺克斯幼崽低呜了一声。

    话说完,谢栾把这只被他抱举起了些的圆乎幼崽放回到旁边,拉起被子的时候也把一部分被子盖到这只诺克斯幼崽身上。

    关灯之后,房间进入一片宁静黑暗,谢栾躺在床上合起眼,没过多久呼吸就变得十分清浅。

    而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谢栾大大就感觉哪哪都不对劲。

    他的单人床好像变挤了,谢栾刚想往旁边翻个身,却发现那边似乎没了能让他翻身的空位。

    什么情况?

    刚醒来都还没睁眼,谢栾迷迷糊糊地思考着。

    里边应该就只窝着一只毛绒绒……想到窝在旁边的诺克斯幼崽,谢栾没睁开眼,依然是靠着感觉瞎摸过去。

    这一摸确实摸到了什么东西,但手感却完全不是谢栾想象中的毛绒绒又软乎乎的感觉。而是有点凉凉的,摸起来有点像是……头发?

    睡意还很浓,谢栾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把视线移到自己手的位置。

    银色的……

    没等谢栾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的视线很快对视上一双淡青色竖瞳。依然是在对视上的一刻,能在这双竖瞳里看见微微紧缩起的瞳仁。

    这是一双熟悉的眼睛,但又和记忆里的不太一样,这种不一样让谢栾顿时全睁开了双眼,彻底清醒了过来。

    银发,淡青色的眼,冷淡却依然显得极为俊美面容。

    这双淡青色眼眸像是被打磨过宝石一般干净清澈,只不过敛于其中的微冷光泽又让这双眼睛多了几分锐利的冰冷,是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

    谢栾:???

    手还摸在这双眼睛主人的银发上,谢栾卡壳在了原地。

    作者有话要说:  吹气球长大的成年攻出场了,身体及心理都已成年

    今天24点前还会有更新,下章就是入v章啦

    讨个好意头,这章发300红包~

    入v估计有很多读者要离开我了,先感谢下愿意支持正版的小天使们,啾咪=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幼崽护养协会相邻的书:腹黑逆天大小姐异眼灵妃:世子爷休得无礼末世:轮回重生热血江湖之最强邪剑顾少一抱成婚妖娆医妃:腹黑冥帝,太凶猛重生之学霸兼职做影后重生79之影后要致富以心换心[快穿]妖怪公寓重生三百六十五次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