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咱们自己公开

【书名: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第77章 咱们自己公开 作者:黑猫睨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综]真昼很忙哒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     三界高手联手,终于趁十尾妖狐落单的时候抓住了他, 然而, 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并没有依他们自己所言, 杀掉他以防后患。他们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方法, 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为三界未来谋求生存大道。

    他们囚禁了他!

    他们把这只吸收了天地灵气幻化而成的十尾妖狐镇压在法阵之中,他不断的吸收灵气,能给三界年轻一辈提供一个修炼之所, 他身上的灵气太纯净了,能源源不断的提供给大阵能源, 修行之人只要在这阵法之中修炼, 就会受益匪浅。他们做好了计划, 这里每十年开启一次,三界每一方可以来十个人, 给妖狐留下活下去的灵力,这样才能让这个法阵永远使用下去。

    而且, 只要控制住这只妖狐, 那个被天道选中的继承人就会乖乖听他们的话,会乖乖按照他们规划好的路走下去, 成为保护三界的武器。按照以往, 不管三界哪里有难, 他们都会求天道传人去解决, 去杀戮, 因为他是被天道庇佑的,几乎是不死的存在。

    可惜的是,这只妖狐并不想如他们所愿。

    即使被锁在阵中依旧用纯正的天地灵气伤了不少人,而且他不想连累自己的伴侣,不想对方为了自己永远被牵制、被利用,永远为了别人活着。三界几个大能为了控制住他,选择了一个最简单也最残忍的方法:挖掉他的情根!

    只要情根没了,忘记那个深爱的人,他就不会再为了那个人做出任何的过激的反应,浑浑噩噩的被镇压的阵法之中。

    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这只年纪不大的妖狐!

    他是因天地而生的灵狐,天为父,地为母,骨子里刻着不屈的战意,即使情根被毁,他脑海中依旧有一个反抗的念头,他用利爪挖出了自己的心脏,一身功力消失于天地之间,也毁掉了两人之间的伴侣契约。他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已死,不必再为他受辖制,守护这该死的天下苍生。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失控。

    因为妖狐的死,守护三界六道的天道传人变成了毁灭世界的存在。

    他毁掉了支撑三界的灵脉!

    从此仙不是仙,妖不是妖,魔也不再是魔,他们追求的大道、长生全都因为没了灵气的支撑被毁灭,他们全部会变成凡人!

    即使一个小小的野兽,也会把他们杀死!

    万年追求一旦成空,整个世界都乱了!

    天翻地覆!

    然而,神君的六个魂魄也被灵脉反噬,伤的只剩一个神魂和人魂,他把收集起来的妖狐魂魄小心的送进伴侣体内,为了让其妖魂稳定,把自己的功力传给了伴侣,直到他的身体不能承受,这才把所剩不多的功力封印在随身所带的玉佩之中。

    原来的世界已然不能再成大道,神君带着自己昏迷未醒的伴侣选择了一个最神秘的位面。这里的东方位置即使灵气匮乏,上空却紫气缭绕,神龙盘顶,注定万年不朽,一般神魔都不敢靠近。

    可惜的是,他的人魂也受了伤,继续用这个身体只会像一个正常人类一样,不出百年就会作古,他选择了转世为人。

    为了自己的记忆不会在投胎转世之中出现问题,他把自己的记忆和功法也封印在那块玉中,亲手挂在伴侣的脖子上,他相信,只要他醒过来,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他,到那时他的记忆就会恢复。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的伴侣情根已毁,还有妖魂重塑之后短暂的记忆缺失。

    这就是为什么顾佳茗醒来的时候是没有记忆的,而且沉睡了三十年,在墨蕴齐三十岁的时候才醒过来。

    这就是他们之前,所有的故事。

    周周转转,他们有走到了一起。

    他们打破了天敌不容的宿命,与全世界为敌,还是走到了一起。

    墨蕴齐坐在床边,看着顾佳茗蹙着眉头沉睡的模样,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这个小傻瓜,即使没了记忆,失了情根,还是迷迷糊糊的跑到那个偏僻的庄园,找到了他。

    所以他见他的第一个念头是:你要不要跟我谈一场恋爱?

    他见到他的第一个念头是:非他不可!

    只是这个笨蛋太笨了些,一心想着要成仙,这才封印了他的记忆,偷跑了。

    墨蕴齐忍不住轻轻勾起嘴角,又温柔的摸了摸顾佳茗的头发,记忆中这个小笨蛋不止一次说过,“我要是仙就好了,他们就不会每天早你耳边叭叭叭的说什么仙妖不相恋,他们才没有好下场,他们整个师门都没有好下场!”这个小傻瓜,即使失忆了还是这么在意这件事,让他想笑的同时,又心疼。

    顾佳茗被摸一下,又摸一下,被摸的眉头蹙了起来。

    想起了一段不好的事情,又被人一把一把撸毛一般的撸醒,任谁心情都不怎么好。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顾佳茗眯着眼,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墨蕴齐现在的表情,别扭的哼了一声,拉过被子蒙起头,不想说话。

    墨蕴齐倾下前身,把顾佳茗整个笼罩在的自己的身体阴影之下,趴在他的身上揪开被子的一角,含笑的看他。

    顾佳茗白了他一眼,往下缩了缩,还是不想说话。

    至于在别扭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别扭。

    墨蕴齐嘴角勾起来,温柔的凑过去,把脸同样藏在被子底下,亲了亲顾佳茗的鼻尖。

    顾佳茗这下红了脸,没好气的骂了句:“笨蛋!”

    墨蕴齐轻笑一声,双手抱住顾佳茗,紧紧的抱住失而复得的宝贝,顾佳茗抿着嘴,手掌落在墨蕴齐的手背上,越抓越紧,眼眶一热。抱着自己的人就是个疯子,优雅的外表之下,藏着的一个疯狂的灵魂。为了他,真的是什么都敢干。

    久久的沉默之后,顾佳茗突然开口,打破这个沉闷的气氛:“我说过的吧,我上辈子可能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你当时看我的眼神可鄙视了。”

    墨蕴齐把脸贴在顾佳茗的肩膀上,轻笑了一声,低声哄道:“你杀的都不是人。”

    顾佳茗抿着嘴角,终于露出了笑脸,这种极度的鄙夷,真是一点都没变,那些王八蛋确实不是人。

    “我喜欢这个世界,我们是不是能永远生活在这里。”

    “对,永远在这里,这一次,真的没有人能打扰我们。”

    顾佳茗听着这句保证,含笑的拉起墨蕴齐的手,翻身面对眼前的人,看着他的眉,看着他的眼,看着他高挑的鼻梁,还有看似无情的薄唇,眼眶突然一热,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嫌弃的捧着墨蕴齐的脸,骂了一句:“你傻!”

    墨蕴齐心疼的颤着手指给他擦眼泪,最最受不了的就是顾佳茗的眼泪,这一滴热泪灼的他的心口疼,让他不知所措的只能擦了一次又一次,笨拙的不行。他们两个到底谁最傻?挖出心脏,毁掉契约,为了不让他受钳制,差点魂飞魄散。这胸口会有多疼,神魂被撕裂的时候会有多疼,他是怎么受过来的?

    顾佳茗被墨蕴齐笨拙的动作逗笑了,一边擦眼泪一边笑,随后趴到墨蕴齐的怀里,用对方的衣服蹭蹭脸,委屈巴巴的道:“气死了,我没能亲手打死他们!”

    墨蕴齐拍拍他的背,温柔的哄着,“这时候他们可能已经老死了,你要去掘坟吗?”

    顾佳茗冷笑的哼哼一声,“他们有坟吗?”

    “也许,直接化成了灰渣,毕竟没有了灵气支撑,他们会比普通人老的更快。”

    “哼!”

    顾佳茗往墨蕴齐怀里拱了拱,要寻求最舒坦的那个位置,“身材比例还是没变,硬邦邦的!”顾小妖用爪子拍了拍,口气略嫌弃,重生了一次都没有变成软绵绵,还是没有毛,真是笨死了!

    墨蕴齐眼睛一亮,好像……顾佳茗的性格并没有受多少影响,还是当初刚出山时那个单纯的心境。

    “看什么?”顾佳茗捧起墨蕴齐的脸,没好气的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那样活着多累,现在我有小崽子,他一个就能治愈我的整个天下,我现在这么幸福,为什么要想那些让人扫兴的东西?你也不许想了知道吗?明天就去上班,你要是破产了,还真指望我养你?你吃那么多,你儿子也吃那么多,我怎么养得起?”

    说到儿子,顾佳茗没好气的抓住墨蕴齐的衣服,想把他扔出去!

    混蛋,儿子是他生的他生的他生的!

    在那个世界他就一直觉得自己是在娶媳妇儿的,到了这个世界他反而变成了他媳妇儿!

    看出他心中所想,墨蕴齐含笑的搂住顾佳茗的腰,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温柔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顾佳茗抿着嘴,失落的叹了口气,算了,能重逢已经是最好的结局,现在这么幸福,他就不跟他计较了,搂紧身上的人,心里那种踏实的感觉,让他又感动的想哭。

    墨蕴齐失笑,又亲了亲顾佳茗的额头,温和的答应:“好,我赚钱养你们,赚很多很多钱,能让我们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的钱。”

    顾佳茗:“先定个小目标,赚它十个亿。”

    “十个亿?”墨总被逗笑了,这个小笨蛋还是不知道他墨家有多少家业。

    “怎么,多了?”顾佳茗拍拍墨蕴齐的胸口,坐了起来,“没关系,目标可以减半,先赚五个亿。”

    他的代言费每年都上亿了,墨蕴齐作为老板,怎么还不如他一个演员?顾佳茗心疼的回头摸摸墨蕴齐的头,算了,家大业大,也真是不容易。以前一个人清心寡欲惯了,现在这么多事让他操心,以后他会对他好一点,看在他这么辛苦的份上。

    墨蕴齐起身从他身后抱住他,无奈的提醒道:“宝贝,你真的应该看一下财经报,最起码你要了解一下,我是做什么的。”

    顾佳茗回头啾了他一口,“重要吗?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你的钱。多少都没有关系,我也可以养家糊口,够咱们一家三口填饱肚子,有个住处就行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回山里,让贾助理帮忙挖空一座山,咱们住山洞。”

    他倒是想的开!

    墨蕴齐含笑道:“我把后山买下来,再给你建一个小竹楼。”

    顾佳茗摇头,“不要,看见了就会想起那些智障,咱们这个家挺好的。”

    俩人说着相视一笑,只要彼此在身边,住在哪儿都好。

    这时门口被人从外面悄悄推开一条缝,一簇白毛悄咪咪的趴在门口,小心的往里望。

    在床上的两个人看着墨泽洋这小心翼翼的动作,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舒心的笑脸,就这么看着他,他们可以什么都不干,就这么看他一天,这是他们生命的延续,他们也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会能孕育一个孩子。

    墨泽洋本来是想看看顾佳茗醒了没有,没想到一下子对上两双含笑的眼睛。

    醒了!

    两个爸爸都是好好的!

    墨泽洋下终于开心了,高兴的一下子弹出去两三米远,像一个毛球一样扑进顾佳茗的怀中,两个爪子抱着顾佳茗的脖子使劲蹭,边蹭边委屈的道:“你们两个睡着之后怎么都叫不醒,可把我吓坏了,巴克先生说你们只是太累了,睡一会儿就会醒过来,我这才没有叫医生。爹地身上像着火了一样,嘭的一下子冒出好多雷!”小狐狸用两个爪子比划,好多好多,好大好大,“虎牙都已经吓尿了。”

    墨泽洋的话,少有的有些语无伦次,他太害怕了,两个爸爸一同“病了”,这让一个孩子完全接受不了,没有被吓得嚎啕大哭,墨泽洋的心理素质已经很不错了。

    顾佳茗心疼的把孩子抱在怀里,顺着背上柔软的毛,轻轻往下抚摸着,给吓到的墨泽洋顺毛。墨总也伸手给儿子揉头揉揉背,再揉揉屁股,顺便揪揪小尾巴。

    墨泽洋本来还挺享受,被这一揪尾巴上的毛差点炸起来,他不高兴的用尾巴抽他爹的手,他都已经这么不高兴了,就不能给他一个温柔的摸摸吗,为什么要揪尾巴?

    墨总尴尬的笑了笑,他其实是想看看,这孩子有没有长出第二条尾巴的小尾巴揪儿,现在看来还是太小了些,还没有到长的时候。

    顾佳茗眯了眯眼睛,也想伸尾巴抽他,孩子都这样了还逗,这时候就应该奖励他一根大鸡腿,吃饱了什么都不想了。

    墨总现在哄孩子很有一套了,立马答应墨泽洋,给他一个超级大鸡腿,奖励他表现得非常镇定。

    “真的么?”墨泽洋还有点不好意思,他其实也没有很镇定,都急哭了。

    墨总摸着他的小脑袋,很认真的保证道:“真的,要是别的孩子早就被吓的哭个不停,你表现的非常好,我和你爸爸都非常的欣慰。泽洋长大了,越来越懂事,越来越棒了。”

    墨泽洋被他爹这么一哄,小尾巴都立了起来,嘚瑟的摇了几下,小胸脯也挺了起来,瞬间从一只小奶狐变成了一只小奶狐中的男子汉,厉害的不行不行了。

    看见儿子高兴,顾佳茗也开心了,想变成原身和儿子一起滚一滚,这时候墨泽洋终于看见了顾佳茗脖子上有两块红色的印记,小家伙指着他爸爸脖子,关心的问:“爸爸,你是不是发烧了?”

    顾佳茗不明所以,“啥?”

    墨总快速伸手,把顾佳茗的衣领整了整,再系上最上面那颗纽扣,把身上的吻痕都藏起来。脖子上这个只能哄孩子,“对,他发烧了,这是发烧过后的起的红疹。”

    墨泽洋信以为真,立马从顾佳茗的怀里跳出去,去给他爸爸找药膏。顾佳茗反应过来,红着脸摸了摸脖子,不满的瞪墨蕴齐,“都怪你!”

    墨总▼_▼

    并不是很想承认错误。

    墨泽洋很体贴的给他爸糊了一脖子宝宝痒痒膏,虽然并不知道一个妖精糊这玩意儿有啥用,顾佳茗甚至怀疑这东西已经过期了,毕竟是很久之前,墨总还不知道他们家崽儿不是人的时候买的,就是那次墨泽洋去参加幼儿园小妖精野营,墨总给孩子准备的药品。

    不仅能消肿止痛去湿疹,还能治消蚊虫叮咬的包包,真的是完美的药膏。

    墨总把一大一小抱在怀里含笑的看着他们的笑脸,不安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还像以前一样生活就好,能看着他们开心的笑,就是他要守护的珍宝。

    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气息,小狐狸幸福的想打滚。顾佳茗变成原身,用尾巴逗着他玩,小狐狸滚了一会儿终于不安于现状,跑过去爬到他爹的肩头,催促道:“爹地,跟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墨总脸上的笑容一僵,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墨泽洋:“快变成狐狸,我们一起滚滚滚。”

    墨总▼_▼

    顾佳茗坏笑,用尾巴勾住墨蕴齐的腰,把他往身边拽,“你爹不好意思变,因为你爹最近掉毛,掉的都快秃了。”

    墨泽洋信以为真,突然想到了无毛猫,顿时心疼摸摸他爹的头发,“还好还好,头发还在,爹地不哭。”

    墨总一脸无奈的看顾佳茗,这个小坏蛋,真的很欠……欠打屁股!

    ————

    既然要在这个世界生活,还是要按照之前走下的路继续走下去。顾佳茗好像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还是之前那样该吃吃,该喝喝,没心没肺的样子。

    用他的话讲,脑子这玩意儿,有你动就行了,我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

    这只没心没肺的小狐狸还是像之前被墨蕴齐宠着的时候,每天都开心的像个孩子,要说有哪里不同,就是他有了归属感,还有对家的依恋感比之前更强了。

    动不动就想回家,不想工作,想回家!

    还有对墨蕴齐的占有欲,顾小妖已经准备好了一排的醋缸,稍有不慎就一脚踹翻。好在墨总以前一直洁身自好,不仅没有烂桃花、滥情史,也没有什么白月光、未婚妻啥的,只有顾佳茗一个,这才能保证家庭和谐。

    关于春晚的彩排,栏目组已经在做最后的调整,顾佳茗去工作,墨蕴齐又不放心的跟了去,好像担心一眼看不住,顾佳茗又被人抓走了似的,恨不能寸步不离。

    现在顾佳茗不会再嫌弃墨总跟他跟得太紧了,也恨不能把顾墨蕴齐放在眼皮子底下,对方这样跟着他,反而让他安心,也生怕一眼看不住,他俩又是一场生离死别。

    记者看到这俩人这次竟然没有分前后脚,直接手挽着手来到后台,众多记者眼睛一亮,立马就围堵了上去,“墨总、茗哥,今天公不公开?”

    墨总看顾佳茗,意思是我们家的事全由他做主。

    众记者的表情顿时微妙了,之前他说顾佳茗不让说,他们还以为是他推诿的借口,这次算是看出来了,之前可能真的是顾佳茗不让说出来。没想到墨总在家里的家庭地位是这样的!

    记者暗搓搓的就在墨总的脑门上贴了“怕媳妇儿”几个字,现在的好男人都怕媳妇,这没啥可丢人的,没想到墨总这样的男人也怕媳妇儿!这就印证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真的是媳妇儿当道,媳妇儿就是天,惹谁都不能惹媳妇儿。

    网上就流传起这样一个说法,怕媳妇儿有什么丢人的?那个谁?那个富可敌国的墨老板,他就怕媳妇儿!

    顾佳茗一看众人把目光又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拿出之前郑学绍给他设定好的人设出来,一脸冷静的道:“我是个演员,演戏是我的工作,我不会为了工作不结婚,我的私人生活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请大家多关注作品,少关注私生活。”

    其实这就算是变相的默认了。

    顾小妖自认为自己特别高冷,特有范儿。

    就是郑爸爸设定好的男神有没有?

    墨蕴齐忍笑,等到节目播出之后,不知道这小笨蛋的完美男神人设会比崩成什么样子。

    众人对顾佳茗的回答有些纠结,这到底是公布还是不公布呢?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还不如墨总说的“他不让说”。

    你们俩都大摇大摆的走到这儿了,也不怕被外面的粉丝围堵,还有什么不可公开的?你们俩到底还想不想公开了?

    有本事秀恩爱,为什么没本事公开?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记者都要把脑袋挠秃了,要是一般的人他们早就给曝光了,毕竟记者有权利让民众知道真相不是吗?但是圈里的规矩他们也懂,惹不起的就不能惹,要想混下去有时候就得当睁眼瞎。

    墨总也不能让他们一直当瞎子啊,眼睛没问题的表示真的憋得慌。

    我真的很想说出去求你们让我说出去吧!记者都快憋的对他们吼了。

    顾佳茗一脸坏笑的把墨蕴齐拉走,趁没人的时候暗搓搓的对他道:“就不让他们公布!要公布也是咱们自己公布,为什么要借他人之手?憋着他们。”

    墨总微笑着眯眯眼睛,“听你的,我们自己说,不用他们。”

    顾佳茗不疑有他,乐颠颠的跟着工作人员去排练了。

    很好,把老墨稳住了!

    他边走边脑补一个画面,等到春晚那一天,节目演完之后,在后台有无数记者和各路明星大腕围观,到时候他把他家老墨拉过来,抬头挺胸鼓肚子,小八字步一迈,对大家深沉的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儿!”

    在场的人都疯狂的给他鼓掌:哇!顾夫人好帅!

    一想就感觉很满足啊,顾小妖给自己的计划点赞:棒棒哒!

    在后台等候的墨总默默掏出手机,从里面挑挑拣拣,感觉每一张照片都那么好看,终于在纠结了几分钟之后,选出一张他自认为最最好看的。然后登上微博,发了一张一家三口的照居家照,并艾特了顾佳茗:听你的,咱们自己公开。

    还在脑补的顾佳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相邻的书:穿成女主未婚夫我又双叒叕发芽了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修仙之风月穿成总裁前女友成为郡主之后我带领边城百姓致富了快穿之我的黑历史小侯爷[星际]贵宠艳妻夫君猛如虎偷香窃玉撒糖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