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顾小妖:我家老墨破产了qaq

【书名: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第58章 顾小妖:我家老墨破产了qaq 作者:黑猫睨睨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快穿之教你做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丹宫之主     第五十八章

    顾佳茗还在打他的游戏, 根本不关注想见他的人是谁,“你不是经纪人吗, 你跟他谈呗,有什么事你看着做决定就好了。”

    反正, 他是没心情见的,他不喜欢应酬。再说了, 老墨不在家,他得带孩子。

    郑学邵冷着脸沉默了一会儿, 硬气的道:“那我自己去见!”

    可惜的是, 那位设计师并没有按照约定时间赴约,据说是身体不好, 记忆出了点问题,一早就被家人送去了医院。

    郑学邵:“……”

    ————

    顾佳茗接了墨泽洋回到家, 天色已经快黑了,天气转凉, 天黑得越来越早,爷俩站在门口看着住了好几年的家,互相对视一眼, 突然感觉家里空荡荡的。

    墨蕴齐的信息还是没回,顾佳茗看了看时间,暗暗着急,这个人类两脚兽是不是被坏妖精抓了去?竟然这么长时间都不回信息!

    生气!

    才不是担心!

    晚上爷俩吃的是平日里最爱吃的鸡腿饭, 墨泽洋的话也少了不少, 闷头吃东西, 闷闷不乐的样子。顾佳茗不用问就知道,小崽子又想他爹了。

    饭后,墨泽洋洗了澡,抱着自己的小枕头跑进了顾佳茗的房间,变成小狐狸的样子满床滚。这里爹地的味道最浓郁了,他滚一滚没准就能粘上爹地的味道,这样明天就不用那么想他。

    顾佳茗还以为他在玩耍,含笑摁住小狐狸的小肚子揉了一顿,吓得墨泽洋赶紧变成人形,乖乖穿上睡衣,就怕他爸爸把他肚子上的毛毛揉秃了。

    到爷俩快睡觉的时候,墨蕴齐终于给顾佳茗回复了信息,一句很深情的话:因为知道自己寿命有限,所以想珍惜生命中能爱你的每一天,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顾佳茗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回答他上午问的那个问题,所以,这也是墨蕴齐一直想跟他结婚的原因?

    顾佳茗抿着嘴,眼神渐渐温柔下来,这个笨蛋!

    搞这种形式,有用?

    顾小妖还是不太理解人类的想法,在他看来,在一起就好了,那个小本子的制约能力到底有多少,还不是全凭内心?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能让墨蕴齐心安,也不是不可以。

    紧接着墨蕴齐又道:抱歉,集团出了点事情,我忙着处理,没带手机。

    顾佳茗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子,怨念一点都没有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公司出事了,墨蕴齐要破产了?!

    顾佳茗:没关系,我养你,你本来就是靠我养的人!

    墨蕴齐看着手机上这句“贴心”的话,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小笨蛋,是觉得他要破产了吗?

    他回复道:好,靠你养了。

    顾佳茗本来是安慰一下,现在就笃定了自己想的没错,墨蕴齐可能真的要破产了。

    还没等顾小妖膨胀起来,对面电话打进来,顾佳茗想也没想,赶紧接听,当墨蕴齐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墨泽洋开心的扑过去,“爹地!”

    墨蕴齐含笑的夸了一句:“泽洋好乖。”

    墨泽洋挺了挺胸脯,他本来就很乖很乖!

    这时,一张冷峻的脸凑过来,看着墨泽洋的样子微微瞪大眼睛,有些意外的样子。

    顾佳茗和墨泽洋同时拉下脸,这是谁?野狐狸精?

    这野狐狸精长得还挺好看的,丹凤眼高鼻梁,皮肤也白,个子也高,一脸冷酷的样子,装什么冰山帅哥?!

    对面的人一看这爷俩的脸色,顿时明白他们误会了什么,有礼的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墨蕴齐,说话的嗓音清清凉凉的,“嫂子好,我是墨源彬,是他的亲弟弟。”

    顾佳茗顿时松了口气,原来是一个窝里生的,那就不是野狐狸了!呸啊!嫂子是什么鬼?!

    墨泽洋眨眨眼,又有一个姓墨的?“爸爸?他也姓墨啊,爹地是老墨,他是二墨,我是小墨。”

    顾佳茗戳他屁股,“别闹,叫叔叔。”

    墨泽洋特乖巧的笑着叫:“叔叔好!”奶声奶气的嗓音叫的特别甜。

    墨源彬愣了愣,赶紧从身上摸了摸,也没摸出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最后在钱包里掏出一张金卡,放在墨蕴齐的桌上,“这是给孩子的,见面礼。”

    墨总的表情略嫌弃,谁送见面礼送钱?这礼物太没有品味了!

    墨泽洋眼睛一亮,他就喜欢那个!

    “爹地,你还有兄弟吗?”墨泽洋趴在床上,很关心这个话题,一个叔叔给一份见面礼,十个叔叔是不是就给十份见面礼?

    顾佳茗无语的戳他屁股,这孩子怎么原来越财迷!跟谁学的?

    墨蕴齐猜出了他的想法,也哭笑不得,“没了,我在家排行老大,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妹妹?”顾佳茗也跟着墨泽洋趴在床上,心情极好的问:“没听你说过啊。”

    “因为你从来不问。”墨蕴齐叹气,这个小笨蛋,可能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好奇宝宝又开始发问:“爸爸,爹地的妹妹我叫什么?”

    顾佳茗:“叫姑姑。”

    “姑姑是什么?蘑菇吗?”从小家里人少的就只有两个人,顾佳茗身边没有一个人能让墨泽洋喊姑姑,所以小孩并不知道姑姑是什么菇?“猴头菇?香菇?平菇?还是鸡腿菇?”

    顾佳茗:“……”

    这傻儿子,绝对不随他!

    一个视频电话让一家三口见了面,卧室里的气氛顿时温馨了不少,好像温度都升高了些,墨泽洋欢快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告诉墨蕴齐今天在幼儿园都发生了什么,老师都讲了什么故事,绘声绘色的把老师说过的话都学了下来。

    语言描述能力一级棒!

    顾佳茗一边酸溜溜的想这小崽子跟他爹越来越亲,一边暗暗自豪,他家小崽儿就是聪明!

    最后墨泽洋问他爹:“爹地,你可以给我买只老虎吗?”

    继买大熊猫,买玻璃缸里养的大虎鲨之后,墨泽洋小朋友第三次给他爹要宠物,这次是老虎。

    顾佳茗嫌弃脸,那玩意儿干嘛,吃的贼多,脾气还不好。

    顾佳茗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墨总几乎就在听到要求的下一秒就点头答应了,“买!你要什么样的?大的小的?黄毛的白毛的?”

    顾佳茗拦都拦不住,墨泽洋开心的拍拍手,“要小的,黄毛的!”

    “好!”墨总生怕他儿子突然不要了,视频都没挂断就找人买小老虎,要好看的,健康的,长得胖的!让人去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养老虎的许可证,越快越好!

    顾佳茗没拦住,拍了拍儿子的小屁股,瞪他,你爹都快破产了,你竟然还跟他要老虎,不知道养那东西是需要花钱的吗?

    墨泽洋捂着屁股,瞪着大眼睛一脸懵,为什么捏屁股?他不乖吗?

    看着儿子这懵懂的眼神,顾佳茗心就软了,他还放在郑学邵那里一些代言费和片酬,一直是对方帮他理财,虽然不多,勉强也能养得起他们爷俩。买就买吧,养不了就送去动物园。

    第二天中午,墨总就发现自己常给墨泽洋交学费的那个卡上多了九百八十万,是顾佳茗转给他的,还给他留了言:没钱花再要,我还能赚。

    墨蕴齐哭笑不得,他知道顾佳茗把赚到的钱都用了慈善,还是郑学邵看他这么花下去不行,才每次都把他的片酬留一些,现在这些钱可能是掏老本了。墨总看着这笔钱,眼神也越来越温柔,这个小笨蛋,怎么这么纯粹。

    当晚,墨蕴齐又梦见了那两个人。

    白衣的年轻人一头银发,声音悲凉,“自古三界不通婚,你是仙,我是妖,这已经是隔在你我之间的屏障,更何况你是天道传人,气运之子,!而我,就是夺天地气运而生的十尾妖狐,三界六道所有生灵都恨不得除我而后快!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杀了我,你就能站在三界六道之上,万人敬仰,动手啊!”

    他就问了一句话:“没了你,得到那些东西又如何?”

    画面一转,一个烟雾缭绕的山谷之中,凌空飘着一座双层竹楼,银发青年生气的问:“你怎么又来找我?”

    …………

    “阿墨,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

    …………

    “你以后只能对我一个人好,不许看别人,”银发青年指着地,凶巴巴的道:“要不然我就埋了你!”

    墨蕴齐醒来的时候一脸疲惫,最后那句话,和顾佳茗生气的时候如出一辙。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心底那个荒唐的念头不是他的臆想。

    “巴克,妖精有没有前世今生?或者投胎转世?妖精能活多久?你们修行到最后是什么样?”墨蕴齐看着在自己面前忙碌的老管家,手指缓缓摩挲着腕上手表的表盘,表情少有的严肃。

    巴克动作不停,嘴角微微勾起,轻笑道:“这种问题在下真的不清楚,在下没有投过胎,没有转过世,活了三千年还是没有成仙。后来在下才知道,只要是修行之人,都要注重因果二字,有因就有果,都说把欠的东西还回去这才能修成正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下发誓要照顾您一生,因为在下欠你一条命。”

    墨蕴齐挑了挑眉,这件事他还真的不是很清楚,他疑惑的问:“我什么时候救过你的性命?”

    巴克笑着把咖啡端给墨蕴齐,“那时候先生还小,大概只有三岁的样子,比小少爷还稚嫩。”巴克好似回忆一般,把三十多年前的事徐徐道来:“三十多年前,我和一个专门吸食妖类灵气的大妖打了一架,深受重伤,连变成人形都不能,就被人当成了一只普通的山羊抓了,想要卖给屠宰场。”巴克自嘲的道:“世事无常,谁能想到我几千年的道行会落得那个下场呢?那时您和墨夫人恰好路过,您说这只羊能长这么大也不容易,买下来放生吧。您一句话,救了我一条命。”

    墨蕴齐失笑,那么小的时候做过的事,他已经没多少印象了,勉强就是记着确实见过一只很大的羊,到底有多大,也记不清了。

    妖知恩图报这一点,竟然比人类做的都好。

    有人说“久负大恩反成仇”,就是承担不了一直欠别人一份情的心理压力,而眼前这只妖,竟然立下誓言要照顾他一生。

    墨总含笑的问了一个和顾佳茗同样的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永远不死呢?”

    老巴克只是笑,笑的特别洒脱,“那就是在下和先生的缘分太深了,百年不足以让在下偿还您的恩情,上天注定要用无限的岁月照顾您和您的家人,在下乐意之至。”

    墨蕴齐叹了口气,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腕,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起来。

    墨蕴齐把一蹙雷光点在指尖,像一个在微风中努力燃烧的蜡烛,轻轻摇摆,左右晃动着。这段时间,他已经把这个能力运用的越来越娴熟,再联想到梦里的自己,墨总也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类的可能性已经不到百分之三十。特别是这两天,他左手腕手表下面,那个像符文一样的东西越来越清晰,随着它的变化,他操控雷的能力越来越强,就好像体内长了天生就属他的东西,想怎么用都可以。

    梦里的情景,也像是他的记忆一样灌输在他的脑海中,有时候不用睡着,脑海中就能闪出无数画面。

    他已经快和梦里的那个人,融合在一起了。

    还差最后一步,就是剩余的那部分记忆,只要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就能把整件事串起来。

    ————

    墨泽洋去幼儿园之前数手指头,“还有四天,爹地就回来了。”

    顾佳茗的态度超冷淡,“你是想你爹,还是像你爹给你买的大猫?”

    他也可以买大猫的,他不仅可以买大猫,他还可以去给他偷个熊猫,抱一抱再给还回去,墨蕴齐可以吗?他根本就不会飞!借给他翅膀他都不会飞,哼!

    如果一个星期还不回来,就不让他进门!

    墨蕴齐走的第二天,顾佳茗就确定了,墨蕴齐不回来他的心态也回不到当初了,所以干脆把对方养在身边,哪儿也别去。

    墨泽洋走了之后,顾佳茗无所事事,从网上买了一本电子版的菜谱,兴趣缺缺的研究做菜。那爷俩都不在家,吃饭都没兴趣了,做饭更没兴趣。

    西方来的黑暗两脚兽:早饭吃了吗?

    顾佳茗看到突然发来的信息,嘴角不受控制的就挑了起来,感受到自己不被控制的情绪,他哼了一声,拉下脸来回复道:吃了。

    超冷淡!

    对面很快就发来两张图片,是一片彩灯闪烁的夜景区:这里的小吃不错,很好吃。

    顾佳茗撇撇嘴,不高兴,都要破产了还不好好工作,竟然跑出去逛街!

    对面又发来一张照片,是一包真空包装好的黑无花果干:母亲想看看她小时候经常来的地方,今天陪她一起走走,我把看着不错的都买了一份。

    顾佳茗脸色稍缓,既然是陪妈妈去的,那就没有问题了,顾小妖很体贴的又给墨总发了一个大红包,让他多给妈妈买点吃的,这么久了才回去一趟,让妈妈开心点。

    墨总看着这个红包,哭笑不得,这小笨蛋,真要养他吗?

    最起码从他出生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说过他可以弱一点,可以被养,从小的培养就是他要撑起一个家族,任何时候都不可以退缩。这个小笨蛋,竟然真的想养他。

    突然体会到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墨蕴齐回复道:你要努力赚钱,养咱们全家的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我找人策划的那个综艺节目,请个影帝的片酬据说要好几千万,这可怎么办?

    顾佳茗看着短信,想了想自己的出场费,如果他出场的话,可以给墨蕴齐省不少钱。

    他要养家养媳妇儿啊!之前养老板的膨胀感,现在都变成了顾小妖的压力。

    一直以来顾佳茗都很坚持的东西,因为墨总的“破产”,让顾小妖感觉到了养家的压力,所以他动摇了。

    理由就是请影帝老贵了,他不仅是影帝,他还是视帝,他能拿很多很多奖杯,像他这样的演员请一个更贵,他出场能给家里省不少钱。

    当郑学邵听到顾佳茗的询问时,一听问题都是关于钱的,还问具体给他多少钱时,被弄得一头雾水,这小子怕不是钻进钱眼里去了,赚自己家的钱,有意思?

    难道这就是两口子之间的情趣?

    还在担心老墨破产的顾佳茗:为了养家糊口,参加吧_(:3∠)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相邻的书:穿成女主未婚夫我又双叒叕发芽了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修仙之风月穿成总裁前女友成为郡主之后我带领边城百姓致富了快穿之我的黑历史小侯爷[星际]贵宠艳妻夫君猛如虎偷香窃玉撒糖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