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抱在一起蹭蹭毛吧

【书名: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第28章 抱在一起蹭蹭毛吧 作者:黑猫睨睨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山海经]双界代购[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二十八章

    眼前的一幕, 完全超出了墨总的认知。

    墨蕴齐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 他不求佛不拜神不信上帝, 灵异怪谈他全部当成.人们的臆想, 只相信用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得到一切。眼前他儿子现在的情况, 颠覆了他三十多年的认知。

    在西城北街的那一晚,他意识到了顾佳茗和常人的不同, 他派人调查到,顾佳茗加入的那个部门, 竟然率属国家安全部。

    他曾怀疑过顾佳茗是国家投资的某实验基地的试验品,拥有特殊的能力,所以力气那么大, 所以二十来岁的人没有一点生活常识。因为他到现在还被部门掌控着, 所以他不敢和自己在一起。现在看见墨泽洋这对毛耳朵,墨蕴齐不得不推翻了之前的猜想, 联想到落在文件上的那只狐狸爪印,墨总感觉自己被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如果说基因变异,人和动物之间能互相转变,这种科技, 现在真的有吗?

    讲真的, 这种科学解释墨总自己都不信。

    三观不得不重新塑造!

    墨总整个人都是懵的!

    墨泽洋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暴露了, 吧唧一下小嘴之后,裹着毛毯打了个滚, 白嫩嫩的小脸上突然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接下来又是连环三个滚, 身上的毛毯不仅没掉, 反而越缠越紧,最后就露一个小脑袋,那对白色的毛耳朵分外显眼。

    看着这样的儿子,墨蕴齐坐在床边仅沉默了半分钟,随后就把滚到床边的墨泽洋抱回来。

    墨泽洋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爹地,你抱我干什么?”

    墨蕴齐眸色复杂的把他放在床中间,抬手,试探的摸了摸墨泽洋的耳朵,温软的触感,让他心头一颤。墨泽洋本来就可爱,现在看,好像越看越可爱了。

    墨总没忍住,又摸了一把,摸完了无奈的捏了捏自己的脑门,觉得自己也是疯了,他觉得自家和常人不一样的儿子……最可爱!

    墨泽洋被摸醒了,突然想到了什么,蹭的一下子就坐起来,眼睛睁得老大,瞬间困意全无,头顶的耳朵也跟着消失了——吓回去的!

    墨泽洋担心的两个小手摸自己的头顶,发现什么也没有之后又摸了摸屁股,发现尾巴也没有了,这才终于放松了下来,无奈的看了看他爹,“你睡不着啊?你怕黑?”墨泽洋往里挪了挪,小手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一副我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来吧,跟我一起睡。”

    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墨总看了他的小屁股,掀开毯子一看,什么都没有,略遗憾的抬手,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好。”

    不管是试验品还是非人类,这都是他和顾佳茗的儿子。

    这爷俩,一个都跑不了。

    把墨泽洋又哄睡着之后,墨总给负责调查的属下下了一条死命令:尽快和那个部门的上层取得联系,给你预拨一百亿资金,就是用钱砸,也要在一个月之内,把那个大门给我砸开!

    ————

    剧组又连续拍摄了三天,终于把这个景点的戏份全部拍摄完毕,接下来就要去山里安营扎寨,里面的条件会更加艰苦,甚至连网络都没有。

    为了显示自己这个导演并不是“王扒皮”,王导给几位主演放了两天假,让他们回去休息一下,回来的时候拿一些厚衣服,山里的气温比外面会低很多。

    顾佳茗盼天盼地盼月亮,终于盼到了能回家的这一天,和几位熟识的演员告了别,顾佳茗都没有留下休息一宿,急匆匆的往家赶。如果不是担心被记者看到,他恨不能一个瞬移回到家中。现在只想把小崽子抱在怀里好好的揉一揉,想孩子,为人父母的都避免不了,何况墨泽洋是顾佳茗一手养起来的,爷俩相依为命的过日子,每天少看一眼都觉得掉块肉。

    此时顾佳茗家里也来了一位新客人,墨总的老管家,巴克先生。

    把在y国的事情安排好后,巴克先生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来到华国,顾佳茗的住处。

    这位管家先生身材高挑,四肢修长,长得好像混血,灰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好脾气。虽然只有六十来岁,巴克却有着一头白发,穿着黑色的修身西装,戴着领结,白色的发丝整整齐齐的梳到脑后,即使从大洋彼岸奔波到华国,却一根发丝都不乱的。他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来到顾家门前,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铁质的大门,抬脚往里走了几步,巴克瞬间就被一个白色的薄膜拦住,同一时间,快到家的顾佳茗脸色一凛。

    巴克抬手,推了推这个结界,眼里闪过几分凝重,就在这时,一个灰色的身影嗖的一下蹿过来,身影快的化成一道虚影,一只足有二十多斤的灰色狸花猫踩着猫步站在大门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的人,口吐人言:“哥们儿,这里是我朋友的地盘,虽然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妖,到了这里都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识相的赶紧走。”

    巴克并没有在意对方冷厉的警告,温和的道:“在下并无冒犯的意思,来这里是应了主人的要求,前来照顾小少爷。”

    花哥呲了呲牙,爪子上腾的升起一团黑色的火焰,尾巴缩短,耳朵上竖起一撮黑色的长毛,把头压低,已经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带着幼崽的妖,地盘意识更加强烈,顾佳茗从不让陌生的妖靠近他的家,花哥自然是知道的。顾佳茗不在,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他的幼崽,还有这里的一草一木。

    老巴克眯了眯眼睛,脸色也凝重起来,“原来是一只猞猁。”

    这时,一个疑惑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你说的主人,是墨蕴齐吗?”

    顾佳茗站在巴克身后三步远的距离,歪着头细细打量了巴克一遍,眼底闪过几分疑虑,“你们墨家的人都喜欢晚上来吗?”

    巴克心里一惊,根本没有察觉到顾佳茗是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的,感应了一下顾佳茗身上纯净的灵气,他凝重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只有没吃过人的妖,身上的灵气才能这么纯,从这一方面来讲,这个人心底应该是善良。巴克微微欠了欠身,有礼的道:“在下巴克,见过夫人。”

    夫人……

    顾佳茗嘴角一抽,炸毛了,“呸!他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养我的崽儿,你应该尊称我一声姑爷!”

    巴克脸色一顿,随后继续有礼的低头,恭敬的道:“对不起我尊敬夫人,这种事情不是在下能决定的。”

    顾佳茗翻了个白眼,听这个老管家说话莫名的牙疼。顾佳茗谢过跑来帮忙的花哥,答应给对方一箱猫罐头做谢礼,这才对巴克道:“你跟我来吧,他们应该还没有到家。”

    现在正好六点,应该是墨蕴齐去接墨小崽的时间。

    巴克一言不发的跟在顾佳茗的身后,尽职尽责的做一个合格的管家,不卑不吭,温和有礼,一看就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好管家,真的很不像妖精!

    顾佳茗走到门口,拿钥匙开门,本来是他爷俩的窝,现在又住进一个外人,这个外人还不是个人类,顾佳茗有些抵触,人和妖他都不信任。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给一个人类做管家?怎么还弄了一头白发?”趁那两个还没回来,顾佳茗打算好好的审一审,不安全的妖,他是不会留在墨蕴齐这个人类身边的。

    巴克笑了笑,“让夫人见笑了,少爷在小时候救过在下的性命,在下曾经立誓,会尽所能及的照顾少爷平安度过这一生。人有生老病死,在下只不过是在模仿人来的自然规律,人老了,自然要一头白发。”

    “如果墨蕴齐永远不老呢?”顾佳茗觉得这个人也挺有意思的,报恩的方式就是给人做管家,“如果墨蕴齐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出事呢?”

    老巴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水晶球,很笃定的道:“在下给少爷占过卜,他此生大富大贵的命相,来华国并不会遇到危险,反而能得一朵带籽的桃花。”

    呸呸的桃花!顾佳茗翻了个白眼,对这种说法很不满,而是占卜这种话就跟放炮一样,只能听响,没什么用处,连董昕这个算卦的自己都说,命是随时会变的,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

    “他信任你我可不相信,你跟我立个血誓吧,照顾墨蕴齐和墨泽洋,不能动一点歪心思,否则魂飞魄散就好了。”顾佳茗感应到外面的动静,催促道:“要么立誓要么走,快二选一。”

    从顾佳茗这个看似无害的人口中,轻易的说出了“魂飞魄散”四个字,老巴克不得不重新审视了一下顾佳茗,到现在他都摸不清楚这个妖到底是什么变的,更摸不清顾佳茗有多少道行,巴克也对顾佳茗有了几分忌惮。

    顾佳茗趴在窗户上,看到墨蕴齐的车已经进了大门,着急的催促:“快点!一巴掌拍你出去你信不信?”

    巴克无奈的笑了笑,为了能留下来完成墨蕴齐交给他的任务,老巴克无所谓的立下血誓,答应顾佳茗真心实意的照顾墨蕴齐和墨泽洋,不会对二人有任何伤害的念头。这和他来之前的任务并没有什么冲突,这个誓言不过是表明自己的忠心,不让顾佳茗猜忌罢了。只要不违反誓约,就不会对他有不好的影响。

    顾佳茗看着飘到自己手心的这粒血珠,满意的握在手心,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双精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就像个狡诈的小狐狸:“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家的仆人了,记得每天要打扫一遍房间,一日三餐要做好,每天要带我儿子散散心,还要记得喂养后山那群小动物,工资墨蕴齐跟你开。”

    巴克轻轻一笑,好脾气的道:“好的,我尊敬的夫人。”

    顾佳茗:“……”这个说话方式果然让人牙疼!

    说话间,墨泽洋已经下了车,打开车门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顾佳茗已经回来了,脚落地之后便拉着墨蕴齐往家跑,“爸爸回来了!”

    跑了几步之后,墨泽洋立马感觉到不对劲,怎么还有另外一个妖的气息?

    小孩突然蹙起眉头,也不跑了,一步一步走向家门,莫不是他爸爸趁这次出门把小妈给他领了回来?不可以!抵制小妈!坚决抵制!

    墨泽洋小朋友牵着他爹的手,一脸认真的保证道:“你放心!我会为你做主的,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讲真,墨总没听明白小孩是什么意思。

    在打开家门的那一瞬间,顾佳茗开心的跑到门口,想要给儿子一个热情的拥抱,“我的崽崽~”

    没想到之前见了他就往怀里扑的墨泽洋,这次很冷淡的抬起一只手,拒绝了顾佳茗的拥抱,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他是谁?”

    顾佳茗心里拔凉拔凉的,下意识的老向墨蕴齐,他们家小崽儿怎么了?他不爱我了?一点儿都不体谅做爸爸的心情。

    墨蕴齐含笑的看着他,伸手把顾佳茗拉起来,在顾佳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摸了摸他的脸颊,笑了,“剧组的伙食不错?竟然没有瘦。”

    顾佳茗赶紧捂住脸,“我吃那么多,才不会瘦!”

    墨泽洋不满的抬头看他俩爸,能不能先把正经事情解决一下?家里都来了外来妖,你们还能不能有点大人的样子,先做正经事?作为一个雄性的小妖精,墨泽洋本能的就有地盘意识,排斥陌生人、特别是陌生妖的靠近,他的这种意识甚至比迷迷糊糊的顾佳茗还强。

    墨蕴齐终于想起了儿子,从墨泽洋身后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介绍道:“这是我的管家,你可以叫他巴克先生,或者管家爷爷,以后他会负责照顾你的起居,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他。”

    察觉到儿子的不满,顾佳茗赶紧补充道:“放心,我已经盘问过了,值得信任。”

    巴克适时的露出标准的老爷爷氏的微笑,“在下巴克,见过小少爷!”

    老巴克得到了墨泽洋一个超冷漠的眼神,和墨蕴齐不高兴的时候如出一辙,甚至有些锐利,审视了对方一遍之后墨泽洋一手抓住一个爸,“你们为什么把我交给这个人?”这件事不说清楚,谁也别想走。

    以前墨泽洋经常担心哪天爸爸不会再回来接他,他就会变的像幼儿园里很多没有人要的小妖精一样,这就造成了他容易敏感的性子。墨蕴齐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他可以每天都回家,每天跟爸爸说话聊天,每天感受墨蕴齐对他的父爱。现在这俩人突然找了一个陌生人来照顾他,小狐狸的脑洞一冒上来谁也拦不住,不想好的,尽想些坏的,在墨泽洋的意识里这事就不是啥好事:你们两个是不是想跑?

    顾佳茗从身后抱住墨泽洋,轻而易举的举高高,“他只是在你爹忙不过来的时候照顾你而已,放心啦,我们可舍不得不要你!养你花了不少钱呢,你看你吃这么胖!都快举不动了!”顾佳茗举了两下之后把小孩抱在怀里,快速的跑回屋,关门上锁拉窗帘,瞬间变成一个一米高的白狐,扑向墨泽洋。

    啥也别说了,一起打个滚吧!

    墨泽洋瞪大眼睛,呆了两秒之后也跟着变成小狐狸,爷俩抱在一起滚滚滚,滚完了搂在一起蹭蹭毛,幸福啊,幸福的什么都可以不用想了

    顾佳茗的身上的毛偏向于银色,身体表面裹着一层淡淡的银光,就像是在顺滑的皮毛上镀了一层保护色。身后十条尾巴铺展开,就像在地上铺了一层毛茸茸的毯子,墨泽洋高兴的趴在上面,抱着一条尾巴不停的打滚儿,像一只欢快的小狗。

    顾佳茗坏心的用爪子摁他的小肚子,软乎乎的,手感超好!

    爷俩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玩儿过了,一玩起来就忘了时间,好不容易把媳妇儿盼回来的墨总在半个小时内“无意的”在顾佳茗的卧室门口经过了两个来回,里面的人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墨总冷着脸,忍不住敲了敲门,很严肃的问:“晚餐已经做好了,你们要下去吃饭吗?”

    屋里的爷俩这才反应过来,顾佳茗用两个爪子抱着儿子的小脑袋,小声的问他:“你没有露馅吧?”

    小狐狸整的挺胸脯,一本正经的用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放心吧,绝对没有露馅。”

    顾佳茗一想也对,真要是露馅了墨蕴齐还能用这么平静的态度对待他们?应该早就被吓跑了吧,毕竟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人类看到他们变身会被吓的大喊:妖怪啊!救命啊…help me!!

    爷俩再次变回人身,也许是许久没有来回变了,技能有些生疏,顾佳茗第一次变回来的竟然是一个白色广袖锦袍的年轻人,脸还是那张脸,只不过一头的银发。“啧啧,”一看自己身上的装扮,顾佳茗无奈的嘟囔了一句:“我这是入戏太深了吧!”

    墨泽洋歪着头,疑惑的问:“爸爸的剧照不是黑色头发吗?衣服也不一样。”

    “是吗?”顾佳茗毫不在意的变回短色黑发的模样,大大咧咧地一扬手,“那不重要!”

    “对!不重要!”墨泽洋从地上爬起来,提上小裤子兴冲冲的往外跑,“我闻到了虾的味道!”

    重要的是:吃饭吃饭!

    本来不高兴的墨泽洋小朋友在和爸爸滚了半个小时之后,心情好的不得了,一个人干掉一盘金缕虾。

    饭后躺在沙发上露着圆鼓鼓的小肚子,把自己想象成一张厚厚的狐狸皮,一动都不想动。

    顾佳茗和墨蕴齐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边,时不时的伸手揉一把小肚子,二人不由得相视一笑:真有肉!

    墨泽洋 →_→

    睡前,墨泽洋以担心两个爸爸跑掉为由,一手拉着一个,都拉进了自己的房间,指指左边:“爸爸睡。”再指指右边,“爹地睡,今晚谁也不许走!你们别想不要我哼哼!”

    两个人一左一右躺在床上,中间只隔着一个小孩子,昏暗的灯光之下,彼此一个眼神对视之后,顾佳茗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红着脸往回缩了缩。

    过了十几分钟,墨泽洋的呼吸越来越平稳,明显已经睡着了,墨蕴齐伸关了台灯,这样黑暗的环境之下,顾佳茗悄悄松了一口气,仿佛黑暗能给他一件伪装的外衣,虽然以他的眼力来说,能把墨蕴齐看的清清楚楚。

    这时落在枕头上的手上突然覆上一只大手,温热的触感让顾佳茗心头一颤,他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被对方紧紧抓住,牢牢的攥在手心,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给他。顾佳茗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又开始变得不正常,扑通扑通的乱了节奏,心底一丝甜蜜蜜的感觉渐渐从心口弥漫开来,两只手这样握着,他竟然产生了一种“一直这么握着,一直到天荒地老也好”的荒唐念头。顾佳茗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吓到了,他不会真的对墨蕴齐这个人类两脚兽产生了感情吧?

    墨蕴齐轻声低笑了几声,温和的问:“在想什么?”

    顾佳茗蹙起眉头,很认真的道:“在想我是不是喜欢你。”

    墨蕴齐挑了挑眉,连孩子都给他养了,为什么要想喜不喜欢这个问题?

    顾佳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是不是喜欢墨蕴齐,人类的感情太复杂了,他真的搞不懂,他好像天生就缺这条神经,根本不懂什么情情爱爱。他会对他欣赏的人产生好感,也只是好感而已。对墨蕴齐的感觉和好感不一样,他说不清楚。

    墨蕴齐安慰的捏了捏顾佳茗的指尖,想到了那个古董店小老板说过的话,顾佳茗没有心,他的心被人挖走了,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明在他面前的是很完好的一个人,这个心到底指的是什么?

    顾佳茗超乎寻常的夜视力让他的视线穿过黑暗,落在墨蕴齐那张无暇疵的俊脸上。看清墨蕴齐的表情之后,顾佳茗有点在意的问:“你在想什么?”

    墨总同样认真回答:“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承认喜欢我。”

    顾佳茗撇了撇嘴,特别傲娇,“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的,你不要再想了。”

    被墨蕴齐冷淡的眼神扫了一眼,顾佳茗紧张赶紧解释道:“你很好,但我不能喜欢你,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墨蕴齐翻了个身,目光深沉的盯着顾佳茗,“你害怕的东西,我并不在意。”

    顾佳茗叹气,这个人类两脚兽根本不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如果墨蕴齐是个妖,他也不会考虑那么多。墨蕴齐一个人类,假设他能接受他们是妖的身份,那寿命问题呢?等到100年后墨蕴齐老了,他又该何去何从?天天抱着墨蕴齐的棺材板儿吗?

    想来想去想不出该怎么做,顾佳茗暴躁的炸了毛,爬起来给董半仙打了个电话,问:“怎么才能延长人类的寿命?”

    对方沉吟了一下,“这应该属于咨询问题,你得交费。”

    顾佳茗默默算了一下自己的片酬够不够董老板狮子大开口的,狠狠心,咬咬牙,忍痛道:“我交费!”

    董昕:“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要是知道我早就成仙了,你问我我问谁去?好了我有客人来了,看在我干儿子的面子上我给你打一折,一百块钱红包发我微信,拜拜~”

    顾佳茗气的炸毛,“我呸!”

    臭奸商!人类果然是最狡猾的动物,偏偏还要甩锅给他们狐狸,太奸诈了!

    惹急了养狗咬你!

    顾佳茗在微信上给对方糊了一张一百块钱的照片,哼,拿去花吧,不客气╭(╯^╰)╮

    回去搂崽儿睡觉,妖精也是能睡觉的!

    凌晨两点多,被墨泽洋一脚踹醒的墨总睁开眼,就看见月光透过没关好的窗帘照进来,形成一条丝丝缕缕的线,温柔的绕着顾佳茗,在顾佳茗的身上形成一层薄薄的白雾。墨蕴齐捏了捏脑门,让自己清醒一些,眼前的一幕仍旧没有变化,他不是眼花。

    果然是个…小妖精吗?

    墨蕴齐摸了摸搭在自己肚子上的这只小胖脚丫,眸色深沉,没有百分百把握能防止他们俩再次逃跑,他绝不会惊动他们。

    要织一张让他们无处可逃的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相邻的书:穿成女主未婚夫我又双叒叕发芽了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修仙之风月穿成总裁前女友成为郡主之后我带领边城百姓致富了快穿之我的黑历史小侯爷[星际]贵宠艳妻夫君猛如虎偷香窃玉撒糖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