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想要的味道我嘴里都有

【书名: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第26章 你想要的味道我嘴里都有 作者:黑猫睨睨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盛世医香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山海经]双界代购     晚上, 顾佳茗把墨泽洋哄睡着,也跟着打了个哈欠,“伤”好了, 也该回剧组了,这么看着墨泽洋,怎么都看不够, 一想到下次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顾佳茗就舍不得走。

    墨蕴齐轻轻走进来, 看了看趴着不动,小屁股朝上墨泽洋,小声问:“睡着了?”

    墨泽洋穿了一个小狐狸的四角胖次, 胖乎乎的小屁股把狐狸脑袋撑的圆鼓鼓的, 墨总没忍住, 在儿子小屁股上摸了一把, 顿时忍不住笑了,肉嘟嘟。

    “嘘!”顾佳茗坐起身, 示意不要把小崽子吵醒,结果一看墨泽洋的小肥屁股, 也没忍住, 摸了一把。

    “噗!好肉呼哈哈哈!”顾佳茗压低声音偷笑了几声,把空调温度调到27度,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出去, 对墨蕴齐招招手, 有事出来说。

    墨总:“我……”

    “停!等我先去干件正经事。”顾佳茗打断墨蕴齐的话, 急匆匆的跑下楼,从冰箱里拿了盒冰激凌,用小勺挖着尝了一口,满足的眯了眯眼睛,爽!

    然后蹭蹭蹭跑上楼。

    墨蕴齐含笑的问:“你的正经事就是趁儿子睡着了,偷吃他的冰激凌?”

    “这不叫偷吃,”顾佳茗挖了一大块,递到墨蕴齐嘴边,笑眯眯的道:“这叫替他分担。”

    天一热,小孩子就忍不住冰激凌的诱惑,虽然墨泽洋是个小妖,肠胃比人类坚强了不是一点半点,顾佳茗这当爸的,还是担心他冰激凌吃多了拉肚子,一直控制墨泽洋不让多吃,找机会还要替他分担一点。

    墨蕴齐看着顾佳茗这笑弯了的眉眼,张嘴含住递过来的小勺,冰凉的感觉冲刷着味蕾,却冲刷不掉甜蜜的味道,看着顾佳茗含笑的眸子,他笑着舔了舔嘴边的奶油,夸赞道:“味道不错。”低沉的嗓音压低后,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缱绻多情,俩人距离实在太近,顾佳茗能清新的看到对方望着自己时是多么的深情专注,长长的眼睫都掩不住这双眸子想要传达的感情,这种整个世界我都不要,只想看着你一人的感觉让他心头一跳。慌乱的又给墨蕴齐喂了一口,顾佳茗垂眸,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喜欢就多吃点,反正冰箱里还有。”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磁性的声音震得顾佳茗耳朵一麻,墨蕴齐的声音很像大提琴,从小生活在绅士之国,优秀的家教和修养,让他把冷静和矜持早在就刻画在骨子里,所以他笑的时候也只是轻声的笑几声,短短几秒钟的笑声很像大提琴发出的轻鸣,还带着发颤的尾音,格外的让人迷醉。顾佳茗红着脸,把那勺冰激凌塞进墨蕴齐的嘴巴里,堵住对方的笑。

    墨蕴齐顺手搂住顾佳茗的腰,张嘴等喂。

    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的顾佳茗就这么一勺一勺全喂了墨蕴齐,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就尝了一口而已!

    我去!好亏!

    顾佳茗看着空了的盒子,一脸惋惜。

    “想吃吗?”

    “嗯?”

    “冰激凌。”

    “你已经给吃光了!”

    “没有的话,尝尝味道也可以。”

    “啊?”顾佳茗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什么?

    墨蕴齐搂紧怀里的人,低头吻上顾佳茗的唇,霸道的吻和他本人绅士有礼的气质完全不同,仿似要把这个不听话的人一口吞下,带着十足的侵略性。顾佳茗心惊的浑身一抖,扔了手里的冰激凌盒,慌张的想要推开,下一秒就被压在墙上,被吻的更深。

    顾佳茗彻底慌了神,抓着墨蕴齐腰间的衣衫,手足无措,连自己是个妖精都忘了。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感觉,抱着墨蕴齐,顾佳茗心底突然难受起来,难受的想哭,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紧接着就是狂喜,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失去了记忆之后心口空洞的感觉,这一刻终于有了填满了的感动。还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身旁的门突然打开,睡的迷迷糊糊的墨泽洋眼睛还没睁开就跑了出来,张开嘴第一句话:“爸爸你是不是偷吃了我的冰激凌!”

    墨泽洋一句话,惊到了正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墨蕴齐动作一僵,欲求不满的在顾佳茗的唇上轻咬了一下,眼神深邃的好似黑暗的漩涡,能把人拉扯进来,溺毙在里面。顾佳茗被这个眼神吓呆了,挂在墨蕴齐身上一脸懵,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被这双清透的眼睛看的险些压不住心底的躁动,墨蕴齐抬手遮住顾佳茗的眼睛,回头一看,墨泽洋正站在门口打着哈欠揉眼睛,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谁也没有发现,此时顾佳茗脖颈上那块从不离身的玉,隐隐发着一圈迷蒙的光晕,一点一点汇集成一条肉眼难以辨别的线,眷恋的缠上墨蕴齐的手腕,却怎么也拴不住。

    墨泽洋眨了眨眼睛,嘟着嘴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冰激凌盒,不高兴的问:“你们两个,偷吃我的冰激凌,我睡觉的时候都闻到味道了。”

    墨蕴齐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为了吃?

    顾佳茗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不是我,你爹吃的!”

    墨泽洋撇撇嘴,“爸爸说过,撒谎不是好孩子。”他都闻到味了,两个人都吃了!

    “算了,吃了就吃了吧。”墨泽洋扭着小屁.股走过来,一手拉过顾佳茗,拖回自己房间,要陪他一起睡。

    顾佳茗把墨泽洋搂在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躁动的心情却始终无法平复下来,为什么墨蕴齐身上有种让他熟悉的感觉,为什么心口会疼?

    顾佳茗思考了一个多小时,破了有记忆以来最长的是思考纪录了!

    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他才突然意识到,墨蕴齐本来找他是想说什么事的,结果没干正经事。

    俩人一碰面,顾佳茗吓得往后一蹦,就像一只胆小的狐狸看见了猎人,他只想逃。

    “佳茗?”墨蕴齐开口叫住他,心底却是一叹,昨晚还是吓到他了。

    顾佳茗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抿着嘴,防备的盯着墨蕴齐,这个人真的有毒,沾到他自己就会变的不正常。

    墨蕴齐走过去,拉住顾佳茗的手,无视顾佳茗防备的眼神,温和的道:“继续昨晚想对你说的事情。”

    顾佳茗眨了眨眼睛,暂停逃跑,“什么事?”

    墨蕴齐认真的道:“我注册了一个微博,给你发了私信,你记得回关。”

    顾佳茗:“…………啥?”

    墨蕴齐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听话,以后用的到。”

    顾佳茗耸了耸肩,无奈的点了头,不是很懂这个奸诈的人类是啥套路。

    顾佳茗关注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突然增加了一个,自然引起了粉丝的注意,当大家看到是一个刚刚注册的、只关注顾佳茗一个人的id时,粉丝就把这个号码当成了谁的小号,立马就暗搓搓的盯上了。

    ————

    顾佳茗又休息了一天,不得不回剧组了,为了赶上拍戏,早上五点多就要走。

    临走的时候他又嘱咐了墨蕴齐一遍,“记得接孩子,记得给我打电话,记得跟我视频。”

    顾佳茗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反而是墨泽洋起来之后知道顾佳茗去拍戏了,楞了一下之后突然从原地一蹦老高,兴奋的搬着小板凳去冰箱里拿冰激凌,“我要吃三个冰激凌!吃三个!”

    墨蕴齐迈开长腿两步就追上放飞的小崽子,轻松的捕捉,抱着去卧室,把顾佳茗提前准备好的衣服给他穿上,一手抱着娃,一手拎着包,大步迈开,动作十分利落。

    墨泽洋:qaq

    顾佳茗走的时候没有准备早餐,王秘书已经买好了墨泽洋喜欢吃的小包子,还有细软的粥,看着墨总喂孩子的动作越来越娴熟,王秘书悄悄的擦了擦额头的汗。

    “爹地,你别忘了接我。”一路上,墨泽洋提醒了墨蕴齐三次。

    平时活泼的小孩子,突然变得敏感起来,墨蕴齐心底一软,把墨泽洋抱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不会忘,我们拉钩。”

    墨泽洋瞬间就有了精神,小手指缠在墨蕴齐的大手上,开心的问:“晚上爸爸会不会又回来了?”

    墨蕴齐:“……应该不会。”顾佳茗是迷糊又不是傻,怎么可能让自己一直受伤?

    晚上,顾佳茗确实没有回来,家里没有爸爸,没有爸爸做的饭菜,即使吃到了冰激凌,墨小崽也有点失落。小孩默默的用勺子挖蒸蛋,小口小口的,很长时间都没吃下几口。

    墨蕴齐放下筷子,关心的问:“不爱吃?”

    “想吃爸爸做的饭。”

    墨总:“……”

    “想吃鸡。”

    墨总立马拿起手机,“想吃什么样的?”他派人立刻去做。

    墨泽洋放下勺子,眼里微微有了点兴趣,“想吃肯德基,想去店里吃。”

    墨总沉吟了三秒钟,立马站起身,从椅子上把墨泽洋抱下来,说走就走。

    墨泽洋开心的笑了,这一刻觉得自己爹就是superman,

    绝对的男子汉,行动派!

    ————

    夏天最不缺的就是蚊子,特别是荒郊野外,蚊子一般都是组团出动,看见人类这种香饽饽,不叮一口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吸血的。

    剧组的人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一人手里拿着个蒲扇,不停的煽,还有的拿着驱蚊液和花露水,不时的往自己身上喷一喷,即使这样,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还是被叮满了包。有的工作人员为了防蚊子,宁愿热着也要穿长衣长裤。

    再看邓兴,简直是蚊子的最爱,今晚也是邪了门了,以前这些蚊子对剧组人员是雨露均沾,今晚首要攻击目标却是邓兴,每一只的个头都超大,保证嘬一口一个大红包。

    为了不让自己的脸被叮了,影响明天的拍戏,邓兴在脸上蒙了块布,包的跟蒙面大盗一样。

    顾佳茗盘着腿坐在草地上,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圆领短袖t恤,下身七分的牛仔裤,露着一大块白皙的脚踝。身边一左一右是裴朋和白宇,三人手里攥着几张牌,身前铺了一块四方的白布,正斗地主。

    这三人身边一只蚊子都没有,可谓是整个剧组的一处奇景!

    邓兴被气的跺脚,他融不进那个小圈子,顾佳茗不带他玩。他演的是反派没错,可戏外也很像个反派,他们干啥都不带他,白宇唯顾佳茗马首是瞻,裴朋喜欢热闹,开始还叫他一起和顾佳茗他们玩,被他拒绝了几次之后也就不再叫他,毕竟咖位比他大,没必要每次都迁就他。

    邓兴的助理都同情他,劝道:“兴哥,你也去跟他们说说话,别老一个人待着,都是年轻人,一会儿就玩一块去了。”

    邓兴撇撇嘴,“不去!那三个人得臭成什么样,蚊子都不吃!”

    顾佳茗斜着眼一瞥,小声问:“邓兴是不是在瞪我?”

    裴朋无奈,“你收敛点,别被记者拍了。”现在已经有记者发现了他们的拍摄地,这时候还不知道在哪里猫着呢。

    顾佳茗无所谓的耸耸肩,“算了,蚊子会替我报仇的。”

    白宇跟着点头啊点头,我偶像就是厉害,能指挥蚊子。

    裴朋:“……”根本搞不懂这俩人什么脑回路!

    玩完了这一把,顾佳茗手机滴滴答答的响起来,顾佳茗赶紧掏出来一看,是墨蕴齐发来的一段视频。

    顾佳茗小跑到树后没人的地方,一点开就是墨泽洋在肯德基啃鸡腿的画面。

    顾佳茗:你们俩怎么出去吃了?家里没人给送饭?

    顾佳茗眉头渐渐拧起一个疙瘩,他不在家,家里那对父子竟然连饭都没得吃,一两顿还好,天天这样岂不都得饿瘦了?

    墨蕴齐:有饭,放心,今天拍戏累不累?

    顾佳茗无语的回了句不累,墨总真是惜字如金,这断句,好吧,他勉强听懂了。

    墨蕴齐:那就好,住的地方在哪里?习惯吗?

    话题一下子聊不完,顾佳茗干脆就坐在原地,和墨蕴齐聊了起来。

    裴朋和白宇等了一会儿,发现顾佳茗没回来,不放心的追过去看了看,毕竟这里人烟稀少,杂草丛生,万一有毒蛇什么的,还是很危险的。

    俩人一看,好么,聊上了。

    一想到和顾佳茗聊天的那个人,裴朋摇了摇头,“得了,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咱们俩回去玩抽王八吧。”

    白宇惊呆,人类的游戏真厉害,人可以抽出王八来!

    ————

    和顾佳茗聊了二十分钟,墨泽洋也吃饱了玩够了,心情好了起来。墨蕴齐告诉顾佳茗他们要回家了,到家再聊。

    爷俩出了门,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私家车上,灯光陡然一闪,墨蕴齐停下脚步,蹙眉往那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抱着墨泽洋快步离开。

    墨蕴齐这气质打扮,应该出入米其林餐厅,现在却带着一个和他长的酷似的孩子吃肯德基,绝对是把这孩子放在心尖上了,不是自己的儿子哪能这么宠?不只是娱乐圈新闻有人愿意八卦,豪门世家的八卦同样是很多人的饭后谈资。墨蕴齐这位有名的钻石单身汉隐婚生子,绝对能成为一条火爆的新闻!

    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辆私家车立马启动想走,这时两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走过去,含笑的敲了敲车窗。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打开车窗,无辜的问:“两位有事?”

    一个年轻人趴在车窗上,含笑的道:“做你们这一行应该知道有时候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即使憋死了也不能说,说了之后不仅不赚钱,还要命。下次再跟这么紧,狙击手就把你当危险分子直接狙了,你信不信?”

    ————

    “爹地,我睡不着。”第一次躺在墨蕴齐身边睡觉,墨泽洋小朋友新鲜的同时又兴奋,他爹的怀抱和他爸的好像哪里不一样。

    墨总侧着身,轻声哄:“睡不着数羊。”

    墨泽洋扳着手指头数:“一只羊,一只羊,一只羊,……一只羊驼,一只羊,爹地你有没有发现羊群里混进来一只羊驼?”

    墨蕴齐嘴角抽了抽,无奈的哄:“不要数出来,你在心里念。”

    这么小的孩子,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就像个充了电的小马达,一直不停的在动,墨总已经心累的不想说话。越来越心疼顾佳茗,不知道他为了养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

    墨泽洋闭着眼睛开始数手指头,不数手指头容易数错。

    墨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数,数了一会儿之后,墨泽洋:“爹地我不想数羊了,我想数羊驼。”

    墨总打了个哈欠,“好。”

    “一只羊驼,一只羊驼,又一只羊驼,一只骆驼,爹地你有没有发现羊驼队伍后面追来一只骆驼?”

    墨总:“……”

    “爹地,我还是数羊吧。”

    墨总已经不想说话。

    墨泽洋数着羊,数了好久之后耳边传来轻缓地呼吸声,他还没睡着,工作了一天的墨总已经被念叨着了。墨泽洋摇了摇小脑袋瓜,费力的拉过毯子,给他爹盖好,自己钻进对方怀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人类真的很容易疲倦呢。

    算了,睡吧。

    躺在帐篷里来回滚动睡不着的顾佳茗抱着手机,不时的看一眼自家小崽的照片,忧郁的不能自已。

    想娃了。

    也不知道第一次照顾墨小崽的墨蕴齐能不能受得了,有那么一咩咩的担心,担心的竟然是墨蕴齐。

    顾佳茗崩溃的抱着脑袋在帐篷里滚滚滚,滚了半夜。

    ————

    第二天就是周六,带孩子的墨总迎来了此生最艰难的一天。

    因为要带着墨泽洋,墨总今天没有去公司,在家里主持联网会议。

    开会开了一半,墨泽洋扒着门,可怜兮兮的道:“爹地,我想拉屎!”

    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的墨总:“……”

    “爹地,厕所没有手纸了,你有没有买?”

    从不逛超市的墨总:“……”

    “爹地,我憋不住了。”

    “……那你,去厕所?”

    墨泽洋快要哭了,“没有纸怎么拉屎?我要拉裤子了!”

    墨总嘴角抽了抽,没有纸就不能拉屎的逻辑……墨总心情复杂的把墨泽洋送进厕所,在家里找了一圈,找到一包湿巾纸,他商量的口气问:“能不能用这个,先凑合一次?”

    墨泽洋鼓着腮帮子,像一只生气的刺豚,他认真的道:“爹地,等你老了,我绝对不会用湿乎乎的纸给你擦屁股的。”很有威胁意味。

    墨总顿了顿,默默的把湿纸巾放回去,终于想起来桌上还有一包餐巾纸。

    终于有纸擦屁股的小墨总:哼!╭(╯^╰)╮

    实在忙不过来的墨总无奈之下想请外援,召唤家里的老管家。

    不过让管家过来之前,墨蕴齐还是征求了顾佳茗的意见。

    顾佳茗接到电话之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会做饭、会做家务吗?”

    墨蕴齐温声解释道:“巴克先生是老管家了,自然是什么都会做。他自小就是墨家收养的孤儿,受过严格、专业的教育和训练,二十岁开始服务墨家,三十多岁的时候做了我的贴身侍从,到如今也有三十多年了,从未出过差错。”

    巴克先生深受墨总的信任,这次为了墨泽洋,老巴克再次出山——带孩子!

    顾佳茗嘴角勾起来,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好啊,能照顾好你们就行,省得你们爷俩没饭吃。”

    墨蕴齐语调更加柔和,“担心我们?”

    顾佳茗立马变脸,矫情的解释:“呵!我只是担心我的小崽儿被饿瘦了而已,才没有担心你!”

    墨蕴齐轻笑了一声,“周末去看你?”

    “别来了,这里条件不好,过几天我们要换拍摄地点,主演有一天半的假,我回家看看。”

    “爸爸!”坐在墨蕴齐怀里的墨泽洋听大人们讲完了正经事,终于憋不住了,这一嗓门差点把顾佳茗惊的蹦起来,这周围到处都是人,难保那个耳朵好使,听见有人喊他爸爸。

    “爸爸,我们今天早上去吃了胖爷爷的江南大包,好好吃!爹地给我买了小飞机,还买了海底小纵队的玩偶,还答应我明天带我去看熊猫!”墨泽洋开心的搂着墨蕴齐的脖子,啾一口,看在你买东西讨好我的面子上,就不告你早上的“拉屎没有纸”的状了。

    墨蕴齐欣慰的摸摸小崽子的脑袋瓜,乖儿子~

    顾佳茗本来含笑的脸渐渐耷拉下来,墨蕴齐太坏了!

    竟然用玩具攻势!

    小崽子要叛变了!

    坐在顾佳茗背后,等着补妆的邓兴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暴露震惊的表情,心底却是炸开了锅:顾佳茗结婚了,还有儿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相邻的书:穿成女主未婚夫我又双叒叕发芽了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修仙之风月穿成总裁前女友成为郡主之后我带领边城百姓致富了快穿之我的黑历史小侯爷[星际]贵宠艳妻夫君猛如虎偷香窃玉撒糖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