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们就是一起生孩子的关系

【书名: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第23章 我们就是一起生孩子的关系 作者:黑猫睨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不死佣兵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海经]双界代购     看着这份关于小狐狸的资料, 墨蕴齐脑海中隐隐有了一个念头, 紧接着就被他压了下去,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为了证明自己想多了,墨蕴齐安排人把他家后山搜一遍, 看有没有狐狸这种生物,万一有一种跑进来了呢?

    人和狐狸,怎么可能互相转变呢?这不符合科学常理。

    墨总很想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都琢磨透, 可惜留给他深究的时间并不多,因为顾佳茗的剧组突然传来了消息:顾佳茗在拍戏的时候从马上摔了下来,正好摔在碎石上, 手受伤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墨蕴齐正在给集团各分部的高层管理开联网会议, 会议刚开了一半, 墨蕴齐就冷着脸退场了,留下在座的各位管理一脸懵圈:什么情况?

    王秘书立马接下墨蕴齐提前拟定好的会议条例,严谨的道:“我们会议继续,稍后我会把会议记录整理好, 一并交给墨总审核。”

    头一回见墨总脸色这么难看,能让墨总这么放在心上的,在这里只有两个:老婆和孩子。

    顾佳茗一个妖, 怎么会在马上摔下来的?说出来都觉得新鲜, 他自己也没想到, 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骑马走在河边的时候看见一条特肥的鱼, 专注看鱼了, 马蹄子一脚踩在石头上,滑了一跤,他一不小心就在马上摔了下来。也赶巧了,就这么寸,摔在河滩的碎石头上。本来这事也没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可以是个障眼法就蒙混过去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谁走路的时候不走神?他还撞过火车呢,这都不新鲜了。

    可白宇这小孩看到了,白宇一直紧盯着顾佳茗的一举一动,作为一个迷弟脑残粉,特别称职!以为自己的偶像受伤了,这可了不得了,就跟花哥揪了他尾巴似的,吓得嗷一嗓子,连蹦加跳的冲到顾佳茗身边,就差吱吱叫了。他这一激动,喊的整个剧组都知道顾佳茗摔在石头上。

    就这个力道这个地方,顾佳茗不给自己伪装一下受点伤,都怕被人怀疑。

    顾佳茗气的都想把这小耗子揪起来,放在河里泡一泡,他一只妖,迷迷糊糊的从马上掉下来,太丢妖了有没有?这要是被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面在妖里混?这笨耗子!

    顾佳茗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受伤墨蕴齐后脚就知道了,直接从h市杀到k市。

    墨总冷着脸,周身的气压低的让人看了都害怕,他到的时候顾佳茗正坐在阴凉处休息,手上的伤口已经被随剧组的医生处理过,伤口是他自己弄出来的,看着吓人,其实都是障眼法,过两天把纱布一扯,什么事都没有。

    墨蕴齐一来,导演组立马心里一突。从马上掉下来,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也是顾佳茗运气好,没摔到头,要不然现在肯定不能在这儿了。墨蕴齐听到消息竟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比郑学邵这个经纪人都快了一步,这是把顾佳茗看的多重?万一要是要兴师问罪,咋弄?

    而顾佳茗第一反应却是:把手藏起来!

    突然有点心虚怎么办?

    有什么好心虚的呢?

    顾佳茗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都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受伤的是他,他有什么可心虚的,怕他啥?谁还不会拉个脸?他就是个两条腿的人类而、已!

    墨蕴齐无视众人,走到顾佳茗身边,抓住他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把顾佳茗拉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遍发现没有其他明显伤这才放心下来,再看那只包起来的手,眉头又蹙了起来,包的惨不忍睹!

    顾佳茗立马站直了,小声嘟囔:“你蹙眉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嫌我包的不好看?!”

    墨总无奈的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确实不好看,所以以后别让自己受伤。”

    顾佳茗:“……”所以,这是嫌他受伤还是嫌他包的不好看?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说话方式,痛快直接点不好吗?

    墨蕴齐对围上来的剧组人员道:“佳茗受伤,我要带他回去检查一下,王导,能不能请几天假?”

    “可以啊,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来,不着急。”王导虽然刻板,却也不是不讲情面,如果不是顾佳茗一再坚持自己没事,他也想让人送他去医院查一下。现在明显有一个能制得住顾佳茗脾气的,王导自然顺水推舟再送给墨蕴齐一个人情。

    再说了,以顾佳茗这敬业的性子,他根本就闲不了几天。

    墨蕴齐有礼的谢过王导,这才拉着顾佳茗离开。

    顾佳茗别扭的甩了甩手,没想到不仅没甩掉,对方反而拉的更紧了,顾佳茗不得不靠近对方小声说:“我真的没事。”

    墨蕴齐毫不妥协,“有没有事是医生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

    顾佳茗语塞,竟然有种说不过他的感觉。

    顾佳茗继续小声:“你这样会暴露我们的关系的,你能不能收敛点?”

    墨总的声音很正常,“我和你不就是一起生孩子的关系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顾佳茗再次语塞,这句话说的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再说了,五年前你就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们名正言顺,怕什么?”这次的声音稍高了点,如果刚才是不怕被别人听见这句话,就句就是巴不得被所有人都听见。

    顾佳茗:“……”只有这一点,他很不想承认!

    可同样的,他无法反驳,真的好像说不过他了怎么办?

    哎呀!这个两脚兽今天很厉害的样子!

    听到俩人对话的工作人员瞬间沉默了,在这个圈子里,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不安全。不过也不得不正视这俩人的关系,一个豪门总裁,一个当红影帝,以顾佳茗现在的身份也不可能被包养,本以为是兄弟,后来看着又不像,现在厉害了,一起生孩子的关系!

    白宇握拳:“我偶像果然很厉害!”

    裴朋不明所以的瞅了瞅,“哪里厉害?这不跟个小媳妇儿似的被领走了吗?”都这样了他们这群人精还怎能看不出是怎么回事,只能说顾佳茗藏的够深。裴朋啧啧几声,“早知道他来头这么大,就该宰他几顿,这小子一顿吃了我三碗的扣肉!”

    白宇偷偷翻了个白眼,你们人类根本不懂我们妖,他偶像更不是普通的妖,别说三碗扣肉,三十碗都能吃下去。看他伴侣就知道了,他偶像能和这种用鞋底糊晕妖的大妖过日子,可想而知有多厉害!

    几个小年轻也凑一起八卦的感叹:“墨总一言一行都看得出良好的家教和修养,这就是有钱人和暴发户的区别!”

    “俩人感情还挺好,从背影看真的好般配。”

    “脸凑一起更般配,我就喜欢看脸!”

    “诶?不是说兄弟吗?”

    “呵呵,是啊,兄弟来着。”

    王导一个眼神杀过去,“你们很闲?”

    八卦小队瞬间解散了,“王导越来越可怕了!”

    “体谅一下,更年期都这样,我妈还每天一咆哮呢,她不喊几嗓子我都感觉一天过的不完整。”

    “也是,每天不被王导喊两嗓子,我也感觉这一天过的不完整。”

    王导脸黑,真的、太闲了!

    ————

    到了车上,顾佳茗歪头打量了一下墨蕴齐的脸,“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墨蕴齐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顾佳茗不死心的凑过去,也不说话,不过眼睛却牢牢的盯着墨蕴齐,眸子里透着好奇。

    墨蕴齐被这个眼神看的有点焦躁,冷声道:“你受伤之后第一个通知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顾佳茗瞬间就把腰板挺直了,无情的嘲笑道:“怪不得你一直怼我,原来你这么小心眼哈哈哈哈哈!”

    顾小妖瞬间就感觉自己站起来,说不过对方的面子也找回来了。

    墨蕴齐笑了笑,一手把顾佳茗摁在座椅上,眸色深沉的好似能把人吸进去,他温柔的捏起顾佳茗的下巴,含笑的道:“我说过,我的脾气并不是表面这么好,我把我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你身上,你却在有事的时候忘了我,你是不是应该对我道个歉,并且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顾佳茗瞪大眼睛,如果此时变成原身,就会看到十条尾巴的毛全都吓炸了: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类笑的好可怕!

    心头突然窜出一个很诡异的念头,就是墨蕴齐这么笑了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顾佳茗瞬间老实了,乖乖被训好像能解决问题,再不行就哭一场!

    左眼还是右眼?

    不等顾佳茗酝酿出眼泪,墨蕴齐轻轻捏了捏顾佳茗的脸,语调依旧温柔,“看来是记住了,以后乖一点。”

    被墨蕴齐这么一吓,顾佳茗赶紧点头如捣蒜,特别乖。

    一路上,顾佳茗的脑海中全是墨蕴齐刚才的眼神和语调,总感觉似曾相识,他是个憋不住的,快回到h市的时候,顾佳茗终于憋不住,问出了心底的话,“那个,你以前认不认识我?”

    墨蕴齐抓住他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指甲,慢条斯理的问:“你说的以前,是什么时候?”

    顾佳茗的手指修长,骨节并不明显,细腻的皮肤被揉捏几下后便变成了淡淡的粉色,墨蕴齐捏了捏他的手指,莫名的想到了那个可爱的狐狸脚印,不由得,心底生出了几分疑窦。顾佳茗这手,还真挺像小爪子的,又细又软。

    顾佳茗嫌弃的撇撇嘴,觉得墨总没准是个手控,深度变态的那种,他很认真的问:“我失去记忆之前,或者你上辈子,你认不认识我?”

    墨蕴齐手一顿,被这个无厘头的问题逗笑了,他抓紧顾佳茗的手,磁性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眷恋和回忆,“上辈子的事情我不知道,不过这辈子,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五年前的洛丽玛丝玫瑰庄园。那一晚外面下着雨,你装成失忆的路人,请求我收留。那座庄园是我的私人庄园,里面有无数保镖和监控设备,至今我都对你能闯进去感觉诧异。”

    顾佳茗嘴角抽了抽,心虚的扭脸往外望,“那你为什么没让保镖拦住我?”

    “因为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心动了。”确切说,再见到顾佳茗的那一瞬间,他怦然心动,不曾被谁蛊惑的心突然快了半拍,那种“找的就是他,想要的只有他”的疯狂念头瞬间战胜了他心中所有的理智。

    他有这种冲动,是不是和董昕说的那句话有关联?墨蕴齐一直没想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对顾佳茗好一点他却是认同的,这个小笨蛋,他怎么舍得让他受一点委屈?

    墨蕴齐看着顾佳茗的眼睛,笑道:“我无意中看到了你代言的一款服装,看到你照片之后就把之前的事情记了起来,令我意外的是,你竟然养育了泽洋。”

    顾佳茗低着头,心虚的咽了口唾沫,心脏扑通扑通都快跳出胸腔,“那一晚,我不是故意把你灌醉的,我也不知道你酒量那么差。”

    酸酸甜甜的葡萄酒,他口气喝了八瓶都不晕,谁知道墨蕴齐这么逊,三杯就迷糊了。

    反正灌醉之后就稀里糊涂的那啥啥了,然后他回国后就发现肚子里多了一颗灵气组成的珠子,那个珠子吸收了他一百年的修为,变成了墨泽洋。

    谁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又不是母狐狸,也不具备生孩子的功能,真是妖界未解之谜!

    “笨!”墨蕴齐无奈的戳了戳顾佳茗的脑门,那一晚说委婉些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说直白些,那就是装醉。

    顾佳茗被说的一脸莫名,谁笨?三杯就倒的人怎么好意思说他笨?

    你笨!你最笨!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

    回到h市之后,墨蕴齐直接把顾佳茗带到了艾德蒙医生所在的医院,要给顾佳茗好好检查一下,除了摔了手,还有没有伤到别的地方,特别是脑子。

    有的人在摔伤之后当时看不出什么,很多都是在一两天后突然出现意外,这也不得不防。

    顾佳茗不高兴的抱着前面的座椅不下车,他担心医生检查出他和正常人的构造不一样,拒绝医生拒绝检查,“你让我检查脑子,你是不是嫌我笨?”

    “是的。”墨总已经渐渐了解顾佳茗小孩子般的脑回路,一句话就把顾佳茗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

    顾佳茗愣了愣,紧接着就炸毛了,“你才笨!你才智障!”

    墨蕴齐无奈的看顾佳茗发脾气,毫不妥协的拉他下车,然而顾佳茗的力道终究不是他能掌控的,拉了好几下都没把黏在车上死活不松手的顾佳茗拽下来,比力气,顾小妖绝对不会输。

    司机从后视镜上偷偷看了一眼后面的画面,抽着嘴角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我们墨总比力气,竟然输给了自己媳妇儿!

    我们总裁夫人看着也没明显的腱子肉,竟然把这么牢固的座椅都抱的晃悠了,这是多大的力气!

    最终这场拉锯战顾佳茗赢了,还没嘚瑟半分钟,艾德蒙医生带着药箱来到车上,对顾佳茗客气的道:“夫人,请让我看一下您受伤的那只手,既然有伤口就需要彻底消毒,如果有必要,可能还要打一针破伤风。”

    顾佳茗傻眼了,可他本来就没病啊!作为一个妖,打个屁的破伤风哦!

    眼瞅着墨总脸色已经变得阴沉如水,气压低的好像要酝酿风暴,顾佳茗吓得浑身一颤,立马怂了,“查查查,让你们查还不行吗?我惯得你!”

    被惯坏了的墨总:“……”

    ————

    晚上,墨泽洋捧着顾佳茗“受伤”的那只手,一边心疼一边念叨:“你是男子汉,不要因为一点小伤就这么忧郁,这点伤口随便舔舔就好了。”

    顾佳茗朝小崽子翻了个白眼,墨小崽根本不懂他的忧伤。

    为了糊弄墨蕴齐和那个医生,他不得不给自己制造了伤口,真的出血的那种!还平白被扎了一针!做妖做到他这份上,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墨总放了水,试过水温之后站在二楼淡淡的问:“谁先洗?”

    顾佳茗抬头问:“我们俩可以一起吗?”

    “不可以,”墨总冷酷的拒绝父子一起洗澡的要求,“泽洋已经四岁了,该分床睡了。”

    顾佳茗不以为意的抱住墨泽洋,“他才四岁,还小呢!”

    墨蕴齐垂眸望着他,“你想让他跟你睡到几岁?”

    顾佳茗想了想,“十八岁成年。”

    看过动物世界的都应该知道,他们和人类不一样,他们会保护幼崽直到成年,才会和孩子们分开。

    墨蕴齐都被他气笑了,“你确定到那个时候,他不会长成一个遇到挫折就会哭着回家找爸爸的怂包?”

    顾佳茗看了看墨泽洋这张脸,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呵!跟你一样的脸哭着回来找爸爸也是蛮可爱的。”

    忍了一天了,终于找到借口怼回去了!

    顾佳茗警惕的瞪着从楼上下来的人,今天这一针扎的倍儿疼,狐狸也是记仇的!

    墨蕴齐根本不接他这茬,只是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抱起墨泽洋,先给小的洗,一会儿再洗大的,特别淡定。

    墨泽洋,也特别的淡定。

    顾佳茗委屈的抱着靠枕,完了,在家里他越来越没有地位了,连小崽子都不安慰他了。

    其实,墨泽洋小朋友正在惊呆,跟爸爸睡=怂包!

    半个小时候,“爸爸,我要跟你分开睡,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小房间,买一个熊猫床,墙上贴满竹子,还要有蓝色天空一样的天花板,再铺上青草颜色的地板?” 也不知道爷俩在浴室里怎么交流的,墨泽洋出来之后就跟顾佳茗提出要分开睡,“我要在门上挂一个小牌子,你进我的房间要敲门,这是我的私人领地。”

    顾佳茗这个气哦,墨蕴齐这个奸诈的人类两脚兽,怎么就把贼精的孩子给糊弄成这样?

    “爸爸,你不希望我成为男子汉吗?”裹着熊猫睡衣的墨泽洋见顾佳茗咬着牙不松口,立马搬出了杀手锏。

    顾佳茗只能咬咬牙,狠心答应,“好,既然你这么要求,我答应你,明天就去给你买,你要是半夜哭着找爸爸,我可不管你!”

    墨泽洋悄摸摸的给他亲爹做了个ok的手势:搞定!

    果然按照爹地说的,爸爸就会答应。

    他以后绝对不做哭着回家找爸爸的怂包,他要成为男子汉!

    深藏功与名的墨总微微挑起嘴角,给了儿子一个鼓励的微笑,眸子深邃的就如外面的夜,特别有内涵。

    “佳茗,该你了。”墨总微微眯了眯眼睛,把所有情绪都敛下,温和的催促顾佳茗来洗澡,称职的就像个全职保姆。

    顾佳茗甩过去一个白眼,“我自己可以的。”

    墨总的语调依旧平静,“你忘了医生说的话吗?不能碰水。”就是这种温柔的语调,才让顾佳茗感觉浑身毛紧,顾小妖抿着嘴,磨磨蹭蹭的挪上楼,回房换了件浴袍,自己装的病,哭着也要装完。

    等顾佳茗磨磨蹭蹭的来到浴室,墨蕴齐已经在浴缸里放满了水,一回头就看见顾佳茗靠在门口,用憋屈的小眼神瞪着他。顾佳茗的皮肤很白,肤色好的甚至看不见毛孔,裹着浴衣系着腰带,勾勒着腰上性.感的线条。上面露出一小段精致的锁骨,下面露着一双笔直的小腿,光着骨节分明的脚丫,上面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连骨头的形状都像是艺术大师精心雕刻的,就这个懒散的站姿,加上这双勾人的眼睛,微微做出一个细小的表情都像是在无言的引诱。

    墨总眸光闪了闪,一脸严肃的道:“脱衣服,进去。”

    顾佳茗:“……你在这里,我怎么脱?”

    墨总一脸认真的反问:“你哪儿我没见过?”

    顾佳茗:“……你,那都很久了,你早就忘了!”

    墨蕴齐挑眉失笑,“我忘没忘我不知道?用我给你证明一下我的记忆力很好吗?”

    顾佳茗直接憋住了,说好的人类是羞耻心是很严重的生物呢?这个人类不仅没有,还妄图管着他!生气!跺脚!

    “啧~”墨总显然已经不耐烦了,一把把顾佳茗拉进浴室,随手锁了门,另一只手已经扯开他腰间的腰带,三两下的把人扒光,把已经吓蒙了的顾佳茗拦腰抱起来,转身就放进浴缸里。溅出来的水落在墨蕴齐雪白的衬衣上,氲湿了一片。顾佳茗举着一只“受了伤”的手,感受到俩人贴在一起的肌肤,看着墨蕴齐完美的侧脸,脸色瞬间红透了。

    燥热!

    这绝对不是害羞,这是人的正常反应!靠的太近了,捂的!

    顾佳茗握拳,在心中默默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解释。

    墨总冷着脸看着他一眼,面无表情的拿起花洒,给顾佳茗洗头。随后依旧冷着脸,快速的在顾佳茗身上揉搓了一遍,连脚趾都没放过。揉完了依旧一本正经的拿起浴巾,把顾佳茗擦干净包起来,低沉的嗓音冷淡的道:“去吹头发。”

    浑身已经红透了,脑子完全瓦特了的顾佳茗举着自己的手同手同脚的走出浴室,高高扬起的手臂就像一根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迎小树苗,坚强的屹立不倒。

    他只是手受伤了而已为什么不能自己洗澡?手上套个塑料袋不行吗?为什么要泡在浴缸里,淋个浴不好吗?后知后觉的顾小妖除了浴室才想明白,机械的转身,刚想说明天坚决不用你,没想到浴室的门被里面的人啪的一声关上了,速度快的吓死个妖!

    顾佳茗赌气的撇撇嘴,呵!这个人类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吧,竟然敢摔他的门!

    我呸啊!

    赶你走!

    第二天,墨总就派人送来了墨泽洋小朋友要的熊猫的床,草坪一样可以在上面打滚的毛绒地毯,还有一系列他能说的上来的装修要求和摆件,一上午的时间就给装修完毕,速度快的让墨泽洋连反悔的时间都没有。

    墨泽洋傍晚回到家一看,兴奋的直蹦!

    终于有自己的小房间了!这里以后就是他的领地了!

    墨泽洋新鲜的到处跑,顾佳茗摆着一张臭臭的脸,看着他的宝贝儿子上蹿下蹦,黯然神伤。这小崽子一点儿都不贴心,完全不考虑把他养大的爸爸是什么心情,正常孩子不应该抱着爸爸的大腿哭着喊“爸爸我爱你,我不要离开你”这样深情的话吗?

    都怪墨蕴齐!好好的说什么分房睡?晚上怀里没了这个团子,他躺着都不踏实。

    顾佳茗暗暗把这笔账记在墨蕴齐的脑门上,想象着自己用一指头戳对方一个跟头,一个跟头飞三米,还要连戳十八下:让你吃饱了撑的管闲事!

    接收到顾佳茗的怨念光波,墨总放下手里的书,一本正经的道:“担心自己睡不着?没关系,我陪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相邻的书:穿成女主未婚夫我又双叒叕发芽了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修仙之风月穿成总裁前女友成为郡主之后我带领边城百姓致富了快穿之我的黑历史小侯爷[星际]贵宠艳妻夫君猛如虎偷香窃玉撒糖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