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三章合一

【书名: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第22章 三章合一 作者:黑猫睨睨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变身路人女主六十年代农家女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墨蕴齐深深的凝望着他,不动声色的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脸色虽然恢复如常, 墨色的眸子中还是残存着刚才的震惊, 还有难以掩藏的疑惑,他沉声道:“我不放心你,跟过来看看。”

    顾佳茗抿了抿嘴,松开那只花妖,小声威胁道:“赶紧走!走,懂吗?”

    花妖显然被打怕了,紧张的把嘴里的血咽下去, 麻溜的爬起来,像个正常人一样, 一溜小跑的走了, 走的飞快,生怕顾佳茗反悔了似的。顾佳茗的凶名在整个妖界都很响亮, 一言不合就揍你, 这个来历不明的妖武力值极高,脾气却极差,跟他讲道理有时候都讲不明白,他认为妖精应该是强者为尊的,不听话抓住就揍,今天只是挨了几脚, 花妖认为自己已经捡了便宜了。

    顾佳茗站在原地, 心虚的不敢动, 生怕墨蕴齐问出什么问题,他回答不了。

    墨蕴齐走过去,脱掉自己的外套,把顾佳茗包起来,看着顾佳茗闪烁的眼睛,他垂眸,温和的道:“穿这么少就跑出来,冷不冷?也不知道打伞,真当自己是孩子?”

    顾佳茗张了张嘴,感受着盖在身上暖暖的温度,嗓子里就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什么都说不出来。心口有点堵,他想要说点什么让自己痛快些,却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任墨蕴齐把外套给他穿好,随后就被对方抱在怀中。

    紧紧的,顾佳茗把下巴搁在墨蕴齐的肩上,这一刻的情绪分外的敏感,他甚至感受到了对方害怕的情绪。墨蕴齐在怕什么?怕他方才露出来的能力吗?

    顾佳茗陡然的,心口有点疼。

    长长的拥抱之后,墨蕴齐把脸贴在顾佳茗的脸颊上,感受着他的温度,只有这样他才能贴切的感受到这个人在自己的怀中,他不会离开。“不想带我见见你的朋友吗?”墨蕴齐的声音很低,很沉,很温柔,柔的让顾佳茗的心脏紧紧的揪了起来。这种不曾有过的感觉,让他不知所措的点着头,第一次主动拉着墨蕴齐的手。

    回古董店的路不算长,顾佳茗却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了时空,走出一个世纪那么长,脑子都是懵的。

    想的太多,担心的太多,让他这个按照本能行动的小狐狸整个脑子都死机,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墨蕴齐抓紧他的手,什么都没问,好像在酝酿着什么,这让顾佳茗更害怕了,“你,你没有想问我的?”

    墨蕴齐停下脚步,拉着顾佳茗的手更紧了些,生怕他跑掉似的,“我问了你会说吗?”

    顾佳茗吓得加紧屁.股,下意识的加紧尾巴,吓得想哭,“不能说,我,我不能说。”

    实在不行,他就带着墨泽洋再偷跑一次。

    墨蕴齐看着他这个表情,沉着脸看了他一会儿,最终心软的叹了口气,把顾佳茗拉进怀里抱紧,“好,不说,都依你,只要你不走,什么都依你。”

    顾佳茗瞬间泪崩,“对不起。”

    他对不起墨蕴齐的太多,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补偿对方,他可以延长墨蕴齐的寿命,让墨蕴齐比一般人活得更长,除了这一点,别的他根本做不到。墨蕴齐想要的,他不敢给。

    墨蕴齐温和的拍了拍顾佳茗的背,心疼的安慰道:“好了,咱们的事情可以慢慢解决,别哭了。”顾佳茗的态度这么坚决,他怎么舍得再逼他,万一像上次一样,偷跑了怎么办?再没有把所有的谜团解开之前,他只能以退为进,让顾佳茗放下所有的防备,再徐徐图之,只要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会揪出他的小尾巴。

    这时候的墨总还没想到,顾佳茗真的有尾巴,毛茸茸的一点都不小!

    顾佳茗眨了眨眼睛,哭就不问了??

    原来对付墨蕴齐的终极武器就是眼泪?

    顾佳茗把眼泪都蹭在墨蕴齐的肩膀上,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这项技能一定要学会!这可是保命的神技!

    古董店门口,已经等在这里的老板看到他们回来,客气的请二人进来,含笑的对墨蕴齐伸出手,仿佛已经看透了他的来意,笑道:“你好,我是董昕,是这家店铺的老板,也是佳茗的好朋友。不用误会,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顾佳茗蹙眉赶紧添了一句:“他就是介绍我去娱乐圈发展的人。”

    墨蕴齐温和的和对方握了握手,“你好,墨蕴齐。”

    董昕看了看墨蕴齐的面相,笑了,“果然,泽洋的外貌随了你,越看越像。”

    从对方一句话,就已经听出了这人对自己的事情是知晓的,墨蕴齐当即感谢道:“多谢你在这几年对他们父子的照顾,以后如果有事需要帮忙,打这个电话就好,我一定竭尽全力。”

    董昕接过这张烫金的名片,微微一点头,“以后说不得真的会麻烦墨总。”他把名片收了,这才看向顾佳茗,脸色严肃起来,“你这心可真够粗的,今天是清明节。”这条街的晚上本来就不太平,更何况是清明。

    顾佳茗低头看脚尖,他忘了今天是清明,也没想到墨蕴齐会跟过来,这是他的错,作为一个好妖精,他认!

    看着他这沮丧的表情,董昕摇了摇头,“你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你怎么知道认识他是你的劫难,而不是你的救星?我劝你还是顺其自然吧,也许到最后柳暗花明,这正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呢?前尘过往都是因果所致,懂?”

    顾佳茗惊讶的追问:“什么意思?我最想要的,是他?”

    董昕用玉尺点了点他脖子上那块玉,答非所问的道:“天机不可泄露,说多了我就该折寿了,总之你们的姻缘很深,好好珍惜吧。”

    墨蕴齐眸色一闪,他从不信什么鬼神和上帝,这一刻竟然打心底希望,这个人说的是对的。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给他另外开了一扇门,让他的三观不得不重新建立。

    这时,董昕用玉尺点了点墙上的牌子,上面写了两排字,从右往左:金口神断,一卦一万!

    一张白皙的手伸到墨蕴齐眼前,董老板语调淡淡的道:“墨总,掏钱吧。”

    顾佳茗趴到墨蕴齐的耳边,悄声道:“快给他,要不然他就翻脸了,脾气可大可财迷了!”

    墨蕴齐一扭脸,脸颊正好贴在顾佳茗的嘴上,看着顾佳茗微愣的表情,墨总笑了笑,听话的掏卡。

    跟在董昕身边的小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过来刷卡器,笑呵呵的道:“刷卡现金支付宝微信我们店都可以,冲个会员还能给打九折,看在您是老板的朋友,可以打八八折。”

    真的是很现代化的一个古董店,和它的外表的古色古香完全不同。

    墨蕴齐看了眼周围,货架上林良满目的摆着都是古物,以他的眼里看来,竟然都是真的,他问:“有没有适合孩子戴的,保平安的古玉?”

    “泽洋不需要,你倒是需要一块。”店老板走到货架旁,从最上面盒子里摸出一块青色的月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绢,轻轻的擦了擦,随手就递给墨蕴齐,“这东西带着煞气,能挡挡你身上的灵气。”

    墨蕴齐接过来,连原因都没有问,直接问:“多少钱?”

    小老板笑了笑,“看在墨泽洋的面子上,不要钱。”

    墨蕴齐挑了挑眉,有些摸不准这个小老板的性子,一卦一万可谓是狮子开口死要钱了,这么块价值不菲的古玉竟然随手就送了?

    顾佳茗柜子里找了根带着玉珠的红绳,拿起那块玉系好,塞在墨蕴齐的口袋里,“他说不要钱你就憋说话了,赶紧回家!”说完拉着墨蕴齐赶紧走,生怕对方后悔了要钱似的。

    出了门之后顾佳茗解释道:“他给你这个也是理所应当,因为你儿子喊他干爹,他欠你的。他总说自己知道的太多会遭天谴,这辈子命里无妻无子,老无所依,所以认了小崽子当干儿子,等老了让小崽子给他送终。”

    墨蕴齐摸着那块古玉,微凉的感觉透过皮肤,让他的头脑瞬间清醒了几分,这块玉,好像和平时接触到的也不太一样。

    今晚的所见所闻着实让他震惊到了,奇怪的一条街,奇怪的古董店小老板,奇怪的女人变成了男人,还有顾佳茗那诡异的身手。墨总探究的看着顾佳茗,随便就能踢出一个两米的大坑,是普通人就可以做到的吗?

    顾佳茗心虚的咽了口唾沫,“你看我干、干啥?你不是说不问了吗?”

    再逼我我就哭了!影帝不是白给的,说用左眼哭绝不用右眼。

    墨蕴齐挑起嘴角,促狭的问:“我好像听你说,我是你的人?”

    顾佳茗仰脸干笑,“那我一定不是故意的!”嘴巴秃噜了怪他吗?怪嘴!

    墨蕴齐含笑的在他额头上点了点,“随你怎么说,你高兴就好。”

    顾佳茗撇撇嘴,小心翼翼的看着墨蕴齐的笑脸,“你真的什么都不问?”

    “不问。”想知道什么他自己查。

    “……”顾佳茗微微松了口气,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这时墨蕴齐的手机滴答一声,他掏出手机看信息,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上面的话让墨蕴齐瞳孔一缩。

    “对这小傻子好点,别逼他恢复记忆,为了你他的心和情根都被挖了。”落款赫然是刚才见过面的卦师,董昕。

    墨蕴齐脸色一变,立马想问对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对方立马又发了一条:不想明天带他们爷俩来给我哭丧就不要再问。

    墨蕴齐眸色沉了沉,最终把之前打下的一串字都删掉,回道:多谢。

    古董店内,小男孩不满的看着董昕,“老板,你泄露这句天机至少要折损十年寿命,你值吗?”

    拿着鸡毛掸子给古董扫尘的小老板笑了笑,无所谓的道:“既然是我想做的,自然就是值得的,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别担心,我有给自己补命的办法,过两年就补回来了。”

    男孩不高兴的哼了一声,显然对老板烂好人一样的做法很不爽,他原地蹲下,变成一只圆滚滚的兔狲,大猫一样跳到货架的最上层,闭上眼睛抱着头,睡觉!

    ————

    回去之后,墨蕴齐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像往常一样对顾佳茗,认真的履行自己的义务和责任,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只是顾佳茗莫名的开始心虚,有时候不敢看墨蕴齐的眼睛。

    还有董昕说的话,什么叫他最想要的?他最想要的在墨蕴齐身上?顾佳茗摸着挂在自己脖子上那块玉,感觉头顶一团的毛线在飘。

    墨泽洋越来越喜欢粘着墨蕴齐,墨蕴齐比顾佳茗这跳脱的性子稳重的多,墨泽洋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很认真的看着小孩的眼睛,认真的听着小孩的诉说,不管这事是大是小,他黑色的眸子能平静的包容这个小小的倾诉者所有的情绪。孩子都有崇拜父亲的情结,墨泽洋对墨蕴齐的感情也从抵触到渐渐接受,特别是顾佳茗不在家的时候,墨泽洋自然就跟墨蕴齐亲近。

    要是往常,发现这种情况顾佳茗肯定就炸毛了,要警告墨蕴齐不要抢他儿子,还要警告墨泽洋你是我的崽儿!

    然而经过了西城北街的那一晚之后,顾佳茗心虚的没敢去敲打墨蕴齐,很没有底气的拎着墨泽洋教育了一顿,让他不要暴露自己是个小妖精,都不像之前那么狠巴巴了。

    休息了两天之后,顾佳茗再次投入拍戏,绯闻风波过后,记者开始蹲守在外面,开始找机会采访剧组的人员。

    片场休息的时候,记者终于趁机找上顾佳茗,客气的问:“茗哥,能不能采访你一个问题?”

    顾佳茗含笑的问:“什么问题啊?”

    他这么好脾气的问,记者反而不好意思提出刻薄尖锐的问题了,好好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犀利,这才问:“如果你恋爱结婚,会对外公布吗?”

    顾佳茗托着下巴,好好的想了想,慢条斯理的道:“不知道啊,这得看情况吧,我觉得结婚生子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人类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得干这个年纪该做的事,谁也不可能一直单身,不过这是我的事,不是大家的事,说不说也要看我心情。”

    说了等于没说!

    记者被噎的卡了壳,鼓起勇气重整旗鼓,再次追问:“茗哥这话是不是暗示什么?”

    顾佳茗茫然的眨啦眨眼睛,“啥暗示?”

    记者:“……”

    问了还是等于没问!

    什么都没问出来,面对如此亲民的大影帝,记者无奈的想,回去只能写篇报道狠夸他,臣服于他的人格魅力之下,觉得他一笑就腿软,没准顾大影帝的粉丝还能给点个赞。

    室内的戏份拍的很快,剩下的都是很重的戏份,连顾佳茗和裴朋都不能保证一遍就过,顾佳茗的时间越来越赶,有时候连夜拍戏都回不了家。

    今天是翼王统一天下之后,再一次和钟离韶意见不合,性子耿直不阿的钟离韶依如从前,不卑不吭,一句软话都不说。作为一个帝王,首先他要在百官之前立威,绝不能容忍臣子对自己的顶撞,钟离韶就这么当了出头鸟,面子被扫的翼王盛怒之下让人把钟离韶赶出大殿,打了五军鞭。

    行刑的人早就被正在黑化的左相,也就是邓兴所饰演的角色收买,在鞭子里裹了铅,五鞭子打断了钟离韶这个书生的肋骨,要了他半条命。再加上征战时落下的旧伤,钟离韶直接晕死在大殿之外,鹅毛大雪染白了他的黑发,更添悲凉。

    这五鞭,是钟离韶和翼王彻底决裂的开始。

    这可谓是整部剧情最虐的三个情节之一,拍了两天才拍好。

    当顾佳茗饰演的钟离韶躺在雪地上,双眼黯淡的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的时候,剧组的人全都气愤的瞪邓兴:坏人!

    自己也感觉自己很坏的邓兴接受到无数怨念的眼神后一脸懵逼:他有什么办法,剧情需要啊!有委屈揍编剧啊!

    听到导演喊过之后顾佳茗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自己一身血污的妆扮,笑呵呵的跑去看摄影机,“怎么样?我表情到位吗?”

    裴朋对他伸出大拇哥,一脸佩服的夸赞道:“到位,太到位了!”而且入戏的时间太快了,给他这么点时间他都做不到。

    王导也跟着点头,少有的和颜悦色,“不错。”

    顾佳茗这才放心了,扭头找贾川,他喝剩下那半瓶桃汁呢?

    这时贾川从人群在跑过来,把果汁递给顾佳茗,小声道:“茗哥,墨总来了。”

    “噗!”顾佳茗很没有形象的喷了贾川一脸桃汁。

    贾川无奈的用袖子擦脸,至于这么激动吗?

    顾佳茗看了看自己这身红白相间的破衣裳,莫名产生了一种羞耻感,心底也很不爽了,他穿的帅帅的时候对方不来,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对方跑来了,真会挑时候!

    一脸严谨的墨总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剧组,王导也赶紧迎上去,再傲也要面对现实,该迎接金主爸爸就不能装瞎。

    周围的剧组人员开始窃窃私语,不知道大老板突然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当然,也有人偷看顾佳茗,想看看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然而,顾佳茗坐在角落里,面朝墙喝他的桃汁,只留给众人一个带着鞭痕的背影,高贵冷艳,且带着拒绝的意念:谁也不要搭理我!我不认识你们!

    王秘书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墨总的脸色,发现他眼睛已经被这个背影吸引住了,很有眼力价的对王导道:“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墨总就是好奇你们拍摄过程,看看就走。”

    众人看着已经抬脚走向顾佳茗,目标性很强、眼神就没错开过的墨总,全都睁着眼睛瞎点头,表情十分微妙。

    顾佳茗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靠近,大口的滋滋喝饮料,拒绝相认!

    墨蕴齐一手拍在顾佳茗的肩膀上,看着他把早就空了的饮料瓶吸的嗖嗖响,又从旁边拿了一个新的,插上吸管塞他手里,“喝不够还有。”

    顾佳茗:“……”

    沉默之后,顾佳茗低头继续喝果汁,这次是草莓味的,味道还不错,一口气喝了半瓶,顾佳茗才别扭的问:“你来干什么?”

    墨总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听说你今天拍一场挨打的戏,所以过来看看。”

    顾佳茗抿起嘴想笑,“你是担心有人在里面动手脚,我真的被打吗?可惜已经拍完了。”

    墨总懊恼的道:“没想到路上堵车。”

    顾佳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那你也太逊了!”

    “是啊,”墨蕴齐含笑的拿过他手里的草莓汁,在他的笑声中品尝了一口,又把瓶子还给他,“既然你没事我就回去了,一会儿还要去谈笔生意,这果汁太甜了,喝多了对牙齿不好,少喝。”

    说完摸了摸顾佳茗的头,大步离开了。

    顾佳茗愣愣的看着手心的瓶子,再看看走的干净利落的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么大老远来一趟说几句话就走了,真的就是看看他有没有被打?这老板真是……不务正业!

    顾佳茗狠狠的喝了一口草莓汁,不仅不务正业,还抢他果汁!

    墨总仅仅停留了三分钟,就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一件事情:这是我的人!

    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心里却都炸开了锅,待墨蕴齐走了之后,都小心翼翼的偷看顾佳茗,怎么看着不像兄弟呢?

    还在不满被喝掉一口草莓汁的顾小妖,依旧没心没肺的喝他的草莓汁,根本不管别人想什么。

    味道真好!

    特别甜!

    心情也莫名其妙的跟着好起来!

    好的甚至想唱歌!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叮当当咚咚当当,葫芦娃!嘿嘿葫芦娃!

    ————

    很快,顾佳茗的室内戏就拍完了,天气也热了起来,去拍外景之前,导演给主演们放了几天的假,让大家回家收拾单薄的衣服,还要趁机学习骑马射箭等基本的动作要领。

    顾佳茗所饰演的钟离韶,又要从三十多岁、经历了过战争的沧桑谋士,变成二十多岁、意气风发的公子哥,心理还要调整一下。王导说武术动作不用他学多少,但也要会拉弓射箭,拎着长剑耍个花枪做做样子。

    于是,顾佳茗跟着武术导演学了三天,强大的模仿天赋令所有的教练师傅都惊叹,直言他是个练武的好苗子,甚至想要收他为徒,做少林俗家弟子。

    如果不是贾川拦着,顾佳茗真的要同意了。

    他一个妖精,竟然皈依佛祖门下,想想就很炫酷!

    贾川都快给他跪了,这些武术教练只是学了外门拳脚,没有学佛法,万一哪天遇到了真的佛门大师,你一个狐狸精,就不怕被清理门户吗?

    没有拜师成功,顾佳茗很忧郁的回到家,趴在沙发上叹气。

    墨泽洋很贴心的站在他爸的背上,小手扶着沙发背,给他爸踩背。

    墨总依旧坐在一旁,安静的做完在公司没有做完的工作,在顾佳茗叹了十八遍气的时候墨总抬了抬眸,不急不缓的道:“听说做了和尚就不能杀生,不能动怒,也不能吃肉。”

    不、能、吃、肉!

    顾佳茗翘起头,不敢置信,“这么惨?!”

    墨泽洋用胖脚丫把顾佳茗的脑袋踩了下去,教育道:“不要动,踩歪了。”

    顾佳茗赶紧趴好,“崽儿,再给爸爸踩踩肩膀。”

    没有皈依佛门挺好的,没有肉的妖生是不完整的,董老板据说是道家传人,他都能吃肉,佛家却不能。原来道家和佛家有着本质的区别:能不能吃肉!

    墨泽洋踩累了,干脆趴在顾佳茗的背上,叠罗汉。

    顾佳茗温柔的挠了挠墨泽洋的头发,“崽儿啊,爸爸明天要拍外景了,你在家好好听你爹的话。”

    “我记住啦,你每天都说好多遍。”墨泽洋抱着顾佳茗的头,翻了个跟头,翻到了顾佳茗的对面,爷俩头顶着头,露着肚皮盘起二郎腿。

    看看自己的腿,再看看对面墨总的腿,墨泽洋啧了一声,略心塞,不过没关系,等他长大了,腿就能变的辣么长!

    躺着不行就趴着,趴着小墨总就看不见自己的小短腿了。

    头顶着顾佳茗的头,墨泽洋热情的邀请,“爹地在他的办公室里给我安了一个很大的城堡,爸爸你要不要去看看?”

    顾佳茗一想到那个画面,顿时乐了,“你在你总裁办公室里装玩具城堡?”

    “有什么不对吗?”墨总问的一脸认真,他并没有感觉在自己办工的地方给宝贝儿子开辟一个玩耍的空间有什么不对。

    顾佳茗一脸佩服,“没,就是感觉,你比我敬业。”

    墨总对于保姆这个职业,真是敬业的让他都佩服。

    不知道天天整理总裁办公室的王秘书是什么心情。

    顾佳茗这句话,真的很像是讽刺墨总不务正业,墨总垂眸继续看着报告,很认真的解释:“只是在办公室的一角给他画了一个区域,和我休息室相连,并不影响我工作。周六日我也有工作要处理,泽洋跟我在一起会很闷。”说到这里,墨总又夸了墨泽洋一句:“他很乖,从不打扰我工作。”

    被夸了的墨泽洋小朋友开心的挑起嘴角,忍笑,笑出来显得太嘚瑟了,小墨总也是要面子的。

    顾佳茗甩给小孩一个白眼,你就嘚瑟吧,要是哪天暴露了身份,看他能不能还这么待你!

    墨泽洋趴在枕头上,抿着嘴笑不出来了,他能从墨蕴齐的身上感受到善意,他知道对方对他好,小孩子,特别是他这种用纯净的灵气孕育出来的小妖精,能敏感的感受到别人的善恶。在墨蕴齐身上他会产生信赖和依恋的本能,他能感受到父子间的血脉相连,无法拒绝的产生亲近感。如果墨蕴齐因为他不是人类对他不好了,墨泽洋渐渐缩成一个肉球,伤心的撇着嘴,想哭。

    顾佳茗感受到小崽子的情绪,惊的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赶紧把小家伙抱起来,手忙脚乱的问:“怎么了宝贝儿?怎么这么伤心?跟小朋友闹别扭了?跟人抢东西抢输了?小狼崽子咬你了?”

    刚想帮着哄孩子的墨总,在听见狼崽子的时候,眸色微微一闪,他垂眸,好似没有听见顾佳茗的话,抬手轻轻摸了摸墨泽洋的头。

    暖暖的掌心落在头顶,墨泽洋撇了撇嘴,眼泪瞬间就忍不住了,张开嘴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顾佳茗这次是真的毛了,他家小崽子长这么大,就没这么哭过!

    刚还好好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墨泽洋扭头抱住墨蕴齐的脖子,顺着力道往墨蕴齐怀里爬,墨蕴齐赶紧接住,小心的抱在怀里,疑惑的看着顾佳茗,不明白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顾佳茗微微一怔,蹙眉往回拽了拽,没想到墨泽洋人不大,力气却不小,抱墨蕴齐抱的死紧,顾佳茗顿了顿,默默的松了手。

    他感受到了墨泽洋的情绪中,含着浓浓的不舍。

    父子亲情,血浓于水,他分得开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却分不开父子之间血的羁绊。

    这就是命数,这就是因果,外力不可抗拒。

    “他想让你抱,你就抱一会儿吧。”顾佳茗心累的叹了口气,这孩子已经动了真情,只是不知道墨蕴齐能不能接受他们不是人的事情。现在对他们这么好,如果哪天得知他们真的身份,会不会把墨蕴齐吓跑?再说了,他们的寿命差距太大,墨蕴齐只能活一百年而已。

    即使给他吃了药,也只能加二十年的寿命,他要想办法,让墨蕴齐活得更久才行!

    就当是为了儿子!

    顾佳茗为自己的不舍,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墨蕴齐把墨泽洋抱起来,温和的哄着,“今天远在y国的奶奶派人给我送来很多好吃的,你要不要去看看?我们可以挑选一些,明天带给你的好朋友。”墨蕴齐拍着墨泽洋的背,抱孩子的动作标准的堪称教科书模式,边温和的哄着,边上了二楼。

    墨夫人喜欢给他的孩子们买礼物,她会含笑的亲手打包好,一一送给他们,作为一个母亲,她总是无时不刻的不再表达着她爱着他们,希望他们感受到妈妈的爱。哪怕有一天她不在了,这些东西也会替她表达着她的爱。

    自从丈夫过世后,墨夫人这一喜好更加严重了,有时候甚至送一些小孩子才喜欢的零食,现在墨夫人送来的礼物,正好都给了墨泽洋。

    “奶奶亲手做的巧克力,要吃吗?”墨蕴齐下班的时候把礼物和自己的文件包放在一起,顺手就放在了书房。此时他坐在书桌旁,把墨泽洋揽在怀里,从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

    墨泽洋耸了耸鼻子,湿漉漉的大眼睛瞬间变得更明亮了。

    在楼下正想办法给墨蕴齐增加寿命的顾佳茗也耸了耸鼻子,闻到这股甜腻的巧克力味,脸色瞬间就白了,他也顾不上别的,身影一晃,已经来到二楼书房门口,双手平推,咣的一声推开书房的门,“不许吃!”

    已经拿起一颗,正准备往嘴里塞的墨泽洋眨了眨眼睛,嗷呜一口塞进了嘴里。

    顾佳茗:“……”

    “啊啊啊你个作死的小崽子!”顾佳茗冲过去,把墨泽洋拎起来,捏着他的嘴巴,没好气的道:“吐出来!”

    “呜呜呜……”墨泽洋捂着腮帮子就是不吐,他已经很久没吃巧克力了,自从爹地来了之后,爸爸一直在巧克力方面严格的控制他,小孩子还不懂,为啥不让吃?以前我们不是一起吃的很开心吗?

    顾佳茗要被他气死了,墨泽洋从小就有个毛病,吃了巧克力会像猫咪吃了猫薄荷,吃完就像是吸|毒现场,懒洋洋的一躺,耳朵和尾巴根本不受他本人控制,自己就冒出来了。这要是被墨蕴齐看到他长出毛茸茸的狐狸耳朵,还不得吓死过去?

    “要死了!”眼瞅着墨泽洋咽了下去,顾佳茗也顾不上再掰他嘴巴,抱着墨泽洋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随后跟上来的墨总被啪的一声关在门外,差点被门板拍了脑门。

    顾佳茗把墨泽洋放在床上,眨眼的功夫,墨泽洋头顶上就长出一对毛荣荣的白耳朵,小孩开心的抖了抖耳尖,在床上打了个滚,一点都没意识到差点暴露身份。

    墨蕴齐不放心的敲了敲门,顾佳茗打开一条缝,用身体挡住对方的视线,嘱咐对方:“以后别给他吃巧克力,他吃巧克力过敏,会起荨麻疹,一着风就痒。”

    墨蕴齐蹙了蹙眉,“我马上让医生过来一趟。”

    “不,”顾佳茗赶紧拉住墨蕴齐的胳膊,干笑了一声,“睡一觉就好了,不用看医生。”

    墨蕴齐沉默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好吧,如果有问题,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嗯嗯嗯。”顾佳茗赶紧点头,先把人哄走再说,“你去忙吧,真的没事,有事我绝对叫你。”说完赶紧把门关上了。

    被隔绝在外的墨总站在原地,望着这扇仿佛隔离出两个世界的们,眸色越来越沉。如果墨泽洋真的因为他给吃了巧克力起了荨麻疹,顾佳茗绝不是这种反应。

    而且,墨泽洋每天都会往书包里塞几块巧克力,带到幼儿园吃。

    半夜三更,一只小白狐悄悄的潜进墨蕴齐的书房,爬上椅子后,顺着甜腻的味道终于在书架上看到那盒巧克力,小狐狸小心的爬上桌子,把巧克力抱在怀里,又小心翼翼的踩着桌上的文件跳到凳子上,悄摸摸的跑回房间。

    等在门口的顾佳茗在小狐狸进门的一瞬间就下手抓住对方的后脖颈,拎着皮毛一把拎了起来,“小混蛋!”

    墨泽洋:“……”

    第二天,墨泽洋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异样的跑出来,照样臭美的围着镜子转了一圈又一圈。顾佳茗对回书房拿包的墨蕴齐道:“昨晚这小崽子又去你书房偷拿巧克力,被我抓了现行,巧克力我没收了,以后不给他吃。”

    墨蕴齐笑了笑,爱莫能助的看了墨泽洋一样,“好,听你的。”

    深受打击的墨泽洋瞬间低下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哪哪儿都不帅了。

    墨蕴齐看着文件上一个浅浅的脚印,垂眸敛下眼底的情绪,下楼疑惑的问:“佳茗,附近的流浪动物会来家里吗?”

    “不会啊,”顾佳茗找了个帽子给墨泽洋戴上,也没多想,“动物不像人类,他们有很强烈的地盘意识,这里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不会进来,如果有急事,也只会来院子里找我。”说到这里,顾佳茗咳嗽一声,“当然,这是我观察到的。”

    墨蕴齐点头,没再问什么,“我自己开车送泽洋去幼儿园,让我的司机送你去剧组报道。”

    顾佳茗:“……为什么?”

    “因为我的车比你的快,去k市可以节省半个小时的时间。”墨蕴齐走到顾佳茗身边,脸色平静的陈述了一个事实。另一个事实就是:墨总的司机墨总的车,眼睛不瞎的就明白顾佳茗是谁的人,想要欺负他的,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承担后果。

    顾佳茗依旧不解,“我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墨蕴齐被逗笑了,“因为我是你老板。”

    顾佳茗沉默了,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从反驳。

    墨蕴齐换好鞋子,低头凑到顾佳茗脸前,温和的保证道:“如果你周末没空回来,我带泽洋去看你。”

    顾佳茗刚想说好啊,对面的人突然往前一凑,唇上温软的触感,带着清爽的薄荷香,顾佳茗瞬间就惊呆了。

    “好了,我们走了。”墨蕴齐牵起墨泽洋的小手就出了门,留下顾佳茗一个人慢慢回味这个吻。

    “啊啊啊啊啊啊!!”顾佳茗反应过来,捂着脸跳脚:流氓两脚兽!

    ————

    幼儿园门前,墨蕴齐停下车突然问身后的墨泽洋宝宝:“昨天的巧克力好吃吗?”

    墨泽洋点头,声音带着奶味儿,“好吃啊。”

    墨蕴齐笑了笑,温和的问:“身上有没有起小痘痘?”

    墨泽洋摇头,毫无警惕心,“没有啊。”

    墨蕴齐继续道:“昨晚你竟然爬上了我的书桌,越来越厉害了。”

    墨泽洋傲然的挺了挺胸,不就是爬桌子吗,算个啥?

    墨蕴齐眯了眯眼睛,又拿出一块巧克力,哄道:“再吃一块,吃完再走。”

    墨泽洋开心的接过来,“我到幼儿园再吃吧。”

    虽然墨泽洋小朋友对吃的东西经常是来者不拒,可顾佳茗警告他的话他也记在了心里,决不能让墨蕴齐看到他的狐狸耳朵,否则亲爹会被他吓晕过去,还会不要他,这种后果想想就想哭了,他才不会做。

    多少生意对手都是动动手指头就能解决的墨总,愣是没哄住自己的儿子,眼瞅着墨泽洋把巧克力装进自己的书包里,墨总在心底叹了口气,宝贝儿子不吃,他也不能捏开他的嘴巴硬塞进去。实际上,他只是心里有所怀疑,并不能确定一个巧克力会给人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墨泽洋打开自己的安全带,从车上爬下去,跑向等在门口的老师,还不忘回头跟墨蕴齐挥手再见。

    墨蕴齐透过车窗,望着墨泽洋这纯真的笑脸,嘴角也跟着挑了起来,含笑的跟墨泽洋摆手再见,这才调转车头,驾车离开。

    不管顾佳茗父子隐藏了什么秘密,他都要定了!

    到了公司之后,墨蕴齐把那份文件交给负责情报的助手,让他查一下这上面的脚印是什么动物。

    比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特助把报告交给墨蕴齐,对查到的结果也感到惊奇,“这是一只小狐狸的脚印,我的人在这份文件里捡到一根白色的毛,dna检测结果显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北极狐,也称为白狐、雪狐,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亚及北美洲的苔原地带。如果在这里发现他们的踪迹,肯定是家养的,野生的根本活不下去。”

    墨蕴齐听完之后,渐渐的陷入了沉思。

    小白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相邻的书:穿成女主未婚夫我又双叒叕发芽了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修仙之风月穿成总裁前女友成为郡主之后我带领边城百姓致富了快穿之我的黑历史小侯爷[星际]贵宠艳妻夫君猛如虎偷香窃玉撒糖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