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知青一枝花11

【书名: 快穿之护短狂魔 第108章 知青一枝花11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无论是邹文逻辑清楚的描述,还是季兰太过失措的表现, 都让围观村民更相信邹文的话。这两人看样子是没什么苟且, 但什么送东西啊、什么小树林约会啊, 还真是有伤风化啊, 特别是季兰,人家邹文看样子就不在意她呢,她还有从小订婚的未婚夫,这可真是太不检点了!

    刘淑英当即道:“大队长, 我看季兰情绪不稳, 就在娘家住一阵养养吧,什么时候养好了再回来。”

    “妈!向前!”季兰惊慌地叫了起来,看着徐向前万分无助。她记得徐向前上辈子很疼老婆的,她希望徐向前能护着她, 她没有背叛他不是吗?

    但徐向前这个老实男人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不用说了, 我看你也是更适合呆在娘家!”

    徐向前转身就走,刘淑英也冷哼一声沉着脸离开。说是养身体, 实际上就是叫大队长好好教教女儿, 他们母子摆明了是不会帮着粉饰太平的, 要不以后别人还不都得骂徐向前没有血性?

    等他俩走了,徐向东在人后看着苏圆圆挑了下眉, 见苏圆圆笑了下, 就知道是她做了什么。这倒也是, 小狐狸精什么时候都是个妖, 就算在体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不会忘却妖精本性,随手捉弄个人还不是小意思?不到世人皆知无法接受的地步就都是合理的存在。

    确定季兰解释不清了,徐向东也不再凑这个热闹,慢悠悠地走了。最后还是季大伟发威,说是要处置知青们聚众闹事,他们才冷静下来。之后因为季兰没办法解释她前天晌午在什么地方,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被季大伟以行事不谨慎为由惩罚去修一个月水渠。但邹文同样也没证据证明季兰亲手给他送东西、亲口告诉他名额的事,所以只补偿他二十元的医药费,其余就什么都没有了。

    返程名额自然是找村支书一同解释得清清楚楚,完全是子虚乌有,没这回事。

    村民们虽然心里相信邹文,但季大伟判得也没错。干什么都是讲证据的,没物证没人证,光凭一张帕子算什么证据?季兰还说是丢了呢。不过话虽如此,在村子里生活可不是靠的证据不证据,全靠村民心里一杆秤啊!这天过去,季兰对邹文因爱成恨又去害他的事连村里小孩子都知道了!

    季兰被季大伟甩了一耳光,跑回屋里呜呜直哭,哭得李霞骂都骂不下去了,气急败坏地说:“你这时候哭有什么用?你干那些事的时候想啥去了?早跟你说邹文靠不住靠不住,这下好了,你叫向前跟你婆婆咋想?眼瞅着徐家二儿媳妇就要进门,你闹出这种事还不得一辈子被她压一头?以后连长嫂的架子都摆不出了!”

    “好了!你说完没有?你这么明白,当初咋不死死拦着我呢?你要真为我好,在我做错事的时候就该死命拦着教好我,现在你闺女被个外人欺负,你不帮我出气只会数落我,你要我咋样?去死吗?”季兰猛地起身把一腔怨恨都发泄到亲妈身上了,这也是她真实想法,从上辈子到这辈子,爹妈就会在事后教训她,早干什么去了?

    李霞气得浑身直哆嗦,“好!好!你这是怪到我头上了?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有本事你就别回娘家!”

    李霞气冲冲地出门,隔壁站在门口听着的王秀丽撇了撇嘴回屋去了。她早就看出小姑子性子独了,现在看来,还不孝顺,这种话都说得出来,还真是全天下没一个人对得起她。这种人,幸亏已经嫁出去了,咋祸祸也祸祸不到娘家来了。

    等天色晚了,议论此事的村民们意犹未尽地各自回家,回家还要跟家里人说道说道,村里可两三年没出过这么有意思的事了。

    大概快十点的时候,徐向东听见院子里有轻微的动静,起来一看,是徐向前猫着身子出去了。他琢磨了下,披上衣服悄悄跟上,一路跟到了知青点。他们一到,苏圆圆也感知到了,不过用神识看到徐向前蹲在土墙后,徐向东躺在树上,她也就不管这俩人了,反正有徐向东在,出不了什么事。

    徐向前一直在那蹲着,夜里两只眼睛反射着亮光,很有凶意。知青点的茅房在屋后,要想上厕所必须从后门出去,徐向前就在拐角的阴影里,不靠近谁也看不见。夜里一有起夜的人,徐向前就紧紧盯着,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邹文迷迷糊糊地起来上厕所。

    他在邹文靠近的时候,像个猛兽般冷不丁冲出去,一把就捂住了邹文的嘴,将人拖到林子里拿随身带的麻袋套住,接着砂锅大的拳头毫不留情地砸上去,一下又一下,打得邹文从拼命挣扎到蜷缩不动,他还是不肯停下。

    徐向东见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才上前一把拉住他。他身高188,比徐向前还要高3公分,虽然看着比徐向前瘦,可拉住徐向前的手,徐向前就挣脱不了打不下去了。

    徐向东蹲下大致看了看邹文,拉着徐向前就快速往回走。徐向前回过神来,停住脚眼眶就湿了,“东子,你说这是为啥?我徐向前有啥对不起她季兰的?她要给我戴绿帽子?我以后在村里还咋抬得起头?当初我要娶她,妈就不同意,是我蠢,不肯听妈的话。”

    徐向东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地道,“哥,做错事的人不是你,你管别人说啥?你要不愿意看见季兰就跟她离婚,以后总能遇到好女人,就算你继续跟季兰过,她以后也不敢往你头上爬。你要实在不想呆在村里,咱还能去县里、去市里,人总是能找到路走的。”

    徐向前双手抱头坐在田埂间,抹了把脸,声音闷闷的,“从小到大你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好像什么都能解决,不像我,遇到这个事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去县里、去市里,我想都没想过,离婚……她已经跟了我,我不要她,她一个女人以后咋办啊?”

    村里就算天天打架的夫妻都是过一辈子的,哪有离婚的呢?季兰也没跟人偷情,他因为这个事离婚不是毁了季兰吗?做丈夫不是这样做的。

    徐向东也知道这个年代的人想法跟现代不一样,一般就算有出轨也很少有离婚的,所以他不多劝,看看天色打了个呵欠,“我就是给你个建议,你想咋过还是你自己决定。但是我跟你说,你要是为了这些想法把自己弄得痛苦不堪就没意思了,人活一辈子不过几十年,为啥不让自己过舒坦点?这次就当吃一堑长一智,哥你以后可别再被人骗了,多听妈的话,咱妈多精明啊,说的准没错。”

    徐向前点点头,“是该听妈的话,以前咱家可从没出过不好的事。”

    “走,回去睡觉,别待会儿别人发现咱们,明天又是一桩事。”徐向东留意着附近的动静,拉着徐向前挑小路跑了回去。村民们睡得正熟,除了有几只狗叫唤两声,还真没人发现他们半夜出去了。

    第二天邹文被发现昏迷在小树林里,又一次惊动了整个村子。季大伟看他鼻青脸肿的,赶紧叫季爱党带人给送去了卫生所,不过心里却很痛快,直觉是女婿给女儿出了口恶气。别人也是这么想的,上工时还有好多人往徐向前身上瞄,想看出点什么来,可徐向前一点情绪没漏,他一直这样,表情很少,倒是正好显得很坦然。

    不过大家就算猜着是他做的,也没人说他过分,毕竟他可是受害者呢,不管季兰跟邹文有啥牵扯,邹文不清不楚地叫着“兰兰”大家伙可是都听见了,徐向前收拾邹文不是应当的吗?大家就是没想到徐向前还懂得背地里套麻袋,不过想想他二弟那油滑的性子,又觉得正常得很了,肯定是他二弟教他的。

    季兰一听说这件事就跑来找徐向前,可是不管她说什么,徐向前都当没她这个人。周围的村民都往他们这边看,季兰实在受不了那种鄙夷的目光,灰溜溜地扛着工具挖水渠去了。

    她上辈子当姑娘和嫁人都没怎么干过活,顶多做做饭,扫扫屋子。后来嫁到瘸子家被瘸子妈磋磨,也就是下地干活和收拾家里,还从来没干过挖水渠这么累的活。她早上求了季大伟许久,季大伟也不同意给她免了,一个是不累不算罚,容易让人说他偏私,还有一个是季兰埋怨她妈那些话实在让人寒心,她不是怪他们不教好她吗?那他这次就好好教教她,叫她长个记性。

    季兰弯着身子干活,才半小时就满脸汗水,胳膊酸得使不上力,眼泪一下就止不住了。这才一天她就听见不少人小声议论,说她不检点,说她眼瞎瞧上邹文那个混蛋,说她嫁人还不安分。这些话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她好心一下子又回到了上辈子被邹文抛弃那时候。

    邹文!又是邹文!他就是她的克星,居然连她压低了声音都能听出来是她,从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了解她?两辈子都被他搞错了名声,季兰又是气又是恨,发誓有机会一定要狠狠报复回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回到徐家,她说什么都不能失去徐向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护短狂魔相邻的书:时光已情深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全修真界都针对我[综英美]无法逾越的颜值bug[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夏清的逆袭人生你好,周先生宗亲家的小娘子身为汤姆苏的我总是在死亡[快穿]老婆大人有点暖百变少女世界行网游之神级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