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二十六)

【书名: 快穿之护短狂魔 第93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二十六)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     这时苏圆圆和胤禛已经成婚快三年了, 她那么出风头自然招人嫉妒, 而她的肚子一直没动静, 就成了一部分人嘲笑她的理由。一些谣言刚传出来,胤禛就雷厉风行地压制下去。但刚好赶上选秀, 不少人家的适龄女子就动了心思,胤禛已经贵为亲王,怎么也该娶两个侧福晋了吧?这其中也包括年满十六的乌拉那拉氏, 和年满十三的年氏。

    年羹尧如今就在胤禛手下做事,不过胤禛手下的人多得是,他没有得到重用。而年氏刚刚穿越过来,虽然震惊于还有其他穿越女,但她还是觉得可以挑一个好的皇子嫁, 因为如今胤禛以下的皇子们都兄友弟恭, 说明将来他们不会落魄, 全都是极有能力的王爷, 她嫁哪个都不吃亏。还因为她这副身体真的是绝色美人,单凭这般样貌,她也相信她一定会入皇家。

    因为这个考量, 年羹尧就找机会试探了胤禛的口风, 隐晦地表示想献上年家最宠爱的女儿,以示自家的忠心。

    胤禛看他一眼, 淡淡道:“亮工的妹妹自是好的, 想必此次选秀会被指一个良配。”

    年羹尧神情一怔, 有些不可置信, 硬着头皮道:“王爷,如今皇上重视您,直郡王和太子都对您虎视眈眈,他们会不会……以子嗣之事攻讦您?”

    胤禛脸色更淡漠了,转动着扳指眼也没抬,“此事本王自有决断。”

    年羹尧听出他的不悦,屏住呼吸,小心地说了声,“是,奴才告退。”

    在他走后,胤禛轻轻敲动着桌面,找来苏培盛吩咐道:“直郡王和太子那边,不必再忍,将他们的罪证送出去。”

    “是!”

    这罪证自然是送到对头手上,明珠党一发现太子^党的罪证便大肆攻击,紧接着太子^党也发现了明珠党的罪证,忙反击回去。他们斗得如火如荼,连江南贪污案都翻了出来,许多官员落马惩处,等直郡王和太子回过神,突然发现胤禛竟在暗处偷偷捡漏,那些补上的官员至少有一半是胤禛的人!

    当然这也是胤禛让他们发现的,他们发现也没用,他的人又不违法乱纪,挑选这么久,上来的可全都是干实事的人。太子这几年被康熙猜忌、被直郡王针对,手底下势力缩减了不少,如今又有胤禛在旁边渔翁得利,他再也不相信康熙那些忠臣之说,若胤禛打算以后当他的忠臣,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这分明是在觊觎他的位子!

    在太子眼中,胤禛几乎是大势已成,权势在手、深得皇上信任、有诸位兄弟帮忙,还得了民心,再不把他压下去,自己这太子之位就要拱手让人了!

    太子和索额图商量之后,竟然与明珠党暂时休战,两方合作全力攻击胤禛的势力。佟家作为胤禛的母族和妻族,立即下场和他们斗了起来。佟国维虽说年纪大了,可他那份看重权势的心还没淡,他还等着从龙之功呢。

    他们这么一斗,康熙在皇位上看得清清楚楚,每天都眉头紧皱,脸色越来越阴沉。终于在太子忍不住鞭打了大臣之后,将他叫到乾清宫严厉训斥。因为德妃的供词里就有太子鞭打大臣,他原来还不信,谁知竟真看到这一幕了!

    康熙从贪图女色数落到无情无义,从天生凉薄数落到目无皇父,太子终于忍不下去了。

    “皇阿玛!您就这么看不上儿臣?所以您这些年打压儿臣就是为了给老四铺路?儿臣这太子之位是不是要让给老四了?您不觉得您太偏心了吗?!”

    康熙怒目圆睁,“朕偏心?朕最偏心的就是你!朕亲自教养你,严格要求你,给了你无数次机会,你偏偏不知悔改,一心跟着索额图那老匹夫作乱,如今竟来怪朕偏心?”

    “你不偏心怎么会让老四屡立大功?你不偏心怎么会任他势力坐大?你好好看看他,多少兄弟帮他?多少大臣依附他?他这是结党营私!”

    “够了!朕说过,任何人都可能想争储,只有老四不会。朕这样说自然有朕的道理,你如今是在怀疑朕?朕一直在为你铺路,可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你寒了老四的心,还能指望他将来帮你吗?你这是自断臂膀!”

    太子冷笑一声,不惧不畏地道:“事到如今你还在骗我,从三年前你将我身边心腹全部换掉之时起,你就不想要我这个太子了吧?你是拿我和老大给他做磨刀石呢!”

    “放肆!”康熙一个砚台摔过去,直接砸破了太子的额角。他心中怒极,但看到太子受伤流血又有些后悔,最终强压下心底的愤怒,沉声道,“你四弟……被德妃下了绝育药!”

    太子瞬间瞪大了眼,脸上嘲讽的表情还未褪去,惊讶却已布满了眼底,“怎、怎么可能?太医不是说他没有中毒?”

    康熙冷哼一声,背着手走到窗边,不再看他,“太医所言是朕吩咐的,难道要让这种丑闻人尽皆知?你四弟至今无子可是索额图害的,是你亏欠了他,他此生无缘大位,却富有才干,你若真心待他,他将来必定真心辅佐你。他和皇子、大臣处得好,不正好帮你肃清朝堂?保成,你何时开始这般不信朕的话?”

    康熙的叹息砸得太子头晕眼花,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岂不是自断臂膀?他摇着头后退一步,“不可能,如果他想帮我,怎么会对我和老大的争斗袖手旁观?怎么会浑水摸鱼安插自己的人?”

    “什么是他自己的人?他提上来的都是做事实的人!这些年你四弟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国为民?至于袖手旁观?哼,如今你还不是皇帝,朕才是皇帝,老四自然只能听朕的。”

    “不,我不信!”

    太子急着想弄清楚真相,不敢相信康熙,竟然转身就走。他也是这几年被刺激得狠了,变得乖戾异常,很有点历史上被废之时的样子,破罐子破摔。

    康熙闭上眼,背在身后的双手紧握成拳。太子这个样子和德妃描述的像了十成十,但他知道,让太子提前变成这样的是他!是他的防备猜忌激发了太子的反叛心,是他的严格管教让太子喘不过气,才让他们父子决裂提前了十年。

    可这个结确实无解,他和太子不只是父子,他们之间还有皇位和索额图派系。这些年胤禛确实一直对太子和大阿哥之争袖手旁观,但那是他吩咐过胤禛要削弱索额图和明珠的势力。几年过去,索额图和明珠的势力仅余当年一半,这就是他期望看到的结果,他很满意。可他和太子的立场却不一致,太子只把索额图当成背后的依靠,把奶兄、太监当做亲近的人,却没有想过真正的一国之君怎么能任手下人犯罪?且太子的靠山永远不是索额图,而是他!

    只可惜,他们父子之间已经无法挽回了,太子也不再适合这个皇位。大清灭亡的预言像把刀一样悬在他头上,他不能选这样任人唯亲的太子做皇帝。其他那些皇子,选谁呢?

    这几年康熙也一直关注着几个儿子的情况,但各方面都适合皇位的他还没找到。老大没有治国之才,也没有容人之心,更没有自知之明,是绝对不合适的。老三只会做文章,虽然有心思却没那个能力。老八身份确实低,且手段不够狠,要让大清繁荣富强必须要一个厉害的帝王。

    而其他几个,都不够突出,更不合适。剩下的只有还没长大的几个,小十三聪明但太容易冲动,小十四机灵却不够稳,没什么成算,算来算去,似乎只有皇贵妃生的小十五最合适。年纪还小,足够聪明,他可以亲自教导他,他还有那个时间。被皇贵妃养大的胤禛跟十五关系最亲,应该会好好辅佐十五吧?

    不过这样就不能让佟家继续做大,必须压下去才行。三代风光已经够了,是时候沉寂了。

    在康熙皱眉沉思的时候,太子已经飞快地出宫找到索额图,将胤禛绝育一事告诉了他!索额图同样大惊,但想到当初德妃被刺死,包衣世家被抄家流放,似乎全都表明了德妃是真害到了胤禛,否则康熙为何发那么大怒?不过不管胤禛将来会不会辅佐太子,他一定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索额图知道康熙一直对他不满,如今培养了胤禛辅佐太子,是不是已经准备收拾他了?他细细一琢磨,便沉重地对太子说:“太子殿下,即便皇上说的是真的,谁能保证雍亲王会真心辅佐您呢?他虽然不能生子,却可以把持朝政,您想想多尔衮。若他害了您,扶持一侄子上位,那小皇帝岂不就成了他手中的傀儡?”

    太子缓缓点头,“正是如此,方才孤也同皇阿玛说老四不可能真心帮我,可惜皇阿玛认准了他是好的,呵,皇阿玛恐怕就是看中了他没有威胁吧?”

    索额图见太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他,心里踏实了一些,提议道:“不如太子殿下试他一试?若他肯表忠心,就当私下将一些势力交到太子殿下手中。势力握到自己手里才能得用,他既是皇上为您培养的辅臣,便该知道自己的身份。若他不愿……臣以为他一定有狼子野心。尤其是德妃害他绝育同老臣也有些关系,老臣怕他因此记恨老臣、记恨殿下您啊!请殿下三思。”

    太子紧紧皱着眉,越想越觉得索额图说得对,哪个男人不想传宗接代?如果换做是他,他定会恨死索额图。他记得当初他在这件事上还帮索额图求过情,会不会就是因为如此,胤禛才记恨上他?

    太子决定同胤禛见上一面,无论如何,要先试探他的意思。

    胤禛接到太子的帖子完全不出所料,他起身去房里换衣服,握住苏圆圆的手说:“这几日委屈你了,害你背了黑锅。”

    苏圆圆不在乎地笑了笑,靠在他怀里仰头看他,“我本来就不能生啊,哪能叫背黑锅?如果我能生,你也不会喝那碗绝子汤了。再说那些嘴碎的小人叽叽喳喳只能满足自己的嫉妒心,根本是跳梁小丑,我才不在乎呢。我要是较真,还要笑话她们都是废物,一天天除了依附男人什么都不会,不过我没那个兴趣理会她们。”

    “话虽这么说,但流言蜚语总归烦人,我也不希望你承受那些冷嘲热讽。你只要高高兴兴的就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嗯,这些是你的强项。”

    胤禛上辈子是经纪人,对娱乐圈的舆论把控也算是个技能了,没想到如今竟还能用得上。猜测人心的能力他也学得不错,这次虽说是不喜别人议论苏圆圆临时起意,但他还是制造了一个好时机,甚至已经猜到康熙要培养小十五了。

    胤禛应邀到毓庆宫见太子,太子看着他的目光满是审视,寒暄几句便试探着说:“孤近日少了不少人手,竟找不出能好好办事的。不知四弟手下可有什么能人可借孤用一用?”

    胤禛恭敬而疏离地道:“太子殿下,臣弟只有几个寻常的门人,蠢钝笨拙,怕会坏了太子殿下的事。”

    太子脸色沉了下来,紧盯着他问:“四弟交游广阔,不如推荐几个能臣?”

    胤禛思索片刻,说了几个人名,但太子的脸色却更难看了。无他,胤禛说的全都是康熙的人。

    太子不悦地冷笑一声,“看来孤这个兄长做得不妥啊,四弟连这么小的忙都不肯帮。”

    胤禛站起身低头行礼,“太子殿下恕罪。”

    这就是谈崩了!太子挥手让他离开,对康熙那些话更是不信,指不定连康熙也在骗他,否则何必如此打压他?如今群狼环伺,他已经是一只困兽,真的该好好为自己打算了!

    索额图收到太子那边的消息,松了口气。他虽然希望太子早日上位,但首先要保证太子上位最大的得益者是他。好在康熙还很健朗,他们还有时间扳倒胤禛这个威胁。索额图直接放出了消息,也不直说胤禛不能生,只让人装作无意间冒出来的话,疑惑雍亲王为什么不纳妾?难不成不想要子嗣了?

    一个二十岁的男人不在乎子嗣太奇怪了,莫非不能生的根本不是四福晋,而是雍亲王?

    这话刚出来就被别人反驳了,毕竟在大家的想法里,不能生始终都是女人的事,一个王爷怎么可能不能生呢?但还没等他们多说苏圆圆什么,胤禛派去引导舆论的人就行动了。不出一天,雍亲王被生母下绝育药的事传遍了京城,说的有鼻子有眼,苏圆圆不能生的流言一下子就不攻自破,反而都说她有情有义,对青梅竹马的表哥不离不弃。

    众人悄悄议论时总要声讨德妃几句,再同情雍亲王和苏圆圆几句,夸他们情比金坚,遇到这种事还能以平常心对待,做出那么多好事。这时大家都想起雍亲王给百姓带来的好处,想起苏圆圆对女子的庇护,本来就有一大批人是心向着他们的,如今真相爆出,自然全都是赞美雍亲王和苏圆圆的言辞,甚至对他们为百姓着想的举动更为感动。

    有胤禛在背后操作,这些言论拦都拦不住,康熙知晓后大为震怒,当即将太子召到面前,指着他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护短狂魔相邻的书:时光已情深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全修真界都针对我[综英美]无法逾越的颜值bug[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夏清的逆袭人生你好,周先生宗亲家的小娘子身为汤姆苏的我总是在死亡[快穿]老婆大人有点暖百变少女世界行网游之神级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