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二十二)

【书名: 快穿之护短狂魔 第89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二十二)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巅峰外卖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     晚膳后苏圆圆跟胤禛散步的时候, 胤禛小声跟苏圆圆说了此事。苏圆圆挑眉笑道:“还真被我们猜对了,表叔控制了德妃。可惜德妃不是什么技术性人才, 光听她说的那些也发明不出什么来。”

    “不过也算是好事,如今皇阿玛把她交给我,我想做什么就可以说是受了她的启发才研究出来的, 不用再费尽心机安排那些东西的来源了。”

    “对!而且还不会被那些穿越女发现, 就算她们乱说我们的来历,有德妃在, 表叔也不会怀疑我们。真是阴差阳错解决了一个隐患, 我们还应该感谢她。”苏圆圆笑着看他,“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搜罗人才, 全力发展对百姓有益的东西, 宋氏这几年研究的成果可以慢慢放出去了。还有武器,想要弄出火器弹药和外国对抗, 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何况我们还不懂这些,只能寄希望于民间高手了。”胤禛转了转翠绿的扳指,眯起眼看向夕阳, 轻声道,“要做的事太多, 恐怕一辈子都做不完。”

    苏圆圆牵住他的手,轻笑两声, “能做多少做多少, 我只希望将来能让百姓不再饿死、不再买卖人口、不再重男轻女、不再无处申冤、不再大字不识……”

    胤禛一下子被逗笑了, 捏捏她的脸蛋道:“你的理想很远大啊,希望将来有机会让你光明正大的做这些事。”

    “可以吗?”

    “事在人为,没有哪个朝代不能被推翻,也没有哪个梦想不能够实现,只看你敢不敢想、敢不敢做。不过你这个贤内助可得早点嫁给我,我都要忙不过来了,府里一直等着你这个女主人呢。”

    “哎呀!说正事呢,你怎么突然说到成亲去了?”苏圆圆差点没反应过来,瞪他一眼又高兴地笑道,“明儿个我出宫看看我的嫁妆,最好回佟家敲他们一笔,这次他们可是沾你的光得了好几个好位子呢。”

    胤禛目光中溢满宠溺,“去吧,他们不知道绝育的事,一定会捧着你。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嫁妆,都是奇珍异宝,保证让你满意。”

    “诶?这次我要体会一下十里红妆风光出嫁的感觉啦!”苏圆圆眼睛亮亮的,想到自己要穿着古代的喜服拜堂入洞房,突然觉得好期待。

    她回到佟家自然被奉为座上宾,佟国维几个儿子得了升迁,知道苏圆圆没有报复他们的意思,对她就更为喜爱,觉得出了这么本事的孙女是他们全族的荣耀。再加上胤禛越来越受皇上重视,他心里就生出了别的想法,追随胤禛,以后指不定会得个从龙之功呢?苏圆圆成了皇后,必能保佟家三世兴盛,那他死也能瞑目了!

    有佟国维的态度摆在那,佟老夫人和其他叔伯兄弟自然都对她态度极好,她一回府,他们纷纷叫各自的妻子友好相待,跟多年前那般旁观的做派完全不同。嫁妆也没等她自己开口,佟老夫人直接就给她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叔伯兄弟们的添妆又一个赛一个的多,苏圆圆心里盘算一番,总觉得出嫁时会有半数嫁妆是偷偷运过去的,因为太多了会超越上头的皇嫂啊。

    唯一会败她兴致的就只有隆科多了!

    苏圆圆午后去花园闲坐,隆科多就气势汹汹地找了过来,张嘴就是,“你个不孝女!给你那么多叔伯、堂叔伯都谋了好处,就让你阿玛闲赋在家?你堂堂四福晋也不觉得丢人?”

    苏圆圆惊讶道:“我又不是你养大的,为什么要孝顺你?你可别忘了,是你坚持保李四儿才逼得我和额娘、哥哥离开佟家,怎么这会儿见我富贵了就想攀上来?哪有那么好的事呢?快别做梦了。”

    “你!你额娘也不管你?”隆科多好歹知道点自己的处境,压下不甘缓和了语气,“萱莹,日后你就是四福晋,被人说你的阿玛一事无成总归不好,我也不要别的,只要恢复我原来的职位就行了,这总成吧?不然你额娘也没脸。”

    苏圆圆喝了口茶,用帕子擦擦嘴角,笑了,“我额娘呢,最不喜欢出门交际,她安安稳稳过她的小日子,享福着呢,哪里会没脸?至于我呢,我哥哥如今在工部当差,很快就会升职了,将来他还会给额娘挣诰命、给我撑腰长脸,我啊,可是不需要你。你就好好守着你的爱妾和爱妾生的儿子吧,诶?对了,听说你那个儿子被李四儿养废了啊?七岁了都背不全三字经,你说你当初非要让她自己养是图什么呢?可怜啊可怜。”

    “佟佳萱莹!”隆科多扬起手来,却被旁边的嬷嬷丫鬟给推出了凉亭。

    “佟佳少爷,我们格格可不是谁都能打的,皇贵妃有令,谁想让格格受委屈都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连奴才都敢跟他这么说话,隆科多被气得脸色铁青!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得冷哼一声气愤地离去。

    苏圆圆拿起团扇随意地扇了扇,唇边浮现出笑意,“难得回来一趟,怎么能不去见见那个差点毒死我的宠妾呢?走,咱们去她屋里转转。”

    “是,格格!”

    苏圆圆带着七八个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李四儿的院子,院子里全是药味儿,伶仃几个下人也都面带苦色,显然过得很不好。佟家上下都得了胤禛的好处,哪里能让害过苏圆圆的人好过?至今没弄死她也不过是听苏圆圆提过一句“生不如死”,才留下她让她受罪罢了。

    李四儿的心腹全被卖了,如今这几个对苏圆圆不敢有丝毫阻拦,反而还恭敬地请她进去,奉上院子里最好的茶。苏圆圆摆摆手,淡笑道:“不用张罗了,我就是听说李姨娘身子越发不好了,过来看看而已。”

    说话间她已经进了内室,原本灰扑扑的房间因为她的到来突然有了明亮的色彩,谁让她得宠呢?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宫里头最好的,她又生得极美,青春富有生机,站在李四儿面前差点晃花了她的眼!她哪里见过这等贵人装扮?还是那个从前拿捏在手心里的小丫头?

    李四儿抓着被子怨恨地道:“你来做什么?看我笑话吗?”

    苏圆圆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诧异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啊,这几年我没回家,还当你多么得宠呢,没想到阿玛才坚持两年就厌烦你了,看来也没有多喜欢嘛。”她走近了几步,像看货物般打量着李四儿,摇着头道,“难怪,你这模样看着都有五六十了吧?阿玛总不能对着一个像长辈的人宠爱有加,传出去别人还当他有什么怪癖呢,你也要多理解他。”

    “滚出去!咳咳咳,出去!滚啊!”李四儿气得咳了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脸白得像纸一样,对她破口大骂。

    不过苏圆圆没生气,反而还笑着道:“听说有一种方法能让病人气色极好,就是把一个人全身的骨头一点点碾碎,置于酒瓮中浸泡,此人就会晕晕欲醉、双颊红艳、眼神迷蒙,透出非一般的美人醉态来,想来李姨娘这般色衰之人定会喜爱吧?”

    李四儿眼中闪过惊恐之色,拼命把自己的身体往被子里缩,“你要干什么?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庶母!”

    苏圆圆看了一眼旁边的丫鬟,摇头笑道:“我只是说说罢了,毕竟阿玛可是很护着你呢,又怎么会亲手折磨你呢?刚才他还让我帮他谋官职,也不想想,他这么护着你,我怎么可能帮他?等他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我再考虑此事吧。时候不早了,嬷嬷,我们去看额娘。”

    苏圆圆带着人就走了,那丫鬟立马将这边的事禀报给了佟老夫人。佟老夫人皱眉思索半天,叫人将隆科多喊了来,直截了当地说:“这次你说什么也不能护着那女人了,萱莹马上就是四福晋,将来……你为了那女人让萱莹心怀不满又是何苦?你闲赋在家这么久还没想清楚吗?你是想要前程还是要那女人?你自己做决定吧!”

    隆科多下意识就想顶嘴,可佟老夫人根本不给他机会,说完就打发他出去。他回书房砸了一大堆东西,却发现这是他如今唯一一条路。其实到了现在,他对李四儿的爱意早就消失了,当初李四儿长得貌美,在房事上有无数花样,对他又温柔小意,他自然不爱找别的女人,只觉得她哪哪都好。

    她拿捏赫舍里氏母女在他看来也无所谓,醋意这么大说明她在乎他,那对懦弱胆小的女人弄死了又能怎么样?他从来没在乎过。可当他失去了官职,被所有人鄙夷,李四儿也缠绵病榻越来越衰老,他对李四儿还有什么留恋?人都说久病床前无父子,李四儿只是他曾经非常喜欢的一个妾罢了。

    可他不甘心,不愿意低头,不能忍受被一个小丫头骑在头上,不接受她的威胁,不认输!赫舍里氏母子三个住在庄子上,让所有人都笑话他,他就偏要护着李四儿让他们膈应,这也是他仅剩的尊严,如果他妥协了,将来谁还会在意他的想法?但今日一见,他突然发现他坚持的这份尊严早就没人在乎了,连他额娘似乎都放弃他了。

    隆科多想了一整夜,在天际泛白之时,他独自进了李四儿的房间。在李四儿惊恐的眼神中,将她嘴巴堵住,一寸一寸捏碎了她的骨头!

    屋外的丫鬟们吓得噤若寒蝉,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宠妾灭妻到魔怔的三爷竟会亲自下手。可她们想起苏圆圆的话,隐约明白了隆科多这是向苏圆圆低头了,以亲手折磨李四儿

    来显示自己的诚心,只求苏圆圆帮忙给他谋个一官半职。同为女子,几个丫鬟不禁发起了抖,竟然都坚定了要当正头娘子的决心,坚决不给任何人做妾。

    隆科多满脸狰狞地动着手,累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丝心软。如今他面前这个女人已经没了一点娇美的模样,完全就是个枯瘦丑陋的老妪,看在他眼里更成了阻碍他做官的绊脚石,所以他下手毫不犹豫。

    而李四儿被全身的剧痛折磨得晕过去又醒过来,醒过来又晕过去,不停地抽搐翻白眼,冷汗连被子都浸湿了!她想咬舌自尽,可那种痛让她连咬舌的力气都没有,真正的生不如死!

    整整一天的时间,隆科多终于把她每一寸骨头都捏得粉碎,只保留了头部的正常,然后叫人抬来半人高的酒瓮,将软成一滩的李四儿折叠塞了进去,只露出脑袋。很快,李四儿脸色就不那么苍白了,却只比死多了一口气,痛苦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默默忍受。

    隆科多长出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走出去,手都在发抖。他打过人杀过人,可这般折磨一个人是从来没做过的,做之前不觉得什么,做完才深刻体会到那个女儿有多狠毒,连着做了好几天噩梦,心里的恨意更浓了。

    等苏圆圆再次出宫,他立即乘了马车前去堵人,直截了当地说:“李氏已经受尽折磨,你满意了吧?什么时候让我恢复官职?”

    苏圆圆满脸诧异地看向他,“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真的只是随口吓唬吓唬李姨娘,难道……你真的把她塞进酒瓮中了?”她仿佛受到惊吓般掩住口,退到护卫身后,“你好可怕啊,对自己曾经那么宠爱的女人也能下得了手,还把她全身骨头捏碎,太残忍了!”

    隆科多瞪大了眼,“你耍我?”

    “怎么能是耍你呢?我又没跟你说过这些,我那天不就是跟李姨娘随口说说吗?再说,我那天说的也是等你想明白会考虑此事,我现在考虑好了,你这样残忍恶毒的人可不能做官,那不是祸害百姓吗?我不能帮你求情,你以后还是多在家里反省吧,人这一辈子总不能老做坏事不是?”

    苏圆圆失望地对他摇摇头,叹口气走了。隆科多想追,直接被一个护卫扭起来送回了佟家。苏圆圆进了旁边的多宝店对胤禛笑笑,“我刚才差点把他气死,像不像个白莲花?”

    胤禛轻笑道:“黑莲花还差不多,别说他了,这家店是新开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店里装修新奇,架子上的东西有好多稀罕货,什么水银镜子啊、花形香皂啊、各色唇脂啊、面膜啊、香水啊,全是女人喜欢的东西,而且明显只有穿越女才弄得出来。苏圆圆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感兴趣地在店里逛起来。

    一位衣着华丽的姑娘在二楼看到,深吸口气,叫掌柜的将他们请到贵宾室,“就说有镇店之宝可以给他们看。”

    苏圆圆跟胤禛对视一眼,笑了一下,跟在掌柜的身后去了贵宾室。里面的姑娘对他们微微一笑,起身道:“两位请坐,刚刚看两位对店里的东西似乎很感兴趣,我这里正好有几件稀罕玩意,想给两位看看。先介绍一下,我叫李云芳,是这里的老板,不知道二位怎么称呼?”

    苏圆圆笑道:“我姓苏,这位是我表哥,姓艾。”

    李云芳眼神透出一丝兴奋,忙请他们落座,将精品一一展示出来。她已经19岁了,要不是用选秀的借口拖着,早就被嫁人了。没想到三年前选秀没把她指给四阿哥,这次皇上居然把选秀给取消了!

    她有些怀疑地看向苏圆圆,不知道是不是有另一个穿越女造成的影响,但她现在没时间弄明白了,家里已经开始为她相看亲事,同样是后宅争斗,她为什么不嫁给将来的皇帝?所以她就开了这家店,希望能吸引到财神九,到时就算嫁不了胤禛也可以嫁给九阿哥,大不了以后多看着点,不让九阿哥参与夺嫡之事,富贵荣华就好了。却没想到胤禛竟然来了她店里,她决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苏圆圆看着所谓的“精品”有些意外,居然有玻璃制成的盆花摆件,十分好看,也十分精细不容易做,看来这位穿越女是很精通这方面的技艺了。还有其他几样,都是要有做法和配方才能制出来的,这位想必不是要卖东西,而是展示自己的本事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护短狂魔相邻的书:时光已情深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全修真界都针对我[综英美]无法逾越的颜值bug[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夏清的逆袭人生你好,周先生宗亲家的小娘子身为汤姆苏的我总是在死亡[快穿]老婆大人有点暖百变少女世界行网游之神级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