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十九)

【书名: 快穿之护短狂魔 第86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十九)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盛世医香[综]刀剑攻略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快穿之打脸之旅巅峰外卖     德妃的计划从一开始就在胤禛的监视之下, 加之这件事被发现得太快,将所有参与之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有了上次堕马嫌疑人自尽的前车之鉴,这次李德全是完全不给任何人自尽的机会,一抓到就叫人严刑拷打, 用最快的速度拿到了口供。

    而德妃刚开始还不信自己会暴露,咬牙死忍, 没人的时候就喝灵泉水。可接二连三的有人供出她, 酷刑的折磨也让她越来越无法忍受, 她终于崩溃地招供。但她避重就轻, 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家族身上,说这一切都是乌雅家族的命令, 包衣世家联手护她上位, 她只是他们的傀儡。这次就是索额图和包衣世家结盟,所以才叫她毁了胤禛,让他以后只能当太子的忠臣。

    她一心想转移仇恨,但还记得不敢攀咬太子, 因为太子是康熙的心头宝,索额图却是康熙的眼中钉。她这一坦白立马掀起轩然大波!先是各大包衣世家被清算, 查出的林林总总把康熙完全激怒,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扳倒鳌拜的时候,眼里容不得一粒沙, 狠厉抄家, 一个都不放过!

    接着便是索额图, 康熙刚一查索额图, 明珠一党便立刻抓住机会,参索额图的折子如雪花般飞向御案。太子吃惊于索额图与德妃合谋之事,但听太医院的人说胤禛还没喝下汤就发现被下了毒^药,根本没什么事,他便松了口气,硬着头皮去为索额图求情。

    康熙面色阴沉地看着太子,沉默不语。太子渐渐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不禁抬起头恳求道,“皇阿玛,儿臣知道是索额图做错了事,但乌雅氏主动找上他说要对付四弟,他怀疑是什么圈套,这才随口应下,以观后续,万万没想到乌雅氏会残害亲子……”

    “这么说你认为索额图是无辜的了?”

    康熙声音中压抑着怒火和失望,可一向被他宠爱的太子却没注意到,满心只想保下索额图,那是他最大的势力,“皇阿玛,索额图有错当罚,但儿臣以为,他是朝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可否降他官职让他将功补过,继续为皇阿玛效忠?”

    康熙怒极反笑,“太子,胤禛可是你的亲兄弟,你回去好好想想。”

    “皇阿玛……”

    “够了,此事朕自有决断。”

    太子皱眉退了出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疏漏了。他哪里知道胤禛已经被害得绝了子嗣呢?他以为没造成严重后果就可以求情,康熙却因为胤禛绝育心中伤痛,必绕不得参与其中之人。更何况太医院早就跟康熙禀报过,那件事一出,第一个来询问的根本不是德妃的人,却是索额图的人!

    如此一来,太子的求情之举便让他格外失望。他一心培养胤褆、胤禛等人做太子的助力,太子却将他们视为敌人,毫无收服爱护之心。对比胤禛和小五、小七那些弟弟们的感情,太子未免显得太高高在上了些,也太冷血了些。若将来索额图一党认为他在皇位上挡了太子的路,太子会不会对他也这般冷血?

    这个念头在康熙脑海中一闪即逝,但到底留下了痕迹,让他更加不能放过索额图。不过索额图的势力十分庞大,没有足够的罪证不是说拿下就拿下的,影响甚广,于是朝堂上一下子争斗激烈起来,明珠党无时无刻不想踩死索额图,索额图一党也分毫不让地反击,两派争斗各有损伤,而康熙稳坐钓鱼台,等待着收网的那一刻。

    这期间佟家的势力默默扩张了不少,在朝子弟均有不同幅度的升迁,岳兴阿也进了工部在胤禛手下当差。同时包衣世家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取代他们的是一批新选的宫人,由胤禛负责,制定出全新的规则,让他们互相合作又互相牵制,除了一点油水,没有任何害人的可能。

    这是康熙对胤禛的补偿,给出了更高的权力,而胤禛也再一次给了他惊喜,完美的解决了这个烂摊子。还揭发了各公主身边奴大欺主之事,那些拿捏公主的嬷嬷们全被抄家流放,让公主们不必再忍气吞声。

    这样雷厉风行不留情面的作风让康熙觉得有些过了,但随即又想,任何一个男人知晓自己不能生都会受不了,更何况还是被亲生母亲害的,胤禛此举可能只是在发泄心中的怒气。而且这样的作风容易得罪人,只能做简在帝心的纯臣,无法结党营私,利于朝堂之上也无不可。

    康熙想了很久,终于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还决定重用胤禛。一个无子、痴情、刚正不阿的儿子,是他最能信任的人,更是唯一不会惦记龙椅的人。

    因着这些风风雨雨,选秀取消了,康熙命所有适龄女子自行婚配,苏圆圆便没有出宫,一直陪着伤心的佟佳婉娴,怕她伤了身子。

    康熙日日到承乾宫,看到苏圆圆一片孝心,对胤禛也同往常一样,不见丝毫嫌弃,心里对苏圆圆更喜爱了些。饭后闲谈时,他状似无意地笑道:“今年的选秀取消了,但胤禛的年纪却不小了。你们两个青梅竹马,一向要好,朕给你们赐婚如何?”

    说完,他端起茶盏,余光却留意着胤禛和苏圆圆的表情。只见他们两个都有些惊喜,二话没说就行礼谢恩,倒是让康熙诧异了。他觉得出了这种事,胤禛可能会有些抑郁,让苏圆圆另嫁他人,而苏圆圆可能多少会有些不甘,然后再不离不弃。但没想到……这两人好像早就等着他赐婚了,他们感情就这么好?

    他琢磨了一下,觉得让他们婚后多培养培养感情也算是对胤禛的安慰,便道:“原本侧福晋和格格是在你们大婚三个月后进门,如今……就放在一年后吧。”

    “皇阿玛。”胤禛上前一步,不顾佟佳婉娴阻拦的眼色,直接说道,“儿臣求皇阿玛给个恩典,准许儿臣府里不进其他女人。”

    康熙沉下脸,眉头皱了起来,但不等他开口,胤禛又道:“皇阿玛,增添后院女子无非就两个目的,一为女色、二为孕育子嗣,儿臣不孝,如今的情况是无法为皇家繁衍子嗣了,若将来膝下空虚,兴许有哪位兄弟能过继一个孩儿给儿臣,或抱养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儿回来,就是儿臣的福气了。”

    康熙听他说起子嗣,心就软了几分,神色也缓和了。胤禛见状牵起苏圆圆的手,跪在地上,真挚地道:“皇阿玛,儿臣与表妹在您身边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早已互通心意。如今儿臣出了这种事,让表妹一生都体会不到做母亲的滋味,实在心痛难忍,又怎么能再让其他女子分去表妹的宠爱?皇阿玛,儿臣不重女色,也不会有子嗣,将来只想同表妹夫妻同心,举案齐眉,不愿有任何一个女人介入我们之间,求皇阿玛成全!”

    苏圆圆握紧胤禛的手,第一次在康熙面前没有讨巧卖乖,而是面容严肃,“表叔,其他女子能做的萱莹都能做,其他女子不能做的萱莹也能做,今后只愿与表哥夫妻同心,白首不相离,求表叔成全。”

    康熙被气笑了,“你个小丫头懂什么?等将来旁人都骂你是妒妇、悍妇,你怕是就要后悔了。”

    苏圆圆眼神格外的坚定,“只要没人跟我抢表哥,做妒妇、悍妇又何妨?就算要我承担不能生育的名声做皇家的罪人,我也在所不惜,我不要任何人在表哥身边,表哥只能有我一个人!他若不把整颗心给我,我凭什么把整颗心给他?”

    “放肆!”康熙怒火上升,狠狠拍了下桌子。

    佟佳婉娴适时握住了他的手,恳求地看着他,“表哥……”

    康熙怔了一下,回想他和佟佳婉娴之间,又何尝不是在他独宠佟佳婉娴后才得到了她完完整整的心?就算他三宫六院、掌权天下、子孙满堂,最后不也只有佟佳婉娴一人是没有私心的对他吗?胤禛已经没有子嗣了,又不能继承皇位,难道还不给他一个真心相待的女人?

    他看着苏圆圆梗着脖子不肯服软的样子,突然就笑了,没好气地道:“还不快起来?也就你敢跟朕没大没小的,行了,就依你们所言,不过将来若有一日你们感情不睦,朕就每年赐女人给胤禛。”

    苏圆圆拉胤禛起来,笑得自信张扬,“表叔你没那个机会了,我跟表哥肯定夫妻恩爱,羡煞旁人。”

    “你个丫头好不知羞,快走快走,别在这碍朕的眼。”康熙露出笑容,摆摆手不再管他们的事。

    他刚刚想了很多,比如让胤禛做痴情王爷,由苏圆圆背不能生育的流言蜚语,把真相隐瞒一辈子,这样就能保存胤禛和皇家的颜面;比如让苏圆圆记得这份好,待胤禛更加用心,让胤禛记得这份好,在朝堂更加忠心办差;比如他给了他们这份特殊,让佟佳婉娴更相信他对承乾宫的宠爱,等等等等。

    他想了那么多,其实只是他作为一个皇帝下意识的反应,更多的还是真心疼爱。仔细想来,这几年他日日宿在承乾宫,几乎一两日就同承乾宫的四个孩子一起用膳,比他和太子用膳的次数还多,他们更像是被他宠爱的孩子,纵容他们一点,成全他们的心意,没什么不可以的。反正只要他护着,谁敢非议他们?

    胤禛同苏圆圆去后院散步,笑着说:“都解决了,高兴吗?”

    苏圆圆也笑,“你心思怎么那么多?生孩子、侧福晋、德妃、包衣世家、表叔的重用、公主的感激、朝堂的争斗……一下子都被你解决了,还得了不少好处,你怎么这么精呢?”

    “我只对别人精,在你面前我就是透明的。”

    苏圆圆立马拉住他上下打量,“我看看、我看看,哪里透?透出什么了?”

    胤禛耳朵一下就红了,忙扯下她的手,“别胡闹!”

    “哪有胡闹?你不知道我是狐狸精吗?”苏圆圆笑嘻嘻的,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下就跑开了。

    远处跟着的苏培盛等人见他们感情那么好都露出笑容,等两位主子大婚,府里又没有其他主子,想来他们当差也要好当许多,真希望那样的生活早点到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护短狂魔相邻的书:时光已情深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全修真界都针对我[综英美]无法逾越的颜值bug[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夏清的逆袭人生你好,周先生宗亲家的小娘子身为汤姆苏的我总是在死亡[快穿]老婆大人有点暖百变少女世界行网游之神级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