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三)

【书名: 快穿之护短狂魔 第70章 穿成筛子的清朝(三)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综]真昼很忙哒     自那以后, 胤禛每日下学都要跑来承乾宫待上半日,直到快歇了才回阿哥所。而每日他除了给佟佳婉娴请安陪她用膳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陪苏圆圆玩,这倒真是令人诧异,连康熙见了都问了一句, “胤禛和萱莹这丫头还挺投缘。”

    承乾宫这阵子欢声笑语, 佟佳婉娴哪还有不满意的, 当即抿着嘴笑道:“可不就像皇上说的投缘吗, 想当初, 臣妾第一次入宫见姑母的时候,也是这般喜欢跟在皇上身后呢。”

    康熙一听这话眼神就软了下来, 握住她的手拉她到身边坐下, 声音都柔和了不少,“那时你也是小小一团子,可爱得紧,一转眼都伴朕这些年了。既然他们喜欢,就叫他们在一处玩吧。之前训了胤禛一回,却叫他把性子板起来了,如今好不容易松快起来, 让他多快活些日子吧。”

    至于青梅竹马会不会也像他们这样成为夫妻, 他却是提也未提一句。佟家已经够盛了,外戚做大不是好事, 他的儿子不会再娶佟家女, 权当是个幼时的玩伴罢了。

    这几天过去, 佟家的事却是被查了个一清二楚,这会儿说起来,康熙就道:“原是想提隆科多为銮仪使,兼正蓝旗蒙古副都统。现下看着还是不够稳,很该磨磨性子,就叫他继续在一等侍卫上行走吧。你也不必为他担心,若他将来改了,朕还会重用他的,到底也是朕的表弟。”

    佟佳婉娴忙起身行了一礼,“皇上待他的好,臣妾晓得。是隆科多不争气让皇上失望了,回头臣妾叫阿玛好好教教他。至于他家里头的事,臣妾少不得要插手一回,不能让他闹得太过,被人坏了品性。”

    “嗯,这些事有你看着朕就放心了。”康熙点点头把她扶了起来,又略坐了坐便起身道,“朕还有事,皇贵妃早些歇着吧。”

    “是,恭送皇上。”佟佳婉娴低头掩饰住失落的眼神,等康熙走了,好像连精气神都弱了许多。

    秦嬷嬷听小宫女回禀康熙是朝永和宫去了,皱眉对佟佳婉娴道:“当初真是小瞧德妃了,没成想她一个包衣宫女居然有这么大的造化,娘娘,您也别灰心,万岁爷对您还是有感情的,您可得振作起来啊。”

    佟佳婉娴双眼茫然地望着窗外,轻声道:“有什么用呢?如今这宫中……几乎已是乌雅氏独宠了。她还怀着孕,皇上都不愿歇在别处,连宜妃一个月也才能分到一日,更别说我这不争气的身子了,留都留不住他啊。嬷嬷,皇上的心给了德妃了,四阿哥也被她笼络了回去,我娘家又闹出这些事,你说我还留恋什么呢?”

    秦嬷嬷吓了一大跳,忙道:“娘娘您可不能这么想啊!不说皇上,咱们四阿哥可不是那等愚笨之人,这不是发觉谁才对他真的好,越发孝顺娘娘了吗?我听着这几日四阿哥可是没跟那边来往呢,您就是为了四阿哥也得好好的呀。”

    佟佳婉娴一看秦嬷嬷哭了,也不再说这些丧气话,只是心中叹息,对未来再无期待。

    苏圆圆用精神力听到她们这些话,眼珠转了转,嘻嘻一笑,立马变了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假人放到床上,隐身往永和宫跑去。这两个是她新学会的法术,跟这守卫森严的皇宫简直绝配。任由那德妃多有心计都无济于事,谁让遇到是她这个活了几百年的狐狸精呢!

    苏圆圆进入德妃寝室,就见康熙和德妃躺在床上正对着德妃的肚子说话,像是温馨的一家三口。德妃隐晦地提及苏圆圆那场闹剧,康熙却没有多说,言语间带着点对佟家的维护,毕竟佟家不止是皇贵妃的娘家,也是他的母族。苏圆圆看见德妃在康熙看不见的地方眼神极冷,明显是对康熙轻轻放下的作为十分不满。

    不过她却没再说什么,而是温柔地为康熙按摩,按着按着就往不和谐的地方挪过去了。苏圆圆蹲在房梁上挑挑眉,她可不想看活春宫,不过这也是个好机会啊!她笑呵呵地看着下面的发展,就在两人紧紧纠缠将要做下一步的时候,她一道灵气打入德妃体内,左冲右撞,瞬间让德妃岔了气!

    德妃捂住肚子痛苦地呻^吟一声,把康熙吓了一跳,忙叫李德全去喊太医,什么亲热的心情都没有了。

    太医来为德妃诊脉之后,又看康熙只着寝衣,就觉得这话有些不好说。康熙如今正是宝贝德妃的时候,对她腹中胎儿自然看得极重,一见太医支支吾吾就发了怒,“到底如何?若有一句虚言,朕决不饶你!”

    太医额上冒出些许冷汗,咬咬牙决定实话实说,“回皇上,德妃娘娘无大碍,只是……只是动作间扭到了腰腹岔了气,情绪过于激动有动胎气的迹象,臣开两副安胎药,喝了静养两日即可。”

    康熙一愣,他刚刚还以为德妃的胎儿被谁害了,没想到竟是亲热间动了胎气?从前他们也不是没这么胡闹过,德妃肚子都好好的,怎的这回就出事了?他皱起眉命其他人退下,盯着太医沉声问,“妇人孕期可是不能行房事?”

    太医冷汗直冒,结合德妃的情况斟酌着说:“回皇上,孕妇最好以静养为主,虽然医书有说避开前三月、后三月行房无碍,但出事的也不是没有。”

    康熙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坐拥三宫六院,这么多年可从来没留宿过孕妇的房里,之前就算留宿德妃身边也没想过做什么,还是德妃说问过太医,他才起了心思。再加上德妃时不时的撩拨,花样又多,他哪里还忍得住?怎么如今太医却说不能行房事?

    这到底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康熙也没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知道德妃要静养之后就摆摆手让太医退下了。回到寝室,他再次上床就没了之前的亲密。

    德妃心里一个咯噔,露出愧疚的神色道:“皇上,都怪臣妾。”

    康熙把她搂进怀里,温柔地道:“是太医没跟你说清楚,你一个女人家本来也不好细问这些事,睡吧,好好休息。”他还记得太医说不能过于激动,所以寻常的亲吻揉搓也都省了,就怕害德妃再动胎气。不过是清心寡欲一些,他没什么忍不了的。

    两人很快睡去,苏圆圆却还没走。待德妃熟睡之际,苏圆圆飘到她面前伸手点在她眉心上。德妃也是精神力很强的,不过不是修炼的那种,程度只能达到敏锐分辨周围人的情绪喜恶,在苏圆圆面前毫无抵抗之力,瞬间就被激发了心中的怨恨不甘,激发了内心深处最丑陋的一面。

    苏圆圆挥挥手将康熙弄醒,再次飘回了房顶。接着康熙就发现德妃在做噩梦,他本想叫醒她,没想到竟听她咬牙切齿地说:“佟佳婉娴,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康熙瞪大了眼,坐起身定睛去看德妃。德妃满脸狰狞和平时的温柔贤淑截然相反,这让康熙皱紧了眉,脸也沉了下来。他本就多疑,如今见了德妃这般哪有不多想的?他不叫人也不叫醒德妃,就在旁边听着看着。

    德妃尚未清醒,只顾发泄心中的怨气,狠毒地说:“养不熟的白眼狼,害死弟弟。胤祚,额娘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这个冷血的皇宫,只有我能笑到最后!”

    “你们看不起我,总有一天我叫你们跪在我面前求我!”

    德妃的声音断断续续、时高时低,康熙并不能完全听清楚,但单就听清楚的这几句就足以令他对德妃的印象完全崩塌。这还是那个解语花一般的女子吗?这还是那个能让他身心放松的女子吗?她心里居然连儿子都怨,还想让那些妃子都跪地求饶不得好死,那对他呢?他从前对她不甚好的那段日子,她就没有一点怨言?

    康熙只觉得这段时间是瞎了眼,德妃哪里纯善美好,她分明也有心机,而且心机深沉得连他都没发觉,这岂不是比其他宫妃更可怕?亏他还以为找到个一心爱他心地善良的女子,如今看来这“爱”也要大打折扣!

    德妃用了好几年才在康熙心里塑造了好形象,但康熙一旦起了疑心,这感情收回得也比旁人更快。他冷着脸叫李德全更衣,半夜就带人从永和宫回了乾清宫。这可是极打脸的行为,各宫很快就收到德妃触怒康熙的消息,要打听内情却是什么都打听不到的。

    德妃也已经惊醒了,她虽不知如何惹到了康熙,但想到刚刚心中的恨意,不难猜测她定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她脸色发白,却并未惊慌,在屋内踱步片刻,命心腹点燃了一种刺激人发狂的香,用来熏她的贴身之物。她摸摸肚子,低声道:“额娘不得不这么做,苦了你了,待额娘查清楚是谁所为,定为咱们娘俩报仇!”

    之后没多久她就动了胎气,大张旗鼓地传太医。太医仔细查看后,找出那藏得极其隐蔽的害人之物,连忙报给了康熙。康熙想到当时德妃确实和平常大为不同,震怒非常,当即下令彻查。

    苏圆圆看着热闹起来的后宫,拍拍手笑道:“这么个没有摄像头的封建社会,简直太有意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护短狂魔相邻的书:时光已情深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全修真界都针对我[综英美]无法逾越的颜值bug[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夏清的逆袭人生你好,周先生宗亲家的小娘子身为汤姆苏的我总是在死亡[快穿]老婆大人有点暖百变少女世界行网游之神级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