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他是什么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40章 他是什么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重回六零全能军嫂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综]刀剑攻略     阮南烛知道林秋石似乎察觉了自己的小秘密是在他们离开门后回到现实中的某个下午。

    那天阮南烛没事, 坐在阳台上翻书, 正好翻到了觉得有意思的一句话,便对着林秋石将这句话念了出来,他道:“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林秋石本来在睡觉,听完这句话后,却迷迷糊糊的对阮南烛道了句:“对深渊做的事总会映照在自己身上是么。”

    “是吧。”阮南烛并未多想,低头亲了林秋石一口。

    接着他听到林秋石说:“那我是不是应该对着你拉下裤子拉链……”

    阮南烛哑然片刻, 随即低低的笑了起来,这时候,他便明白,林秋石什么都知道了。

    “是啊。”阮南烛如此回答, “所以,你可要对深渊好一点。”

    生活中的异样起初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阮南烛身上的缘故, 林秋石并未察觉,后来阮南烛回顾后,这些异样才如同潜藏在水面下的冰山般慢慢的浮出了水面。

    在林秋石的记忆里,他并不抽烟, 就算身上带着烟,也是方便在工作中递给别人。但离开门后,他居然犯了烟瘾,甚至能一天抽上好几包, 甚至丝毫没有一点初次抽烟的违和感。

    而原本和他关系淡漠的家庭居然开始频繁的联系他,言语里面多是一些对他有些担心, 还有白铭,明明和阮南烛是好友,却仿佛和他是多年的相识……

    这些东西林秋石都看在眼里,却并未去深究。

    有些问题的答案,是否获得都不重要了,只要阮南烛在他的身边,他便觉得已经足够,至于阮南烛是什么东西……

    林秋石伸出手捏住了身边爱人的耳垂,凑到他的脸颊旁低声喃喃:“亲爱的,你到底是什么?”

    阮南烛正在看书,抬眸看向林秋石,忽的笑了起来,他道:“我是你的奶茶啊。”

    林秋石:“……”

    阮南烛说:“你不问我为什么是你的奶茶吗?”

    林秋石挑眉:“上次听到这个笑话的时候我还是个处男,现在我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随即两人大笑,气氛里充满了愉悦的味道。

    阮南烛本来以为林秋石还会继续追问,谁知林秋石伸了个懒腰,便从床上爬起来,说去洗个澡,便结束了话题。

    阮南烛看着林秋石的背影,张嘴做了个口型,如果此时林秋石转身,会发现阮南烛在对着他说一句话——我是门。

    我是门,没错,阮南烛说的,便是我是门。

    他就是第十二扇门。

    但事实上在经历百鬼夜行的夜晚之前,阮南烛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他的记忆完美无缺,仿佛自己真的是黑曜石的首领,一个十几岁就开始进门,披荆斩棘无数,最终好不容易通过了第十扇门的普通人。阮南烛没有其他关于门的记忆,也坚信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这样的坚信直到他和林秋石渡过的百鬼夜行之夜结束后,却突然被打破了。

    那时白天的时间越来越长,夜晚的时间越来越短,阮南烛和林秋石相处的时间也进入了倒计时。当夜晚不再来临时,阮南烛以为他再也见不到林秋石了,他当时发了疯的想要找到钥匙离开这里,但却隐约发现了一些事情好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他没有告诉过林秋石的是,他白天也会见到鬼怪,开始是因为害怕林秋石担心,后来却是因为他发现这些鬼怪并不会伤害他。可怖的鬼怪们存在于每一个角落,甚至在阮南烛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时,都会看见里面藏了一个可怖的箱女——虽然她被阮南烛翻出来的时候表情看起来很是无辜就是了。

    从起初的惊讶中隐隐带着恐惧,到后面的冷漠麻木,阮南烛大约经历了半个月的时间。

    在意识到自己再也见不到林秋石时,阮南烛已经能够冷着脸把蹲在自己床头的女鬼一脚踹下去,语气冷漠的让她别蹲在自己头顶上,这样会长不高……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说完这话后,居然在女鬼的脸上看到了一点委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阮南烛怒气蓬勃的想心想,你委屈什么,我都还没来得及委屈呢。

    不过此时虽然他身边的情形越来越诡异,但阮南烛依旧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甚至以为这是门对他的惩罚,直到某一天,一个穿着红衣的小鬼,将他引到了一个地方。

    阮南烛走到那里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林秋石曾经住过的公寓的位置,只是这会儿公寓还没有建好,眼前是一片看起来非常老旧的筒子楼。

    那小鬼站在站在五楼,朝着阮南烛招手,阮南烛抬头看着她,皱眉:“五楼?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小鬼的模样,有点不可思议,“你不会是佐子吧?”

    他说完这话,就看见那小鬼表情腼腆的笑了笑……虽然用惨白的脸做出这个表情一点也不可爱就是了。

    阮南烛急着离开这里,却对钥匙毫无头绪,便想着死马当成活马医,去看看佐子到底想给自己展示什么。

    阮南烛上了五楼,走到尽头的一间屋子里,推开了虚掩着的门,看到了一间房间。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台老旧的破电视摆放在的床头上,电视里似乎正在播放着什么节目。

    阮南烛的目光落到了电视上,眼神里出现了愕然之色,他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快步走到了电视面前,这才确定,电视里面的的确确是少年时林秋石的模样。

    林秋石走在一条小路上,身边出现了两个人,这两人阮南烛也认识,便是他们曾在一扇门里面见过的熊漆和小柯,阮南烛屏住了呼吸,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里的画面。

    “这里是哪里呀?”少年林秋石的表情十分稚嫩,黑色的眼眸里带着些恐惧,他小心翼翼的询问,“你们又是谁?”

    画面继续播放下去,阮南烛看完了了全部内容,电视里面播放的竟是林秋石在没有阮南烛的情况下,怎么度过第一扇门的。

    阮南烛的指尖触碰到了冰冷的屏幕,隔着玻璃轻轻的划过林秋石的脸颊,即便是年少时的林秋石,也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他就像一颗未被发掘的原石,只要是识货的人,都知道里面会开出什么样光彩夺目的宝藏。

    一个聪明,勇敢,冷静,不盲目善良且坚守底线的人,阮南烛想,他的爱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如此的吸引人的目光。

    电视里的节目成了电续剧,全部是关于林秋石的内容,关于他怎么进门,关于他怎么认识了一帮朋友,关于他怎么接手了黑曜石……

    阮南烛看到入了迷,他脑子里甚至冒出了一种想法,为什么林秋石做这些事的时候,他没有陪在林秋石的身边呢,他如果能陪着他,那该是怎样一种美妙的体验……随即阮南烛惊醒,察觉出了自己的异样。

    他的的确确的陪着林秋石,陪着他渡过了十一扇门的考验,可如果是如此,那他为什么脑海里会如此自然的出现刚才的想法。

    阮南烛感觉到了不对劲。

    而这样的不对劲,也随着眼前的连续剧,开始扩大蔓延,如同无法阻止的瘟疫。

    阮南烛在电视里看到了林秋石的家人,他们相处的模式,竟是和自己家的一模一样。阮南烛还看到了白铭,本该是自己的好友,在电视里,却是林秋石的至交……

    林秋石慢慢成长,从少年,成了成熟的男人,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只是他却初心未改,仿佛黑暗照在他的身上,甚至不会投下一片阴影。

    在连续看了三天三夜的林秋石后,阮南烛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好像,不是人。

    三天时间,不眠不休,但他不觉得饥饿,也不觉得疲惫,依旧神采奕奕,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时间在他这里被无效化了。

    带着他来的小鬼就蹲在他的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他。

    阮南烛起初对她还很警觉,后来已经有些无奈,他说:“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是想告诉我不是人吗?”

    佐子扭头,看着阮南烛没吭声。

    阮南烛还想再说什么,佐子却伸手指了指屏幕,示意阮南烛继续看。

    阮南烛想,反正事情不会更加糟糕了,继续看就继续看吧,他离不开这里,又见不到林秋石,继续看下去,也没什么关系。

    于是阮南烛便看着林秋石的时光继续往前。

    他像是一个窥探者,看遍了林秋石自从接触门之后,生命每一个段落。他看着林秋石哭,看着林秋石笑,看着他结识新的朋友笑容灿烂,看着他失去挚友痛哭失声,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不需要休息的阮南烛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终于,画面出现了决定性的变化。

    阮南烛看见林秋石走进了他的第十二扇门,接着画面一转,林秋石却出现在了一间熟悉的出租屋里。

    而与此同时,阮南烛身边的景象也开始变化,老旧的装饰开始褪去,他身边的环境竟是变得和电视里的一模一样。

    电视里,林秋石躺在床上熟睡,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林秋石的身边。那个影子看不清楚具体的模样,只是一团暗色的阴影。阴影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触碰了林秋石的脸颊,从额头,到鼻梁,再到嘴唇,动作温柔,似乎害怕惊醒了熟睡中的林秋石。

    接着阴影的身体开始变化,黑色逐渐从他的身体上褪去,他的模样越来越像人,甚至在某个瞬间,变得和床上躺着的林秋石一模一样了。

    但阴影似乎并不想要和林秋石同样的脸,很快便换了个样子,当阴影最终定型的刹那,电视外面看着这一切的阮南烛露出苦笑——那个阴影,竟是和他同一个模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错,阴影就是阮南烛。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可能早就被刺激疯掉,但阮南烛却很平静,事实上他在这几天观看林秋石生平时,已经对此有了猜测,不过现在亲眼看到,依旧有些刺激。

    电视里的阮南烛对着林秋石露出渴望的笑容,接着身形淡去,消失在了林秋石的身边。

    而当林秋石第二天醒来时,发现的第一件事,是栗子不让他抱了。

    本来非常黏他的猫咪栗子,居然生气的对他哈气炸毛,一副完全不认识他的样子。而猫奴林秋石见到此景,完全手足无措,只能对着站的高高,表情十分不屑的栗子很是委屈,说:“栗子,你怎么不要爸爸了,栗子?”

    阮南烛看着这一的林秋石,肩膀开始微微抖动,接着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知道,属于他和林秋石的故事,即将开始了。

    果然,几天后,林秋石打开了门。

    门里面,是他本该见过一次的场景,但因为记忆被修改过了,所以他的眼神里只余陌生,而这一次,他前行的道路上多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穿着女装的阮白洁可怜兮兮的走到了林秋石的面前,泪光盈盈,问林秋石这里是哪。

    而林秋石问起了阮南烛的名字时,阮白洁三个字从阮南烛嘴里脱口而出。

    这就是他们的相遇。

    当时的阮南烛也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他终于如愿以偿,以另外一种方式,加入了林秋石的旅程,成为了林秋石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这让阮南烛非常满意,只是一切终有尽时,十二扇门也会终点。

    阮南烛依旧没有恢复自己作为非人的记忆,他只是知道自己不是人类,但自己到底是什么呢?阮南烛想着这个问题,看了眼旁边眼巴巴盯着他的佐子,愕然道:“我该不会是十二扇门里守门的npc吧??”

    佐子瞅着阮南烛没说话,但阮南烛居然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鄙夷的味道。

    阮南烛:“……”妈的,好像还真是。

    说实话,这种把自己记忆消除,并且好像永远也恢复不了的事,阮南烛觉得自己还真的干得出来,而且现在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他得到了自己的心爱之人。

    “居然还有点高兴怎么办。”这里没有人,只有无尽的鬼怪,阮南烛坐在黑暗之中,温柔的笑着,“一想到能和他经历那么多,就觉得好幸福。”

    旁边的佐子自然不会给他应和。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我要怎么出去呢。”阮南烛抬起头,看向陌生的出租屋,“我可以出去的吧。”他思考片刻,将目光移到了佐子身上,“你还知道什么?”

    佐子瞟了一眼墙壁上的钟。

    阮南烛:“钟?”他站起来,看向了还在继续往前走,有十二个数字的钟,沉思片刻,便伸手将钟取了下来。

    接着他将钟盖拆开后,没有在钟盖里看到任何东西后,便按住了控纸时针的按钮,正欲转动,却忽的想到了什么,他问出了佐子最后一个问题,他说:“对了……我和秋石过门的时候,如果没有成功渡过,会死吗?”

    佐子闻言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像是怜悯,又像是在看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最后竟是点了点头。

    阮南烛失笑,心想这还真是自己的风格,一切都要做到尽善尽美,全部朝着真实靠拢。

    阮南烛转动时钟,片刻后,两把钥匙落到了地上,他将两把捡起来,看到了上面刻着的字,又忍不住露出微笑。

    虚幻之生,真实之死,无论林秋石想要怎样的世界,阮南烛都可以给他。

    他可以选择残酷的现实,也选择美好的梦境,做决定的权力,阮南烛放到了林秋石的手上。

    只是现在想来,这一切大约都是多余的,阮南烛不用想,也知道了林秋石答案,他拿着钥匙,转身离开了屋子,打开房门,在走廊上却只看到了一扇门。那扇门里充满了温柔的白光,阮南烛走到了门前,抬步而入。

    世界线开始产生变化。

    原本记忆中完全没有阮南烛这个人的黑曜石一众,脑海里却好像多了点什么,于是当看到阮南烛从别墅二楼走下时,没有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甚至叶鸟还激动的给林秋石打了个电话,告诉林秋石,说阮哥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林秋石自是欣喜若狂。

    阮南烛则坐在客厅里,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景色,确定这景色和自己记忆中的并无差别。

    “阮哥,你终于回来了。”叶鸟还在和他说话,“你都不知道这一年来,林哥是怎么过的。”

    “一年?”阮南烛微微愕然,“已经一年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啊。”叶鸟说,“已经一年了。”

    阮南烛想,还好他没有犹豫,不然再拖些日子,恐怕出来的时候林秋石的孩子都三岁了……

    然后两人会面,幸福相拥。

    林秋石倒也没有问阮南烛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事实上只要阮南烛能出来,林秋石便不会怪他。

    但沉浸在幸福中阮南烛很快发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自他从门里出来后,其他过门的人的第十二扇门,居然被封住了,那上面贴了一张封条,就像在告诉外面的人里面已经空了一样。

    以林秋石的智商,看到这样的场景再联系其他异样,不难猜出阮南烛非人的身。在意识到这件事后,阮南烛有点慌张,因为他不能确定林秋石会不会介意这件事,说到底爱人不是人是个门神这种事儿,似乎不是很让人愉快。

    所以当阮南烛把林秋石刷着论坛的手机,从林秋石的手里抽走后,他仔细的观察了林秋石的表情,在发现他的爱人神情间并无变化,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后,阮南烛这才松了口气。

    当然,之后阮南烛才意识到,林秋石不是不知道,而是装作不知道,他根本不在乎阮南烛到底是什么。

    “你当时到底怎么和白铭交上朋友的。”林秋石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看电视,和阮南烛随口聊天。

    “他手里凑巧有高级门的线索,我需要带人过门,就和他一起了。”阮南烛回答。

    林秋石扭头看向阮南烛,道:“那他现在天天来找我聊天做什么?”

    “喂,你们能不能不要假装我不在一样聊天好不好啊?”白铭吃着阮南烛刚炒好的瓜子,怒道,“打情骂俏换个地方不行啊,还有,我就是对你林秋石一见如故,不行吗?”

    “不行。”阮南烛道,“把你的爪子从他身上拿下去。”

    白铭:“哼,小气。”

    林秋石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白铭站起来告辞,说他家那位给他发短信了,约他一起吃晚饭。

    “他还有时间陪你吃晚饭?”林秋石随口来了句,“他不是忙着新电影么。”

    “对啊。”白铭叹气,“但是我就喜欢拍电影的他,你们看过他拍的《王者之道》吗?实不相瞒,那次在片场,我们……”

    “闭嘴吧你。”林秋石和阮南烛异口同声,两人飞快的阻止了白铭企图讲黄色笑话的企图,毕竟他们可不想看电影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某些不好的画面。

    “得。”白铭摊手,“你们两个是越来越像了了。”

    “像不好吗?”林秋石问。

    “你会喜欢和性格差不多的人谈恋爱?”白铭说。

    “喜欢啊。”林秋石笑了起来,但语气却是认真道 ,“我性格这么好,为什么不喜欢?”

    白铭:“……”他是发现这两个人故意在给他塞狗粮了,于是干净利落转身就走,嘴里骂着两个狗男男。

    林秋石和阮南烛哈哈大笑,接着便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某些深意,只是深意之中,依旧藏着无法掩饰的爱。

    有些事情何必想的那么清楚呢,林秋石想,只要他陪在自己身边便足够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