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十二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8章 十二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七零年代美滋滋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我是大反派[快穿]盛世医香[美娱]肖恩的奋斗     经过了长时间的黑夜, 林秋石和阮南烛依旧没有钥匙的线索。

    然而与此同时, 他们却发现夜晚的时间在变短,从一开始的六个小时,变成五个小时,四个小时……这种变化起初并不明显,但却越来越让人在意。林秋石和阮南烛逛遍整个学校,甚至去了一些特别的地方,可关于钥匙的线索却好似失踪了一般, 两人丝毫没有头绪。

    而如果以以往的门为例,那么夜晚缩短就是这扇门隐藏的限制,如果找不到钥匙,他们会就这样被困在这扇门里面么?这是林秋石最恐惧的事——他害怕和阮南烛分开再也无法相见

    阮南烛也是如此, 可他们的努力在这里却似乎完全没有意义,夜晚里除了不断出现的鬼怪之外, 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且每晚的鬼怪几乎都会有巨大的变化,林秋石和阮南烛则因为夜晚缩短的时间越来越焦虑。

    “今天晚上鬼怪只出现了三次。”这一天,快要天亮的时候, 阮南烛嘴里含着糖果,和林秋石分析情况,“出现的频率变低了,强度也低了。”前几天鬼怪的数量达到了一个峰值, 那天晚上林秋石和阮南烛都受了很严重的伤,林秋石甚至还差点没了性命。但自从那天之后, 鬼怪的出现的数量就开始急速下降,林秋石起初还以为是门的怜悯,后来在阮南烛的分析下,他们才发现门里面的鬼怪已经出现的差不多,甚至开始出现少部分他们进第十一扇门之前过门时遇到过的鬼怪。

    “这是好事吗?”林秋石使用了疑问句,他看着阮南烛,“这是好事吗?”

    这应该是好事啊,鬼怪少了,意味着他们的危险也少了,可林秋石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我不知道。”阮南烛语气有些低落,“我也不确定,这扇门到底有没有钥匙。”他道,“亦或者我们拿到的线索里的无解二字,有我们没能理解的更深的含义。”

    只是现在他们却对此这种含义毫无头绪。

    林秋石和阮南烛相拥在一起,明明代表希望的朝霞,在他们的严重反而变得有些沉重。

    又要到白天了,林秋石和阮南烛不得不分开,面对越来越短暂的夜晚,林秋石甚至开始担心下一个晚上会见不到阮南烛。

    阮南烛显然也是担心的,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紧紧的抱着林秋石,两人依偎在一起,影子在地面上合成一体。

    缕缕光芒从地平线的那头射出,林秋石想要抵抗那强大的睡意,最后终究是失败了,他沉沉的睡去,怀中的阮南烛也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在夜晚逐渐变得平静后,白天反而煎熬了起来。林秋石醒来从床上坐起,沉默的在窗边坐了好久,然后坐到桌前,开始仔仔细细的记录起了什么。

    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林秋石去开了门,看到门外提着卤菜和啤酒的吴崎。

    “秋石你没事吧?”吴崎看着他,表情里暗藏着担忧,“这都一个多月没看见你了,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

    “没事。”林秋石说,“只是在忙点事情。”

    吴崎走进屋子,看到了林秋石桌子上摆放着的笔记本,有点奇怪:“写什么呢?”

    林秋石道:“记录一点东西。”事实上他想要把他和阮南烛经历的事情记录下来……他害怕有一天自己会把这些事忘了。

    就像阮南烛忘记他的前辈那样。

    林秋石简单的收了桌子,吴崎把手里的食物放到了上面,他担忧的看着林秋石,说:“你都在家里宅了一个多月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不能告诉我吗?我好担心你。”

    林秋石回答:“没什么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林秋石的语气显然是在敷衍,但是他不想说,吴崎也不能强迫他。

    于是好友唉声叹息起来,说林秋石可千万别是被什么传销组织骗了,这年头传销的手段越来越高端,林秋石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

    林秋石听着吴崎的碎碎念,倒也不讨厌,反而心中升起些许怀念。在原来的世界里,吴崎离开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用这种方式关心他的人了。

    吴崎说话,林秋石便喝酒,两人间的气氛倒也和谐。

    直到晚上九点左右,吴崎告辞离开,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轻叹,其实如果没有阮南烛,留在这个世界似乎也是不错的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有了阮南烛,林秋石便一心一意的想要离开这扇门。

    十二点一到,林秋石迫不及待的和阮南烛见了面。

    这次他们见面的学校里居然没有出现鬼怪的身影,只余下一个在黑暗之中的空荡校园。伴随着吵闹的虫鸣声,这里乍看起来竟是像一所普通的学校。

    “我见到了我的朋友。”和林秋石手牵手在学校里漫步的阮南烛突然开口,“在原来世界死掉的朋友。”

    “你和他关系很好?”林秋石道。

    “嗯。”阮南烛说,“我们是发小,但是在进入门之前他遇到了车祸,人没了。”

    林秋石马上想到了吴崎。

    阮南烛说:“我没想到能在这个世界见到他,他还活着……活的很好。”

    林秋石沉默片刻,声音有些沙哑,他说出了他心中最深的恐惧,他说:“南烛,这扇门会不会根本没有钥匙?”

    阮南烛呼吸一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的有第十二扇门吗?”林秋石说,“我们真的能出去吗?”

    阮南烛握着林秋石的手紧了紧。

    “无解,我们拿到的线索是无解……”林秋石道,“无解这两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起初以为这是审判,但是在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钥匙的线索后,一个更为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升腾起来,无解……是否是指的是钥匙的存在呢。

    这是一扇没有钥匙的门,他们永远无法离开。

    阮南烛也想到了林秋石所想,他看向身侧的爱人,黑眸之中多了几分哀伤的味道。

    “我总会想起你的前辈。”如此平静的夜晚,林秋石本该庆幸,只是他却无法露出一丝笑容,没有了鬼怪的追逐,他们可以用更多的时间思考未来,只是越思考,便越觉得未来充满了绝望的味道。

    “大家都把他忘记了。”林秋石缓缓道,“我们是不是也会忘了彼此?”

    听着林秋石的话,阮南烛突然有些生气,他怒道:“我不要忘了你!”他站起来,像困兽一般在原地打转,“钥匙一定藏在某个地方,是我们没有找到,我们只要再努力一点——”

    林秋石伸手抱住他,他吻了吻他的脸颊,道:“好,我们再找找。”

    草丛,树木,所有的建筑,甚至于池塘里,林秋石和阮南烛找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太阳再次升起。

    这一天,夜晚只持续了两个小时,当困意来袭时,阮南烛抱着林秋石几乎快要崩溃,他们的预感成了真,夜晚的时间在不断的减短,最后甚至可能会消失,等到夜消失时,他们就再也看不到彼此了。

    “不要,我不要睡觉。”阮南烛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却开始不肯放弃,他试图在自己的手臂上制造伤口让自己清醒一点,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阮南烛还是睡着了。

    林秋石盯着阮南烛的睡颜,抱着他不肯放手,可怖的睡意也渐渐侵袭了他的脑海,他被迫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气大晴。

    林秋石从床上坐起,走到桌子面前开始继续记录。他面前的笔记本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快要写满,上面是他和阮南烛的相遇相识到相知。栗子在旁边喵呜的叫了一声,踮起脚尖跳到了林秋石的膝盖上,传递着它那温暖的体温,林秋石看着面前的笔记本,心内深处却生起了巨大的难以言喻的痛苦。

    他只是想和阮南烛死在一起而已,却没想到到最后这个愿望如此的难以实现。

    笔记本上是他和阮南烛的点点滴滴,可如果真的忘记了,这些点点滴滴又有什么用处呢?林秋石捂住了自己的脸。

    又是一晚,这次夜晚只剩下了一个小时。

    仿佛是最后的倒计时般,门给了他们同彼此告别的机会。

    “钥匙一定是存在的!”阮南烛抓着林秋石的手,“我们不可以放弃,我们一定要出去——秋石,就算没有夜晚也不要放弃好不好?”

    林秋石说:“好。”

    阮南烛焦躁到了极点,他第一次如此方寸大乱,他说:“我不要和你分开,我不要和你分开,林秋石……”林秋石看着他的脸,靠过去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吻,直到阮南烛平静下来。

    林秋石勉强笑着,用手指摩挲着阮南烛的脸颊,他说:“不行,面对你这张脸,还是觉得在犯罪。”

    阮南烛笑不出来,他的眸子里像是闪着水光,但仔细一看,却又发现那并不是水,更像是冻结起来的冰。

    “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继续寻找钥匙。”林秋石说,“我还会找你……我不会放弃……”

    阮南烛反手抱住林秋石。

    “你喜欢白天吗?”林秋石问他。

    “不喜欢。”阮南烛说,“白天里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那里没有你。”

    林秋石一点点的抚摸着阮南烛的头发,手指从他的发丝穿过,看向阮南烛的眼神慈爱的像是在看自己的小孩:“你本来拥有更好的人生。”阮南烛和他不同,有父母,有兄弟,如果没有门,他显然会过的更幸福,不用经历死亡的威胁,也不用失去那么多心爱的朋友。

    “可是那里没有你啊。”阮南烛绝望道,“林秋石你到底懂不懂,没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他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继续安抚他,但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了。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们甚至无法确定明天能不能见到对方。

    “我……”林秋石想说点什么,但只开口一个字,眼泪就落了下来,他伸手粗鲁的擦了一把自己的脸,道,“我……不想和你告别。”

    阮南烛吻住了林秋石的眸子,把他的眼泪吮吸干净,他说:“那我们就不告别。”

    “能遇到你真好。”林秋石说,“我一点也不害怕那些东西,一点也不怕了。”他们坐在夜空下,抬头就是漫天星辰,带着凉意的风吹拂着二人的脸颊,周遭只剩下宁静的虫鸣。

    仿佛这只是一个平静的夜,他们也不过是相约在这里,互诉衷肠的爱人。

    阮南烛说:“我不会放弃的,我们一定出去……”他大约是困了,语调渐渐变低,“林秋石,你也要出去……”

    “好。”林秋石说,“我会出去的。”他说完这话,便不受控制的跟着阮南烛一起闭上了眼。

    两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是林秋石最后一次在夜晚见到阮南烛。

    当他第二天如约般藏在学校里等着手中腕表指向十二点,却没有看见阮南烛的身影。

    他的爱人消失了,消失在了寂静的夜里,消失在了不同的时空。

    虽然早就从不断缩短的夜晚时间里猜到了眼前的一切,但林秋石还是崩溃了。他跑遍了整个学校,不断的喊着阮南烛的名字,直到被学校的保安驱逐出去。

    站在学校外面的他拨打了阮南烛的号码,发现那是一个空号——阮南烛不见了。

    林秋石蹲在马路边上,捂着脸想要挡住自己泪流满面的脸。

    这一晚上,林秋石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等到他有意识的时候,却已经出现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吴崎坐在他旁边,担忧的看着他。

    “秋石,你还好吧?”吴崎的语调小心翼翼,仿佛是害怕刺激到林秋石本就敏感的神经。

    “很好。”林秋石看着自己头顶上雪白的天花板,“我很好。”

    吴崎欲言又止,显然林秋石的状态并不好,被带到医院之前他企图往一所学校里面冲,和保安发生了冲突,最后被警察带到了医院里……

    林秋石偏头看向吴崎。他的眼神奇怪极了,像是在看什么怪物,吴崎被他看的毛骨悚然,小声的叫了他的名字:“秋石?”

    “你是真的吗?”林秋石说,“还是只是一个用来安慰人的幻象?”

    吴崎莫名其妙,他有点坐立不安,道:“秋石,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林秋石想,难道自己是疯掉了么?不,他没有疯,疯掉的是这个世界。

    在医院养了一个多星期后,林秋石背着吴崎跑出医院回了家。

    他回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了他自己用来记录的笔记本,仔仔细细的把上面记录的事情全部通读一边。

    他要记得,他必须记得。

    阮南烛的前辈或许根本没有通过第十一扇门,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第十二扇门的信息。他被永远的关在了这扇门里,门外的人开始将他遗忘,甚至于面容和名字都渐渐淡去,只有最亲近的人,还勉强记得前辈这个称呼。

    但再过些时候,或许连前辈这个称呼都没人记得了,林秋石捏着笔记本如此想。

    自从那晚之后,林秋石再也没有进入到黑夜里。

    他的黑夜变得宁静安详,除了虫鸣再无其他。鬼怪消失了,随着鬼怪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爱人阮南烛。

    林秋石开始在现实里四处寻找关于阮南烛的消息。

    吴崎知道了他在做什么后,起初以为林秋石是精神出了问题,后来发现他这位好友非常的冷静,冷静的完全不像是精神病人,于是无奈之下,只能由着林秋石去了,甚至私下里悄悄的帮林秋石托人在公安系统里找了阮南烛这个名字,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还真的找到了一些信息。

    “有阮南烛这个人呢。”吴崎把这个消息带给了林秋石,“还是我们本市的人,是个大学里面教物理的教授……”

    林秋石听到吴崎的话,开始还以为是吴崎在开玩笑,后来确定吴崎是认真的后,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反应。

    于是第二天,林秋石便赶到了吴崎说的那所学校,想要找到阮南烛。

    没想到林秋石真的看到了他。

    当时正值下课时分,林秋石在一条小道上看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男人很高,穿着简单的衬衫西裤,刚好从车上下来。而男人的脸,和阮南烛一模一样。只是和阮南烛那冷漠的高傲的气质相比,男人看起来温和许多,似乎更好相处。

    林秋石看到男人的那一刻,连呼吸都屏住了,他犹豫片刻后,还是快步走上前去,试探性的叫了声:“阮南烛?”

    男人闻声回头,看向林秋石,他的眼神是陌生的,迟疑道:“您是?”

    林秋石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男人蹙眉,摇头:“抱歉,我不记得我见过您了。”

    林秋石不说话,盯着男人的眸子看,最后转身:“抱歉,我认错人了。”

    男人一愣,还想说什么,但林秋石走的匆匆并没有给男人说话的机会。怎么可能是认错人了呢,认错人了,还能叫出名字来么?

    林秋石也懒得去管这个漏洞,他走到学校门口,低头开始剥糖纸。他的动作有些慌乱,把糖一颗接一颗的塞进嘴里,想要从熟悉的甜美滋味里寻求内心平静。

    但最终失败了,糖果安抚不了林秋石,他的情绪面临再次崩溃。

    每次遇到和阮南烛有关的事情,林秋石都很难镇定的思考,这次也是如此。

    为什么阮南烛会突然出现在白天?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他那边出了什么事?林秋石咯吱咯吱的咬着嘴里的糖果,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学校。

    这是一所全国有名的大学,以理科著称,能在阮南烛此时的年龄在这样的学校里当一个物理学的教授,那必然证明他学术方面大有所成。

    林秋石想,这或许就是阮南烛没有遇到门的人生吧,功成名就,一生通途。

    他从地上站起来,大约是因为缺血,身体不由自主的摇了摇,甚至差点摔倒地上。这个世界是完美的,除了林秋石自己,似乎所有人都拥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林秋石狼狈的回到了家,倒在了床上,栗子跳到了他的身上,喵呜喵呜叫着催促林秋石给它加猫粮去。

    林秋石抚摸着栗子柔软的毛发,看着它漂亮的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十二点的钟声把林秋石从梦境中唤醒,林秋石从床上坐起来,盯着不远处的挂钟看。

    虽然他晚上已经进不去和阮南烛同一个时空的夜晚,可每天十二点依旧会准时醒来,听着耳边响起属于夜晚的钟声。

    他真的离不开这扇门了么?可是阮南烛不是说过,门没有死局么?或者说一切的规则到了第十一扇门都无法使用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林秋石再次拨通了他和阮南烛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冰冷的电子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林秋石坐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一切都静的可怕,除了墙壁上滴答滴答作响的时钟。他把目光移到了时钟之上,看见钟摆滴答滴答的从左右摆动。时针已经过了十二点,朝着一点的方向去了。

    林秋石看着时钟,却是忽的想到了他进门时看到的走廊,走廊两侧都是十二扇铁门,那么为什么是十二这个数字呢……他们好像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林秋石把目光移到了钟上面,看到钟面上,用黑色颜料镀出来的十二个数字,脑子里突然窜出一个怪异的想法。

    林秋石站起来,朝着时钟走了过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