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夜夜夜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7章 夜夜夜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是大反派[快穿]破道[修真]盛世医香[美娱]肖恩的奋斗     白日, 林秋石神清气爽的起床, 洗漱之后简单的吃了个早餐,抱着栗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只是虽然坐在家中,他的心却已经飞到了和阮南烛在一起的学校里,开始细细的思考着,昨晚阮南烛说过的关于前辈和门的事。

    但还未想出什么头绪,他便接到了吴崎打来的电话,问林秋石还来上班吗, 不来上班他就真的帮林秋石递辞呈了。

    林秋石很直接的说:“不来了,你帮我递个辞呈吧。”

    吴崎一听,有点惊讶,因为林秋石向来是个很负责任的人, 而林秋石在公司里还有些工作没有交接好,他本以为再怎么样林秋石也会把工作交接完毕再辞职, 却没想到林秋石走的这么干脆,甚至连辞呈都懒得自己递了。

    林秋石对于吴崎的惊讶,只是笑笑便不置可否,事实上这个世界于他而言依旧充满了虚幻感, 因为这种虚幻感,也很难生出什么责任心。

    在家里吃饱喝足,又美美的睡了午觉,下午五六点的样子, 林秋石才往学校去了。

    他到了学校,和之前一样悄悄的溜了进去, 看着刚下课的学生们背着书包高高兴兴的往外走。今天是周五,明天大部分学生们都不用上课,于是和平日里相比,学生们的的脸上多添了几分高兴。年纪越小,快乐的原因越简单,不过一个短小的假期,也能让他们露出像向日葵一样灿烂的笑容。

    林秋石散着步,走到了昨天他和阮南烛见面的操场附近。

    他随意找了一个石凳坐下,从兜里掏出一颗糖塞进口中。前几天在入夜前,他的心情都会有些焦躁,但今天知道自己会见到阮南烛后,他的心情非常平静,甚至隐约之间还带着些期许。

    十二点一到,学校的气氛发生了变化。

    操场的那头,出现了阮南烛的身影,他朝着林秋石走来,还朝着林秋石招了招手。

    林秋石笑着迎了上去,两人的手再次握到了一起。

    今晚是个更加危险的夜,林秋石的门和阮南烛的门叠加在了一起,这意味着鬼怪将会双倍出现。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事,因为林秋石非常担心的一扇门——人油灯里的女主人,和阮南烛一扇门里的女鬼掐在一起了。

    这是个偶然的巧合,林秋石本来和阮南烛被女主人追的狼狈不已四处逃窜,结果跑着跑着却发现女主人居然没有追过来,等到他们找到一个高点,朝着楼下望去,居然看见女主人和一团头发打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啊?”站在教学楼上远远眺望着的林秋石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那团头发像是有生命似得,死死的缠绕在女主人的身上,女主人手中的长刀一点用处也没有,嘴里发出愤怒的吼叫声,在地上不停的翻滚。

    “好像是我另外一扇门招惹的鬼怪。”阮南烛说,“这鬼怪有点仇女,特别讨厌我。”

    林秋石:“讨厌你?你不是男……”他还没说完就闭了嘴,因为他想起来阮南烛大概率是穿着女装进门的。

    阮南烛显然是知道林秋石想说什么,瞅了他一眼,没吭声。

    林秋石做了个摊手的动作:“看来她的眼神不太好使。”

    两个鬼怪到底谁赢谁输,林秋石反正是不知道了,本来阮南烛进的门就很多,这下子一叠加,整个校园简直成了鬼怪的乐园,林秋石走在马路上都能看到旁边的地上伸出一两双惨白的手想把他们拉下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面对这样的画面,林秋石问阮南烛:“你到底进过了多少门?”

    阮南烛说:“你没来之前平均三天一扇,你算算?”

    林秋石:“……”哦,那也不是特别多,就……几百来扇吧。

    于是便出现了,两人站在学校里面的十字路口,前面立了个穿着红衣的恐怖洋娃娃,后面飘着个白衣服的女鬼,右边是一片从地里伸出来的手,左边倒是空的,但是那立在路中央的墓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可疑。

    最后林秋石和阮南烛决定哪条路都不去,等前面那些东西自己过来算了。

    开始林秋石还要惊一下,后来完全已经麻木,他和阮南烛逃命逃的几乎都要没力气,走到教学楼旁边时甚至都不敢坐下,只能靠在树边喘息,当然休息的时候还得看一看自己头顶的树有没有什么吊死鬼之类的玩意儿。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些鬼怪的数量虽然大,但质量不是很高,想来应该是阮南烛刷的全是低级门,要是他刷门刷的是高级门,林秋石觉得他们也不用跑了,坐在原地等死算了。

    “累了么?”林秋石问阮南烛。

    “还好。”阮南烛擦了一下自己脸颊上的汗水,看了看手表,“还有两个小时。”

    林秋石安静片刻,笑了:“其实……我也没有那么想要天亮。”

    天一亮,阮南烛就不见了。

    阮南烛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两人刚喘口气,身后的教学楼就灯光大亮,一个声音呼唤着林秋石的名字:“秋石——”

    林秋石脸上的笑容僵住,那声音是成年后阮南烛的声音,低低的,带着暗哑,非常好听。

    阮南烛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看向教学楼,表情不太好看。

    “秋石……秋石……”教学楼里的阮南烛还在呼唤,“那个人是假的,你要小心……”

    林秋石看向自己身边年少时的阮南烛,两人四目相对,阮南烛眼神里流露出邪恶的神情,他说:“林秋石,你居然没有发现我是假的?”

    林秋石:“……”

    阮南烛垫脚,在林秋石的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道:“怎么样,想进去救他?那你得付出点什么?”

    林秋石看着他的眼睛,叹气:“那你想要什么?”

    阮南烛:“我?我自然想要你……”

    林秋石伸手就把阮南烛抱了起来,像抱个可爱的洋娃娃似得:“亲我都要垫脚尖?还要我?”

    阮南烛咬牙切齿:“你要造反?!快放我下去——”

    “我不。”林秋石笑道,“你不是要我付出代价么?我这就付给你呀?”

    阮南烛:“你变了!”

    林秋石无奈道:“这时候你还演戏,也不怕我真的怀疑你的身份?”

    阮南烛哼了声,说:“里面那声音那么难听,怎么可能是我的,你要是真信了,我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秋石:“你就怎样?”

    阮南烛靠到林秋石耳边,低言细语:“我就狠狠操.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秋石看着自己怀里这小小只的阮南烛,终于是没忍住,肩膀不停的抖动起来,强忍住才没笑出声。

    阮南烛横眉竖眼:“你笑什么?”

    林秋石道:“没……没什么……你别顶着这张脸说这话了,我总感觉自己像是在犯罪。”

    阮南烛:“……”

    他们两人对话的时候,那模仿阮南烛的声音还没有停,只是语气里多了点气急败坏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秋石和阮南烛两人刺激到了。

    林秋石走到窗户边上,朝着里面看,居然还真的看到了阮南烛——或者说,是和阮南烛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坐在教室里,身上缠绕着黑色的发丝,正用力的挣扎,见到林秋石看过来,表情焦急道:“秋石,他不是真的!你就算不信我!你离他远一些——”

    林秋石看着他,说:“你知道你哪里露馅了吗?”

    阮南烛道:“你在说什么?”

    林秋石说:“真的阮南烛,不会说‘就算不信我’这句话的。”

    “哼。”站在林秋石旁边的小少年不高兴的鼓起脸颊,道,“什么玩意儿,一点精髓都没有学到。”

    他刚说完这话,屋子里的那个假阮南烛身体便开始融化,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林秋石正在想着这是哪扇门的手臂,便看到一个畸形的女人从门里爬进来,她四肢全都被折成了怪异的形状,眼睛大的吓人,瞳孔却呈现出一种青黑色。

    “箱女?”阮南烛认出了他们的“老朋友”,道,“好久不见了。”

    箱女爬到了窗户边上,将惨白的脸贴在玻璃旁边,死死的盯着外面的两人。这画面有些可怖,但林秋石和阮南烛已经见识了一晚上这样怪异的场景,所以此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教学楼就是箱子么?”林秋石说,“那咱们还是走吧,反正这又没强迫我们开箱。”

    “走呗。”阮南烛说。

    两人说走就走,脸上毫无留恋之色,身后接着又传出了林秋石自己的声音,林秋石心想还好自己就在阮南烛身边,不然他们两个又得纠结好一会儿。

    之后的夜里,林秋石还遇到了一些熟人,比如说在箱女这扇门里牺牲了自己的小玫和她的恋人。

    本来林秋石和阮南烛在学校池塘边上险些遇险,还是小玫和她的恋人救下了他们两人。

    四人站在凉亭里面面相觑,小玫指着阮南烛目瞪口呆:“祝萌你居然是男的??还是个小孩儿?”

    阮南烛怒道:“谁是小孩?我只是变小了而已!”

    “哦。”小玫的语气很敷衍,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相信阮南烛的话。

    阮南烛还欲反驳,林秋石却是已经很不给面子的在旁边笑了起来,道:“南烛,看来你女装很有效果了,那些鬼怪会不会都认不出你来?”

    “有什么认不出来的。”阮南烛没好气的说,“这地方就你我两个活人,认不认得出来不都得想弄死我们么。”

    林秋石:“……”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居然无法反驳。

    林秋石问小玫在这里过的好不好,小玫笑眯眯的搀着她男友的说,说很不错啊,他们已经结婚了,目前正在备孕,再过段时间就是三口之家……

    阮南烛听后若有所思的看了林秋石一眼。

    林秋石惊恐:“你看我做什么?我又生不了?!”

    阮南烛:“不,不是你的问题,肯定是我不够努力。”

    小玫听着二人打情骂俏,说出了林秋石刚才说过的话:“哇,林秋石,和这么个小孩谈恋爱,你好像在犯罪啊。”

    林秋石:“……”为什么是他犯罪,明明他才是被骚扰的对象。

    和小玫的见面只是一个插曲,整个夜晚的主旋律依旧是逃命,逃命,不停的逃命。

    今天虽然有旧人的帮助,但鬼怪出现的频率增加了许多,林秋石运气不好,被鬼怪砍了一刀,阮南烛则是从高处落下,把腿摔瘸了,不过虽然伤的有点重,但只要到了白天伤痕就会消失。

    快要天亮的时候,即便是身体素质过硬的两人也有点吃不消,坐在地上几乎有些挪不动脚。

    “今天天亮时间好像早了一些。”阮南烛靠在林秋石的肩头,看着手腕上的表。

    “有吗?”林秋石倒是没有在意这个,他轻轻的整理着阮南烛有些凌乱的发丝,开口应道。

    “有的。”阮南烛说,“昨天我是六点三十四睡着……之后就天亮了。”

    林秋石道:“那现在呢?”

    “现在是六点二十一。”阮南烛回答,他抬头看向天边。只见天空之上,那沉郁的黑色正在缓缓褪去,地平线的那一头,泛起了淡淡的光。光开始在云层上蔓延,将白色的云朵渲染成火红的朝霞。

    阮南烛还在说话,只是声音却越来越小,他靠在林秋石的肩头,再次沉沉的睡去。林秋石也凝视着他的面容,陷入了长眠之中。

    就这样连续过了许多个夜晚,林秋石和阮南烛已经完全习惯了晚上那高强度的节奏。

    只是他们却依旧对于十一扇门的钥匙所在没有头绪,因为几乎每天晚上都是不同的景象,鬼怪朝着他们蜂拥而至,想尽一切办法想要了他们的命。

    不过有个好的现象,便是天亮的越来越早。

    从六点半,到六点,再到五点半,他们逃命的时间越来越短,与此同时相见的时间也在缩短。

    “如果有一天我进不来了怎么办。”在半个月后的分别之际,林秋石突然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阮南烛看向他:“进不来?”

    林秋石说:“对,晚上的时间是在缩短对吧?这扇门快要结束了么?”他声音有些低,“如果在审判结束后,我们还没有找到钥匙怎么办,你是不是就会留在那个世界?”

    阮南烛沉默,他并没有办法给林秋石任何承诺,因为他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那怎么办呀。”林秋石说。

    阮南烛道:“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林秋石忧郁的看着他。

    阮南烛说:“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里,他们又见到了一些旧人,其中有黎东源,还有阮南烛的几个黑曜石里的前辈。

    黎东源看见少年时的阮南烛,又是忍不住一顿嘲讽,两人差点没直接打起来。最后还是林秋石说求求你们清醒一点,不要抢人家鬼怪干的活儿。

    “妈的女装变态!”黎东源骂道。

    “呵呵,那喜欢女装变态的岂不是更变态?”阮南烛毫不客气的反击。

    林秋石:“……”两个幼稚鬼。

    而黑曜石的前辈们则是完全把林秋石当做入赘的媳妇儿了,问他阮南烛对你好不好啊,如果不好一定要说出来,他们帮他教训阮南烛。还有人感叹说阮南烛终于大了知道找对象了,当初刚进黑曜石那生涩的样子真让人怀念。

    林秋石悄悄问说:“阮南烛有多生涩啊?”

    那个看阮南烛眼神非常温柔的女前辈悄咪咪的回答:“第二次进门差点被吓哭了呢,出来的时候眼眶都是湿的,跟只小猫崽一样。”

    林秋石暗戳戳的看了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阮南烛一眼,心想小猫崽他是看不到了,只能看到一只大老虎,唉,岁月啊,你都干了啥。

    阮南烛看见林秋石的表情,立马猜到了两人在叽叽歪歪什么,他道:“周姐,你和他说什么呢?”

    被阮南烛叫做周姐的女人捂着嘴咯咯直乐:“这不是和他回忆一下你童年吗?”

    阮南烛道:“你回忆就算了,能不能看下现在的场合?”刚才为了多一个鬼怪周姐把他们带进了厕所隔间,此时两人一鬼就缩在厕所里,挤的要命,也亏周姐能有这闲心和林秋石回忆阮南烛当年的风采。

    “这不是没事儿干嘛?她还没追……等等,来了来了,别说话啊,记得把脚也抬起来,那玩意儿最喜欢砍脚了。”周姐说完,就爬到了墙壁上趴着。

    林秋石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他来不及多想,便听到厕所门口传来了怪异的响动。因为周姐的提醒,他坐在马桶上面,把双脚抬了起来,然后让阮南烛坐在他的身上。

    外面的鬼怪一点点的靠近,开始检查厕所隔间,等到了他们这间的时候,林秋石看见从门外伸出来一把锋利的镰刀,然后对着脚下一顿乱砍,毫无疑问如果他们还站着,恐怕这会儿脚已经没了。

    等到鬼怪检查完了厕所,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后,林秋石才松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只是刚才太紧张了没注意,这会儿林秋石才发现他和阮南烛两人隔得极近,稍微一低头,鼻尖就能喷在一起。

    鬼怪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周姐的笑声响起,她道:“你们两个呀,别给我塞狗粮了!”

    林秋石这才恍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阮南烛却很不高兴的伸手直接按住了林秋石的下巴,凑上去便给了他一个吻,然后挑衅的看着周姐,道:“周姐,谈恋爱了没?”

    周姐:“你差不多就行了啊!”

    阮南烛:“你不会还单着吧?”

    周姐:“……”

    阮南烛说:“我前几天还见了宇哥,他问我你有没有对象呢,说黑曜石里最担心的就是你……”

    周姐:“我有点事先走了。”她说走就走,直接顺着墙壁爬出了厕所。

    本来这一幕十分的怪诞,但发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就变得莫名的有些喜感起来,阮南烛还得寸进尺,说:“你别走啊,你就这样走了我过几天见到宇哥怎么和他交代?这都多少年了,周姐……周姐……你真走啦?”

    林秋石看着两人的互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又莫名的有点心酸。

    这大概才是阮南烛真实的性格吧,他之前一直在想为什么阮南烛门里面的性格和外面的大相庭径,现在想来,恐怕是他慢慢的把自己那跳脱的性子给磨掉了。

    作为黑曜石的首领,必须深沉稳重,所以阮南烛改变了自己,他也曾经是跳脱的少年,只是此时棱角都被磨掉,终是变成了那个不动如山的阮南烛。

    林秋石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亲了亲他后脑勺上的发旋,叫了声:“南烛。”

    阮南烛还在笑,勾着嘴角的模样可爱极了,他说:“怎么了?”

    林秋石说:“我觉得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阮南烛莫名奇妙。

    林秋石抱住他,道:“我觉得我太喜欢你了,这样不行。”

    阮南烛愣住。

    林秋石道:“怎么办啊,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不要那么喜欢你、”

    阮南烛听着林秋石的话,居然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义正言辞的说:“我觉得没什么办法。”他道,“我这么好,你这么喜欢我也是正常的。”

    “是吗。”林秋石说。

    “是啊。”阮南烛抬头看向窗外,语气里多了几分寂寥,“只是可惜天要亮了。”

    天亮了,他们就得分开。

    林秋石心想对啊,天要亮了,只是他却依旧舍不得放开怀里的人,甚至想要这可怖的黑夜,继续下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