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真假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5章 真假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七零年代美滋滋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我是大反派[快穿]盛世医香[美娱]肖恩的奋斗     这一天, 在佐子的陪伴下林秋石迎来了那难以抗拒的沉沉睡意, 等到他醒来时,却又是新的一天。林秋石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射入了明亮的阳光,在光明的笼罩下,一切都看起来充满了希望。

    林秋石从床上坐起,感觉身体格外的疲惫,他随便洗漱完毕, 便提着行李再次上路。

    这一次,航班没有晚点,林秋石准时到达了自己家所在的城市。在航班落地之后,他并没有急着回家, 而是打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阮南烛在短信中提到的学校。

    那个学校在郊区,是一所高中。

    五月份, 正巧是临近期末和高考的时间段,学生们都在紧张的学习。林秋石趁警卫不备,从后门悄悄溜进了学校,看到了学校的全貌。

    许多年前, 阮南烛就是在这里进入的门内,看着眼前整齐的教学楼,林秋石想的却是他和年幼的阮南烛见到了同样的风景。那时候的阮南烛还只是一个小孩,刚进门的他定然会非常无助, 不过好在他遇到了足够好的引路人,还在黑曜石里结识了一大帮从中受益良多的朋友, 虽是一路坎坷,但终于是走到了今天。

    林秋石在学校里慢慢走着,虽然他知道此时的阮南烛和他在不同的时间线里,两人并无见面的可能性,但他却有一种神奇的错觉,仿佛隔着时空,他们却站在同一个地点,看着同样的风景。

    只是不知道晚上的学校,又是怎么一副光景了。

    林秋石奔波两天,到底是有些累了,他随意寻了一个食堂的角落,就地坐下,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他一觉醒来时,太阳已经偏西,林秋石满目倦色,知道如同百鬼行般的夜晚即将再次来临。

    每天晚上都在不停的逃命,即便是他的身体也有些受不住了,然而有些事情不是觉得累了就能停下的,林秋石不想死,所以依旧得打起精神面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一切。

    他拖着行李匆匆的离开了学校,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自己家中。

    事实上林秋石很想留下学校里和阮南烛见一面,但他害怕自己带去的不光光是他,还有随他而来的鬼怪。

    阮南烛那边压力已经够大,林秋石实在不想给他多添麻烦,于是只能忍下心中对阮南烛的思念,选择更稳妥的方式。

    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林秋石的怀中抱着栗子,脑子里想着线索上的无解。从进入这扇门开始到现在,他没有任何关于钥匙的头绪。仿佛钥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他根本无法从这里离开。

    那么线索上无解这两个字,到底有没有隐藏其他的含义呢?林秋石闭着眼眸,靠在沙发上,静静的思考着。

    这样的思考并没有结果,晚上那光怪陆离的世界好似被缠绕在一起的线团,理不出任何的头绪。

    栗子在林秋石的怀中睡着了,呼吸变得匀称。它的温暖的体温透过衣物传给了林秋石,让林秋石的心情也跟着平静许多。

    屋子里很静,只有秒针的滴答声,电视是开着的,但是音量调到了最小,林秋石看着面前无声的画面,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十二点,时钟准时发出十二声轻响。

    林秋石坐在家中,鼻尖里窜进了一股子浓郁的焦臭气味,这气味是如此的浓郁,让他忍不住低低的咳嗽起来。下一刻,林秋石瞬间反应了过来,这是属于火灾的气味,他曾经在门里面嗅到过。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林秋石冲进厕所,用水淋湿毛巾盖在了自己的口鼻上,接着他转身打开房门想要离开屋内。房门一开滚滚浓烟便涌入了他的房间,林秋石冲到了走廊上,看到走廊上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蔓延。

    林秋石脸上的毛巾遮挡住了扑面而来的浓烟和灰尘,给了他一线生机,他转身冲进了旁边的消防通道,朝着楼下去了。

    “咳咳咳,咳咳咳。”嘴里发出剧烈的咳嗽声,林秋石的眼睛被烟熏的不断流出泪水,他踉跄着往前,脚步不敢停留半分,连下了许多层后,才到达了一个没有烟的楼层。

    终于可以缓下一口气,林秋石扶着墙壁粗重的喘息着呼吸新鲜空气,然而当他缓过气来抬起头,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时,口中却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所在的楼道旁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镜子。

    一块块镜子将楼道原本的墙壁全部盖住,林秋石在镜中看到了自己狼狈的身影。

    看到这些镜子,林秋石马上想起了曾经进过的门,还有在门里面发生过的火灾。

    浓重的危险感悬在林秋石的心头,他马上感觉出这里不太对劲,转身就想离开,可当他再次回到消防通道时,林秋石却发现消防通道的大门紧闭,无论怎样努力也没办法将它再次拉开。

    知道这条路是走不通了,林秋石只能无奈的选择放弃,他反身回了走廊,看着这一走廊的镜子,甩了甩被烟熏的有些缺氧的脑袋,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灯光微弱的走廊里,到处都是林秋石在镜子里映照出的影子。冰冷的镜面上,林秋石的模样层层叠叠,给人一种这里空间无比巨大的错觉。

    林秋石往前走的脚步停住了,他在漆黑的走廊尽头,看到了两个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那是一对牵着手的母女,他们的身体已经被烧焦,呈现出可怖的黑炭色,女孩的手里抱着一个面目全非的洋娃娃,黑色的眸子静静的凝视着林秋石。那两双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情绪,只有如同深湖般的死寂。

    只有一条路的走廊无法回头,站在走廊中央的林秋石好似笼中困兽,然而最糟糕的,是林秋石身边的镜子也开始出现变化。

    镜面开始像水波一样扭曲起来,很快林秋石就意识到这种变化是因为过高的温度,火焰出现在了走廊尽头——那对被烧焦的母女身上,接着便开始朝着林秋石所在的方向飞快蔓延。

    他要被烧死了——清楚意识到这点的林秋石转身欲逃,但火焰的速度极快,他的后背甚至已经感受到了火焰灼热的温度。

    就在此时,身边的镜面里突然伸出了一双手,抓住了林秋石的手臂,将他硬生生的拽进了镜子里,顺利的躲过了火焰的侵袭。

    林秋石被抓进镜子时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他看到了眼前两张熟悉的面孔,居然是经常来黑曜石串门的卓飞泉和他的妹妹卓鸣玉。

    “好久不见。”卓飞泉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秋石,语气淡淡的同林秋石打了个招呼。

    林秋石惊魂未定,勉强从地上站起来,道,“……好久不见。”他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居然被卓飞泉救了一命。

    “算我妹妹之前欠你的。”卓飞泉说了句。

    在以人为镜那扇门里,桌鸣玉提前从镜子里出来了几秒,导致林秋石被关在了卧室里,之后若不是阮南烛用卓飞泉的命逼着桌鸣玉再次进入镜子里,恐怕林秋石的性命就交代在那扇门里了。

    林秋石道:“你们也在里面?”

    “当然了。”卓飞泉说,“在门里死掉的人都在里面。”

    “那你看到了阮南烛么?”林秋石问。

    “他?我为什么要去看他。”卓飞泉显然并不喜欢阮南烛,语气很不客气,“我又不欠他的。”

    林秋石面露无奈。第一次进入镜子世界,他环顾四周,看到了周围的景象。他依旧站在走廊上,只是所有的景物全部都掉个完全是反过来的。而隔着旁边的镜面,则能看到现实里发生的事,之前他站着的走廊已经完全被火焰吞没变成了一片焦黑,可想而知如果刚才他还站在那里,人恐怕已经被烧焦了。

    “先走吧,不要在这里停留太久。”卓飞泉说,“那东西可以进入镜子里的。”

    林秋石点点头,跟着卓飞泉进入了镜子里的消防通道。

    “我们把你带到楼下,你看见镜子记得离远一点。”卓飞泉说,“那东西肯定还会再袭击你的。”

    林秋石道:“你是第十扇门出的事?”

    卓飞泉点点头,他对此的态度倒是颇为坦然,甚至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卓鸣玉,“也算是好事吧。”至少他可以在门里面的世界陪着她了。

    “你们在这里还是兄妹?”林秋石问。

    “嗯。”卓飞泉道,“是兄妹,虽然白天不记得门里面发生过的事……但不记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秋石陷入沉默,三人一路往下,到达了楼底,在即将分别的时候,林秋石忽的道:“这里是真实的吗?”

    卓飞泉扭头看向林秋石,用眼神提问林秋石什么意思。

    “你们也是真实的么?”林秋石道。

    卓飞泉笑了起来,他道:“如果我们不是真实的,你能活到现在?”

    林秋石不语。

    “至少对于我们而言,这里是真实的。”卓飞泉说,“大概也算是门对我们的一种补偿……。”

    说话之际,卓飞泉已经到达了下面的楼层,他带着林秋石随便进了一个厕所,然后指着厕所里镜子道,“出去吧。”

    林秋石对着镜子伸出了手,接着便感觉到了一股拉力,将自己硬生生的从镜子里面的世界扯了出来。他回到了现实里,只是周围的环境却依旧不太友好——依旧充满了浓烟的味道,旁边的墙壁上也有被烧焦的痕迹。

    林秋石看了眼镜子里的兄妹二人,轻声对他们道了谢。

    顺着楼梯蜿蜒而下,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但事情显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林秋石明明是在往下走,竟是发现自己面前的楼层数字在变大——他居然是在往楼上爬,而越往上,那种浓郁的焦臭气息就越浓,他的脚步停下,耳朵却捕捉到了某种声音。

    这声音让林秋石后背上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甚至连带着呼吸都停顿了片刻。

    没错,他听到了阮南烛的声音。阮南烛似乎在愤怒的对谁咆哮着什么,这种语调林秋石从未听过。

    “少一分钟你哥都得死在这儿!!”林秋石听清楚了这句话,他走到消防门边上,透过小小的窗户,看到了门那一侧发生的事。

    阮南烛站在走廊上,对着卓飞泉和卓鸣玉兄妹二人说着林秋石听到的话。他的表情阴郁无比,黑色的眼神里透出了浓重的杀意。

    “祝萌你这个出尔反尔的骗子!!”卓飞鸣愤怒的吼道。

    “骗子?你好意思说我骗子?说好的五分钟你居然提前出来了,他要是死在这儿,你们都得陪葬——”阮南烛冷笑着反击。

    听到两人的对话内容,林秋石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曾经在门里面发生的事。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慢了一步时间没够,后来才知道是卓鸣玉提前从镜子里出来了,导致他被关在了拿钥匙的门里。

    后来还是阮南烛拼着被烧死的危险,硬是冲进了卧室,将他从里面救了出来。

    眼前的一切似乎是记忆的回放了,林秋石看见在走廊尽头母女消失的瞬间,阮南烛拔足狂奔,再次冲进了卧室,将已经昏迷的自己抱了出来。

    接着他们便是顺着消防通道逃掉了吧?林秋石虽然没有这些事情的记忆,但在病愈之后,阮南烛告诉了他门里面曾经发生的一切。

    这短短的一段路,阮南烛身体被烧伤的非常严重,接着他抱着林秋石,朝着消防通道的方向去了。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直到他们四人走到了消防通道的门口。

    周遭的镜子里竟是突然冒出了熊熊火焰,拦住了他们四人的去路,阮南烛身体着火,惨叫着倒下,而他怀中的林秋石,也同样被火焰淹没,

    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的林秋石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没有料到眼前这一幕。阮南烛身体着火,不断的在地上惨叫翻滚,尖锐的叫声如同一个重锤狠狠的砸在了林秋石的胸口上,他几乎快要忍不住想要冲进走廊里,扑到阮南烛的身上将他身上的火焰熄灭。

    “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林秋石不敢再看下去,他抓住了自己的胸口,不停的喘息,身体慢慢的弯下来,几乎要软倒在地上。然而虽然看不见了眼前的场景,可阮南烛的惨叫声却依旧不绝于耳。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他在火焰中翻滚,声音渐渐微弱下来,他叫着他的名字,“秋石,秋石……对不起……对不起……”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林秋石捂住了耳朵,不想再听下去。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冲进去。

    阮南烛的声音终于停下了,林秋石却也已经满头大汗,他浑身微微颤抖,缓缓的直起腰,透过那小小的窗户,看到了走廊里的一切。

    走廊上躺着四具焦黑的尸体,其中两具紧紧的抱着,林秋石从他们仅剩下的衣物里判断出,这是阮南烛和他的尸体。

    他们死在了一起。

    头剧烈的疼痛起来,林秋石用手捂住了脸,反复告诉自己眼前的都是幻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焦黑的尸体开始慢慢的抖动,竟是从地面上缓缓的爬了起来,那尸体已经被烧成了骷髅的模样,模样狰狞的让人毛骨悚然。他张了嘴,再次发出了阮南烛的声音:“秋石。”

    “南烛。”林秋石喘不过气。

    尸体慢慢的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隔着玻璃,一人一鬼四目相对,眼前的人已经完全看不出阮南烛俊美的模样,只余下可怖,他对着门外的林秋石说:“其实,你是不是不记得了?”

    林秋石倒退一步。

    “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死掉的阮南烛用那黑洞洞的眼眶,看着林秋石,“不记得我们四个都死在这里了?”

    林秋石说:“你胡说!我们没有死!你他妈的想骗我!”

    阮南烛道:“可是你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么?……那些记忆都是我编造出来骗你的。”他声音里充满了悲哀的味道,“我们死在了门里面,只是你不记得了。”

    林秋石的确不记得了,他不记得他是怎么离开的这扇门,但这并不代表就会相信眼前人说得话。

    “我为了救你,被活活烧死。”阮南烛说,“接着我们就出现在了现在所在的世界,我为你编造了全新的记忆……”

    林秋石没有说话,他掏出了手机,飞快的发了一条短信。但短信那头并没有回复,或许真正的阮南烛正在遭遇什么要紧的事……

    “电话那头的人就是我呀。”似乎是注意到了林秋石的举动,门那头的阮南烛竟是举起了手里的手机,对着林秋石咧开嘴,“当然不会及时回你了。”

    “不——”林秋石听到这话,整个人浑身哆嗦了一下,他迅速的翻出了通讯录,正欲给阮南烛打电话,动作却忽的顿住了。

    他不能这么做,如果阮南烛真的是在危急关头,身上突然响起的电话,绝对会要了他的命。

    林秋石用最后的自制力阻止了自己拨通号码的动作,他道:“你他妈别想骗我!你怎么可能是阮南烛!”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为什么不是呢?”门那头的人露出一个悲哀的神色,“还是说,只是你不想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而已?”

    林秋石咬着牙不说话。

    “你不是已经开始怀疑了么。”他说,“怀疑这里的一切,怀疑所有事情的真实性,他们的出现哪有那么凑巧呢,每每到了危急关头就会救你一命……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操控的梦境啊。”他转过身,指了指那具躺在地毯上一动不动的尸体,脸上挂上了可怖的笑容,“你已经死啦,林秋石。”

    林秋石知道自己不应该动摇,但有些情绪,他却没办法完全控制。随着面前人的诉说,他的脑海里真的窜过了许多个可怖的念头。

    林秋石道:“闭嘴吧,我不会相信你的。”他伸手抹了一把脸,转身就要走。

    身后的阮南烛却开始低低的哭泣,他说:“秋石,不要走,我一个人好害怕。”

    林秋石呼吸一窒。

    “我一个人在门里面好害怕,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他说,“这里好黑,只有我一个人,你陪我话说说好不好,我真的好怕……”

    林秋石深吸一口气,却是冷静了下来,他不相信阮南烛会用这样的语气哀求他。

    “你不是阮南烛。”林秋石说,“你不是阮南烛。”这句话他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再次重复了好几遍。

    “林秋石,林秋石,林秋石。”门里面的人还在用和阮南烛同样的声线呼唤着林秋石的名字。

    林秋石面无表情的下了楼梯,这一次楼梯的数字没有再出现,林秋石往下,终于到达了公寓楼底。只是他的耳边,还回荡着阮南烛的叫声,这一路上林秋石都在不停的看手机短信,只是直到他到达看起来安全的地方,都没有再收到阮南烛的会信。

    他现在好不好?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了?会不会遇到了危险?林秋石脑子很乱,甚至于某些念头也暗暗的升腾起来,楼上那个人真的不是阮南烛吗?如果真的是阮南烛……那自己岂不是抛下了他。

    不确定,永远是最痛苦的状态,林秋石在楼下站了好久,他以为还会有鬼怪继续袭击他,但是小区里却异常的平静。

    然而这种平静,却让林秋石的思维更加混乱,他盯着手机,恨不得通过电波穿越到另外那头,确定阮南烛的安危,实实在在的看着他还活着。

    但这一切不过是他的奢望罢了,林秋石有些绝望的想,如果在这里出了事,他们甚至都不能死在一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