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百鬼夜行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3章 百鬼夜行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我是大反派[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之后林秋石又给阮南烛发了几条短信, 还询问了阮南烛所在的地方, 但是那头却没有再给林秋石回应,林秋石担心的情绪越发浓重。

    雨还在继续下,林秋石坐在一个公交站台里。空荡荡的马路,被雨幕笼罩着,本来就不算明亮的街道因为不断落下的的大雨变得更加黑暗, 整个世界都好像一副逐渐融化的油画,很是模糊。

    林秋石觉得有些冷, 低低的咳嗽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又该走了,因为在雨幕的尽头, 他看到了一个缓慢靠近的黑色身影。虽然看不清楚那个身影的具体模样,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让人觉得愉快的东西。

    于是林秋石站起来, 继续朝着前面走去。随着他越走越远,空空荡荡的马路两旁却多了一些黑色的画框,这些画框悬挂在道路两旁的树干上,有的画布上画着狰狞的人物图案, 有的却是空的。

    林秋石眼中的道路仿佛成为了一个画廊, 两边都是主人心爱的画作, 只是某些画作还未能填满,而林秋石, 就是那个被盯上的作品。

    林秋石看了眼手表, 现在离天亮至少还有两个小时,就在他思考要怎么挨到天亮时, 却是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声。

    林秋石回过头,看见一个没了皮的人在黑暗的街道上凝视着他——她正是徐瑾的姐姐。姐姐在湿漉漉的地面上趴着,黑色的头发散乱披在肩膀上,因为没有脚,所以她只能用两只手进行移动,但她的速度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缓慢,反而如同出了笼子的野兽,朝着林秋石狂奔而来。雨水落在了她的身体上,不断冲刷下鲜红的血液,林秋石也拔足狂奔,但是他的速度和徐瑾姐姐完全没法相比,转眼间就被追到了身后。

    感觉身后袭来的一道劲风,林秋石矮身躲过了一次袭击,他朝着旁边的草丛躲去,看着怪物扑在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没了徐瑾的阻止,她姐姐丝毫不掩饰对林秋石浓重的杀意,看样子简直恨不得让林秋石以最凄惨的模样死去。

    当时林秋石离开那扇门的时候,就被她拍了一巴掌,导致严重的肺炎在医院住了很久,眼前能要了林秋石的命,她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林秋石在泥地里滚了一圈,浑身狼狈不堪,他从地上爬起来,想要离开这里,可是泥泞的地面却让他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徐瑾的姐姐,却趁着他摔倒的功夫,飞快的爬行到了他的面前。

    她趴在林秋石的头顶上方,支着脑袋看着林秋石,透明的雨水冲刷过她的肌理,变成了带着腥味的猩红液体,那液体一滴滴的低落在林秋石的脸上和身上,以林秋石的角度,甚至能从她咧开的森白牙齿中,看到一条猩红的舌头……

    怪物对着林秋石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她看着林秋石的眼睛,仿佛是在享受林秋石眼神中临死前的恐惧。

    “她凭什么那么喜欢你。”怪物低下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低低喃语,那长长的指甲划过了林秋石的皮肤,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破损的划痕,鲜红的血液从破裂的地方缓缓流出,林秋石感到血液温热的温度。

    此时仿佛已是死局,但林秋石的目光却越过了怪物,看到了旁边挂着的一个空着的黑色画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杀了我,不怕你妹妹恨你么?”

    “恨我?她凭什么恨我,是她骗了我的皮和双腿,是她欠我的。”怪物咯咯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刺耳极了,沙哑尖锐,简直像是在用刀子划着玻璃。

    林秋石却露出笑容:“真的么?但她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怪物看着林秋石的笑容愣了片刻,接着飞快的回头看了一眼,在看到自己身后空无一物后,被欺骗后的愤怒瞬间点燃,她抓着林秋石肩膀的狠狠的用力,直接扯下来了一块血肉。但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林秋石忍住剧痛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旁边挂着的黑色相框。

    怪物看到了林秋石的动作,但她并未意识到林秋石的动作意味着什么,不过是个相框而已,即便是砸在身上,也不会让人受到太大的伤害,这不过是眼前人的垂死挣扎……这样的念头,却在相框接触她身体的瞬间消失了,她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凉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眼前的画面开始扭曲,身体被强大吸力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且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怪物在林秋石的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血红色的图画。图画之中,一个没有皮的怪物似乎正挣扎着想要从画纸之中冲出来。

    林秋石拿着画卷的手松了下来,画卷砸在地上溅起一层水花,他用手捂住了流血不止的伤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

    他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但又因为雨水的冲刷很快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受伤的地方被水冲刷成了惨白色,林秋石从自己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卷绷带,粗糙将伤口包裹了起来。

    背包完全被水浸透了,但好在林秋石提前已经将所有的东西放进了塑料袋,所以东西还可以继续使用。

    林秋石坐在地上喘息着,感觉自己狼狈的不像样子,然而旁边跌落在地上的画卷开始发出怪异的响动,像是被困在里面的东西不甘心的挣扎着,想要突破画框的束缚。

    林秋石踉跄着站起来,扶着墙壁继续往前走。

    他的手机发出一阵微颤,有新的短信发来了,林秋石急忙拿起手机,看见上面阮南烛给发回了短信。

    阮南烛说出了他所在的地点,居然是本市的一所在市中心的学校,但他让林秋石暂时不要过去找他,说他那边的情况不太好,如果林秋石过来了,可能会遭遇更多更糟糕的情况。

    也对,阮南烛过门这么多年,遇到的怪物不知道比林秋石多了多少,此时那些鬼怪全都一涌而出,百鬼夜行也不过如此。

    林秋石握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把阮南烛给他发的信息读了好几遍,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马路中间。长长的黑色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不远不近的朝着林秋石靠拢,而林秋石无论怎么加快速度都没办法将她甩开。

    因为身上受的伤,林秋石的脚步越来越缓慢,力量不断的从他身上流逝,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就这样倒在地上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一个轻声呼唤着他名字的声音。

    “林秋石……”是个女孩的叫声,声音甜蜜如同黄鹂,林秋石起初甚至以为这是自己弥留之际的错觉,然而这叫声却不断的在响起,“林秋石,林秋石,林秋石……”

    “谁……”林秋石敏锐的听力在此时再次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他避开了嘈杂的雨声,终于寻到了声音的来源,只是发出声音的地方有些不可思议——竟是在林秋石面前的马路上,但马路上明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林秋石道:“是你么?枣枣?是你么?”他觉得这声音是谭枣枣的,只是却不能完全确定,只能叫着她的名字,朝着发出声音的路面上走去

    待林秋石到达了发出声音的位置时,却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直到他听到自己前方的地面上,在继续传出谭枣枣的呼唤声。

    林秋石愕然的低头,看到了堆积在马路上的雨水。

    因为雨太大,并不能快速的排掉,所以此时的路面上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洼。路灯投射下浅淡的灯光,将林秋石的模样投射在水洼上面,然而他面前那个水洼里,呈现出的竟然是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正急切的朝着他招手:“这里,快来这里。”

    林秋石道:“枣枣?”

    “秋石,快下来。”谭枣枣说,“她要来了!”

    林秋石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东西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因为他已经听到那脚步踩在雨水里的声音。他看着谭枣枣,咬咬牙,尝试性的将脚踩在了面前的水洼里,结果居然一脚踏空,直接整个人掉进了本来不过浅浅一片的水洼里。

    好在掉落的地方也不算太深,林秋石喘息几口气,才反应过来自己出现在了一间破旧的屋子里,而他的头顶上居然不是天花板,而是一层薄薄的水……

    “好久不见呀。”谭枣枣笑的甜美,她披散着头发,身上穿的是林秋石最后见到她时那件漂亮的长裙,“秋石。”

    “好久不见。”林秋石回答。

    虽然昨天黎东源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谭枣枣时,他心中还是升腾起了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他道:“你在这里好不好?”

    “挺好啊。”谭枣枣说,“至少可以帮帮我喜欢的人。”她弯起眉眼,笑的很开心。

    “那就好。”林秋石有很多想说的话,一时间又无从说起,于是两人沉默片刻,谭枣枣轻声开口,“她要来了,无论看到了什么,你都不要说话哦。”

    林秋石点点头。

    踩着雨水的脚步声,停留在了他们的头顶上,隔着浅浅的水洼,林秋石看到了女郎黑色的裙摆和尖尖的帽檐,她也发现了林秋石和谭枣枣的存在,微微垂了脑袋,露出了半张惨白的脸。

    在底下的林秋石和她四目相对。

    女郎咧开嘴,对着林秋石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随后她转过身,竟是就这样走了。

    “走了?”谭枣枣却好像也有些奇怪,她道,“不应该啊……”

    她话音还未落,女郎的脚步声便再次传来,林秋石正在想她返身去拿了什么东西,接着便看到她抬起手,将一张被黑色画框框起来的画露了出来。

    在看到了画卷上人的模样后,林秋石呼吸几乎顿住了——那是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表情惊恐到了极点,做出一个伸手的姿势。而女人的模样,就是进入雨中女郎时的阮南烛。

    谭枣枣也看到了画卷,错愕片刻后,反应迅速的用手堵住了林秋石的嘴,显然是怕他叫出声来。

    林秋石盯着画卷,心中的情绪不断翻腾,而女郎却咧开嘴角,笑了起来,她说:“你不是很喜欢她么?你怎么不来救救她?”

    林秋石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翻出手机,再次给阮南烛发了信息,询问他那边的情况如何。

    那头并没有给予林秋石回应,林秋石盯着画卷,眼神简直像是要在上面盯出一个洞来。

    女郎看着林秋石的表情,大笑出声,接着,她将画卷从画框里取出,做出一副要将画卷撕毁的样子,她说:“你不出来,我就把画撕了,到时候,你可永远都看不到她了。”

    谭枣枣听闻此话,对着林秋石不住摇头,示意林秋石千万不能发出声音。

    林秋石死死的握着手机,因为太过用力,身上原本被雨水泡的发白的伤口开始再次流血。

    女郎见林秋石始终无动于衷,嘴里发出低声咆哮,接着,她将手里的画卷一撕为二,粗暴的扔到了地上。

    林秋石看着她的动作,死死的咬着牙。

    谭枣枣担忧的看着林秋石,直到女郎转身离开,脚步渐远,她才小声道:“那肯定不是阮哥的画,你要相信阮哥。”

    林秋石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对谭枣枣的劝说不置可否。

    “秋石……”谭枣枣道,“她肯定是骗你的,那幅画或许就只是单纯的画而已。”

    林秋石有些累了,他坐到了床边,靠着墙壁看着头顶上还在下雨的天空,嘴里吐出两个字:“没事。”

    可林秋石的表情却怎么看都不像没事,谭枣枣坐到了他的身边,想要寻找话题让气氛轻松一点。

    “你在这里到底是处于什么状态?”林秋石问,“你有白天吗?还是会被一直困在这里?”

    “我啊。”谭枣枣说,“我现在的状态挺奇妙的,晚上有白天的记忆,白天却不记得晚上发生的事。”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林秋石的表情,“可能晚上发生的一切对于白天的我来说只是一场梦吧。”

    林秋石沉默片刻:“你见过千里吗?”

    “千里?我为什么会见到千里?”谭枣枣说完这话,猛然惊觉林秋石话语中隐藏的含义,眼睛一下子便瞪圆了,“千里他——不是吧!怎么会!”

    黑曜石里面,除了林秋石和阮南烛,和谭枣枣关系最好的便是程千里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程千里居然也……

    林秋石轻轻叹息,既然谭枣枣是这样的反应,那便说明她肯定没有见过程千里。

    林秋石正想继续说话,忽的感到了一股浓郁的睡意,他能看见谭枣枣的嘴在一张一合,却完全无法理解她在说什么了。

    难以抗拒的睡意让林秋石闭上了眼睛,他倒在角落里,就这样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闹钟的响声把林秋石从睡梦中唤醒,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窗外的温暖的阳光。

    林秋石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下时间,匆忙的洗漱后,便出门赶往机场。

    在车上他检查了手机短信,并没有看到阮南烛给他回的信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怪诞的梦境。唯有隐隐作痛的肩膀,在提醒林秋石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被怪物伤到的肩膀,出现了一个个青紫的手印,虽然看起来挺可怕的,但是并不是很痛,所以林秋石也没去管它。

    早晨十点,林秋石坐上了飞机,距离他到达目的地还有两个多小时。他很困,却有些睡不着,脑子里不断重复昨天晚上看到画面,他不知道被撕碎的画像到底是不是阮南烛,这件事如同大石悬在他的心头。

    事情终究会有答案的,林秋石决定今天晚上等着阮南烛的短信,如果阮南烛没有给他信息,他就直接去阮南烛说的学校里找他。

    关心则乱,林秋石明白这个道理,可真到了自己身上,却又做不到无动于衷。

    他勉强在飞机上小憩片刻,等飞机到达目的地后,又冲出了机场,打了个出租直奔某个地点。

    出租车上,司机以为林秋石是个来旅游的游人,还在热情的介绍着这座城市的景色。林秋石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时不时抬起手腕看着时间。

    下午两点,林秋石到达了一个普通小区,他凭借记忆,直奔某栋楼的某个门牌号。

    叮咚叮咚,两声门铃响后,门里传来了一个少年稚嫩的声音:“谁呀。”

    林秋石嘴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话来。

    片刻后,面前的门开了,一张男生的脸出现在了林秋石的视野里,他瞪着那双漂亮的猫眼看着林秋石,道:“你找谁?”

    林秋石看着他的脸,眼泪就这样下来了,他伸出手,在小孩儿惊恐的眼神中死死的抱住了他,终是叫出了那个名字:“千里。”

    门里的程千里吓傻了,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挣扎,可面对流泪的林秋石,他只能小声的说:“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啊?”

    林秋石松开了他,伸手抹了一把眼泪,他道:“千里,你过得好不好?”

    程千里被吓的不轻,身体悄悄的往门里面缩,林秋石一眼看穿了他的把戏,直接按住了门,道:“你别怕,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他说完这话,苦笑起来,从他的言行举止上来看,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人。

    “哦。”程千里应了声,“可是我……我真的不认识你啊。”

    “你……”林秋石道,“你是独生子吗?”

    程千里点点头。

    林秋石吐出一口气,他道:“我……”他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进去,道,“算了,没什么。”他转过身便要离开。

    程千里迟疑的声音却传了过来,他说:“那个……你要不要来我家吃点冰棍?”

    林秋石道:“你不怕我是坏人了?”

    程千里:“怕啊。”他挠挠头,“你不要偷我家东西啊,我会报警的。”

    林秋石看着他,心想程千里啊程千里,就算重新活一次,你还是一样的傻……就这样把陌生人带你家里,人家真要做点什么,你一个小孩还能反抗得了?他叹气,认真的教训他:“以后绝对不可以把陌生人带进家里。”

    程千里:“啊?”

    林秋石说:“听到没有,不可以把陌生人带进家里!”

    程千里惊恐的看着他:“可是你也是陌生人啊?”

    林秋石说:“你叫程千里,我叫林秋石,好了,现在我们互相认识,不再是陌生人了。”

    程千里哦了声,但又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但还没等他想出来,林秋石便已经抬步走进了他家的屋子。

    进屋后,映入林秋石眼帘的,便是程千里家的客厅,这里的摆设和他记忆中的一样,只是却少了件东西——摆放在客厅最中央的属于程千里的遗照。

    林秋石第一次来程千里他们家,是送程千里的父母回来,他们打扫了整个屋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黑白照片摆放在了客厅的最中央,又在下面点上了香,放上了程千里最喜欢的食物。母亲嘴里念着说儿子这么笨,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回来的路。父亲一言不发,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而程千里的哥哥一榭,在遗像面前站了好久,他却是已经流不出眼泪,失去神采的黑色眼眸沉沉凝视着照片里的弟弟,神情间再无光华,只余下一片死气。

    “一起都是我的错。”程一榭说了一句林秋石记了很久很久的话,他说,“如果没有我……”

    林秋石从记忆中回来,看着眼前的场景抹了一把脸,他想,至少在这个世界里,程一榭的愿望,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