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日日夜夜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2章 日日夜夜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     打完电话后, 林秋石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去客厅里检查了门和电视机, 确定这些东西都还保持着昨天白天是看见的原样,并没有出现任何损坏。

    在确认过这些事情后,林秋石便匆匆忙忙的出了门,半路上还接到吴崎的电话问他怎么没去上班。

    “我有点事。”在车里的林秋石事实上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去上班这件事了,他敷衍道, “我帮我请个假吧。”

    吴崎道:“哦,那请多久啊?”

    林秋石:“半年?”

    吴崎惊了:“……半年??你这是打算辞职了吗?”

    林秋石抬手看了看表, 没有心思再管工作上的事:“或者帮我直接辞了也行。”

    吴崎似乎想要说什么, 但话到了嘴边没能说出去,只是叹气:“好吧, 我帮你请假,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说啊, 别自己扛着。”

    林秋石嗯了声,表情依旧十分的凝重。

    车子一路往前,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林秋石想去的地方, 林秋石下车, 上楼, 敲门,动作一气呵成, 但事实上就是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 他却在车上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

    被他敲响的门隔了片刻后打开了,后面露出一张中年女人美丽的脸庞——正是阮南烛的母亲。

    因为进门之前, 阮南烛曾经带着林秋石回过家一趟,所以林秋石清楚的记得阮南烛家里的位置,他这次找来,就是想确定一件事……

    “阿姨你好。”林秋石礼貌的和她打了招呼。

    “你好。”中年女人看着林秋石疑惑的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问您,您认识阮南烛这个人么?”林秋石小心翼翼的发问。

    “阮南烛?”女人狐疑的语气让林秋石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她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抱歉,我不认识这个人。”

    “那阮柏叶您认识吗?”林秋石又说出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是阮南烛哥哥的名字。

    “柏叶?他是我的儿子……”阮母道,“现在不在家,晚上才回来,你有事情找他么?”

    林秋石道:“您……只有一个儿子?”

    阮母点点头,看向林秋石的眼神越发奇怪,也对,突然找上门来,问出这些问题,怎么看林秋石也不像个正常人。

    林秋石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同阮母告别之后,又匆匆的下了楼,赶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阮南烛的存在被抹杀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认识叫做阮南烛的人,甚至包括他的父母,所以连带着黑曜石也不复存在……

    这一次,林秋石去的地点,则是黎东源领导的白鹿。

    到达白鹿的据点后,林秋石发现那里原本属于白鹿的一栋楼变成了商业办公大楼,上面标着xx银行的字样。林秋石站在门口,正在思考要怎么混到楼上,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从门口走进来,那人穿着一身西装,正在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从长相上来看,他就是有着一张娃娃脸的黎东源。

    林秋石见到此景,急忙上前,唤了一声:“黎东源!”

    黎东源脚步顿住,朝着他的方向看来,眼神疏离谨慎:“您哪位?有事情请先和我的秘书预约。”

    “我——”林秋石说,“你认识我吗?”

    黎东源挑眉,他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给了林秋石答案,他并不认识林秋石,甚至还觉得林秋石的问题非常奇怪。

    “你不认识我?”林秋石也说不清楚自己此时的心情。

    “我应该认识你么?”黎东源似笑非笑,目光在林秋石的身上打量了一圈。

    林秋石忽的又想到了什么,他道:“那你认识庄如皎么?”

    黎东源不语,看起来依旧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金羽芮呢?”林秋石再次试探。

    “你认识她?”黎东源的笑容却淡了下来,“你是她的人啊。”

    林秋石此时终于可以确定,为什么这个世界有些人是不存在的了,因为他们还活着,还活在门外的世界里,因此他们在这扇门里是不存在的。黎东源和金羽芮都是死人,所以他们在这扇门里拥有全新的身份。

    而除去了这些在门里面死掉的人,其他和门没有关系的人似乎并未收到这个法则的影响,他们存在于门外,也存在于门内,同生死无关。

    “你还有事吗?”黎东源看着思考的林秋石微微扬了扬下巴,神情冷漠,“没事就先出去吧,这里是办公的地方。”

    林秋石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这人谁啊?”在黎东源身边的人看着林秋石走掉,问了一句。

    “不知道。”黎东源说,“只是觉得有点眼熟,算了,你再把资料拿过来,我确认一下……”

    林秋石离开了白鹿的据点,他看了眼手表,此时已经中午十二点。一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升起,林秋石拿出手机,在网上定下了一张明天早晨,往返c城的机票。

    他有些事情想要去c城确认,今天过去肯定来不及了,只有明天早晨抓紧时间,争取在一天内来回。

    事实上林秋石并不想尝试在飞机上过夜,鬼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随便找了个地方解决掉了午餐,林秋石回到家中睡了个午觉。一想到晚上即将发生的那些事情,林秋石以为自己会失眠,但事实上他睡的很好,一躺到床上就睡过去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栗子坐在他的旁边,喵呜喵呜的叫着,看起来又饿了。

    林秋石起床,给栗子弄了点吃的后,给自己也点了个外卖,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他看到了谭枣枣新拍的电影宣传,从宣传语里林秋石了解到原来谭枣枣已经获了奖,获奖的电影,倒是和门外的一模一样,只是导演却换了一个人,不再是张弋卿。

    这里和林秋石所在的世界是如此的相同,却又有着本质的区别——林秋石最想见的阮南烛,不在这里。

    也亏得是如此,恐怕这扇门,对于很多人来说,大约是难以逾越的难关。比如庄如皎,再比如程一榭,因为他们可以在这里,再次见到自己最爱的人……

    夜色渐浓,林秋石做好了一切准备。

    到了十点左右,屋外突然开始下雨。

    瓢泼似得雨水冲刷着被太阳炙烤的大地,林秋石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一些在路边散步的人狼狈的冲回了家里,外面只余下空荡荡的路灯,和偶尔驶过的车辆。

    栗子睡着了,它趴在沙发上,气息变得安静下来,电视里还在播着无趣的节目,一种怪异的寂静,却开始在屋内蔓延。

    林秋石嗅到了雨水润湿泥土的味道,他以前本来挺喜欢这味道的,只是后来进入了某扇门内遇到了些事,从此之后,这种雨水的腥味便让人觉得不愉快的了起来。

    时针一点点的转动,马上就要到十二点。

    林秋石坐在客厅里,像个等待着死神审判的灵魂。昼与夜的交替即将来临,挂在墙壁上的钟终于响了起来,叮咚,叮咚,叮咚……十二声钟响,宣告着另一个世界的到来。

    十二点一到,林秋石家里的门再次被敲响,他背着包来到了门口,透过猫眼,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他的门外,对他露出微笑。

    他记得女人的名字,正是阿姐鼓里面藏在人群里的npc,徐瑾。

    “快出来呀。”徐瑾对着林秋石说,“快点出来,我姐姐来找你了。”

    林秋石并没有开门,他听到了一阵从窗户那边传来的轻响,林秋石扭过头,看见一个人贴在他的窗户外面。

    那是一个被剥了皮的人,全身上下血肉模糊,血红色的脸贴在林秋石的玻璃上,嘴巴咧开,对着林秋石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她似乎正在尝试打开林秋石锁起来的窗户,并且从她的动作上看,她马上就要成功了。

    似乎此时只有打开门一个选项,林秋石咬咬牙,扭开了门把手,和门外的徐瑾面面相对。

    徐瑾显然知道林秋石的担忧,嘴里咯咯的笑了起来,她道:“我怎么会舍得对你动手呢。”她停顿片刻,目光停留在了林秋石的背包上,“我的日记本,可还在你的手里呢,有没有好好的看啊。”

    林秋石:“……”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调戏了呢。

    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有太多时间纠结这个问题,因为徐瑾的姐姐马上就要从窗户上爬过来了,徐瑾抓起林秋石的手腕,转身就跑,两人顺着走廊一路往前,到达了电梯里。

    “进去吧,可要小心哦。”徐瑾说,“还有其他的东西想要你的命呢。”

    林秋石道:“你呢?”他记得徐瑾和她姐姐的关系好像不太好。

    徐瑾说:“我?”她弯起眼角,忽的笑了,“你怎么又知道,我不想要你的命?”她说完这话,身上的皮肤居然开始一块块的往下掉,林秋石被吓了一跳,赶紧进了电梯,按下了数字键。

    徐瑾又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声脆如银铃,和她此时恐怖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样子变得可怕起来,但徐瑾并没有要追击林秋石的意思。

    电梯启动起来,按理说林秋石应该是安全了,但他那种怪异的危险的感觉,却再次袭上了他的心头。

    林秋石环顾四周,在看到了某个挂在电梯里的东西后,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他的身后,本该空空如也的电梯墙壁上,竟是挂上了一副巨大的黑框画框,画框里空无一物,但画框朝向的方向,正是他站着的位置。

    林秋石反应迅速,直接按下离他最近的楼层,而与此同时,画框里面的白色画纸上却好似浮起了一些淡淡的黑色水渍,起初只是一滴,接着便开始在画纸上面蔓延开来。

    而那看似水渍的形状,却越来越像一个女人的模样,在画纸上晕开,扩大,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占满了整个巨大的画框。

    好在此时电梯刚好到达最近的楼层,林秋石转身就走,而他刚离开电梯,那画纸里就伸出了一双苍白的手,四处摸索,像是要抓住什么。

    林秋石此时所在的楼层是六楼,他出了电梯之后就转身进了旁边的安全通道,然后顺着楼梯一路往下。

    楼梯里的灯光很暗,勉强能看清楚脚下的路,林秋石往下跑了两层,却感觉不太对劲,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六楼打转。

    楼梯好像变成了一个莫比乌斯环,无论上或者下,前后都是六楼。

    林秋石停下了疾驰的脚步,观察了四周片刻,注意到楼梯间白色的天花板上,也开始出现一团团黑色的水渍,连带着空气里也弥漫起了那股让人浑身发冷的水腥味。

    那东西追过来了,林秋石当机立断,转身离开了楼梯间,到了走道上面。然而刚回到走道上,林秋石就发现走道的景象出现了可怖的变化,两边的墙壁上都挂满了黑色的画框,画框里面是一个个表情狰狞的人类,而原本陶瓷铺成的地板上,却多了一张厚厚的黑色毯子——这毯子的花色,和他在门里曾经见过的一模一样。

    林秋石抬头,看向了走廊的尽头,走廊尽头也挂着一幅画,那幅画是穿着黑衣的女人,带着尖尖的长帽,她半闭着眼睛,却好似在凝视着走廊尽头和他对视的林秋石。

    林秋石想要离开走廊,然而一回头,却发现刚才过来的楼梯间居然消失了,而走廊的距离却好像在慢慢的变短,林秋石清楚的感觉到女人的画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此时,一滴水落到了林秋石的额头上,林秋石伸手一抹,才发现那是鲜血。他条件反射的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他的头顶上竟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血液从洞口里滴落在他的头上,一双黑色的眼睛,在暗处若隐若现,接着由洞口里一双血肉模糊的手,朝着林秋石伸了过去。

    林秋石条件反射的想要后退,但奇怪是,那双手在他的面前停住了,他居然奇迹般的没有从这双手上感觉到危险。

    走廊在不断的缩小,仿佛囚笼一般要将林秋石困在里面,林秋石咬了咬牙,抬手握住了那双血肉模糊的手,然后感到一股力量,将他从越来越小的走廊上带了出来。

    “哎呀,看来没有我还是不行呀。”这是徐瑾的声音,只是从外表却完全认不出她来了,她身上的皮肤全没了,只剩下猩红的血肉,此时眼睛笑意盈盈的看着林秋石,这种强烈的对比十分怪诞,但林秋石却并不觉得可怖。

    “谢谢你。”林秋石对着她道谢。

    徐瑾却没有说话,她的目光越过了林秋石,看向了他的身后。

    林秋石似有所察,扭头看去,发现在黑暗的另一头,出现了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眸。

    “妹妹,我的妹妹。”眼眸的主人,也是被剥掉了皮的怪物,她没有双腿只能用手行走,但行动却并不缓慢,她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林秋石,龇着牙齿,像寻找猎物的鬣狗,眼神里的恶意几乎快要化为实质,她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就那么喜欢他么?既然你喜欢他,我让他来陪你可好?”

    徐瑾歪了歪头,也跟着笑了,她说:“可是姐姐,就算你这么做了,我也不会喜欢你呀。”

    她说完这话,对着林秋石道了一声快跑,便朝着面前的姐姐扑了过去,两只怪物纠缠在了一起。

    林秋石站起来,朝着有光的地方狂奔,待他奔跑到光芒之中,才发现自己已经从公寓里跑了出来,站在小区的院子里。

    外面还在下雨,林秋石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伞,慢慢支开,走进了雨幕之中。

    哗啦啦,哗啦啦,马路上面空空荡荡,只有雨水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本来雨声是喧哗的,但是此时这种喧哗反而将世界衬托的更加寂静。

    “救命——救命——”凄惨的求救声突然传来,在雨幕里,出现了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林秋石勉强看清楚了那人的外貌,那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姑娘,穿着长裙,踉跄的在雨中奔跑,她似乎在被什么东西追逐,在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林秋石后,仿佛如同在沙漠里发现了绿洲,朝着林秋石就奔了过来:“救命!!救命!!”

    她说:“求求您救救我,有东西要杀我……”她跌倒在了地上,可怜的看着林秋石,“您也是过门的人对吗?我也是过门的,这扇门好可怕——”

    这如果是在现实世界里,林秋石肯定已经上前把这姑娘扶起,但是此时他却没有动,并且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事实上他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准确的来说,出现在晚上的所有东西都是眼熟的,他肯定是在哪里见过这人。

    “先生,先生。”倒在雨水里的女人见林秋石无动于衷,便自己慢慢爬了起来,她抬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颤声道,“我知道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带您过去,您要和我一起吗?”

    林秋石道:“我认识你?”

    女人说:“我们曾经在门内见过,您还帮了我一把。”她睫毛轻轻颤动,看起来楚楚可怜,“只是我不争气,还是没能活下来。”

    “门内见过?”林秋石是觉得她的眉眼有些眼熟,他道,“哪扇门?”

    女人朝着林秋石走来,她道:“就是那扇啊。”

    林秋石看着她,却忽的开口:“你身后有东西。”

    女人的脚步停住了。

    “一个巨大的画框。”林秋石说,“她追过来了。”

    女人惊恐的回头,却没有在自己身后看见任何东西,她猛然醒悟,知道林秋石认出了自己,原本可怜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阴冷了起来。

    “好久不见啊。”林秋石说,“杨美树。”

    女人冷笑:“你居然还能认出我?”

    林秋石摊手:“我也不想的,但是对我有恶意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你既然不是鬼怪,那肯定是恨我的人……”他话语顿住,飞快道,“她真的追过来了。”

    杨美树却不相信林秋石的话,她道:“你以为我傻么?被你骗了一次,还想骗我第二次?我……”她正在激动的说话,却感觉到自己身后扬起了一阵风,杨美树回头,看见了自己身后站着的黑衣女人,她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手里握着一个黑色的相框,正朝着杨美树砸了过来。

    杨美树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在叫声之后,她却变成了女人手中的一幅画,浑身湿透,表情惊恐中带着怨恨,却又如此的活灵活现。

    林秋石则趁着这个机会,朝着更远的地方跑去了。女人似乎也没有要追过来的打算,只是冷冷的瞪着林秋石远去的背影。

    大雨滂沱,林秋石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在这样大的雨势里,雨伞几乎失去了作用,他一边往前跑,一边掏出了手机给阮南烛发了短信。

    “你那边怎么样了?”林秋石想了想,又发了一句,“我这边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短信发了出去,许久都没有回应,直到林秋石找到了避雨的地方,短信才再次响了起来,上面只显示了六个字:我挺好,别担心。

    林秋石看着短信苦笑,他哪里会想不到,如果阮南烛真的没事,就不会只发这么简短的讯息过来了。阮南烛刷了那么多的门,天知道夜晚里他要遭遇多少怀有恶意的npc和在里面死去的人类,以林秋石对他的了解,如果不是他自顾不暇,肯定会主动给林秋石发信息询问状况。现在连回短信都那么简短,那边的情况肯定不乐观。

    真想到他的身边去陪着他,林秋石握紧手机,苦涩的想着,无论经历什么,只要能在他的身边就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