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鬼魅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1章 鬼魅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美娱]肖恩的奋斗     电梯门后面, 是光线黯淡的一楼隧道, 和平时并无两样。然而空气中弥漫着的,属于血液的那股子淡淡的腥味,却在提醒林秋石,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林秋石抬步向前,想要迅速离开这里, 走到公寓外面,然而当他拐过一个拐角时, 却看到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穿着裙子的小女孩, 站在他的面前。

    她们围着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蛋糕上面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蜡烛, 蛋糕似乎要融化了,上面不断滴下的红色液体, 正是林秋石闻到的腥味的来源。而最可怕的,是蛋糕顶端摆放着的一个女人头颅,她的眼睛依旧睁着,不甘心的看着林秋石, 甚至还对着林秋石眨了眨眼睛。

    这怪诞无比的场景让人毛骨悚然, 林秋石看到他们, 想起了自己曾经通过的线索为菲尔夏鸟的那扇门。毫无疑问,他们就是林秋石曾经在门里面见过的三胞胎……

    三胞胎站在门口, 扭头看向林秋石, 她们脸上扯起了僵硬的笑容,嘴里开始唱起祝你生日快乐。其中一个姑娘, 慢慢的抬起手,指了指头顶,然后道:“小哥哥,你不和我们一起吃蛋糕吗?”

    林秋石听着她的问话,没敢应声,他转身就走,往另一个出口去了。

    好在那三个三胞胎只是看着他离去,没有要追击的意思。

    林秋石跑的飞快,一转眼就到了门口,只是他马上要出去的时候,却想起了三胞胎里某个姑娘的动作,她似乎是指了头顶——这个动作什么意思,难道是天花板上有什么东西?

    说实话,这样的情形下,抬头看天花板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但林秋石还是拿出了手机,打开电筒,慢慢的抬起头,将手里的光线投向了天花板上。他的动作很慢,且随时做好了转身就跑的准备,但让他松了口气的是,天花板上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林秋石见到此景,收了手机,呼出一口气后抬步往外走,但就在他要跨出走廊的时候,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却是忽的袭上了他的心头。林秋石脚步条件反射的一顿,就在这一瞬间,楼顶上竟是直接掉下来了一具尸体,直直的砸在了林秋石的面前,可想而知,要是他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直接出去了,恐怕会被这尸体砸个正着。

    尸体从楼上掉下,直接砸了个粉碎,脑袋像是个高处坠落的似得西瓜变得七零八碎,但从他的外表衣着和手里拿着的东西来看,这人分明就是堵在林秋石家里门口的那个拿着斧头的男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

    林秋石绕开了他的尸体,快步走到了小区里面,他踩在石子路上,朝着身后的公寓望了一眼。竟是看到公寓的外墙壁上,居然趴着一个人,那人慢慢的从高处往下爬,完全无视了地心引力,借着走廊里昏暗的灯光,林秋石勉强看清楚了外墙上的人……她分明就是脑袋被劈成了两半的王潇依,王潇依从墙壁上慢慢的爬到了程文尸体坠落的地方,然后把脸埋到了程文的尸体上,开始啃噬咀嚼,如同一只觅食的野兽。

    林秋石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也不是知是天气太过炎热,还是发生的事情太刺激,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汗水,水珠顺着下巴一滴滴的往下落,林秋石走在小区里,看看周围的景色,一时间有些茫,他觉得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安全的地方,任何一个被黑暗笼罩的地方都可能出现怪物的身影。

    林秋石朝着小区门口走去,竟是在小区门口看到了两个站着的人,林秋石看到了两人的面容,甚至清楚的记起了他们的名字——熊漆、小柯。他们正是林秋石在第一扇门里曾经见过的两个人类。

    熊漆和小柯似乎也看到了林秋石,远远的朝着林秋石招手,道:“快过来,快过来!”

    林秋石脚步略微有所迟疑,他不确定出现在这里的两人到底是人是鬼。

    “是白洁叫我们过来接你的。”小柯远远的喊道,“你住的地方太危险了,白洁让我们把你带过去——”

    林秋石蹙起眉头,他朝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王潇依和程文的身影都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但黑漆漆的公寓楼,却还是给了人一种浓重的不详感。林秋石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并没有靠的太近。

    “是白洁让你们来接我的?”林秋石问小柯。

    “是啊。”小柯说,“她怕你出事,特意叫我们过来。”

    “她现在在哪儿?”林秋石说。

    “她?她现在在自己家里等我们过去呢。”小柯回答,“快上车吧,在车上我们慢慢和你解释。”说完,她就拉开了面前的车门,示意林秋石快点进去。

    林秋石走到了车门口,朝着车里看了一眼。

    小柯还在身后催促,似乎非常的着急,林秋石却忽的注意到了什么,他本来要跨进车里的脚步突然顿住了。

    “你怎么了?”小柯问,“那东西要来了,不要浪费时间。”

    “你们既然受白洁所托过来接我,那应该知道他的真名吧?”林秋石收了脚步,眼睛盯着地面,脚步却在缓缓的后退。

    小柯皱起了眉头:“我知道她的真名,只是不能在这里说,会被其他东西听到的,你快点……”她看着停下脚步的林秋石,声音却越来越暴躁,最后简直像是在嘶吼,“我让你上车,时间不多了!!”

    林秋石见到此景,转身就跑,无视了小柯和熊漆的喊叫,小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秋石离开,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而就在林秋石刚转身回到小区,一个巨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马路的那一头。

    那是一个高大的女人,她身形怪异,手里拖着一把长柄斧头,缓步朝着小柯和熊漆走了过来。

    小柯和熊漆表情惊恐又绝望,两人慌乱的坐上了面前的车,企图发动车辆离开这里,但是本来是模样正常的车子,在此时却变成了纸糊的假车,两人坐在里面,自然不可能离开。

    女人走到了两人面前,抬起手,高高的举起了斧头,然后重重的劈下,直接将小柯劈成了两半。

    熊漆则是第二个,他们两人被拦腰斩断,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却迟迟没有断气,在地上不住的挣扎。

    林秋石躲在小区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切,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害怕自己的呼吸声太太,引起了外面高大的女人的注意。这怪物就是林秋石在第一扇门里,古庙里见过的神像变成的怪物,她砍死了熊漆和小柯后,目光又在旁边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林秋石,便拿着斧头转身离开了。

    被砍成两截的熊漆和小柯却并没有就这样死去,他们在大马路上呻吟着,小柯嘴里发出恶毒的咒骂声,似乎是在在诅咒林秋石。

    林秋石并不知道当时自己离开后,熊漆和小柯两人在门内的下场,但从后来积累的经验看来,这两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而是那种故意和新人套近乎的有所图谋的老人。不过比较幸运的是林秋石遇到了阮南烛,所以躲过了一劫。至于最后他们最后在门里面遇到了什么事,林秋石就不清楚了……

    他刚才之所以发现小柯的异常,是因为在路灯底下,他看见地上只投射出了一个自己的影子。而小柯和熊漆在灯光的照射下却没有投射出任何的阴影,这让林秋石感觉出了不对劲,于是果断的转身离开,逃过一劫。

    此时此刻,林秋石已经隐约明白了线索里无解的意思。此门无解,生机只藏于门中,可能某个小小的细节,就是活下来的方法。当然,能不能发现,只能看自己的运气。

    林秋石在小区里站着,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但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因为那生日快乐的歌声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靠近他。

    于是林秋石站了起来,缓步走出了小区,他回头看了眼,果真看到那三胞胎推着蛋糕朝着他的方向来了,蛋糕上面的头颅缓缓的转了个圈,朝着他投来怨毒的目光。

    林秋石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瞪视,他面无表情的看了回去,还顺带送了鄙视的眼神。

    三胞胎却是愉快的咯咯笑了起来,她们站在小区门口,看着林秋石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马路尽头后,踮起脚尖抱起蛋糕上的头颅亲了一口,又高高兴兴的叫了声妈妈。

    林秋石走在马路上,周遭只有昏暗的路灯照亮着他脚下的道路。

    周围本来充满生活气息的商铺全部关着门,这里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只有死亡和恐怖相随。

    林秋石盯着自己的手机看了会儿,他很想再给阮南烛打个电话,问他怎么样,但又害怕阮南烛那边正是要紧的时候,自己这一个电话过去,会直接要了阮南烛的命。

    思考片刻后,林秋石发了个信息给阮南烛,问他怎么样了。

    那边隔了一会儿,才回了林秋石一句:我正在和奇怪的东西躲猫猫。

    这话语虽然俏皮,但却能从中看出暗藏的杀机,林秋石苦笑:躲猫猫?这是你的第几扇门?

    阮南烛:第二扇。

    林秋石:线索是什么?

    阮南烛:线索是……捉迷藏。

    林秋石;“……”只是寥寥几个字,他后背却起了一层冷汗,甚至情绪也变得有些焦躁,他现在很想去到阮南烛身边,陪着他经历一切,但这种想法在这时候显然很难实现,林秋石抬手看了眼时间,现在凌晨两点,离天亮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

    她找过来了,我先不和你说了,宝贝,我爱你——这是今晚阮南烛发给林秋石的最后一条短信。

    林秋石看着短信内容,心里担忧到了极点,但他既不知道阮南烛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经历着什么,自己此时如此的无力,什么也做不了。

    林秋石顺着马路一直往前走,这路仿佛没了尽头,直到林秋石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远远的,林秋石看到在十字路口的中间,蹲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他,低着头正在往燃烧着的火盆里面塞着东西。

    林秋石看着这人,没敢靠的太近,他远远的观察,发现这人是在烧给死人用的冥币。

    被烧成灰的冥币打着旋冲上了黑漆漆的天空。因为要进门的缘故,林秋石学习了不少民宿传说,知道冥币烧成灰后也有些讲究,比如打着旋就是说明底下的人收到这钱了……

    林秋石迟疑的看着面前的画面,正在想要不要转身回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

    林秋石扭头,隔着黑漆漆的夜色,看到马路的尽头走过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身影逆着光,虽然看不太真切,但从它的轮廓上看来,分明就是刚才那个把熊漆和小柯劈成了两半的女鬼。

    这周围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林秋石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往前,靠着墙壁想要通过眼前的十字路口。

    他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十字路口中央烧纸的老人,这人应该也是他见过的,只是因为时间久远,他却不太记得了。

    就在林秋石要通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他却看见老人一把将手伸进了面前的燃烧着的灰盆里,接着他的身体开始迅速的碳化,林秋石却捕捉到了他嘴里发出的细微声音,他在说:“死人,死人……只有死人才能躲掉。”他说完这话,整个人便直挺挺的变成了一具焦炭,而身后的怪物,也好似嗅到了这里不同寻常的气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怪物身型巨大,手里提着的斧头,那斧头偶尔会落在地上,发出金属和石头摩擦的响声。

    林秋石不敢再在这里停留,朝前奔去,他狂奔时并没有忘记观察周遭的环境,发现周围的环境出现了一些变化。

    商铺门口挂上了一些白色的灯笼和花环,像极了祭奠仪式。

    而让林秋石停下脚步的,是摆放在马路旁边的黑色棺材,这些棺材出现的突然,就这样直直的横在马路旁边。

    身后的怪物却好像也察觉出了林秋石的所在,朝着他的方向来了,如果按照正常的速度继续跑下去,恐怕没过几分钟林秋石便会被抓住。

    林秋石急促的喘息着,盯着黑色的棺材,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他知道这时候犹豫不得,便转身直接走到了棺材前面,伸手用力的将其推开。

    林秋石本来以为棺材是空的,结果推开之后发现棺材里面居然放着一具尸体,尸体的模样略微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林秋石顾不得思考那么多,一咬牙直接爬了进去,然后把棺材盖子合上了。

    “哒……哒……哒……”隔着棺材,林秋石听到怪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好像停留在了他的周围,她的鼻子抽动着,想要从空气中寻找出自己猎物的去向。

    然而似乎是有什么味道扰乱了她的寻觅,怪物低低的怪叫了一声,随即声音渐渐远去。

    林秋石躺在棺材里,表情上一片麻木,他旁边躺着的尸体似乎才刚刚死掉,肌肤还是柔软的,甚至还仿佛带着些许温度。林秋石在心里念叨着勿怪勿怪,待外面的声音消失后,他正准备抬手抬起棺材盖子,却感到自己的手腕竟是突然被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

    “!!”林秋石被抓住了时候差点叫出声,但另外一只手竟是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把声音憋在了喉咙里。

    “还没走呢。”身边的尸体居然开了口,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林秋石在听到这声音后却是瞪圆了眼睛——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居然是属于黎东源的声音!

    棺材太黑了,林秋石什么都看不到,他被身边的和黎东源有着同样声线的尸体抓的紧紧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简直像是要从自己的喉咙里直接跳出来。

    “还没走呢。”身边的人又说了一句,林秋石隐约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用力挣扎。

    寂静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林秋石听到了一声女人愤怒愤怒的咆哮,这咆哮声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棺材板,可想而知这东西离林秋石非常的近,甚至就在他的身边,如果林秋石刚才从棺材里爬了出去,恐怕这会儿已经像熊漆和小柯那样,直接被劈死了。

    接着女人的声音渐渐变远,身边抓着林秋石的尸体也松了手,林秋石用力的推开自己头顶上的棺材盖,这次总算是看清楚了自己身边躺着的人的面容——正是本该已经死掉的黎东源。

    “好久不见呀。”黎东源弯起眼角,对着林秋石露出一个笑容。

    林秋石的眼睛盯着他,像是要用目光在他脸上瞪出一个花儿来。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黎东源也从棺材里爬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你不谢谢我?”

    林秋石:“你到底是……”

    “死人。”虽然林秋石的话没说完,但黎东源却已经猜到了他想要说什么,哈哈大笑起来,“我是死人。”

    林秋石迟疑的看着他,黎东源却一把抓住了林秋石的手,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果不其然,那里一片平静,感受不到任何心脏的跳动。

    “你真的死了?”林秋石伸手抹了一把脸,道,“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到底是哪儿?”

    黎东源听着林秋石的问话,却是笑而不语,他指了指头顶,道:“离天亮还有很久,你要不要多睡一会儿?”

    林秋石:“睡在哪里?棺材里?”

    黎东源说:“棺材也比你在这里到处乱跑来的安全。”

    林秋石还想再说什么,却又听到了脚步声,这次不用黎东源动手,他自己就顺手把棺材盖合上了。

    在黑暗中,两人四目相对,林秋石有太多问题想要问,他想问黎东源到底是什么情况,但黎东源看起来却并不太想回答这些问话。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黎东源如此说,“但是我也回答不了,因为我自己也不明白。”

    “你有关于自己死亡的记忆吗?”林秋石问。

    “当然是有的。”黎东源说,“我还记得自己跳楼自杀了呢。”他语气里多了几分寂寥,“只是不知道那姑娘怎么样了。”

    “庄如皎?”林秋石道,“她好得很,已经继承了你的白鹿。”

    黎东源沉默片刻,苦笑道:“这哪里算是什么好事呢。”看着自己护着的小姑娘长大,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高兴的事,因为成长总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于是两人又安静下来,林秋石看着自己头顶上的棺材盖子发呆。他不敢说太多的话,因为那东西一直在他的周围转来转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便到了五点,天似乎快要亮了。

    困意席卷了林秋石,他想要坚持,但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困过。

    “睡吧。”黎东源的声音传来,“明天晚上见。”

    林秋石闭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极沉,等到他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他起身,竟是看见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栗子趴在枕头旁边,模样乖巧的看着他。

    没有怪物,没有鲜血,门也是好好的,昨晚发生的一切,却仿佛都只是一个怪诞的噩梦,林秋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拿起手机再次拨通了某个号码。

    几秒钟的等待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并不令人意外的语音,明明昨晚能够打通的电话,再次变成了空号。林秋石翻找了短信箱,也没有看到阮南烛给他发的信息。

    “好吧。”林秋石自言自语,“今晚见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