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另一个世界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30章 另一个世界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美娱]肖恩的奋斗     熟悉的大床, 熟悉的装饰, 眼前的一切都和林秋石记忆中的出租屋一模一样。林秋石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试探着朝客厅里走去。

    “喵呜……”一声微弱的猫叫,突然在客厅里响起,林秋石抬眸, 在沙发的角落里,看到了蹲在上面模样格外乖巧的栗子。栗子歪着头, 翠色的眼睛静静的凝视着林秋石, 嘴里喵呜喵呜的叫着,像是在催促林秋石什么。

    林秋石对于栗子这种叫声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看向栗子吃饭的猫碗,果不其然, 栗子猫碗里的猫粮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它是在催着林秋石给它添粮。

    这要是在现实里,林秋石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去给栗子倒猫粮,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进了门, 所以并未直接行动, 而是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

    屋中的摆设, 和他搬离这里的时候完全一样,甚至阳台上还晾着几件刚洗好的衣物, 冰箱里放着买来的新鲜水果, 屋内的一切都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林秋石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缓步走到了大门前, 握住门把手,轻轻的扭开。

    大门露出的一条缝隙,足以让林秋石看到门后面的景象。

    映入林秋石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都是挂着门牌号的住户,和林秋石记忆中的并无任何不同。

    栗子又开始喵呜喵呜的叫了,它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了林秋石的脚边,开始用身体蹭着林秋石的脚踝,林秋石低下头,看了栗子好久,才缓缓弯腰,伸手触碰了眼前的猫。

    柔软的毛发,温暖的皮肤,不得不说,在抱到栗子的那一刻,林秋石松了好大一口气,他将栗子抱在了怀里,用手挠着它的下巴,呼唤着栗子的名字。

    栗子嘴里发出呼噜噜的响声,表情十分享受,林秋石抱着它转身去厨房拿了猫粮,将猫碗填满。

    栗子从林秋石的怀里跳了下来,站在猫碗面前开始认真的吃东西。

    林秋石看着它吃东西的模样,却是想起了什么,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而电话拨通后,却显示林秋石拨打的是一个空号。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林秋石的手心里溢出汗水,他查看了自己的通讯录后,脑子里冒出了许多个糟糕的念头。通讯录里的名字,林秋石几乎都有印象,可里面却少了几个最关键的人物……黑曜石所有成员的名字,都不见了,其中自然也包括阮南烛。

    而刚才林秋石打了阮南烛的电话,却显示这个电话根本不存在。

    窒息感在林秋石的胸口翻腾,他有了许多不妙的猜想,最后林秋石换下了身上的睡衣,离开了这间屋子,坐着电梯一路往下,到达了小区门口。

    此时正值盛夏,刚到晚上六点,人们刚好下班,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

    林秋石站在小区门口,打了个出租车,直奔郊外某个地点。

    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健谈的中年男人,嘴里一直说着些有的没的,如果是平时林秋石还会应和两句,但今天他脑子乱的要命,于是从头到尾什么话都没有说,嘴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弧线。

    一个小时后,出租车到达了林秋石说的地方。

    林秋石付了钱,从出租车里走了出来,看到了矗立在他视野里的别墅。别墅还是他印象中的样子,橙色的光芒从窗户里射出,可以知道里面有人在活动。但这并没有让林秋石放下心,事实上他心里面那种不详的感觉,反而越发浓郁。

    林秋石几步上前,走到了别墅门口,按响了别墅的门禁。

    “哪位?”片刻后,门禁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我……”林秋石道,“是我,林秋石,我想找阮南烛。”

    那头安静片刻,道:“你找错人了,这里没有叫阮南烛的人。”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林秋石脑子嗡的一声直接炸开,他用最后的自制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抱歉,您可以开下门么?我有很重要的事……”

    门被打开了,一个陌生的高大男人出现在了林秋石的面前,他看着林秋石,道:“您有什么事?”

    林秋石说:“我……我朋友曾经住在这里……”他斟酌着措辞,“他们叫阮南烛,还有陈非、易曼曼……”

    “不好意思。”男人说,“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你说的人。”

    林秋石透过了男人身后的缝隙,看到了别墅里面的场景,让他觉得震惊的,是别墅里面所有摆设都和他记忆中的一个样子,甚至于地上地毯的颜色,林秋石都清楚的记得。

    可虽然景色一样,林秋石想要找的人却不见了。

    “你没事吧?”大约是林秋石的脸色太过难看,男人看着他问了一句。

    林秋石勉强露出笑容,道:“我没事……抱歉,打扰您了。”他转过身,离开了这里。

    男人看着他走远,微微蹙着眉头,显然是在疑惑林秋石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林秋石离开别墅后,又打车回了市区,他坐在出租车上表情有些茫然,一时间没办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和林秋石一起进入门的阮南烛,竟是不见了。

    无论这个世界看起来多么的正常,就单单这一件事,便足够让林秋石陷入难以言喻的恐慌。

    回到了小区,站在门口看着人来人往,林秋石觉得自己简直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般,本该充满市井气息环境,却让他感觉自己和周围完全格格不入。

    林秋石把手伸进了口袋,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包已经抽了几根的烟,他盯着手里的烟看了看,便掏出一根点上,含进了嘴里。

    烟草的气息,在口腔里蔓延,和糖果的甘美不同,反而有些呛人,林秋石只抽了一口,便停下了动作,烦躁的把烟熄灭,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就在这时,林秋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在看清楚了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后,却陷入沉默。

    电话号码上是一个名字,一个本不该出现的名字——吴崎。

    林秋石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缓缓的按下了通话按钮。

    “喂,秋石,你在哪儿呢?”吴崎大大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秋石的喉咙吞咽了一下:“我在家里,你……”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还在家啊?你不是约了我吃饭吗?快下来吧。”吴崎奇怪道。

    林秋石道:“我约了你吃饭?”

    吴崎说:“是啊,你不是说今天晚上吃烧烤么!喂,你不会忘了吧?”

    林秋石:“……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你小区门口。”吴崎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林秋石道:“我没事,马上就……就过来。”他挂断电话,朝着小区外面看去,果然看见吴崎百般无赖的站在小区门口低头玩手机。

    林秋石把手机放进口袋,快步朝着吴崎走了过去。

    “这么快?”和林秋石见面后,吴崎说,“也不用跑这来吧,这天气这么热,跑的满头大汗的。”

    林秋石嗯了声,目光却落到了吴崎的脸上。同样的长相,同样的气质,甚至同样的说话语气,眼前的人的的确确就是吴崎。他走在前面,和林秋石说着公司里发生的事,还反复叮嘱林秋石记得要去检查身体。

    林秋石的额头上又浮起了一层密密扎扎的汗水,只是他却浑身发冷,连带着汗水也是冷汗。

    走到了小区外面吃烧烤的地方,吴崎坐下后,点了菜。

    林秋石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吴崎看出了他的异样,疑惑道:“秋石,你没事吧?”

    林秋石道:“我……没事。”

    “是不是太热了?还是身体不舒服?”吴崎转头看向老板,又叫了几瓶冰啤酒,娴熟的打开之后给林秋石满上了一杯,“喝这个凉快凉快。”

    林秋石道:“吴崎,今天几号了?”

    吴崎说:“十六号,怎么?”

    林秋石吐出一口气:“没什么。”

    点的菜很快就端了上来,吴崎也看出林秋石的状态不对劲,他疑惑的发问,却见林秋石不愿意回答,便只好作罢。

    林秋石没什么心情吃东西,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旁边的马路上,然而直到他们吃完东西离开,该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当年,在林秋石第一次进门的时候,他从门里出来,就和吴崎一起来了这家烧烤店。同样的日期,同样的时间,但本该在马路上出现的车祸,却没有发生。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仿佛林秋石的记忆出现了错觉,他成了一个奇怪的幻想者,杜撰了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事。

    “吴崎。”回去的路上,林秋石忽的开口,“你女朋友最近怎么样?”

    “她?怎么突然提到她?”吴崎有点莫名,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林秋石的问题,他说,“她挺好啊,有事吗?”

    林秋石道:“……没事。”

    吴崎:“哎,你今天晚上很奇怪啊,到底怎么了?”他皱着眉头看着林秋石,眼眸里全是担忧,“真的是身体不舒服?出了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啊。”

    林秋石点头说好。

    吴崎把林秋石送到了楼下,待林秋石上楼后才离开,林秋石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后,神情却显得有些恍惚。

    这一切太荒谬了,吴崎还在,他女朋友也没事,可为什么阮南烛不见了?林秋石换鞋进屋,看到了放在沙发上的一个背包,他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到背包面前,将背包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在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林秋石却是狠狠的松了口气,只见除去了那些常备用品之外,他的背包里有三样十分特别的物件。一是一个古朴的笔记本,二是一个婴骸的骸骨,三是一把银色的枪,看到这三样东西,林秋石才有了真实的感觉——他的的确确是在过门,他所处的环境就是在门内,只是这个门内,却和他生活的环境,几乎毫无二致。

    这简直太可怕了,林秋石想,可是既然这是门内,为什么阮南烛和黑曜石的人们都不见了呢,他们去了哪里……为什么这扇门里只有他一个人?而既然如此,是不是也就说明,门的规则失效了?

    仅剩下的那个人,也并不会处于无敌的状态,一旦出现失误,面临的就是死亡的结局。

    栗子缓步走到了林秋石的身边,跳进了他的怀中。林秋石用手抚摸着栗子柔软的毛发,看着栗子乖巧的模样,登时有些恍惚。

    叮咚,叮咚,时针指向了十点,挂在墙上的钟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只余下稀疏的灯火,看起来还有几分人气儿。

    林秋石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准备选个频道。在换台的时候,他却在电视里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谭枣枣。

    广告里的谭枣枣穿着红色从长裙,优雅又美丽,如同一朵盛开的美丽鲜花,如同林秋石初见她时的模样。

    吴崎活着,谭枣枣也活着,身边死掉的人全都回来了,林秋石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切,却充满了诡异的违和感,仿佛风暴来袭前的深海,荡起的一个个细小波纹,仿佛在预示着什么可怖的真相。

    电视里发出单调的声音,光线投射在林秋石脸上,林秋石已经很久没有独自一人渡过这样的夜晚。

    自从他和阮南烛确定关系后,两人几乎都是睡在一起,晚上一睁开眼,便能看到对方的面容。

    然而此时,寂静再次归来。

    陪着林秋石的,只有一只叫栗子的猫而已。

    夜渐渐深了,屋外的灯一盏盏的熄灭,林秋石坐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叮咚,叮咚,时针和分针重合,十二点到了。

    原本放着节目的电视,突然开始闪起了白色的雪花,里面发出的滋滋声将林秋石从梦境中唤醒,他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的电视居然换了一个频道。只是这频道却没有频道的标识,像是在演什么古装剧似得,画面停留在了一个非常老旧的楼梯上。

    这景象略微让人觉得有些熟悉,林秋石隐约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间又有些想不起来,直到画面一转,一个拿着斧头的男人,出现在了林秋石的面前。

    他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顺着楼梯一路往上,脚步最后停留在了某间屋子外面,他伸出手,重重的拍打着面前的木门:“王潇依,开门啊,王潇依,开门啊——”

    “救命,救命——”屋内传来女人惊恐的求救声。

    男人听到这声音,表情却越发的狰狞了起来,他哈哈大笑着,手里的斧头猛地一扬,重重的砸在了面前的木门上面,本来就不结实的木门被他劈出了一个巨大的缝隙,缝隙那头,露出了女人满是泪水的脸,她道:“救命,救命——”

    男人打算再次挥动斧头,斧头却卡在了门缝上,王潇依见到此景,赶紧推开门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男人注意力都在斧头上,一时不察竟是让王潇依跑掉了。

    王潇依在走廊上踉跄的跑着,一边跑一边绝望的求救,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的时候,某扇门却突然打开,将王潇依救了进去,而门后出现的……竟然是林秋石自己的脸,站在林秋石身边的,分明就是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阮南烛。

    没错,电视机里出现的,就是第一扇门里发生过的一切。

    当时他们的团队里有个男人发了疯,还是林秋石救下了被追杀的姑娘。

    然而电视里的画面一转,原本被林秋石救下的姑娘,下一刻竟是被一把铲子,直接劈成了两半。红红白白的液体洒落在了雪地上,她的眼睛大大的睁着,里面透出的怨怼之色,隔着屏幕也让人浑身发冷。

    林秋石企图换台,但遥控器失去了作用,他甚至拔掉了电视机的电源,可所有的画面都还在继续。

    屏幕上的画面,凝固在王潇依死去的那一刻,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林秋石坐在沙发上没动,然而敲门声连续不断,最后越来越激烈,好似要把门给砸碎似得。

    这声音非常的大,按理说就算林秋石不开门,其他人也肯定会被叨扰,但敲门声持续了好几分钟,都没有任何人给出回应。林秋石朝着窗外望去,看到小区里面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仿佛十二点一到,这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敲门的人越来越不耐烦,林秋石缓缓起身走到了门边,他透过门的猫眼,看到了外面的人……那是一个拿着斧头的男人,和林秋石刚才在电视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似乎知道门这头的林秋石正在看着他,于是便更加用力的开始砸门,林秋石透过猫眼,甚至能看到他斧头上滴落的鲜血。

    林秋石后退了一步,他深吸一口气,转身进了厨房,随手拿起了挂在墙壁上的刀具想要防身,然而等到他再次回到客厅时,却发现地板上已经浸透了一层暗红色的血液。林秋石环顾四周,看到大开着的电视里,竟是在咕隆咕隆从里往外冒着鲜血,而原本在画面中已经死去的王潇依,身体开始抽搐,她被劈成了两半的脑袋从地上抬了起来,惨白的眼睛直直的看向电视外面的林秋石,嘴巴咧开一个怪异的弧度,手朝着林秋石就伸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林秋石不由自主的骂了句脏话,但糟糕的情形不止于此,因为王潇依沾满了鲜血的双手,居然突破了电视的屏障,从里面探了出来。

    与此同时,拿着斧头砸门的男人,竟是开始劈起了林秋石家里的防盗门,本来应该非常坚固的防盗门硬生生的被他劈出了巨大的口子,他的眼睛透过缝隙看向屋内,在捕捉到了站在客厅里的林秋石时,嘴里发出怪异且让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说实话,如果是换做一般人,看见这样的场景恐怕早就被吓疯了,不用他们动手自己都得怕的从楼上跳下去。

    但林秋石到底是见多了那些可怖的画面,所以此时他显得依旧非常冷静,他站在离电视比较远的地方,盯着快要被砸坏的门,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却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否有用。

    被杀掉的王潇依马上要从电视里爬出来,门外的男人则又劈下了一斧头,而他在劈下时,手里的斧头却好像卡在了门上面,林秋石见到此景,直接打开了面前的门,冲出门后转身朝着电梯狂奔而去。

    男人因为斧头被卡住,动作有一瞬间的凝滞,林秋石冲进了电梯,按下了一层的按钮,在电梯合上的下一刻,男人就出现在了电梯的门口——林秋石甚至从缝隙里,看到了他扭曲的脸。

    “操。”林秋石手里提着刀,伸手抹了一把脸,他捏着手机,再次拨通了阮南烛的电话号码,然而明明是空号的电话,居然被接通了,阮南烛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道:“秋石,是秋石吗?”

    “南烛——南烛——”林秋石浑身上下都是汗水,他急促的发问,“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在门里面。”阮南烛的声音有些模糊,他道,“秋石,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事?!”虽然他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处境,但隐隐约约,林秋石却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女人幽怨的哭声,他知道阮南烛现在的情况恐怕也不会很好,忙道,“我很好,你不要担心我,我先挂了,你要好好的!”他担心阮南烛和他打电话分心,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叮咚,电梯到了一层,林秋石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