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第二个祭品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23章 第二个祭品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七零年代美滋滋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除了简千媛和她那个已经死掉的倒霉同伴以外却是没人知道了。

    林秋石记得昨天白天, 简千媛也曾经是嫌弃午饭味道难吃的一员,可是面对今天同样让人作呕平淡无味的死鱼午餐,她奇怪的表现却给了林秋石一种不妙的猜想。是否简千媛也受到了那个怪物的影响……

    简千媛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她吃饱东西,便满足的摸着微微鼓起的肚子离开了餐厅, 走出餐厅时她似乎注意到甲板上的人全部对着她投来了惊恐的眼神,便冷漠的笑了笑, 开口自言自语:“其实味道不错, 喜欢的话,你们也可以去尝尝。”

    没人应和简千媛的话, 她自讨没趣的耸耸肩,转身离开。

    林秋石看见她随便进了一个房间, 随后房间变幻,简千媛就这样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房间的变化随时都在进行,每隔几分钟,出现在甲板前面的, 都是新的屋子。

    有人运气好, 放在房间里的东西被其他人拿出来了, 有的人却运气差,再也没能找到原来的屋子。

    不过林秋石倒是有了新的发现, 他们在走廊上穿梭的时候, 竟是幸运的又看到了昨天他们发现的那间锁起来的屋子。只是此时和昨天略有不同,那间屋子的门此时大开着, 本来从屋子里锁住门的锁链,乱七八糟落在地上,碎成了几截,看起来像是被暴力破坏掉了。

    “我记得这间。”林秋石道,“是201。”他看着门牌号,脑海里浮现出昨天见到的门牌号,“现在里面有东西么?”

    阮南烛站在门口没动,目光朝着漆黑的门内望去,道:“里面有没有动静?”

    “没有。”林秋石听了一会儿便摇摇头,他确定自己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

    “那东西应该是走了。”阮南烛上前一步,跨了进去,随手点燃了旁边桌子上放着的煤油灯。

    昏暗的灯光将不大的房间照亮,让他们看清楚了屋内的模样。

    这是一间普通又不普通的屋子,普通的是它的陈设,和林秋石他们住的地方别无二致,不普通的却是房间里多出来的东西——一些鱼类的鳞片。

    这些鳞片几乎遍布了整个屋子,连带着屋内也充斥着让人作呕的鱼腥味。林秋石还注意到,这个屋子的地板上,附着着一层有些像水但是比水更加粘稠的液体,让人看了觉得非常不舒服。

    而周围墙壁和家具上那些被利爪划出来的痕迹,也在告诉他们这间屋子曾经就是关押那个怪物的房间。

    林秋石检查了这些划痕,看见这些划痕非常的深,对于坚固的实木地板是如此,想来脆弱的人体在它的面前,恐怕更加不堪一击。

    顾龙鸣被里面的东西恶心的够呛,阮南烛倒是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巾,收集了一点这东西的鳞片进去。

    虽然目前不知道这些鱼鳞有什么用处,但是有备无患,以防万一。

    林秋石则在屋子里寻找别的痕迹,很快,他就在屋子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只男人的鞋,这鞋让林秋石想起了昨天那个被啃食掉的男人。难道那怪物还把猎物拖回了房间?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顾龙鸣便道了句:“时间快到了。”他从进来之后就开始计时,此时离五分钟还差几十秒。

    “走吧,先出去。”阮南烛说,“这地方应该没什么其他的用处了。”

    林秋石嗯了声。

    三人离开房间没多久后,那房间的位置就变化成了另外一间屋子,林秋石表情略微显得有些沉默。

    阮南烛问他在想些什么。

    林秋石道:“我觉得事情可能比我们想的更糟糕一点。”

    “怎么说?”顾龙鸣疑惑道。

    “那怪物的位置真的是固定的吗?”林秋石说,“还是说可以移动?”在看到那间屋子之前,他一直以为怪物的位置是固定的。但是此时看到被破坏的锁链,他却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想,怪物是可以移动的,他可以在这个迷宫里面穿行,虽然和人类一样也找不到出口,但迷失在迷宫里的人类在他的眼中却是食物般的存在。

    “你的猜测应该是对的。”阮南烛看了看表,“还有十三个人,够他吃十天。”

    顾龙鸣干笑道:“你们是在开玩笑吗?”

    阮南烛耸耸肩:“如果你喜欢这个玩笑的话。”

    晚饭时间,林秋石本来以为他会看见那个满身都是虫子的npc,但是却发现npc并没有出现,看来他只会在午饭的时候出现在餐厅里面,是个固定刷新的npc……

    晚饭大家依旧吃的无精打采,除了简千媛。

    她再次出现在了餐厅,继续大快朵颐的吃着面前的那些鱼,而因为简千媛那豪放吃相,众人更加没有胃口,纷纷随便吃了点面条就离开了餐厅。

    林秋石他们也是如此,只是在离开前,林秋石仔细观察了一下简千媛,想看看简千媛身上有没有出现什么变化。

    不过他疑惑的是,目前简千媛还是个单纯的人类,除了突然变得喜欢吃鱼之外,并无其他异常。

    “我真怕明天过来就看见她也变成那东西了。”顾龙鸣现在对于简千媛的心情很复杂,他和林秋石想的是同一件事情。

    林秋石和阮南烛都没说话。

    当天夜里,林秋石没怎么睡着,脑子里一直想着简千媛,和她身上出现的那些变化,以及线索之间的联系。

    而阮南烛则从兜里掏出了鱼的鳞片摆放在桌子上,仔仔细细的观察着。

    今天晚上没有下雨,皎洁的月亮挂在天空上,在船舱和海面上都投下一层淡淡的银色。海风带着咸味和热度从窗口灌了进来,身下的床在微微摇晃,如果不是在门里,这气氛竟是有些像一场悠闲的旅途。

    林秋石侧脸看着外面,窗外的景色,每五分钟就会发生变化。

    有时候能看到甲板,有时候能看到船舷,有时候却是一面黑漆漆的墙壁,他身后躺着的两人似乎已经睡着,呼吸变得均匀。然而就在林秋石快要入睡的时候,他听到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木板走动,这东西很沉,压的木板发出细细的嘎吱声,并且似乎没有穿鞋,林秋石甚至能听出皮肤和木头接触的黏腻声音。

    而这声音越来越近,最终停留到了他们的窗口附近。

    林秋石的呼吸屏住了,他半眯着眼睛,看见一个高大的影子,挡住了他窗口的光。林秋石……则嗅到了一股子熟悉的鱼腥味——他知道眼前逆光站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正是那个他们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鱼头人身的巨大怪物。

    它此时就站在林秋石他们的窗户前面,似乎抽动着鼻子在寻觅什么气息,林秋石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借着月色,林秋石看见那东西慢慢的把手伸到了窗户上,开始用那被蹼连起来的手用力摇晃着窗户。

    窗户并不牢固,被推出了巨大的声响,本来还在沉睡中的阮南烛和顾龙鸣也瞬间醒了,他们一醒就看到了窗外站着的巨大身影,还听到了那低低的、如同野兽咆哮般的声。

    林秋石本来以为睡梦中的顾龙鸣看到这一幕会惊恐的叫出来,却没想到他只是打了个哆嗦,便压低了声音道:“卧槽,我这是在做噩梦吗?这东西为什么在我们门口——”

    阮南烛也很冷静,他已经从兜里掏出了一把从餐厅里摸出来的餐刀,道:“可能是发现我们看起来很好吃?”

    顾龙鸣摸摸自己的脸,不敢置信道:“……我看起来好吃吗?”

    阮南烛同情的看着他:“总有怪物喜欢重口味。”

    林秋石这会儿简直要佩服死这两个人的大条的神经。

    那怪物伸手就把窗户推出了一个大洞,上面的玻璃全部碎掉,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接着它就试图要从窗户口里钻进来,但发现窗户太小后,便移动了那双凸起的白色眼睛,将眼神放到了旁边的木门上面。

    “操。”顾龙鸣骂了一句脏话,“这东西不会是真的打算进来吧!”

    “看来是这样了。”阮南烛皱起眉头,“难道死亡是随机的?不……这不可能!我们遗漏了什么事情!”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鱼人开始用力的撞击面前的木门,本来就不结实的木门在它的撞击下很快就变得摇摇欲坠,林秋石甚至能听到木板碎裂的声音。

    “待会它冲进来,我拦住它你们从窗户逃跑。”阮南烛的声音响起,依旧非常的冷静,他道,“听到没有,林林?”

    “不。”林秋石道,“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你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他皱起眉头,表情非常不愉快。

    阮南烛沉默片刻,放弃什么似得叹了口气,“好吧,如你所愿。”他递给了林秋石一把餐刀。

    “我也不走。”顾龙鸣在旁边紧张的说了一句。

    阮南烛面露无奈,但也没有再劝,他看了看手表,道:“三十秒,再坚持三十秒,把它拦在外面——”

    林秋石和顾龙鸣瞬间心领神会——三十秒之后,房间就会再次变化,变化后的房间便可以离开这里,将外面的怪物甩下。

    但这三十秒时间,却并不那么好争取,因为鱼人已经用它那尖锐的爪子劈开了一半的门板,眼见就要将那布满了鳞片的身体从缝隙里挤进来。

    顾龙鸣转身就搬了桌子抵在了门上面,阮南烛则打算把床拉过来也堵在门口。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的动作,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他记得这鱼人走到他们窗户口时,做出的第一个动作是嗅了嗅鼻子——

    “把你白天收集的鳞片给我!”林秋石开口叫道。

    “什么?”阮南烛微微一愣。

    “那个你在怪物房间里找到的鳞片——”林秋石再次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好在阮南烛反应极快,在明白了林秋石的意思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包,然后从窗户的缝隙里直接扔了出去。

    包在纸包里的鳞片全部散落在外面的走廊上,本来专心撞门的鱼人动作也随之一顿,朝着纸包的位置走了过去,弯下腰似乎想要捡起那些鳞片。

    看到这一幕,林秋石心中一松,然而下一刻,在发现了纸包里的不过是鳞片后,鱼人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转身又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扑了过来。

    但是这几个动作已经足够了撑过这漫长的三十秒,在鱼人朝着他们扑来,即将要打碎门板的前一刻,他们的房间变幻了位置,鱼人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林秋石赶紧打开了已经碎成了几块的木门,确定外面没有了鱼人的身影后,和阮南烛他们一起换到了旁边的房间。

    而他的担心很快就成为了现实,因为大概在两三分钟后,那鱼人居然再次找到了他们所在的房间,并且彻底摧毁了门板,扑到了屋子里面。

    而此时,林秋石他们就躲在离那个房间不远的另外一个小屋子里,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砸毁东西的声音不断传来,在确定自己的猎物已经逃跑后,鱼人带着粗重的喘息声离开了,但看它的模样,似乎是有了新的目标,那张巨大的嘴微微张开,露出白且细密的尖牙,还有顺着嘴角流淌而下的口水。

    他们三人躲在屋子里一直没敢出声,直到鱼人走远了,顾龙鸣才长舒一口气:“妈的,它居然是跟着鱼腥味找过来的,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呢!”

    他们都没想到鱼在这里居然起着这样的作用,要不是林秋石反应够快,恐怕他们三人至少得折损在这里一个。

    虽然鱼人走了,但阮南烛的表情却依旧没有松懈下来,他凝重的神色让顾龙鸣有些不安,他道:“怎么了?祝萌?”

    “我觉得简千媛要死了。”阮南烛说。

    顾龙鸣刚想问为什么,就想起了白天简千媛身上发生的异常情况。她似乎吃了非常多的鱼,甚至于在离开餐厅时,他们都能闻到简千媛身上那股子浓烈的鱼腥味。而既然这味道他们都能闻到,毫无疑问,那头怪物,也可以轻易的嗅出。

    果不其然,在鱼人怪物离开不久后,林秋石敏锐的听力就捕捉到了一声女人的惨叫,这惨叫声离他们似乎有些远,林秋石也只能听到一个大概,而顾龙鸣和阮南烛,则似乎没办法听到。

    惨叫声一直在继续,伴随着哭泣和哀嚎,最后变得微弱起来,只留下让人浑身发麻的咆哮和咀嚼声。

    这声音是从甲板的位置传过来的,林秋石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们第二天会在甲板上看到什么。

    想来那又是一具被掏空了的尸体,内脏被啃掉,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骨架。

    阮南烛似乎察觉林秋石睡不着,他坐到了林秋石的床边,和林秋石躺在一起,把下巴靠在林秋石的头顶上,轻轻的吻着他的发丝。

    身后传来的身体的温热感,给了林秋石冰冷的声音一点慰藉,只是可怖的声音却好似继续回荡在林秋石的耳朵里,他仿佛还能继续听见简千媛的哭嚎……

    “她死了。”林秋石说。

    “嗯。”阮南烛道,“睡吧,这是正常的事。”

    林秋石叹气:“或许我有什么办法救下她的。”

    “但是你得先救下自己。”阮南烛的手指在林秋石的发丝间穿行,“我们还差一把可以杀死它的长剑。”

    神话里,忒休斯杀死牛头人使用的是一把长剑,但是现在他们没有在船上看见任何看起来可以对鱼人产生伤害的武器——餐刀肯定是不行的。

    “线找到了。”林秋石说,“开胃酒也找到了。”在简千媛死后,他明白了开胃酒的含义。

    阮南烛亲了亲林秋石的耳朵尖,道:“睡吧,明天再说。”

    林秋石嗯了声,闭上了眼睛。

    说是睡觉,他其实还是没能睡得太着,只是迷迷糊糊的熬到了天亮。

    今天天气不好,那厚厚的云层再次覆盖住了天空,光线暗的吓人。

    林秋石早早的起床,和阮南烛他们一起去了甲板,毫不意外的看见甲板上多了一具尸体,虽然脸已经看不清,但从衣着上来看,的确是简千媛的。

    她肚子被剖开了,昨天吃的所有的鱼都不见了踪影,同时不见的,还有她的内脏。

    “呕——”本来就晕船的沈觉新再次呕吐了起来,同样和他一起吐的,还有几个承受能力比较弱的姑娘。

    林秋石还看见那天给他提示的小沫,她身上褪去了一些新人的生涩,表情变得麻木了许多,仿佛已经接受了眼前这个可怖的画面。

    时间过去两天,简千媛是第二个被吃掉的祭品。

    众人简单的把简千媛的尸体处理掉了,说是处理,也只是扔到海里面看着她剩下的部分被鱼类分食。

    “我昨天也看到了那个怪物。”看到怪物的人数多了一些,有人在颤声描述昨天发生的事,“它就从我的门口走过去,走到了简千媛的屋子,然后劈开门,把简千媛从屋子里拽了出来……”

    “那东西太可怕了。”那人说,“我救不了她,我不是怪物的对手。”

    没人能打过身高两米高的怪物,如果有热武器或许还能挣扎一下,但是在只有餐刀的情况下,谁都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林秋石显得有些疲惫,他在餐厅寻了个位置坐下,拨弄着放着豆子的餐盘。

    给他们发放食物的npc也出现了,他和第一天林秋石看到时一模一样,连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一眼,阮南烛先起身,朝着那npc走了过去。

    “先生你好。”阮南烛和他打了个招呼。

    npc没说话,而是眼神冷漠的看了阮南烛一眼,仿佛自己只是个机器人,而别人和他打招呼这件事,并不在他编写的程序之内。

    “先生你好。”阮南烛和他说了第二遍。

    男人还是不语。

    阮南烛歪了歪头,伸手就把他面前的餐盘直接推到了地面上,餐盘连带着里面放着的鱼都摔到了地上,七零八落碎了一地。

    “你干什么?”男人终于开了口,语气非常的不愉。

    “我想问问您。”阮南烛说,“做食物的时候,您身上也带着这么多虫子吗?”

    男人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阮南烛便随手一抓,抓住了一只围绕着男人转圈的人面蚊,道:“不懂?”

    男人见到此景,却是放下了手中用来准备食物的勺子,转身就要走,却被阮南烛一把抓住了肩膀:“您要去哪儿。”

    男人浑身开始剧烈的抖动。

    林秋石远远的看着,起初他以为男人是在害怕或者愤怒,但是很快他就察觉到,这不是害怕也不是愤怒,而是男人在融化。

    他的身体开始迅速的缩小,从头到脚,变成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这图东西嗡的一声直接在餐厅里散开——这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蚊虫。

    餐厅里其他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开始疯了似得拍打起来。

    但蚊虫来的快去的也快,就这样消失在了餐厅里,而刚才站在他们面前的npc,则只剩下了一套空荡荡的衣物。

    “卧槽。”顾龙鸣完全没有料到这个,愣愣的开口,“这兄弟居然是蚊子精?”

    林秋石:“……”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阮南烛挠挠头,扭头看向林秋石:“是不是以后都没人给我们鱼吃了?”

    林秋石:“……好像是。”

    阮南烛摊了摊手,做出无辜的表情,餐厅里的其他人,表情却都复杂了起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阮南烛:“那还挺遗憾的。”

    众人:“……”并不遗憾好吗,谢谢你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