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米诺陶诺斯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22章 米诺陶诺斯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七零年代美滋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因为之前住的房间完全变了位置, 他们三人只好在二楼随便选了个屋子住进去。

    好在房间出现变化之后,只能从里面上锁,所以也不用担心进不去的问题。

    他们选的房间也是个三人间的卧室,卧室里面还放着几个包,想来是昨天有人掉在里面的, 林秋石说明天给他们带出去,别放在屋子里, 免得又找不到。

    阮南烛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林秋石的话。

    他们回到房间没多久后,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呼啸着的海风让雨水的威力变得更大,整个船只在广阔的海面上显得如此单薄, 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倾覆在黑色的海水中。

    船在不停的摇晃,连带着床也变成了吊床似得不住左右晃动, 这是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就连不晕船的林秋石也不得不从床上爬了起来,好让自己好受一点。可想而知如果是个晕船的人,恐怕得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

    “林林, 你没事吧?”阮南烛见林秋石脸色不好, 开口问道, 这摇晃的床倒像是对他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依旧面不改色的躺在床上。

    林秋石摇摇头, 示意自己没什么事, 他道:“有点晕,起来坐一会儿。”

    他从窗户看出去的位置也在不停的变幻, 有时看到的是船舱,有时看到的是船舷,此时他正巧能看到甲板,还有冲刷在甲板上的雨水。

    外面的煤油灯全部熄灭了,只能看到甲板上隐约的轮廓,林秋石看了一会儿,等雨稍微有些小了,便打算重新躺回床上睡觉,然而当他正欲躺上床时,却注意到甲板上出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

    其中一个人影站立着,身高大约在两米左右,另外一个倒在地上,被高的那个抓在手中在甲板上拖行。

    他们团队里面并没有两米高的人,显然,出现在林秋石眼前的东西,并不是人类,而他手里拖着的……

    林秋石转过身,给了阮南烛一个眼神。

    两人无需交谈,便心领神会,阮南烛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林秋石的身后,也顺着林秋石的目光朝外面看去。

    他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

    林秋石不敢说话,此时那东西离他们的非常的近,如果发出声音,极有可能引起它的注意。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就是未知数了。

    那个高大的身影在甲板上停下了脚步,弯下腰,把头埋到它拖行的另一个人影身上。下一刻,林秋石则听到了一种让人非常不愉快的声音,那是一种啃食生肉的声音,尖锐的牙齿滑破了皮肤,把新鲜的肉一块块的撕扯下来,随后便是粗鲁的咀嚼和吞咽。空气中开始弥起了一股子腥味,那是属于血液的味道。

    林秋石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外面的雨渐渐小了,海上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乌云散去,露出皎洁的白月,在冷色的月光下,他终于看清楚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出现在林秋石眼前的,是一个身型高大的怪物,脑袋像是一条死了很久的鱼,颈项上长得正在翕动的鳃,身体呈现出一种让人觉得恶心的墨绿色。最吸引人目光的,是它那两个巨大的白色眼球,没有眼皮,就这样突兀的镶嵌在眼眶里,此时正专注的盯着自己身下的猎物。

    而它的面前,躺着一具被啃了一半的人类,脸已经没了,所以看不清楚模样,只能勉强从人类的衣着中看出,这是一个男人。

    看着眼前的一切,林秋石屏住了呼吸,他想到了米诺陶诺斯,那个迷宫中的怪物,它在吃人的时候,是否和眼前的怪物是一个模样。

    怪物慢条斯理的吃掉了人类身上大部分的肉,脸上沾满了鲜血,它嘴里发出了一种怪异的嘶嘶声,像是硬生生从喉咙里挤出来似得。虽然不明白它在说什么,但林秋石还是能从里面听出满意的意味。

    它似乎很满足,因为眼前的食物非常美味,让它大饱口福。

    吃饱了之后,它便转过身,走进了一间离它最近的屋子,随后环境变幻,屋子和甲板都消失在了林秋石的眼前。

    林秋石终于敢说话了,他道:“这是什么——”

    阮南烛蹙眉:“人鱼?”

    林秋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还真是一种人鱼。

    “这就是米诺陶诺斯吧。”林秋石说,“我们能打过这东西?”

    阮南烛的手指点着下巴:“给我一把枪可以试试。”

    但是门里面是不能带枪的,门也不会支持莽夫的行为,一定有可以轻松杀死眼前这个怪物的方法,不用和它硬来。

    林秋石想到了米诺陶诺斯神话里,提到的那团线。

    阮南烛也想到了,两人正在思考,旁边睡的迷迷糊糊的顾龙鸣醒来了,他道:“你们怎么还不睡?我都睡了一觉了……”

    阮南烛看向林秋石:“他平时就睡的那么死?”

    林秋石:“他说我和他一起的时候他才会这样。”

    “哦。”阮南烛道,“那以后你们都别一起进门了。”

    顾龙鸣一脸懵逼,显然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先睡吧。”阮南烛说,“明天再去收集信息,我们对这艘船的了解太少了。”

    林秋石点点头,同意了阮南烛的提议。

    两人重新上了床,这次没有雨声和海浪的侵扰,很快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第二天早晨,几人早早的起床,去了甲板。

    此时甲板上已经围了不少人,他们看到了昨天那一具被啃的只剩下骨头的尸体,正发出嘈杂的讨论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人群里有女人的哭声,她道,“有怪物,这艘船上有怪物!!”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宋永宁问。

    “昨天晚上我们在房间里听到了一点动静。”女人呆呆的回答,“然后他出去查看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昨天好像看到那个怪物了。”说话的是个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的样子,她小声说,“它有一个鱼的脑袋,把这人拖到甲板上,吃……吃掉了。”

    “那你怎么不救救他!!”听到了小姑娘说话的女人却好像找到了怒气的发泄口,她愤怒的咆哮起来,甚至想要朝着小姑娘扑过去,“你就这么看着他被杀死吗!!”

    小姑娘被吓了一跳,呜呜的哭了起来,道:“我也害怕呀。”

    “行了。”旁人一只手就拦住了女人,有点厌烦的说,“你怪别人做什么,你要是真的担心,不知道出来找?甲板可没有换位置。”

    女人怨怼的看着说话的人,还想再说什么,那人接着冷冷的说了句:“自己无能,总不能怪其他人。”

    女人嚎啕大哭起来。

    林秋石一直没出声,而是静静的观察着眼前的尸体。

    看得出,那个怪物非常喜欢眼前的食物,它不光吃掉了柔软的内脏,还啃食了大半部分血肉,只剩下最不好下口的头颅,和没什么肉的四肢。

    “这尸体怎么办?”这地方很热,经过昨晚的一夜,甲板上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甚至还有蚊虫在上面盘旋,看的人非常不舒服。

    “扔到海里去吧。”有人用懒洋洋的语气说,“总不能放在这里。”

    之前一直嚎哭的女人此时居然没有提出意见,只是小声的抽泣着,不敢再看狰狞的尸体一眼。

    于是几个男人随便找块破布,就把尸体裹起来直接扔到了附近的海水里。

    尸体一入海,就翻滚起来,林秋石仔细看去,才发现海水里居然全是一些张着尖牙利齿的小鱼——也亏得之前小沫落水的时候这些小鱼没有出现。

    好像对于第一次进门企图逃跑的新人,门的态度都相当宽容,至少给了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尸体没了,甲板上只余下醒目的血迹。

    宋永宁去旁边拿了把拖把,把甲板上的血迹全部拖了干净,于是最后这人存在的痕迹也不见了。

    众人站在甲板上,开始讨论起了怪物的事情。

    “那是个鱼人。”看见过怪物的小姑娘说,“身材很高,至少两米,身体非常的健壮……它把人拖到了甲板上,全部啃掉之后就随便进了一间屋子。”

    “之后呢?”宋永宁问。

    “之后房间就变了。”小姑娘说,“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儿。”

    现在房间在不停的变化,想要从无数的房间里找出这个怪物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况且就算找出来了,他们打不打得过还不一定呢。

    阮南烛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一直没说话。

    林秋石的目光则落在了还在甲板上盘旋的蚊虫身上,他走到蚊虫旁边,伸手抓住了一只,看见手里的蚊虫微微蹙起了眉头。

    “怎么了?”阮南烛发现了林秋石表情的异样。

    “你见过这样的蚊子么?”林秋石摊开手心,露出刚抓到的蚊虫。

    阮南烛看到林秋石手里的蚊虫后便微微一愣。

    只见那蚊虫居然长了一张人脸,虽然这人脸十分狰狞,但的的确确是人的样子,有眼睛有鼻子,还有一个长长的如同口器般存在的针形嘴巴。

    这蚊虫不过米粒大小,需要很仔细看才能看出它的模样。

    看着这蚊虫,阮南烛却是想起了什么,他道:“你记不记得刚开始出现在我们眼前的npc?”

    林秋石想了想,明白了阮南烛想说什么,他道:“你是说他身上的那些虫子?”那个npc身上的确附着了密密麻麻的虫子,只是当时他们都没有细看,此时看到这些蚊虫可怖的模样,却是联想到了他身上的那些东西。

    “嗯。”阮南烛说,“他好像是在餐厅里。”

    林秋石看了眼表,现在差不多也是吃午饭的时间了,道:“走吧,过去看看。”

    他们现在每天吃的东西,都是这个身上布满了蚊虫的npc端过来的。说实话这实在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因为看着他身上密密麻麻的虫子,总会让人不由的想到会不会掉几只在他们的餐盘里面。

    阮南烛倒是想出了个办法,他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了一个暖宝宝,然后撕掉了后面那用来粘贴的一面,再到那个npc周围转了一圈,没一会儿回来后,那暖宝宝上面就沾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蚊虫。

    在观察之后,他们确定这npc身上的小虫就是他们在甲板上看到的那种——长了一张人脸的虫子。

    “好恶心。”顾龙鸣对此表示了极度的厌恶,“该不会这船上的蚊虫都是这玩意儿吧?我昨天晚上还顺手打死了几只。”

    “大概率是。”林秋石看着这蚊虫,若有所思,“你说……这蚊虫会不会和迷宫有什么关系?”

    “你的意思是……”阮南烛看向林秋石。

    林秋石点点头,说出了一个字:“线。”

    显然,他们所在的迷宫,和米诺陶诺斯的迷宫大有不同。每一间房间都在不停的变化,所以只是棉线肯定是不可能找出藏在迷宫深处的怪物的,那线是否有另一种存在方式呢,比如他们眼前的小虫……

    顾龙鸣眼前一亮:“有可能!”

    这种人面的蚊虫似乎对血液有特殊的感应,所以怪物吃掉了人后,身上肯定会沾染许多血迹,说不定蚊虫真的可以帮助他们找到怪物的踪迹。

    “那蚊虫的来源……”顾龙鸣把眼神移到了那个面无表情的npc身上,苦着脸道,“该不会是要从他身上得到吧。”

    “大概率。”阮南烛说。

    顾龙鸣:“……”说实话,他连多看几眼那个npc都觉得恶心。

    “如果蚊虫是线,那什么是酒?”林秋石撑着下巴,摆弄着面前看起来毫无食欲的死鱼,“我觉得这比较重要。”

    神话传说中,忒休斯利用线团进入了迷宫找到了米诺陶诺斯后,杀掉了正在喝开胃酒的米诺陶诺斯。

    显然,酒在这里也有着别的意象,只是目前还没有头绪。

    开胃酒?这船上可是一点酒都没有,昨天顾龙鸣还抱怨过,说一艘这样的船上没有酒简直是不正常的事。

    他们三人没碰桌子上的死鱼,继续吃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干粮。这些干粮还可以支撑至少十天,完全足够他们离开这扇门了。

    这扇门npc给他们的时限是十天,也就是说如果在十天之内他们没能发现门离开这里,船上肯定会出现一些糟糕的变化。

    “十天后船真的会到岸吗?”顾龙鸣问。

    “不可能到岸。”阮南烛说,“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时限一到,怪物发狂,杀一批人,然后再次进入轮回。”再次经历十天,然后循环往复,直到船上只剩下一个人——那人在门规则的保护下就是无敌的,想怎么搞怎么搞,找出钥匙和门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顾龙鸣觉得这事情有点问题,“可是如果是一般人,也不能很容易的联想到一些事吧,比如这蚊虫。”他点了点被林秋石放在桌子上的人面虫,“一般忍能注意到?”

    阮南烛:“门里面时间多的很,你可以慢慢的想。”他语气很淡,“在疯之前出去就行。”

    顾龙鸣:“……”

    林秋石却从阮南烛的话里想起了黑曜石曾经带回来的一个新人,秦不殆,他似乎就因为进门的时间太长,而导致出门之后也没办法恢复过来,最后被处理掉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npc把食物发放完毕,转身走了。

    林秋石见状跟了上去,却看见这npc随便进入了一个房间后,便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过npc应该是固定时间出现的,不用担心他会消失,只是他们要怎么收集他身上的蚊虫呢……这倒是个比较麻烦的事。

    用瓶子?用鲜血?可是哪里来的鲜血呢?他们正在讨论,餐厅里却再次起了争执,这次争执的对象,是那个晕船晕的看起来快要断气的沈觉新和今天早晨失去伙伴名叫简千媛的女人。

    因为亲眼看到自己伙伴被啃食了一半,她的情绪似乎受到很大的影响,一直显得非常的暴躁。

    不过她暴躁的情绪,不是让人觉得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她那可怕的吃相。

    在所有人面对眼前这不新鲜的死鱼而表现出的厌恶时,她却好像喜欢上了这种食物,一个劲的往嘴里塞着那泛白发臭的鱼肉,且脸上全是餍足之色,看起来格外的幸福。

    旁边的沈觉新本来就晕船,看着简千媛抓着鱼肉大快朵颐的样子,终于是没忍住,狼狈的朝着外面跑去,直接在甲板上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他的行为却好像刺激到了简千媛那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神经,她大声的吼叫起来,甚至用力的拍打着桌面咆哮道起来:“你吐什么吐,你是不是觉得我恶心!!”

    沈觉新被吼的莫名其妙,解释自己只是晕船。

    “那你为什么刚才不吐。”简千媛冷冷道,“为什么在我吃东西的时候吐——”

    沈觉新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刚才一直忍着,只是这会儿忍不住了。”

    简千媛直接把手里的鱼头砸道了沈觉新身上,喉咙里发出压抑着的吼叫,沈觉新被这么一砸也火了,便和简千媛吵了起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的不可开交,最后沈觉新吵着吵着,差点没在简千媛面前再吐一次。

    其他人见状不妙,赶紧把他们两个拉开。

    简千媛的情绪却还是很暴躁,把拉架人的手挠出了几条血印子,无奈之下,众人只好随便找了个东西,把她绑起来后,让沈觉新赶紧离开餐厅。

    “算了,你也知道她朋友刚死,她一个姑娘,你就别和她计较了。”大家劝说沈觉新,让他冷静一点。

    “她简直莫名其妙。”沈觉新委屈的说,“又不是我想吐,而且那个鱼她怎么吃的下去啊……。”

    众人都没吭声,沈觉新说的其实有些道理。这鱼的味道简直不是给人吃的,肉的口感是粉的,一抿就碎了,没有放盐,仿佛放了好久,甚至还能闻到一股子淡淡的腐臭味。前面几天简千媛自己还抱怨鱼肉,没想到今天居然吃的津津有味,连鱼头都一起啃了,看的旁边的人心情复杂了许多。

    这会儿简千媛被绑在椅子上,情绪总算也冷静了下来,她道:“你们把我放开吧,我不会再和他吵架了。”

    “千媛,你冷静一点,我们知道你很难过。”有人还在劝,“你要坚强一点。”

    简千媛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旁人便替她松了绳索,将她放了下来。他们以为简千媛被放开后会离开,却不想她再次坐到了餐桌面前,继续啃起了那恶心的鱼肉。

    众人看着这一幕,表情都难看了起来。

    顾龙鸣实在是没忍住,小声的问了句:“好吃吗?”

    简千媛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不好吃又怎么样,你难道有其他东西可以给我吃?”

    顾龙鸣:“……”

    虽然得到了如此的回答,但看简千媛吃东西的模样,显然是非常享受,她似乎觉得口中腥臭的鱼肉格外美味,动作完全没有任何的任何停顿,不停的往嘴里塞着死鱼。

    面对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离开餐厅,朝着外面走去,显然是觉得有些恶心,再继续看下去,恐怕会有人坚持不住像沈觉新那样直接吐出来。到时候简千媛看见了,恐怕又是一通闹。

    “她怎么吃得下去啊。”顾龙鸣脸色铁青的说。

    “你觉得简千媛有没有撒谎?”阮南烛忽的开了口。

    “什么?”顾龙鸣一愣。

    “你是说昨晚发生的事,简千媛隐瞒了什么?”林秋石说完这话,朝着餐厅的方向看了一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