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迷宫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21章 迷宫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七零年代美滋滋     然而这东西出现的时间不过刹那, 很快便再次消失在了三人的眼前, 只余下门内一片寂静的黑暗。

    顾龙鸣吞了吞口水,道:“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东西肯定不是人,没有人会有一双黄色的眼睛。

    “不知道。”林秋石说,“我没能看得太清楚。”他看向阮南烛,却见阮南烛的眉头皱着。

    阮南烛说:“是个人形的生物, 身上全是鳞片。”他道,“眼睛是黄色的……”

    “难道是美人鱼?”顾龙鸣觉得要是这样可能还勉强能得到点安慰。

    “有可能是美人鱼。”阮南烛笑眯眯的看着他, “只是是那种脑袋变成鱼的美人鱼。”

    顾龙鸣被阮南烛说的画面打了个寒颤。

    眼前的门虽然露出了一个缝隙, 但他们都没有了继续探索的欲望,而是选择离开。临走时阮南烛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他道:“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是暂时别碰里面的东西。”

    接下来, 三人抓紧时间去探查了船上其他的位置,发现这艘船其实很大,至少可以容纳几百人,甚至在夹板底下还藏着炮筒, 虽然他们在船上没有看到弹药的存在。

    就在他们在船上到处穿行收集信息的时候, 甲板上却起了一阵骚动, 似乎是有人出了什么事。

    林秋石赶到甲板时,看见昨天那个哭的最惨的姑娘居然坐上了这艘船唯一的救生艇, 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两人手里都握着桨,身边还放着充足的淡水和食物——显然, 他们是想从这艘船上脱离出去,自己划船离开。

    “快回来,你们会死的!!”看到两人举动的人群发出嘈杂的声音,其中已经有好心的老手在给两个不怕死的新人提示了,那老手冲着他们挥着手臂,大喊道,“其他地方不能去,真的会死的,你们快回来——”

    “你们不要想骗我!”女孩却尖叫起来,她恨恨的看向满船的人,“我才不要和你们一起走,你们一定会把我带到可怕的地方去!我要自己走!”

    她说完话,还以为那人会继续劝说,却发现气氛奇怪的沉默了起来,所有人都盯着她坐着的救生艇下面的海水,眼神之中却透着难以言喻的恐惧。

    “怎么了?你们在看什么?”女孩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她的喉咙动了动,表情僵硬的缓缓扭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海面。

    海面很平静,然而颜色却好像出现了问题,一片深沉的黑色笼罩了她下方的海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潜伏在她的周围。

    “啊……”女孩打了个寒颤,看向自己的同伴,“我们快走吧。”

    同伴拿着桨的手也跟着抖了抖,冲着女孩慌乱的点点头,两人便一起划动,企图离开这一片广阔无垠的海域。

    当他们手中的浆和水面接触后,小船下的海水便荡除出薄薄的浪花。然而就在这一刻,女孩听到了一种东西快速游动的声音,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一条巨大的鱼尾便从水中一跃而出,重重的砸到了她所在的那条小船上。

    小船直接被鱼尾砸成了碎片,原本还在小船上的两人瞬间落入水中。而此时,她也看到了眼前大鱼的部分面貌。

    那是一条很难形容长相的大鱼,密密麻麻牙齿如同针一般锋利,张开的巨大嘴巴,可以一口将小船全部吞下,大鱼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淡淡的墨绿色。这条鱼到底有多大她没能看清楚,她只知道,自己甚至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眼见着救生艇就这么被掀翻,众人的呼吸几乎都屏住了。

    而林秋石的反应最快,在船翻掉的刹那,就拿起了旁边的救生圈朝着姑娘和她朋友所在的位置抛了过去。

    在水中翻滚的姑娘用尽最后力气伸手抓住了救生圈,林秋石则飞快的抓着救生圈上的绳索往回拉,嘴里吼道:“抓住了——”

    他们站的位置比较高,所以可以看到海水中这条鱼的全貌。从阴影部分看来,这条鱼几乎有他们所在的船只那么大,不过它似乎并没有攻击人的打算,只是给了这个企图离开的姑娘一个警告。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朝着另一人抛去了救生圈,然后放下绳梯,让两人从海水里爬了起来。

    爬绳梯的时候,那姑娘浑身上下都在发抖,但是好歹是爬上来了,一到甲板上,她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都告诉你了不能走了。”林秋石记得说话这人好像是叫宋永宁,是个脾气比较好的老手,他对着姑娘道,“赶紧去换身衣服,休息一下。”

    “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浑身发抖的姑娘想到了那条巨大的鱼,她声音微弱,“它就潜伏在了船的周围?会不会攻击船?”

    没人知道答案,于是只能沉默的看着她。

    这种沉默让这姑娘愈发不安,但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抹着眼泪和同伴一起离开了。这次意外好歹是有惊无险,看来这只是门对于不懂规则的新手的一个教训。

    林秋石又朝着深色的海水里望了一眼,看见那条巨大的鱼也不见了。

    见到一切都平息下来,站在甲板上的众人渐渐散去。

    “我们也走吧。”阮南烛说。

    林秋石点点头。

    这件事似乎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插曲,对于这扇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午饭时间,食物依旧是那些让人作呕的死鱼,他们三人没有吃鱼,而是拿了点面条拌老干妈吃了。

    其他人看到他们居然还带了老干妈,都纷纷投来艳羡的眼神。

    有个年轻男人实在是没忍住,厚着脸皮过来问阮南烛要了一勺,阮南烛看了他一眼,居然好心的给了他一勺。

    “谢谢谢谢。”男人道谢道,“我叫沈觉新,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说!”他脸色不太好,皮肤蜡黄,看起来简直像是得了重病。

    不过林秋石记得他,知道他是那个晕船晕的最厉害的兄弟,昨天一天都躺在床上,这会儿能坚持着站起来,已经很了不起了。

    顾龙鸣在吃饭的时候眼神一直在餐厅里转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十分的严肃。

    等到午饭结束,他说他有了一点想法。

    恰巧林秋石想上厕所,便让他们先聊着,自己一会儿就过来。

    他们两人在船体走廊上寻了个隐蔽的角落,小声的交谈起来。

    “萌萌。”顾龙鸣说,“你还记得线索里提到的米诺陶诺斯的祭品吗?”

    阮南烛道:“记得,怎么了?”

    顾龙鸣说:“神话故事里,说祭品需要七男七女,我们现在不是刚好有十四个人吗?”他停顿片刻,语气十分的严肃,“而且我刚才在餐厅里数了人数,刚好是七男七女!”

    阮南烛听到了顾龙鸣的推测,却沉默了片刻,道:“七男七女……加上我吗?”

    顾龙鸣莫名其妙:“当然要加上你了。”

    阮南烛靠在栏杆上没吭声。

    顾龙鸣挠挠头:“你怎么不说话啊?”

    阮南烛想了想,道:“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说着便对着顾龙鸣招了招手。

    顾龙鸣还是一头雾水,刚凑过去,就看见阮南烛居然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卧槽!!”顾龙鸣瞬间脸红了,道,“你做什么——等等……”他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的凸起,眼神有点呆滞,“那是什么啊?”

    阮南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凑到了顾龙鸣的耳边,不再使用伪声,声音低沉充满磁性,是属于男人的声音:“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不是余林林的女朋友,我是他男人。”

    顾龙鸣:“……”他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如遭雷击来形容了,他一脸惊恐,几乎是用看到了世界末日的眼神在看阮南烛。

    “所以不是七男七女。”阮南烛说,“当然,不排除有女扮男装的人。”

    顾龙鸣没说话,他还没从打击中走出来。

    阮南烛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别急,慢慢来,总能接受的。”

    顾龙鸣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幽怨的来了句:“那他还那么嫌弃我扮的女高中生,哼,死鬼。”

    阮南烛:“……”他看了看顾龙鸣的体型,想了一下这人扮成姑娘的模样,觉得陈非可能和顾龙鸣可能会有共识。

    林秋石并不知道阮南烛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上完厕所出来,就看见顾龙鸣失了魂似得表情,奇怪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没事。”阮南烛说,“只是告诉了他一点小小的真相。”

    林秋石:“……”没出事那顾龙鸣这幽怨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对了,刚才你想说什么来着?”林秋石问。

    “没事了。”顾龙鸣说,“现在已经没事了。”

    林秋石简直莫名其妙。他本来打算详细的问一问,却听到二楼的餐厅里传来的惊恐的叫声。三人对视一眼,便匆匆的赶了过去,看见一个人站在餐厅里面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打转。

    “出什么事了?”林秋石问。

    “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那人眼神里是满满的恐惧,不停的重复着同一句话,“不见了,明明就在旁边的,就在旁边的——”

    “你冷静一点。”林秋石劝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仔细说说,或许我们能帮上忙!”

    那人看了林秋石一眼,颤声道:“屋子不见了,我们的屋子不见了……”

    阮南烛:“什么意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道,“走,我们出去看看!”

    阮南烛急促的转身,走出了餐厅,当他们看到了周围的房间时,终于明白了那人言语中的含义——除了餐厅之外,所有房间的位置都变了,原本应该是在船舱底部的房间居然出现在了餐厅附近,而原本餐厅旁边的屋子,此时却都不见了踪影,应该是移动到了其他的位置。

    看到这种变化,第一时间,林秋石的脑海里便浮出了两个字:迷宫。

    “原来是这个意思。”阮南烛说,“真让人意外。”

    “但是餐厅的位置怎么没变?”顾龙鸣有点奇怪这个。

    “迷宫总是要有起点的。”林秋石整理着自己的思路,“餐厅应该就是这个迷宫的起点。”

    “那终点在哪里?”顾龙鸣道。

    “终点自然是在米诺陶诺斯所在的地方。”阮南烛说,“当然,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扇门里的米诺陶诺斯到底指什么。”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赶到了餐厅,敏感的人还没进餐厅就已经发现了周围环境出现的变化。

    “那我的房间去哪儿了?我的包还放在房间里没带出来呢!”有人在发现这情况之后马上慌了,转身便打算跑走,“我要去找我的包!!”这人匆匆的转身,朝着原本卧室所在的地方跑去了。

    但他能不能找到,就是另外一回事。

    然而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身边的房屋竟是再次产生了变化,起初是房门上面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接着房门外面的编号便出现了变化——显然,这些房子变化的时间非常的短,林秋石看了看时间,大概在五分钟左右就会换上其他的房间。

    万幸他们的习惯是把东西随身带着,不然恐怕会和刚才那人那样慌乱无比。

    不过在房间里面的人似乎不会出什么意外,因为就在这次变化后,他们面前的房间里居然走出来了一个人,那人也是满脸茫然,道:“我不是在一楼么?”他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站在餐厅的旁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没人回答他的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不断变化的屋子上面,死寂如同瘟疫一般在众人面前弥漫开来。

    林秋石看着眼前变化的迷宫,却想着线索里的内容,想着米诺陶诺斯到底意味着什么。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众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恐慌,不过很快就有人调节了情绪,开始继续探查。

    这时候精神状态的差异就显露了出来,至少能早点冷静下来的人还有一线生机。

    林秋石他们也尝试去找了之前住的房间,但发现根本就找不到。房间的变化是五分钟一次,每次变化所有房间都会离开原来的位置,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遍所有的房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大部分人都精疲力竭的放弃了。

    林秋石也跑的有点累,站在甲板上看着海面休息。

    随着天色渐暗,海面也开始被呼啸的海风吹的荡起浪花,天空中五黑的云层也压了下来。

    顾龙鸣站在林秋石的身边,道:“我们晚上睡哪儿啊。”这下昨天给的钥匙彻底没用了,也为难了他还厚着脸皮去换了一把。

    “随便找一间睡吧。”林秋石说,“有床就行。”

    林秋石说话时,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扭头看去,却是发现白天那个企图想要坐救生艇逃跑的新人,她站在离林秋石还有些远的地方,目光有点迟疑:“那个……余林林……”

    林秋石道:“请问你有什么事?”

    她飞快的看了阮南烛一眼,又收回了目光,有些略微不自然道:“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单独说可以吗?”

    林秋石看向阮南烛道:“萌萌?。”他在尊重阮南烛的意见。

    “去吧。”阮南烛表情淡淡,一点没有紧张,随便摆摆手,“早点回来。”

    林秋石点点头,这才跟着那姑娘走了。

    顾龙鸣在旁边笑眯眯道:“你不担心么?”

    “担心什么?”阮南烛反问。

    顾龙鸣说:“担心其他人勾搭余林林啊。”

    阮南烛道:“你觉得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顾龙鸣老实道:“你。”虽然你是个大吊萌妹。

    阮南烛:“你觉得我厉害还是她厉害?”

    顾龙鸣:“你……”

    阮南烛摊手:“余林林又没瞎,所以我担心什么?”他又不是青春期的小女生需要寻找安全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必吃那么幼稚的醋。

    顾龙鸣干脆给阮南烛竖起了佩服的大拇指。

    再说林秋石和那姑娘走到了甲板的另一边,她时不时朝着身后望去,看起来非常的不安。

    林秋石也没急着问,等到他们离阮南烛足够远了,姑娘才开了口,她道:“那个,不好意思,我想问,你和那个女生是男女朋友吗?”

    林秋石点点头,承认了:“她是我爱人,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我小沫就行了。”小沫说,“我是第一次进门,原来还可以带其他人一起啊。”

    林秋石道:“可以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小沫吞了吞口水,她迟疑道:“我……我看见,你女朋友和他身边那个男人……”

    林秋石一愣,知道小沫说的那个男人是顾龙鸣:“他们怎么了?”

    “他们有一腿!!”小沫急急的说,“就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刚好路过楼上,你当时不在,我亲眼看见他掀起了裙子给那个男人看!”

    林秋石:“……”他听到了小沫说的话,一时间陷入漫长的沉默。阮南烛裙子底下到底是什么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我没有骗你!”林秋石的沉默似乎给了小沫一种错觉,她赶紧分辨,“他掀完裙子之后还凑到那人耳边说了话!”

    林秋石:“……”他有理由相信阮南烛这戏精在掀裙子之后会兴奋的问顾龙鸣大吗?

    也难怪顾龙鸣今天下午都是一副浑身不守舍的样子,从头到尾都对他欲言又止,想来是精神遭到了核能打击。

    小沫道:“余林林你不要太难过……你是个好人。”她叹气,“要不是你今天给我扔了救生圈,我可能已经没了。”看来她特意找到林秋石说这件事,也是为了报白天林秋石对她的救命之恩。

    林秋石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于是最后说了句:“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沫道:“你……怎么办呢?”

    林秋石安静片刻,然后道:“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小沫:“……”在林秋石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她仿佛看到林秋石的头发在隐隐发出绿光。

    “毕竟我爱他啊。”爱他,就要容忍一个戏精般的他,林秋石对着小沫道了谢,转身离开,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小沫表情扭曲,似乎半晌都没缓过来,看他这反应,显然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也就是说余林林已经习惯性戴绿帽子……做出如此猜测的小沫心情极为复杂极了,最后离开甲板时,一张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

    “她和你说什么了?”林秋石一回来阮南烛就问。

    林秋石看了他一眼:“你。”

    阮南烛:“我?”

    林秋石:“你下午的时候和顾龙鸣在一起做什么了?”

    阮南烛和顾龙鸣对视一眼,顾龙鸣终于是没忍住,说:“余林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林秋石说:“告诉你什么?”

    顾龙鸣:“告诉你爱人是个男人啊。”

    林秋石:“性别重要吗?”

    顾龙鸣呆呆道:“不重要倒是不重要……”

    林秋石:“那说不说不都一样,这天都要黑了,走吧,去睡觉。”说完这话,阮南烛就挽起了林秋石的手,靠在了他的肩头,冲着顾龙鸣微妙的笑了笑。

    顾龙鸣:“……”祝萌求求你别笑了,你真是笑的像个祸国殃民的妖妃,而林秋石就是那个因为妖妃而变得昏庸无比的皇帝。

    林秋石则是看了阮南烛一眼,和他眼神交流:好玩吗?

    阮南烛:好玩死了。

    林秋石:那你继续玩。

    阮南烛:爱你哟,我的宝贝。

    多了一个观众的戏精阮南烛,显然此时已经完全沉迷在了剧本之中无法自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