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小玫你好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18章 小玫你好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     林秋石性子温和, 但就是这样温和的人生起气来, 却让阮南烛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不过到底是在门里面,林秋石也没有因为自己和阮南烛的一些问题,耽误了正事。

    他公事公办的把阮南烛被关进屋子之后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阮南烛,关于其他人的反应,而小蓟的一举一动, 更是重点。

    阮南烛仔细的听完后,问道:“他是第一个问你钥匙所在位置的人?”

    “对。”林秋石点点头。其实这事情有点奇怪, 小蓟既然和箱女合作了, 那他应该巴不得钥匙被埋掉,但他却作为出头者, 甚至不惜引起林秋石的反感也想要让阮南烛把钥匙交出来。

    如果小蓟不是内应,那他的所作所为还无可否非, 但此时他内应的身份一曝光,这个举动就变得不太正常,充满了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我觉得这个小蓟还知道些什么。”阮南烛故意想让林秋石多说几句话,“你觉得呢, 林林?”

    “嗯。”林秋石淡淡道, “我猜测, 他可能知道隧道的位置。”

    在知道钥匙和隧道的情况下,就能离开这座洋房。小蓟估计也是怕到时候箱女那方出现什么意外, 在给自己找其他的出路。

    “只是怕不说。”梁米叶坐在另外一张床上, 她道,“不知道小玫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说出来。”

    阮南烛若有所思。

    他们讨论了一会儿, 便起床洗漱,打算先去餐厅。

    此时小蓟还被捆在餐厅里面,晚上他们留了孙元洲和他搭档两个人守夜,昨天一晚上都没什么动静,并无什么特别的意外发生。

    在去餐厅之前,林秋石去了昨天小蓟所说的藏起灭火器的地点,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却发现这箱子里已经藏了一个箱人。

    “有箱人。”林秋石道。

    阮南烛想了想,道:“米叶,你去把任如远叫过来。”

    梁米叶点点头,去楼上把任如远叫下来,任如远也是很懂,手里拿着汽油就过来了,道:“那我用在上面了。”

    “用吧。”阮南烛道。

    接着任如远便将汽油淋在了箱子上,然后点了一把火。木箱着火片刻后,里面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随后箱子盖子打开,从里面爬出来了一个浑身皮肤惨白的人,这人四肢扭曲,整个人都团在一起,不停的蠕动挣扎,但火焰却点着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种蛋白质烧焦的恶心味道。

    洋房里的其他人听到这动静,都围了过来,看到了这可怕的一幕。

    林秋石却注意到了什么,他舔了舔嘴唇,表情有点不好看。

    大概几分钟后,这个箱人的惨叫声才渐渐小了,变成了焦炭一般的模样。

    众人看着一动不动箱人,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直到小玫的声音在屋子门口响起,她说:“这不是魏修德吗?”

    “这应该是他变成的箱人。”孙元洲看了小玫一眼,“既然已经变成箱人了,就已经算不得是人了。”

    “是么。”小玫含糊的应了声。

    林秋石屏住呼吸,走到了箱子面前,看向了箱子里面,果然,一个红色的灭火器正静静的躺在箱子深处,他伸出手将灭火器拿了起来,转身递给孙元洲。

    孙元洲却没有接,道:“你们拿着吧,合适的时候就用,反正这东西也是为了救大家的命。”

    林秋石看向阮南烛,见他点了点头,才将灭火器收了起来。

    这屋子里到处都弥漫着人体被烧焦的恶臭,拿到灭火器后,众人便纷纷离开不想再做停留,只有小玫站在门口,许久没有动。

    林秋石看了她一眼,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到了餐厅,林秋石却发现本来该有十一个的人又少了两个,他们等到了九点左右,却还是没看见那两个人,他们便知道,这两人应该不会再来了。林秋石记得这两人已经饿了三天左右,看来是坚持不下去,在今早又去开了箱子……

    此时人数只剩下九人,整个洋房里布满了箱女制造的箱人。

    恐惧、饥饿和绝望足以摧毁一个人所有的神志,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在这里都是正常的,

    小蓟一天没吃东西,也没怎么睡觉,和昨天相比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只是小玫看见他的模样,却是一点都不同情,她进到餐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把和椅子绑在一起的小蓟踹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看见了也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毕竟如果他们没有发现小蓟的内应身份,恐怕会被他害的更惨。

    阮南烛坐在小蓟的旁边,嚼着面包,道:“小蓟,你说吧,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小蓟一言不发,用怨恨的眼神盯着他们。

    “我觉得你最好搞清楚。”阮南烛说,。“你现在的敌人不是我们,而是箱女,我们是不能杀了你的,箱女却可以。”他把玩着手里的残叉,“你觉得你下一个开的箱子,会是空的还是箱人?”

    小蓟条件反射的想要张嘴反驳,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没能说出来,因为他发现,阮南烛说的的确如此。

    一旦他没了利用价值,箱女对他决不会手软。就像被找出身份的田谷雪一样……

    “你们保证不会伤害我么?”小蓟说,“如果你们能保证这个,我就说出来。”

    “当然可以。”阮南烛笑了笑,“况且门里不能杀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蓟陷入沉思。

    林秋石却是注意到,站在小蓟旁边的小玫在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露出怨怼之色,林秋石以为她会说点什么,但最后她还是保持了沉默。

    “好,我可以告诉你们隧道的位置。”小蓟说,“但是,我不能保证那个隧道的位置有没有被替换。”

    “你是什么时候开出来的?”阮南烛问。

    “很早就开出来了。”小蓟说,“大概是进来的第一天。”他淡淡道,“所以我之后一直想要得到钥匙……”只要他拿到了钥匙,就能第一个离开这里,根本不需要与虎谋皮和箱女继续合作。

    只是没想到最后钥匙落在了阮南烛的手里。

    “走,带着他过去看看。”阮南烛道。

    他们一行人去了小蓟说的房间,一楼的厨房,厨房里面一共有八个箱子,上面有三个箱子都贴着便签,看起来是打开过的。小玫站在其中一个箱子的旁边用手摸了摸,林秋石记得她的恋人就是因为开了这个箱子失去了生命。

    “哪一个?”阮南烛问。

    “这个。”小蓟指了一个靠近门边的箱子。

    “既然你说隧道在里面,那就请你先打开吧。”小玫冷冷的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小蓟怒道,“箱女肯定在里面藏了箱人,我这么打开不是找死么?你们不是有可以判断是否有箱人的工具吗?快拿出来用啊!”

    孙元洲便拿出了昨天从小蓟身上得到的听诊器,仔细听了听后道:“有声音。”

    “有声音也没关系。”阮南烛淡淡道,“只要确定是这个箱子,就可以直接使用白木椿。”他把道具拿了出来。

    白木椿可以杀死箱女,自然也可以杀死箱人。

    “那就简单了。”小蓟道,“只要先对着箱子使用了白木椿,确定箱子里没了其他的东西,不就可以直接出去了吗?”他有些激动的笑了起来,“我们马上可以离开这里了!”

    现在屋子里还剩九人,除了小蓟和小玫之外,全是老手。

    他们两个新人虽然是被魏修德骗了进来,但只要能从门里面出去,就收益巨大——他们可以直接跳过九扇门,获得漫长的生存时间。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要用吗?”孙元洲看了阮南烛一眼。

    “等等。”阮南烛却观察着墙角的箱子,扭头问道,“你第一天就开出了隧道对吧?”

    “是,怎么了?”小蓟说。

    “那你什么时候开出动来动去这个技能的。”阮南烛问。

    小蓟一愣:“我一进门就找到了……”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身体不自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你什么意思?”

    阮南烛道:“我的意思是,你觉得箱女存不存在使用这个技能的可能性。”

    小蓟陷入沉默。

    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箱女在第一天,他们到达这栋洋房的时候就哭过一次。只是那次众人都没有放在心上,而且根据规则书,有些技能是可以长期使用根本不用嚎哭的,比如虚假的回应就是如此。

    在现实的桌游里面,箱女虚假的回应这个技能是她的被动技能,玩家无论何时何地对她进行询问,得到的都可能是错误的答案。

    小蓟一想通这件事,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他重重吞咽了一口口水:“你的意思是,这箱子可能已经被换掉了?”

    “是的。”阮南烛说,“存在这种可能性。”他道,“当然也可能是我们多虑了。”

    然而在生命面前,哪有什么多虑,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就是百分之百的死亡。

    众人听着阮南烛和小蓟的对话,都盯着眼前的箱子陷入了沉默。

    箱女动来动去这个技能,是可以使用在隧道上面的,屋子里现在一共有八个箱子,也就是说他们有半分之一的概率开出里面的东西。

    “怎么办?”宣子慧有点崩溃了,她的搭档也没了,也两天没有吃饭,她知道自己熬不过第三天,明天一定得开箱。然而只要开箱,就必须面对箱人的威胁。

    小蓟呆愣在原地,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呆呆道:“那怎么办,不然我们再去开开箱子,看能不能开出什么有用的道具?”

    阮南烛却叹了口气,他道:“现在没打开的箱子已经不多了,箱人足足有十四个,加上箱女是十五个,他们肯定都会藏在没有打开的箱子里。”

    没有打开的箱子意味着里面还存在一些他们未曾得到的道具。箱女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他们拿到这些东西的。

    “那怎么办。”孙元洲哑声道,“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

    阮南烛没说话。

    第十扇门的难度摆在这里,想要轻松的通过是不可能的事。眼前的门给他们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到底是要继续在这里耗下去,还是做出八分之一的选择题。

    他们有八分之一的概率找隧道,一旦找错……

    大家都不说话了,眼前的木箱仿佛变成了索人性命的恶鬼。

    阮南烛最后道:“等明天再来看吧,到了明天听诊器有了次数,我们可以看看有多少个箱子是可以打开的。”

    似乎也只能如此了,本以为可以出去的众人却垂头丧气起来,绝望的气息再次弥漫。

    大家各自散去,把被捆起来的小蓟一个人留在了餐厅。

    梁米叶说:“门的意思难道是要我们都去死??”还有九个人,还有八个箱子,如果拿命去试,还真是刚好能试出来,只是谁会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其他人做跳板呢。

    阮南烛淡淡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看向林秋石,却见到林秋石正在思考什么。

    阮南烛道:“林林,你怎么不说话?”

    林秋石看了他一眼:“说什么?”

    阮南烛道:“随便说点什么。”

    林秋石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阮南烛道:“你……”

    林秋石似乎猜到了阮南烛想说什么,做了停的手势:“说好了,现在只谈正事。”

    阮南烛瞬间委屈了,道:“林林……”

    林秋石没给他搭上戏台的机会,直接站起来,道:“我去看看小玫。”

    阮南烛:“……”他轻叹一声,扭头却看见梁米叶幸灾乐祸的表情。

    阮南烛:“好看吗?”

    梁米叶咯咯直乐:“好看好看。”在外面如此高冷的阮南烛却拿林秋石没什么办法,这八卦她是看的相当高兴了。

    林秋石在屋子里溜达了一圈,便去了一楼的餐厅。

    此时洋房已经完全不像之前几天那么热闹了,一到夜晚,整栋楼都陷入了死寂之中。但林秋石走到餐厅门口时,却看见小玫坐在餐厅里面,手里拿着一瓶酒,在慢慢的喝。

    她的对面就是小蓟,小蓟嘴里被塞了一块布,表情惊恐的看着小玫。

    “小玫?”林秋石叫出了她的名字,“怎么不去休息?”

    小玫听到了林秋石的声音,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睡不着。”她又喝了一口酒,道。

    林秋石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

    小玫问他要不要喝酒,林秋石拒绝了。

    “在知道祝萌没了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小玫说。

    林秋石道:“我要为他报仇。”

    小玫道:“弄死那个内奸对吧?”

    林秋石看了小蓟一眼,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小玫说,“如果不是小蓟,我们可能早就出去了,他不但帮箱女,还给我们使绊子,这种人啊,真是该死。”她的语气轻描淡写,但坐在她对面的小蓟却剧烈的挣扎起来,朝着林秋石投来了求救的眼神。

    林秋石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他不是圣人,一想到阮南烛可能因为小蓟的原因孤独的死去,就无法对这人产生任何的同情。

    一切都是他在自作自受。

    “去睡吧。”小玫说,“太晚了。”

    林秋石道:“你呢?”

    小玫道:“我睡不着,再喝一会儿,你要对祝萌好好的,她很爱你。”她道,“当然,你也很爱她。”她说着这话,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林秋石站起来:“他肯定希望你好好活着。”他说的是小玫的爱人。

    “嗯,我知道。”小玫听到这句话,却是笑了起来,“谁不想好好活着呢,我待会儿也去休息了,晚安。”

    “晚安。”林秋石转身走了。

    他总觉得看见小玫的模样,有些熟悉,仔细想想,那或许就是意识到会失去阮南烛的自己。阮南烛之前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他并不能做到坦然的面对爱人离开,林秋石回到屋子里,看见阮南烛已经躺在床上睡了。

    听到他的脚步声,阮南烛睁开眼看着他,低低的叫了句:“你回来了。”

    林秋石道:“我回来了。”

    阮南烛把被子拉开:“你来陪我好不好?你不在我睡不着。”

    林秋石走到了他的身边,道:“下次不准骗我。”

    阮南烛愣住。

    “你承诺,下次不准再骗我,要演戏也好,可能会死也好,你都要全部告诉我。”林秋石说,“我是你的爱人,我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力,我不需要所谓的为了你好。”

    阮南烛伸手搂住了林秋石的颈项,在他的眉眼上落下安抚的吻,他道:“好,我承诺,以后什么都不瞒着你。”

    林秋石道:“睡吧。”

    阮南烛心满意足,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林秋石会突然想明白,但林秋石到底是肯理他了,他也答应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阮南烛想,他和林秋石相遇中,最幸运的那个,其实是他自己。

    林秋石搂着阮南烛睡了,两人肢体交缠,沉沉入眠。

    第二天早晨六点,餐厅里传来了一声惨叫,这叫声把林秋石唤醒,他睁开眼,看见了阮南烛迷迷糊糊的表情。

    “怎么了?”阮南烛问。

    “出事了。”林秋石说,“下去看看。”

    两人从床上爬起来,和梁米叶一起匆匆忙忙的去了一楼,却是看见宣子慧一脸惊恐的站在厨房门口。

    “怎么了?”阮南烛问。

    宣子慧一个劲的摇着头,指了指屋子里。

    林秋石抬眸望去,却是看到小玫表情冷漠的站在厨房里,手里捏着一把餐刀,到处都是鲜血的痕迹。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最可怕的是,她的四周散落着肢体的残骸,甚至有一些像是用刀割下来的碎肉。

    而本来被绑在椅子上的小蓟此时不见了踪影,林秋石已经猜到了他的下场。

    “小玫!!”林秋石愕然,“你把小蓟杀了?!”

    小玫淡淡道:“有四个箱子是空的,没有隧道,这个箱子里面有个箱人,也没有隧道,还剩下三个。”

    林秋石瞬间明白了,小玫在做什么,她是在逼着小蓟开箱,用小蓟的命来试隧道所在的位置。

    “小玫!门里面是不能杀人的!”林秋石哑声道,“你……”

    “我知道不能杀人,我知道。”小玫淡淡的笑了,“况且我也没打算活下去。”

    她看了看旁边已经被打开的三个空箱子,还有一个正在发出小蓟惨叫声的木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等等——”林秋石猜到了她要做什么,然而他来不及阻止,就看到小玫走到了一个箱子面前,表情自然的伸手抓住了箱子的盖子,她笑道:“其实我不叫小玫,他的名字里有个玫字,我才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化名。”她轻声,感叹,“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她手上微微一动,便将盖子掀开了,露出了里面藏着的箱人。

    然而看到箱人刹那,小玫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双惨白的手抓住了她的身体,而她并没有挣扎,表情竟是变得异常的幸福,她反手抱住了箱子里的箱人,就这样带着满足的表情,被拖了进去。

    林秋石站在旁边目睹了一切,他知道小玫为什么会是这样满足,因为箱子里那个箱人,便是她的爱人。

    站在林秋石旁边的阮南烛,却是忽的开口,他说:“这是好事吗?”

    “是好事。”林秋石很平静的说,“至少对于我是如此。”

    阮南烛不再言语,而是用尽全力牵住了林秋石的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