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生气了吗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17章 生气了吗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盛世医香丹宫之主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     “所以我的听诊器怎么了?”小蓟似乎完全不怕林秋石的怀疑, 他语气尖锐的反问。

    林秋石道:“你今天早晨用了听诊器吧?”

    小蓟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 他敏锐的察觉到林秋石问出的话里似乎是在为他设下陷阱,所以并未回话。

    只是坐在他旁边的小玫却淡淡的道了句:“是,他早上是用听诊器开的箱子,其他人也看见了。”她随手指了指人群里的一个人。

    被小玫指了的人点点头,示意小玫确实没有撒谎, 他道:“我今天路过客厅的时候的确看见小蓟在开箱,也用了听诊器。”

    “哦, 那就是说你的听诊器的确是处于可以使用的状态里?”林秋石说, “既然没有问题,可以给我看看么?”

    小蓟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卖的什么关子。”便伸手将脖子上的听诊器取了下来, 随手扔给了林秋石。

    林秋石接过了听诊器,道:“小玫, 你是不是没有吃东西?”

    小玫点点头,她语气冷淡道:“是,昨天小蓟听出了一个箱人,所以我没有吃东西。”这种事情并不奇怪, 反而很正常, 毕竟现在箱人的数量越来越多, 如果说从头到尾小蓟都没有遇到过箱人,那才是奇怪的事。

    “嗯, 能听到箱人的动静, 就说明这听诊器是有用的。”林秋石说,“那我们现在来试试吧。”他戴上听诊器, 在身边寻了个人,然后将听诊器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不出所料,本该听到声音的听诊器,却无法采集到任何声音,塞进耳朵的那头里面一片安静。

    “什么都听不到。”林秋石说,“你们也可以试试。”他把听诊器丢给了其他人。

    其他人拿起听诊器,仔细倾听之后确定听诊器里面没有任何响动。

    小蓟表情冷了下来,他道:“就凭这个你就想定下我的罪?”

    林秋石摊手:“你的听诊器是坏的,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听到箱子里的声音的?”

    小蓟扬扬下巴,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法子来证明我有罪呢,不好意思,之前我就试过了,这听诊器是特殊的,根本就听不到人的心脏声音。”

    林秋石似笑非笑:“哦?你确定?”

    小蓟道:“门里面的道具本来就和门外的有所不同,余林林,你该不会是想用这个来污蔑我,夺走我的听诊器吧?!”他有些暴躁的用力敲了敲桌子,看起来一副因为被冤枉而要马上要爆发的样子。

    林秋石道:“你确定这个听诊器,听不到心脏的声音,只是个特殊的道具?”

    “不然呢,难道你还比我更了解我的道具?”小蓟咬死了这种说法。毕竟听诊器一直挂在他的身上,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其他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真让人遗憾啊。”林秋石却把听诊器拿到了手里,感叹了一句,“如果你不这么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他说着话,便开始拆卸听诊器。

    听诊器的听筒是可以扭下来的金属圆环,里面安装了一种专门可以扩音的特殊圆片,然而当林秋石扭开圆环,拿出圆盘时,其他人看着听诊器却呆住了。只见圆片后面的空间里,竟是被塞满了一团结实的棉花,牢牢的堵住了听诊器声音传播的途径——也难怪什么都听不到。

    小蓟看到这团棉花,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吼道:“谁让你把我的听诊器拆了的——”他说着就像扑到林秋石的面前把听诊器抢过来,却被旁边早就有准备的孙元洲按住了。

    小蓟见到自己没办法拿到听诊器,便开始骂脏话,那激烈的情绪一看就非常的不对劲。

    面对小蓟的威胁和辱骂,林秋石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他淡定的将棉花取了出来,然后再把听诊器重新装好。这一次,当听诊器的扩音筒放在胸膛上后,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林秋石笑道:“你就是用这种东西,来分辨有没有箱人和箱女的?真不容易。”

    小玫也跟着嗤笑起来,自从恋人死后,她身上似乎就发生了一种不可逆转的变化,完全褪去了新人的那种生涩和胆怯,变得无比冷漠。

    看着林秋书和小玫的互动,小蓟此时也品过味来了,他恶狠狠的看向小玫,骂道:“是你背叛了我?你这个臭/婊/子——是你往我的听诊器里面塞了棉花?!”

    小玫双手抱胸,冷漠的看着小蓟:“是我又如何?”

    “你他妈为什么要卖了我??”小蓟道,“我明明帮你杀了魏修德——”

    小玫闻言却是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伸手抹掉了眼角的泪水,道:“你怎么那么天真?你帮我?你难道不是在帮你自己?况且……”她声音恶狠狠了起来,那语气甚至恨不得从小蓟的身上扯下一块皮,“箱女杀了我爱的人,你却和她合作?你真是该死!!!”

    小蓟喘着粗气,气的眼睛都红了。

    为了防止他挣脱,其他人已经拿出绳索将他捆了起来,林秋石把听诊器装好后,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冷冷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蓟咬牙冷笑:“呵呵,是我又如何,有本事你们杀了我啊。”他的确不是依靠听诊器来判断是否有箱人,因为他一天其实要开的箱子数量是三个,所以必须听从箱女的指示进行开箱,避免出现失误的情况。

    如果他昨天没有说出小玫开的箱子里有箱人的话,他或许还能扳回一城,只是现在看起来,这些人似乎怀疑自己很久了。

    “真遗憾。”林秋石站了起来,走到了小蓟的面前,“你觉得我不敢弄死你么?”他垂了头,盯着小蓟,“总有很多法子的。”

    小蓟被林秋石的眼神盯的瑟缩了一下,随后似乎却被自己这种反应气到了,他咬牙冷笑:“哈哈哈哈,你也是个可怜人!杀了我又怎么样,杀了我你的爱人就会复活?他已经死了——死在了昨天晚上,死在了箱女的手里——你不是想问灭火器在哪里么?我告诉你,是我藏起来的,藏在了箱子里面,你们永远也别想找到!”

    他说完这话,林秋石还没动,站在他旁边的小玫就一脚踹了过来,她直接把小蓟踹倒在地,然后脚狠狠的碾压着小蓟的手,尖叫道:“都怪你,都是你他才会死的,你这个怪物,你这个和鬼怪合作的怪物!!你真该死!!”

    “小玫你冷静一点!”孙元洲赶紧抱住了她,担心她做出什么过激举动,虽然可以出一口恶气,但会把自己也搭进去的。

    “我知道。”小玫停下了动作,冷冷道,“我知道,我不会死的,我要好好活着,替他活着。”她伸手擦了一下眼泪,语气低了下来,“那个箱子本该是我去开……”

    小蓟听到小玫的话,竟是哈哈大笑起来,他用恶毒的眼神看向了林秋石,正打算用更加过分的话刺激眼前这两个失去了爱人的人,却听到门口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随即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出来:“谁说我死了?”

    众人愕然,抬眸朝着门口看去,竟是看到本该死在了昨天的阮南烛竟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阮南烛笑意盈盈的看着众人,缓步走到了林秋石面前,道:“亲爱的,我回来了。”

    林秋石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没应声,小蓟却尖锐的叫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你为什么能活下来——不可能!!!”杀掉阮南烛是他最成功的一步,既埋掉了钥匙,又毁了一个可以杀死箱女的道具!只是这本该死掉的人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朋友,你知道为什么老手不敢带着新手跳太多门吗?”阮南烛看着他,眼神里是满满的怜悯,“因为只有通过了前面门的老手才有底牌,你真当那么多门是白过的?”

    林秋石站在阮南烛的旁边,他打量着自己身边的人,注意到阮南烛的手腕上,多了一圈红色的记号,像是纹上去的,在白皙的手腕上显得格外扎眼。

    “你看,我现在不就好好的么。”阮南烛对着小蓟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啊。”

    小蓟气的浑身发抖,整个人都差点厥过去了。

    “卧槽,祝萌你到底怎么活下来的!”梁米叶看见阮南烛的时候也惊呆了,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你、你不该已经……”

    “我说了,我有底牌。”阮南烛道,“不用太担心……”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暗戳戳的看了林秋石一眼,却见林秋石面无表情,根本理也不理他,不由的在心中暗暗叫糟。

    “先把灭火器所在的地方问出来吧。”林秋石说,“这东西比较重要。”

    “我来问吧。”小玫温声道,她撩起耳畔的发丝,“保证问出来的时候,他还活着。”

    “你要做什么?!”小蓟被小玫的眼神吓到了,又骂了一串脏的不行的脏话,见小玫不为所动,又想打感情牌,“小玫,我是真的喜欢你!不然我也不会帮你杀了魏修德啊!”

    “哈哈。”小玫却是笑了笑,“杀了魏修德?”她淡淡道,“一个愚蠢的新人自然是比聪明的老人好控制多了,况且,我可不相信你最后会放过我。”既然小蓟和箱女达成了协议,为了防止协议出现箱女临时反悔,他一定会杀掉所有人让自己处在门的规则保护之中,小玫要是信了他的鬼话那才是真蠢。

    这一点,小玫看的很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和林秋石合作的原因。小玫说完了话,看向阮南烛:“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

    阮南烛笑了笑,不置可否。

    接着,其他人便开始审问小蓟,想要问出他藏匿的灭火器的位置。林秋石坐在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事实上阮南烛回来之后林秋石就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阮南烛开始还笑着逗林秋石,后面已经察觉出有点不对劲,赶紧把林秋石叫出去说想单独和他谈谈。

    林秋石面无表情的和阮南烛走到了隔间,道:“说吧,你想说什么?”

    阮南烛道:“林林,你生气了吗?”他故意用那张漂亮的脸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小声道,“你不要生我的气嘛。”

    不得不说,如果是平日,林秋石看见阮南烛这模样可能早就不气了,但是今天他只是冷冷的嗯了一声,便不置可否。

    “林林,林林……”阮南烛道,“你不要生气,我看着你生气就难受。”他抓住了林秋石的手,小心的亲吻着林秋石的唇角,“好不好?”

    林秋石不为所动:“我只问你一句。”

    阮南烛道:“嗯。”

    林秋石:“你确定自己可以活下来么?”

    阮南烛道:“自然是确……”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林秋石恶狠狠的打断了,他压抑着马上要喷涌而出的怒气,直接叫出了阮南烛的名字:“阮南烛,都这时候了,你他妈还骗我?!”

    阮南烛道:“林林,我真的有法子的,你还记得‘以人为镜’那扇门里面,我给你的那个红色镯子吗?那镯子可以抵消三次灵异类的伤害……”他扬了扬手腕,露出自己手腕上那个鲜红色的痕迹,“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他说着,对着林秋石讨好的笑了笑。

    然而听到阮南烛的解释,林秋石却冷笑了起来,他道:“你要是确定自己能活下来,会把钥匙和白木椿都放在一起?”他越说越生气,最后几乎是在低声咆哮,“你就这样把我当成傻子糊弄?”

    阮南烛还想再解释,林秋石却已经不想听,他道:“这些事情等到出去了再说吧,我现在心情很糟糕,如果继续说下去,我还会对你发火的。”他说完这话,转身就走,没有给阮南烛留任何解释的机会。

    阮南烛欲哭无泪。

    林秋石当时也以为阮南烛是真的中招了,直到他听到了阮南烛的告别,阮南烛说:“余林林,我爱你。”——这句话直接点醒了林秋石,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阮南烛是觉得自己要死了,那在做最后的表白时至少会叫出林秋石的真名,而不是什么余林林。

    明白了一切的林秋石稳住了即将崩溃的情绪,也把对阮南烛的愤怒,压抑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

    那边的审问也有了结果,小蓟还是将藏灭火器的地方说了出来,至于她用了什么法子,林秋石也没去问。他没有善良到可以原谅差点害死阮南烛的人的地步,不亲自对小蓟动手,已经是他最后的忍耐。

    小蓟坦白了一切,说他刚到这里时,就被箱女蛊惑了。他比死掉的田谷雪幸运很多,一进门就拿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道具,然后还藏起了规则书。

    当然,为了防止其他人怀疑,他将道具藏在了客厅里的某个箱子里面,然后读了规则书后,将规则书放在了餐厅的某个角落。

    之后,小蓟当着众人的面,连开了三个箱子,把道具开了出来,顺便还解锁了箱女的第一个技能。

    而田谷雪,则完全是箱女搞出来的□□,当时阮南烛在怀疑田谷雪的时候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田谷雪的智商完全不像是能胜任这份合作,果不其然,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高调的小蓟,高调的反而让人没有怀疑他。

    而突然出现意外的阮南烛,则让林秋石开始思考这一切。他私下里联系了小玫,让她在小蓟的听诊器里做了手脚,之后他运气不错,小蓟直接露出了破绽,让林秋石确定了他内应的身份。

    事情一切顺利,除了某个骗他的人。

    阮南烛,肯定早就料到了还有第二个内应,甚至猜出了第二个内应会对他动手。为了不把林秋石牵连进去,他隐瞒了一切,独自承受了箱女两个技能。事实上阮南烛所做的一切都存在风险,他就算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镯子可以挡下箱女的伤害,但还有百分之二十的风险,所以他才会选择留下钥匙和道具,独自进了关押田谷雪的屋子。

    道理林秋石都懂,他却还是控制不住的生气了,一想到阮南烛会孤独的死在房间里,甚至连尸体都见不到,他就觉得难以接受。

    “你们没事吧?”两人出来之后,身边那微妙的气氛让人着实有些担忧,梁米叶小声的问了句。

    “没事。”林秋石很冷淡的说,“能有什么事呢?”

    梁米叶:“……”你们这样可不像没事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在阮南烛的脸上看到那讨好的表情。

    “宝宝你饿不饿啊?”

    “不。”

    “宝宝你渴不渴啊?”

    “不。”

    “宝宝……”

    “别叫我宝宝。”

    “林林……”

    “闭嘴。”

    以上为两人的对话,听的旁边人的表情都微妙了起来,孙元洲压着笑意,干咳了几声,说你们两个可真有情趣,不过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还是讨论一下关于箱女事吧。

    关于他们目前得到道具和到底要怎么杀死箱女离开这里,才是现在的重中之重。

    “我们时间最多只有六天。”阮南烛说,“六天之后箱女应该就能再次发动‘就在你身边’,如果那时候我们还没出去……恐怕也出不去了。”

    “现在我们可以杀死箱女的道具是白木椿,只要找到了箱女所在的位置,就能对她动手,她要使用技能,就必须嚎哭。”孙元洲也理清了自己的思路,“我们只要等待……”

    “对。”阮南烛道,“但是白木椿只能使用一次,如果用错了地方,我们就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白木椿是必须要在箱子打开之前使用的,他说,“之前从门口塞进来的汽油也没有使用,这也是个重要道具。”

    “嗯,只是不知道箱女的箱子和其他人的箱子有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林秋石道,“如果听诊器能分辨出这两者的区别是最好的,如果不能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从目前来看,箱女嚎哭时,他们只能确定她所在的房间,并不能确定具体是哪一个箱子。

    所以他们其实也是存在风险的。

    “如果能再找到一些道具会比较稳妥。”阮南烛道,“但是时间不等人。”

    众人都沉思起来。

    今天箱女似乎是发现了情况不太妙,竟是没有使用技能进行嚎哭,林秋石只能确定箱女是在一楼,具体位置,还不知道。

    箱女不哭,他们也没有什么进展,只能等待。

    等待的时候,阮南烛一直厚着脸皮和林秋石说话,林秋石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后来烦了就懒得再吭声,低着头玩手机。

    阮南烛露出幽怨的表情,恨不得自己变成林秋石手里握着的东西。

    梁米叶看着二人的互动在旁边憋笑,黑曜石首领阮南烛在门外那么高冷的模样,谁知道在门里面居然是这么个样子,当然她也没敢笑出声,毕竟把阮南烛惹毛了导致恼羞成怒……她可没有林秋石那样的待遇。

    林秋石显然是还在生气,而且被气的不轻。

    阮南烛看着他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愁眉苦脸,他觉得在门里面用祝萌这强大的优势都哄不好林秋石,那恐怕在门外更麻烦了。

    于是晚上睡觉,阮南烛悄咪咪的摸到了林秋石的床上。

    “林林,我害怕。”眼前的人瞪着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无辜的看着林秋石,“你陪我睡好不好?”

    林秋石面无表情:“你怕?”

    阮南烛:“是啊。”

    林秋石:“好巧,我也怕。”他说着起了身,把阮南烛留在床上,换到了阮南烛的床上。

    阮南烛:“……”完了完了,他家林林真的生气了,还是哄不好的那种。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生气了吗?

    林秋石:没有。

    阮南烛:生气了吗?

    林秋石:没有。

    阮南烛:生……

    林秋石:再问老子打死你。

    阮南烛:_(:3∠)_

    pop阮和pip林的日常哈哈哈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