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第二个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16章 第二个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二十分钟, 于现在的情况而言,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林秋石的脑子里转过了许多念头,但是他却发现没有一个念头能救下阮南烛。唯一能够杀死箱女的白木椿还在阮南烛身上,他也不知道这个白木椿在技能发动的时候能不能杀掉箱女,还有从门口递进去的汽油是否能起到作用……一切都是未知的,然而未知的代价可能就是阮南烛的生命。

    林秋石感到了难以言喻的虚弱, 在门的规则面前,他是那样的弱小, 螳臂当车, 也是不过如此。他只能被碾碎,眼睁睁的看着阮南烛死亡。

    “余林林。”身边突然有声音响起, 站在远处的小蓟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面前,道, “你没事吧,余林林?”

    林秋石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冷的让小蓟的表情都微微僵了一下。

    “之前从保险箱里开出来的钥匙……还在她的身上吗?”小蓟不太客气的指出了这件事的重点,“如果这个道具被箱女夺走, 我们会处于极大的劣势, 所以……”

    林秋石冷冷道:“你想怎么样?”

    小蓟说:“我的意思是, 你不能让她把钥匙从门缝里……”

    他还没说话,便被林秋石直接打断了, 林秋石说:“不能。”

    小蓟被林秋石硬生生的这么堵了一句, 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道:“好吧, 不能……就算了。”

    他虽然说算了,但人群里面其他听到这对话的人表情却不好看了起来,毕竟这可是门的钥匙,如果被箱女直接埋掉,那他们离开这里的机会就更少了。于是众人看向林秋石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同情之中多了点别的东西。

    林秋石也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他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事实上此时此刻,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非常疯狂的念头。

    门是有规则的,如果只剩下了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就会处于门规则的保护之中,门里面的鬼怪再也无法伤害他。而现在只剩下屋子里面的阮南烛……林秋石强迫自己甩掉这个念头,然而,即将要失去阮南烛的恐慌却像一条蛇,死死的缠住了他。

    “你们想说什么?”林秋石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在说出这句话时,其他人看向他的眼神里有些瑟缩的意味,显然是被他的表情和语调吓到了。

    “林林。”孙元洲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算了……不要强求。”

    “怎么不强求了!”人群里却突然爆发出了尖锐的声音,林秋石看去,看到了那个一直针对阮南烛的宣子慧大声的叫了起来,她道,“她如果死了,我们的钥匙就没了!余林林,你搞清楚,她如果爱你是会主动把钥匙交出来的!不会让你就这样死在这里!”

    林秋石盯着她,眼神冷的如同结了冰的深湖。

    宣子慧本来还气势汹汹,但在林秋石那阴郁眼神的瞪视下,语调莫名的变得有些心虚,她甚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吞咽了口口水:“我……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

    林秋石道:“嗯,那我也有不接受建议的权力是吧?”

    宣子慧无话可说,不甘心的死死咬住下唇。

    林秋石声音很轻,语调也很平缓,他说:“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找不出那个内应,大家就一起死在这里吧。”他嘴角往上勾了勾,眸子如同暴风雨前夕的黑色海水,“我不会让害死他的人活着离开这扇门。”

    所有人都知道林秋石是认真的,他们再也不敢说出任何劝说的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林秋石道:“祝萌……”他把脸贴在门上,道,“你那么聪明,你想一想,想一想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阮南烛在屋子里,他也察觉出了林秋石快要崩溃的情绪,道:“林林,你别急,让我再想想,或许……有什么办法,你别急。”

    林秋石咬牙切齿:“你骗我,你他妈的骗我!”现在想来,阮南烛恐怕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他白天的时候状态就不对劲,林秋石当时还以为是他想起了旧事,现在想来,阮南烛不光想起了旧事,还察觉到了第二个内应的存在。

    只是他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将自己和其他人隔离开来,不然箱女一旦使用了那个技能,死的可能就不止他一个了。

    作为箱女死盯的目标,阮南烛尽了全力,他至少让箱女浪费了一个必杀技,不至于让林秋石和他一起落入险地。

    屋子里没了动静,林秋石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起身去了一楼,开始开箱。

    如果能再出游戏里面最有用的道具,阮南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梁米叶显然是猜到了林秋石想要做什么,她看着林秋石开了两个箱子,但两个箱子都是空的,接着林秋石走到了第三个箱子面前,抬手就要打开。

    “林林,你清醒一点。”梁米叶知道此时最好不要招惹林秋石,但看着他的动作,她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不要再开第三个,第三个是没办法保证的,如果你出了事,阮……祝萌是会伤心的!”

    林秋石根本不理,直接将箱子的盖子抬了起来,而他最后的希望,也在打开第三个箱子时破灭了,里面什么都没有,没人道具,没有技能,没有箱人——什么都没有。

    在这一刻,林秋石甚至在心中有种阴暗的想法,他希望里面能开出一个箱人,让自己走在阮南烛前面,不至于要承受接下来发生的事。

    时间还剩十几分钟的时候,他回到了阮南烛被关着的房间,靠在门前把脸埋在了膝盖里。

    阮南烛似乎在门里面察觉了外面的动静,道:“林林,是你吗?”

    林秋石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道,“我太弱了,我救不了你。”他用手捂住了脸,肩膀微微抖动,情绪处于爆发边缘。

    他绝望的声音,门里的阮南烛心脏都被揪住了,他跪在了门边,把脸贴在门上,安慰着自己的爱人,他说:“林林,你不要担心,你不要哭……”他说完这话,却又露出苦笑,感觉自己的劝说是如此的无力。

    “是谁?内应是谁?你猜到了吗?”林秋石问道,“是他吗?”他说出了一个名字,接着门里的阮南烛嗯了声,道,“他的可能性最大,但是还需要确认……我有办法……你照着我说的去做。”他开始交代林秋石剩下的事。

    林秋石听了一会儿,一直没说话,就在阮南烛以为他情绪稍微稳定了的时候,他却忽的道了一句:“如果他们都死了,你是不是就能活下来了。”

    “不。”阮南烛说,“他们里面如果包括了你,我也不会活下去。”

    林秋石道:“不,你不会的,这是我的命换来的机会,你一定会好好的珍惜。”

    阮南烛道:“你杀不掉所有人的,我屋子里就还有一个。”和他待在一间房间的还有田谷雪,只是田谷雪在发现门被锁上后直接情绪崩溃了,阮南烛觉得她麻烦,便干脆用床单把她绑了起来,还顺手塞住了嘴,对于叛徒,他可是一点也不会心软。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闻言,林秋石吼叫起来,他怒极,气极,用拳头狠狠的砸了起来面前的门,“我不需要你的牺牲,我他妈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死也要在一起!!阮南烛,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吗!!!”

    阮南烛不说话。

    林秋石吼着吼着,便安静下来,他喃喃自语:“我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现在想来,是他太天真了。

    阮南烛再强又如何,面对门里面怪物针对性的袭击,他也只是个普通人,即便是发现了什么,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不把其他人牵扯进来而已。

    门里面的阮南烛忽的小声道了句:“余林林,我爱你。”

    林秋石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才哑声道:“我也爱你,求求你,活下来好不好?”

    阮南烛似乎打算说什么,门里面却传出了一阵凄厉的嚎哭,这叫声林秋石再熟悉不过,正是属于箱女的声音,林秋石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表,时针刚好落到了十二点——箱女可以再次使用技能了。

    嚎哭之后,便是一片寂静,无论林秋石再怎么呼唤,里面的都没有了回应。

    林秋石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跄着离开了这里,此时,他还有要做的事情——为阮南烛复仇。

    其他人还在寻找灭火器,但直到十二点过,都没人找到这个到道具。

    林秋石回了房间,坐在椅子上好久都没动。

    梁米叶非常担心他的精神状态,但她也不敢劝,只好坐在林秋石的旁边陪他。

    直到快要凌晨三点了,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林林,你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林秋石抬眸看向她,梁米叶被他的眼神盯的有点发毛,赶紧道:“哦……不想睡也没关系……”仔细想想,要是她遭遇了这样的事,恐怕会比林秋石还脆弱。

    林秋石道:“行,那就睡一会儿吧。”

    他说完这话,居然真的上了床,倒头就睡。

    梁米叶却被搞的更加胆颤心惊,这种失去了爱人的事情她其实已经见的不少,能当场哭出来的反而比较好,像是林秋石这样憋在心里的,其实更容易出事。

    可梁米叶也不敢再说什么,转身上了自己的床。

    结果林秋石睡着了,她却是翻来覆去的试失了眠,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知道凌晨五点左右,才迷迷糊糊的闭了眼。

    第二天早晨,梁米叶醒来的时候,林秋石人已经不见了。她慌慌张张的连脸都没洗就跑到了一楼,却看见林秋石已经坐在一楼的餐桌上吃早饭了。

    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要崩溃的样子,反而异常平静。

    梁米叶头发乱糟糟的,还穿着睡衣,面对其他人的眼神,她尴尬的和林秋石打了个招呼,道:“林林,早上好呀。”

    “早上好。”林秋石道。

    因为昨天林秋石一口气开了三个箱子,今天梁米叶就没饭吃了,不过这事情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阮南烛没了。

    梁米叶又转身回了房间,路过阮南烛所在的屋子时,她尝试性的开了开,毫不意外的发现这门依旧处于上锁的状态,从外面根本打不开。

    而屋子里也没了任何动静……

    梁米叶想起了阮南烛的样子,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生离死别这种事,无论放在什么时候都让人伤心。

    阮南烛的死亡和被埋掉的钥匙,都刺激着剩下人的神经。

    最糟糕的是今天早晨,众人开箱的时候厄运爆棚,直接开出了三个箱人,人数锐减,加上昨天晚上死掉的田谷雪和阮南烛,洋房里仅剩十三人,只有刚来这里时的一半。

    等到梁米叶换了衣服,到达餐厅后,却听到有人在哭,她看了看情况,却是发现哭的人也是失去了同伴,和林秋石的情况差不多。

    “你为什么不把钥匙拿出来,如果你拿出来,我们或许就能出去了!”本来还在吃饭,小蓟却忽的开了口气,他说话向来不客气,今天也是如此,一下子把矛头指向了林秋石。

    因为他带的头,其他人看向林秋石的眼神也变得不妙了起来。

    林秋石冷笑:“你那么能怎么当时开保险箱的时候不站出来?等到现在来废话?”

    小蓟道:“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

    林秋石:“不讲又如何?”他不客气道,“难不成你还嫩杀了我?”

    小蓟直接把手里的东西碗摔了,撸起袖子就朝着林秋石走来,他旁边坐着的小玫赶紧拦住了他,道:“小蓟,算了吧,都已经这样了,何必闹的那么僵呢?”她又刻意压低了声音,“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女朋友刚没了,和他闹矛盾,不值得的。”

    小蓟这才熄火。

    他闹的时候,林秋石就冷冷的看着,他一点不怕和小蓟打一架,事实上他现在巴不得能和谁动动手,出一下心中的郁结之气。

    因为阮南烛的死,整个本来还算团结的团队彻底分崩离析。那个害死阮南烛的内应也没有被找到,大家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分享信息,大部分都是吃完东西就迅速的离开了餐厅。

    面对这样的局面,孙元洲想要挽回,但也是有心无力,他想要劝说大家团结起来,却被人浇冷水说,连祝萌都没搞过内应,他们团结起来有用吗?况且如果把自己手里掌握的东西说出来,谁知道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内应攻击的目标。

    孙元洲无奈之下,只好问林秋石有没有什么想法。

    林秋石很不客气,道:“想法?先找到你丢掉的灭火器再来问我想法吧。”

    孙元洲:“……”这事情的确是他理亏,如果他的灭火器没有被人偷走,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情况,祝萌也就不会死了……

    看着林秋石远去的背影,孙元洲也只好叹了口气。

    祝萌的死,彻底击垮了原本就不算紧密的同盟,屋子里的人都开始各自为政。

    梁米叶一天没吃东西,也没有见到林秋石的人,直到晚上,林秋石才回到房间。

    “林林,你做什么去啦?”梁米叶问他。

    “有点事。”林秋石回答的很含糊。

    梁米叶直到他心情不好,也不敢使劲追问,屋子里就这样安静下来。

    两人都心事重重,梁米叶很悲观的想着他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里。林秋石的情绪看起来倒是比昨天稳定了不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调节过来的,梁米叶不得不承认黑曜石这个组织的整理素质果然很高,如果是她和林秋石对换一下,恐怕已经崩溃了。

    这一天过的沉闷又绝望,整个洋房仿佛成了一个墓地,而他们就是被活埋在里面的人。

    第二天早晨,林秋石和梁米叶先去开了箱子。依旧是空箱子,两人在打开时都有些失望。

    等他们到餐厅集合时,却是看见还有的十三个人又少了两个,此时整个洋房里箱人和箱女加起来的数量足足有十三个,已经完全占有了压倒性的优势。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食物也变得乏味了起来,梁米叶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东西,看见小蓟和小玫从屋子外面走了进来,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心情好的很。

    只是让梁米叶比较意外的是,她发现小玫坐下后眼神似乎落到了林秋石身上,虽然两人的眼神交流比较私密,但因为梁米叶的注意力就在两人的身上,所以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她面露狐疑之色,心里想着林秋石和小玫有什么关系么?

    正在思考这件事,坐在她旁边的林秋石,却是忽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淡淡道:“既然大家都来齐了,我有些事情想告诉大家。”林秋石道。

    “什么事?”孙元洲问道。

    林秋石说:“我找到内应了。”

    这话一出,整个屋子都哗然,众人纷纷露出愕然之色,显然是被林秋石的话惊到了。

    他找到了内应?这才一天的时间,他到底怎么找到内应的?

    “真的假的?”梁米叶也很震惊,她只是一天没有看到林秋石而已,他居然就摸到了内应的信息?!

    “当然是真的。”林秋石冷笑道。

    “那是谁?”孙元洲激动的发问。

    林秋石没说话,只是将眼神落到了某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在注意到了林秋石是在盯着自己看后,瞬间炸了,大声嚷嚷:“你他妈看谁呢?我是内应?你不就是看不惯我让你把钥匙交出来吗?至于这么污蔑我?”——说话的,正是和林秋石一直不对盘的小蓟。

    “真的是小蓟?”其他人也露出怀疑的表情,因为小蓟和林秋石的矛盾大家都有目共睹,如果林秋石没有证据,肯定是难以服众。

    “当然是他。”林秋石冷笑,“他是我们里面唯一一个能够安全开箱还不被怀疑和的对象。”

    “怎么?你就相用这个来证明我是内应?”小蓟道,“我运气好,能开出来,不服你又能怎么样?”

    “那道具真的是你开出来的?”林秋石道,“规则书大家都看了吧?”

    众人点头。

    “这规则书和门外的大致相同。”林秋石说,“是改进版的规则书。”

    在箱女发布的初期,难度更大,因为玩家们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道具,但是在改进之后,箱女的难度被削弱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表现,就是玩家在进门之前,就可以选取几样工具,其中小蓟身上的听诊器,林秋石开出来的那支可以用于笔仙的钢笔,就是包含其中。

    林秋石开始以为是门内的规则和门外的有区别,但现在想来,其实并没有。

    小蓟手里拿到的听诊器,也根本不是开出来的,而大概率是和规则书放在一起供玩家使用的工具,只是被小蓟藏进了箱子里,又当着众人的面打开。

    “呵呵。”面对林秋石的质疑,小蓟却显得很轻松,他道,“口说无凭,大家都知道你和我有过节,就这么两句话,就像判我的死刑?余林林,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林秋石摊手,语气淡淡:“刚才那个只是我的推论,当然,没有切实的证据,我是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

    小蓟闻言表情沉了下来,他冷笑道:“好啊,你说一说,证据在哪里?我先说清楚了,我这人最讨厌被冤枉,要是你说不出让人服众的证据……”

    林秋石轻蔑的看着他:“不用放狠话了,你的证据,就挂在你的脖子上。”

    众人朝着小蓟的脖子看去,却是看到他脖子上,正是挂着那个用来判断箱子是否有箱人的听诊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