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打不开的门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15章 打不开的门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到底要怎么废物利用眼前这个叛徒, 阮南烛并没有说出来, 然而未知的事情却是最可怕的,田谷雪现在现在是被恐惧支配者灵魂,瑟瑟发抖甚至说不出话来。

    “现在怎么办?”孙元洲说,“就把她放在这里么?会不会不安全。”

    阮南烛淡淡道:“她还可以帮我们做点别的事情。”

    孙元洲若有所思:“开箱?”

    “是。”阮南烛道,他看向了田谷雪, 声音轻轻的,“你今天还没开箱子吧?既然如此, 你应该知道箱女和箱人所在的位置……对吧?”

    田谷雪惊惶的看着阮南烛:“我不知道的!!”

    “不知道?”梁米叶没好气道, “你不知道箱人和箱女的位置是怎么开箱的,你不怕把他们直接开出来?”

    “是这样的, 在我开箱之前,如果箱子里面有箱人或者箱女, 那个箱子就会发出声音……”田谷雪颤声道,“然后我就会换一个箱子开,而且箱女叮嘱了我开箱的时候身边不能有人,所以……”

    阮南烛挑了挑眉:“你今天已经开箱了?”

    “嗯。”田谷雪小心的点点头。

    “那好, 我们明天再证实你说的话。”阮南烛道。

    如果田谷雪说的是真的, 那么她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因为这样一来,她就能作为一个探测器, 帮他们找到箱女和箱人所在的位置。

    阮南烛又问了田谷雪一些细节, 比如如何和箱女接头之类的。在问道关于规则书的时候,田谷雪回答她进门的那天是在一楼的餐厅里找到的规则书, 规则书放在了餐厅的一个角落,是箱女提示她去那里找的。

    “可是我之前怎么没有看到规则书?”人群里有个姑娘开口,她是进到洋房后第一个听到箱女哭嚎的人,哭嚎的声音是从厨房里发出来的,所以她当时进厨房查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可能是我比你先来。”田谷雪小心道,“你去的时候……已经被我拿走了。”

    事情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田谷雪的解释还算合理,但听到她的这句话,林秋石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从田谷雪的话语中,察觉到了一种微妙的违和感。

    阮南烛也没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最后他也没有把自己思考的事情说出来,而是开始和众人讨论起了关于该怎么处理田谷雪。

    田谷雪最害怕的就是被杀掉,见到大家没有要她的性命的时候,松了好大一口气。

    最后大家决定,就把田谷雪关在她的屋子里面,派一个人守着,反正不开箱也不会出事,而且目前箱女的技能,还没有积累到六张。

    大家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阮南烛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他的眼神虽然落在田谷雪的身上,却好像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到了飘渺的远方。

    “怎么了?”林秋石感觉阮南烛有些异样。

    “没事。”阮南烛语调轻描淡写,“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林秋石便没有再问,伸出手握住了阮南烛的手掌,微微用力,将自己手心温暖的热度,传递给了他。

    两人互动的时候,孙元洲又朝着他们投来的怪异的眼神,那眼神里实在是非常的复杂,林秋石依旧是一头雾水……他现在倒是有点想问问,阮南烛之前到底是和孙元洲说了什么了。

    定下这件事后,大家互相约定不要在其他的地方讨论这件事,避免被箱女得到信息。

    之后孙元洲便把田谷雪送到了她自己的房间,然后让人看守起来。

    接着众人分配了一下看守她的顺序,每隔两个小时就有人过来换班。

    这事情定下之后,大家便各自散去。

    林秋石去简单的看了一下田谷雪说的那几个被开掉的箱子,然后小心的在上面做了记号,当然,为了避免箱女发现,他们没敢再往这几个箱子上面贴标签。

    阮南烛一路下来都很安静,沉思的样子让林秋石莫名有些不安,他问他:“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的上一个第十扇门。”阮南烛回答。

    “很可怕吗?”林秋石觉得阮南烛说到第十扇门的时候情绪似乎不太好。

    “不可怕。”阮南烛说,“但是我宁愿它可怕一点。”

    林秋石道:“什么意思?”

    阮南烛本来似乎想说,但又忽的想到了什么,扭头看了林秋石一眼,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好友折损在了里面,有些感慨罢了。”

    林秋石蹙眉,他却是感觉阮南烛故意瞒着他什么事。

    只要熬过了今天,明天田谷雪就能帮他们再开三个箱子,并且可以绝对的躲过箱人和箱女,这对于他们而言是非常有利的事。

    阮南烛被安排看守田谷雪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到十一点,时间不算太晚。林秋石在身边陪着他,却被阮南烛赶走了。

    “你先去睡一会儿,下半夜还要值班呢。”阮南烛说,“快去吧。”

    林秋石道:“可是不放心你。”

    阮南烛听到这句话却是忽的笑了,伸手掐了一下林秋石的耳朵尖:“不放心我什么,不放心我给你的头发添点绿吗?”他说完这话,凑到林秋石的耳边,吐息灼热无比,“放心,我只对你硬的起来。”

    林秋石:“……”他真是被阮南烛搞的老脸一红,这么一岔,他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被阮南烛硬是赶回了自己的房间,而阮南烛则走进了关着田谷雪的屋子。

    梁米叶倒是心很大的洗漱之后已经趴在了床上,看见林秋石回来,道:“哟,没去陪着萌萌啊?”

    林秋石道:“他让我先回来。”

    “你们感情可真好。”梁米叶正在敷面膜,“羡慕。”

    林秋石看着梁米叶:“在门里面你还敷面膜?”

    “为什么不能敷面膜?”梁米叶眨眨眼睛,来劲了,“你可不知道,她们都说门里面敷面膜效果最好了,那门外面敷面膜都是敷在肉体上,这门里面直接敷在灵魂上了,是真正的灵魂美容,性价比很高了。”

    林秋石:“……”他居然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米叶也看出了林秋石的哑然,咯咯笑了起来,道:“美貌是女人的第二生命!”

    林秋石双手投降:“我赞同。”

    他去厕所简单的洗漱之后,也躺回床上,不过他没玩手机,而是开始思考白天田谷雪的事,他正在想着,楼下却是传来了独属于箱女的哭嚎,这哭嚎声凄厉绝望,听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林秋石和梁米叶都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梁米叶道:“她又要发动技能了?”

    “嗯。”林秋石回忆了一下他们目前持有的技能卡,和已经使用的技能,感觉箱女的这声哭嚎有些莫名其妙。

    目前箱女还未使用的技能就是那个“动来动去”除此之外所有的技能都被使用了一遍,并且回到了牌堆里面,想要第二次还得等一段冷却时间,所以目前箱女是使用了“动来动去”?

    不……哪里不对……他们忽略了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林秋石却有点焦躁起来,从门内表现看,箱女的智商一点也不比他们低,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使用这个技能?

    “怎么了?”梁米叶看见林秋石又把睡衣换成了常服,“你要出去?”

    林秋石道:“嗯,我去看看萌萌。”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匆匆忙忙的推门而出。

    梁米叶只好哦了声。

    林秋石到了田谷雪的房间,伸手敲了敲:“祝萌,祝萌。”他本来以为阮南烛会很快过来给他开门,结果半晌里面都没动静。

    林秋石道:“祝萌?”他又叫了几声,感觉很不对劲,正打算掏出发卡打开房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了阮南烛的声音,只是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他,“林林,我没事的,你去休息,不用进来。”

    “怎么了?”林秋石道,“出什么事了?”

    阮南烛说:“没事,只是我怕有人进来,把门锁上了。”

    林秋石沉默着没说话。

    阮南烛道:“我真的没事,你去休息吧,待会儿来换我的班。”

    林秋石低头看向了房门锁,他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掏出了发卡,开始开锁。

    阮南烛似乎察觉到了林秋石的动作,语气有点烦躁:“我把门抵住了,你进不来的,余林林,你就不能听我一次话吗?”他的语气很不耐烦,“这事情很重要,你别拖我的后腿,余林林,你听到没有?”

    林秋石根本不理他,依旧继续开锁。

    “林林!!!”阮南烛却好像生气了,怒道,“我让你别开了!!”

    林秋石停下动作,他慢慢的趴到了门上,声音沙哑,像是喉咙里有什么东西梗住了,他说:“祝萌,你骗我。”

    阮南烛瞬间安静了下来,他知道林秋石发现了真相。

    “不是你不想我进去,是你出不来……”林秋石无法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他好似站在一个黑色的深渊旁边,只能看着阮南烛不断的下落,却根本阻止不了,“内应根本不止一个。”

    阮南烛不说话。

    “箱女得到了新的技能卡。”林秋石说,“是不是?”

    “虚假的回应”“好想打开它”“我的玛丽小姐”“就在你身边”“动来动去”——此时箱女已经集齐了五个技能,但面前的阮南烛,却被箱女使用了第六个技能“打不开的门。”

    “打不开的门”——任意锁住一间房门,房间里的玩家无法通过,只能被困在里面。

    而与此同时,箱女已经集齐了六个技能,只要到了明天,她就能够再次行动,用处那个被压在最底下的“就在你身边”,直接团灭一个屋子里的所有人。

    毫无疑问,她的目标,就是阮南烛。

    内应根本就不止一个,田谷雪只是箱女抛出来的□□,他们里面还有人藏起了技能卡,并且告诉了箱女阮南烛所在的房间。

    离开这里的钥匙就在阮南烛的身上,只要他没了,就断绝了玩家们逃离的一条生路。况且还能灭口已经被发现的内应田谷雪,当真是一石二鸟之技。

    林秋石道:“你别急,会有办法的,等着,我去找人!”

    屋子里安静片刻,却又传出阮南烛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林秋石记得是孙元洲的人开出了灭火器,于是去了孙元洲的房间,他用力的敲响了孙元洲的门,内心一片焦急。

    几秒后,孙元洲的门开了,他看见林秋石站在门外喘着粗气,讶异道:“怎么了?”

    “你们的灭火器呢?”林秋石说,“祝萌被关在房间里了,明天箱女就会使‘就在你身边’……你的灭火器呢,钥匙还在祝萌身上,他不能死。”

    孙元洲愕然:“什么?什么??他被关在房间里了??”他似乎马上想起了箱女的技能说明,“箱女已经集齐了‘打不开的门’?”

    林秋石道:“这些之后再说,灭火器呢——”灭火器可以阻止箱女发动一次技能,是唯一可以拯救阮南烛的东西。

    孙元洲听到林秋石的问话,不自觉的抿了抿唇,表情也有点尴尬:“不、不见了,我们也在找,但是还没找到。”

    林秋石:“……”

    孙元洲屋子里另外两个队友也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女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小声道:“对不起啊,因为灭火器实在是太重了,我就没有随身带着,藏在了床底下,谁知道今天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

    林秋石道:“真的不见了?”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们要搞清楚,如果祝萌死了,他身上的钥匙是会被箱女夺走的,到时候我们就少了一个出去的方法。”他尽量从客观的角度劝说他们,不想掺杂太多的个人感情。

    “我明白,如果我们有,也一定会帮你的,不然你进来找找看,屋子里随便你翻。”女人有点无奈,“是真的不见了,我们刚才还在说这件事呢。”

    林秋石见她神情不似作伪,甚至还闪开让开了一个位置示意林秋石进屋,就知道他们应该不是在撒谎,他握了握拳,哑声道:“打扰了。”便想要转身离开。

    孙元洲却叫住了他,道:“余林林!!你说祝萌中了箱女的技能,意思岂不是我们之中还有内应?”

    林秋石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他转头过冷冷的看着孙元洲,“没有内应,你们的灭火器怎么会丢?”

    “偷了我们灭火器的不一定是内应啊。”孙元洲说,“有可能只是贪心的队友……”

    林秋石没说话,直接走了。

    既然他们失去了灭火器,那林秋石就没有必要多花时间和他们纠缠,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表,现在距离十二点还有两个小时,他必须要在两个小时内找到救下阮南烛的法子。

    有的人在压力面前会被打垮,有的人却更加冷静,林秋石就是后者,他脑袋里迅速的过了一遍目前的情况和线索,开始迅速的思考起了该怎么救下阮南烛。

    梁米叶一直等不到林秋石回去,也从屋子里出来了,她一出来就看到林秋石蹲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门口,表情无比凝重。

    “出什么事了?”梁米叶跑过来问。

    “他中了箱女的技能。”林秋石说,“被关在门里面出不来了。”

    梁米叶愕然:“什么箱女的技能……我们之中还有一个内应?!”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本以为找到了田谷雪就是事情的结尾,却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内应居然有两个,田谷雪只是被抛出来混淆视听的小角色。

    “那怎么办!”梁米叶慌了。

    林秋石道:“你去找灭火器。”他简单的把孙元洲那边发生的事情,让梁米叶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去找灭火器,现在只有两个小时,洋房那么大,藏起灭火器的人为了不让他们找到,一定会藏在非常隐秘的地方,所以寻找灭火器并不是什么明智的方法。

    但现在也没有别的法子了,林秋石只能让梁米叶先去找着,自己则思考别的方法。

    “祝萌。”林秋石在门外和阮南烛交流,“你快想一想,有什么别的办法没有。”阮南烛比他聪明,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然而里面的人却是那么的安静,在林秋石再三的催促下,阮南烛才道了句:“林林,这是个死局。”

    林秋石愣住了,他贴在门上,不敢置信的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阮南烛道:“这是个死局。”

    林秋石道:“什么……”

    阮南烛:“你刚才是去找灭火器了吧?找到了吗?”

    林秋石没说话,答案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如果找到了,林秋石也不会是这样一种语气。

    “那人很聪明,既然要做,肯定会把这些事情全部考虑周道。”阮南烛道,“是我轻敌了,你靠过来些,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林秋石把脸贴在了门上,他必须要努力的控制自己,才能让身体不颤抖。

    阮南烛轻声道:“钥匙我没有带在身上,我偷偷的放在了我们房间的床头柜的缝隙里,你记得把它取出来。”

    林秋石不说话。

    “林林,很高兴能遇到你。”阮南烛说:“我希望你可以活着出去。”

    林秋石说:“不。”

    阮南烛:“什么?”

    “我他妈的我说我不要一个人活着出去,操,祝萌,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林秋石少有的骂了脏话,“你怎么能这么没心没肺的对我说出这么过分的话?!”

    阮南烛哑然。

    林秋石道:“我要救你出来,你听到没有,我要救你出来!!”他转过身,顺手搬起了一块放在走廊上作为装饰品的雕像,便开始重重的砸门。

    然而本来不算坚固的木门,此时却如同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甚至连印子都不曾留下,林秋石砸了一会儿,知道这个法子是没用了,他道:“你等着。”

    此时走廊上已经有不少人从屋子里出来,看到了林秋石砸门的情况都有些懵逼,孙元洲站在远处和他们解释之后,众人脸上要么露出惊骇,要么露出恐惧,显然他们都想到了人群里还有内应的事。

    林秋石放下了手里的雕像,表情冷的吓人,他在人群里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道:“任如远,把汽油给我。”他不是在商量,谁都能看出如果任如远拒绝,林秋石极有可能会直接对他出手。

    “好。”任如远居然简单的答应了,他说,“钥匙是在祝萌身上对吧?”

    “对。”林秋石道,“救不了他,我们就都死在这里吧。”他的语气很平淡,不像是在放狠话,但听了这话的人都莫名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因为这乍听很是夸张的话,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提着汽油到了阮南烛的门口,道:“南烛,我把汽油弄来了。”

    “你要怎么给我?”阮南烛语气里带了点无奈。

    林秋石道:“门缝,门缝还有缝隙,我会去餐厅找几个塑料袋,把汽油封装之后,从门缝里塞进来。”他说,“你从里面接住。”

    阮南烛道:“好。”

    于是林秋石又去了餐厅,拿了几十个保鲜袋,把汽油一点点的灌进去,从门缝里塞给了阮南烛,他不知道这样汽油有没有用处,只能尽全力做自己能做的事。

    之后林秋石又打发了所有人去寻找灭火器,但和阮南烛预料的那样,那人将灭火器藏的很好,大家一直没能找到。

    林秋石把汽油塞进屋子里后,此时距离十二点已经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他看着自己被油污染的手,第一次品尝到了无助和绝望的味道。

    他是个废物,他救不了阮南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