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找出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14章 找出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孙元洲给每个人的便签纸上的数字都是不一样的。

    阮南烛拿到的是八, 林秋石拿到的是七, 梁米叶拿到的是六。这个便签纸可以将所有人开的箱子都分辨出来,这是孙元洲起的小心思,没想到在此时起了这么大的用处。

    为了排除孙元洲是内应的嫌疑,昨天林秋石先私下里告诉了孙元洲自己拿到了玛丽小姐,但箱女却一直没有发动“我的玛丽小姐”这个技能, 直到阮南烛再次在人群里面说出了这件事。这件事说明了孙元洲至少不是和箱女一头的,不然箱女绝对会用最快的速度弄死阮南烛, 毕竟只要他死了, 就少了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团队也群龙无首。

    根据这几天队伍里所有人的表现, 阮南烛猜测每个人每天开箱的数量也有所限制,不能无限的打开箱子, 这大概也是门的规则为了限制玩家和箱女联合起来,毕竟箱女是知道箱人所在位置的,只要避开了箱人,那玩家几乎可以一口气将所有的箱子都打开, 然后再将有用的道具全部毁掉。这对于人类玩家而言基本就是死局。

    但看这几天他们的进度, 内应肯定不能随便开箱, 而关于内应的身份,阮南烛也已经有了猜测对象。

    他和孙元洲又讨论了一会儿, 才回到了餐厅。

    林秋石正打算问他, 却注意到孙元洲看他的眼神略微有些微妙,像是不屑里面又带着点羡慕。

    林秋石觉得莫名其妙, 心想阮南烛到底在外面和孙元洲说什么了。

    “亲爱的。”阮南烛靠在林秋石的肩头,道,“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好啊。”林秋石点点头。

    于是三人离开了餐厅,三人在二楼随便找了个空房间,便开始讨论起事情。

    为了确定箱女不在他们的身边,林秋石还在走廊上面使用了一次笔仙,确定箱女是在一楼,不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

    阮南烛到房间,简单的把孙元洲和便签纸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他们。

    “孙元洲厉害啊。”梁米叶听完之后赞道,“要不是他留了这么一手,我们还真不好弄。”如果他们分不清内应和自己人开的箱子,那大概是最糟糕的情况。

    “嗯,现在有个问题,内应是谁?”阮南烛道。

    林秋石想了想:“我觉得如果内应智商不高的话,可能会露出一点破绽。”

    阮南烛的手撑着下巴,道 :“我目前有一个怀疑对象,如果真的是那个人,我觉得这人智商不会很高。”

    “如果智商不高那就最好了。”林秋石说,“只要我们数一数那个人开过的箱子数量,就能确定那个人的身份。”

    他们进到这里已经三天,开过的箱子数量肯定不会超过三个,而事实上除了第一天和拥有道具的特殊情况,大部分人开箱数量都应该在一到两个之间。那个内应既然是和箱女处于合作的阶段,那么肯定会尽可能的开箱,而每个人的标签肉眼看都是空白的,可以选择在上面写字记录箱子里面的内容,也可以选择不写,那个内应并不知道标签被孙元洲做了手脚,她为了防止玩家们多开几个没有开过的箱子从里面得到道具,极有可能做出多贴标签的行为。

    如果没有孙元洲的小心思,他们对于内应的这种行为恐怕也无能无力。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那个内应的数字到底是几了吗?”梁米叶问。

    阮南烛说:“我们先统计一下所有箱子上面的数字,着重注意一下十三这个数字。”他已经问道了自己猜测对象的数字,不过目前还需要确认一下。

    于是三人便拿出放在身边的本子和笔,还有孙元洲给他们的紫外线照射仪,开始细细的排查起了整个洋房里面,所有被开过的箱子。

    梁米叶负责技术,阮南烛负责放风,林秋石负责看。三人分工合作,职能明确,很快就集齐了洋房里面所有箱子上面的数字,并且做下了详细的记录。

    果然和阮南烛猜测的一样,大部分人开箱的数量都是在一个到两个之间,但有两个个数字都开了三个箱子,分别是十三和十七。

    十七那个数字的拥有者,是小蓟。他加上第一天开的箱子,一共开了六个,数量是对的。因为他第一天一个人就开了三个箱子。

    而拥有十三这个数字的人,开箱数量却也是三个。

    “她贴了三张便签。”梁米叶道,“不过我们现在是第四天的白天,仔细算算……三个其实也说得通吧,如果这人胆子够大……”

    “不。”阮南烛却道,“就是她了。”

    “怎么说?”梁米叶道。

    “如果她开了三个箱子,那么她肯定除了第一天,每天都在吃东西。”阮南烛说,“但是第一天所有人都没有进食,第二天,进食人数的数量也很少,大部分新人都选择了继续扛。”

    林秋石道:“是我想的那个人么?”他也隐约有了猜测的对象。

    “她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叫做田谷雪。”阮南烛说,“说实话,这个人一直没什么存在感,我差点连她的名字都忘记了,还是孙元洲做了记录。”他歪了歪头,回忆了一会儿,“不过我想起来她也说过几句话,全都蠢的很。”

    林秋石说:“是不是那个提议让你把钥匙放回保险箱的女生?”

    阮南烛点点头。

    箱女不敢找经验丰富的老人作为合作对象,因为老人一般都是组队进来的,并且能一起进第十扇门的大部分都是生死之交。一旦为了队友反水,她的计划就会彻底落空。

    所以箱女选择了一个脆弱又胆小的新人,她大概给田谷雪承诺了让她成为唯一的幸存者,然后再让田谷雪作为内应,给她提供情报。

    只可惜这个田谷雪似乎并不是什么合格的内应,至少在他们这些老狐狸面前,很快被挖出了身份。

    “卧槽,她可真不是个东西。”梁米叶骂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想起来了,之前是不是还有人怀疑你伪造线索纸条来着?这么蠢的话怎么能出口啊,那人和这内应估计智商差不多。”

    线索纸条不可能伪造的,因为进门之前并不知道门里面的具体情况,只有在进来之后,才可能伪造纸条,但进来后,又没了那个条件,所以线索纸条是证明阮南烛不是内应的最优答案,也说服了所有人。

    林秋石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他道:“居然真的是她,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把她开过的箱子再开一遍?”

    “看情况。”阮南烛说,“不过我个人觉得我们可以去她的房间里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好。”林秋石点点头,赞同了阮南烛的想法。

    检查别人的房间,在门外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但在性命攸关的门里面吗,这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不过他们先得确定那个田谷雪不会随时回来,梁米叶自告奋勇,说自己可以去拖着田谷雪,让阮南烛和林秋石去查看。

    阮南烛的点点头,便和林秋石来到了田谷雪的房间,用发卡打开了她的房门。

    田谷雪是一个住的,她虽然开箱子的时候是和其他人在行动,但晚上却一个人睡。这对于她自己表现出的胆小其实非常的不符,但因为和新人不熟,阮南烛他们也没能注意到。

    此时所有的异样都一一呈现出来,田谷雪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箱女内应。

    进到田谷雪的屋子后,林秋石检查了一下屋里的箱子,道:“这些箱子应该全部都开过一遍了。”

    “嗯。”阮南烛说,“她不敢开其他地方的,怕引起注意,就先打开了自己屋子里的……不过她开箱的数量,每天肯定也有限制。”

    “希望她没有开出什么关键道具。”林秋石叹道,“先找找看吧。”

    他们两人在屋子里一通翻找,很快就在床底下有了收获,当林秋石的手机手电筒在床底下发现有个异物的时候,他伸出手往里面摸了摸,然后摸出了一张卡片,当他看到卡片上面的东西时,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那居然是一张被藏起来的技能卡,上面写着“动来动去”四个字。

    动来动去,是箱女的技能之一,其效果是可以查看任一房间的所有箱子里的内容,并且可以进行随意的移动。

    “动来动去”不是特别强力,但却为箱女的最强技能“就在你身边”下面垫上了一块砖,让这个技能离解锁又进了一步。

    只要他们再翻出两个箱女的技能,箱女就能解锁“就在你身边”,到时候团灭他们,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他们没有想到,田谷雪居然开出了这么个技能,而且私下藏起,没有公布出来。

    “呼,接下来怎么办。”林秋石心情有点复杂。

    阮南烛道:“让我再想想。”田谷雪其实是把双刃剑,既可以帮他们开箱,又可以帮助箱女,因为箱女也不知道箱子里面具体是什么内容,所以开出什么,单纯凭借的是运气。

    他们又在屋子里搜索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别的东西,可能是田谷雪带在身上,也可能是他直接毁掉了。

    “她为什么不把卡片待在身上要藏在房间里?”林秋石问。

    “这东西谁想带在身上。”阮南烛道,“况且她胆子也看起来不是很大的样子。”

    林秋石点点头。

    阮南烛道:“把卡片收起来吧,待会儿告诉他们之后就放在餐厅,是时候问问她有没有开出别的东西了。”

    林秋石把卡片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这卡片入手有股子浸骨的凉意,放在身上的确不太舒服,毕竟是和箱女有关系的东西。

    两人得到了这东西后,便下了楼,在客厅里面看见梁米叶和田谷雪聊的津津有味。

    梁米叶抬头看向他们,林秋石对着她点了点头。

    梁米叶见状,便笑着站了起来,阮南烛则对着客厅里三三两两坐着的人道:“大家来二楼开了个会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大家。”

    “什么事儿啊?”弄死魏修德之后,小蓟就和小玫绑定在了一起,他随口来了句:“难道是找到内应了?”

    阮南烛笑了笑没说话,不过林秋石注意到他们对话的时候,站在旁边的田谷雪明显脸色白了一下。

    众人都到了二楼的书房,开始等着阮南烛宣布事情。

    阮南烛直接把他们从田谷雪房间里找到的技能卡片扔到了桌子上,开口第一句话是:“我们在内应的房间里找到这个。”

    众人看向卡片,屋子里顿时哗然,而田谷雪脸上勉强带着的笑容也不见了,她脸色脸色惨白如纸,眼神惊惶的看向阮南烛,身体甚至开始不自觉的额微微发抖起来。

    “操,到底是谁!”孙元洲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看到有人居然藏起了技能卡,瞬间怒了。

    阮南烛还没说话,田谷雪的情绪就直接崩溃,她嚎啕大哭起来,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是她逼我的,我也没办法!!”

    众人闻言,眼神愕然的看向田谷雪,似乎没人想到居然是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新人,就是那个将众人卖掉的内应。

    “对不起,对不起!!”田谷雪在众人不善目光的注视下,不停的道着歉,但没人能说出原谅的话来,毕竟如果不是阮南烛强行挖出了她的身份,恐怕所有人得完蛋。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她到底开出了多少箱女的技能。

    “闭嘴吧你!”小蓟怒道,“你他妈阴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说对不起?现在说对不起有用么?说吧,你到底还藏了多少东西!”

    田谷雪被小蓟吼的瑟瑟发抖,却完全不敢反驳,她可怜兮兮的看向阮南烛,道:“祝萌姐,我只藏了一张技能卡,其他的东西都没藏……”

    阮南烛淡淡哦了声,道:“既然你什么都没有藏,那应该不介意我们搜一下你的身吧?”

    “凭什么搜我的身!”一听到搜身,田谷雪就慌了起来,她站起来想要逃跑,却被身边早就准备好的人直接按倒在地,被按在地上时,她还在吼叫,“凭什么要搜我的身——你们这是犯法的!!”

    听到犯法这个词,众人却是都嗤笑起来,门里面如果有法律这种东西,他们还至于这样么?真是有了对比,才知道外面是天堂。

    “去吧。”阮南烛对着梁米叶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去搜身。

    其实如果田谷雪是男的,阮南烛早就自己来了,不过她到底是个姑娘,虽然做出了这样的事,但阮南组合还是为她保留了一份尊严。

    田谷雪哭嚎着挣扎,但还是被按住手脚,梁米叶检查了她的衣服口袋和背着的包,很快就在她的包里发现了有用的东西。

    “是道具!”梁米叶惊喜的叫了出来。

    “什么道具?”林秋石问。

    “白木椿!!”梁米叶从田谷雪的口袋里翻出来了一根白色的木棍,那木棍有一头被削的尖尖的,有些像用来退治吸血鬼的道具木钉子。

    这是箱女游戏里非常重要的道具,和汽油差不多。

    事实上箱女游戏里,能够能够阻止箱女行动的一共有三种道具,一是汽油,二是锁链,三就是他们手里的白木椿。

    “啊啊啊啊,还给我,还给我!!!”田谷雪看到梁米叶手里的白木椿,疯了似得尖叫了起来,她道,“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闭嘴吧你!要不是我打女人,我早就揍死你了!”小蓟被田谷雪的叫声搞的烦躁极了,道,“你还好意思要道具?我们没弄死你,就已经算是仁慈了!”

    田谷雪完全听不进小蓟的话,还在继续哭嚎,最后有人实在是受不了,从旁边桌子上扯过了一张布,直接塞到了她的嘴巴里。

    “呜呜呜……”田谷雪眼泪流个不停,只能呜呜呜直叫。

    汽油可以烧死箱人,而白木椿和锁链却可以杀死箱女,但前提条件是,必须知道哪个道具才是箱女的弱点,否则错误使用了,就会直接死亡。

    “她肯定还藏了东西。”任由田谷雪在旁边呜呜直叫,阮南烛还是很冷静的继续和大家分析他目前得出的结论,“至少她把规则书藏起来了。”

    但看田谷雪目前情绪不稳定,大家也不敢放开她,便随便找了个绳索,把她绑在了椅子上面。

    等着她情绪冷静一点,再打算继续问话。

    饭厅里的气氛很安静,除了田谷雪的呜呜声,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孙元洲忽的来了句:“你说……内应会只有这一个吗?”

    “目前看来只有一个。”阮南烛道,“至少从证据上来看是这样的,当然,不排除意外情况。”他们记录的数字里面,只有田谷雪的数字出现的异常情况。

    “希望不要有其他人了。”有人喃喃。

    田谷雪哭了半个多小时,见一直没有人理她,哭声才渐渐小了下来,她显然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眼神变得呆滞又悲哀,最后终于放弃了挣扎,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起来。

    阮南烛见她不哭了,伸手把她嘴里的布扯了出来。

    “我知道是我不对,但是我也没办法。”田谷雪低声道,“我很害怕,特别害怕……”

    “谁不害怕呢。”阮南烛道,“大家都是人,说吧,你把规则书藏在哪里了?”

    田谷雪道:“一楼厕所最里面的水箱下面。”她似乎真的放弃了,老老实实的供出了规则书所在的位置,“都怪魏修德,都怪他!!!要不是他骗了我们,我也不会进来的,呜呜呜……”

    当时在门外,魏修德承诺一定会保护好他们,带着他们过了这第十扇门。

    但事实上呢,事实上他们进门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己被骗了。这第十扇门,魏修德自己都自身难保,怎么可能来保护他们?田谷雪是靠运气过的第一扇门,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二扇门就居然就这么困难,难的她看不到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接着,便有个从箱子里传出的声音诱惑了她。

    田谷雪鬼迷心窍,终是成了那只为老虎引来路人的伥鬼。

    阮南烛让人去了田谷雪说的地方,果然在水箱里面找到了田谷雪藏起来的规则书。

    “你为什么不把规则书毁了?”规则书用塑料袋包了起来,保存的挺好的,小蓟一边翻看一边随口问了句。

    “我怕我记不下来。”田谷雪低声回答,她神情看起来有些恍惚,显然被挖出身份这件事对她打击不轻,“很害怕……”

    她也并不是完全相信箱女的,不然也不会把白木椿随身带着,田谷雪胆子小,又不聪明,的确是很容易操控的对象,只可惜不聪明的人总是容易露出破绽,林秋石只能庆幸箱女没有看上别人。

    要是被蛊惑的是阮南烛这类型的大佬,他们一屋子的人恐怕被玩死了都不知道。

    规则书和他们接触到的桌游差不多,有了这个,众人对于游戏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你还有没有藏别的东西?”小蓟问。

    “没有了,没有了,我没有藏别的东西了。”田谷雪赶紧否则。

    但大家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带着些怀疑,她目前的信任已经完全破产。

    阮南烛倒是想到了别的东西,他道:“你一天能开几次箱子?”

    “三次。”田谷雪道,“我现在只开了十二个……”

    十二个,已经很多了。

    阮南烛陷入沉思。

    “你在想什么?”孙元洲问他。

    阮南烛看向田谷雪,他淡淡道:“我自然是想要怎么废物利用了。”

    田谷雪闻言露出惊恐的表情,她一直很害怕阮南烛,现在听到了阮南烛的话,更是抖的跟被猫盯上的耗子似得,一副随时要吓晕过去的模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