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玛丽小姐

【书名: 死亡万花筒 111、玛丽小姐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刀剑攻略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快穿之打脸之旅巅峰外卖     背包里的东西不多, 林秋石控制住了自己微微颤抖的手,飞快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是一把银白色的枪, 看起来和普通的枪支没有什么区别, 弹夹里面放了三颗子弹。

    这是林秋石在人油灯那扇门里面从其他人手里获得的道具, 虽然没有使用过,但根据他和阮南烛的猜测,认为这是门内少有的破坏型道具,非常珍贵。

    箱女哭嚎声是从厨房里发出来的,这意味着她肯定不在二楼, 所以他们面前箱子里的东西,大概率是箱人, 而箱人是可以被杀死的。

    林秋石只能赌一波, 就算赌输了, 他还有最后的办法。此时梁米叶已经快要控制不住阮南烛,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勉强减缓了阮南烛的步子,只能用焦急的眼光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转身对着面前的箱子直接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砰砰砰!”三声巨大的枪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林秋石手中发出的子弹穿透了木箱,在木箱上面轰出了三个黑色的大洞, 里面藏着的箱人发出惨叫声,鲜红的血液从洞口溢出,在地板上流了一地。

    阮南烛似乎被这巨大的响声吓的脚步微微顿了顿,但还是继续朝着箱子去了。

    林秋石见到此景, 心中一沉,他咬住牙关,直接朝着箱子扑了过去。

    梁米叶看到林秋石的动作微微一愣,起初她不明白林秋石要做什么,但很快她就醒悟了过来,愕然道:“林林——你——”

    她话语还未落下,便看到林秋石用手抓住了箱子的盖子,在阮南烛靠近木箱之前,将面前的木箱子打开了。

    不得不说,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当打开箱子的那一刻,林秋石的心脏还是停顿了一下,他看到了箱子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完全扭曲的人,四肢全被折断,以一种怪异的姿态困在这狭小的木箱之中,他的眼睛变成了可怖的灰色,像是两个黑色的窟窿……此时正不甘心的大睁着。而在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洞,显然是刚才被林秋石用枪直接轰出来的。

    林秋石停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没事,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扭头看向同样停下了脚步的阮南烛。

    阮南烛站在原地没动,他神情里出现了一丝恍惚,似乎在缓慢的从那种不正常的状态里抽离出来,大约隔了片刻,他声音沙哑的开了口:“我……刚才做了什么?”

    梁米叶听到他的声音,知道技能时间是结束了,她像林秋石那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软在了地上:“祝萌,你刚才差点没了!”

    阮南烛有些疑惑,他道:“我……”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彻底拜托了箱女技能的影响,“我中招了?!”

    “是。”林秋石抬头看着他,“还好我带了道具……”他之前一直没有切实的体会到道具的重要性,此时此刻终于感觉到这些东西果然是救命的,要是没有这把枪,他和阮南烛之间至少得凉一个。

    阮南烛伸手捏了捏眼角,他看向了林秋石和已经被打开箱子,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就算我中了招,你也不能先打开箱子——”如果枪破坏掉了箱子没有用呢?林秋石岂不是已经没了?!

    林秋石故意做出一副茫然的模样,道:“可是我确定箱人已经死了啊,这有什么不能打开的。”

    “你别把我当程千里。”阮南烛又不是傻子,哪有那么好糊弄,他怎么可能猜不出林秋石想要做什么。

    林秋石也不能确定道具枪是否有作用,所以他在用自己的生命去赌,如果没用,他就是在用自己的命换阮南烛的命。

    “侮辱程千里,我要和他哥举报你。”林秋石从地上站了起来,回头看了眼那箱子,“这玩意儿能不能处理一下,总不能一直放在我们的房间里吧?”

    “按照门里面的惯例,我们出去一会儿估计这东西就没了。”梁米叶倒是很有经验了。

    “行吧,那换个地方讨论。”林秋石站起来。

    阮南烛表情还是不是很好看,林秋石赶紧凑过去亲亲抱抱,说自己刚才真是被吓惨了,要不是带着这把枪,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阮南烛沉着脸色没说话,任由林秋石怎么哄都不开口,显然是对于刚才林秋石的自作主张的开箱行为非常不满。

    林秋石也没办法,只能想着过一会儿阮南烛就不生气了。

    他们换了个房间,开始讨论起了这件事。

    “你们还记得箱女的规则么?”阮南烛皱着眉头说,“关于信息公开的。”

    “记得。”梁米叶说,“你的意思是……”

    阮南烛说:“我怀疑门里面的规则和那时候的规则差不多。”

    “怎么说?”梁米叶问。

    玩桌游的时候,因为所有人都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所以当玩家在箱子里抽到了卡片的时候,可以选择公开信息,也可以选择不公开信息。公开信息有个巨大的好处,就是其他玩家也可以知道道具的情况,但在公开信息的时候,扮演箱女的玩家也会知道这些信息,知道玩家取得的道具。

    “所以你的意思是箱女也可以知道我们公开的信息?”梁米叶瞪眼道,“对哦,我们公开信息的时候都是在饭厅,旁边就是厨房!”

    “她肯定知道,不然也不会选择我。”阮南烛说,“至少现在,我是唯一一个表现出知道详细规则的人。”如果能成功把阮南烛除掉,那么箱女接下来的行动会非常的方便,因为玩家里面甚至都没有人知道那技能的指示卡有什么用处。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犯规了。”林秋石皱眉,门是不会故意设置出死局的,在一个桌游里面,不知道规则的不就几乎等于无解么。

    “对,所以我认为我们遗漏了非常关键的信息。”阮南烛说,“如果我不在,肯定有其他办法知道游戏的规则,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规则书,或者说……”

    “或者说已经找到了,但是找到的那个人并没有公开!”梁米叶道,“是不是这样!”

    阮南烛点点头。

    “但是那个人为什么要隐瞒规则?”林秋石道,“或者说,他有什么把握自己一定会出去……”

    “这单纯是个概率问题。”阮南烛说,“他不用保证自己一定能出去,他只要保证自己是最后一个死的就行了。”

    只要门里面只剩下最后一个人,门的规则就会起作用,到时候那人随便怎么开箱都没有问题,因为他已经处于无敌状态了。

    梁米叶和林秋石听完阮南烛的分析都没说话。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阮南烛摊手,“或许我们都猜错了,只是门的难度变大了而已。”

    “唉。”梁米叶叹气,“我都不敢去想,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进入第十扇门是什么样子……”更不用说第十一扇。

    他们三人正在说着话,听到走廊上传来了叫声,有人在叫祝萌和余林林,问他们有没有事,想来是刚才楼下的人听到枪声过来看了。

    “我出去看看。”梁米叶站起来。

    “你去吧,告诉他们我们没事。”阮南烛说,“我想和他单独谈谈。”他指了指林秋石。

    梁米叶感觉两人间气氛不对,知道阮南烛肯定是还在为刚才林秋石以身犯险生气,她笑道:“好吧,可别谈太久了。”

    她站起来,走出屋子,还为两人带上了门。

    林秋石怎么会不知道阮南烛要说什么,他在阮南烛开口前,赶紧做了个停的手势,说:“南烛,你在说话之前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阮南烛:“嗯?”

    林秋石道:“如果是我遇到了这样的事,你会不会在我开箱之前替我打开?”

    阮南烛陷入沉默,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两个都很清楚。

    巧克力只有一块,他会分一半给林秋石,剩下的那一半藏起来,明天还给林秋石。

    “所以你不要生气了。”林秋石道,“我们都很清楚对方会怎么做。”他安抚着阮南烛的情绪,“好吗,南烛?”

    “我只是想让你活下去。”阮南烛道,“至少,不要因为我死去。”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的眸子,小声道:“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

    阮南烛抿唇,就在林秋石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点点头:“对。”

    林秋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伸手抱住了他。

    “他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阮南烛说,“那时候我还很弱。”

    这些事情林秋石从来都没有听阮南烛提起过,想来已经在阮南烛的心里埋藏了许久。

    语言在此时是单薄的,林秋石不说话,只是死死的抱着阮南烛,想要给予他力量。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梁米叶在外面道:“你们两个完事儿没啊,我能不能进来?”

    “这才三分钟怎么玩事儿?”阮南烛回了句,“你以为我是你老大?”

    梁米叶:“……”朋友,你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不过虽然这么说着,两人还是开了门,看见梁米叶和孙元洲站在门外,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微妙。

    特别是孙元洲,眼神暗暗的打量着阮南烛,似乎是想要从他身上寻找出什么奇怪的痕迹。

    阮南烛无视了他的眼神,直接靠近了林秋石的怀里,道:“有事吗?”

    “又有人开出道具了。”孙元洲说,“想问问你怎么用。”

    阮南烛道:“什么道具。”他问。

    孙元洲说:“灭火器。”

    灭火器三个字一出,他们三人的眼睛都亮了。

    “怎么,这个道具很有用?”孙元洲也察觉出了三人的表情很高兴。

    “当然——”阮南烛说,“这个道具可以打断箱女的一次行动。”

    “什么意思?”孙元洲说,“说具体点。”

    “举个例子,我刚才中招了。”阮南烛说,“箱女对我使用了‘好想打开它’。”

    孙元洲表情扭曲了一下:“你说什么??那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开出了其他的道具?”

    “没有,是我们自己带进来的东西破解掉的。”阮南烛道,“刚才你听到枪响了吧。”

    “嗯。”孙元洲这才冷静了下来,“你继续说。”

    “只要使用了灭火器,那箱女使用的技能就会被打断。”阮南烛道,“也就是说至少这一轮,她的技能无效化了。”

    孙元洲想了想:“那箱女的技能可以使用几次?”

    “这个是不确定的。”阮南烛说,“在游戏里面,她的技能只能使用一次,就得放回牌堆里面,之后需要进行抽卡才能继续使用。”他的手指点了点下巴,“但是在门里面就不知道了。”

    “哦。”孙元洲点点头。

    “对了。”阮南烛说,“我的朋友的确开出了一个新的道具,你不要告诉别人。”

    “什么?”孙元洲没想到阮南烛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是一个叫做玛丽小姐的布娃娃。”阮南烛道,“超度箱女的道具……但是如果让箱女知道了,会比较麻烦。”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孙元洲环顾四周,蹙眉,“你就不怕她躲在这个房间里的箱子里?”

    阮南烛道:“她在厨房里呢。”他说,“如果你找到了箱女的遗骸,一定要告诉我,超度了她,我们就能出去了。”

    “好。”孙元洲点头。

    两人又交流了一些信息,才各自散去。

    等到孙元洲走了,林秋石讶异的看向阮南烛:“你什么时候找到玛丽小姐的?”玛丽小姐是箱女最喜欢的布娃娃,是游戏里面最重要的道具之一,拿到玛丽小姐之后再找到箱女的遗骸,便可以将箱女超度打开洋房离开这里。

    “没有找到啊。”阮南烛摊手。

    林秋石愣了愣,随即明白了阮南烛的意思,他道:“你是在怀疑……”

    “嘘。”阮南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林秋石便没有把话说出来。

    梁米叶看着两人的互动一头雾水,她也知道玛丽小姐的用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阮南烛要骗其他人,他已经找到了玛丽小姐。

    但看起来阮南烛没有要解释的打算,于是梁米叶也懒得再追问,反正阮南烛肯定是不会故意害人的。

    今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下午的时候没有人再开箱,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意外发生。

    不过吃饭的时候,林秋石明显感觉屋子里的气氛不太对,那些两天没有吃东西的人几乎是用绿油油的眼神在瞪着桌子上进食的人。

    小蓟被瞪了一会儿有点心烦,很不客气的说:“你们看着有用吗?倒不如去找个箱子开了,还能来吃点东西。”

    两天还能扛得住,三天就有些困难,不得不说门真是能想出法子来强迫他们积极起来。

    林秋石估计他们最多再坚持一天,到第四天的时候肯定会有人扛不住去开箱。

    “魏修德,你可真不是个东西!”那几个饿的发慌的新人,看见魏修德大快朵颐的模样,恨的牙痒痒,“你把我们带进来,就这么对我们?你不是说自己很有经验吗!”

    面对这样的质疑,魏修德根本不理,只是想语气平淡道:“门里面是不能杀人的,只要对着同伴动了手,就一定会死在变成鬼的同伴手上。”

    他这话显然就是在都告诉这些人,想杀弄死他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众人看着他恨不得把他撕碎了,却没什么办法。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散去。

    林秋石和阮南烛也回了房,上床准备休息。

    现在洋房一共有二十个活人,其中开箱子的只有十一个,剩下的九个都还在硬扛。死掉的三人都变成了箱人,但白天被林秋石处理掉了一个,所有还剩下两个箱人。

    今天开箱的人没有损失,不过林秋石预感明天一定会出事,因为饥饿是会让人发疯的,箱女也决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目前开出的箱女技能有两个,道具也有两件,一是汽油,二是灭火器,他们白天的收获则是保险箱的一位密码。

    整理完了信息,林秋石便打算睡觉了,阮南烛又溜到了他的床上,搂着他的腰,小声的耍流氓,说:“林林的腰好细啊。”

    林秋石说:“……”

    阮南烛道:“真好摸。”

    林秋石低头亲了他一口:“睡吧。”

    阮南烛笑了起来,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他们本来以为这些人至少能扛到第二天,谁知道半夜的时候楼下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嚎哭。

    林秋石被哭声吵醒后愣了片刻,看见阮南烛也醒了过来,开口道:“他们开箱了?”

    “估计是。”阮南烛揉揉眼睛,“还以为能熬到明天呢。”厨房冰箱里也有食物,不过同样不开箱的人也吃不了,这些人估计没能熬到明天早晨,在饥饿的迫使下,还是打开了箱子,只是运气似乎不太好。

    哭声是从厨房里发出来的,林秋石走进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姑娘趴在木箱上嚎哭,嘴里喊叫着:“小谦,小谦——”

    林秋石记得她似乎是魏修德带进来的新人之一,和另外一个叫小谦的男生关系比较密切,看样子在门外应该是情侣。

    “小谦,小谦!”姑娘用力的拍打着木箱,哭的浑身都要抽搐了,她的身边还放着一张卡片,和啃了半个的面包。

    毫无疑问,这和他们猜测的一样,无法忍受饥饿的情侣来到了厨房,选了两个箱子之后将其打开,打开之后被箱女或者箱人硬生生的拉了进去。

    阮南烛走到了她的旁边,弯腰将卡片捡了起来,看见了卡片上的字:我的玛丽小姐。

    林秋石也看见了卡片的内容,他倒吸一口凉气:“居然开出了这个技能。”

    “这是早晚的事。”阮南烛倒是很冷静,随手把卡片收起来了。

    姑娘还哭,没一会儿厨房里面就围满了人,孙元洲也在,他走过来道:“他开出来的是箱女还是箱人?”

    姑娘不回话,继续拍打木箱。

    孙元洲一把将她拉起来,道:“你清醒一点行不行,你要是真的想要陪他去,就去打开箱子啊。”

    姑娘麻木的回头,哭声终于是停了。

    “里面的是箱人还是箱女?”孙元洲继续问。

    “我不知道。”姑娘回答。

    “怎么会不知道?”孙元洲蹙眉。

    “我在吃东西。”姑娘说,“一转身,他就被拉进去了。”她刚说完话,那木箱子里就传来了她恋人的凄惨叫声。

    “救命啊,好痛,小玫,我好痛,救救我——”这声音完全就是人类的声音,小玫一听到这叫喊,神色一凛,转身就要朝着箱子扑去,却被孙元洲一把拽住了。

    “魏修德,这是你的人,你他妈的都不管的吗?”孙元洲暴怒。

    魏修德却是笑了笑:“都是成年人了,怎么总是要让别人负责呢。”

    孙元洲道:“你他妈的——”他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打架,却被身边人拦住了。

    “算了,别和这种畜生计较。”孙元洲的朋友厌恶道,“他早晚要倒霉的。”

    孙元洲啐了一口。

    那小玫就呆呆的坐在地上,盯着面前的木箱,一动也不动,阮南烛看着她的模样,慢慢走过去,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小玫呆滞的神情才逐渐褪去,表情从悲伤变成了愤怒,用一种让人背后发凉的阴郁眼神盯着转身离开的魏修德。

    “你和她说什么了?”林秋石问。

    “没什么。”阮南烛道,“人总要有点寄托才能活下去,无论是快乐还是愤怒。”

    林秋石陷入沉默,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有没有大佬能猜出阮南烛想干嘛_(:3∠)_嘿嘿嘿。

    以后我写完了就直接更嘛,反正如果没有请假最迟不会超过十一点的,挨个给啾咪=3=,爱你们!继续求美味的营养液了噜!!!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西子绪的白祁大王 的深水鱼雷x2感谢 jiuki晓 的浅水炸弹x3,火箭炮x1感谢 小排骨的肉 的深水鱼雷x1

    感谢 青羽 的深水鱼雷x1感谢 裸奔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