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虚假的回应

【书名: 死亡万花筒 108、虚假的回应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在门内慷慨的分享线索, 并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对于线索拥有者是如此。

    因为一旦分享了线索, 就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越高级的门越是如此。

    越到后面,线索的获取的难度就越大,所以在公开线索之后,很有可能成为靶子,被所有人防范, 甚至可能会被算计。

    而且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也没人会想把自己辛苦得到的线索拿出来和别人分享。

    但眼前这扇门显然是特殊的, 因为如果他们不告诉其他人游戏规则, 那就代表死去的人会变成箱人从而增加他们逃脱的难度。

    “我们要告诉他们么?”林秋石说, “这样直接说出去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说肯定自然要说的。”阮南烛听到那声叫声后,却并不急切,“不过不用太急,都是人精,我们就算全部都说出来他们不一定会信。”

    三人说话之际,却是回到了刚才所在的玄关,看见已经有人打开了玄关角落的一个箱子。箱子里面装着一个像是听诊器一样的东西, 有人把这东西拿出来正在低头研究。那是箱女游戏里面人类可以使用的一个道具,林秋石记得,他没想到居然有人运气这么好,竟是直接开出了道具。

    “谁刚才在叫?”梁米叶看了眼听诊器, 就把目光移到了其他地方。

    “是我……”一个小姑娘小声道,“我刚才和他们准备去厨房看看,在门缝里看到了别的东西,好、好像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我没控制住,就叫了出来。”

    这小姑娘一看就是个新人,战战兢兢一副毫无经验的样子。

    其他老人听到她说的话,表情都是十分的微妙,他们巴不得离那些东西越远越好,也就只有新手会傻乎乎的凑上去送人头了。

    林秋石趁机观察了一下周围,简单的算了一下新人和老人的人数比例。

    二十三人里面,七人一组的那组至少有四个都是新人,甚至还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到茫然惶惑之色。

    除去这七人组,剩下的十六人里应该也有一些新人,也就是说,这扇门里,带新人的甚至不止一个。所以新人的数量在十一到十二人之间,和老人的数量对半分。

    其实仔细想想,也能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干出这种拿别人的命不当回事的事。

    死亡条件是有限的,试出来一个,就能规避一个。而拿别人的命来试,可以说是最简单的法子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随便开箱子。”老手里面,已经有人看不下去这些新人胡搞乱搞的样子,“你们看看这些箱子放的到处都是,那一定有特殊的作用,你们这样乱开肯定是会出事的!”

    “能出什么事啊!”开出听诊器的是个年轻男人,胆子倒是很大,态度也不好,大大咧咧道,“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现在好好的,之后可说不定。”提出质疑的人好像是叫孙元洲,他冷冷扭头,对着这一队新人的领头者道,“你带进来的人,就不能好好管一管?”

    这次带好几个新人进来的,是个名叫魏修德的中年男人,他相貌平平,只从外表上看来,很是和蔼可亲,但能干出带这么多新人进来的事儿,显然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的,好的。”魏修德说的倒是挺好听,“我会管好他们的,小蓟,你别再开箱子了,万一出事了就不好了,门里面是危险的。”

    “能出什么事。”被叫做小蓟的年轻人很不耐烦,“你就是胆子太小了,没有风险就没有收益……”

    他说着话,竟是抬手就要打开下一个箱子了。

    “等等。”林秋石出声阻止。

    小蓟自然不会听林秋石的话,他一口气直接打开了两个箱子,万幸的是他运气不错,一个箱子里放着一张纸片,一个箱子里是空的。

    “这是什么东西?”小蓟拿起纸片看了看,读出了上面的文字,“虚假的回应……”卡片上似乎就这么四个字,没有了别的信息,他啐道,“什么玩意儿啊。”便将纸片随手放到了桌子上。

    “别开了。”阮南烛见他还没有要收场,打算继续开的样子,终是开了口,“如果我没猜,这应该是一个我玩过的桌游,叫做箱女,你这样乱开箱子,真的会开脏东西。”

    这话一出,小蓟的动作终于停住,他道:“什么?你怎么不早点说!”

    阮南烛摊手:“你动作那么快,我哪里来得及。”

    因为阮南烛的话,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他的身上,这些目光中有激动,有怀疑,还有质询。

    “你说我们现在是在玩游戏?你玩过那个游戏么?”孙元洲抓住重点。

    “玩过几次。”阮南烛在沙发上坐下,靠着沙发,“刚才我刚进屋子不是很确定,所以去楼上看了一下关键道具,现在可以确定这就是那个桌游。”

    众人都围了过来,开始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阮南烛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规则,着重的重申箱子里面是有鬼怪的,随便打开很有可能把鬼怪放出来,而被鬼怪带走的人类,则会成为箱人继续祸害活着的人类。

    对于规则,阮南烛并无隐瞒,而是全部细细描述了一遍,还解答了不少人的问题。不过和阮南烛预料的差不多,虽然他表现出的态度很诚恳,但是老手们并没有相信他说的全部内容。

    “按照你的意思,我们难道就不开箱子了?”人群里有人说话,对于阮南烛提出了疑问,“你的意思不就是如果我们不开箱子,就不会出事么?你说保险箱密码是四位数,虽然有一万种组合,但是只要我们多花点时间去试,总会试出来的!”

    阮南烛摊手:“我只是在说我玩过的游戏规则,并没有这里的规则就是这样,里面肯定会有变化,但是是什么变化,我也不知道。”

    “这屋子里到底有多少个箱子,我们先统计一下吧。”一个小姑娘开了口,看起来她年龄不大,但是已经非常老练了,“我叫尹欣艺,合作愉快。”她对着阮南烛伸出了手。

    阮南烛握住她的手:“我叫祝萌。”

    “箱女第一天的时候,会哭一次。”阮南烛说,“她哭的地方,就是她所在的位置,之后只有她想要获得技能的时候才能发出嚎哭……”

    “技能?”尹欣艺问。

    “对,他已经开出来了一个技能了。”阮南烛指着小蓟,“虚假的回应。”

    人群里发出嘈杂的声音,不少人都开始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桌游里面,这是箱女的一个技能。”阮南烛说,“代表扮演箱女的玩家可以撒谎。”

    尹欣艺道:“撒谎?难道她还可以回答我们的问题?”

    阮南烛:“现实是可以回答的,至于这里这个技能会有什么衍生效果,我就不知道了。”

    “今天就先休息吧。”孙元洲的性格比较强势,在人群里占了主导地位,“都十点过了,晚上容易出事,明天再详细讨论这件事吧。”

    “好。”大部分人都同意了孙元洲的提议。

    接着大家便开始分配房间。

    洋房一共有三层,一楼是一些功能性的屋子,比如厨房之类的,二楼和三楼大部分是卧室,卧室旁边有书房和厕所,还有一个巨大的阳台,不过阳台已经水泥封死了。

    屋子里面没有规定只能几个人住,但大部分都是两三人一间,林秋石他们也是如此。

    入夜之后,洋房变得昏暗无比。

    窗户上盯着的钢板遮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厚厚的窗帘像是一块幕布,把最后的光源也隔开。走廊上的灯光是暗红色的,照的所有的地方都像是暗房似得,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

    林秋石他们休息的房间里,也放着很多箱子。

    刚才他们粗略的统计了一下,整个洋房里,至少有两百多个木箱,每个木箱大约半米高的样子,整齐的摆放在屋子的每个角落,很难让人忽视掉他们的存在。

    而就是这样的箱子里,却可能藏了一个全身扭曲的小女孩,一想到这个,就让人不想再看一眼。

    三人洗漱完毕之后都上了床,阮南烛睡在墙边的那张床上,一扭头就能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木箱。

    他们三人在睡觉前讨论起了一些事情。

    “如果我一直不开箱子会怎么样。”梁米叶说,“大家都不开,岂不是就不会死人了?”

    “哪有那么好的事。”阮南烛说,“门里面肯定会对我们有所限制。”只是目前还不知道,那限制到底是什么。

    门是不会允许他们在里面无条件的浪费时间的,除非……这扇门里只剩下了一个人。

    “那是什么限制?”梁米叶说,“不过有限制也好,不然都指望着别人去拿命试。”

    每次开箱都是一次赌博,谁也不知道会开出什么东西来。

    阮南烛嗯了声。

    林秋石的注意力也放在那些木箱上面,只是他想的却是白天那人拿走的听诊器,听诊器也是个道具,但是每天只能使用一次,听诊器可以判断出木箱里面箱女到底在不在,如果箱女在里面的话,可以从听诊器里面听到细微的声音。

    这是个很关键的道具,现在却在其他人的手里。

    啊,这真是一个看运气的游戏啊,林秋石想,作为一个买彩票连五块钱都没有中过的人,他的运气实在是算不得太好。

    况且拿运气来赌命,他们也赌不起。

    入夜之后,林秋石没能睡的太熟,大概凌晨三点左右,楼下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将所有人从梦中唤醒。

    林秋石瞬间清醒,他睁开眼睛和阮南烛的目光对上了。

    “有人出事了?”林秋石问。

    “嗯。”阮南烛说,“走,下去看看。”

    梁米叶也醒了,她道:“是二楼吧?不会是有人嫌自己命硬又去开了箱子吧?”白天的时候阮南烛已经说得的够清楚了,如果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人非要拿自己的命去开箱子,那梁米叶也无话可说。

    但新人之所有比较麻烦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的不确定性,在恐惧的重压下,没人知道他们会做出怎样糟糕的举动。

    那哭嚎声连绵不绝,等到他们到达二楼的时候,还能听到隔着门板传出的声音。

    “啊啊啊,好痛啊,救命,救命啊啊——”凄惨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此时门口已经站了好几个人,林秋石目光扫了一眼,发现都是老手,孙元洲也在其中,他退了推门,说,“锁上了,我去拿工具。”

    “不用,我来吧。”阮南烛缓步走到了门面前,开始低头开锁。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片刻后,锁头应声而开,屋内的一切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屋子里已经没人了,哭嚎声是从一个木箱里传出来的,木箱里不但传出了哭嚎,还有属于咚咚咚的敲打声,像是里面的人想要从木箱里冲出来似得。

    “救救我,救救我啊,我不想死……”越走的近,这声音越让人毛骨悚然。

    “这屋子是谁在住?”阮南烛问,他说话的时候,看向了这个箱子旁边的一个木箱,“他们打开了木箱。”

    “操。”孙元洲似乎有些生气,愤怒的转身,直接去了旁边的屋子,咚咚咚把里面的人叫起来了,“魏修德,赶紧滚出来,这里面住的是不是你的人!”

    片刻后,房门开了,魏修德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道:“什么是不是我的人?”

    “那间房间!”孙元洲指了指出事的屋子。

    魏修德看了眼那房间,眉头微微皱起,“是,里面住了两个。”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们出事了??”

    孙元洲骂了句脏话。

    魏修德见到众人的眼神都落到自己的身上,且里面带着些不善的味道,尴尬的笑了笑:“抱歉,抱歉,我一定好好提醒他们,但是他们没进过门几次,有些不懂规矩……”

    孙元洲冷冷道:“管好你的人,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说完就走,看起来已经对魏修德厌烦到了极点。

    也对,本来是普通的第十扇门已经够难了,却被魏修德带进来的新人硬生生的搞成了地狱难度。

    大家这会儿的心情都不太妙,看向魏修德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厌恶。魏修德的这种行为向来为人不齿,但门里面的大家都是各扫门前雪,也没有心思去管其他人。可如果魏修德做出的事情,损害了大家的利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箱子还在嚎哭,听的人头疼欲裂。

    林秋石在那箱子的旁边找到了一些遗物,从遗物的数量上来看,被箱女拖进去的显然不不止一人。

    死了人,便代表着箱人的数量增加了,开箱子的风险再次变大。

    林秋石吐了口气,觉得事情越发的麻烦起来。

    这后半夜,大家估计都没怎么睡着,毕竟那箱子哭了整整一晚,直到第二天早晨,声音才逐渐微弱,最后消失了。

    林秋石实在是想不明白,明明阮南烛已经告诉了他们不要随便开箱子,为什么还有人要打破禁忌,难道他们是觉得自己足够的幸运?

    一晚上没睡好,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老人们经验丰富倒也还好,被骗进来的那几个人看状态已经快要不行了,还有姑娘坐在墙角一直在哭。

    早饭是自动出现在餐厅里面的,味道还不错,林秋石虽然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点。

    阮南烛早上倒是一直在走神,似乎是思考什么事情,吃到一半的时候,他说自己想去上个厕所,林秋石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行啊。”阮南烛笑了笑,“我还有点怕呢。”

    洋房里面的厕所都是隔间,没有男女之分,林秋石站在外面等,等了一会儿后,却听到厕所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林秋石仔细一听,当听清楚了到底是什么声音后,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这声音……居然是阮南烛的。

    阮南烛似乎是在轻声的呻/吟,呻/吟之中夹杂着虚弱的求救声。

    林秋石赶紧走进了厕所,他叫道:“祝萌,祝萌你没事吧!”他想要推开隔间的门,却发现门被锁住了,他赶紧掏出工具,三两下打开了隔间的锁。

    门一开,他就看到了隔间里面的情形,里面没有人,马桶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木箱,箱子没有上锁,伸手就能打开。

    而阮南烛的声音,就是从箱子里面传出来的。

    林秋石的表情瞬间变了,他脑袋里转过了许多念头,快步走到了箱子旁边,喊了句:“祝萌!祝萌!你是在里面吗!”他觉得阮南烛是不会随便开箱子的人,但是门里面的世界充满了意外,他害怕是阮南烛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被箱女拖进了箱子里。

    “祝萌!”林秋石拍打起了箱子,道,“你在里面吗,你说句话——”

    “救我……救救我……”阮南烛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了,“救救我……”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林秋石的额头上就浮起了一层冷汗,他盯着箱子的盖子,重重的吞咽了一下,哑声道:“我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我在门外叫什么名字——”

    “林林,救救我……”阮南烛给了林秋石回答。

    听到了阮南烛的回答,林秋石猛地松了口气,他把耳朵贴到了箱子上,听到里面的东西,还在用阮南烛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

    “林林,林林,救救我……林林,我好痛……林林……”

    林秋石盯着箱子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这个隔间,然后开始一间一间的敲打旁边隔间的门。

    很快,某间隔间的门便被他敲开了,隔间里面正在提裙子的阮南烛对着林秋石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林林,你这是干嘛?”

    林秋石看着他的脸,没说话,直接走过去重重的抱住了他。

    阮南烛愣了片刻,也伸手反抱住了林秋石:“出什么事了?”

    林秋石:“我明白了变化什么。”

    阮南烛:“嗯?”

    林秋石说:“箱女的技能……虚假的回应。”他看向某个隔间,“箱女可以模仿人的声音,在箱子里呼救。”关心则乱,一遇到自己重要的人出事了,就没有那么多心思来思考是否合理,而一旦真的开了箱子,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你听到什么?”阮南烛瞬间从林秋石的表情和语言中明白了什么,“你听到我在箱子里呼救?”

    “是的。”林秋石道,“还好你平时在外面不喜欢叫我林林。”

    阮南烛道:“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看来昨天晚上那两个人就是这么被骗进去的。”

    “嗯。”林秋石说,“看来他们两个在门外关系应该很好。”

    阮南烛道:“刚才你说的这个箱女是在这个屋子里哭的对吧?”

    林秋石点点头。

    “那我们就能确定她的位置了。”阮南烛思量道,“她肯定是有移动条件限制的,不然我们根本没办法开箱。”

    如果没有限制,就意味着你刚选个了箱子,正准备打开,箱女就移动到了箱子的面前。

    “是的。”林秋石说,“可以确定箱女在这个房间……但是昨天晚上死了两个人。”这代表屋子里多了两个箱人,不知道藏在哪个箱子里。

    阮南烛说,“我们让他们先用听诊器确认一下吧。”

    林秋石:“听诊器在魏修德带的那个新人那里。”

    阮南烛点点头,道:“嗯,我知道,先去和他们说一下,免得把这个道具浪费掉了。”这个听诊器肯定也产生了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就不得而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强的大佬都不会撞在一起的,因为他们一般都会有自己的线索进属于自己的门,剩下分配的都是没有线索的,所以实力会相对弱一点。emmm我个人觉得一出来就把线索拿出来说才是崩人设吧,毕竟从根本上来说他们都是竞争对手,下一扇门的线索只有一个并且非常的重要,阮南烛肯定不可能一进去就表明自己有线索吸引其他人注意的。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小蝎纸 的深水鱼雷x1 感谢 青羽 的浅水炸弹x1,谢谢大家的厚爱了!!

    感谢 amber 的火箭炮x2

    感谢 wz是只熊 的火箭炮x1感谢 酱油君 的火箭炮x1

    感谢 嗷呜汪 的火箭炮x1感谢 兔层熊吉堡 的火箭炮x1感谢 多米诺骨牌 的火箭炮x1感谢 虾米蟹黄 的火箭炮x1

    感谢 demogon 的手榴弹x2感谢 牛叉叉 的地雷x8

    感谢 各各 的手榴弹x1,地雷x1感谢 醉卧红尘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手榴弹x1感谢 沧玉 的手榴弹x1感谢 --||| 的手榴弹x1

    感谢 27590036 的手榴弹x1感谢 岚笳 的手榴弹x1

    感谢 eshen 的手榴弹x1感谢 木拉多 的手榴弹x1

    感谢 静看云卷云舒 的手榴弹x1感谢 兰兰的兰兰 的手榴弹x1感谢 与君醉 的手榴弹x1

    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手榴弹x1感谢 飞名 的手榴弹x1

    感谢 弥屋 的手榴弹x1

    感谢 我是折纸 的手榴弹x1感谢 28954182 的手榴弹x1

    感谢 河潇南 的手榴弹x1

    感谢 fintown 的地雷x3感谢 哀喵子 的地雷x3

    感谢 nojam 的地雷x3

    感谢 绿絮 的地雷x2感谢 黑曜石一定要好好的啊 的地雷x2感谢 青璃helvy 的地雷x2感谢 tiwa? 的地雷x2

    感谢 木越 的地雷x2感谢 灵月汐 的地雷x2感谢 我永远喜欢叶修 的地雷x2

    感谢 郭倩 的地雷x2感谢 aliya 的地雷x1感谢 草莓夹心小甜饼 的地雷x1

    感谢 wifi 的地雷x1感谢 月亮 的地雷x1感谢 喜欢上河图 的地雷x1感谢 臧海青 的地雷x1

    感谢的地雷x1

    感谢 卜觉觉 的地雷x1感谢 punkybrewster 的地雷x1

    感谢 橙橙橙子不榨汁 的地雷x1感谢 颠倒世界观 的地雷x1

    感谢 苍犬 的地雷x1感谢 土狗小吊带 的地雷x1感谢 土肥原次郎 的地雷x1

    感谢 花弄吻 的地雷x1感谢 西子绪的少女迷妹? 的地雷x1感谢 jhkhlg 的地雷x1

    感谢 w王王木木w 的地雷x1感谢 一一许 的地雷x1感谢 柠檬 的地雷x1

    感谢 桃叽叽叽叽叽 的地雷x1感谢 王者的拖油瓶 的地雷x1

    感谢 龙乐生 的地雷x1感谢 凛酱酱 的地雷x1

    感谢 ryu小司 的地雷x1感谢 黎黎黎斯特 的地雷x1感谢 大熊 的地雷x1感谢 妮妮的小辣椒 的地雷x1

    感谢 粉团粉圆 的地雷x1感谢 犽 的地雷x1

    感谢 慕清碧 的地雷x1

    感谢 summertrain 的地雷x1感谢 光不度 的地雷x1

    感谢 其叶蓁蓁 的地雷x1

    感谢 小书不书 的地雷x1感谢 狐狸先生 的地雷x1感谢 24525335 的地雷x1感谢 28252960 的地雷x1

    感谢 几釉 的地雷x1感谢 不能呜 的地雷x1

    感谢 若雨凌云 的地雷x1感谢 德米安 的地雷x1感谢 22344913 的地雷x1

    感谢 夕霞冥冥 的地雷x1感谢 日出的小甜饼 的地雷x1

    感谢 榴莲是不可能吃的 的地雷x1感谢 屬蛇就是要懶 的地雷x1感谢 风声鹤唳 的地雷x1

    感谢 arashian 的地雷x1感谢 トトロ 的地雷x1

    感谢 发霉的土豆 的地雷x1

    感谢 20483040 的地雷x1感谢 一条咸鱼 的地雷x1

    感谢 朱颜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 的地雷x1感谢 羽 的地雷x1

    感谢 nnnnn桑 的地雷x1

    感谢 盐卿 的地雷x1感谢 蔚蓝cherry 的地雷x1

    感谢 兔子爱吃松果吖 的地雷x1

    感谢 一只蠢喵 的地雷x1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三木 的地雷x1

    感谢 我看的文都是仙女写的 的地雷x1感谢 zzzzzzzzzzzzzz 的地雷x1

    感谢 biubiubiu 的地雷x1感谢 王胖子 的地雷x1

    感谢 三玉 的地雷x1感谢 叶惜予 的地雷x1

    感谢 火锅少女木兮兮 的地雷x1感谢 28908366 的地雷x1感谢 yui 的地雷x1感谢 【々】 的地雷x1

    感谢 囧泉 的地雷x1感谢 小小蚂蚁一枚 的地雷x1感谢 许梦笙 的地雷x1

    感谢 玉波池咸鱼 的地雷x1感谢 月篱 的地雷x1

    感谢 克莉斯丁 的地雷x1感谢 花开,浅笑! 的地雷x1感谢 黑乎乎的团子 的地雷x1感谢 桒枽 的地雷x1

    感谢 瓶中肥猫 的地雷x1

    感谢 竹吱君 的地雷x1感谢 4405899 的地雷x1感谢 肆月半 的地雷x1

    感谢 阿涅涅 的地雷x1感谢 臾晚 的地雷x1

    感谢 22047427 的地雷x1感谢 十俏子 的地雷x1

    感谢 叶霓裳 的地雷x1感谢 茶无此人 的地雷x1

    感谢 琴音不觉茶香漫 的地雷x1感谢 ^hunhan^ 的地雷x1

    感谢 燕知吱吱吱 的地雷x1感谢 lynnnn 的地雷x1

    感谢 _抖咩咩咩咩咩咩 的地雷x1感谢 祼篠蠡 的地雷x1

    感谢 gaosubaru 的地雷x1感谢 打九折的电影 的地雷x1

    感谢 26639221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沐的地雷x1感谢 苏浮生 的地雷x1感谢 衰草染寒霜 的地雷x1感谢 栩栩如潼 的地雷x1感谢 吃货衣 的地雷x1

    感谢 圆_小胖﹌ 的地雷x1感谢 岭淮 的地雷x1感谢 24338829 的地雷x1

    感谢 重点 的地雷x1感谢 月映花鸟一度秋 的地雷x1

    感谢 应铅 的地雷x1感谢 路边的喵 的地雷x1感谢 如鱼饮水 的地雷x1感谢 怪诞枯竭梦想 的地雷x1

    感谢 淤七 的地雷x1感谢 mowre 的地雷x1

    感谢 舌头被猫叼走了 的地雷x1感谢 歌且谣 的地雷x1感谢 nilexym 的地雷x1

    感谢 27771132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林统帅家的陆比心 的地雷x1感谢 含住朕的xx 的地雷x1感谢 willa 的地雷x1

    感谢 甜腻腻柿子饼 的地雷x1感谢 20479654 的地雷x1

    感谢 不惑 的地雷x1感谢 枣春 的地雷x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