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颁奖晚会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05章 颁奖晚会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拿到钥匙之后, 剩下的工作就是找门。

    到底是低级门, 死亡的条件比较宽松, 鬼怪也不似高级门那样的蛮横无理。

    但顾龙鸣却很沉默,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现周含山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无辜。

    “唉, 如果周含山找到的不是我们会怎么样呢……”顾龙鸣说,“如果他一开始,就被朱如媛杀掉了。”

    “总有完成办法的。”林秋石的手放在兜里,静静的翻动着那把钥匙, 感觉钥匙在自己的手心里滑动, 同时带来一种冰凉的触感, 如果周含山一开始就死在了朱如媛的手里, 那肯定还有别的法子结束这一切,至于像不像他们现在这样轻松就不一定了。

    剩下的工作就是找门, 学校虽然很大, 但是关键的地方却只有几个, 第二天下午, 林秋石和顾龙鸣在图书馆的某个偏僻角落里找到了那扇铁门,然后用钥匙打开铁门后,两人便从隧道里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林秋石给左丝丝支应了一声, 暗示他已经拿到钥匙, 让左丝丝这几天去找找门。

    左丝丝明白林秋石的意思后, 非常惊讶, 但她没有点明这件事,只是佩服道:“你是不是已经过了好多高级门了?”

    林秋石没应声,笑了笑,转身走了。

    其实仔细想来,他的确已经算得上老手了,能通过第九扇门的人寥寥无几,他却托了阮南烛的福,一口气直接跳到了第九扇。

    隧道里的光芒,洗涤了门内世界附着在身体上的黑暗。

    林秋石和顾龙鸣在隧道里分道扬镳,等回过神来时,已经回到了别墅。

    程千里还在他的旁边打瞌睡,桌子上放着的西瓜还是冷的,林秋石慢慢的把西瓜拿过来,又开始继续吃。

    程千里睡醒后,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含糊道:“你还没去啊?”他也知道今天林秋石要和顾龙鸣进门,没想到一觉醒来还看见林秋石坐在旁边。

    “没,已经回来了。”林秋石回答。

    “嗯……?”程千里有点懵,他道,“你是从门里面回来的?”

    “是啊,怎么了?”林秋石吐了一口西瓜子。

    “没事。”程千里吸了吸鼻子,他歪了歪头,道,“只是觉得你的反应太平淡了。”

    林秋石眨眨眼睛,笑了起来:“什么叫反应太平淡。”

    “一般人从门里面出来都要缓几天的。”程千里说,“你出来了继续捧着西瓜吃。”

    林秋石看了眼自己怀里冰凉的西瓜:“因为好吃啊。”

    程千里:“……”重点不是好吃好吗。

    “你的门什么时候进?”林秋石把西瓜放下了,他觉得西瓜太凉,吃多了胃有些不舒服。

    “快了。”程千里含糊道,“我哥不让我多提……”

    “行吧。”既然是程一榭不让程千里多提,林秋石也就识趣的不问了,他站起来,说自己想回房间洗个澡休息一下。

    程千里嗯了声,看着他的背影上了楼。

    林秋石回房冲了个凉之后又睡了个下午交,晚饭是别墅里的人一起吃的。

    今晚是卢艳雪掌勺,吃的都是比较精致的菜色,不过林秋石注意力没在菜上面,他左等右等,却都没看到阮南烛的影子。

    “南烛不在家吗?”林秋石问陈非。

    “有事情出去了。”陈非回答,“可能晚上才会回来。”

    “哦。”林秋石点点头。

    晚上,他在阳台的椅子上坐在乘凉,顺便等着阮南烛。但阮南烛没有回来,快到十二点了,林秋石也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他有些困了,便在椅子上打了个盹,等到打盹醒来却已经是凌晨,还是没见到阮南烛的影子。

    大约是今天不回来了吧,林秋石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最近别墅里面的气氛很奇怪,大约是和阮南烛的忙碌,程千里马上要进门有关系。

    程一榭也几乎看不到影子,三天能见一面就不错了。

    最近程千里消停了不少,又开始一个人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恐怖片,经常叫的像只被捏到肚子的惨叫鸡。

    “你那么怕为什么还要看?”林秋石问他。

    “马上要进门了,我总不能拖我哥后腿吧。”程千里说的挺委屈的,“他们都说多练练就好了。”

    林秋石叹气,伸手揉揉程千里的脑袋。他连十八岁都没有满,还是个孩子而已,但门里面的世界却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年龄而有所怜惜,鬼怪面前,人人平等。

    天气热了,做什么都没兴趣。

    林秋石终于在离开门的第四天,看到了阮南烛——他正在和程一榭吵架。

    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争吵了,但却是林秋石第一次看见阮南烛这么生气的模样。

    阮南烛说:“程一榭,你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程一榭站在阮南烛的对面,额头上浮起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嘴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直线,如同撬不开的蚌。阮南烛似乎是拿眼前这固执的蚌有些没办法了,他又能使用暴力将蚌硬生生的砸开。

    “程一榭——”阮南烛一字一顿的叫出了他的名字,“你为什么总是不肯听我的话。”

    程一榭和程千里长得一模一样,气质却大相径庭,他垂着眸子,面对阮南烛的质问,也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道了句:“阮哥,对不起。”

    “你这是在饮鸩止渴。”阮南烛说了最后一句话,面对程一榭的固执,他终是有些厌烦了,挥挥手道,“你走吧。”

    程一榭欲言又止。

    阮南烛却已经不说话了,他转身进了屋子,留下程一榭一个人站在炎热的空气里。接着林秋石便听到了阮南烛重重摔门的声音。

    程一榭也走了。

    对于两人的争吵,林秋石心中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但他不敢说,因为有些事情一旦点破,就再也回不去了。

    在两人争吵后,林秋石又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便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敲响了阮南烛的房门。

    “南烛。”门开了,后面露出阮南烛那张漂亮的脸,林秋石叫出了他的名字。

    “嗯,有事吗?”阮南烛问。

    “没事……”林秋石说,“这几天你都不在别墅里吗?”

    “我接了几个活儿。”阮南烛回答,“去雇主那边了。”

    林秋石还想说点什么,但阮南烛疏离的态度却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人总是贪婪的,见过了好的东西,当一切回到最初的状态时,反而却有些不适应。

    林秋石想了想,正欲开口说点什么,阮南烛却是道:“我有些困了。”

    林秋石:“……”

    “晚安。”面前的男人关上门,就好像关上了他们两人之间的联系。

    林秋石在门口站了好久,脸上浮起些许茫然,让阮南烛……到底怎么了。

    十月份,程千里进门。

    林秋石并不知道具体日期,不过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某天大家正在吃着午饭的时候,程一榭和程千里便突然消失,众人便知道他们两个是进门去了。

    桌子上的气氛安静了下来,众人脸上浮起些许紧张的味道。

    十几分钟的时间在此时是如此的难熬,卢艳雪在不停的看表,捏着的筷子无意识的戳着面前碗里的饭。

    等到两人终于出来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过他们两个状态不是很好,一出来就晕了过去,大家早有准备,抱起两人直接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林秋石负责程一榭,他发现程一榭虽然比程千里高一些,但却很轻,眼睛闭着紧紧皱起眉头的模样,莫名凸显了几分稚嫩的味道。

    林秋石看着心里有点难受。

    医生来的很快,诊断出的结果说是高烧,两针退烧针下去后,双子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虽然没有醒来,但至少情况不会继续恶化。

    大家便留下了两个人照顾他们,其他人都回了别墅。

    林秋石和陈非是留下来的两个人,他们坐在病床面前,看着昏迷中的程一榭和程千里。

    林秋石道:“南烛还没回来么?”

    陈非含糊的嗯了声,他道:“最近他比较忙……”

    林秋石从陈非的语气里听出了为难的味道,他本来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说。

    陈非却叹了口气,他道:“秋石,其实阮哥的状态一直是这样,直到你来了之后,才有所改善。”

    林秋石看着他,没明白。

    “你来之前他就是一直这么忙。”陈非说,“只是最近突然恢复了之前的……”他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林秋石哦了声,他的目光落到了病床上的程一榭和程千里身上,陷入沉默。

    陈非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谢谢你。”林秋石点点头道。

    程一榭和程千里是三天后醒来的,程千里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哭腔喊哥哥。

    “哥,哥……你在哪儿,你在哪儿……”程千里唤道。

    林秋石赶紧上前稳住了他的情绪:“你哥在旁边的病房,不用担心,他没事。”

    程千里看见林秋石,也听到了他的话,他瞪着眼睛:“我要看看他!”

    林秋石无法,只能扶着他去隔壁看了程一榭。

    在确定程一榭的确没有事后,程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他看着天花板,喃喃道:“我以为我看不见他了。”

    林秋石摸摸他的脑袋:“你哥怎么会舍得丢下你。”

    程千里勉强的笑了笑,不再说话,林秋石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醒来后的双子恢复的很快,几天之后就回了别墅。

    林秋石本来想找阮南烛开诚布公的谈一次,谁知道阮南烛神龙见首不见尾,连人影都看不到。就算被林秋石逮住了一两次,也是态度疏离,一副自己很忙的样子。

    林秋石却是有些生气了,明明先开始招惹他的也是阮南烛,招惹完了表现出这种态度的也是阮南烛,这是人长好看了就能为所欲为吗?

    两人正在闹别扭,谭枣枣那边就送来了请帖。

    这一转眼就要到十二月了,谭枣枣也知道林秋石和阮南烛在闹别扭,便邀请两人去参加一个大型的颁奖晚会。

    “我给你定了个房间,到时候你参加完就把他拉过去,两人喝点小酒,聊聊天,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嘛。”谭枣枣劝他劝的苦口婆心,“都是成年人了,解决问题的方式就不能成熟一点吗?这样冷战是没有好结果的……”

    林秋石:“是他冷战我。”

    谭枣枣:“他那性格你还不知道?本来就别扭……”

    林秋石叹气,跳过了这个话题:“你的门解决的怎么样了?”

    “我找了其他人带我过门。”谭枣枣说,“虽然没有阮哥那么靠谱,但是好歹有个保障。”

    林秋石:“真的没问题?”他犹豫片刻,“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

    谭枣枣看着林秋石,知道他是认真的,她却笑了起来,道:“不用啦,两个人的价钱我可付不起。”

    林秋石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他道:“一定要出来啊。”

    谭枣枣点点头,神情之间却有些茫然,似乎对于自己的前途十分迷茫,这倒也是所有人入门者的通病了。

    林秋石把谭枣枣给他的请帖给了阮南烛一张,邀请他和自己一起去参加。

    谁知道阮南烛居然借口说没时间,林秋石第一次在阮南烛面前生气,他道:“阮南烛,你到底在想什么?”

    阮南烛没说话,他嘴里含着一颗糖,没看林秋石的眼睛,淡淡道:“我是真的没时间,那一天接了活儿要进门。”

    “就一天也不行吗?”林秋石问。

    阮南烛说:“不行。”

    林秋石道:“好吧。”他转身就走,没有再做留恋。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又慢慢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糖,剥开糖纸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最后还是林秋石一个人去参加了谭枣枣的颁奖晚会。

    不过谭枣枣作为提名的嘉宾,是坐在前面的,所以两人倒没能说上什么话。

    谭枣枣今年演的这部电影风评非常好,是个拿奖的热门项,而当主持人在最佳女主角这个环节念出谭枣枣的名字时,全场掌声雷动,谭枣枣一袭红裙,微笑着站起来,走到了台上。

    谭枣枣微笑着,眼眶里含着泪水,她说:“谢谢大家……”

    话语到这里就停住了,谭枣枣消失在了舞台上面——这是在有门的人眼中的场景。而在大部分没有门的人的眼里,谭枣枣则是愣在了舞台上,像是在发呆似得。

    起初主持人以为她是太紧张了,还在调节气氛,但谭枣枣却一言不发,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

    台下的喧哗声越来越大,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林秋石有些紧张,甚至于手都握成了拳头。

    场面终于无法维持下去,僵在台上的谭枣枣像是个开过了头的玩笑。僵持了大约十几分钟后,主持人只好无奈的叫来了保安,想要让人把谭枣枣从台上扶下去。

    然而谭枣枣却动了起来,她的眼睛恢复了神采,里面却只余下恐惧,她的口中发出凄惨的叫声,像是一只被抓住了命脉的小动物。

    野兽的撕咬终于落下。

    林秋石听到了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谭枣枣头顶上那盏巨大的玻璃吊灯,直直的落下,砸在了她单薄的身体上。

    血液如同花蕊一般绽放,整个场馆里充斥着尖叫,哭声,和怒吼。

    林秋石坐在原地没动,他看到了谭枣枣的眼睛,她黑色的眼睛还睁着,瞳孔里充满了不甘和痛苦,还有浓浓的恐惧。

    她死了。

    谭枣枣死了。

    死在了她心心念念的颁奖晚会上,林秋石感觉自己的灵魂里好像灌进了冰冷的空气,他说不出一个字,好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救护车来了,但谁都知道谭枣枣肯定没了命——没人被砸成那样还能活下来。

    林秋石慢慢的弯了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急促的喘息起来,脑海里浮现出的是谭枣枣最后的微笑。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秋石没去管。

    但电话那头的人却不愿放弃,铃声连续不断,吵的林秋石头疼欲裂。他慢慢的掏出手机,看见了上面的号码,是阮南烛打来的。

    林秋石垂着眸,接通了电话,听到阮南烛的声音传来,“你在哪儿?”

    林秋石没说话。

    “秋石,你在哪儿?”阮南烛焦急的询问,“你是不是在现场……”

    林秋石还是保持着安静,他想说点什么,却感觉自己没有力气。

    “秋石,秋石,你别怕,我马上过来。”阮南烛说,“你别怕,我在呢,告诉我,你在哪儿?”

    林秋石嘴唇动了动,他道:“我在现场。”

    “好,你在哪里等着我。”阮南烛说。

    林秋石挂断电话,靠在椅子背上,他想过谭枣枣可能会死,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的死亡如此惨烈,所有人的粉丝都见证了这一幕。就像电影中她扮演的角色那样,在她生命中最美的时刻,离开了这个世界。

    开到荼蘼花事了。

    现场一片混乱,林秋石从人群中站起来,走了出去。

    他觉得自己是冷静的,但是这种冷静带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感情被什么东西阻隔住了,他只是旁观者,所有的冲击都被一层薄薄的幕布拦住,将他和那些激烈的情感分割开来。

    林秋石走到了外面的马路上,阮南烛说要来找他,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于是便在马路牙子上找了个地方随随便便的坐下,拿出手机玩起了数独。

    几分钟后,面前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随后一个阴影落到了他的头上,林秋石抬头,看到了阮南烛。

    天气很热,阮南烛脸上都是汗水,看他依旧是好看的,黑色的眸子里翻滚着浓烈的情绪,他叫他:“秋石。”

    林秋石放下了手机,他道:“南烛。”

    阮南烛伸出手臂,一把将林秋石揽入了自己的怀中,他的力气很大,像是想要通过拥抱给予林秋石力量。

    林秋石乖乖的被阮南烛抱着,他把下巴放在阮南烛的肩膀上,低声道:“谭枣枣死了。”

    阮南烛嗯了声。

    “吴崎也死了。”林秋石说,“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了。”

    阮南烛说不出话来,他垂了眸,轻轻的吻住的林秋石的额头,他说:“我受得了,我怕你受不了。”

    他不想让林秋石见证他的死亡,至少不想让林秋石以情侣的身份见证这件事。

    吴崎也好,谭枣枣也好,死亡是他们的家常便饭,可他舍不得林秋石变成庄如皎的模样。

    他舍不得眼前这个温暖的林秋石,舍不得。

    也因如此,勇往无前的阮南烛第一次选择了退缩。他现在抽身还来得及,林秋石并没有那样喜欢他。

    但谭枣枣的意外死亡,却让阮南烛的努力化为了泡影。

    他一想到林秋石在现场,心脏都好像被人揪住了,他慌乱的给林秋石打了个电话,赶来了这里,只想给他一个拥抱,让他不至于太过难过。

    林秋石抬起头,看向了阮南烛的眼睛。

    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哀愁,如同丛林宁静的深湖。

    林秋石想了一会儿,便扬起头,凑了过去,在阮南烛冰冷的唇上,印上了一个柔软的吻,他说:“我不想想那么多,我就只想着现在。”

    阮南烛和林秋石对视。

    “现在我想和你在一起。”林秋石说的很认真,又带着点小心的味道,“你还要躲着我吗?”

    阮南烛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他也不想逃了,于是他说:“不躲了。”接着便低了头,加深了这个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