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还债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04章 还债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听了林秋石的话, 周含山的目光落在雕像上面, 久久没有说话。

    雕像的眼泪已经干涸, 眼睛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无神,仿佛刚才给他们的提示, 只是他们的错觉而已。

    顾龙鸣弯下腰, 把木头人捡了起来,他盯着手里的木头人道:“周含山,你到底和朱如媛谈了多久恋爱了?”

    “半年了。”周含山回答,他走到杂物间的角落, 随便寻了个木凳, 也不顾上面一层灰尘, 便坐了上去, 他说,“我们通常都是在活动的时候见面……她说她学业繁忙, 我也对她表示理解。”他抱怨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会降低, 现在想来的确如此。他们从相识便充满了违和的味道, 更不用说相知相爱。

    这个故事的开头就是一个错误, 而愚蠢的他,将这个错误延续了下来,并且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的。

    林秋石听着周含山的话,却没有接茬, 直到他说完了, 才道了句:“今天晚上来许愿吧。”

    “什么?”周含山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但是看到林秋石冷静的表情后, 他才确定林秋石的确说了这话,“你是说……我们再对着这雕像许愿?”

    “时间不多了。”林秋石拿起手里破碎的木头人,“你不想变成这个样子吧?”

    他们的木头人都碎了,防的了一时,防不了一世,身边随时可能出现意外夺走三人的生命。

    所以离开这个世界,结束这一切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我在它身上感觉不到什么恶意,你呢。”林秋石看向面前的雕像。

    此时他们面前的这尊雕像已经非常像人了,无论是肌肤的温度还是触感,都在朝着人靠近。周含山盯着雕像看了一会儿,忽的起身将脸颊贴到了雕像的胸口,片刻后,他脸色变了变,扭头看向林秋石。

    林秋石从他的表情里猜到了他心中所想。

    果不其然,周含山的下一句话便是:“我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顾龙鸣一愣:“心跳?”

    周含山已经被刺激的麻木了,他说:“对,心跳的声音。”他看向面前的雕塑,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她是不是要变成人了……”

    虽然这句话是个问句,但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再过几天眼前的雕像应该就可以变成人,只是却不知道她变成人,需要怎样的代价。

    林秋石已经决定晚上留在活动室,再许一次愿望。

    周含山坐在活动室里,沉默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秋石玩数独,顾龙低着头研究手里的木头人,屋子里的气氛凝滞的可怕。

    中途林秋石和顾龙鸣一起去上了厕所,上厕所途中,顾龙鸣道:“你在想什么,余林林?”

    林秋石说:“我在想周含山。”

    “想他做什么?”顾龙鸣现在对周含山的印象差了许多,说白了引出这件事的就是他,“要不是他和朱如媛谈恋爱,这事情说不定都不会发生呢。”

    “是的。”林秋石道,“你觉得他还有事情在撒谎么?”

    顾龙鸣点点头。

    每个人都有些秘密,但这些秘密或许会保持到死亡的那一刻。

    “晚上的时候,你要小心一点。”林秋石说,“我觉得许愿没有那么简单。”

    “她会来阻止我们么?”顾龙鸣问。

    林秋石低着头洗手,看着冰冷的水冲刷着他掌心整齐的纹路,他说:“你说的他,是朱如媛,还是周含山。”

    “周含山?”顾龙鸣没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我们许愿?”

    “因为或许我们的愿望和他的愿望是相悖的。”林秋石关水,抽出一张纸擦干净了自己的手,“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哪里见到周含山的么?”

    “是在教室……等等,他们三个……”顾龙鸣猛然想起了什么,他想起了教室里,那三个学生做的事,“他们三个也是在重新许愿??”

    “是啊。”林秋石似笑非笑,“你说这个周含山,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

    被腰斩的小和,被砍头的好友,还有仅剩下的周含山,他和顾龙鸣初见三人时,三人正在教室里将血液往木头人上抹去。据周含山的说法,往上面抹鲜血是许愿的过程之一,但是这里有个无法掩盖住的漏洞——教室里是没有雕像的。

    可如果按照周含山的说法,他们许愿的对象是雕像,那么这三人为什么会在教室里举行仪式。要么就是这个许愿根本没有作用,要么就是雕像根本没有作用。

    “其实学校里的幸存者并不止剩下周含山。”林秋石说,“你还记得图书管理员吗?”

    “记得。”顾龙鸣脑子里一片混乱,但总感觉这些繁琐的线索里存在一个最关键的点,那个点就是理清这一切的线头,“图书管理员……你的意思是……”

    “他还活着呢。”林秋石说,“他身上也有那个木头人,这意味着周含山的确是在撒谎。”

    顾龙鸣苦笑:“我感觉自己在做一道很难的数学题。”

    林秋石摊手:“数学题可比这个简单多了,只是很多细节我们没有去细想而已,图书管理员还活着,就证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顾龙鸣只能发问。

    “许愿是不会死的。”林秋石说,“可能的确是需要付出代价,但是那个代价却不一定就是生命。”

    顾龙鸣恍然,随即陷入沉默:“那他们为什么——”

    “我现在怀疑,雕像和朱如媛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东西。”林秋石说,“雕像满足愿望,怨灵大开杀戒,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没有什么根据。”

    顾龙鸣:“所以你要许愿?”他之前还在想林秋石为什么会做出想要对着雕像许愿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显然是想证明什么。

    “对。”林秋石说,“等到了晚上,一切谜题都能解开了,到时候你盯紧了周含山。”

    “好。”顾龙鸣点点头。

    “走吧。”林秋石说完,却发现顾龙鸣在盯着他看,他有点莫名其妙,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变化挺大的。”顾龙鸣道,“和我进门之后,你又进了很多门吗?”

    “没有啊。”林秋石说,“只和我朋友进了一扇低级门……怎么了?”他觉得顾龙鸣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

    “没,那你成长真快。”顾龙鸣说,“和上次比起来,你更厉害了。”他叹了口气,“可能有的人天生就是适合门里面的吧。”

    林秋石眉头挑了挑,他没想到会在顾龙鸣这里也听到这么一句。虽然之前阮南烛也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对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单纯当做阮南烛在鼓励新手。

    两人回到了屋子里,看见周含山把脸贴在桌子上,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林秋石看了看时间,道:“走吧,可以去吃个午饭。”

    “我不饿。”周含山说,“不是很想吃。”

    顾龙鸣:“那你一个人待在这儿不怕吗?”

    周含山想了想,似乎还是有点害怕,道:“好吧,还是热闹的食堂让人觉得舒服。”

    他们心里面都有事情,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非常愉快。林秋石吃饭的时候看见左丝丝,他想了想,过去和左丝丝打了个招呼。

    “你在干嘛呢?”左丝丝说,“一上午都没见到人,我还想找你呢。”

    “在活动室。”林秋石道,“有事吗?”

    左丝丝看了那边一眼:“你知道你带着的那个npc是谁吗?”

    林秋石道:“他怎么了?”

    左丝丝似乎是查到了什么事情,特意来告诉林秋石的,她道:“他叫周含山……和那群死掉的学生关系非常好。”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同学说他在和一个朱如媛的女生谈恋爱。”左丝丝见林秋石态度平静,她压低了声音,“可是我查过了,大四根本没有一个叫做朱如媛的女生。”

    “谢谢你。”林秋石对着她道谢,“朱如媛的确不在大四。”

    “那她大几?”左丝丝瞪圆了眼睛。

    “她是个死人。”林秋石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左丝丝。

    左丝丝:“……”她表情扭曲了一下,“你是认真的吗?”

    林秋石道:“是啊。”

    左丝丝:“那为什么你那么冷静啊?”她听到这个消息的后手臂上直接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没,我已经害怕过了。”林秋石。

    左丝丝叹气:“好吧,还是你们厉害,我好不容易查到的,结果你们早就知道了……门和钥匙,有线索了吗?”

    林秋石道:“有一点吧。”

    左丝丝知道这个一点也肯定比他们的多,但是他们两人还没有熟到可以互相随便交换信息的地步,所以她很识趣的没去问,只是让林秋石小心周含山,说这个npc可能有问题。

    林秋石对着她道了谢后,转身回到了他们的桌子旁。

    “你们晚上要许什么愿望呢?”周含山没胃口,用筷子戳着盘子里面的米饭,询问。

    “你觉得我们许什么愿望合适?”林秋石问。

    “自然是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周含山没精打采,“我已经要撑不下去了。”

    “好吧。”林秋石说,“那就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吧。”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平日里来的很快的夜晚,今天却让人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三人在活动室里等着等着,周含山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林秋石没敢休息,他面前放着的损毁的木头人可是在提醒他意外随时可能发生,那东西要你命的时候并不会管你到底是不是在休息。

    屋外开始下雨,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到了晚上八点。

    天色黑了下来,呼呼的风夹杂着雨水从窗户边缘灌进来,林秋石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和顾龙鸣对视片刻,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林秋石把睡的迷迷糊糊的周含山推醒,道:“起来了,天黑了。”

    周含山一个激灵,从桌子上爬起来,含糊道:“我做了个梦。”

    “梦到了什么?”顾龙鸣问他。

    “我梦到了我的朋友们。”周含山说,“他们说他们很想我。”他伸手抹了一把脸,“我也……想他们了。”他说完这话,便苦笑起来,“说不定我很快要去陪他们了。”

    顾龙鸣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天色暗下来之后,他们便去杂物间将那尊雕像推了出来。

    雕像还是一动不动的的模样,却有着人类的温度和肌肤触感,这种特制让整个雕像充满了怪异的感觉,周含山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喃喃道不会真的变成人吧,这要是变成人了,该怎么办呢。

    林秋石说:“可以许愿了吧?”

    “可以了。”周含山道,“把手指割开,把鲜血抹在木头娃娃上,然后对着这个雕像许愿……”他看向林秋石,“你的愿望是什么?”

    林秋石却没有回答,他从兜里掏出准备好的匕首,放到手指上正准备割下去,却突然停住了。

    “怎么?”周含山问。

    林秋石低了头,看向地面。

    屋子里一共有三个人,他们从吃了晚饭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过了,而这场雨是在晚饭之后下的,但是此时的房间里,却多了一串湿漉漉的脚印,这脚印从门口一直延伸到了他们的脚下,从尺码上来看,是属于女人的脚印。

    和之前林秋石在教室里见过的一样,这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只是他们却看不到。

    林秋石的动作停住,把手里的匕首递给了周含山,他说:“你先来。”

    周含山一愣,似乎没有料到林秋石的反应,他道:“……可是我已经许过愿望了。”

    林秋石:“谁规定了不能许第二次?”

    “我不知道该许什么。”周含山似乎有点慌,“我……”

    林秋石看着他的眼睛,说:“周含山,你当时许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周含山:“我——”

    “别撒谎。”林秋石道,“你如果撒谎,我就把你面前的雕像给砸了。”他说着话,走到了雕像面前,神情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周含山不说话了,他的表情复杂到了极点,似乎想要说什么。

    “许愿吧。”林秋石的声音很轻,但没人会觉得他是在开玩笑,“许愿让这一切结束。”

    周含山捏着匕首,表情变幻莫测。

    顾龙鸣也察觉了周含山态度的变化,他面露狐疑之色,盯着周含山喊出了他的名字:“周含山?”

    周含山笑了起来,他把手里的匕首放下了,淡淡道:“你们都知道了吧?”

    林秋石叹气,他的猜测果然成为了现实,周含山还有事情瞒着他们,并且这件事在整个事件里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顾龙鸣也看到了周含山态度的变化,不由自主的骂了句脏话。

    林秋石道:“周含山,让我猜一猜,你当时许的愿望,的确是没有实现……但是,快要实现了吧?”

    周含山面无表情,此时的他和那个胆小懦弱的他完全就判若两人。

    “很着急?”林秋石说,“当发现那个愿望实现的方式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周含山长长的叹气,道:“我真是最讨厌和聪明人打交道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雕像面前,用手温柔的抚摸着雕像的肌肤,他说,“是啊,和想象的不太一样,所以……我不能死。”他扭头,看向林秋石,“所以就麻烦你们代替我去死吧。”

    他说完这话,屋内狂风大作,头顶上的电灯被风吹的吱嘎作响,眼见就要熄灭。

    林秋石听到了一种黏腻的水声,转过头,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朱如媛,朱如媛还穿着身长裙,脸色惨白,眼神怨毒的盯着林秋石,只是原本留下的水渍却变成红色的鲜血。

    顾龙鸣被突然出现的她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

    林秋石却很冷静,他随手将手揣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等手再次伸出来的时候,手指上已经多了一抹血痕,他将血痕抹在里捏在手中的木头人身上,说下了自己的愿望:“我希望周含山的愿望永远也不能实现。”

    周含山起初还很淡定,然而在听到林秋石的这句话后,脸色瞬间大变,他嘶吼一声,捏着匕首就朝着林秋石扑了过来:“你怎么敢——”

    林秋石的反应极快,直接躲过了周含山的攻击,一脚踹到了他的手上,将他手里捏着的匕首直接踹飞了出去。

    周含山身体本就瘦弱,不说顾龙鸣了,他连林秋石都打不过。

    林秋石一拳砸在了他的肚子上,将他撂倒在地,林秋石身后的朱如媛咧开了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道:“如你所愿。”

    “不!!!”周含山惨叫。

    接着,屋子里响起来了石头碎裂的声音,林秋石抬眸望去,发现他们身旁立着的雕像开始一块一块的碎裂。

    周含山扑到了雕像上面,嚎啕大哭的用手护着雕像,想要将它重新拼接起来。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阻止雕像的分崩离析,周含山把碎片揽入怀里,哭的愈发绝望:“只差一点,明明只差一点——”

    林秋石就这么看着他。

    顾龙鸣的表情倒是十分复杂,他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是在用你朋友们的命在交换什么吗?”

    周含山没有回答顾龙鸣的问题,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雕像上面,雕像已经完全碎裂,林秋石走到了雕像面前,在碎片里看到了一把青铜钥匙。

    虽然之前就有所猜测,但是真看到钥匙的时候,他还是松了口气。

    周含山呆呆的坐在地上,怀里搂着雕像。

    “朱如媛的愿望,是希望雕像有灵魂,你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和朱如媛在一起。”林秋石把钥匙捡了起来,对着周含山道,“你们在一起有两种方法,一是你死掉,二是她变成人,你选择了后者。”

    周含山抬起头,静静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能满足愿望的大概也不是朱如媛,而是那尊雕像……对吧?”

    周含山肩膀耸动,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林秋石说,“你的愿望根本就不是能够获奖……所以悖论是不存在的,他们付出的代价,也只是在为朋友的愿望买单罢了。”

    让死人复活哪有那么容易。

    林秋石甚至怀疑,朱如媛的雕像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只是那灵魂和朱如媛长得一模一样。满足周含山愿望的是它。

    “它想要杀了我。”周含山满目疲惫,“因为它无法实现我的愿望。”灵魂还差了一部分,缺那一部分,朱如媛永远不可能变成人。

    “不。”林秋石把钥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你就没有想过,想要杀掉你的是朱如媛么?”

    周含山愣住了。

    “她或许不想让你继续下去了。”林秋石说,“你觉得她从雕像变成人,是件快乐的事么?”

    周含山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碎片。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林秋石说。

    他说完这话,对着顾龙鸣道:“走吧。”

    顾龙鸣点点头,和林秋石一起往外走,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屋子里传来了一声闷哼,林秋石回头,看见周含山倒在血泊之中,腹部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这画面并不让人惊讶,却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顾龙鸣叹息,林秋石回头,脚步不做停顿的走了出去。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为为付出代价的,周含山害死了自己所有的朋友,无论是有意无意,他都要得还上这个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