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悖论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03章 悖论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朱如媛来了, 不但来了, 还听见了他们交谈的所有内容。

    周含山被吓的瑟瑟发抖, 像一只受惊过度的小老鼠,屏住呼吸的模样好像自己身边蹲了一只随时可能出现的凶残猎食者。

    “她听见了……”周含山颤声道, “她全都听见了。”

    顾龙鸣拍拍他的肩膀很不敷衍的安慰道:“别想太多, 反正她没听见也想要你的命,所以听不听得到,有什么关系呢?”

    周含山表示自己真的没被安慰到。

    如果没有林秋石和顾龙鸣,他大概已经死了好几次了。无论是教学楼突然破碎的玻璃, 亦或者图书馆里掉下来的巨大吊灯, 都在告诉他, 他在被什么东西追逐, 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我到底该怎么办?”周含山看着林秋石喃喃,神情呆滞的样子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事情总会解决的。”林秋石说, “你仔细回忆一下, 你们许愿的时候, 她有没有做过什么比较特殊的举动?”

    如果周含山没有撒谎, 那么学生的许愿仪式极有可能出现了巨大的问题。他们进行开始,却没能结尾,让朱如媛可以随意对他们下手。

    “特殊的举动?”周含山说,“特殊的举动……”他想了一会儿后, 还是摇了摇头, 道, “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他停顿片刻, 用不确定的语气说,“身体变成了雕像的质感……这算是特殊的举动吗?”

    “身体变成了雕像的质感?”顾龙鸣道,“人的模样没有变?”

    “没。”周含山很确定的说,“没有变……”如果人都变成了雕像的模样,那肯定会被周围的人发现的。

    林秋石忽的想到了什么,他道:“你们里面第一个许愿的人是谁?”

    “是我啊。”周含山举手。

    “她没有许愿?”林秋石问。

    “她?她是……朱如媛?”周含山回忆了一下,“不,她许了愿。”随即露出有些毛骨悚然的表情,“对……她才是第一个许愿的!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只是自从知道朱如媛不是人之后,他便默认了朱如媛许愿的这个举动是没有意义的,经过林秋石的提醒,周含山才恍然,其实最开始许愿的那个人,就是她。

    “她许了什么愿望?”林秋石问。

    “她……她……”周含山说,“我不知道,她说她许的愿望是可以获奖,但是我现在不太相信,我怀疑她在骗我。”在发现朱如媛真实身份后,他对朱如媛就没有了信任。

    林秋石和顾龙鸣都没说话,两人均是思考起了周含山所说的话。

    朱如媛的愿望或许根本就不是像她说的那样是获得奖励,而是希望她身边的这些人全都死掉,而此时她的愿望也的确在一一实现,目前看来,整个学校里就只剩下周含山这么一个幸存者。

    顾龙鸣看了林秋石一眼,他的眼神并没有掩饰什么,所以林秋会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出去抽根烟吧。”林秋石对他提出了邀请。

    “好。”顾龙鸣点点头。

    周含山垂着头,一脸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顾龙鸣让他再睡一会儿,起来正好可以吃完饭。

    周含山含糊的应了一声,显然是不太能睡着。

    两人到了走廊上,顾龙鸣点了个烟,给林秋石也递了一根。

    林秋石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

    “你怎么看。”顾龙鸣说,“你肯定有什么想法了对吧?”

    林秋石靠着栏杆,双手交叠道:“你觉得npc是人吗?”

    顾龙鸣歪了歪头,他道:“不……如果用我之前进门的标准来看,那些npc并不能算做人。”就以他们进的上一扇门的庭院女主人来说,她虽然长了人的模样,却比鬼怪还可怖,很难将她当做人来看待。但周含山却是不同的,他虽然生在门内,却会哭会笑,就是一个活灵活现的人。若不是周遭诡异的环境,顾龙鸣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门外的人在假扮npc了。

    “所以你会动手吗?”林秋石问出了关键的问题,“如果周含山就是关键人物。”

    经过刚才和周含山的交谈,他们两人显然都抓住了问题的要害——朱如媛的愿望还未实现。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朱如媛的愿望,是周含山的死亡呢。他们为了实现朱如媛的愿望,是否要对周含山的生命袖手旁观,甚至于帮朱如媛一把?林秋石和顾龙鸣都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默契的同时来到走廊上,点了一根烟。

    “我没法动手。”顾龙鸣态度很直接,“他太像人了,我没办法把他当做npc。”

    林秋石没说话。

    “你呢?”顾龙鸣道,“你会动手吗?”他有点烦躁的抖了抖手里的烟灰,“其实也不用动手,他胆子那么小,朱如媛也一直想要他的命,只要我们把他赶出去,他估计都活不到第二天。”

    林秋石想起了周含山带着哭腔瑟瑟发抖的样子,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几乎等于人性测试了。

    不过林秋石唯一庆幸的是,顾龙鸣和他都还算比较理智,要是周含山遇到了其他人,极有可能已经被赶走了。毕竟对于门外人而言,他只是个npc而已,自然还是早些找到门,离开这里比较重要。

    “怎么办?”顾龙鸣一根烟已经抽完了。

    林秋石低着头看着楼下的院子,吐了口气,道:“不能杀他,至少我们不能主动杀他。”

    顾龙鸣点点头,把烟头扔进垃圾桶,转身进屋了。他没有问出林秋石最不愿意去思考的问题——如果周含山不死,他们没办法离开门内该怎么办。

    林秋石还在站在走廊上,事实上他在内心深处,总感觉这个选择题像是个陷阱,门内一般都不会鼓励他们自相残杀,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支持他们杀掉npc?

    林秋石靠着栏杆,继续思考是不是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晚餐还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味道很普通。

    大家心里有事,都是一副食不下咽的模样,最后没怎么吃东西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林秋石又遇到了几个团队里面的人,他们和林秋石不熟,看见了也只是随口打声招呼而已。

    林秋石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木头人的事情给他们说了,免得他们像左丝丝的同伴那样,把木头人随手丢进水里面,导致意外发生。

    这些人听了林秋石的话,有的人信了,有的人没信,不过林秋石也不太在意他们的态度,反正他只是求个自己安心而已。

    天色很快暗下来,马上就要入夜了。

    周含山坐在床上,情绪看起来非常的低落,他说:“朱如媛许的愿望,是不是想要我们全都死掉?”

    林秋石:“什么?”他的表情一下严肃起来,“你说什么?”

    周含山被林秋石的表情吓了一跳,讷讷道:“我是说,朱如媛的愿望是不是我们全都死掉……”

    林秋石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道:“这是个悖论!”

    “什么意思?”顾龙鸣没懂。

    “现在周含山还没有得奖,也就是说他的愿望没能实现,这并不能对达成等价交换的原则!可是如果朱如媛的愿望是周含山下去陪她,那么周含山的愿望就注定没办法达成了。”林秋石感觉自己摸到了关键的线索,“所以至少现在,雕像不应该对你下手,因为它还没有实现对你的愿望!或许我们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

    “对啊,他们死了是因为他们的愿望实现了,可是我的没有。”周含山道,“那这说明了什么?”

    “很简单啊。”林秋石道,“说明了,对你动手的可能不是雕像。”

    周含山:“那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就是你女朋友呗。”顾龙鸣嘲笑道,“她等不及想要你去陪她了。”

    周含山面如死灰,表示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林秋石道:“我们得再去看看那个雕像,对了,你们举行仪式的时候,对时间有什么硬性的要求吗?”

    “硬性要求?”周含山,“这个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当时许愿的时候,是在晚上。”他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沉沉的夜色,“很普通的晚上。”

    “嗯。”林秋石点点头,“睡吧,明天再去看。”

    说是睡觉,其实周含山根本睡不着,白天在窗户盯着他的朱如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让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到窗户的位置上……虽然这会儿窗帘已经被拉上了。

    顾龙鸣是入睡最快的那个,闭上眼睛屋子里就响起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林秋石则处于半睡半醒的浅眠之中,细微的响动就能将他从梦中唤醒。他以为今天晚上自己会被什么奇怪的声音吵醒,但是却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早晨起来时,他先去看了下周含山,确定他还活着时,莫名的松了口气。

    不过虽然他们平安渡过了一夜,其他人却出事了。

    这天晚上死了两个人,死状都挺惨的,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肢解掉了。

    林秋石去看他们尸体的时候左丝丝也在场,她眼睛底下挂着黑眼圈,看见林秋石苦笑了一下:“早上好。”

    “早上好。”林秋石说,“昨晚睡的不好?”

    “自然是不好的。”左丝丝说,“昨天晚上我朋友差点被淹死了。”

    林秋石道:“淹死?在哪里淹死?”这宿舍有水的地方就是厕所。

    “洗脸盆。”左丝丝说,“昨天晚上半夜我听到了一点动静,起床发现他蹲在厕所里,把自己的脸埋在灌满了水的洗脸盆里面……”她叹了口气,“我当时想把他从里面拉出来,但是他力气太大了……”

    林秋石:“他没事吧?”

    “没事。”左丝丝说,“还好水盆是塑料的,我去厨房找了把刀,把水盆捅了个洞。”她看向被肢解的两人的屋子,“这两个人怕不是把木头人给直接拆了……”

    昨天拆了木头人,今天自己就被拆了,当真是一点含糊都没有。

    “你呢,你没有木头人吗?”左丝丝问林秋石。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他们并没有从活动室里面拿木头人出来。

    “行吧,真想早点找到门离开这里。”左丝丝有点烦,“这种事情防不胜防……谁知道还能撑几天。”说完这话,她便转身走了。

    林秋石走进两个死者的屋子,果然在屋子的角落里发现了散乱的木头人的肢体,他把木头人捡起来,仔细的观察之后,微微皱了皱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几分钟后,林秋石把手里的木头人摆在了周含山面前:“这木头人和你的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周含山瞅了一眼:“好像差不多,不过我的要粗糙一点。”

    周含山的木头人他们也是见过的,就在那天顾龙鸣摔碎的那个雕像里面,那个木头人也碎了,只是林秋石清楚的记得,那个木头人和他手里的这个,似乎有所不同。

    “的确不一样,我的木头人没有刷漆。”周含山说,“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林秋石没说话,道:“走,去活动室看看。”

    他们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直奔活动室。

    活动室的锁头被人破坏,大门敞开,倒也省去了林秋石开锁的功夫。他走进去后,便开始四处寻找木头人。果不其然,他们很快在角落的一个木盒里面找到了木头人。

    木盒里的木头人足足有二十多个,每个都制作精良,打磨的非常精致,且外面刷上了一层用来保护的透明涂料。

    “为什么只有这一种?”林秋石问。

    “我不知道……”周含山也很懵,他说,“当时是朱如媛给我们每个人发的木头人,我不知道木头人到底有多少个样式。”

    林秋石没说话,转身去了杂物间。杂物间的锁也开了,只是白布蒙着的雕像还在里面静静的立着,看来其他人在没有确定雕像作用之前,还是不敢随意挪动,毕竟门里面什么东西的危险性都很大。

    不过和他们上次来相比,这个雕像明显又大了一圈,林秋石把白布揭开,发现她的模样更加精致,发丝纤毫毕现,脸上的表情也格外灵动,仿佛下一刻就能灵活的运动秋来。

    周含山看见这个雕像就觉得害怕,他道:“这个雕像和朱如媛越来越像了……”

    林秋石没说话。

    周含山继续说:“简直像是个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下雕像,随即脸色大变,狼狈的往后倒退了几步,“卧槽,卧槽!”

    “怎么?”林秋石看向他。

    “温的,这个雕像是温的——”周含山说慌乱的解释,“这个雕像有温度!”

    林秋石一愣,随即把自己的手掌贴到了雕像上面,然而事情比周含山说的还要糟糕。这雕像不但有了温度,甚至还有了皮肤的触感。

    本该坚硬寒冷的雕像,变得温暖又柔软,她立在原地,仿佛只是一个伪装成了雕像的人,随时随地可能会动起来。

    顾龙鸣也凑过来摸了一把,同样被吓了一跳,道:“这……这他妈不会最后变成人了吧?”

    周含山似乎有些受不了这个刺激,弯下腰开始抽泣,他道:“我好害怕,朱如媛,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就在周含山说完这话之后,门口突然扔进来了两个东西,这两个东西直接砸到了林秋石和顾龙鸣的身上,他们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扔到他们身上的是什么——那是两个残缺的木头人,和屋子外面盒子里放的那种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这两个木头人都没了脑袋。

    “操!”被木头人砸中的顾龙鸣忍不住骂了脏话,他道,“这怎么办!这是接触了就要负责任?这他妈是旧社会未出嫁的姑娘吗?!”

    林秋石:“……”你这比喻真是生动又形象。

    旧社会未出嫁的姑娘,看了就要娶回家,林秋石本来以为他们过来之后不碰那木头人就应该没事,却没想到这里的鬼怪这么简单粗暴,搞得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秋石把属于他的木头人捡起来,确定这木头人没了脑袋。毫无疑问,如果不能快点找到门和钥匙,这个木头人就是林秋石最后的下场。

    周含山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他蹲坐在了地上,像是丧失了全身的力气,表情呆滞又可怜,甚至还伸出手抱住了旁边的雕像。

    “朱如媛,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想要我的命吗?你真的想要的话,就拿去吧。”周含山语气呆滞,恐惧似乎夺取了他求生的遗志,他把头抵在雕像上面,喃喃自语,“我不跑了,我下来陪你好不好。”

    他说完这话,林秋石看见雕像动了一下。雕像缓缓,缓缓的低了头,虽然动作非常的慢,让人感觉这不过是自己的错觉,但林秋石却非常确定,这雕像的确是动了。她垂了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爱人,白色石膏做成的眼睛里,浮现出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滑落,滴在了地面上。

    雕像在哭,只是她却没有眼泪,她的眼眶里,流下的是鲜红的血液。

    周含山也看到了雕像眼里的鲜血,他愣了几秒,呆呆道:“如媛,是你的吗,是你在哭吗?”

    雕像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

    “你想要我死吗?”周含山说,“如果你想要我死,你就点点头?”

    他说完这话,窗外便刮起了一阵大风,这风吹的窗帘猎猎作响,仿佛人类的哭嚎。

    等风停下的时候,雕像已经不哭了,她的保持着某个姿势,眼神却落到了顾龙鸣的身上。

    顾龙鸣有点不舒服道:“她是在看我?”

    林秋石偏着头看着这雕像,却是莫名其妙的觉得这雕像的眼神似乎有着别的含义,他走到了雕像身后,顺着雕像的目光看去,发现雕像的目光的确是落在了顾龙鸣的身上,只是落的部位有些奇怪……她似乎是在盯着顾龙鸣的口袋。

    林秋石:“顾龙鸣,你口袋里有什么东西?”

    顾龙鸣:“啊?什么东西?”他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摸出来了刚才砸到他们身上的木头人,“就这个啊,怎么了?”

    “你把木头人放到旁边。”林秋石说。

    顾龙鸣虽然是一头雾水,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木头人放到了自己脚边的地上。

    林秋石注意着雕像的目光,发现它的眼神居然真的在缓慢移动,从顾龙鸣的身上,移到了旁边的地上。

    顾龙鸣也注意到了,他心中一惊,道:“这是什么意思?它看着木头人什么意思?是她扔给我们的?这是她故意挑衅我们还是怎么着——”

    林秋石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她应该是在给我们提示。”

    “提示?”顾龙鸣摸着下巴,“提示我们要学习木头人?”

    林秋石没说话,他其实也没明白雕像为什么要盯着木头人看。

    三人站在屋子里,在周含山低低的啜泣声中,林秋石的脑海里隐隐约约的冒来了一个念头,他道:“周含山。”

    周含山泪眼朦胧的看着林秋石。

    “你说过,许愿是需要木头人的对吧?”林秋石问。

    “是的。”周含山道,“你什么意思……”

    林秋石看向雕像:“你说,她是不是在提示我们,需要再许一次愿望?”

    周含山愣住了。

    “如果我们的愿望,是结束这一切。”林秋石道,“这个愿望,会实现吗?”

    这个愿望,和周含山的愿望一样,是个无法满足的悖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