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真实的身份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02章 真实的身份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朱如媛不是人,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根本没办法找到她。不过虽然找不到她, 却能找到还活着的周含山。

    艾文瑞知道周含山宿舍的地址, 于是三人直奔宿舍的方向去了。

    去的路上林秋石又遇到了那个叫左丝丝的姑娘,她和她的搭档坐在学校的花坛边上手里拿着个物件, 似乎正在讨论什么。

    顾龙鸣远远就看到了他们手里的东西, 他惊讶道:“是木偶人,他们去哪里找到的木偶人——”

    林秋石想起了昨天晚上死掉的那两个门外人,想了想,走到了左丝丝面前, 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左丝丝, 你们做什么呢?”

    左丝丝见到他们过来, 顺手就把那个木头人藏了起来, 笑道:“没什么,随便聊聊天。”

    林秋石对这姑娘印象还不错, 没绕弯子, 道:“你也找到了木头人?”

    “嗯……”左丝丝含糊道, “怎么?”

    “既然找到了就好好保存起来吧。”林秋石说, “我也在今天早上死的那人身上找到了木头人,木头人上面的脑袋没了我怀疑木头人和那两个人的死法有关系。”

    左丝丝旁边的同伴闻言脸色大变:“什么?”

    顾龙鸣见他这么慌张的样子道:“喂,你该不会已经扔了吧?”

    “我……我……”他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池塘,脸色发白, “我刚才觉得这东西不吉利, 就随手扔了一个进去!”

    “那怎么办?你不会出事吧!”左丝丝也慌了。

    “我去把它找回来!”他同伴急急的说了一句。

    “等等——”林秋石还没来记得阻止, 就看见左丝丝的同伴直接扑进了身后的池塘里。

    这是学校的景观池塘, 非常的浅,一个一米七几的男人站在里面水只到了腿弯的位置,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怎么都不可会在里面淹死。

    但门里面的世界,显然并不能以正常这两个字来度量。

    那人下水后正弯着腰想要把木头人摸出来,身边的水就像是沸腾了似得,水面开始剧烈的翻滚,林秋石见到此景,忙唤道:“快出来——”

    那人闻言,刚往他们所在的位置跨了一步,碧绿的水中就冒出了无数双僵硬苍白的手,抓住了他的身体,开始把他往池塘底下拖。

    林秋石反应最快,一个健步冲到了池塘边上,抓住了那人的慌乱挥舞的手:“快帮帮他——”

    左丝丝顾龙鸣和艾文瑞也都赶紧跟上,抱住林秋石的身体把他们两人往后拖。

    四人齐心协力,终是将池塘里差点被拖下去的人救了上来,那人被拖上来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说:“太他妈的恐怖了——我裤子都被拖掉了——”他外面的牛仔裤硬生生的被拖进了池塘里,这会儿身上就只剩下一条花不溜秋的四角裤。

    “啧。”左丝丝对着他投去嫌弃的眼神,“居然穿的这种裤子。”

    同伴:“……”是啊,要是知道会当众脱裤子他就选个好看点的花色了。

    林秋石吐了口气,道:“我建议你最近还是离有水的地方远一点吧。”

    “好,谢谢你们提醒,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左丝丝也感觉到了林秋石他们一队有些与众不同。

    林秋石道:“去宿舍一趟……你们到底是在哪里找到这木头人的?”

    “是在雕塑社团的活动室。”左丝丝这次回答了林秋石的问话,“我们打听到死掉的学生好像都参加过雕塑社团,所以就去那儿看了看。”

    这信息看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只是他们的运气没有林秋石的好,没能遇到艾文瑞这么个知道详细内情的npc。

    “走吧,再不去都又要上课了。”艾文瑞在旁边低声说。

    左丝丝看了艾文瑞一眼,眼神里多了点别的意味,她道:“祝你们好运。”

    “好运。”林秋石点点头,指了指左丝丝的同伴,“你们先去把找条裤子穿吧。”

    穿着内裤的同伴:“……好,谢谢关心。”

    三人去了宿舍,按照艾文瑞的说法,周含山是住在307这间房间。

    但他们三人在外面敲了好久的门,里面的人都没有反应。

    “不在,要不我们走吧。”艾文瑞说。

    顾龙鸣道:“走什么走,走什么走,这不能进去吗?”他把目光投向了林秋石。

    林秋石:“……”他沉默三秒,“你们帮我看着点有没有其他人看见。”

    艾文瑞这才想起林秋石是可以开锁的,他表情有点复杂,轻轻的嗯了声。

    几分钟后,他们进入了周含山的宿舍。

    但是进去之后却发现宿舍是空的,根本没有人住在这里。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的阳台都空空如也,从水槽和灰尘的状态上来看,这里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周含山回家了?”林秋石问。

    “我不知道,自从出事之后,我的确是有段时间没有看见他了。”艾文瑞说,“但是我没有听说他退学的事情。”他说完这话,又自嘲的笑了笑,“或许是他退学了,我却不知道……毕竟这种时候,谁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其他人呢。”

    林秋石想了想,忽的问:“你能联系上之前那个朋友么?”

    “哪个?”艾文瑞说。

    “就是当时在教室里的三个。”林秋石说,“你、小和,还有一个夺门而逃的——那人你能联系上吧?”

    “我不确定。”艾文瑞摇摇头,“我确定他会不会接我的电话……”

    林秋石道:“你先给他打。”

    艾文瑞点点头,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大约响了十几秒后,还是被接通了,那头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道:“喂。”

    听到这人的声音,艾文瑞正欲开口,旁边的玻璃却发出了一声巨响,林秋石抬目看去,发现有个圆形的东西从窗户被直接扔了进来,砸碎了玻璃之后,那东西直直的滚到了他们的面前。

    艾文瑞看着地上的东西,陷入了呆滞的情绪之中,他的手机开着免提,免提里面还在传出他朋友的声音。

    “你怎么不说话?”电话那头的人问,“是不是有事,需要我过来找你吗?”

    艾文瑞垂着头,看着地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人的脑袋,被尖锐的东西直接从颈项上面割了下来,还在滴着血液,如果这只是个普通的脑袋也算了,可是……

    艾文瑞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还在发声的电话,电话主人的脑袋,此时就静静的躺在他的面前,用那双无神的眼睛盯着他。

    “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啦——”电话那头不知什么东西,还在继续发声,只是这声音多了几分诡异扭曲的味道,“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了?”里面夹杂着些许杂乱的背景音乐,听起来让人更加毛骨悚然。

    “明明是你……”那声音在还在继续,艾文瑞却像是已经无法忍受了一般,尖叫着把手机从窗户丢了出去,道:“啊啊啊啊!!!他死了,我也要死了!!救命!!救命!!”

    “你冷静一点!!”顾龙鸣看见艾文瑞一副快要发疯的样子,赶紧伸手抓住了他,他真是害怕这小孩儿受刺激过头直接从窗户扑出去了。

    “救命,救命,我不想死啊——”艾文瑞哭喊着。

    林秋石道:“你把他带回宿舍去!”

    顾龙鸣说:“你呢?”

    林秋石说:“我有点事要去确认——”

    顾龙鸣看了眼艾文瑞,又看了眼林秋石,表情有些犹豫,显然是在林秋石和艾文瑞之间纠结。虽然艾文瑞看起来非常的真实,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门里面的npc,如果为了保护他导致林秋石出现了什么意外,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没事,你去吧。”林秋石说,“我很快就回来。”

    顾龙鸣见林秋石神色坚定,最后只能点点头,把艾文瑞背起来走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林秋石却将目光投向了被砸烂的窗户,还有地上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你是什么什么时候死的。”林秋石看着头颅,喃喃自语,“是今天,昨天,还是……”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身下楼,在楼下寻找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很快,林秋石在树丛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屏幕裂开的手机。他按下开机键,心里不断的祈祷,他的运气不错,手机显示出了开机的画面,虽然屏幕裂开,有些看不清楚细节,但是大致没有什么影响。

    林秋石拿着手机,开始翻找里面的通讯录。他找到了z字母开头的那一排姓名,却没有找到周含山这个名字。

    看来艾文瑞说他和周含山不熟,应该不是在撒谎。

    林秋石捏着手机,又忽的想到了别的事,他打开了通话记录,看到了上面最新一条通话记录上备注的名字是:小篆。

    小篆应该就是艾文瑞朋友的名字了。

    林秋石又退回了桌面,点进了短信列表,他看到了小篆给艾文瑞发来的信息,直接点了进去,看到了最近发来的一条短信。

    短信是昨天晚上发来的,林秋石在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表情便僵住了。

    因为在短信最前面,写着一个他们很熟悉的名字:周含山,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看到这条短信,林秋石感觉情形不妙,立马想起了将艾文瑞带回宿舍的顾龙鸣,马上转身朝着宿舍跑去。

    这一路上林秋石都在整理艾文瑞给他们的信息。

    他们知道的关于雕塑、朱如媛,许愿的信息几乎都是艾文瑞给他们的,这也就意味着就算艾文瑞撒了谎,他们也无从分辨。艾文瑞说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但是短信里对于手机主人的称呼,却暴露了他的身份。

    他就是周含山,那个和朱如媛谈恋爱的周含山。

    他欺骗了雕塑社的社员,让他们把鲜血抹在了木雕上面,之后再许下愿望。艾文瑞自然是不会死的,因为他极有可能,是唯一知道真相的那个人……当然,这一切都是林秋石的猜测。

    林秋石气喘吁吁的到达了宿舍楼下,他艰难的爬到二楼,重重的敲着门:“顾龙鸣,顾龙鸣你在吗!”

    片刻后,门开了,门后露出顾龙鸣的脸:“小声点,他睡着了。”

    “艾文瑞睡着了?”林秋石看向屋子里,果然看到墙角的那张床铺上缩着一个瘦小的身影,从背影上来看,正是艾文瑞。

    “嗯。”顾龙鸣轻声道:“怎么这么急,发现了什么事?”

    林秋石道:“出来说。”

    两人走到走廊尽头,寻了个偏僻的角落,林秋石直奔主题:“艾文瑞不是艾文瑞,是周含山。”

    “什么?什么?”顾龙鸣显然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林秋石这句话什么意思,重复了好几遍,还一把伸手抓住了林秋石的手臂,愕然道:“周含山,是那个周含山?”

    “嗯,对。”林秋石说:“就是他。”

    “那这是什么情况啊。”顾龙鸣道,“他一直在骗我们……是想弄死我们么?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他现在有点迷茫,艾文瑞……不,是周含山,几乎是一路带着他们了解了整个事情的全貌。

    从雕塑社团,到朱如媛,再到灵异游戏,和他们许下的愿望,顾龙鸣是真的不明白他想做什么了。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顾龙鸣摸了一下脸,“妈的,居然骗我们,亏我还背了他那么久。”

    “摊牌吧。”林秋石说,“别浪费时间猜了。”

    “也行。”顾龙鸣说,“反正他是个人,不怕他作妖。”

    他被艾文瑞骗的似乎有点生气,气势汹汹的转身推门而入,把睡的迷迷糊糊的艾文瑞从床上抓了起来,道:“周含山——”

    周含山被叫醒后一脸茫然:“怎么了?”他问了这话两秒后,才反应过来顾龙鸣叫出的名字并不是艾文瑞而是周含山,随即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们知道啦……”

    “嗯。”林秋石把手机丢到了周含山面前,“你手机短信里提到了这个名字。”

    周含山神情讷讷。

    “说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骗我们。”顾龙鸣说,“你想要什么?”

    周含山苦笑:“我……我没想骗你们,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就是周含山,你们一定不会相信我的。”

    林秋石和顾龙鸣没说话。

    “他们都知道周含山在和朱如媛谈恋爱。”周含山说,“我只是害怕你们以为我有什么坏心……其实……”

    “其实你没有?”林秋石看着他的眼睛,“你觉得我们能相信?”

    周含山沉默片刻:“那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

    林秋石:“你知道朱如媛是死人么?”

    周含山摇摇头:“我不知道,直到那次玩游戏的时候……”他用手捂住了脸,肩膀开始抖动,“我发现,发现她没有影子。”

    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雕塑上面,周含山怀里搂着笑意盈盈的朱如媛,两人正悄悄的说着什么,周含山却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他低了头,神情之间出现些许疑惑,甚至还抬手揉了揉眼。

    然而无论怎么揉眼睛,地上的影子只有属于他自己的……而他怀里的姑娘,却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

    在发现这件事后,寒意一点点的爬到了周含山的脊背上,身侧的人似乎发现了他的异样,柔声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

    “没怎么。”周含山说,“只是有点累了。”他看到前面站着的朋友们,嘻嘻哈哈的将手指刺破,把鲜红的血液,抹上了那木头做的小人上面。他的手臂本是搂着身旁的人,然而在发现身旁人没有影子后,他却感觉和她肌肤相亲的位置,变得僵硬冰冷,就好像……自己拥着的是一尊雕像。

    回忆到这里时,周含山浑身上下都在抖,他颤声道:“我当时想要阻止他们,但是根本说不出话来。”

    “你也滴上血了?”顾龙鸣问。

    “滴了,我是第一个。”周含山说到这里,语气里充满了悔恨,“只是我许愿的时候并不诚心,之后也没有报名参加那个比赛。”

    没有报名,自然也不可能获奖,周含山就这样躲过一劫。

    顾龙鸣道:“你为什么没有报名?你们雕塑社不是很在乎这个奖项吗?”

    “哈哈。”周含山干笑两声,“我这不是成绩不好么……”

    “真的?”顾龙鸣还是不信。

    “是真的!”周含山有点绝望,“你们信我……手机里还有我雕塑的照片,不信,不信你们翻翻看嘛。”

    顾龙鸣满目狐疑的拿过手机:“你别以为我不会看啊。”他翻到相册,还真是找到了周含山的雕塑作品。

    林秋石看了一眼那雕塑作品就和顾龙鸣一起陷入了沉默,最后顾龙鸣憋出来了一句:“卧槽,你真的是学艺术的?这雕的什么傻吊玩意儿啊。”

    周含山:“……过分了啊。”

    虽然大部分时间周含山都在为自己的作业头疼,但却没想到这一次因祸得福,居然就这样躲过了一劫。

    当时成绩公布的时候,得奖的人都非常开心,还在互相讨论说没想到校园传说居然是真的……当然,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这份奖项需要付出的惨痛代价。

    “所以你骗我们到底是想做什么?”顾龙鸣问。

    “其实……其实我只是想阻止一切。”周含山颤声道,“一切因为我而起,我自然应该让这一切结束掉……”

    “怎么结束?”林秋石问。

    “我去查了很多资料,其实学校早就有这个校园传说了。”周含山说,“只不过,这个校园传说的最后一部分,朱如媛没有告诉我们。”

    “最后一部分?”顾龙鸣坐直了身体。

    “必须要等价交换,雕像帮你实现了愿望,你也得帮雕像实现愿望。”周含山说,“只是我现在确实想不明白,雕像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如果她的愿望是想让我们死掉呢?”

    听着周含山的话,林秋石却是想起了线索里面的那一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他和顾龙鸣的眼神对视片刻,两人在此时达到了十足的默契。

    “你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事情告诉我们?”顾龙鸣还在纠结周含山骗他们的事情。

    周含山低着头没说话。

    林秋石却看明白了他表情里面暗藏的含义,他道:“朱如媛的愿望,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周含山浑身一颤,带着哭腔道:“我不想死……”

    他这句话,几乎就是赞同了林秋石的猜测了。

    朱如媛和周含山是情侣,而周含山一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他们,那么林秋石有理由猜测,朱如媛的愿望,就是想要周含山陪着他。

    而要死人复活是不可能的,那么更简单的方法,便是活着的人死掉。

    “求求你们,我真的不想死。”周含山哭着道,“我真的好害怕——”

    “你喜欢她吗?”顾龙鸣蹙着眉头问。

    “或许吧,我也不知道了。”周含山说,“自从发现她不是活人后,之前和她在一起的记忆就都变得模糊不清……甚至都快要不记得了。”他正在茫然无措的说话,却停住了,眼神里带着浓郁的恐惧,看向旁边的窗户。

    林秋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是看到一头长发,脸色惨白的女人,静静的站在窗户边上,用一种极为怨毒的目光看着屋子里的人——他们是在二楼,窗户外面没有任何东西,毫无疑问,这个女孩,就是曾经和周含山在一起的女孩,朱如媛。

    周含山看到朱如媛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再次晕倒在了床上。而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窗户边上的人影却已消失不见,刚才那张惨白的脸,仿佛只是他们的错觉。

    但林秋石和顾龙鸣却很清楚,朱如媛是真的来过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