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倒计时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101章 倒计时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三人就这么在房间里坐了一晚上。

    第二天, 看见第一次阳光撒到走廊上后, 林秋石才从屋子里出来。他一到走廊上就嗅到了一股子浓郁的腥味,这腥味他已经非常熟悉了, 正是血液的味道。

    “出事了?”顾龙鸣也闻到了这股子血腥味, 神情紧张起来,“哪里传过来的?”

    林秋石嗅了嗅,判断出了味道传来的方向,他说:“好像是楼下, 走, 去看看。”

    他们转身吓了楼梯, 看见楼下最右边的屋子面前站着两个人, 屋子的门大开着,而那股子刺鼻的腥臭味, 就是从那间房间里传出来的。

    顾龙鸣走在最前面, 道:“出什么事了?”

    “死人了呗。”左丝丝的语气有点无所谓, 她对于死亡这种事情显然接受程度已经非常好了, 道,“死了两个,不知道怎么触发的死亡条件。”

    顾龙鸣凑到窗户边上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脸色有点不好看的摆摆手:“唔……死的还挺惨的。”

    林秋石也上前一步, 走到了窗户边上:“我也看看。”

    透过窗帘的缝隙, 他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形。只见整间屋子里都被鲜血铺满了, 死掉的两人就站在屋子的最中央, 他们的头被什么东西换掉了,变成了两尊人头石膏雕像,白色的石膏上面也沾满了凝固的鲜血,乍看起来十分可怖。

    “他们的头呢?”顾龙鸣说,“你们找到他们的头了吗?”

    “没有。”左丝丝抱着胸,道,“我们也是刚发现。”

    “没有人认识这两个人?”林秋石问。

    左丝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你们想知道估计还得再等一会儿,还有些人没有醒呢……你们继续看吧,我要去吃饭了。”她说完和自己的搭档转身走了,背影看起来对着两具尸体毫无留恋。

    顾龙鸣小声的问林秋石,“我们要进去看看吗?”这地方着实让人感觉不舒服。

    “看看吧。”林秋石觉得这两人身上或许有什么线索,虽然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进去。

    他们两个说话时候,艾文瑞站在后面一个劲的发抖,简直跟触电了似得,听到顾龙鸣说要进去,他差点没哭出来,道:“我不进去啊,我不进去啊——”

    “行啦,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没叫你进去。”顾龙鸣也没指望艾文瑞有进来的胆量,说着话自己第一个进了屋子。

    似乎有其他人已经进来过一趟了,顾龙鸣看见屋子旁边有几个散乱的脚印。

    林秋石走到这两人的尸体旁边,发现他们的身体出现了一种怪异的变化,虽然人死了,但是尸体却没有变得柔软,反而像是硬化的水泥似得,呈现出一种僵直的状态。

    这两人的头被硬生生的拧了下来,甚至可以看到他们颈项上肌肉被撕裂开的痕迹,顾龙鸣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他们两个的头:“没有脑袋。”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他半弯下腰,仔细的观察着面前两个死者,忽的却是发现了什么。便谨慎的伸出手,试探性的在一具尸体的口袋里面掏了掏。片刻后,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木头人……

    这木头人林秋石昨天就见过了,正是艾文瑞那两个朋友手里拿着的那种,只是此时的木头和昨天林秋石看见的又有所不同——这个木头人的脑袋不见了。

    木头人身上也被沾染了些许的鲜血,林秋石掏出一张纸巾,把木头人包了进去,又在另外一个死者的身上发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木头人。

    而除了木头人之外,屋子里似乎就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林秋石离开了房间,把手里的木头人展现给了艾文瑞,说:“这东西你认识吧?是你朋友的吗?”

    “你们从哪里找到的?”艾文瑞看见这木头人眼睛就直了,“给我看看?”

    林秋石把木头人递给了艾文瑞。

    艾文瑞检查之后,表情变得有些害怕:“这、这不是晓苏的木头人吗?”

    林秋石闻言蹙眉:“什么意思?意思是你们每个人手里的木头人都不一样?”

    “对啊。”艾文瑞说,“不一样的,这是晓苏的木头人,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就她的木头人没有脑袋——”

    林秋石:“你的木头人呢?”

    “我扔了。”艾文瑞说,“出事之后我们都有些害怕,我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把木头人扔了……这、这……”

    顾龙鸣道:“这木头人会不会和他们的死法有关系?”

    林秋石也想到了,于是两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艾文瑞。

    艾文瑞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表情瞬间充满了惊恐的味道,“不、不会吧……可是小和的木头人,不是好好的吗?那他怎么也死了?”

    “谁说他的木头人好好的。”林秋石问。

    “我看见的啊,你们也看见了吧——就是他们拿在手里的那个——”艾文瑞道。

    “那可不一定是小和的木头人。”林秋石说,“当时不是还有你另外一个朋友在场么?他还活着,这个木头人有没有可能是他的?”

    经过林秋石这么一提醒,艾文瑞显然是想明白了什么,他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失去了血色,惨白的不像样子,他嗫嚅着嘴唇,像是丧失了力气似得,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我不知道,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木头人拿出来了。”所以他也不能确定,那个木头人是被腰斩的小和的,还是前一个匆忙逃出的好友的。

    “我们寻找一下关于朱如媛的信息吧。”林秋石说,“还有你的木头人,到底丢到哪里去了?”

    艾文瑞面如死灰,摇着头说:“我哪里知道,我丢到垃圾桶里面了——”谁知道现在它什么模样。

    顾龙鸣道:“好了,不要多想,丢了就丢了吧。”

    艾文瑞半晌没吭声,完全是一副魂魄离体了的样子。

    林秋石莫名的有点怜爱这个小孩,伸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走吧,早点让事情结束,就不用担心了。”

    艾文瑞并没有应话。。

    朱如媛是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学校里面的学生似乎都对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反应,但是任期很长的老师却大多都知道这个人,甚至于只要一提到她的名字,反应就十分的强烈。

    林秋石他们问了很多人,终于有老师给他们提供了关键信息:“你们想要知道的话,不如去问问当时那个班级的班主任。”

    “哦,他还在学校里?”林秋石问道。

    “在啊。”那老师说,“不过他现在没有教书了,是在图书馆那边管理书籍。”

    林秋石立马想起了那个图书管理员,对着这老师道了谢之后,三人准备去图书馆。

    “我想去先上厕所。”艾文瑞自从知道了那个木头人的事情之后,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林秋石有点担心他,道,“去吧,会没事的。”

    “嗯。”艾文瑞点点头。

    他进去之后,林秋石看向顾龙鸣,道:“你觉得他怎么样?”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顾龙鸣愣了一会儿,赶紧说,“我不喜欢男孩子啊——”

    林秋石:“……”他努力控制住了自己,才没有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扭曲,“我没问你这个!”

    “那你什么意思?哦……你是说艾文瑞可不可信?”顾龙鸣道,“我觉得他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是这事情应该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嗯。”林秋石沉吟片刻,思考着某些问题。

    艾文瑞去的快回来的也快,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冲水的声音,他走到外面,对着顾龙鸣有气无力的说:“好像拉肚子了,我觉得身体真不舒服。”

    “不舒服?要不要我背着你?”艾文瑞瘦巴巴的,顾龙鸣背他完全没问题,跟扛袋米似得。

    林秋石本来以为艾文瑞会拒绝,没想到他点点头,就这么同意了。

    顾龙鸣弯腰,把艾文瑞背了起来,道:“走吧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林秋石嗯了声,三人正往前走出几步,刚准备进电梯,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惊恐无比的叫声,这叫声一出,林秋石包括顾龙鸣的身体瞬间都僵了,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本该被顾龙鸣悲在背上的艾文瑞。

    “你们——你们背着什么东西——”林秋石回头,看见艾文瑞站在厕所外面,朝着他们投来了惊恐无比的眼神。

    顾龙鸣也发出一声惨叫,把自己身后背着的东西直接扔到了地上。

    林秋石听到了坚硬物体碎裂的声音吗,低头看去,却是发现顾龙鸣竟是背着一具石膏雕像,此时雕像落在地面上,直接碎成了几块。

    “卧槽,卧槽,卧槽——”顾龙鸣骂着脏话,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后背,“妈的这是什么东西。”

    林秋石低着头看着雕像,慢慢的弯下腰,从雕像的碎片里面,翻出来了几块残渣,他蹙起眉头:“这……”他把残渣取了出来,发现这些木头残渣,刚好属于同一个木偶。

    艾文瑞的表情已经呆滞了,他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了林秋石手里的东西,颤声道:“这、这是我的木头人。”

    林秋石:“……”

    艾文瑞道:“这是我的木头人——”他的木头人被砸的四分五裂,肢体碎成了无法拼起来的残渣,而如果他们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他也将以这样的死法,悲惨的离开这个世界。

    林秋石以为看到木头人的艾文瑞会哭出来,没想到他却是扯出了一个像是哭的笑容,道:“我、是不是,也要死了?”

    说实话,进门这么久了,林秋石很少看见这么活灵活现的npc,甚至给了林秋石一种他其实是门外人的错觉。门里面的npc大多都可怖诡异,唯一给林秋石留下印象的徐瑾,还是一个伪装成内外人的npc。

    “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顾龙鸣安慰的道,“我们先去图书馆,早点找到朱如媛,或许就能让这件事结束了。”

    艾文瑞没说话,只是木木的点了点头。

    这次他们没敢再浪费时间,三人直奔图书馆。

    之前见到的图书管理员,这会儿正坐在前台看书,他听到林秋石他们的脚步声,头也不曾太抬一下,只是冷淡的说:“档案在楼上,目前没有人借阅。”

    “你好。”林秋石说,“您是朱如媛的班主任对吧?”

    图书管理员听到朱如媛这个名字,翻书的动作顿住了,眼神变得有些阴郁:“你们从那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林秋石说:“她是您的学生对吧?”

    图书管理员道:“嗯。”

    “您能和我讲一下关于她的事情吗?”林秋石指了指一楼大厅里,各式各样的雕像,“还有这些雕像。”

    “她是我的学生,我是她的老师,仅此而已。”他说,“你想知道什么?”

    “她是怎么死的?”林秋石说,“或者说,她的死,和这些雕像有什么关系么?”

    图书管理员放下了手中的书,淡淡道:“她是自杀,至于这些雕像和她的关系,你们见过朱如媛的雕塑作品吗?”

    林秋石应该是没见过的,但是他却想起了那尊活动室里面藏起来的女人雕像,道“是个女人?”

    朱如媛的班主任说:“是的,是一个以她自己为模板的女人。”他道,“很漂亮,但是也只是漂亮而已,差了点什么重要的东西。”他站起来指了指一楼那些姿势不同,可模样却十分相似的雕像,“但是这些雕像却没有差那样东西,都是完美的作品。”

    林秋石:“……”

    顾龙鸣显然是对眼前这个故弄玄虚的班主任非常不喜欢,他说:“完美?长得差不多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完美的?”

    他说完这话,那班主任的却是轻蔑的笑了起来:“你们什么都不懂。”

    “朱如媛是个什么样的人?”林秋石继续发问。

    “她?很苛刻的创造者。”班主任像是在履行义务似得,没有感情的将朱如媛的信息告知他们,“她不能容忍瑕疵……”

    “她是怎么对待瑕疵品的?”林秋石问。

    “自然是毁灭。”班主任说,“瑕疵品的确没有存在的价值。”

    林秋石道:“所以当她发现以自己为蓝本的雕塑存在瑕疵之后,她毁灭了自己?”他的目光移到了班主员衬衫的口袋上,“您的口袋里装着什么?”

    班主任并不回答,只是冷漠的看了林秋石一眼,

    林秋石道:“可以给我看一下您的口袋里的东西么?”

    他还是不动,顾龙鸣却是已经没了耐心,伸手就把抓住他的领子将他一把拽了过来。他的动作非常粗鲁,看得出已经对眼前这个态度不好的npc非常不耐烦了。

    “你做什么——”这班主任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顾龙鸣直接拽住了衬衫口袋。

    顾龙鸣把他衬衫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那居然是一个木头娃娃,就和他们之前看到的一样。

    “木头娃娃?!”艾文瑞瞪圆了眼睛,“你从哪里弄到的,也是学姐给你的吗?”

    班主任看见木头娃娃被顾龙捏在手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道:“还给我——”他伸手就要去扯。

    顾龙鸣却不愿意就这样放开,两人这么一拉一车,那本来就不解释的木头人就这样被直接扯碎了。

    “啊啊啊!!”那人看见被扯碎的木头人,嘴里发出恐怖的嚎叫,表情可怖到了极点,“还给我,还给我啊!”

    顾龙鸣被这人的叫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一松手,由着木头人掉在了地上。

    而这图书管理,慌乱的将木头人捡起来,朝着一楼的那些雕像看了一眼,便慌乱的转身跑了,仿佛身后有鬼追着似得。

    顾龙鸣道:“卧槽,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

    他的目光和林秋石汇聚在了一起,两人同时说出了心中所想的答案:“难道,他也许过愿望?”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暂时是没有答案了,但显然一切的源头都是朱如媛。

    就在林秋石和顾龙鸣说话的时候,林秋石忽的听到了一种微妙的碎裂声,像是石头之类的东西裂开了似得,他马上警惕起来,抬起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却是一楼天花板上挂着的巨大吊灯竟是在垂垂欲坠。

    “离开这儿!”林秋石立马抓着两人离开了原地,他们刚往前走两步,那吊灯就直接砸到了地面上,可想可知如果他们还在底下,恐怕会直接像个西瓜一样被砸的稀巴烂。

    意外发生多了,就不是意外,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前的玻璃,现在的吊灯,仿佛都是催命的倒计时,在告诉艾文瑞他的生命似乎进入了倒计时,随时可能被鬼怪取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艾文瑞蹲在了地上,像是被吓得脱力了似得,“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不想死啊……”

    林秋石说:“你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们?”

    艾文瑞看了林秋石一眼。

    顾龙鸣道:“都这时候了,命都要没了,你还不肯说?”

    艾文瑞沉默片刻,低声道:“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

    “为什么不该说?”林秋石不明白她的意思。

    “因为他们不然我说。”艾文瑞说,“他们让我瞒下这件事……”他靠在墙壁上,“我以为我会一直替他们保密。”

    “到底怎么回事?”顾龙鸣追问。

    艾文瑞说:“你还记得合照里面那个活下来的男人吗?就是名字叫周含山的那个。”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记得。

    “他在和朱如媛谈恋爱。”艾文瑞说,“谈了很久了……至少有半年了。”

    “什么??”顾龙鸣不敢相信,“他在和一个死人谈恋爱?”

    “对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艾文瑞有点没精神,“但是他们的确是在谈恋爱,我还看见他们接吻了,不过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他们一直在保密……”

    林秋石静静的等着他继续说。

    “这游戏也是他提出来要玩的。”艾文瑞说,“他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玩学校里的校园传说,有人说玩笔仙,玩了之后没什么反应,朱如媛便说自己知道一个更有趣的玩法。”

    顾龙鸣:“这些木头人全部是她拿出来的?”

    艾文瑞道:“对,都是她拿出来的。”他道,“但是我们是雕塑社团,有这些模样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大家都没放在心上,然后周含山把那尊雕像从杂物室里取了出来……”他垂着眸子,似乎是在细细的思考那一天到底发生过什么,“之后,我好像就没有看到朱如媛了。”

    “她不见了。”艾文瑞的诉说速度慢了下来,好像在努力的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他说,“然后我们到了雕像面前,隔开了自己的皮肤,将血抹在了木头人上面,许下了自己的愿望……之后,愿望实现了。”

    然而让愿望的实现的代价,却是他们每个人的年轻的生命。

    一尊雕像放进图书馆,便有一个人死去。这些雕像僵硬的模样,仿佛将死者们不甘心的表情全部拓印了下来,可怖极了。

    “周含山,都是他。”艾文瑞终于想明白了一切,“是他引导着我们做了这件事,是他在帮助朱如媛,所以……”他有点茫然的抬起头,“他知道自己的女友是个死人吗?”

    “知不知道,找到他不就得了。”顾龙鸣握紧了拳头,“这种为了女朋友坑朋友的人可真他妈不是东西。”

    “他现在有可能在哪儿?”林秋石问。

    “可能是在宿舍。”艾文瑞说,“但是……我也不能确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