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雕塑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98章 雕塑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教你做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伴随着顾龙鸣碎碎念的声音, 林秋石缓缓沉入了梦乡之中。

    阮南烛的心思一向难猜, 但顾龙鸣的话, 倒是给了林秋石一点提醒。阮南烛的变化是在去白鹿带回庄如皎之后,难道他的顾忌是在看到庄如皎后才产生的?林秋石想, 回去一定要好好的问问他, 有什么事情,两人说开了或许就好了。

    这一夜无事发生,第二天早晨,众人醒来。有的人精神饱满, 有的人眼睛下面却挂着黑眼圈, 特别是刚来的那两个新人显然非常不适应门里面的世界, 其中一个叫小缅还试图离开学校, 当然最后还是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都告诉你了出不去,怎么就不信邪呢?”他的室友是个过第五扇门的老人, 名字好像是叫王尧, 看见小缅非要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很不赞同。

    小缅勉强笑道:“我这不是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吗……”

    “结果你看到了什么?”王尧嗤笑。

    “全是雾气。”小缅说, “我开始还以为那些雾气是早晨的晨雾,结果一出去,发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八点多了街上还没有人显然不是什么正常的情况,况且这里还是学校, 这么多的学生简直好像是凭空出现的, 看的人头皮发麻。而此时小缅也清楚的意识到, 他进入的这个地方, 的确和现实世界有所不同,这并不是什么电视节目,也不是骗局,而是真正的异度空间。

    “还好你回来了。”王尧说,“不然今天早晨我们可能见的就是最后一面。”他说这话时虽然是笑着的,但是小缅的脸色却因为这句话变得更加苍白,他不再吭声,低着头吃起了面前的食物。

    林秋石听着两人的对话,转头看着顾龙鸣道:“待会儿先去出事的班级看看?”

    “好啊。”顾龙鸣点点头。

    昨天晚上林秋石就和顾龙鸣交换了关于这扇门的线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圣经里面的一句话,说的损坏了别人什么东西,就要以同样的代价赔偿,并没有什么恐怖的背景故事。

    所以林秋石暂时也不明白这句话在这扇门里面到底该如何使用。

    顾龙鸣对此也摸不着头脑,两人便想着先去出事的地方了解一下,再做打算。

    昨天那个npc带他们去宿舍的时候就为众人提供了最基本的信息,最先出事的是雕塑系大三三班,一周之内,这个班级死了三个人,死状全都非常凄惨,当然警方调查后的结果说是这些人全是自杀的。

    这三人的死亡只是一个开始,之后恐怖的事情开始扩散,牵扯到了班级,半年的时间里,整个学校死了八个人,这事情一时间也闹得很大,警方始终没能找到死亡事件突破口,无奈之下,校方只好找到了私家侦探,想要尽快解决掉这件事。

    大学的时间比较乱,但昨天那个npc给了他们一张三班的课程表。

    林秋石看了一下,看见他们今天早晨就有两节木雕刻。

    林秋石和顾龙鸣找到了教室,看见教室里面已经零零散散的坐了大约十几个学生。

    和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团队里的其他人。这些人走在林秋石他们前面,到达了教室之后,就随便找了个学生,想要问出点什么信息。

    “不好意思,请问可以打扰你们几分钟么?”首先开口询问的是个团队里的姑娘,长得甜美可爱,属于很招人喜欢的那类型,名字也挺可爱的,叫做左丝丝。

    “有事吗?”被问的是个男同学。

    左丝丝笑道:“是这样的,我们是学校请来调查那件事的……”

    一听到那件事,男同学脸上立马变了,摆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转身再怎么询问都不搭理。

    左丝丝起初态度很好,但在见到男同学不肯理她之后,她只能故意道:“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们一些消息吗?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你是知道的吧?你就不怕哪一天厄运降临到你的身上?”

    男同学还是不说话,但表情略微有些迟疑。

    左丝丝见他态度缓和,赶紧趁热打铁:“我们都是专业人士,肯定会对你们有帮助的,早些结束这件事,对你们不是好事吗?”

    “你们想问什么,我马上就要上课了。”男同学终于松了口。

    “你们班上是死个三个人对吧?第一个死的是谁?怎么死的?”左丝丝问。

    男同学抿了抿唇,声音有点小:“第一个死的是叫刘小鱼,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死在了放石雕的教室里。”

    左丝丝说:“你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男同学语气坚定,林秋石却莫名的觉得他是在撒谎,因为他说话的时候,放在腿上的手一直在轻轻的抠着裤子,一副特别紧张的样子。

    “我们走吧。”林秋石转头看向顾龙鸣。

    “这就走啊?不再问问了?”顾龙鸣说。

    “嗯。”林秋石道,“他们太害怕了,看起来问不出什么东西,倒不如去查一下学校之前的资料。”

    顾龙鸣看了眼那被左丝丝问的瑟瑟发抖的男同学,想了想:“也行。”

    两人便离开了教室,去了附近的图书馆,想要查询一下这个学校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事。

    到达图书馆后,林秋石对图书管理员说明了来意,那图书管理员瞅了他们一眼,便伸手递给了他们一本资料,说这是警方调查之后留下的,可能会对他们有所帮助,但是让他们看完之后及时归还。

    林秋石接过资料,感激的道谢。

    接着他和顾龙鸣便寻了个角落,开始翻查起了资料。

    这本资料里有八个死者的全部信息,八个死者里,三个男生五个女生,他们全是大三雕塑系的学生,唯一的不同就是班级有所区别。

    八个死者里,第一个死者是在雕塑教室里面被发现的,她的脑袋被人扭了下来,插在了一个人体雕塑的身上,画面非常的凶残,林秋石还在资料里看到了关于凶案现场的照片。虽然打上了马赛克,但依稀可以想象出当时可怖的情形。

    第二个死者也是在雕塑教室里面被发现的,是个男生,死状和第一个姑娘差不多,唯一不同之处,就是他的眼睛被挖了下来,只留下两个空荡荡的血孔。

    第三个死者的死亡地点依旧是雕塑教室,和之前两人的死法略有不同,是被活活吓死的。

    如果说前三个死者的死法还有所规律,那么后面的五个简直就像是在随意杀人了,后面五个死者的地点几乎遍布了整个学校,有厕所,有教室,甚至有图书馆。

    而他们的死法也千奇百怪,林秋石甚至还看到一个被圆规从眼睛里戳进去的。

    “卧槽,看着都疼啊。”顾龙鸣低着头啧啧称奇,“简直就是实现了上学时期所有对于死亡的幻想。”

    大部分学生都曾经想过,如果不小心把圆规戳进眼睛会是什么样,没想到在这里却是见到了。

    林秋石仔细的翻看着资料,在资料的最后找到了这些死者生前的一些人物关系,还发现了一张合照。

    合照上面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三人都已经死了,还剩下一个男生,在合照里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没死?”林秋石略微有些惊讶。

    “哎,这人没死?”顾龙鸣看到合照后,再次翻到前面,发现这合照里面的确只死了三个人,还剩下了一个幸存者。

    显然这个人就是突破口了,这四个人的关系肯定很好,但是此时却死了三人,剩下那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林秋石想了想,把合照从资料里拿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他道:“这些人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点。”

    “嗯?”顾龙鸣疑惑的抬头。

    “他们都参加了同一个社团。”林秋石指向了资料里面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哪里写着每个死者的兴趣爱好和参加的学校社团。

    到底是艺术生,死者们大多都爱好广泛,但是八个人,每个人都参加了一个叫做雕塑爱好者协会的社团。这社团对于雕塑系的学生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别之处,林秋石也只是随口点出来怕两人遗漏了而已。

    “是哦,不过他们是雕塑系的,参加这个社团应该挺正常的吧,我倒是觉得这个学生应该是问题很大。”顾龙鸣还在纠结合照,“他没死,那突破口肯定是在他身上吧?”

    “嗯,可以先去看看,他也是三班的。”林秋石看了眼表,“他们应该已经快要下课了,我们去教室外面等他吧。”

    “好。”顾龙鸣点点头。

    两人把资料还给了图书管理员,从图书馆往外走。

    这图书馆还算比较新,一共六层,好像有四五架电梯,林秋石和顾龙鸣坐着电梯到了一楼,正准备往外走,却注意到了一些东西——一楼的大厅里,摆放着许多白色的雕像,这些雕像大多是学生的模样,穿着学生服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有的背着书包往外走,有低着头正在看书。

    不得不说,这白天还好,要是晚上来到这里看到这些雕像,恐怕还真的会被吓一跳。

    顾龙鸣对这些雕像倒是有点兴趣,观察之后道:“这些雕像好奇怪啊。”

    “怎么?”林秋石为。

    “他们好像都是一个样子的。”顾龙鸣摸着下巴,左看右看,“所有雕像的长相好像都差不多……”

    林秋石也看了看,道:“好像是差不多,不过雕像不都差不多么。”

    “那不一样。”顾龙鸣说,“至少楼上摆的,就和一楼不一样。”

    其他几楼也有雕像,但是没有一楼这么多,只有一两座。

    林秋石想了想,随手抓了个学生,道:“同学,能问下,你们一楼怎么这么多雕像么?”

    那学生被顾龙鸣抓的莫名其妙:“这是学校的规矩啊。”

    顾龙鸣精神一振,追问道:“规矩,什么规矩?”

    学生说:“只要在校外获了奖的雕塑,都能放一个仿制品在学校的图书馆里……”

    林秋石:“那图书馆里面会放很多雕塑?”

    “怎么会很多。”学生说,“也就是今年罢了,往年几乎没有人获奖的,这些雕塑每年都换,不会放很久。”

    “那你有今年的获奖名单吗?”林秋石问。

    “没有。”学生莫名其妙,“你要找获奖名单还不简单?”他指了指图书馆门口外面放着的宣传画册,“那是学校的宣传画册,获得了大奖的人都在上面。我可以走了吗,我还要去看书呢。”

    林秋石这才松手,对着他道了声谢之后,转身去图书馆门口拿了宣传画册。

    翻到倒数几页,上面果然有学生所说获奖名单,顾龙鸣看见名单后骂了句卧槽,说:“这他妈是获奖名单啊?这他妈是今日枪.毙名单吧……”

    说是今日枪.毙名单那是一点不过分,因为今年得奖的人几乎全都死了,而且各个死状凄惨。

    “不过话说回来,这得奖的肯定不止这一个学校的学生,怎么就他们学校的死的差不多了?”顾龙鸣道。

    “不知道。”林秋石说,“我们回教室看看吧。”他说,“我想找一下合影上面的那个学生。”

    “行。”顾龙鸣点头。

    于是两人又打算回教室。

    但是他们运气不太好,走到半路的时候,下课凌晨响了起来,学生们如同潮水一般从教学楼里面涌出。今天雕塑系就两节课,上完之后就自由活动,他们现在过去学生可能已经走光了,没办法再找到想找的人。

    不过即便如此,林秋石还是和顾龙鸣回到了教室附近。

    上课的教室是在六楼,林秋石一出电梯,便感觉这层楼有点不对劲,他微微蹙了蹙眉,道:“小心点。”

    “怎么了?”顾龙鸣有点虚。

    “好像不太对劲。”林秋石说,“太安静了。”这里可是教学楼,就算是下课了,也不该会这么的安静,简直静的像是一根针落在地上也能听到似得。

    顾龙鸣点点头,表情更加小心翼翼。

    两人缓步朝着下课的教室里走,还没走到,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我都告诉你你不要那么做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呢,你不想要命了吗?”

    另一人愤怒的回答:“你可真是天真,你以为你现在退缩了,一切就会结束?不会的,我告诉你,永远不会结束,它会要了我们所有人的命——”

    “那怎么办?”第三人的语气垂头丧气,“要是当时,当时我们不这么做……”

    “那你现在说这个话有意思吗?事情已经发生了——”开始说话的人更生气了,他道,“你还不快过来!”

    接着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林秋石悄悄的走到窗户边上,朝着里面看,透过窗帘的分析,他看到屋子里面站着三个学生。

    三人围着桌子上的一个东西,似乎正在谈论什么。

    顾龙鸣站在林秋石的背后,突然低低的骂了句卧槽。

    “怎么?”林秋石扭头看着他。

    顾龙鸣哑声道:“你看桌子底下。”

    林秋石看向桌底,发现桌子底下,竟是站了四双腿……可是屋子里,明明只有三个人。

    他手臂上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见教室里三人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一把裁纸刀,对着自己的手臂就隔了下去。

    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滴落到了桌子上的东西上,他这个动作一做完,林秋石就清楚的看见,桌子下面又多出来了一双腿……屋子里的东西数量变多了……

    “我们要不要进去啊。”顾龙鸣有点担忧,“我总觉得他们是在作死。”

    林秋石道:“进去吧。”他总感觉他们如果不打断教室里的事,这三个学生估计都得凉。

    “好。”顾龙鸣走到教室门口,敲了敲门,大声道:“有人在里面吗?”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慌乱的声音,片刻后,才有人发出迟疑的声音:“有人,有事吗?”

    “我进来啦。”顾龙鸣推门而入。

    教学楼里教室的门是不能从里面反锁的,只能从外面锁掉,当然一般情况下都会作为自习的教室就这么开着供学生使用,当然,自从这栋楼里出了凶案之后就几乎没有人在这里自习了,毕竟想一想都觉得渗人。

    三个学生对着推门而入的顾龙鸣露出警惕之色,动作很是整齐的上前一步,遮住了桌子后面的东西。

    “你们在做什么呢?”顾龙鸣说。

    “我们做什么不关你的事吧。”站在左边的那人态度非常不友好,“能麻烦你出去么?我们正在做木雕作业。”

    “不能。”顾龙鸣说,“学校的教室是开放的,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说,“你们在干嘛?集体自残?”他的目光放到了学生还在流血的手臂上。

    “和你没关系!”三人的情绪都有些焦躁。

    林秋石道:“桌子上是什么?”他语气缓慢,“我们在外面看到屋子里有四个人,为什么进来后只有三个了?”

    听到四个人这句话时,三人几乎是脸色大变。

    其中一人强笑着说:“你在胡说什么呢,这里本来就只有三个人。”

    “是四个啊。”林秋石很冷静的击破了他们的心理防线,“还有个穿着红黑条纹运动鞋,淡蓝色牛仔裤的那个人呢?”

    这个描述一出,三个学生瞬间陷入了沉默,脸色也如同白纸一般失去了最后一点血液,有个心态比较差的直接哭了起来,他捂着手臂哭嚷道:“我就说我们会死的,我们真的会死的……”他的身躯慢慢萎顿,就这样蹲在了地上,露出了身后桌子上的东西。

    林秋石看清楚了那是什么,那是一个小小的人形木雕,被放置子在桌子上,木雕上面已经浸透了鲜血,因为距离有些远,再加上角度问题,林秋石并不能将木雕具体的模样看的太清楚。

    “别他妈的哭了!”情绪暴躁的那个骂了句脏话,便伸手把木雕拿了起来,粗暴的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想要离开教室。

    顾龙鸣直接上前拦住了他,道:“就这样走啦?”他慢慢的撸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小兄弟,再聊会儿呗。”

    不得不说,顾龙鸣这货本来就长得壮,而且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威胁起人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林秋石却皱了皱眉。

    顾龙鸣以为是林秋石不高兴,正打算解释,却看到林秋石几步走到了那个满身防备的学生旁边,道:“你衣角上是什么?”

    那学生道:“什么什么……”他一低头,看见自己淡蓝色的衬衫角上,多了团红色的花纹,随即浑身颤抖了起来。

    林秋石起初看到那花纹的时候,只以为是这学生衣服上的装饰,但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花纹,分明就是一个个血手印,而且从角度上看,是有什么东西从下往上在拖拽……而看这学生的反应,似乎是一点没发现。

    “呜呜呜呜……”蹲在地上的那个人哭的更惨了。

    顾龙鸣道:“能不能别哭了,我们是来帮忙的,又不是来害人的,你们那么抗拒我们做什么?”他伸手按住了眼前学生单薄的身体,语气温柔,“来,说给哥哥听,哥哥是个好人,一定可以帮你的。”他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似乎表达出自己是个温柔又亲切的人。

    谁知道那学生看了他的笑容,浑身一抖,转身就跑,顾龙鸣拦都没来得及拦,就看见人一阵风似得冲出去了。

    “他跑什么啊?”顾龙鸣委屈的看向林秋石,“我都对他笑了。”

    林秋石:“……”虽然很打击人,但他不得不说,看见顾龙鸣这种笑法,他也想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