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报仇

【书名: 死亡万花筒 第94章 报仇 作者:西子绪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阮南烛说着话, 便把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翻出了他们在神祠里面拍的照片, 递给林星萍看:“你看看,我们还特意拍了几张照片……不过林姐, 我们果然在这个神祠里面发现了东西啊!”

    林星萍道行颇深, 面对阮南烛的这些话,她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破绽,哦了一声之后, 便问道:“哦?你们在神祠里面发现了东西?到底发现了什么呀?”

    “昨天我们回来的时候不是已经天黑了吗,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阮南烛说,“但是我们发现在神祠拜过之后……身上就不会再沾上雨水!”

    “什么?”崔学义瞪圆了眼睛,“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阮南烛抬头看看天空,“不然等到晚上下雨的时候, 我们给你们试验一下?”

    “行啊。”林星萍笑了笑, “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到达的神祠?”

    “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吧。”阮南烛不好意思道,“我身体弱,走的慢点,到那儿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当时还以为回不来了呢。”

    “回得来的。”林星萍微笑着撒谎,“你看我们不就回来了吗。”

    “我们要不要把这事情给大家讲一下啊?”阮南烛说,“让大家都去拜一拜, 不就不用担心淋雨了么?这样我们就能在雨天外出寻找线索了啊!”

    “先别说。”林星萍急忙阻止,“今天我们先过去看看,确定一下你到底有没有搞错, 如果搞错了那可是好几条人命的事。”她说完这话,又重复问了一遍,“你确定你现在不会被雨淋了?”

    “我确定。”阮南烛点点头,肯定了林星萍的说法。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看看。”林星萍道。

    他们显然对那个神祠非常的感兴趣,但依旧有所怀疑,林星萍和崔学义在和他们告别往门口走的时候,还在小声的交谈。

    “他们真的没撒谎吗?”崔学义说,“如果他们撒谎了,要死也是明天才会死啊。”

    “应该没撒谎,你看到他们手机里的照片了么?”林星萍说,“我们不能等到明天了,淋过雨的人都已经死的差不多,明天可能已经没有了晴天娃娃,到时候白天如果还继续下雨,我们就被困在院子里了。”

    崔学义显然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所以沉默了应许了林星萍去看神祠的提议。。

    “我们必须得过去看看。”林星萍说,“那神祠,很重要……”

    “但是这样去太不安全了,如果我们在下雨前没来得及赶回来呢。”崔学义还是有些担心安全问题。

    “前两天下雨的时间最早都没有超过下午五点三十,我们只要在五点三十之前赶回来就行。”林星萍对此已经有了把握,“他们昨天十一点的时候到达的目的地,我们肯定会比他们先到……如果没有先到,就说明他们在撒谎。”的确,在他们的眼里,他们再怎么也比柔柔弱弱的阮南烛强。

    “到时候不要在那儿浪费太多时间,肯定能及时赶回来。”林星萍分析道,“门里面,必须要冒一定风险。”

    崔学义听完林星萍的话,也不再吭声,显然是被她的道理说服。

    倒是古原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星萍看出了他想说什么,扭头对着他道:“你不想去就不去吧,反正你身体素质也跟不上,到时候别拖了我们后退。”

    “好好,那我不去。”古原思求之不得,脚步马上就停下了,“你们早点回来啊。”

    林星萍冷笑一声,和崔学义转身出门去了。

    两人离开了院子,林秋石这才没能再继续听两人的对话,他看到古原思慢吞吞的进了院子,朝着他们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阮南烛和林秋石都没理他,他自讨没趣儿,进屋子去了。

    “你的纸条送出去了?”林秋石问阮南烛。

    “嗯。”阮南烛应声。

    “直接给的,还是塞的口袋?”林秋石比较好奇其他人的反应。

    “塞的口袋。”阮南烛说,“不过他们这会儿应该都看见了纸条。”他撑着下巴,歪头看了眼那个挂在走廊上面的晴天娃娃,“时间差不多了。”

    “是。”林秋石站起来,走到了晴天娃娃下面,伸手将娃娃取了下来。娃娃很沉,隔着薄薄的白布,就能摸到五官,这种触感让人觉得非常的不适,再一想到这脑袋晚上会发出凄厉的叫声,林秋石便默默的把它放到了旁边。

    “要开始了。”阮南烛说。

    林秋石点了点头。

    阮南烛薄唇轻启,念出了一段童谣:“晴天娃娃呀,请让明天的天气天晴吧。就像我梦中的天空那般,如果天晴的话就给你金铃。晴天娃娃呀,请让明天的天气天晴吧。如果你听从我的愿望的话,我就给你甜酒喝。晴天娃娃呀,请让明天的天气天晴吧。如果这样,明天还是阴沉下雨的话,我就砍掉你的头……”

    话语落下的那一刻,预料之中的瓢泼大雨倏然而至。黑色的乌云瞬间就布满了天空,豆大的雨滴从天上砸到了地面上。

    哗啦啦,刺耳的雨声席卷的林秋石的耳朵,他们两人都未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几分钟后,院子门口出现了两个狼狈的被雨淋湿的狼狈身影,而在看到他们两人回来之后,林秋石迅速把晴天娃娃重新挂了上去。

    晴天娃娃一被挂上走廊,天空瞬间转晴,这两种天气几乎是无缝转换。

    “操,操,操——”浑身上下都是雨水的崔学义如同狼狈的落汤鸡,他踉跄着跑回了院子,想要将自己身上的水弄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突然下雨——”他说这话时,正巧看见了站在院子走廊上的阮南烛和林秋石,恶狠狠道,“是不是你们两个,是不是你们两个搞的鬼——”他似乎是被恐惧冲昏了头脑,伸手撸起袖子,便要对林秋石和阮南烛动手。

    林秋石哪里由得他乱来,正欲上前拦住他,却听阮南烛带着哭腔说了句:“崔哥,你快和林姐去那个神祠啊,说不定还有救呢!咱们第一天的时候就突然下了一场雨,我也没想到今天会突然下雨啊!!”

    崔学义和林星萍两人的脸色本来比纸还苍白,听到阮南烛的话后瞬间有种缓过来了的感觉,林星萍非常勉强的笑了一下:“对……对啊,说不定,我们还,有救呢。”

    崔学义浑身发抖,又害怕又生气,他恨恨的瞪了阮南烛一眼,说:“你们最好别骗我,不然我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弄死你们,走,星萍,我们去神祠。”他似乎太过慌乱,竟是在门里面直接叫出了林星萍的真名。

    不过林星萍这时候也没注意到这个,跟崔学义转身便又匆匆的离开了院子。

    阮南烛看着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轻轻啧了一声:“不过如此嘛。”

    林秋石道:“不是他们不过如此,是你太厉害了。”林星萍这人也挺机灵的,她就算是相信了竹林的深处有神祠,也绝对不会冒险一直往里面走,可她再怎么谨慎,也不会想到这一场突然而至的雨水。

    现在,两人恐怕是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竹林尽头的神祠里。

    不出意外,他们两个都死定了,吴崎和吴崎女友的仇也报了,只是林秋石却感觉自己高兴不起来。

    他想起了吴崎在自己面前碎碎念让他注意身体,早点辞职的模样,轻轻叹息,想要将胸口的郁结之气吐出来。

    这一场大雨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但因为阮南烛之前塞的纸条,团队里的其他人都没有出去——他们虽然心存狐疑,但在院子里观望的时候,便有大雨瓢泼而至,这雨水冲掉了他们的怀疑,证实了纸条的真实性。

    于是虽然之后天空再次放晴,可还是没有人敢往外面走,反而都选择站在走廊上观望情况。

    林秋石和阮南烛则开始讨论了起来神祠的事。

    “我们要不要雨天的时候去看看那个神祠。”阮南烛说,

    “行啊。”林秋石说,“不过看到了那个神像,我倒是想起了你讲的关于晴天娃娃的背景故事。”

    那个神像的衣着上来看,是个僧人的模样,它难道就是背景故事那个被砍掉脑袋的和尚?

    “嗯……”阮南烛说,“我也有这样的猜测。”他撑着下巴,看着外面的天空,“到底是低级门,死亡条件还是比较苛刻的,我们不用太急。”并且还给他们提供了可以使用的道具,当然,能不能找到这道具全凭本事。

    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那个之前和林星萍杠上的小茶却是突然走到了他们的旁边,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看到你们把晴天娃娃拿下开了。”

    阮南烛和林秋石都扭头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被坑的人呢。”小茶自嘲的笑了,“结果是深藏不露嘛。”

    “你在说什么人家听不懂呢。”阮南烛又开始例行恶心人了,他靠在林秋石的怀里用一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语气撒着娇,“亲爱的,这个人说的话好奇怪哦~”

    小茶道:“你能不能说话正常点?”

    阮南烛:“人家说话就是这个样子呢。”

    小茶:“……有哪个正常人说话是像你这个样子的?”

    阮南烛开始嘤嘤嘤。

    林秋石听着他的嘤嘤嘤,又看了看院子里的樱花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一句,落嘤缤纷……

    小茶被阮南烛恶心的够呛,但是还是忍住了想要转身就走的欲望,道:“你们找到多少线索了?如果真的找到门,能不能提前和我说一声,我有关于钥匙的线索!”

    “没找到。”阮南烛眨眨眼睛,继续欺负小姑娘,“门好可怕,人家才找不到呢。”

    小茶怒了,指出真相:“纸条是你们塞的吧?”

    林秋石和阮南烛闻言均是一脸无辜。

    最后小茶实在是受不了了,站起来转身就走。

    阮南烛这才道了句:“会提前告诉你的,如果我们找到了的话。”

    “谢了。”小茶也不傻,知道阮南烛和林秋石实力肯定不一般,这两人长相都让人不太愉快,特别是林秋石,属于那种丑的有点过分的类型,说实话,如果不是必要,她还真不想和林秋石说话。

    “看小姐姐好像很嫌弃你啊。”阮南烛还在林秋石怀里说风凉话,“人家都不乐意瞅你一眼……”

    林秋石:“……”阮南烛,我劝你善良……

    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这一天所有人都没敢离开屋子。

    阮南烛和林秋石为了不显得自己特立独行,也没有到处乱逛。

    下午五点左右,天气开始变得阴沉下来,和林星萍推测的时间差不多,天空再次晴转阴,要下雨了。

    但当雨滴落到地面上的时候,林星萍和崔学义两人都没有回来。这也是正常的事,毕竟他们白天已经被雨淋了,再淋一次好像也什么影响。况且两人要是今天晚上没找到法子,恐怕第二天走廊上挂上的,就是他们两个的人头。

    大概在晚上八点左右,林秋石才听到院子门口传来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期间还带着剧烈的喘息,好似那人刚遭遇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林秋石将门拉了一个缝,看见林星萍站在门口,脸色惨白的像一具被泡肿了的尸体,而她身边的崔学义已经不见了踪影,她的目光落到了林秋石他们的门缝上,和林秋石四目相对。

    林秋石很冷静的假装没看见,默默的将门缝合上,他看向阮南烛道:“回来了。”

    “哦。”阮南烛说,“把门抵住,别让她进来。”

    林秋石点点头。

    片刻后,外面就传来了拍门的声音,林星萍的嗓子粗哑的像是被碳烫过似得,她一边拍门一边喊道:“肖小雨,你给我滚出来,你居然敢骗我,你居然敢骗我,说,说!!是不是你们做的!!”

    阮南烛语气不咸不淡:“林姐,您在说什么呢,什么叫做骗你,难道竹林那头没有神祠?”

    “有神祠又有什么用?”林星萍怒道,“我拜了,可是雨水还是会淋在我的身上!”

    “那我就不知道啦。”阮南烛说,“毕竟我们去那儿的时候身上可还没有被淋湿,你们这两个被淋湿了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然您给我说说?”

    林星萍闻言破口大骂,大致就是一些诅咒的话语,还说阮南烛骗了自己。

    “我怎么骗你了。”阮南烛说,“神祠是你们先告诉我的,我只是依照你们的吩咐去看了看,林姐,该不会你自己都不知道竹林深处有个神祠吧。”

    林星萍听到这里,再不明白阮南烛和林秋石是两个扮猪吃老虎的人就是真的蠢了,她叫喊了许久,阮南烛都懒得理她,最后整个人软倒在了门外,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这要是一般人,听到人哭的这么凄惨,林秋石或许会生出些许怜悯之心,但是对于林星萍,他是一点都不同情。

    这群人从头到尾都没怀过什么好心思,手里的人命数不胜数,此时同样的事情落到了自己身上,才明白过来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林秋石低声道:“我想问她几个问题。”

    “问呗。”阮南烛说,“现在不问,以后也没机会问了。”

    “你认识何霜雅吗?”林秋石对着门外的林星萍开口。

    林星萍在听到何霜雅这个名字时,瞬间听下了哭泣声,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沉默。

    “你认识对吧?”林秋石说,“不但认识何霜雅,还认识吴崎。林星萍,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死的冤吗?”

    林星萍半晌没说话,像是被林秋石的问句堵住了嘴,最后才硬生生的从喉咙里挤出来了一句:“那是她蠢,她该死!”

    “对啊。”阮南烛笑眯眯的接了话,“所以你蠢,你也该死。”

    林星萍哑然,门外再次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声,她说:“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有谁想死呢。”林秋石的语气很平静,“何霜雅死前或许和此时的你想的一样,这算是报应了吧。”

    然而说再多的道理,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都太过多余了。

    林星萍的哭声持续到了半夜,渐渐被哗啦啦的雨声覆盖,林秋石坐在门边没有睡觉,他听到外面传来童谣声的时候,林星萍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林秋石轻轻的把门拉开缝隙,看到院子里再次出现了那几个小孩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几具没有头的尸体。

    小孩手牵着手,围绕着跪坐在中间的林星萍,问出了童谣最后一句问题:“在你身后的人是谁?”

    林星萍到底回答了什么,林秋石听不到,他只是看见林星萍的脖颈歪了歪,随后便从颈项上咕咚一声掉了下来。在地面上滚了几圈之后便不动了。

    昨天挂在走廊上的晴天娃娃又开始发出惨叫,整个院子里都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气氛。

    在确定林星萍死亡后,林秋石才回到了床上。

    他看着天花板,表情一时间有些茫然,直到阮南烛缩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了。”阮南烛问他。

    “我没想到这事儿会把吴崎牵扯进来。”林秋石觉得自己心里面的事也没什么好瞒着阮南烛的,“他……人挺好的。”热情开朗,不然也不会和他这么个慢热的人做朋友。

    “嗯。”阮南烛静静的听着,他知道林秋石不需要他接话。

    “我觉得我不是个合格的朋友。”林秋石说,“我遇到事儿了,也没有想过和他说,他遇到事儿了,我也没去问。”

    “这不是你的错。”阮南烛道,“你不可能保护每一个人。”

    林秋石扭头看向阮南烛:“那你呢?你能护住每一个人吗?”

    “我?”阮南烛安静片刻,“我也护不住。”他垂了眸子,声音也低了下来,“我是和一个朋友一起进的第十扇门,我出来了,他没出来。”

    林秋石想起了当时从第十扇门里面出来的阮南烛,几乎像是整个人都脱了层皮似得。但在医院休息了好几个月,甚至从医院里出来了,都很久没有缓过劲。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林秋石说,“没有你,我可能第一扇门都过不了。”

    阮南烛无奈:“不是我在安慰你吗,怎么变成你安慰我了。”

    林秋石哑然失笑。

    平日里他们哪有这么感性的时候,这只是偶然的感叹,睡过一觉之后,第二天又得精神百倍的应付门里面的事。

    两人躺在床上,你一言我一语,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走廊上的晴天娃娃,又换了个新的模样。

    为了确定,阮南烛把晴天娃娃取了下来,打开之后,看到了里面包裹着的人头。

    果然是昨天夜里死去的林星萍,她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眼睛还大大的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只是可惜她到死都不知道那场雨是怎么来的,更不知道林秋石和阮南烛施了何种手段,所以连化为厉鬼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这么不甘心的死去。

    何霜雅恐怕也和她经历的同样的事,她知道是有人在夺她的门,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落入了陷阱。

    “今天去神祠看看吧。”阮南烛说,“在下雨的时候。”

    “好。”林秋石点点头表示同意。

    阮南烛把林星萍的脑袋用白布包好,然后再次念出了那一首长长的童谣。

    童谣之后,大雨再至,阮南烛从包里取出油纸伞,撑开后递给了林秋石,笑着道:“走吧。”

    林秋石接过油纸伞,和阮南烛朝着竹林的方向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到一个评论,说是拉粑粑的时候看,被吓的粑粑都拉不出来了,突然笑死.jpg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死亡万花筒相邻的书:木叶之战国杀神总裁傲宠小娇妻[综]梦幻小卖部科举之路(女穿男)无限之作死任务系统机动纵横最强狂少至强女汉子撒旦总裁,晚上约!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之低调富翁三国之传承为王